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换妻》

  柜门打开的一刹那,兄妹俩都呆住了,那情形既尴尬又滑稽。
  刘猛的裤子褪到了膝盖,手里攥著因充血而涨硬的大鸡巴;而站在哥哥面前的刘娜不仅全身赤裸,还是正面朝向刘猛,一对圆鼓鼓的奶子和阴毛掩映下的小屄离他不到一尺远,更要命的是,因为刚才的激情表演,刘娜的小屄早湿润了,淫水外溢,挂在黑黢黢的阴毛上,如晨草上的露珠……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吃惊的刘娜忘了遮掩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仍旧俏生生地站在哥哥面前。
  刘猛的鼻子里闻到妹妹那温热的少妇体香,鸡巴又硬了几分,他讷讷地不知该说什么,眼睛却死死地盯著妹妹的奶子和小屄,让眼睛美餐了一顿冰淇淋。
  白燕光著屁股过来解围,故作轻松地说:「小娜,你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你工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刘娜惊魂稍定,埋怨道:「那你也不能躲在柜子里呀,刚才吓死我了。」
  看到刘娜没生气,白燕的心情也放松了,故意开玩笑道:「他倒是想光明正大地看呀,可你让吗?」
  刘娜觉得心里不舒服,眼睛盯著哥哥,不相信地问道:「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啥要偷看我?」
  刘猛不敢跟妹妹对视,低著头不吭声。
  白燕劝解道:「男人不都是那个德行嘛,要不然咱这行生意咋做?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再说了,你小的时候,你哥可没少看你的光身子,现在长大了就一眼也看不得?」
  刘娜恨恨地瞪了哥哥一眼,忽然想起自己还光著屁股,赶紧转身去穿衣服。
  刘猛从柜子里出来,手足无措地站在离妹妹挺远的地方。
  白燕看老公畏畏缩缩的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只好再次出马,走到刘娜身边温柔地劝慰:「咱们干这行的,还怕男人看咱们的身子啊?既然能让别的男人看,自己的亲哥哥看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一家人,你就别计较太多了。」
  刘娜不说话,穿好衣服就赶紧离开了。
  楼上楼下三个房间都开始了工作,白燕很快就打开了局面,生意也步入了正轨。
  倒是张艳丽那里生意冷清,因为顾忌刘猛两口子,陈斌不敢跟丈母娘搭档,直接影响了张艳丽的顾客人数。
  吃饭的时候,刘猛还是像做了亏心事似的,离妹妹远远的。
  倒是刘娜没怎么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有说有笑的样子一如往常。
  饭后,白燕找到刘娜,神秘兮兮地说道:「有好多客人想看我和你哥表演夫妻秀。」
  刘娜说:「这很正常啊,我和陈斌也经常表演。」
  白燕不好意思地说道:「可这两口子在摄像头前面该怎么表演,我心里可没谱。
  你哥倒是同意了,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的意思是,要不然你跟陈斌表演的时候,让我和你哥在旁边看一场,学习学习。」
  「呀,那怎么好意思啊!再说了,陈斌也不见得愿意……」
  刘娜没想到嫂子会提这种要求,这可比哥哥偷看严重多了,自己的全部隐私都将暴露在哥嫂面前。
  还有陈斌,岂不是也会被嫂子看个精光!
