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乐莉事》

  上海乐莉事A.话说在前,这是脑内YY的文章,不是事实,一切都是幻觉,麻烦一下,不合常理的,麻烦当作没看到,直接带过,不用太计较了,有关小红绯的语气问题,这也请带过,我没办法模拟出该年龄及该地区的语气。
  B.个人意图写较轻松类的,但是因为本人脑浆+精虫共管的脑袋,常会让文章脱序,所以,如果文中突然变换了风格或某章节被砍调重写,那可能是因为1.中风2.精虫上脑3.精神分裂,烦请见谅。
  C.本文之前发在文行过了,目前在重新编写后续章节,把文句不通,剧情跳跃处进行修整。
  以上,感谢赏脸的读者见谅。
  序话说2K年,我→衰南,跟著老板来到中国大陆,开始了找死的上海开拓事业之旅,而这次的开拓之旅,也让我遇见她-小红绯。
  第一章就是在这间看起来有点像废弃鬼屋的工厂,老板与我决定在这里创造传说。
  我,衰南,xxx设计师,3x来岁,在景气最差的时候,决定跟著英明神武、唬烂骗钱的老板转战中国上海。
  她,小红绯,门卫以及清扫阿姨的孙女,一个黑户口的女孩,跟著爷爷奶奶来到这边混口饭吃。(ps:年龄设定上,由各位读者自行设定)
  两个原本隔著十万八千里的人,在这座老工厂相遇,于是一场罪恶的萝莉控故事开始了。
  Day1下了飞机,到了上海X桥机场,已经是晚上六点多的事了,这是我第一次到上海,心中有些意外,因为看到上海繁荣的景象,跟我以前的认知差距实在太大,一时间,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但是希望跟绝望只是一字之差(感觉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在我老板,带我来到那距离机场约一小时车程的工厂后。
  厂门前也许是因为天黑了,也或许是因为天气有点凉,风有点大,我个人有点劳累等多项因素以致我老眼昏花,老板那些个鸿图大展、创造巅峰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心理只剩一个想法,我要回去,我想要立刻回去。
  一时之间,我心中不断的在咒杀我那个死了也不会嘴烂的老板,但是一等到老板喷完口水,我还是本能的拍起老板的马屁,因为我想起,在来大陆之前被老板、老板娘跟他的亲戚合力欺骗所签下的哪张为期一年的劳动契约。
  一想著自己未来一年要在这栋荒郊鬼屋内奋斗,再看著老板那欠人口爆(用铁锤)的嘴脸,我心中自觉到,宅男生活三十年,果然社会经验来是不足,心中一种被坑杀的感觉油然而起。
  正当我在惆怅自己未来命运的同时,在我的身后传来嘶哑的叫唤声「X老板。」,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娘出现在我的身后,「X的,果然阿飘还是出现了」我心中惨叫一声,这就是我对赵嬷的第一眼感觉。(赵嬷→小红绯的奶奶)
  「X老板,宿舍整理好了,可以请衰工搬进去了!」随著赵嬷这一说我才发现在鬼屋主体旁还有间车库,而车库楼上就是所谓的宿舍,而这时我又发现我那一箱行李正缓慢的朝著宿舍而去。
  我揉著眼,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在我那硕大的行李箱前有著一个纤细的人影,正努力的拖著我的行李箱,往宿舍走去(老板人真好,给我一间单身套房,让我当主管兼看门狗,我的宿舍竟然就在厂门口旁,真是视野辽阔,空气清新啊!)。
  这时我还不习惯糟蹋人,正想要接手自己抬行李,但是老板阻止了我,一句X老板名言,启发了我罪恶的开端「在厂内当主管,不要太有良心跟爱心,否则会被底下的员工踏著玩!」
  2F主管宿舍内(1F是有铁门的车库)
