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细腻的我和妈妈做爱过程描写》

  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老爸在镇上一家效益不错的化工厂里当车间主任,妈妈则在家里养殖肉鸡。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大我四岁。
  我读初二的时候,妈妈是三十七岁。妈妈有点胖,但是看起来相当成熟,很丰腴。从我开始对女人产生兴趣后,我就开始很留意妈妈的一举一动,总觉得妈妈很有吸引力。
  到了八月,暑假的时候,姐姐读中专,也回来了。跟我住在一个房间里,我们家一楼是堆杂物的,二楼是住人的,三楼是养鸡的。爸妈睡大房间,我和姐睡小房间,当时只有我的房间里有吊扇。天热,到了晚上,我和姐都睡在席子上,两张凉席拼一块儿。
  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的时候,当时我们都已经睡下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隐约看到妈妈穿了一件背心一条棉内裤来到我们房间,先把吊扇开到最大,然后坐在我右边吹了好半天,才站起来去关小电扇,然后在我身边躺下。
  估计是干活累了,才躺下不到十五分钟,妈妈就发出细微的鼾声。当时屋外月光很亮,屋内也泼洒著柔和的月光,所以看得比较清楚。我注意到妈妈两条丰腴的大腿白晃晃的就暴露在我眼前。
  这情况景让我十分兴奋,我忍不住伸手隔著内裤去摸妈妈的蜜穴,我用食中两指轻轻搭上去,还没摸实,妈妈就一巴掌拍了下来,我急忙缩手,吓坏了。只见妈妈在阴阜上挠了几下,又睡过去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估计妈妈睡熟了,我又轻轻地伸手过去摸妈妈的蜜穴,我手搭上去后作了一点轻微揉动,感觉有点硬突。这时候,妈妈猛得又一巴扇拍下来,我急忙缩手,结果妈妈的手掌还是碰到了我的手指,我一阵心慌,但是妈妈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挠了挠阴部,翻了个身背对著我继续睡。这时我也一阵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又醒转过来,看著身旁的妈妈发出匀称的呼吸声,我又开始心猿意马。我试探著把手掌搭在妈妈的腰际,妈妈没什么动静,呼吸也没什么异样,我胆子大起来,逐浙把把掌往下挪移,用掌心罩住妈妈的臀瓣,轻轻地抚摩。妈妈的屁股很肥大,手感相当好,很有弹性,我抚摸了大概半分钟左右,就开始把手往妈妈的腰际移,等我手贴在妈妈的内裤边上时,我停了一下,然后猛地把手探进妈妈棉内裤里,我的手指直接游到妈妈的光滑柔软的臀峰上,停留在那里。
  我静静地观察了妈妈一会儿,看她依旧是细细地发出匀称的呼吸声,我心里大胆了一点,按在妈妈臀瓣上的手指开始活动,但是仅限于对左臀瓣抚摩,这样玩了几下,我感到按捺不住,就把手贴著妈妈光滑的肌肤逐渐移到妈妈的盆骨侧,稍作留停后,就屏著呼吸,把手向妈妈的阴部滑过去。
  妈妈的小腹明显突起,手贴在上面感到软软的,我终于探到妈妈大腿根部,手指感觉触摸到一撮毛发,比头发还柔软。但是妈妈的大腿是紧紧夹拢的,我手被阻挡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血在脑子里涌,不顾一切地拼命把手指往妈妈的大腿根里面挤,但还是没成功。试了几次后,我就放弃了。改为抚摸妈妈的小腹。
  我除了用手掌贴著妈妈的腹肉上摩擦外,我还开始用手指揉捏妈妈腹部的软肉。同时我身体往前贴,把右手也轻轻抵在妈妈后背上,同时把下身也往妈妈丰满的大屁股上贴。感觉自己的鸡巴正在一点一点勃起,慢慢地整条鸡巴蹭在妈妈的臀肉上。
  周围静静地,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在席子上,一切都在宁静中慢慢发生。我身体里欲火越烧越旺,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但是我在妈妈小腹上已经得不到满足了。我猛得把左手掌从妈妈的内裤里抽出来,不作任何停留,直接滑入妈妈的背心里面,一把攥住妈妈的一只肥美的乳房。
  妈妈的乳房很有弹性,在汗衫的挤压下变成了扁圆形。几乎在我刚抓住妈妈乳房根部的时候,我的五根指头就开始曲张揉捏起来,同时我下身也往前用力贴紧妈妈。可惜这样玩弄妈妈的乳房还没几下,妈妈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手臂推开,然后转头对我闷喝一声:“成成,你干什么!”
  当时我吓得脑子里轰然作想,心想:完了,这下死定了!