  白燕不以为然,笑眯眯地说:「你去问问陈斌,我不相信他会不同意。
  他要是觉得吃亏,我和你哥表演的时候,你们也可以过来观摩呀,嘻嘻……你也别想太多,咱们不是为了赚钱嘛?」
  刘娜的脑子有些乱,虽然觉得这样不妥,可嫂子说得也蛮有道理的。
  她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陈斌,没想到陈斌马上表示同意,那兴奋的样子让刘娜觉得男人真恶心。
  陈斌看到妻子有些不悦,赶紧解释:「其实暴露的心理人人都多少有一点,你在网上应该也看到不少这种事儿,有的夫妻就喜欢做爱的时候有人看。」
  刘娜觉得老公说得有理,再想想自己,刚才嫂子说要观看自己表演夫妻秀的时候,那种异样的心理刺激也让自己的小屄顿时湿润了。
  但她板起面孔呵斥陈斌道:「你别高兴得太早,就算我同意哥嫂看咱们,也不会让你看他们表演的。」
  陈斌一咧嘴:「你说了算喽。」
  刘娜回复了嫂子:「那今晚我和陈斌表演的时候,你们在旁边看一场吧,注意别过分……」
  「过什么分?」
  白燕不解。
  刘娜也不知道自己担心什么,不知该如何措辞,支支吾吾地搪塞道:「你俩只能在远处静静地看……别进入镜头。」
  「你放心吧。」
  白燕开心地答应了。
  吃过晚饭,刘猛和白燕早早就来到刘娜的房间,刘娜又羞又气:「你们来这么早干嘛?等我和陈斌表演的时候再叫你们也不迟。」
  刘猛知道妹妹让他看夫妻秀后一直开心得合不拢嘴,听到妹妹说这话,嘿嘿傻笑地看著刘娜,却不言语。
  白燕答道:「我们早点来候场,省得你到时候还得去叫我们。
  你放心,我们就在旁边看,不碍事的。」
  刘娜无奈,就贴出通告,第一场就是夫妻秀,等凑够观众就把陈斌叫来开始了表演。
  夫妻俩按程序和观众的要求,开始宽衣解带、亲吻抚摸。
  刘猛的眼光就一直在妹妹身上打转,白燕却总是偷瞄陈斌。
  夫妻前戏的时候,白燕把嘴凑到刘猛耳边说道:「你看陈斌多细心,舔小娜奶头的时候那舌头转了多少圈啊!你从来没这么舔过我,最多揉两下就算了。」
  「他那不是为了表演嘛。」
  刘猛不以为然。
  「你再看看陈斌现在给小娜舔屄,舔了好长时间了,那舌头还直往小娜的屄眼儿里捅。
  你从来没给我舔过屄,以后跟陈斌学著点儿,女人都喜欢这样的男人。」
  刘猛一撇嘴:「你能跟小娜比呀?你看我妹妹,那小屄又白又嫩;你那里不但黑乎乎的,还有一股子骚味,哪个男人愿意舔?」
  白燕羞恼地在老公胳膊上掐了一把,心里却很羡慕小姑子能享受到男人如此贴心的服务。
  夫妻做爱的时候,刘猛匍匐著身体凑到近处,眼睛死死地盯著妹妹的小屄,看著妹夫的鸡巴一下一下有力地插进拔出,喷溅出的淫水落在脸上也顾不上擦。
  白燕也好奇地凑近来看,眼光也落在了男女的交合部位,心里暗暗比较,陈斌的鸡巴比老公的白,虽然稍细一些,但硬度惊人。
  刘娜也注意到哥嫂凑近了,有心让他们离远点,苦于正在表演没法开口。
  陈斌却觉得更刺激,动作更加剧烈了,让刘娜沈浸在性快感中,无暇他顾。
  当陈斌将一股股的精液喷射到刘娜的脸上、奶子上,刘娜起身将老公的鸡巴含到嘴里温柔地舔舐干净,并咽下嘴里的精液,这场激情夫妻秀就圆满结束了。
  刘猛意犹未尽地吧嗒吧嗒嘴,斜著眼看了白燕一眼,意思是说你从来没这时候给我清理过鸡巴,更没吃过我的精液。
  白燕不服气地瞪了老公一眼,似乎是说你也从没像陈斌这么温柔体贴过,还好意思要求我?
  刘娜把陈斌的衣服丢给他,意思是让他赶紧穿上,然后疲惫地对哥嫂说:「整个过程大致就是这样,你们表演的时候主要看观众怎么要求,让人家满意就行,其他的就自由发挥吧。
  好了,你们出去吧。」
  两个人兴奋地离去,刘娜白了陈斌一眼:「刚才你可够卖命的啊,是不是因为有我嫂子这个大美人在一旁看呀?」
  陈斌嘿嘿一笑,穿上衣服离开了。
  刘娜准备下一场表演,她不知道陈斌偷偷溜到一楼想偷看白燕接下来跟刘猛的夫妻首场秀。
  没几天,孔哥上线了,上来就问刘娜,新开的那个房间表演夫妻秀的是什么人?