  我进到宿舍,有两种感觉,一种是「X的,我是来收押的喔!」,另外一种是「坏竹也能出好笋,经过岁月洗礼的奶奶跟小孙女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时在室内足够的灯光下,我终于看清楚刚刚那纤细人影的模样,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柔顺光泽的黑色秀发扎了个表准长马尾,水灵灵的双眼不断的对著我跟老板瞄著,像是看到奇怪生物(肥青蛙→X老板、大只的鲔鱼→我)。
  这时在老板的介绍下,了解了小红绯的身分跟工厂的大致状况后,拿了钥匙,就跟老板去附近的餐馆吃饭去了,饭后买了些生活用品后,我就自行回到宿舍(老板住在镇上,自己有台Buick的轿车,我开大众福斯桑塔那),这时的厂房内外早已熄灯,只有大门口的那盏灯,照亮著公司的名㭏,让我知道我已经到了。
  门卫室内,门卫早睡的跟死猪一样了,这时我也没打算叫醒他老人家,自己开起了大门,停车上楼。
  我上了阶梯,拿出钥匙,开门进宿舍,也许是灯光昏暗或太疲倦,我没有注意到一双小红拖鞋在门外角落处。
  进到宿舍,我的精神状态已经进入指挥挺分离状态了,对浴室亮著灯,一点都没感觉到异样,本能的只想著要尽早洗去一身衰运跟疲惫,所以如同行尸般边走衣服边掉,一步一步的迈进浴室。
  浴室内,昏暗的灯光,潮湿的霉味以及水滴的滴落声,让我只想要完成例行公事后,快点躺上床忘了这一切,但是一个全身濡湿的长发小鬼立在我的眼前,错愕惊讶,一瞬间,指挥挺快速归位,尖叫的指令被摀住嘴的指令瞬间对消,因为我的雷达系统标示出,眼前的小鬼就是小红绯。
  就在我还处于出招后的硬直状态,小红绯已经看到我了「啊,衰先生,你好,你要洗澡吗!?那我去楼下洗好了。」小红绯拧了一下湿淋淋的头发,拿著毛巾一包,带著旁边的衣服就要出去。
  这时的我,正在欣赏著小红绯那半熟的身躯,随著小红绯纤细的小手将秀发拧干,原本被长长秀发遮掩的白嫩娇躯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湿润绯红的双颊、秀致挺尖的小笼包、平坦滑顺的小腹跟那微凸的小丘。
  我的意识跟身体的动作有了瞬间的分离,等到意识再度联系上身体时,我的掌心传来了温润的触感,我的手,下意识拦在小红绯的胸脯上「X的,猥亵未XXX女!」我心脏一阵狂跳,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以前的我来说,就是发发白日梦、看看日本H漫才有的事情,但是在刚刚的一瞬间,我真的Doit了!
  「小红绯,没关系,妳在这边洗好了,我先整理一下我的行李。」我很机械式的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要走出浴室。
  「衰叔叔,你不会觉得冷!?」小红绯这时指出了我从刚刚就一直遗忘的事情「妈的,我现在是一身不著片缕。」而这时我才发现,身下的小头,早就进如备战状态。
  「衰叔叔,你也进来洗吧,否则会感冒的!」小红绯似乎对我这只野狼没有警戒,整个立场颠倒,我就这样被个小萝莉拉著进浴室洗澡。
  这种好康得事情真的发生了,每天的幻想突然实现,反而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跟一个小萝莉一起洗澡,爽是有点给她爽,但是我不能不想想未来的问题「哪个小红绯,叔叔不能跟你一起洗澡的!因为....。」我准备在还未犯下滔天大罪时,离开犯罪现场。
  但是恶魔是无所不在的,小红绯,没有听到我刚刚如蚊蚋般声响的道德劝说(完全非本意的劝说,所以声音只从声带发到口腔就被吸纳回肚子里了),兀自淋浴著,热水顺著小红绯柔顺的身线滴落,看著水流从小红绯精致秀丽的脸庞、滑过如天鹅般的细颈、沿著锁骨顺著胸脯,在娇翘红粉的凸点上荡开,最后顺著平坦的小腹来到微凸的小丘上滴落,水滴似乎是滴落在我的心中,慢慢的洞穿了我的理性。
