《淫荡的三位嫂嫂》

  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起来了。心想马上就能见到三位嫂嫂了。一想到她们那性感火辣的身材,心里就直痒痒的。没过多久几位他们就来到了我家。由于三位伯伯都有事情就没来。只来就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和嫂嫂们。大堂哥倪品鹰今年31岁,在水南某地方做县长。大嫂夏妙晴今天穿的一件粉白色露肩紧身衣,下身穿的同样是粉白色的紧身超短裙,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粉白的露肩样装内,浑圆而坚挺不坠的乳房似乎要把衣服撑爆,露出深深的乳勾,。
  柳腰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玉腿,粉嫩细腻的藕臂,成熟亮丽充满著贵妇风韵的妩媚气质,比起任何电影著名女星更扣人心魄,淡雅的脂粉香及成熟美艳女人的肉香味迎面而来,这天天气炎热,我看著美妇夏妙晴性感的身材燥动不安,好想上去摸一下那肥美的雪臀,咬一口那丰满的乳房。二堂哥倪品旺今年30岁,由于不喜欢仕途,喜欢商场,家里人也没阻燃他,现在也混的不错,二嫂周秋燕穿著一件白色的露肩超低胸紧身衣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脚毫无遮掩的露在外边,两个乳头清晰的凸现出来。那纤美如水雪白柔般的肩膊就暴露在外,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而且泛起无数痕皱褶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高挺肥大的乳房,随著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动著,真是荡人魂魄。丰满的肥臀紧紧包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更显得浑圆性感,尤其那饱满肿胀的阴户,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凸隆起,真是让人想入非非啊。三堂哥倪品星今年29岁,跟他老爸在军队里混。三嫂林雅诗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蓝色紧身洋装,不过是心形的领口,衣服快要被妈咪那硕大高耸的乳房给撑暴了,走路两个大乳一抖一抖,下身穿一件蓝色的紧身超短迷你裙,苏芳菲肥大的美臀把裙子撑的全是褶皱,裙子由于太短,下面整条白嫩丰腴的美腿都暴露在外面,配上肉色的性感丝袜,走起路来浑圆肥美的巨臀辐度巨大地一摇一摆,每摇一下短裙都把苏芳菲内裤的形状给勒了出来,再加上丈母娘那丰满性感的美腿优雅地一前一后走著一字步,惹火到了极点。妈妈凌香兰身穿著一件黑色的紧身吊带上衣隔著曲线十足的低腰紧身蓝色牛仔裤,能清晰的看到苏樱那迷人的内裤痕迹,腰被裹得细细的,大屁股因为她的细腰而显得更为性感、更骚,整个大屁股被绷得圆翘翘的,骚骚的屁股沟被紧紧深勒著,显得好深,真是骚到了极点,真美!立即有股强烈的性欲侵袭著我。她小肚子被绷得紧紧的,前面那块三角地带当然也被绷得曲线毕露;骚穴显得肥凸凸的,脚上穿了一双迷死人的豹纹细高跟露趾凉拖鞋和涂著黑色指甲油让我更加的难以煎熬。真想干她饱满的骚穴。
  老爸开车、妈妈凌香兰坐前座,大堂哥和堂嫂二堂哥做中间,二堂嫂和和三堂哥做第三排,只剩我和三堂嫂林雅诗做最后面了,但是最后一排放满了行里只能容纳一个人,所以还是不够坐。这时三嫂林雅诗只能坐在我大腿上面了,妈妈说「那怎么行,」爸爸抗议道,「一会就到了,坚持一下吧。」乒」的一声关上车门。这下可好,两个人挤在一起山上的路越来越不好走,汽车颠簸个不停,我和林雅诗两个撞来撞去撞的我受不了,我干脆提议叫林雅诗坐到我身上起初林雅诗还不愿意,但是过不久林雅诗也受不了,自动的挪起她那性感的臀部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紧紧的坐著一动也不敢动,我只是静静的感觉著林雅诗那性感的身子,轻闻著林雅诗那迷人的体香……这下可好,我本来就欲火中烧,林雅诗她那穿著丝袜的屁股紧紧地压住我的阴茎上。随著车子的摇晃,我越来越受不了,鸡巴直挺挺的被我的俩腿夹著,林雅诗丰满的臀部在我的鸡巴上摩擦著我的鸡巴慢慢的直立起来,不偏不正,一下子就谢著林雅诗的下体。「啊!」林雅诗冷不防叫了一声。「怎么啦?」前面唐勇问。「没,没事。」林雅诗低声答道。到这里,事情的转变已成戏剧。
