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儿媳-邹亦菲(下)》

  菲菲从厨房把饭菜端到桌上,一家三口齐齐坐在饭桌上开始了晚餐之旅,沈老头坐在儿子儿媳的正对面,低头喝著鸡汤,故意问道:「菲菲,你炖的是鸡汤吗?」
  菲菲夹了一烧排骨送进嘴里,随口答道:「是啊,爸,你喝不出来吗?」
  沈老头看了一眼真低头吃饭的儿子,然后一脸坏笑的看著儿媳:「喝的出来,就不知道你是用什么鸡炖的?」
  菲菲见公公一脸坏笑,俏脸一红,美目乜了公公一眼:「还有什么鸡,用大公鸡炖的。」
  沈老头见儿媳会意,脸上一阵得意:「那你吃了大公鸡觉得味道怎么样?」
  菲菲见公公越说越露骨,俏脸绯红,白了公公一眼:「火候不够,我不喜欢。」
  「啊,还有大公鸡炖汤一说啊?」
  沈山擡头插了一句,随后一家人呵呵笑了起来,笑的内容各不相同。
  沈老头见儿子又低头吃饭,他两脚伸到儿媳的脚上,夹住儿媳的小脚轻轻地搓挪,然后乘儿子不注意,隔空给儿媳来了个飞吻。
  菲菲被公公搞地脸红心跳,频频向他抛白眼,可公公却无视一般,继续大胆的搓挪著她的小脚,搓的她心口酥麻,全身如触电般的呆在那里。她想抽出脚来,可是又怕弄出动静引起丈夫的怀疑,于是只好任由公公作为。
  好在丈夫一会就吃饱。拍著如水桶般的肚皮站了起来说:「我吃饱了,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想吃就多回来呗,这回能在家里呆多久?」
  菲菲借丈夫说话机会,也站了起来。
  「还不确定,公司没事就多待几天才走。爸,你们慢慢吃,我歇会去。」
  丈夫拿著牙签剔著牙齿,满足地出了厨房。
  「公司真有那么忙吗?你一年到头都没回几回家,每回回来呆一两天就走的。
  你也不想想我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菲菲一脸幽怨地边说边收拾桌子。
  「公司真的事多,有空我还不回来吗?我那么辛苦,也是为了我们不缺吃少穿的。」
  客厅传来丈夫的嘟哝声。
  「我宁愿少吃点穿差点,也不愿你整天不回来。你看你身体累成什么样了?」
  菲菲把桌子抹干净后,手脚麻利的洗著碗筷。客厅的丈夫没有继续回答她的问话,家里顿时静了下来。
  「菲菲,我来帮你洗。小山可能真的很忙,不是故意不回家的。」
  公公从后面贴了上来,替儿子解释道。
  「你信他?你胆子真大,刚才竟然敢那样,现在还……」
  菲菲压低声音嗔怪公公。丈夫回来时,她曾下决心和公公断绝这种关系,找时间和公公说清楚。但丈夫刚才让她心冷的回答,让她的决心有所松动。但她还是嗔怪于公公的大胆和放肆,在丈夫面前,公公竟然敢挑逗自己。「再怎么想,也得丈夫不在身边才行啊。」
  菲菲心里暗怪公公。
  「菲菲,以后小山不在有我呢。我想你,我忍不住。」
  公公又贴了上来。
  「你儿子回来了,我们不能再这样。」
  公公赤裸裸的表白,让菲菲脸如红霞。
  她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恼怒为好,心中五味杂陈。之前俩人模模煳煳的暧昧被公公一语戳破,想掩盖也掩盖不了。可她身体告诉她,她爱公公的大公鸡,公公也爱她的小嫩鸡,俩人可以暧昧下去。可她的理智却告诉她,她不能和公公继续下去,不然会万劫不复。
  「菲菲,小山回来,你就不想我了吗?」
  沈老头又贴著儿媳的美背,刚刚没有解决的肉棒让他整个人又兴奋起来。
  「我们不能这样……要是……要是……要是小山发现了怎么办……这样……
  ……这样不对……」
  菲菲躲闪著,无力的辩白著。身体的反应却明明白白告诉她,她心口不一。
  菲菲一阵迷茫。
  「我为了自己肉体的满足而接受这荒唐的事情还是自己的内心真的需要公公抚慰呢?」
  菲菲身体颤了一下,想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她痛恨自己。以前每晚空虚寂寞之时,她都想象著能躺在丈夫宽厚的胸膛,可后来的对象怎么变成公公了呢?是因为丈夫常年不在家,还是因为看见公公那壮硕的男根才让自己想入非非呢?如果是因为缺少男根的安慰而和公公玩这种暧昧的游戏,她不是荡妇是什么?