  「衰叔叔,你不洗澡吗!?...,啊,对不起,这边换你洗(固定的莲篷头浴室)。」小红绯,看到我一直僵在一旁看著她在洗澡,以为我是在等她用完莲蓬头,而完全不知道我这时在想的那些邪恶内容。
  「衰叔叔,诺,来这儿?」小红绯侧过身,让著我。
  淋著热水,眼前的美景、脑中的邪恶冲动,「该如何动手呢!?」心中著急著,下意识的拿起沐浴乳挤了挤。
  刚开封的沐浴乳被我大力的连挤了几下,喷头被我挤坏,一下喷开了许多沐浴乳。
  「啊!」小红绯惊叫了一声,喷发出去的沐浴乳溅在小红绯的脸颊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红绯,不要紧张,叔叔来帮你洗掉沐浴乳」我急忙著拿起毛巾帮小红绯抹去脸颊上的沐浴乳,只是这景象,实在是太像H动画的场景了。
  「太x亵了,不,不是,是太美了,那些沾著头发的沐浴乳,那鼻头上的一点沐浴乳,那在手上牵丝的沐浴乳。」抹著抹著,手上的毛巾掉了,我的手则是轻柔的抚摸上去「小红绯,沐浴乳太多了,叔叔帮妳用冲的吧,」
  小红绯看著被我搓揉出来的泡沫,并没有回答我,只是伸手抓了头上一把泡沫玩了起来「衰叔叔,这沐浴乳好多泡泡喔!」。
  这是梦,希望这梦能每晚重播或有续集「喔!这是什么感觉,温温的、软软的,从根部滑到枝头!」就在我帮著小红绯洗头时,小红绯也在帮我洗头,小头上被小红绯搓揉出大量的泡泡「衰叔叔,你看你看,好多泡泡喔!」小红绯双手沾满著用我小头制造出来的泡泡玩著。」那纯真的话语跟动作,刺激著我的神经。
  随著泡沫增多,一阵快感,小头喷发了,喷发出大量白色的沐浴乳在小红绯的脸上「嗯?之前爷爷都洗好久才会洗白白的呀!」小红绯一边抹去温热的沐浴乳一边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刚开始我还愣了一下「小红绯你说什么?你说你帮你爷爷打手枪?」
  小红绯一脸听不懂「什么“打手枪”啊?」
  「嗯,就是你刚刚说“洗白白”,也就是妳刚刚帮叔叔洗小头,然后叔叔的小头喷出白白的东西的事!」一时间对著这样纯真的小萝解释打手枪的行为,让我刚刚喷发过的小头再度坚挺了起来。
  「喔!」小红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要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
  「喔,有奸情喔!」我看著小红绯那表情后,可高兴了,于是开始诱之以利,胁之以迫,准备从小红绯的嘴中撬出这当中的猫腻。
  三言两语后(本人不会写太复杂的审问内容)
  小红绯最后屈服在我的淫威下,说出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话说之前小红绯一直是跟爷爷奶奶一起洗澡,后来有几次,他爷爷单独跟她洗的时候,教会了小红绯基本的“手X”,直到某日“手X”时,被奶奶看到,于是在那之后,我来之前,小红绯都是独自来楼上洗澡了,而那件事情,奶奶只有说不可以跟任何人说,没有说为什么,所以小红绯才会有今天跟我共浴这件事情(在乡下刚发育的小女孩跟稍年长的男性共浴不是很奇特的事情,这倒是真的)。
  我心中深处发出了恶狼的咆哮声,真是感谢小红绯的爷爷奶奶,感谢他们有些错误的两性教育,给了我控制小红绯的机会,我的双眼紧盯著小红绯这块肥肉,心中开始编写著罪恶的恐吓及诱拐的剧本,等著让小红绯当纲演出。
  「没关系,叔叔会帮你守住这个秘密的,对了,小红绯,你知道为什么妳奶奶不要你把这事情说出去的原因吗?」我一边说著一边将站在眼前的小红绯抱入怀中。
  「为什么?」小红绯没有抵抗,而且很配合的回问。
  「小红绯,妳知道妳爷爷教妳的事情有多可怕多严重吗?」我一脸凝重的说著「叔叔跟你说的事情,妳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喔,因为你爷爷教妳的事情,是会被永远抓走的。」我故意将事态严重化,利用小红绯对法律认知有限的弱点加以把持。