  林雅诗本想侧一下身把屁股移点位置,爸爸猛一刹车,林雅诗惯性的猛的向前一冲……「砰」的一声,林雅诗重重地碰在前座上。那一瞬间,林雅诗的下体终于脱离了我的鸡巴。但是紧接著,随著刹车结束,林雅诗又惯性的后倒,下体一下又坐到我的鸡巴,并且一压到底我的鸡巴隔著丝袜把林雅诗的下体整个插入。
  虽然尴尬,但我的鸡巴不听我的控制,插入林雅诗的屁股沟深处后变得更加尖挺,这本是人天生的本能反应,任谁都不能控制。车子一路行驶,左颠右晃。
  我还好说,但在上面的林雅诗可不好受:车子摇晃,林雅诗跟著摇晃,我的鸡巴也跟著在林雅诗的屁股沟里摇晃;车子遇到前面有车或红灯,立即刹车,林雅诗的身子便惯性的立即向前倾。
  此时三堂哥回过头来,对我说:「祥,麻烦你把雅诗扶好」「哦,好的。」我心中暗喜,乘机把林雅诗一把紧紧地从纤细的小蛮腰抱住。
  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替她按摩,然后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著。然后我搂著她的腰,感觉她真的很像我的女人,纤细的腰与她清香的头发,由于及膝裙坐下后,裙摆自然往上缩迷人的双腿露出了一大半,此时我的双手也不闲著,不安分的在她的大腿上游移向林雅诗穿著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抚摸著。
  我的嘴唇也不安分的吻著林雅诗她的脖子,经过一番的唇舌并用,林雅诗的脖子、双乳、小腹都残留著我的吻痕和口水。
  林雅诗好像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开始扭动起来,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摆。
  林雅诗挣扎著并小声的说放开我,试图挣出我的怀抱,我不理会林雅诗的挣扎,在林雅诗的背后亲吻林雅诗的脸、脖子,给林雅诗热吻,一手伸进林雅诗的衣服里抚摸乳房,一手伸进林雅诗裙子里抚摸著被黑色丝袜包住的阴部,臀部、双腿,来回抚摸林雅诗美丽的肉体。
  林雅诗她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蛮腰,及浓密的阴毛,无一不挑起我强烈的性欲,直想赶快发挥人类的本能,长驱直入到其中。
  我的手由她的小腿慢慢的摸到大腿将林雅诗的百折裙拉到腰间,再一次将手伸入林雅诗的阴户,然后深入林雅诗她的裙子,我摸片她的大腿内外侧,在慢慢的往大腿尽头前进,我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她的穴核,她也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稍稍的往下压,她的反应更大。我在上下的搓揉,这时我才发现到林雅诗原来已经湿透了,林雅诗的那个钻石宝洞不知何时竟演变成为水濂洞,滑潺潺的淫水沾湿了整个阴户,淫水已经汩汩的浸湿了丝袜和三角裤黑黑微稀的阴毛正印贴在那薄薄的小内裤上。
  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丝袜内,落在小穴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阴唇,更抚弄著那微凸的阴核,中指轻轻向小穴肉缝滑进扣挖著,直把林雅诗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淫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樱唇喃喃自语:「喔……唉……」。
  时间越来越晚车里的人突然变得一声不吭,大家都睡著了,随著路灯忽有忽无,伸手不见五指。天地间就像是只剩下汽车的轰鸣声,异样的安静。四周一片黑暗。寂静黑暗中,车里再没有多余的空间。这时我又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背后,将林雅诗她的内衣解开,然后在游移回到林雅诗她的胸部上。我轻轻的转捏著林雅诗她的乳头,再用力的搓揉林雅诗她整个乳房。
  她嘴里直说著:「不要啦……你不可以这样……」我意会说:「这样才刺激啊……」当然我的手能不停著爱抚他的性感部位。我一边热吻,我的一只手在林雅诗她的胸部上搓揉。另一只手则隔著林雅诗她的丝袜轻挑她的穴核。
