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九)槟榔摊内的淫乱自白,羞耻的槟榔西施中出调教》

  羞耻地逛完百货公司以后,老板拦了一辆计程车载我们回家。
  「精液在里面留了这么久,小米有没有感觉到受孕了啊?」回到家后,老板向我问。
  「好像……没有……受孕会有感觉吗?」我回答。
  「听说有……不过我又不是女的,我哪知道!?没关系,主人再多带小米去灌满几次,总会受孕的!」老板轻松地说。
  「啊……主人……可不可以不要再……再让别人射……射进小米的子宫?」
  「嗯?小米又要不听话了吗?」老板脸色骤变。
  「不……小米只是……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怕又被当成玩具惩罚。
  「哼!肚子饿了,去买晚餐吧!妳就穿这样子去!肚子里的精液睡觉前主人会帮妳把假阳具抽掉!」
  「要留到睡觉前?小米知道了……小米要……要带钱……去买晚餐吗?」
  「呵~~这次让小米带钱去,不然小米又被干的话,结果把精液流掉,主人就心疼死了。」
  然后我就穿著这身淫荡的服装,挺著大肚子去买晚餐,在回来的路上还被调戏,差一点又被强奸……
  睡觉之前,老板在浴室里帮我把假阳具抽出来,精液就迫不及待地往外泄,花了好久才让小腹又恢复平坦。
  流完精液,洗完澡后,我围著浴巾出来,老板已经全身脱光在等我了,看来等一下又得再洗一次澡,尤其是小穴……
  老板把我的浴巾拉开,让我一丝不挂,正准备把我拖到床上去让他强暴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妈的!我订的一批货出了问题,要马上赶回台南!」接完电话后,老板不悦地说著。
  「是……是吗?」呼~~还好,看来明天可以做自己的事,不用再被带出去灌精了。
  老板说的事似乎真的很重要,他很快穿完衣服就马上出去了。我打电话给男友,又和他玩了一次电爱,只是这次没有别人的肉棒插在我的小穴里。
  玩完才准备睡觉,躺在床上突然想起这两天被这么多男人射精进子宫里,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受孕?明天去买个验孕棒回来验一下好了。
  由于太累的缘故,隔天醒来已经快要中午了。刻意骑车到离家比较远的屈臣氏买验孕棒,因为怕被熟人看到。
  找到卖验孕棒的架子,拿了一个放进篮子,却忽然胸部被人用力捏住,我惊呼一声往后看。
  「嗨~~小淫妞,几天不见,有没有想念哥哥的大肉棒啊?」真倒楣,竟然碰到阿成。
  「啊~~是你!?放……放手……这里很多人……」我拨开他的手。
  「哼哼!妳最好听话一点,我想在这里把妳脱光操妳,妳也得乖乖让我操!
  记得吗?」
  他见我果然不敢反抗了,大胆地揉著我的奶子,把身体贴近我,「嗯?今天怎么有穿奶罩了?听他在MSN说他在调妳的时候,都不让妳穿这么多的啊!」
  阿成握著我的奶子问道。
  「他……他今天有是……去台南了……别……别揉了……有人在看了……」
  虽然我嘴里这么说,但是我却不敢阻止他。
  「喔?难怪,昨天我和妳男朋友通电话,他说他出差了,我还以为大叔会调教妳整天的……咦?验孕棒?」阿成突然瞥见我篮子里买的东西,我赶紧把篮子放到背后。
  「大叔说他都带妳去给别的男人干,我看这几天一定有不少人……说说有多少人干过妳又射进去的?要照实说喔~~不然我去问老板的话,我学弟也会知道喔~~」
  「唔……我……我没算……只……只能说大概的……二……二十几个吧!」
  我羞红著脸说道。
  「二十几个!?看来大叔他调很凶喔!难怪要验孕棒……走吧!」阿成突然拉起我的手就走向结帐柜台。
  「啊……要……要去哪?」结帐完走出店外我问他。
  「去我的店啊!我还想好好干妳这小淫妞呢!」虽然我不愿意,但是也不能反抗,只能跟他走了。
  他的店就只是一间货柜屋,连著一个玻璃屋槟榔摊,玻璃屋里有一个槟榔西施,穿著宽松的上衣,裙子很短,抬头就看见她的内裤了。
  那个槟榔西施看到阿成带著我往货柜屋里走,似乎不怎么惊讶。
  货柜屋虽然不怎么大,但有个小浴室、桌椅和一张床,前方有个小阶梯,隔著一扇塑胶拉门通往玻璃屋。