  刘娜如实回答是她的哥嫂。
  孔哥迫不及待地说:「那我可得看看,回头聊。」
  刘娜有些失落,这些天一直盼孔哥上线,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喜新厌旧。
  半个小时不到,孔哥就回来了,刘娜著急地问他这段时间都干嘛去了。
  孔哥笑道:「怎么,想我了?」
  「嗯。」
  孔哥打趣道:「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刘娜气乐了:「你想得美!还不是因为你是我的财神爷嘛。」
  「财神爷这次又给你送钱了,」
  孔哥正色道,「给你安排一个活儿,完成后给你五千美金。」
  「哦,要我怎么做?」
  刘娜很感兴趣。
  「你哥嫂的表演缺乏激情,而且摄像头是固定的,好多细节的地方看不到。
  我要你们两口子过去现场指导,拿著摄像头跟拍,让我看过瘾了钱就打给你。
  「「啊?这样不好吧,那毕竟是我哥,多不好意思呀。」
  刘娜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钱不是那么好挣的,想挣大钱自然要付出些代价,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五千美金不是小钱,刘娜抵挡不住钱的诱惑,叫来哥嫂和陈斌商量,那三个人都表示没问题,刘娜看大势所趋也就答应了。
  孔哥提出就在刘娜的房间表演,因为她的摄像头是高清的。
  刘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同意了。
  孔哥真是爽快人,还没开始表演就把五千美金打过来了,并且说如果接下来配合得好,让他满意还会加钱。
  四个人信心满满地开始了。
  打开音响,开大音量,陈斌拿好摄像头,按照孔哥的要求开始操作。
  刘猛和白燕穿著衣服先亲嘴,没几下孔哥就表示不满:「这么亲有什么感觉?
  小娜你和老公示范给他们看看。
  「刘娜曾告诉过孔哥自己的小名,也是因为对方是最重要的客人,为了互相称呼方便。
  这时候听到孔哥的吩咐,便拉过陈斌,两个人激情互吻起来。
  刘猛和白燕在一旁看著,却也不得要领,再次亲吻时还是没让孔哥满意。
  「这样示范效果不理想。
  这样吧,小娜跟你哥接吻,让你老公亲你嫂子的小嘴。」
  孔哥提出新的建议。
  「孔哥,这可不行,我咋能跟我亲哥哥接吻呢?」
  刘娜毫无心理准备,本能地拒绝。
  「亲嘴而已,你教会他就行。
  我前面说过,配合得好我会再加钱的。」
  刘娜为难地看著哥哥,没想到刘猛也正热切地看著她,那眼神火辣辣的,看得出一百个愿意。
  再看陈斌和白燕,两个人含情脉脉地对视,也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刘娜暗暗叹了口气,冲哥哥点点头,仰起小脸,闭上了美眸。
  刘猛大喜,过来就将妹妹死劲地搂进怀里,大嘴毫不犹豫地盖在了刘娜的樱桃小嘴上。
  刘娜也下意识地搂住哥哥的后背,嫌他太急色,还在哥哥的腰眼上扭了一把。
  事已至此,刘娜轻启樱唇,将哥哥热辣辣的大舌头迎进口中,用自己的温软小舌挑逗追逐著刘猛的舌头。
  没想到越吻越动情,在哥哥越来越紧的搂抱下,刘娜有些迷失了,兄妹俩津液横流,吻得迷醉。
  当刘娜神智回归,推开哥哥,发现陈斌和白燕还在忘情地拥吻著,她气恼地在陈斌肩上拍了一下,才惊醒了梦中人。
  孔哥很满意,让白燕两口子再亲嘴,并且评价说确实比刚才强多了。
  接下来让刘猛亲白燕的乳房,刘猛的动作笨拙又生疏,孔哥笑了:「小娜,看来你哥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呢。
  让你老公亲你嫂子另一边的乳房,让你哥近距离地好好观摩一下。」
  陈斌闻言暗喜,用目光征询刘娜的意见。
  见刘娜不置可否,刘猛挪动身体给妹夫腾出地方,白燕含羞地看著他,陈斌马上匍匐过去,张嘴含住嫂子的一个奶头,细细品咂起来。
  刘猛在一旁看著妹夫亲吻自己老婆的乳房,照葫芦画瓢地学著。
  孔哥还是不满意:「男人亲的时候,女人要告诉他自己的感受,力度和位置才好把握。
  这样吧,让你哥亲你的奶子,你现场指导他。」
  刘娜没有拒绝,既然都亲过嘴了,亲一下乳房就觉得没啥关系了。
  刘猛像狗一样爬过来拱进妹妹的怀里,大嘴叼住妹妹的奶头就使劲嘬吸。
  刘娜疼得「嘶」
  倒吸一口凉气,把奶头从哥哥嘴里拽出来,嗔道:「你想把我奶头咬下来啊?