  伸进林雅诗的丝裤袜内揉摸林雅诗的阴部及臀部,然后又伸进林雅诗的蕾丝内裤里揉摸林雅诗的臀部及阴唇,林雅诗兴奋的呻吟著:「啊……啊……啊……」终于林雅诗忍不住:「哦……哦……哦……我的好……你弄得林雅诗爽死了。
  我……我快……快不行了……哦哦……我……我要你,嗯……嗯……嗯……我要泄了……哦……哦哦……哦……」我想是时候了,接著褪下林雅诗的丝裤袜及蕾丝内裤至大腿,我将生殖器放在林雅诗的生殖器上搓动,然后抬起林雅诗动人的双腿夹紧我的鸡巴,在林雅诗的美腿及阴部夹缝间搓动,重要的部份来了,我将鸡巴谢谢住林雅诗诱人的下阴部,林雅诗兴奋的叫了一声:「啊……啊……啊……这……不行……嗯……嗯……啊……我们……不可以……啊……嗯……啊……啊……不能……啊……会……啊……啊……我们……啊……啊……不……啊……可以……啊……」见此时林雅诗浑然忘我机不可失,扶著自己的肉棒,将林雅诗的两边屁股的肉用力拉开,让小穴张得更开,接著我慢慢将鸡巴插入林雅诗的阴道内,猛力一挺,林雅诗又兴奋的呻吟著:「啊……啊……」肉棒已全部进入了林雅诗的肉穴当中,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拚命前后抽插著,大鸡巴塞得小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下见底,插得艳丽的林雅诗浑身酥麻、舒畅无比。连番用力抽插鸡巴,粗大的鸡巴在林雅诗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著。
  林雅诗的小穴被烫又硬、粗又大的鸡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小小声呻吟浪叫著,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抓住椅背,双脚微微的张开,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鸡巴的研磨,大嫂已陶醉在其中,舒畅得忘了自我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鸡巴,我的手也紧搂著她翘美的丰臀,挺动下体用力的冲刺谢谢撞她的阴阜,粗壮的大阳具在林雅诗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大龟头肉冠刮著林雅诗她的阴道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阴道中涌出的淫液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淫液顺著股沟流水般滴落在还穿著丝袜的小腿上。强烈的刺激使得林雅诗形同疯狂,紧抱著前座的椅背,狂野的挺动阴户迎合著我的抽插,黑暗中,只见林雅诗双手紧握成拳,正在尽力的控制自己不叫出声音来。
  忍住想要大声的呻吟。林雅诗显然也明白,叫出声对谁都没好处。试想,如果公公大嫂发现我们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无意之举,林雅诗也要得羞得跳海。
  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林雅诗她过去与姨丈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林雅诗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小穴里探索冲刺,鸡巴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林雅诗红著脸扭动肥臀,我奸淫著林雅诗的肉体,深进深出、用力的撞击林雅诗的下体,林雅诗痛苦的表情带著激情、兴奋,身体上下震摇,迷人的双乳也上下摇动,双手在林雅诗的双腿上下抚摸、搓揉,一路上,汽车无数次起车、刹车,反反复复,林雅诗也跟著反反复复的被折腾。这简直是对林雅诗一种折磨,我真担心林雅诗会大叫出声来。我慢慢的将鸡巴在林雅诗的阴道内深进深出,然后以正常的速度奸淫林雅诗,前前几天是美丽的熟女大嫂,现在是和性感的OL阿姨性交、做爱,我每次抽送,都会让林雅诗低低地呻吟,而且她的身体也因为我与她的肉体撞击,而呈现有规律的扭动,相对地也带动著她那对美丽的乳房来回地摆动,我干著林雅诗的肉体,林雅诗美丽的肉体上下摇动,迷人的双乳也上下摇晃,好舒服啊!
