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 圣迈克尔女校的百合》

  我叫麻衣,是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就读于圣迈克尔女校。生在一个平凡的日本家庭,也过著平淡的校园生活。我的成绩还算较好,和班上的人也挺混得来。也许是因为我只就读过女校的关系,我对男生并不了解也没有什么兴趣。但我一直以来都不晓得自己的性取向。直到那天,班上来了一个插班生。
  我们班都被她那漂亮的金发所吸引了。她身高虽然较矮,穿著校服却特别有气质,有一张非常漂亮可爱的脸蛋,加上那头长长的金发,像是来自哪个名门的千金女儿似的。在黑板上写上名字后,她礼貌斯文地对我们说“我叫玲绪,请多指教”。外表冷酷,不苟言笑的她,衹有在这时露出了笑容。自我介绍后,她被安排坐在我座位后面左边的一个空位。午休时间,我在食堂看见了玲绪。“我叫麻衣。我能坐你旁边吗?”我问道。玲绪轻轻地点了头。心想能坐在可爱的转校生旁边,我开心的坐下。我们一起进食,同时我也问了她很多问题,像是她之前的学校啊,家在哪里啊,喜欢的科目之类的。对与我的问题,玲绪也衹是一问一答。“玲绪酱,不怎么喜欢说话呢”我问到。她没有回答。
  之后我们回到班上继续上课。当我转头时发现,玲绪像是在看著我,但是当我看著她时,她却把视线移开。我心想,玲绪是不是讨厌我呢?还是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想著想著,我满脑子里衹有玲绪,完全没能专心上课。放学后,下起了大雨。“啊~怎么偏偏在我忘了带伞的时候下雨。”我抱怨的说道。这时,玲绪给了我一把伞。“这个借你”玲绪说到。“那你呢?”我问。“没关系,我…还有一把。”面对著玲绪的热情,我非常开心。回家的路上我也一直在想:原来玲绪并没有讨厌我呀。
  到了第二天,我把伞还给了玲绪:“谢谢你噢,玲绪酱”“嗯,不客气”她回答。可是,玲绪脸上并不是很精神。“怎么了吗,玲绪?不舒服吗?”我用手摸著玲绪的额头问道。她的额头在发烫。“这…你发高烧了呀!”我把玲绪扶到了保健室让她休息。之后我一直在想,玲绪是不是因为把伞借给了我,才一个人淋雨回家而生病的呢?想著想著到了午休时间,我也担心她的病情,便擅自走到了她所在的保健室去。我打开了门:“哟!玲绪酱我来看你了。”
  “啊…麻衣酱……哪里…不行…”玲绪一喘一喘地呻吟著。
  走进了保健室的我,映在眼前的是衣冠不整的玲绪。她一只手抓这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在抚摸这自己的私处。我的大脑努力的在分析眼前这个金发的少女,但得出来的答案衹有一个,病床上的她确实是我班上那个漂亮、冷酷的少女。玲绪她…在自慰。
  “啊…好舒服……麻衣…酱”玲绪还没发现我站在门口。可是,她脱口而出的,毫无疑问的就是我的名字。
  我想,在事情变得尴尬前我偷偷的离开,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就在我想转头的瞬间,我们两人的视线对上了。
  “啊…不是的,麻衣酱。这是…”她满脸通红,尴尬地想解释。
  过了一阵子,我们俩坐在保健室的床上,一话不说。我们的头各望著另一个方向,大脑潜意识的想避开对方的目光。在这窄小的保健室里就衹有我们两人。我心想: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几分钟前我跑了,对玲绪来说也太失礼了。尴尬的气氛僵持了一阵子,我问到:“玲绪,发烧…好了点吗?”
  “呃…嗯。”
  “玲绪你…昨天该不会是把伞借给了我,然后自己一个人淋雨回家而著凉了?”