  轻点儿懂不懂。」
  刘猛点头不叠,再次凑近妹妹的乳房,伸舌头轻轻地舔舐妹妹的奶头。
  在哥哥的亲吻下,刘娜觉得乳房那里传来了强烈的快感,这是跟她的乳房亲密接触的第二个男人,而且是从小看著自己长大的亲哥哥,心理刺激也是很强烈的。
  到了前戏的最后一步,也就是夫妻相互口交的环节,刘猛的眼睛却直盯著妹妹,没对白燕采取任何行动。
  孔哥哈哈大笑:「看来你哥哥连这个都不会,等著你教呢。
  小娜,那就再辛苦你一下喽,教会你哥,以后你嫂子也享福了。」
  「让陈斌亲我下面,我哥只是看著,行不行?」
  刘娜真的难以接受哥哥舔她的屄。
  「我没说让你哥舔啊,是不是你自己心里这样想才会说这话?」
  孔哥逗她。
  「孔哥,你可真坏透了。」
  刘娜羞恼地嗔道。
  脱光了下身,陈斌过来趴在刘娜腿间开始为她口交,刘猛在一旁仔细观瞧,频咽干唾。
  孔哥忽然说道:「你哥看得很仔细啊,学习态度很认真,不过光看不练可不行,让你哥也这样舔几下。」
  没等刘娜开口说话,刘猛就猛然上前,张嘴就亲上了妹妹的小屄。
  「呀!」
  刘娜吃了一惊,屄里却忽然冒出一股子淫水。
  刘猛毫不客气地吸进嘴里,还吧嗒了几下嘴,似乎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刘娜气急:「孔哥,你怎么这样?太过分了!」
  孔哥狡辩:「我没说让你哥亲你下面,我的意思是让他亲他老婆去。
  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将错就错,你教教他呗。」
  见哥哥舔得津津有味,刘娜也认命地张大双腿,让哥哥大快朵颐。
  孔哥继续说道:「你老公也别闲著,让他去舔你嫂子的屄吧。
  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白燕闻言,自己脱光下身,张开双腿躺了下去,一副待宰的羔羊模样。
  陈斌也不客气,过去将头凑到嫂子的阴部,伸出舌头温柔地亲吻著白燕的小屄。
  两个女人一起娇喘起来,刘娜觉得哥哥虽然动作有些粗鲁,却别有一番滋味,她忍不住出声指点:「哥,用嘴吸妹妹屄上面的那个小芽,用舌头舔它,那样最舒服了。」
  白燕也忍不住夸奖陈斌:「妹夫,你真会舔,真羡慕妹妹能天天享受你这样的服务,不枉做一回女人。」
  孔哥见这两对都进入了状态,趁热打铁道:「干脆你们两对一块儿表演夫妻秀吧,我加钱。」
  其实床上的四个人现在都已情动如火,闻言也不推辞,马上开始了行动。
  陈斌刚从白燕胯间离开,刘猛就过来将已经铁硬的大鸡巴插进了老婆的屄里。
  陈斌恋恋不舍地看了白燕一眼,只好去肏自己的媳妇。
  孔哥再次发号施令:「你们两对离近些,这样可以一边肏自己的老婆一边摸旁边的女人,双重享受呀。」
  男人搬动女人的身体,两对几乎贴在一起,一边肏一边摸别的女人,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女人此时沈浸在性快感中,云里雾里的,也没拒绝。
  当两个女人按孔哥的吩咐并排跪在床上,两个男人从她们身后肏弄时,孔哥忽然颤抖的声音低声说:「你俩换著插一下吧。」
  母子乱伦两个男人闻言大喜,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懂了彼此心思。
  陈斌抽出鸡巴,身体撤到旁边,刘猛毫不客气地过来就将湿漉漉的大鸡巴插进了妹妹的屄里。
  刘娜忽然觉得屄里一空,然后一根又粗又烫的大鸡巴捅了进来,这不是陈斌的鸡巴,她吃惊地回头一看,是哥哥正在肏她。
  她羞恼地叫道:「哥,你怎么搞偷袭啊?我还没同意呢。」
  刘猛一边发力猛肏,一边说道:「是孔哥让我们换的,你别怪我。」
  刘娜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强辩道:「那你也该戴套啊。」