  在车厢的摇晃中,我逐渐加大动作,一只手搂著林雅诗她的腰用力向后拉,一只手从衣服下面抓紧林雅诗她饱满的乳房,臀部向前用力,用力朝林雅诗她身体深处插进去,明显感觉到林雅诗她的阴道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鸡巴的感觉,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著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林雅诗坐在我腿上,我双手揉摸林雅诗的乳房,下体淫干著林雅诗的阴部,林雅诗的头靠在我肩上,一手往后扶著我的脖子,林雅诗兴奋的淫叫著:「啊……啊……啊……啊……哦……哦……哦……」我越来越兴奋,动作越来越快,林雅诗的肉体被我淫干的上下震动,双乳也上下弹跳,林雅诗双眼紧闭,满脸通红,我达到高潮了,更努力的抽送。
  「啊……雅诗……我要射……射了……」
  林雅诗感觉肉棒的一股热流要射出来。
  「……雅诗这几……天是危险期……你不可以……射在里面……啊……」「不行……不能……射在……嗯……嗯……不行……不能在……里面……啊……」同时,林雅诗也达到高潮了,林雅诗兴奋的淫叫著:「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下体阴道流出不少爱液,林雅诗激情亢奋小声的呻吟著:「哦……哦……啊啊……」来不及听到林雅诗这样讲,我再也忍受不住似地精关一开,热呼呼的精液倾泻在林雅诗的体内深处我俩的身体都因为这个缘故而抖动起来将精液射入林雅诗的阴道内,继续淫干著林雅诗。
  「啊……哦……」
  我抱住林雅诗的美丽的胴体,又亲亲她的连脸颊,林雅诗失神了,林雅诗软绵绵的躺在我身上,但我的鸡巴仍然继续插著林雅诗,我那些精液也慢慢地从穴里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些精液慢慢地沿著林雅诗的大腿流下,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但林雅诗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冲动,她居然用手去沾弄那些精液,然后放入她的口里,而且慢慢地吸吮她的手指,再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淫荡眼神看著我,那种眼神令我的肉棒再度站立起来,林雅诗咯咯地笑说:「祥少的体力真好,这么快就可以再来一次,你刚刚弄的我好舒服,我们再玩一次,好吗?」虽然刚刚已经射精过一次,但我还可以忍耐,点点头之后,我从她背后抱住她,然后双手握住她那诱人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她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而且双手大张,让我可以尽情地玩弄她的乳房,我看到她的乳尖因为我的搓揉而渐渐地坚挺站立,我用力地揉捏,她忍不住地呻吟起来,我赶紧停下动作,林雅诗笑著说:「傻瓜,女人的这里就是愈痛愈爽快,别管我,用力地玩吧,这样我才会爽喔!」我继续地玩弄著她的乳房,甚至我用力地握著,让她的乳房从我的指间跑出,那种感觉令我更加的冲动。我一边揉捏她的乳房,一边插入她的小穴然后开始抽送,这时候的我完全像野兽一般的奸淫著林雅诗,而她也淫骚浪荡地配合著我的动作任我奸淫她。这次的交合虽然动作很单纯,但是却足足持续了快要一个钟头,她足足达到四次高潮。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到了机场我们下了车。但是三嫂林雅诗脸还是红红的,三堂哥说她怎么了。三嫂林雅诗说;没什么,刚才在车里有点闷闷的,等一下就好了。没过多久我们就上了飞机,在飞机上我一下就睡著了,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体力劳动吧。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当我醒来时已经到了海南了进了酒店放下行李好好洗了个澡,就和堂哥堂嫂出门,一整天堂哥堂嫂们都呆在一起,一点也不给我下手的机会。不知不觉天黑了。我无精打采的回到了酒店,突然我看见堂嫂夏妙晴和周秋燕两个人切切私语,没过多久两人就出了酒店,我悄悄的跟著她们,没过多久她们两个就来到了一家私人温泉中,我也进去了,问了一下服务员,了解到原来这家店有包间的温泉,心想两位嫂嫂肯定是去泡温泉了。看见两位嫂嫂进了一个包间温泉里,我趁服务员不注意也悄悄的溜了进去。