  阿成把我抱到床上去,让我坐在他的双腿间,把我的上衣和内衣都拉到胸部上,还解开我的牛仔裤的裤头,把手伸到内裤里面,我就这样被他一手玩弄著奶子,一手抠弄著私处。
  「嗯……阿成哥……不……不要……外面有人!不好……喔……」我双手各握住他的手臂,却不敢用力。
  「乖~~她不会进来的!跟阿成哥说说小米怎么被二十几个男人干的~~」
  阿成边玩弄我的身体边对我说。
  「就……就是先带小米……去公园给……给一个外国人……强暴……还……
  还射在里面……」
  「给老外干!?还射进去!?那不就可能会有洋鬼小孩啰!?」听到我给外国人强暴,阿成似乎很兴奋。
  「对……对啊……然后还……还要小米穿……穿很暴露的护士服……嗯~~
  坐……坐捷运,结果被好几个男人……」
  阿成的手指不断拨弄著我的阴唇:「去捷运啊?那不就车上的人都可以看到小米被脱光光轮流干?小米感觉怎么样啊?」阿成把手指挖进我的小穴内了。
  「啊……感觉……很丢脸,还有……一点点的……舒……舒服……不要……
  别……别挖了……」
  「呵~~果然是小淫娃啊,被那么多人看妳被轮奸还会舒服……还有呢?」
  阿成又挖小穴,又捏我的阴蒂。
  「喔……那里……不行!啊……后……后来……楼上的胖胖兄弟……啊~~
  带……带很多国中小男生来……来住我家……」
  「靠!小米还被小男生轮奸喔!?他们射得出精液吗?」阿成抓著我奶子的手加重了力道。
  「他……他们都射……射很多的……啊~~主……主人也来一起……把小米的……子宫口……嗯~~干……干穿……」我被阿成玩得性欲高涨了。
  「啧!这大叔真厉害……继续说!」阿成用力捏了一下我的阴蒂。
  「他……主人还让小米……喔……穿……穿透明睡衣……没有穿……内衣内裤……去……啊~~去帮小男生们……买早餐……不给小米带钱……」
  「不带钱?真亏大叔想得出来……那小米怎么买啊?」阿成的肉棒硬到隔著裤子顶住我的背部了。
  「早餐店的老板……不给小米欠……嗯~~他……他直接干小米……抵钱。
  还有个中年客人……也强暴小米……他们都射……射在小米子……子宫里。」
  我幻想著自己又被轮奸,爱液又大量泄出来了。阿成也忍不住了,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掉,再粗暴地把我的衣服都剥光,让我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他从后面干我的小穴。
  「啊……啊~~又……又是……好长!顶……顶到花心了~~啊……别……
  别这样用力……」阿成的长棒一下子又顶到最深,试图把子宫口顶开。
  「哦~~小米的阴道还是这么紧、这么爽……继续说啊!我又没有叫妳停下来,买完早餐之后呢?」
  「这样……啊~~买……买完早餐……他们……又……又干小米……干到中午……不要一直顶……又……又顶开了~~不要再进去了啊~~」
  阿成的肉棒又顶开我的子宫口,整个龟头都进到子宫里了。
  「啊啊~~呀!好……好深啊~~然……然后……主人要小米……喔哼~~
  穿……穿破破的女警制服……啊~~」
  「破破的女警服?小米穿起来一定很好看!」阿成想像著我穿上破破的女警制服的样子。
  「好看……啊~~主人……也说好看,带……带小米去……百货公司的……
  喔~~楼梯……让经过的男生……嗯~~都……都干小米警察……啊~~」
  「哦!那小米警察一定在……在那里被干得很爽吧?都……都是客人吗?」
  阿成也快舒服到说不出话来了。
  「有……有客人、员工……主任……啊嗯~~和……和保全……都……都干到小米警察的……子宫口啊~~」
  「真……真的吗!?他……他们干小米警察有没有……很High?像是要干……干死小米警察一样!?」
  「有啊……两个……保全先生……喔嗯~~把……把大肉棒一起……一起塞进……小淫穴……差点就给他们……塞爆……还……还一起射精……把小米警察的肚子……啊~~」
  「肚子怎……怎么样!?快……快说!」阿成似乎快射精了。
  「小米警察的肚子……嗯……啊~~都……都射得……圆滚滚的……差一点被……射……射破子宫……射破小米的子宫……啊啊啊~~」
  听到这里,阿成忍不住射精了,我的子宫又再度装入阿成的精液。
  「呼~~呼……真爽!要是我……就拿一根……按摩棒……塞住小米的子宫口,让精液都流不出来~~」阿成喘气说道。