  当时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反正妈妈穿上拖鞋,面表无情地整理衣服,踢哒踢哒地走去隔壁房间了。而我心里一阵狂跳,生怕妈妈对老爸说刚才那些事。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想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就昏昏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姐姐叫醒的,说妈妈叫我们下去吃早饭,我有点讷讷地点了点头,心里感到乱乱的,寻思妈妈会不会说出去。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吃早饭时候,妈妈和爸爸随便地聊些邻居间的琐事,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我才算把心放到肚子里。
  这件事之后,我也一直没敢再去骚扰妈妈,因为妈妈虽然从小虽然很宠爱我,但是有些时候对我也很严厉。我潜意识里还是有点心怯的。但是我对妈妈的那种占有欲却没有任何减弱。
  到了九月份学校开学了,我正式读初三,姐姐也回学校了。碰巧,没过多久,老爸也被单位安排到青岛什么单位去出差,要一个礼拜的时间才能回来。这样,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了。
  这天晚上,我只穿了条短裤在看书,一直熬到十点钟,才看到妈妈进房。大概过了半小时,听不到隔壁房间里有声音了,我才合下书本,去推妈妈的房门,果然和往常一样,门是虚掩的。
  我看到妈妈躺在床上,借著我房间透过来的余光,我看到妈妈身上只搭著一条薄垫单,两条大腿全部裸露在外面。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妈”,没有任何动静。我胆子大了一起。我蹑手蹑脚地爬上妈妈的床,在妈妈的右边侧卧下,盯著妈妈看了一会儿。
  妈妈今晚穿著粉红色的背心,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胸口隆起的丰满的乳房,我试探性地轻轻碰了妈妈一下,不见有反应,便壮著胆慢慢地把右臂从妈妈身上穿过去,掌心落在妈妈的胸口。一开始,我的心跳得历害,手也在抖,慌得不行。只敢隔著妈妈的背心,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觉得软绵绵的,很好摸。后来,看妈妈没什么反应,我也就渐渐地胆子变大了,把手小心地伸进了妈妈的背心里,托住妈妈右乳的根部轻轻地揉捏起来。
  这样揉捏了一小会儿,我把手掌向上移动,碰到一个小突起,妈妈的乳头。我用拇指和食指撮起妈妈的乳头轻一下重一下地捏起来。同时我也开始感到呼吸加速,有点口干舌燥。
  我小心地用左胳膊支起自己的上身,把头往妈妈胸部靠去,同时用右手把妈妈的背心往上撩。这时候妈妈突然动了一下,我吓得心惊肉跳,连忙缩回右手,脑袋贴到枕头上装睡。
  妈妈坐了起来,对我说:“成成,怎么睡这边来啦,蚊子多是吗?那就睡妈脚那头吧。”说完就起身下了床。
  我躺在妈妈的床上,心里七上八下,心里揣测著妈妈到底知不知道我刚才的举动。
  等了半天妈妈也没回来,估计是上楼去给鸡添饲料了。等著等著我也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五点,我就醒了,看看窗外,天已经全亮了。我看到妈妈躺在我脚那头睡得正熟,我身上盖了条垫单,妈妈身上什么都没盖,两条丰腴的大腿微微地分开,从裤管里可以隐约看到一撮黑乎乎的阴毛。再往她胸口看,妈妈饱满的乳房撑得背心高高隆起,只是背心的下边缘搭在肚皮上,看不到里面的风景。
  我想了一下,还是悄悄伸手过去把妈妈的背心给揭开,从我的角度赫然看到妈妈被紧紧裹在背心下已经压成扁圆的两团乳球,妈妈的乳房又白又大。我把背心再揭高一点,终于看到妈妈的乳峰了,上面两颗深红色的葡萄让人忍不住想吃两口。这让我感到血脉贲张。
  我利索地脱掉自己仅有的一条内裤,然后翻身趴到妈妈身旁。看著妈妈仍仍睡得熟熟的样子,我按捺住心中的忐忑,轻轻地爬到妈身上,张开双腿分跪在妈妈腰旁,我软软的鸡鸡就挂在胯下,像一条毛毛虫,我小心地慢慢坐下身体轻轻地压在妈妈的大腿根上,然后分开双手叉在妈妈的腰上,用两根拇指把妈妈的背心下摆给勾住,双手向上滑,把背心给翻开,最后双手就叉在妈妈的腋下,妈妈两颗水蜜桃似的乳球就完美地呈现在我眼前。妈妈的乳房很白,呈梨形,上面可以看到很清晰的青筋,给人一种诱惑的感觉,我感到下体开始有勃起的感觉,全身开始发烫。我不加思索,俯下头,含住妈妈的左乳开始吮吸。