  这时我隐在一旁的大石来细看著两女,其中嫂嫂夏妙晴,一身宛如白玉般的细腻肌肤,纤细的娇艳胴体上,胸前却有著一对巨大高挺的双乳,赤裸的纤腰不堪双手一握,一张俏脸美艳如花,另外嫂嫂周秋燕的身躯,散发著无尽的青春活力,胸前一对与她真实年龄极不相衬却弹性十足的一对豪乳,如玉一般白细的肌肤,纤细的腰身,还有两人都拥有的一双修长如凝脂般的美腿,结实而高挺滑手的美丽圆臀,说明了两人都是天生要享受性爱的美艳淫娃。
  看著如此香艳的画面使我的腹下涨痛的难受,忍不住把手探入裤裆里,搓揉著那自己那已硬挺起来的粗大肉棒,心里想著:「老天对我真是太好了,才想著怎么样把两位嫂嫂收到胯裆下,你就马上给我创造机会」为了疏解自己的欲火,因此我伸手入怀中拿出了还未使用过的「失魂烈妇淫」这是从死党那里得到了,他的家族是做医疗生意的,这中药业是无意中开发出来的。他说只要你操的对方爽,那么以后她肯定会听你的。
  我将它倒入小潭中后,便走到一旁开始脱起衣服来,而倒水中的媚药虽是药力是不算强,但因为是全身赤裸的浸浴,药力直接从女子的肉洞来化入体内,而且「失魂烈妇淫」的药力可是遇冷即发,若是周身都浸了冷水,淫媚欲火更是奔放难抑,虽然开始时不易感觉到,但等到药力发作,女子那浑然忘我的浪相可真是有得瞧了等到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便走到水潭旁,壮硕的身体挺著粗大的肉棒走到嫂嫂夏妙晴两女的面前来,准备好好享受一番。
  而她俩像久旷的怨妇一般,看到我后也不闪躲,反而从一双媚眼中水汪汪地射出无限情火来,接著两女从水潭中站起身子来,往我那方向走去,娇艳的俏脸上满布的欲火,小嘴上挂著媚惑人心的微笑,丰满的胴体淫荡的左右扭摆著,说明了我刚洒下去的春药已行开药力了。
  我两眼放光的紧盯著两女的胴体后,手指先向嫂嫂夏妙晴勾了一下后,只见她满脸淫媚开心的神情,接著著泛诱人幽香的胴体几乎就已被我抱入怀中。
  我的嘴边挂著淫邪的笑意,此时,嫂嫂夏妙晴看见我跨下那根又热又粗大的肉棒后,小嘴连吞了三口口水,猛烈的欲焰一阵高涨,立即将已气若游丝的理智完全烧尽了,双眼也更炙热了。
  「想要了吗?淫妇,但可不能这么快就给你爽了,先用你的小嘴帮我吸吮一下肉棒吧!」我起身站在嫂嫂夏妙晴面前,粗大的肉棒在她的面前,硬挺的上下跳动著。
  「啊……又硬又粗大的……肉棒……」嫂嫂夏妙晴像是一个久旷的荡女般,把送到眼前的那根粗大的肉棒,从大龟头慢慢的舔到根部,然后张开小嘴吞进口内套弄著,双手也主动的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来。
  「唔……唔……」嫂嫂夏妙晴的小嘴发出足以煽动男人欲火的脑人哼声,专心一意的吸吮著我的肉棒,而且此举也使得嫂嫂夏妙晴的淫荡肉洞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
  我注意到了嫂嫂夏妙晴的改变,淫邪的笑了起来:「含我的大肉棒也会让你高潮吗?真是好色淫荡的女人呀!」「唔……唔……」口中粗大的肉棒让夏妙晴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扭动著臀部,双手也不断在浪穴上挖扣抚摸著。
  「好,淫妇做的不错,我要给你奖赏了,让我来好好的玩弄你吧!」我把肉棒抽出,上面沾满了嫂嫂夏妙晴的口水,发出异样的光泽。
  从嘴里吐出了大龟头抬起脸时,从嫂嫂夏妙晴的双眼中冒出了熊熊的欲火,从花蕊不断传来的搔痒感已让她全身都麻痹了,而原本美艳的脸孔,已转变为一脸淫荡好色的表情。
  「你看看,肉洞已经都湿透了,看来我应该可以轻松插入才对。」原本粗大的肉棒已对准了夏妙晴淫荡的肉洞口,但我反而不急著插入,反而换了个姿势,先用手抓住她的双脚,接著在她淫荡的肉洞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嫂嫂夏妙晴觉得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肉洞中流出的淫水也更加泛滥,而之后杨过再用肉棒在她肉穴的周围摩擦著,嫣红的花唇绽放,粉红色的肉璧不断的在蠕动,似乎在引诱男人的肉棒。