  如果真的那么需要男根,完全可以去外面找别的的男人,原来单位不是很多领导日日夜夜都想把你弄上床吗?
  菲菲陷入了如此的一种迷茫和混乱,她想摆脱,却摆脱不了。虽然和公公的激情刚发生不久,那激情禁忌的感觉已经深入她的骨髓。
  「菲菲,我刚看了,小山在沙发上睡著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间,公公不知什么时候去侦查了敌情,然后快速返回。公公又贴了上来,双手直接攀在她的胸前上,开始不老实起来。
  「爸,我们真不能这样,我们这样对不起小山。」
  菲菲悬著的心放了下来。
  嘴里抗拒著,可身体自然而然靠在公公的胸膛上。菲菲感觉身体又变得酥软,在丈夫的身边,在公公的揉搓挤弄下,这种偷情的快感更加的强烈,更加的刺激,更让人心跳。正是这种感觉,如毒品般侵入她的皮肤,刺激著她的器官,沈入她的骨髓,最后诱惑著她的灵魂。
  蕾丝内裤再度被肉穴涌出的淫液渗透。丈夫回来前,在沙发上被公公一番插弄下,她下面就湿的一塌煳涂。丈夫回来后,她燥热的身体才逐渐冷淡下来,可那缓缓伸出的淫水却继续润透著内裤。现在又被公公这样挑逗抚弄,蓄势待发的淫水如缺堤的堤防汹涌而出。
  菲菲燥热的胴体被情欲所支配著,扭摆的配合公公的揉摸撩拨。她忍不住的哼了一声,把身后的贴身公公刺激的更加兴奋。尽管她已经沈迷在沈老头的逗弄抚摸中,但她心中还有一丝的理智和清醒。她秀美的耳朵微张著,不时接收来自客厅的异响。
  沈老头的手掌愈发放肆,不停地在她胴体上来回游走,抚摸。突然,她感到公公的大手掀开她的裙子,想拉开她润透的蕾丝内裤。菲菲头脑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赶紧拍掉公公的侵犯私处的大手:「爸,那……那……那不行……」。
  老公回来了,她只允许公公有限度的放肆,允许公公抚摸她乳房,甚至用肉棒隔著内裤磨蹭她的翘臀,但她不能再允许公公的肉棒插入。
  「菲菲,我就想再插入一下……刚才……刚才还没完呢……」
  沈老头被拍掉的手又隔著内裤倔强的按在她私处上。「再这样……我,我就生气了……」
  菲菲再次拍掉公公的魔手,她羞恼成怒地推开公公,不让公公贴著她的身体。
  「菲菲……你……」
  沈老头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刚才在欲望的燃烧下,儿媳逐渐失去了理智,自己经过儿媳的允许,竟然没有在儿媳最隐私地方插进自己全部的肉棒。更没有让儿媳真正感觉到大公鸡的威力,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沈老头想弥补,可儿媳接下来的话,让他无法说出口来。
  「我洗完了,一起出去吧。」
  菲菲快速地把剩下的碗碟冲洗一遍,稍稍整理了头发,扯了扯被公公挤乱的裙子就出了厨房。
  丈夫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难怪公公刚才如此胆大。」
  菲菲拍了拍丈夫的肩膀,叫醒了丈夫。丈夫擦了擦眼睛,还一会儿才明白自己是在家里。「先去洗个澡,人精神点。」
  她心疼地对丈夫说。看来丈夫确实是累了,想到他没日没夜的工作为了这个家,自己却和公公在厨房做那种事情。她羞愧低下了头。「嗯……嗯,我先洗个澡。」
  沈山坐了起来,进了浴室。回头对著妻子说:「菲菲,帮我找套睡衣来。我先去洗澡。」
  沈老头出来时,儿子已经在浴室里面,儿媳正在房间帮儿子找衣服。
  「菲菲……」
  沈老头走到儿媳前面,眼睛睁地大大的,死死的盯著她的胸部看。
  「再看,再看眼睛就掉下来了。还不出去。你儿子快出来了」
  菲菲被公公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公公一来就盯著她胸部看,一点也不知道收敛。