  “…是…的。我家很靠近,淋一点雨没关系。”
  “那你说的另一把伞是…骗人的”
  “嗯。如果我不那么说,麻衣酱可能就不想借了”
  “可是,为什么你不惜自己而为了我那么…”
  “因…因为我喜…喜欢…麻衣你啊”
  窗帘被风吹起,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我感觉时间好像停住了。
  被…被告白了。身为女生的我被一个女生告白了。玲绪转过头来,用那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我也被她那时的表情迷住了。一个本来就很可爱的金发小女生,用一个想被爱被保护的表情仰视著我。愣了一阵子,我也回应了她。
  “嗯…我也喜欢麻衣酱。”
  麻衣朝著我扑了过来,我也顺势地把她抱进了怀里。
  “麻衣酱…我可以叫你…姐姐大人吗?”玲绪对我提出了要求。※注:‘姐姐大人’是日文女同被动方对主动方的统称。
  “可以喔。我可爱的玲绪酱。”
  “嗯…姐姐大人…喜…欢…”
  “小玲绪酱,是个傲娇呢”我回应玲绪。“平时冷酷的玲绪,也有那么可爱的一面呢。”
  玲绪擡头望著我,那粉红的樱桃小嘴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我两手扶著玲绪的头,朝玲绪的嘴唇亲了下去。暖暖的,柔柔的嘴唇,这就是亲嘴的感觉…就这样,我把我的初吻给了同为女性的玲绪。
  把毫无抵抗的玲绪亲了一番后,我把她拿娇小玲珑的身子拢在怀里。像是还想继续自慰的玲绪,把手夹在两腿的股间开始缓慢地摩擦。玲绪把头探向我的胸部,透过衣服闻著我的气味。
  “姐姐大人的味道…好香”
  “真是的…玲绪酱就那么好色”
  我把玲绪从背后抱住,用左手抓著她的胸,右手抓住她的小手轻轻地抚摸著她的阴部。像是被操纵的牵线人偶一样,我在帮玲绪自摸。本已粉红的玲绪的脸变得更加通红了。
  “啊,麻衣酱…哪里不…行”被自己以外的手摸自己的私处,玲绪稍微地反抗。
  “嗯?哪里不行呀?”我调戏著玲绪。
  “小…小穴”玲绪小声地说。
  “小穴怎么了?”
  “小穴…不……别…摸”嘴里轻声嚷著的玲绪,私处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嘴巴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嘛。”“玲绪酱都已经那么湿了。”
  渐渐不反抗的玲绪,也开始被我摸得有感觉了。
  “………”玲绪紧闭著自己的嘴巴。
  “不用忍著也可以哦。想叫就叫出来声音来吧,这里没有人会听到的。”
  “嗯……啊…”
  “玲绪酱的叫声好可爱呀”
  “…啊…啊…”
  “玲绪的小胸,柔柔的真可爱”我轻轻地摸著玲绪的胸部,用手指捏紧她的已经变硬的乳头。“纷纷的乳头也很可爱喔,很适合玲绪那么娇小的身体呢”
  “…啊…被…姐姐大人弄得…好…酥糊…”玲绪含糊不清地说著。
  “那么可爱的乳头,就让我尝尝看吧”我用嘴巴含著玲绪的乳头,并用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嗯…啊…”
  “玲绪的这里,变得好湿了啊”我继续摸著玲绪的私处。
  “那是因为…胸部很…敏感…”玲绪说到。
  “原来如此。玲绪的弱点是乳头啊。”我含著一丁点恶意地说著。“那么,这里呢?”
  我把已被爱液弄湿的手指头,在玲绪的阴蒂上开始激烈地摸了起来。
  “…啊…哪里…不…”
  “…嗯…玲绪,好可爱呀。”
  “…啊…不…行……”
  我无视玲绪的声音,把手指的速度加快。玲绪的呻吟变得更加急促了。
  “…啊…要…要去了…要…”
  玲绪紧闭这嘴和双眼,强忍著不发出声音。然而她下面的嘴巴,却喷出了好多黏黏的液体。玲绪就这么被我弄得高潮了。
  我们俩躺在床上。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还真是糟糕啊。两个女中学生在女校的保健室,穿著校服在做那档事。万幸没有被人发现,不然这事儿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不过对我而言,我和玲绪以后就是恋人关系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啊。
  之后我回到课时继续上课,玲绪则留在保健室,她的发烧也很快就好了。之后,我们常常都待在一起。午休时间一起在食堂进食,放课后一起留在课时温习功课。我们也时常牵著手,再怎么说在女校女生牵手都是很正常的。有时则在校内公园的长凳上,互相喂对方自己的便当。
  周末,玲绪邀我到她家玩。她是一个人住的,父母都到国外出差,留下玲绪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到了她家,迎我而来的是玲绪一个热情的拥抱。
  “哇啊,姐姐大人。抱抱。”
  “怎么了玲绪,我们才一天没见而已。”
  “可是,人家就是想念姐姐大人的味道嘛。”
  “好好。我们进去再说。”
  玲绪的家,虽然不是特别豪华的别墅,不过确实也比我家大很多啊。听她说她是个混血儿所以有著一头漂亮的金发,我也早就估计她是半个千金少女所以并没有特别惊讶。
  “你们那么大的家没有请佣人吗?”