  「啊……品祥……你快一点插进来嘛……不要再刺激我了……别在这样玩弄人家了……快点让淫妇做你的女人吧……人家好想要……啊……品祥把大肉棒插进来嘛……」嫂嫂夏妙晴用淫媚性感的声音说过后,一边拼命的夹紧丰满的双腿扭动著,未能得到满足的花蕊使她静不下来,从肉洞中溢出的淫水已经流到大腿上了,艳丽的俏脸上也满是欲火的痕迹。
  但我想先满足一下手足之乐,他先用双手跟嘴好好地招呼夏妙晴她那一对巨乳,一边吸吮著一颗奶头另一手去把玩另一个,不断的搓揉抚捏弄的嫂嫂夏妙晴她浪叫连连。
  「好棒……用力……品祥别只玩人家的奶子嘛……也用手抠抠人家的小穴啦……人家哪里……好希望……品祥的大肉棒……可以快点来干啦……啊……喔……咬小力一点……嗯……人家会痛啊……不来了……嗯……啊……品祥你欺负人家啊……」我依照嫂嫂夏妙晴自己的淫荡要求,将原本揉捏她奶头的手,分出一手来,用手指插进了她的肉洞里面,并开始回旋挖扣著,还不时用手指揉捏上面的阴蒂,弄的夏妙晴她双手主动的搂著我的头,兴奋地更是高声浪叫著,两条粉腿也张得更开,还主动的扭腰挺臀,好让我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在她体内不断地产生快感。
  「咯咯……要爽死人家了……品祥你好棒……光用手指就快玩死人家了……淫妇好爽啊……你摸得人家好舒服……妙晴不行了……要泄了啊……继续……不要停……要死了……啊……」「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呀,好,就让我来好好满足你吧!」接著我就用力的把肉棒深深的插入小穴,开始猛烈的抽插著,而夏妙晴也主动的抬高大腿来,里面紧窄肉璧也缠绕在我的大肉棒上,向里面吸引著,这也引动起我的欲火来。
  「啊……好爽……品祥……再大力点……对……用力的干……插死淫妇……啊……品祥你粗大的肉棒……要插死淫妇了……喔……爽死人家了……对……就这样子转……啊……别停……下来嘛……」神智已彻底被欲念给操纵了的嫂嫂夏妙晴,小嘴丝毫不知羞耻的淫荡忘情的呻吟著,娇艳丰满的胴体也不停的挺动迎合著。
  看到嫂嫂夏妙晴不甘示弱的回顶著后,也激起了我的大男人主义,双手一抓,把嫂嫂夏妙晴两条丰满圆润的大腿放到肩上来,这样的姿势,让嫂嫂夏妙晴的淫荡肉洞整个呈现出来,接著我挺动著肉棒一阵狂插猛抽,干的嫂嫂夏妙晴浪叫连连,小嘴呻吟不断。
  「咯咯……好棒……品祥的大肉棒……干的淫妇好爽……啊……不行……真要人家的命了……拜托……用力一点……干死淫妇吧……人家要死……在品祥的大肉棒上……啊干的人家要爽死了……」这时候我,干得更加性起,把她的双腿向她上身的方向压了过去,然后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一边用力地插干,一边还伸出双手来把玩著她的双乳。
  而嫂嫂夏妙晴的双手如水蛇般缠在我的脖子上,艳红的樱唇先送上了一个热吻后,就不断地哀求我赶快用他的肉棒让自己可以更快活一些,双手也改为搂著我厚实的背膀了。
  我整个人压在夏妙晴丰满的娇躯上,就像睡在弹簧床上一般,插下去后还会自然的弹起,让他省力不少,再加上肉棒被嫂嫂夏妙晴淫荡的肉洞紧密的缠绕著,我也乐的浑身酥爽,肉棒也更为粗大硬挺了。
  「好爽……啊……咯咯……品祥……小淫妇要死了……被品祥的大肉棒插死了……啊……浪货要泄……泄了啊……」一张小嘴淫媚忘情的浪叫著,嫂嫂夏妙晴动人的淫荡身体一阵痉挛后,肉洞紧紧夹住肉棒后,软瘫了下来,原本望著我的那充满爱恋欲火的眼神也茫然了。
  我的双手搓揉抚提的把玩著嫂嫂夏妙晴一对丰满高挺的巨乳,惹得她一阵娇声轻吟后,又慢慢地抽插著肉棒来,我的肉棒可不只是粗大而已,他的性能力才是更可怕的!我他两手先虚按在嫂嫂夏妙晴她那一对巨大的双乳上面做支点,然后一边抓揉著一边又挺动腰部开始抽送起来。
  这一抽送,嫂嫂夏妙晴她可感觉到更加地舒爽快活,因为除了先前那种饱满胀痛的感觉之外,这时候还有大龟头在自肉洞中进出时所产生的摩擦刮弄,阵阵酥麻的快感不断地袭上心头,叫她怎能不忘形地大喊大叫呢?!