  见儿媳娇羞的模样,沈老头心中大喜,刚才还郁闷不已的心情如今天开云散。
  在他转身去卧室之后,身后的儿媳胸前一挺,臀部一翘地将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了起来,眉梢间尽是妩媚之态。
  晚上,粉色的卧室里,睡衣凌乱地被扔在床底下。床上的女人把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张的开开,整个阴部成包子状呈现在男人面前。跪在女人腿间的男人,一身肥肉,喘著粗气的在女人腿间捣弄。胯下的半软不硬的阴茎冲撞了好几回,还是未能入穴,这让男人十分懊恼。身前的女人被男人弄的十分难受,不停的扭动著身体,言语间不停的挑逗诱惑著眼前男人。眼看腿间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劲,这让她十分难受,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男人又努力了几回,半软的阴茎还是挤不进去,急得他头冒热汗。女人幽怨的目光更是让他无地自容,再努力了几回,最终还是放弃。女人并没有责怪男人,反而是轻声细语的安慰著男人。她爬起身来,让男人躺下,然后俯身一口含住男人软趴趴的阴茎,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女人的这招似乎对身下的男人有用,口中的阴茎似乎硬了不少。女人继续低头吞吐著口中的阴茎,舌尖不时在龟头的马眼上舔来舔去,一手还摸著茎体根处的睾丸轻轻的揉弄。男人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他激动的坐了起来。他一手按著女人的头部往下按,一手抓住女人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肥胖的脸上憋的一阵爆红。
  女人被男人按的喘不过气来,艰难地擡了擡头,看了一眼男人,又看了一眼前半硬的肉棒,满嘴都是口水。「老公,我想要。」一声之后,她就跨在男人大腿两侧,扶著阴茎缓缓地坐了下去。她不敢一下坐下去,生怕硬度不够的阴茎会从她的阴道里滑出来。好不容易才完全坐了下去,女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女人两手抓住男人的手,长腿开始用力,丰腴的美臀在男人的两腿间起起落落。女人开始压抑地低声呻吟,慢慢的随著臀部起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破口而出,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一直强忍著不射的男人被女人的声音吓了一跳,房间的隔音效果本来不是很好,女人这么大声的叫喊,肯定会传到门外。「小声点,爸爸会听见的。」
  男人提醒女人声音放低点。
  女人不理会男人的提醒,腾出一只手将胸前的秀发往肩后摆,柔软的腰肢继续在美臀的起落间扭摆著。阴道里的阴茎并不是很硬,让她有种隔靴挠痒的感觉,但也聊胜于无。刚才被公公在厨房挑逗了几回的她,下午只吃到个鸡头,早已欲火焚身。洗完澡进了房间,看到丈夫就立刻扑上了上去。
  丈夫开始还不是很愿意,在她主动的要求下,丈夫才勉强应战。可丈夫虽然上了战场,可完全提不起劲来,一直耸拉著脑袋。这让她十分的焦急,只好反客为主,骑马上阵。可胯下的马儿还是不带劲,这不,马儿软软的似乎要趴下来。
  女人一个快马加鞭,两腿一用力,擡臀落下,男人的阴茎竟然从她阴道里滑了出来。女人一个急躁,想把阴茎塞了进去,可无力怎么塞,阴茎还是软趴趴的耸拉著脑袋。女人只好从男人身上爬下来,再度俯身将满是淫水的阴茎含在口中,呼呼的吞吐著。让她失望的是,无论她怎么努力,男人的阴茎就是硬不起来。