  孔哥笑道:「不就是怕怀孕吗?等快射精的时候再换回来不就行了?」
  刘娜气愤地说道:「孔哥,没你这样的,太过分了!」
  「不就是换妻吗?有啥大惊小怪的?这样吧,我再给你五千美金总可以了吧。」
  木已成舟,刘娜知道再拒绝也没意义了。
  自己小屄迎来了人生之中的第二根鸡巴,却是自己亲哥哥的,这根鸡巴比老公的粗,力度也大,把自己的阴道塞得满满的,和老公相比别有一番滋味。
  刘娜破罐子破摔,也不由自主地迎合著哥哥的抽插,屁股扭摆著晃动起来。
  陈斌也来到白燕的身后,用自己的鸡巴磨蹭著白燕湿漉漉的阴唇。
  白燕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要多淫荡有多淫荡,接著晃动了一下屁股,似乎在召唤妹夫赶紧插进来。
  陈斌心里暗喜,鸡巴再也按捺不住,噗滋一声就插进了嫂子的屄里。
  第一次交换性伴,四个人都尝到了异样的刺激,欲火持续燃烧著,半个小时都没停歇。
  姿势已经换了好几种,都迷失在了性的快乐之中。
  还是刘娜的理智恢复得快些,她悄声问刘猛:「哥,你快射了吗?要是快了就赶紧换回来,你射到嫂子里面,我可不能给自己生个小侄子。」
  刘猛呵呵一笑,跟陈斌交换了位置,最后将精液喷进了老婆的屄里。
  云散雨歇,刘娜看到自己的帐户上多出的五千美金,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跟亲哥哥怎么这么快就发生了乱伦关系,她一点都回忆不起来,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都怪刚才的气氛太淫靡了,自己的脑子也不清醒。
  刘猛和白燕穿好衣服离开了,刘娜还是躺在床上不想动,连胯间流淌的精液都懒得擦。
  她忽然觉得很累,吩咐陈斌关了电脑,今天不做生意了,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晚上,当孔哥再次提出让刘娜玩昨天的游戏时,刘娜恨恨地说道:「孔哥,你简直就是个魔鬼,把我一步步往地狱里领。」
  孔哥不以为然:「昨天的事后悔了?其实现在换妻是很时兴的新潮活动,很多人在玩这个,而且乐此不疲。
  至于说让亲哥肏了,肏了就肏了,也没啥损失,相反两个人都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你该感谢我才对。
  现在乱伦的人多了去了,还有跟自己爹妈乱伦的,兄妹乱伦算什么?」
  多大的事在孔哥嘴里都是那么轻描淡写。
  刘娜无言以对,却难过自己心里这一关,但想想昨天到手的那一万美金,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孔哥知道刘娜不会真的拒绝,加码道:「今天你们玩昨天的游戏,我再给你们三千美金,怎么样?已经有过一回了,就算以后再也不干也回不到从前了,还不如接著玩下去,又挣钱又快活。」
  「那我也得跟他们三个商量商量吧。」
  刘娜无奈地叹口气。
  「他们仨肯定同意,现在像你这样死心眼的人不多了,你该学学他们,想得开才能快乐。」
  刘娜真佩服孔哥的口才,教人学坏还这么振振有词。
  她不想跟孔哥把关系弄僵,同时自己也对昨天的游戏并不是真的反感,无非是发生得太突然,让她一下子难以全部接受而已。
  刘娜把孔哥的意思跟自己老公还有哥嫂一说,果然大伙都同意。
  刘娜心里也不知是啥滋味,总觉得事情发展下去有些脱轨的感觉。
  当晚在刘娜的房间大床上,孔哥作为导演再次指导他们演了一出精彩的活春宫。
  四个人上床后就互换了角色,刘猛和妹妹成了一对,陈斌自然就把嫂子搂进了怀里。
  孔哥让男人先把自己脱光再给女人脱衣服,刘猛一件件脱掉妹妹的外衣和内衣内裤,看著亲妹妹在自己怀里一点点展露出鲜嫩的女体全貌,刘猛觉得让老婆参加裸聊真是英明的抉择,不然自己哪能有机会肏到亲妹妹的小嫩屄呢?