  「好棒……品祥……好哥哥……淫妇要被你干死了……真棒……插死人的大肉棒哥哥……迦迦不行了……要死了……人家被大肉棒哥哥插死了……干死了……对就这样抓人家的奶子……用力……粗爆的搞死我……干死我……就这样子……继续……啊……」我用力的干了两百来下之后,正觉得想要把整根肉棒完全插入的时候,嫂嫂夏妙晴她却已经忍不住地进入高潮了!整个人不住地颤抖,紧缩的肉洞也猛烈地抽搐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丝毫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这时候再将肉棒插入三分之二,除了享受她高潮时肉洞会自动吸吮的快感,也顺便好好采补一番,恢复一下体力。
  当夏妙晴她好不容易从高潮的当中恢复的时候,我更显得一脸精神奕奕!
  而且他也没打算要这么怎放过她。
  我坐起身子来从背后搂著嫂嫂夏妙晴,然后开始慢慢地吻著她的脖子,并且用双手不断地揉捏她的双乳,而嫂嫂夏妙晴她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享受著那温柔的滋味,宽厚的胸膛,浓烈的男人气味,加上胸前的巨乳不断被他双手搓揉的感受,她再度地被挑起欲火!双手向后伸去,搂著我的腰;而自己也不断地扭动纤腰来挺起圆臀,好让我的肉棒可以不断地与她身体摩擦,产生更大的刺激。
  我知道时机已再度成熟,于是抱著嫂嫂夏妙晴让她趴在水潭前,两人就这样站著,然后我从后面慢慢地把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小穴里面。
  这次嫂嫂夏妙晴已比较可以适应我粗大肉棒的插干了,但是那种感觉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娇啼起来,况且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嗲,那样淫荡的呻吟,听起来更令人有心神回荡的感觉。
  「好哥哥……你干得人家好舒服……用力……品祥把你的大肉棒……都插进来……喔……对更深一点……喔……真是太棒了……爽啊……」夏妙晴她一边让我肏干著,一边呻吟著,而这时候我却又觉得有著一种不同的感觉,因为他俩的面前就是一个大水镜,她被肏干时脸上那种舒爽的淫荡神情,我完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肏干之下,显露出这种满足的神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讲,是莫大的快乐与成就,所以这时候我干得更加起劲了!
  「要死了……淫妇要被品祥干死了……好爽……不行了……品祥小淫妇要被你干死了……要不行了……品祥你去找无双吧……她正在等品祥你的宠爱……啊……死了……泄了……啊……」我问正被他捧著屁股插干的夏妙晴:「来,那你要告诉……无双,你喜不喜欢……被本少爷这样大力肏?」嫂嫂夏妙晴的小嘴不停发出销魂的喘叫,她闻言羞得把脸埋在我的肩上,我结实的臀部猛力一顶,发出「啪!」肉与肉撞击的清脆响声,「噢!」嫂嫂夏妙晴美丽的丰满裸露的娇躯激烈的颤抖著!
  而在另一边的小池中,嫂嫂周秋燕一脸淫媚的赤裸地瘫在水中,七情上脸、六欲攻心的一般,渴望地注视著嫂嫂夏妙晴被我的大肉棒奸污,还恨不得自己上去替代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平时的侠女风格,双手也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抚摸著。
  「秋燕……好舒服……真爽……品祥他的大肉棒……好硬……好粗大……而且……啊……每次都顶到我的花心……啊……不要这样……再……再大力的干……啊……插死淫妇吧……人家真想……想被品祥的大肉棒干死……插死啊……」夏妙晴的淫浪声刺激了陆无双,充满欲火的双眼看著嫂嫂夏妙晴一脸恍惚的表情。