  「你们……真的很坏……都想要人家怀孕……主人让小米穿……一条里面有大大假阳具的内裤……挡……挡住子宫口……」
  想想我这么一个女大学生被轮奸到怀孕生小孩,还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的确很让人兴奋。
  「哈哈!我就知道!没办法,可以看到这么美的女生被奸到怀孕,谁都想要啊~~」阿成一边说一边穿上衣服,我则是无力地躺在床上,精液正从小穴流出来到床上。
  「阿成哥!啊……抱歉,我以为你们已经穿好衣服了……我……我晚点要请假喔!」外面那个槟榔西施突然拉开拉门,我反应不及,连流出精液的小穴都忘记挡住。
  看她整个脸连脖子都红透了,我刚才的淫声浪语想必没有办法被一扇拉门给阻挡。
  「要请假?嗯……好,那等她穿完衣服后,妳教她一下价钱,她会帮妳代班的!」阿成指著躺在床上的我。
  那个西施应了声好,就赶紧拉上拉门出去了。
  「我……我代替她?可是……可是我不会啊~~」西施走后我问阿成。
  「她会教妳的,很简单的,而且……我只是要让妳做促销的啊!」阿成的口气不太正常。
  「促……促销?什么意思啊?」我继续问。
  「走~~衣柜在这里!我挑件衣服给妳穿!」阿成没有回答,把我拉起来往一个大衣柜走。
  阿成打开衣柜,里面超多衣服的,但都是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清凉衣服,还有好几件像男友买的那种有穿跟没穿衣样的透明装。
  阿成想了想,拿了一套衣服给我,上衣是浅白色的无袖衬衫,那件衬衫远远看是白色的,近看就变成透明的薄纱;裙子和上衣同样的材质,白色的紧身一片裙,当然是短得连屁股都遮不住,不过由于材质是薄纱,所以有遮跟没遮其实差不了多少……
  阿成还要我把一头及肩的长发绑成马尾,再给我一顶咖啡色的棒球帽,让我把马尾穿过帽子后面的调整洞;连鞋子也让我换上了浅棕色的运动鞋和隐形小短袜,远远的看,十足是一个活力阳光美少女。可能因为另一个西施还在的关系,阿成还让我穿著我穿来的粉色内衣裤。
  我走出拉门的时候,大概是想到我刚才的淫乱自白和我躺在床上流出精液的样子,那个西施的脸又马上红起来了。
  「妳……妳好……我叫米佩婷,叫我小米就好……」我也红著脸向她自我介绍。
  「啊~~妳好!我叫阿萍~~来,我先跟妳说一说槟榔、香烟和饮料的价钱吧……」那个西施阿萍很快就恢复镇定,开始跟我说商品的价钱。
  阿萍长相普通,身材倒是不错,只是比起我还差了点。
  「成哥……射进去喔?」阿萍突然问我,我红著脸点了点头。
  「那……妳刚才说的……二……二十几个男人……也都是真的?」我头更低点了点头。
  「妳……妳不怕怀孕喔?让这么多男人……」阿萍不可思议地问道。
  「怕啊!可……可是……我……」
  「小米!妳的牌子写好了,别上去吧!」阿成突然拉开拉门,拿给我一块写著槟榔摊名字和店员小米的塑胶牌子,上面有回纹针,我把它别在衣服上。
  阿成进货柜屋后,阿萍也没再追问,继续说一些注意事项,没多久便有一个男生来把她接走了。
  我坐在高脚椅上,紧紧夹著双腿,突然有一双手摸上了我的大腿。
  「阿萍走了?」原来是阿成,他隔著内裤爱抚著我的小穴。
  「对……对……嗯~~阿成哥……这里……是大马路旁……」我没有反抗,只是更用力夹紧双腿。
  「好啦~~她走了,所以把奶罩内裤都脱了吧!」阿成开始拉我的内裤。
  「怎……怎么可以!?这样会……跟没穿衣服……差不多啊!」我挣扎著不让他拉下内裤。
  「嗯?小米想不听话?那就只好让我学弟知道他女朋友这几天被二十几个男人干过的事吧~~」阿成威胁道。见我果然不再挣扎了,把我的内裤脱掉,再把我的衬衫钮扣全部解开,脱下我的内衣,近点看我的奶子和下体完全是裸露的。
  「对嘛!这样才漂亮啊~~还有,名牌不是这样别的,来,阿成哥帮小米别好!」
  他把我别在衣服上的名牌拿下,把我的衬衫左半边拉开,让左边的大奶子完全露了出来,由于暴露的关系,我的乳头早就硬挺著。
  他把回纹针扭开,然后夹住我的乳头底部靠近乳晕的地方,再用力把回纹针扭回去,我的乳头像是被压扁了一般,被回纹针上下夹著而凸了出来。阿成拨弄了名牌几下,回纹针还是紧紧夹住我的乳头。
  「嗯~~真可爱,衣服就维持这样!再来是这个!」阿成拿了一个方型的东西,上面有开关,还连著一条线,线的顶端是……跳蛋!?