  妈妈肯定被我这突袭惊给醒了,因为一股大力突然就作用在我的肩上,我上身被推得往后仰,妈妈的乳头也从我嘴里脱出,发出“啵”的一声。
  我看到妈妈一声不吭、面带寒霜地看著我,一边用手把翻卷上去的背心重新拉下来,覆盖住裸露的乳房。然后一只手去撑自己向后坐起来,一只手往我胸前推,想把下身从我身下退出去。
  我终于回过神来,重新猛压到妈妈身上,两手死命箍住妈妈的双肩,声音里带著哭腔,重复著:“妈妈,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妈妈挣了几下,没挣开,只好用手在我大腿上拼命地拧,嘴里骂道:“成成,你给我下来,当心你爸回来我告诉他……”
  我听了之后心里又急又怕,只是苦忍著痛,紧紧抱著妈妈,眼泪巴嗒巴嗒掉下来。
  妈妈掐了一会儿,也就不掐了。
  我哭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奇怪,就偷看妈妈。妈妈一看见我看她,就又死命挣扎起来,我一个抓不住,让妈妈一条胳膊挣了出来。妈妈先用那条胳膊推我,看推不动,又改用胳膊推床,往后挪身体。
  我当时毕竟瘦小,各方面发育还不成熟,妈妈一用力,我就按不住了。结果妈妈半个人从床上掉到地上去,我也差点从床上掉下去。妈妈大腿以下部位还被我坐在床上,只能靠两条胳膊支撑著上身,我俩就这样僵持著。我牢牢坐在妈妈大腿上,两手向下摁在妈妈的小腿上,妈妈见扭了几下,也没扭动,就放弃了。然后妈妈恨恨地对我说:“放开我!”
  我听妈妈的口气,突然觉得妈妈好像不像我想的那么生气了,经过一番扭打,我的鸡鸡也变成一颗花生米大小,原先的淫欲已经完全消逝了。我脑子在急速地转念。
  我腾出我的右手,曲起中指,往妈妈被我摁住的左脚掌心里挠了挠,脸上换起一副哀求的表情,说:“妈妈,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可是我实在是情不自禁的。你答应不生我的气,我就放了你。”
  妈妈脸上一副冷冷的表情看著我。我赶紧又对著妈妈的脚掌心挠了几下,我感觉到妈妈脚底紧绷著,我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妈妈五个细嫩可爱的脚趾头都曲起来了,我忍不住有点想笑。
  妈妈恨恨地说:“快下来!等你爸这次回来,我要叫他好好教训教训你。”但是口气已经缓和多了。
  我又赶紧换了一副诚恳的态度,“妈妈,我真的知道错了。实在是妈妈你太迷人,我才犯错的。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了,不胡思乱想了。妈妈,你就原谅我这次,好吗?”
  妈妈还是板著脸,说:“你先给我下来……”
  我赶紧又在妈妈脚底敏感区又挠了两下,妈妈一边脚掌拼命挣折,一边嘴里说道:“你再这样嘻皮笑脸,我真的要发火了,快放我下来。”
  我见好就收,赶紧把妈妈放了,还讨好地跳下床,帮妈妈站起来。
  妈妈起来后,抓起床上的内裤一把递给我,说:“快穿上,什么样子?!”
  我老老实实地把内裤给穿上了。
  妈妈感觉安全了,才坐在床边跟我说话:“成成啊,不管你多大了,在妈眼中还是当你是个孩子,刚才的事情就算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是你以后也要好好读书,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我这时候拿出一副听教的样子,低头委委屈屈地“嗯”了一声。
  虽然惹了一场心惊肉跳,但到最后妈妈还是原谅我了。所以我心情特别好,有种恍如再生的感觉。连今天上课都比平时来得愉快。
  晚上回到家里,进屋就听到厨房里有锅铲碰撞的声音,我跑到厨房一看,妈妈正在炒菜,看到我进来,就叫道:“这里烟味大,你去房里看会书吧,一会儿做好了,我叫你。”
  我觉得有点纳闷,妈妈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今天晚饭是三菜一汤,都是我比较喜欢吃的菜:红烧鳊鱼.番茄炒鸡蛋、莴苣炒韭菜、冬瓜排骨汤。吃饭时,妈妈不时地给我夹菜,又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一些学习上的事,我带著一肚子疑问,受宠若惊地吃完了这顿晚饭。
  吃完晚饭,我跑到房间里拿出书本心不在焉地看著。
  过了一会儿,妈妈收拾好碗筷也上来了。妈妈进了我的房间坐在我床头,随手拿起我床头的一本《读者》看看,又放了回去,过了半晌,妈妈才打断我学习,问我:“妈妈今天就是想跟你好好谈一谈,妈妈觉得你这几天行为有点反常,成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早上那样做是不对的,你看见我们周围这么多亲戚朋友哪个不都是规规矩矩的。我怕你这样下去会影响你的学习,知道吗?”