  一试再试...女人只好作罢。
  男人满脸歉意的抱著妻子,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轻轻的抽插著:「菲菲,对不起,我今天太累提不劲来。」
  菲菲尽管心中十分的不满,但她还是扭头亲了一下男人:「没事的,老公,知道你累了,是我太急了。」说完拿开男人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安慰的拍了几下。
  男人又歉意的说了一些话,女人假装无所谓的说:「我累了早点睡,我们明天还得早起呢。」说完头一侧,转过身去用屁股对著男人。男人叹息了一声过后,一会儿鼾声大作,竟沈沈的睡去。女人憋了几个月的欲火无处发泄,心中甚是委屈和不满。
  本以为丈夫回来,会好好补偿这几个月来对自己的亏欠,没想到补偿没一分,却弄的上不上下去下,浑身难受。
  女人又侧过身来,幽怨的看了身边的男人,伸手将床头灯关掉。漆黑的夜色下,不知隐藏著多少罪恶和美好的东西。悉悉索索过后,女人将手指伸到自己的私处。玲珑娇美的胴体,每一处的肌肤都被欲火点燃,熊熊燃烧。再不赶紧救火,这副娇躯将会被烧成灰烬。本被寄予最大希望的正式开工,不但没将火扑灭,还使火越烧越旺。万分危急之间,临时工只好空手上阵。
  女人抿紧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响声地上下其手安慰自己。细长的手指在窄小潮湿的阴道进进出出,拽出丝丝的淫液。五指张开的手掌轮流在两乳间搓弄,丰满的乳肉不时从指缝间冒出来。如果有人细听,隐约能听见卧室内「喔……喔…
  ……………扑哧……扑哧……」的声音。
  女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就陷入迷乱中。她仿佛看见自己的公公压在她身上,坚硬粗长的大公鸡正抽插著她的小嫩鸡,宽大有力手掌正揉弄著她的乳房。女人想推开公公,可她被公公插的全身酥软,娇羞无力。她只好大大的躺在床上,任由公公在她身上驰骋,任由他侵犯。慢慢地,女人发现被公公这样侵犯并不难受,反而身体更加的兴奋。女人放下尊严,丢弃廉耻,开始擡臀迎合公公的抽插。转瞬间,女人洁白的胴体激烈的颤抖几下,屁股一阵抽搐..明亮的夜色下,女人稀疏的阴毛上,繁星点点,好像许多小眼睛眨呀眨。
  沈老头在卧室回想著下午儿媳穿提花长筒吊带丝袜的样子,想著拉开蕾丝内裤在儿媳肉穴抽插肉棒的情景,在精神和肉体的刺激下,他痛快淋漓地将精液射出,全部射在儿媳的蕾丝内裤上。高潮过后,他才感到一点后怕。刚才自己一时性起,把精液射在儿媳的内裤上,如果被儿子发现,不知会如何生气。
  走到客厅时,客厅空无一人,儿媳的卧室紧闭。沈老头小心翼翼走过儿媳卧室时,一眼的无奈和嫉妒。「此时此刻,儿媳应该被儿子压在身下猛插了吧!」
  菲菲静静的躺在床上,双腿长得开开,淫水从肉穴口缓缓的流到屁股,印在床单上。在高潮来临时的那一刻,公公身影的再词出现,让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公公只是脑中的一个幻影,并没实际的出现在她性爱中,她无需一再责怪自己。每个女人都有性爱和高潮的权利,虽然各自的方式方法不太相同,她也一样。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她才穿著睡裙到卫生间清理。高潮过后的她,远远没有那种性爱后的满足感,只感觉到整个身体都被空虚占据著,她内心疲倦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有种不同寻常的味道,好像是淡淡的腥味。「难道爸刚才在这手淫?」