  刘猛扭头一看陈斌已经把白燕剥成了一直小白羊,陈斌正趴在她胯间为她口交,白燕自己摸揉著奶子,闭著眼睛发出陶醉的呻吟。
  刘猛不由得暗骂女人都是骚货,就连自己的亲妹妹才让自己肏了一次,现在就心甘情愿地任自己玩弄,他也钻进刘娜的大腿中间开始给妹妹舔屄。
  妹妹的小嫩屄鲜美可口,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宝贝,怎么舔都不够。
  两个男人正在埋头苦干的时候,孔哥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不能光让男人为女人服务吧?小娜和你嫂子也该给男人吃鸡巴了。」
  两个男人闻言心喜,站起身将鸡巴凑到女人嘴边。
  白燕伸手握住陈斌的鸡巴,娇媚地看了他一眼,张嘴就含住了妹夫的龟头。
  刘娜看到这一幕,心里泛起一股醋意,报复性地伸出粉嫩的小香舌轻舔哥哥的鸡巴头子。
  万事开头难,接下来两个女人使出浑身解数,吞含裹吮,把两个男人伺候得发出难抑的粗喘。
  四个人都没注意到,门口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个人悄悄来到门口往里偷窥。
  没错,来的人正是张艳丽,这些天她一直没什么生意,自从儿子过来后跟女婿也没机会亲热,把这个老骚货煎熬得够呛。
  今天在自己房间等半天,一个顾客都没有,她就出来想去女儿房间聊聊天散散心。
  没想到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看来女儿正在表演,她忽然觉得一阵兴奋,胯间马上湿润了,偷窥的念头瞬间无法克制,就蹑手蹑脚地来到女儿房门前,将虚掩的房门推开一条缝儿,睁大双眼向里观瞧。
  刚看了一眼,张艳丽就惊呆了,儿媳妇正津津有味地给女婿吃鸡巴,旁边是自己的女儿在为儿子口交。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认真地辨别,确定没看错,她顿时傻眼了。
  张艳丽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才几天的功夫啊,怎么就乱成了这个样子?女婿和儿媳妇发生关系还能理解,可自己的一双儿女怎么会搞在一起?
  她忍不住想推门进去问个明白,手刚搭到门把手上,又停住了。
  见四个人玩得正欢,看来都是心甘情愿的……暗想人家老公都不管,自己一个长辈去管这种事情合适吗?