  我丢下书本,挨到妈妈身边坐下,尴尬地挠挠头说:“我知道我错了,妈,你答应不生气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妈妈一本正经地说,“妈妈就是不生你的气,才来和你谈的。妈妈当然对你好,但是妈妈也怕你不懂事,做错事情,你怎么会想到对妈妈那样做的?”
  我把握住这个机会,首先承认自己做错了。然后又表达了长久我对妈妈是如何地爱慕和眷恋,对妈妈的诱惑力也是大为推崇。希望能够避重就轻,得到妈妈的原谅。
  妈妈听完后,想了一会儿,看著我说:“成成是真的长大了,你说的那些情况也是正常的,但是你不能对妈妈有任何想法,明白吗?等你以后谈了恋爱,有了女朋友,就好了。你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你现在是初三,尤其要抓紧,妈妈以前在生活上不够关心你,所以没能及时帮你调节心理,以后妈妈也会多关心你一点,你也要好好克制自己,努力学习,明白吗?”
  我拼命地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妈妈似乎还算满意,就出去了。
  当晚九点多的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了,妈妈端了一碗荷包蛋进来,碗上放了一双筷子。
  我很开心地从妈妈手里接过碗,看到妈妈母爱洋溢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啵”得一声在妈妈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随即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都不敢再看妈妈的脸,赶紧夹起碗里的荷包蛋,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地称赞汤真鲜。
  接下来的两个晚上都是这样,妈妈都会给我送夜宵,而我都会在妈妈脸上或脖子上亲一下,有时还会恭维妈妈几句,妈妈也不以为忤,算这个程度上纵容我了。
  第三个晚上,又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听到妈妈在门外叫了一声,我立刻放下书本,跑去给妈妈开门。我看到妈妈的手上还捧著一个砂锅,砂锅盖著不知道是什么好吃的。
  “老妈今天特地给你饨了一只母鸡,从下午就饨了,很鲜的,成成你尝尝。”
  我后退了一步,把妈妈让进房,突然心里一动,顺手就把门给关上了。一把抱住妈妈的腰,妈妈连忙把砂锅托高,身体条件反射地很后退。我灵活地一低头,钻进妈妈的手臂,脸贴著妈妈后颈上,下身把妈妈往门上挤。
  妈妈的乳房跟我的胸口紧紧挨在一块,把妈妈挤住后,我立刻腾出双手,右手扶住妈妈的腰,左手装过妈妈的腋下,按到妈妈细滑的颈项上,同时把嘴贴向妈妈的双唇。妈妈左右摇摆著头,双唇紧闭,不让我亲。我按在妈妈后颈上的手开始用力,终于强行吻到了妈妈,可是我的舌头只能在妈妈双唇上移动,不能进到妈妈嘴里。
  妈妈嘴里发出夹缠不清的吱唔声,双手尽量托高手中的砂锅,就这样无助地被我侵犯。
  我按捺不住心里燃起的欲火,一边吻著妈妈的双唇,一边腾出左手,去撩妈妈的上衣。
  妈妈的上衣被我一下子撩起,我把手伸向妈妈胸前,摸到了妈妈的乳罩,我性急得把妈妈的乳罩一把推了上去,妈妈两颗丰满的梨形奶子一下子跳了出来,傲然耸立在那里,我放弃妈妈的嘴唇,迅速弯下身体,一口含住妈妈的右乳,同时左手揉捏著妈妈的左乳乳根,大口地啜吸,感觉非常陶醉。妈妈的乳头在我嘴里逐渐变硬。而妈妈的上身也弓了起来,她的右肘在努力把我往外支,但我此刻一口死死地吸住妈妈的乳头,根本推不开。
  正在我们推挤得难分难解的时候,我突然惊叫一声,身体往后猛退,原来妈妈手中的砂锅不小心烫到了我的脖子,强烈地痛感使我条件反射地后退,妈妈手里的砂锅也被我碰翻在地。
  我捂著脖子,痛苦地蹲下身,妈妈顿了一顿,还是关心地跑过来看我的伤,问我疼不疼得厉害,我哼哼唧唧地说不出话。妈妈赶紧回房里拿了盒绿药膏过来,把我拉起来坐在床上,拉开我捂著脖子的右手,看了下伤势说:“还好,不算严重,只是有点水肿了,妈妈给你上点药膏就没事了。”
  妈妈给我上好了药膏,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妈妈又回到我房间,手里拿著一个垃圾桶和拖把,她帮我把地上的砂锅碎片和鸡汤收拾妥当,又把地上擦干净。拎著垃圾桶和拖把就出去了。当妈妈走到房口时,我突然说了一句:“妈妈,对不起。”
  妈妈回头看看我,说了句,“下次不许再这样啦!”顺手就帮我把门给带上了。
  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