  想到公公,高潮仍未完全退去的身体忽然十分兴奋。她飞快地从衣蓝里找出公公的内裤,内裤上并没有多少精液,只有内裤前端有一小块淡淡的精斑,这使兴奋的心情变得失落。正当她将公公内裤放回衣篮时,一个让她也脸红的想法从脑中冒出:「爸该不会拿我的丝袜内裤……」
  菲菲在衣篮里翻著衣物,可并没有她丝袜内裤的踪影。她心里一阵纳闷:「明明今晚换了内裤的。难不成被公公……」
  一想到公公曾偷偷把自己内衣藏在抽屉之事,她身体一阵兴奋。「这老头,有那么喜欢儿媳的内裤吗?」
  「内裤上可是汪汪春水的,公公会不会……」
  菲菲春波荡漾的美目里放出异样的光芒,眉宇间春色无边。
  菲菲又叹了口气,掀起洗衣机盖,要将衣服倒进去。忽然,一团耀眼的黑色映入眼中。她惊喜地伸手将洗衣机桶底的那团黑色掏了出来。她一脸兴奋的看著手掌里的内裤,内裤上的强烈的腥味扑鼻而来。眼前的一幕让她有点不敢相信,面积不大的黑色蕾丝内裤上,全是公公稠白的精液,尤其是内裤前端完全被精液所覆盖著。
  「射的真多!看来是把下午没射进我身体的精液全射在我的内裤上」
  她心中遗憾惊喜,芳心不禁又是一荡。她赶紧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可在那强烈的男性气味刺激下,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呼吸又急促起来。
  菲菲将内裤拿到眼前,白色浓稠的精液散发著强烈的男性气息,甜中带腥,腥中带甜。她有种想舔的冲动,可她觉著自己做这样做显得太淫荡。她尾指假装无意地在黑色内裤上一扫,沾了一点公公的精液,然后涂在舌尖上,淡腥中带著骚味。
  「这就是公公的味道,异性男人的味道」菲菲身体变得燥热。她确认卫生间门反锁后,撩起裙子,右脚站著,左脚踩在马桶边上开始自慰。她把蕾丝内裤上的精液涂抹在湿滑的阴唇上,然后用手指将精液带进阴道。菲菲左手拿著内裤放在鼻子前,右手两指用力的插进阴道里,用力快速地抽动。
  她想象公公在身后,扶著她的腰肢用巨大坚硬的肉棒抽插她的肉穴。公公的每回抽送都能重重的插在她的花心上,插的她心花怒放,全身颤抖。她越想越刺激,越刺激就越兴奋,越兴奋手中的速度就越快。终于,公公在剧烈的抖动之后肉棒膨胀著爆发著,将无数的精液射入了自己体内,她的肉穴被滚烫的精液浇灌著,被巨大的肉棒颤动的充实著。在她连番想象和刺激下,肉穴的淫水如泉水般喷了出来,高潮了……
  次日全家三口去洗了温泉,看见公公总是眼神在自己身上飘浮,菲菲内心又是一阵的颤栗,真想不顾一切的投入公公怀抱,要拿巨大的大公鸡硬硬的插入自己湿润的小穴,可是理智告诉自己,老公在身边,菲菲还是装作不知道公公的眼神,将眼睛飘向别处的和公公老公谈笑的泡著温泉...
  就在回家的路上,老公不知道是谁的电话,遮掩著回答马上回去,就将车急著开回了家,不等自己和公公下车,就一脸抱歉的说著公司有客户来了,得急著马上回去,也不等自己有什么反应,就开著车离去了..菲菲满肚子委屈,但不多说什么和公公上楼了,在楼梯上,菲菲感觉后面你的公公眼神专注的看著自己的裙摆..内心又是一阵燥热..回头看了公公,“眼睛再看就要掉了...”脸上虽然是生气模样,但是任谁都听得出那是撒娇的口吻...公公趁机向上抱著菲菲翘臀,尽是揉捏...菲菲真是无处可躲,也不愿意躲,想著昨晚自己不上不下的空虚,想著昨晚看见自己内裤上公公若多的精液,下身情不自禁的一股湿润急急的冒出..
  “爸,别再楼道,这样很丢人的..”菲菲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这样说的,难道是希望公公回到家再尽情的暧昧和性爱激情...?沈老头,听见媳妇这样说,内心一阵狂喜,立即冲前打开门锁,等著媳妇的大驾光临...