  犹豫了一下,她决定继续偷看,心里还抱有侥幸心理:「也许四个人是为了赚钱,假戏真做地亲亲鸡巴而已,不会真的性交的。
  稳下心神,张艳丽目不转睛地继续偷看下去。
  儿子的大鸡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那么粗,比她经历过的那些男人都粗,龟头硕大,在女儿红唇间出没的样子既淫靡又惊心动魄。
  这才是标准的男性生殖器,粗黑有力,插到哪个女人的屄里不得把她爽死?跟旁边女婿那根细长白皙的鸡巴相比,对女人的诱惑更有冲击力。
  女婿的鸡巴自己已经领教过了,要是儿子这根鸡巴插到自己的老骚屄里,肯定会把自己的屄洞儿塞得满满当当,屄眼儿撑得更大。
  想到这儿,屄里的浪水就一股股地往外冒,老骚屄发烫,痒得难受。
  张艳丽的手忍不住伸到裤裆里,使劲地抠挖自己的浪屄。
  再看女儿吃她哥哥鸡巴的样子是那么迷醉销魂,似乎在吃一根美味无比的冰淇淋,张艳丽竟然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她恨不得自己就是女儿,也尽情地尝尝儿子鸡巴的味道。
  既不想让它发生又渴望它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在张艳丽眼前发生了,刘猛的鸡巴被女人刺激得涨硬无比,就推倒为自己口交的女人,怒挺的大鸡巴毫不迟疑地插进了妹妹的阴道。
  张艳丽的眼睛都瞪圆了,儿子和女儿终于还是乱伦了,可她却不想进去阻止了,她只觉得浑身发软,小屄滚烫,骚痒无比,她的手使劲地抠挖自己的骚屄,拼命压抑自己难耐的喘息声,狂热地盯著房间里香艳无比的活春宫。
  房间里的战斗非常激烈,张艳丽的手也越动越快,几乎把整只手都塞到了屄里。
  当女儿翻身骑到儿子身上,用「观音坐莲」
  的姿势套弄亲哥哥的大鸡巴时,张艳丽的高潮也来到了。
  这次性高潮是那么强烈,淫水混合著失控的尿液像拧开了消防水龙头,剧烈喷射出来,把裤裆整个湿透了。
  与此同时,张艳丽嘴里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两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可把房间里的四个人吓得不轻,刘娜颤声问:「谁?」
  门口没人搭腔,只有一声声的喘息。
  孔哥兴奋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肯定是你妈,快去把她请进来。」
  刘娜恍然,顾不得穿衣服,光著屁股从哥哥身上下来,来到门口拉开门一看,可不是妈妈吗,萎顿在地上,脸红似火,一只手还插在裤裆里。
  「妈,你怎么在这儿呀,你这是怎么了?」
  张艳丽羞愧得无地自容,低著头不敢吭声。
  刘娜把母亲搀扶起来,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孔哥的声音响起:「快把你妈搀进来呀。」
  孔哥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刘娜没多想就把张艳丽搀进了房间。
  床上的三个人傻傻地看著张艳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刘娜把母亲搀到床边坐下,孔哥说道:「这几天咱们光顾著自己乐呵,忘了你妈了,真该死。
  这怪我,也怪你们四个做晚辈的不懂得孝顺啊。
  接下来咱们要补偿她,让她也享受到跟你们一样的快乐。
  小娜,你们四个都光著,可你妈还穿著衣服,我看还是让你老公尽一下孝心,给你妈脱了衣服吧。」
  大伙儿都愣了,刘猛奇怪地看著妹夫,不知道孔哥为什么会下这道命令。
  张艳丽也摇著头说:「不,不行……」
  刘娜为难地看著摄像头,陈斌低著头也不敢有任何行动,气氛一下子僵住了。
  孔哥轻松的语气说道:「小娜,让你老公给你妈脱衣服很为难吗?以前脱过那么多次,这次怎么就不行了呢?」
  「我哥嫂在呢……」
  刘娜说得有气无力。
  「你们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顾忌这个?哦,你没把你妈和你老公的事告诉你哥?没关系,现在知道也不晚,你哥也不会有啥意见的,是不是?」
  刘猛心里正翻江倒海,孔哥的话让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看来妹夫跟妈早就有关系了,而且妹妹也知道内情,只是瞒著自己而已。
  如果自己较真,接下来的局面将很难堪。