  “没有呢,衹是每星期会有个打扫工人来清理。不过今天就衹有我们喔。”
  玲绪的房间,有著少女房间特有的香味。我们俩躺在床上先静一静。这里衹有我们俩,和天花板的风扇的声音。我们躺在床上对望著。玲绪开口说:“我想…对麻衣姐姐大人做色色的事…”玲绪主动地说。“这次轮到我让姐姐大人舒服了”
  “…嗯”我们也不多说,各把自己的衣著都脱了。
  “姐姐大人的胸部,比想象的还要大呢。”
  “你…都在想我的胸部干什么…”光著身子的我,也开始感到有点害羞。横著手腕遮住自己的乳头。
  “这次姐姐大人的胸,就让我摸个够吧。”说完,玲绪就把我推倒在床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胸部就被玲绪两手抓住了。玲绪将我压制在床上,并朝著我的胸又摸又舔。
  “这就是姐姐大人奶子的味道…摸起来好柔软。”说完,玲绪将我勃起的乳头含入嘴里。“姐姐大人的乳头,变的更结实了呢…”
  “啊…玲绪…酱”说著,我的私处也湿了起来。
  “姐姐大人的小穴,流出了好多蜜汁”说著,玲绪将头朝我的私处贴了上去。
  “不行…哪里很脏”
  “不会喔。姐姐大人的身体是纯净无瑕的。”玲绪将舌尖伸进了我的蜜穴。
  “呀…啊……”我感觉到玲绪舌头的蠕动,和她那温暖的气息。我的手已不受控制,抓住自己的胸部和阴蒂开始用力的揉了起来。
  “嗯…姐姐大人的味道,好美味。”
  “被玲绪酱弄得…要…去…”说著,我被玲绪的舌头弄高潮了。潮吹的液体喷在她的脸上。
  我们俩躺在床上,喘著气但却彼此带著笑容的对望。
  “玲绪酱已经很湿了吧。”我说到。“我也想尝尝玲绪酱的味道。”“怎样,还能行吗?”
  “嗯!”玲绪轻快的答应。
  我和玲绪侧躺在床上,双脚夹著对方的头形成69姿势。我对著玲绪的蜜穴添了起来。
  “玲绪酱的小穴,外边柔滑的好漂亮…”
  “姐姐大人的才是,里面粉红的也很可爱…”
  “啊…玲绪酱的味道。”
  “…哈……嗯…”
  “…唔…喔…”
  我们各舔著对方的私处。彼此体会著舔和被舔的快感。
  “玲绪酱的小豆豆…”我含著玲绪的阴蒂添了起来。
  “啊啊…!”被吓著的玲绪,过后也不甘示弱地舔著我的阴蒂。
  我们都沈溺在被舔的快感中,但也不忘让对方舒服,直到把对方都弄高潮为止。
  还没想完事的我,想和玲绪体验不同的玩法。
  “对了玲绪酱,我们结合吧。”
  “哈?”
  我让玲绪坐在床中间把脚张开。然后自己也一样,把双腿像剪刀一样的夹著玲绪的私处。我们的蜜穴紧贴在一起。这便是所谓的‘磨豆腐’。
  “这样我们就能结合在一起了…”我说到。
  “能和姐姐大人结合我好…幸福。”
  两个蜜穴的蜜汁渗透在一起,我们开始活动臀部让蜜穴摩擦起来。
  “好…好舒服…”我开始呻吟。“感觉好像和玲绪酱合在一起了。”
  “…啊…我在和姐姐大人体验著一样的快感…”
  摩擦将夹在蜜穴间的空气挤出,我们的私处就好像处于真空般的吸在一起。勃起的阴蒂也时而互相碰撞。
  “嗯啊…不停的摩擦好像快要…麻掉了。”
  “我好像又要高潮…了,我们一起去吧…玲绪酱。”
  我们俩一手支撑这身体,另一只手将对方的手五指紧扣在一起。
  “…姐姐大人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喔…”
  “嗯…玲绪酱…”
  就这样,我和玲绪一起达到了高潮。
  已经累垮的两人,躺在床上就这么睡著了。那是我们俩永远也忘不了的第一个夜晚。
  那便是我和玲绪相遇的故事。我们决定以后不管走到哪里,也都会一直是两人在一起。
  玲绪和我的关系突飞猛进,想必无人知晓。不过,我们并没有想隐藏的意思。被其他人发现,也是迟早的事。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也衹有我们俩的二人世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