  菲菲刚踏入房门,就被公公抱著走向沙发,嘴也立即的吻上了菲菲的嫩唇,此时菲菲已经不经思考的将自己的嫩舌伸进公公的嘴里任他吸允,或许是昨晚的性欲没得到满足,菲菲已经内心有著放开了的想法..沈老头将菲菲放在沙发上,就趴在媳妇的身上,双手探进菲菲宽大的T恤里爱抚著那双翘乳,嘴里不停的与媳妇嫩舌交缠,下身硬挺的肉棒已经胀大的顶著媳妇的短裤中间,菲菲感觉自己脑中没有任何思绪,只想让公公尽情满足自己久违的性欲和继续昨天沙发上未完成的性爱激情...
  沈老头看著菲菲迷离的眼神,知道媳妇已经完全接纳自己,已经充分动情了,那娇柔的脸庞粉嫩欲滴,胸部起伏不定,双腿已经不自觉的张开,一手伸入菲菲的T恤揉捏嫩乳,解开文胸,一手解开菲菲短裤的裤头和拉链,轻咬著媳妇的耳朵,吸允著媳妇的嫩脖,一手已经拉下菲菲的短裤和内裤,手指快速的急著撩拨著湿润的阴唇..
  看著媳妇满眼含春,沈老头将菲菲的手按压在自己硬挺的肉棒上,菲菲慢慢的摸索套弄,还拉下公公的拉链,手伸进内裤里握紧揉摸著公公的肉棒..沈老头将媳妇的T恤从头上脱去,又将媳妇的短裤内裤轻轻的拉下,菲菲配合的抬起腰部,顺利的全身已是赤裸...只能说著"爸,别在沙发,去房间.."沈老头褪下自己的长裤,一把抱起媳妇走向媳妇的房间,可是菲菲说道去他的房间,沈老头想著媳妇可能不想有著内心的亏欠,所以走向自己的房间,放置菲菲在床上后,沈老头内心狂跳,看著媳妇赤裸的身子,那粉嫩的全身,坚挺的嫩乳,粉红的乳头,细细的腰身和稀疏黑亮的阴毛,再再都是自己梦中和幻想中过之的美体.."爸,不要看,上来.."沈老头趴在媳妇身上,慢慢的爱抚,细细的舔吻吸允媳妇每一寸嫩肤,轻咬著媳妇的乳头和阴唇阴蒂...菲菲意乱情迷的将公公巨大的阴茎吸入自己的嘴里,现在她只想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激情,得到久违的高潮和满足..
  终于在公公不断的吸允轻咬阴唇阴蒂,手指伸进阴道向上顶著G点多次后,菲菲迎来两次满足的高潮,就在高潮时,沈老头已经忍不住的将自己巨大硬挺的肉棒插入媳妇的小穴里,菲菲不断的呻吟,感觉高潮正在延续,越来越胀满充实的感觉,从阴道扩散到全身不停的颤栗...沈老头想著让媳妇高潮不断,才能长期占有媳妇美丽的身躯,虏获媳妇的内心,所以一边揉捏媳妇的娇乳,一边按压顶著撩拨著媳妇的阴蒂,下身全进全出的快速抽插媳妇的嫩穴...从下午回家到晚上十点,公媳二人不停做爱,菲菲已经高潮十多次,沈老头也射了三次精,两人已是累的抱紧著爱抚,说著情话....
  “菲菲,满足吗?我总算美梦成真了!!好爱你!!”“爸,我也爱你,你不会觉得我很放荡吧?”
  “怎会呢?菲菲如果放荡,早就外面有了男人了..爸是幸运的,是幸福的...”
  “爸,不要让小山知道,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女人...”
  “菲菲,爸知道小山对不起你,也无法满足你,爸会珍惜你,疼你爱你的..只要你快乐,爸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
  “爸,我现在很满足,你让我不再孤独寂寞,不再有委屈空虚...”
  “菲菲,爸又想要了...”
  沈老头又再次扑上媳妇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