  「衰叔叔,你胡说,在乡下大家都常一齐洗澡,而且我只是帮爷爷洗澡而已啊。」
  「小红绯,洗澡是没问题啦,但是帮爷爷“洗白白”就不行了,否则妳奶奶怎么会要你不要讲出来,.............。」在之后我硬是给老赵挂上了个乱伦重罪,并且我又以公司的规定等理由执意要将老赵送给公安。
  就这样在小红绯苦苦哀求下,我被“感动”的接受了小红绯的要求,但是我也提出了条件,只要她听话,就不追究老赵的事情,并让她们能安心的在这里工作生活。
  于是小红绯就如同日本时代剧中哪些个可怜的小女婢一般,只能任我这个坏城主欺负,还要对我这个坏城主求情,而我当然是乐当这个坏城主,并且执行坏城主该做的事情了。
  「很好,很好,小红绯真是爷爷奶奶的好孙女呀!能帮她们分忧解劳,但是刚刚叔叔给妳承诺了很多,接下来叔叔要对小红绯测试测试,看看小红绯的决心。」
  小红绯立于我身侧,一脸绝对没有问题,使命必达的等著我要测试的事情。
  「好,等下叔叔测试时,只要遵守以下两点,叔叔就会信守承诺,第一、只准照作,不准询问,第二、会痒或痛都不能避开或发出声音。」
  接下来在数个正常指令后,我开始发出互动性的动作指令,比方槌搥背、搔搔痒、亲亲脸等,直到那个搔痒痒搔到那些亲密地点上。
  小红绯一开始都还能信守我的两条要求,但是随著我两手搔痒的频率加速,侵入的地点越加深入,小红绯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娇哼声「叔叔,不要一直搔那里的痒,好痒。」
  「痒?如果是痒就该是跟刚刚搔胳子窝一样哧哧笑,而不是嗯的一声了。」我心想著,但口头上不断的将小红绯爷爷奶奶给押出来罩著她「喔,妳又犯规啰!这样没诚意啦,看来叔叔没办法帮小红绯还有爷爷奶奶的忙啰。」
  「没,小红绯不说了。」小红绯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
  看著小红妃微微发红的脖颈,手指上传来的湿润温热,快要是时候了「小红绯接下来,跪在叔叔双腿前。」
  小红绯闪了一会神,才从我大腿上站了起来,湿滑的液体沾在我们两个人的大腿上,油亮亮的,小红绯看了一眼那液体,大概以为自己漏尿了,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身缝隙渗出的液体,原本要跪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喔、喔、叔叔说什么呀?」我猜小红绯想去厕所,但是我可是要把握时间的。
  小红绯一听,立刻跪了下来,而我则是发出洗鸟鸟的指令,用嘴洗。
  小红绯迟疑的看了我一下,而我当然知道小红绯不会作这个指令,于是我挺出小弟弟「当作在吃冰棒或舔棒棒糖一样」说了我认为是小孩都会作的事情。
  小红绯做了,先是用舌头点了一下,感觉不是很清楚,但是确实有碰到,但是我当然不会就此满意「叔叔没有说只有一下!」
  小红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狰狞的肉棒,再度轻舔了几下后,看我还一直盯著她,于是继续猫舔著肉棒的皱折处。
  这种感觉是有点爽,但是这样要舔到湿润易滑入的状况,那要舔到猴年马月呀!我指著龟头「小红绯,含住叔叔指的地方。」
  小红绯看了一下,张嘴含了下去就不动了,让我有点无奈,毕竟这种东西我还真不到如何解释了,于是我只有自助一下,扶著小红绯的头,缓缓的抽送著。
  龟头刮过小红绯的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算了,直接进入冲刺战好了「小红绯,躺在床上,闭起眼睛,先休息一下。」