  看著母亲高潮后慵懒的样子,湿漉漉的裤裆散发出的热骚气息直往鼻子里钻,刘猛忽然对母亲有了强烈的性兴趣,他也想尝尝眼前这个美妇的滋味。
  于是,刘猛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没意见……让我妈也参与进来吧。」
  陈斌还是不敢动,眼睛看看刘猛,再看看刘娜,犹豫不决。
  刘猛鼓起勇气,对妹夫说:「陈斌,听孔哥的吧……来,我帮你一起给我妈脱衣服。」
  说著过来就解张艳丽的睡衣纽扣。
  陈斌这才释然,也过来脱丈母娘的睡裤。
  张艳丽想拒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想伸手去阻止两个男人的侵犯,手却没力气擡起来。
  她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女儿,却发现刘娜把她交给两个男人后,径自躲到一边了。
  高潮后的身体很敏感,两个男人给她脱睡衣睡裤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碰到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这让张艳丽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当陈斌脱她那条湿得不像样子的蕾丝小内裤时,她屄里的淫水又呼的冒出来一股子。
  刘猛的眼睛使劲盯著母亲的阴部,耳畔却传来孔哥的声音:「没想到你妈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吧?没看过你妈的骚屄吧?这下你有眼福了,好好看看把你生出来的屄到底长什么样子!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
  这话让张艳丽羞臊无比,也让刘猛激动得够呛,连白燕都过来凑热闹,看了一眼后在老公耳边说:「你妈可真够骚的,下面跟发大水似的,屄眼子都张开了。」
  孔哥说道:「看来你妈真是骚得不行了,再不让她过过瘾,恐怕会疯掉的。
  这个任务还是交给小娜的老公吧,快用大鸡巴使劲肏她!「陈斌早就在等待命令,此时也不再迟疑,蹲在丈母娘胯间,分开她的双腿,把鸡巴一下子插了进去。
  张艳丽空虚寂寞的阴道终于迎来渴盼已久的恩物,舒服得大声呻吟起来。
  刘娜一声惊叫:「哎呀,陈斌,你还没戴套呢。」
  孔哥说道:「不用戴了,你哥肏你都没戴套,你老公跟你妈又没血缘关系,更不用戴了。」
  刘娜不吭声了,是啊,自己让亲哥哥肏屄的时候都没戴套,有什么理由非让老公戴呢?
  「小娜的哥哥也别闲著,摸你妈的奶子,给她助兴。」
  孔哥趁热打铁。
  刘猛眼里放光,一双手马上摸到张艳丽的奶子上,贪婪地揉搓起来。
  张艳丽彻底迷醉了,她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著男人的玩弄。
  孔哥兴奋地说:「跟你妈亲个嘴吧。」
  刘猛脸上出现惊喜交加的表情,赶紧俯下身子,张嘴吻住妈妈的双唇。
  张艳丽像是著了魔,不但没拒绝儿子的非礼,还张开嘴跟儿子热吻起来,手下意识地摸到儿子胯间,找到那根粗大的鸡巴就捋搓套弄起来。
  「看来你妈真是馋鸡巴了,一根鸡巴根本满足不了她。
  既然这样,小娜的哥哥干脆好人做到底,把鸡巴喂到你妈的嘴里让她好好解解馋吧。」
  妈妈手上的功夫很好,摸得他的鸡巴很舒服,刘猛正得意自己有意外的收获时听到孔哥的命令,正中下怀,马上起身蹲到妈妈脸边,把粗黑涨硬的大屌伸向妈妈红艳艳的嘴巴。
  张艳丽感到有一根滚烫的大鸡巴往嘴里拱,根本就没多想,习惯地张开嘴巴含住了它。
  刚肏过自己女儿的鸡巴上有一股子骚味,却让她觉得更加刺激,情不自禁地舔吮裹吸起来。
  刘猛没想到妈妈的口活儿这么好,鸡巴在她嘴里如鱼得水,张艳丽的嘴唇裹紧阴茎的柱体,舌头疯狂地舔舐龟头,用力吸吮鸡巴的时候腮帮子都瘪了两个大坑……
  刘猛的鸡巴涨硬到了极限,他忍不住跨到妈妈脖子上,将妈妈的嘴当成女人的小屄,快速抽插起来。
  张艳丽不以为忤,任儿子的鸡巴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有几次插得深了,她干呕了几下,却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示。
  孔哥激动的声音传来:「看来小娜的哥哥也受不了啦,那你就替你妹夫一下,好好过过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