  或许是嫂嫂周秋燕已熬不住欲火在她体内的焚烧,而主动的从水池中走上来,并趴在我的面前扭动丰满的屁股,恳求他赐予自己性欲的快乐。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要我的大肉捧,那就把你自己的肉洞摊开来给我看。」我一颠不停的插干著嫂嫂夏妙晴的肉洞的,一面对著嫂嫂周秋燕说。
  嫂嫂周秋燕听见我的命令后,稍微坐起看著我,嘴上挂这动人的媚笑,接著张开修长的双腿,双手由也圆臀的后方伸到肉洞的两边,用食指与中指将阴唇分开,一丝不挂的大腿深处露出了被浓密的阴毛盖住的湿淋淋的淫荡肉洞。
  「啊……品祥……请看秋燕的淫荡肉洞吧……」嫂嫂周秋燕一脸淫媚的看著我。
  我看著嫂嫂周秋燕一身细致的肌肤、丰挺高耸的双乳、浑圆雪白的圆臀、白玉般的修长双腿,全身赤裸的,丰满的屁股在阳光下发出白润的光泽,成熟的肉体不但性感,还发出诱人的妖媚艳光,我欣赏够了,就要她躺在嫂嫂夏妙晴的身上,并自己抓著大腿,接著我俯下身来,一边挺动著肉棒干著夏妙晴一边拼命地吸著嫂嫂周秋燕那湿淋淋的肉洞。
  「啊……好啊……还要用力插呀……」旁边的嫂嫂夏妙晴淫荡的啜泣声,更煽动了嫂嫂周秋燕那淫荡的火热的欲念。
  「品祥……淫奴的肉洞怎么样……还喜欢吗……有比妙晴姐姐的好吧……」嫂嫂周秋燕随著我的逗弄,也发出声声的淫浪呻吟,赤裸的火热身躯淫荡地扭摆著,似乎是召唤著我赶快来干她。
  嫂嫂周秋燕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这时我从嫂嫂夏妙晴的肉洞里拔出了大肉棒。
  「啊……不能呀……不要拔出去嘛……再来干啊……」嫂嫂夏妙晴的淫液如蜘蛛丝般拉得长长的,我粗大的肉棒从龟头到根部都沾满了她流出的淫液,嫂嫂夏妙晴的小嘴发出不满的娇嗔声,失去肉棒的肉洞只是空虚的蠕动著。
  「啊!好大的肉棒喔,妙晴姐,你没有骗我。」嫂嫂周秋燕忍不住脱口而出。
  「秋燕,我们一起来舔吧,一起帮品祥服务。」嫂嫂夏妙晴主动的在我垂下的阴囊上面亲吻著。
  看到露出一脸陶醉表情闭上眼睛亲吻著大肉棒的嫂嫂夏妙晴,嫂嫂周秋燕觉得非常美艳动人。
  「秋燕,你过来吸吮我的大龟头吧。」我看到嫂嫂夏妙晴的眼睛湿润,而催促她过来吸吮肉棒。
  嫂嫂周秋燕走来到我的身边后,主动的张开小嘴,露出一脸满意的表情将大肉棒含在嘴里,并用舌头在龟头上摩擦刺激。
  而且只是这样把粗硬的大肉棒含在嘴里,一直有不断传来搔痒感的花蕊开始麻痹起来。
  「啊……我想要……肉洞里想要……品祥求你快把大肉棒给我吧……」嫂嫂周秋燕在大肉棒的背面伸出舌头舔,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急迫。
  接著我把肉棒从嫂嫂周秋燕的小嘴抽出来后,熊腰一用力的的就插入陆无双淫荡的肉洞里,然后猛烈抽插挺送著。
  「噢……啊……好……太棒了……」嫂嫂周秋燕做出狗趴姿势的苗条肉体像是故意要做给嫂嫂夏妙晴看一般,淫荡的不停扭动著丰满的屁股,成熟的裸体全是汗水,每当肉棒深深插入时,一对巨乳也随之摇动,晃动出层层诱人的乳波来。
  「秋燕,屁股还要再大力点的扭动啊。」我继续挺动粗大的肉棒抽插的同时,还用手打嫂嫂周秋燕的屁股。
  「啊……是……这样子吗……品祥?」嫂嫂周秋燕的主动的将屁股抬得更高,也不断的扭动纤腰迎合著,肉洞深处湿润的花蕊,紧紧缠绕在我的大肉棒上,向深处吸引。
  原来一直闷烧在体内的欲焰开始猛烈的燃烧著,钢铁般粗大的肉棒和细嫩的肉壁摩擦的感觉,真是妙极了。
  「好……好啊……再来……品祥用你的大棒……来干死我吧……」嫂嫂周秋燕像母狗一般的摇动著屁股,贪婪的享受著我粗大肉棒的滋味。
  「啊……品祥……要插死人家了……咯咯……淫奴好爽……真棒……人家要品祥你每……每天都来干……来插……狠狠的干死我吧……啊……酥美死了……品祥……再干大力一点……淫奴想死……死在品祥的大……大肉棒上面啊……」才刚被插,就已经爽的魂飞天外,嫂嫂周秋燕她不由得爱上了这强悍的冲刺干法,此时的嫂嫂周秋燕她淫荡到了极点,水蛇般的双手骚媚的痴缠著我,而诱人的美艳胴体也拚命地扭摇著,好让自己能更深刻地承受他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