  小红绯像是获得了特赦般,躺在床上休息,但是她不知道,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
  我的双手伸进小红绯的衣内游移著,小红绯刚要开口,我马上下指令「小红绯,叔叔帮你按摩一下,妳继续闭著眼睛休息,叔叔来搞定一切!」
  「对!叔叔会搞定一切的,嘿嘿嘿.....!」我拉开小红绯的小裤裤,舌头立刻帮两块美味肉片上酱,为等一下开通典礼减少难度。
  「叔叔,不行舔,那边是人家尿尿的地方!」小红绯再度违规,但是我道不在意,因为小红绯如果对我这个动作没反应反而奇怪。
  「叔叔在帮你按摩,喔!妳又违规啰!要特别惩罚」我对小红绯说著,脸上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舔了舔嘴后,未等小红绯的再提问,将小红绯整个人压在身下,胡乱的吸啜舔咬著,惩罚著小红绯。
  「叔叔...!」小红绯原本还要抗议,但是想到规定,只能忍著我的惩罚,只是这个惩罚,对小红绯来说,除了搔痒的感觉外,也慢慢滋生出一种奇怪的不满足感,一种希望能再激烈一点的感觉。
  就在无预警下,我抽出了刚刚一直在秘密花园中抽插的一阳指,换上了等待许久的猛兽,我一手摀住小红绯的嘴巴,一个挺身,猛兽窜进了他该称霸的领地中,撕开了那宝库的大门「好爽,这就是女性才有的感觉,好软好紧又好温湿呀!」
  小红绯原本在期待著一种激烈的感觉,但是叔叔这时带给他的感觉,完全不是他所期待的,但是那一阵刺痛后,小红绯感觉到一种充塞下体的满足感。
  血与爱液混杂在小红绯的蜜壶里,随著砲管跟肉壁的缝隙渗出,我看著小红绯泪珠滴落,有些不忍但是心底的野性狂热,想要更用力更用力的挺进,让小红绯不断的被顶起落下,更想用砲管将小红绯蜜壶塞满、刺穿。
  小红绯的眉头又慢慢的皱了起来,但是因为小嘴被我摀著,身体被我压著,只能发出闷哼声抗议著,但这样的声音,愈让我更加想要凶暴的制裁小红绯,正当我想要再快马加鞭时,一丝冷酷的理智莫名的闪现。
  我停止了暴虐,回复了温和的挺进,噗吱噗吱交飨曲由壮阔狂暴进入到柔和温驯「小红绯,对不起,叔叔刚刚惩罚过头了,弄痛妳了。」
  「叔叔,没关系,刚刚小红绯没有遵守规定的。」小红绯红著眼,泪水一直滴落,但是还是没有哭出声来,她感觉不到之前的那种苏痒欢娱感觉,现在她只感觉到下体有些火辣的疼痛跟些许的满足感,两种相反的感觉刺激著小红绯的心头,虽然疼痛,但是慢慢的不同于苏痒的另一种快感来到心头。
  意外的,我原本只是担心第一次就这样暴虐,会吓跑小红绯,而且这样下去,小红绯明天绝对下不了床,所以打算日后再慢慢的来调教小红绯,但是这时砲管感觉到异常的热度跟紧缩,大大的增加了砲管的挺进难度「太利害了!这种紧度、这种热度。」我瞬间感觉到快要把持不住,喷发的电流充斥脑门。
  我用力的挺进,完全没有顾虑后果,将砲管埋入小红绯的蜜壶深地,将灼热白液喷洒进小红绯下体的空虚处,脑门内,一瞬间空白。
  「嗯....,好热、好舒服,满满的在肚子里。」小红绯全身紧紧的抓著衰南,蜜壶像是贪婪的婴儿,紧紧的吸允著衰南的砲管,将砲管中一丝一毫的白汁吸纳进体内,迷离中,小红绯眼中,衰南的身影无限的放大,印刻在自己小小的心田里。
  再度淋浴后「小红绯,还会不会痛,能不能走路。」我开始善后的处理,毕竟就算想撤退,也不能被爆料的说。
  「有点痛,叔叔。」
  「嗯,没关系,很快就好了,对了小红绯妳很乖很听叔叔的话,所以妳以后晚上可以到叔叔房间看电视玩电脑,到时候叔叔再帮妳买一些妳要的东西。」
  「还有叔叔跟你说喔,叔叔知到你没有上课,所以以后叔叔有空,你都可以来叔叔房间学东西,以后妳才能变得有钱养爷爷奶奶哦,但是这些事情不要跟其他人讲,叔叔才能帮你喔。」
  最后再一叮三嘱咐下我送小红绯到门卫室门口后,自己也准备上床睡觉了。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