  「不……不要用这个……求求你~~」我哀求著阿成,他不理会我,还要我拿著跳蛋自己塞进小穴里。
  「塞深一点~~不要让它掉出来,乖乖听话~~」我无奈地拿著跳蛋正要塞进小穴,他却启动开关,我的手差点拿不住。
  他把开关关掉,抢走跳蛋就往我小穴里塞,直到确定不会掉出来,再让我拿著控制器放在我的左大腿内侧,他用红胶布把控制器牢牢地贴在我的大腿内侧。
  阴道里被塞进这种会强力震动的小东西让我非常忐忑不安,我直直地站著。
  「嗯~~太棒了!」阿成欣赏了一下我现在的样子,不由得赞赏起来。
  我的奶子一边完全露了出来,上面还挂著一块牌子,另一边也几乎露出一大半;下体可以看到大腿的控制器,连著一条电线没入裙子,近点看更可以看到电线没入小穴里。
  「好~~要打开跳蛋开关了喔!小米准备好了吗?」阿成蹲在我的大腿下,手指顶著控制器开关。
  「不……不要……阿成哥,拜托……拜托不……啊啊~~呜~~」阴道里突然传来的剧烈震动使我站不住,身子一低就要蹲下去,阿成马上站了起来扶住我的身体。
  「不可以蹲下去喔!来,站好~~对……然后走路看看~~」阿成拉著我的双手像在拉小孩子学走路一样,让我慢慢走起来。
  「不行……啊……里面……里面动得好厉害……啊啊啊……放过我吧……」
  阿成拉著我走一会,让我习惯震动后,放手让我自己走走看,练习一下后,只是走路姿势有点不太自然。
  这时一台小客车来了,阿成叫我走出去招呼客人,我踏著很不自然的脚步走下阶梯,走向车门。车里的人从我走出来到车门旁,都一直张著嘴盯著我看,似乎在想,怎么远远看是一个阳光美少女,近看却变成淫荡的妓女了?
  「请……请问要……要些什么?」我照阿萍教的,把头和奶子都挤进摇下来的车窗里,里面的男人就一直盯著我几乎赤裸的奶子和乳头上的名牌看。
  「哦……哦~~青仔三百,两罐阿比拉~~」男人操著台语对我说,我应了声「好的」,然后转身走回槟榔摊。
  那男人眼睛完全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我想他一定没看过样子这么淫靡又这么美的槟榔西施,尤其是私处还塞著淫具。
  我向阿成说客人要什么,阿成拿给我,叫我坐进车里拿给客人。那男人看到我坐进车里,手就伸向我的奶子,我吓了一跳,赶紧又钻出车外。
  「臭婊子!装那种东西,我看鸡掰都快被干烂了,还假清纯!」男人对著车外的我说完就开走了。
  我红著脸走回槟榔摊,一进去阿成就把我拉到他的身上用力揉我的奶子。
  「妳怎么可以得罪客人呢?客人做什么都是对的!再有下一次我看我就得打电话念念我学弟了!」
  「不……不要……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阿成说完也没有放开我,就在这人来人往的大马路旁揉著我的奶子,还不时低下头吸著我的乳头,路过的机车和汽车驾驶都盯著里面看,但是我不敢反抗。
  不久以后,有一辆很新型的宾士休旅车慢慢开近槟榔摊,阿成认出车牌,对我说:「这个是每次来都买很多的常客,妳敢给我得罪他试试看!」
  我赶紧下去车旁边,却是后面的车窗摇下来,坐著一个有著超大啤酒肚、穿著西装的男人,看来前座的只是司机。
  「哦?妳是新来的?长得美又敢穿,有前途!装那个是假屌还是跳蛋?」男人声音低沈,对我说话。
  「啊……跳……跳蛋……我……我是来代……代班的……喔~~请问要……
  要买什么?」
  那男人果然买了很多,烟、酒、槟榔加起来二千多块,阿成一样要我坐进车内给他。
  我坐进去之后,那男人一把将我抱到他身旁,右手抓住我的奶子,左手伸进裙内拉住电线,把跳蛋拉出来,用那正在剧烈震动的跳蛋贴住我的阴蒂。
  「啊啊~~这么……敏感的……啊喔~~不……不行……啊啊……不……不要这样……会……会不行啊~~」
  这男人似乎很懂得玩弄女人的身体,他把跳蛋移开,同时牙齿上下轻轻咬住我左边凸出来的乳头,右手指也轻轻捏著右边的乳头,然后突然把跳蛋再贴上阴蒂,牙齿和手指也同时对我的左右乳头使力,这样子的刺激让我瞬间就高潮了。
  「哦……呀呀呀呀~~丢了……丢了呀~~」我在车内大叫,前座的司机也忍不住转过头来看。
  「身体还这么敏感啊?是不是常常被很多男人干?」男人边说边解开裤头,司机这时也识趣地下车假装去上厕所。
  男人露出粗大的肉棒,然后把高潮后无力的我抱到他身上。由于车厢内很宽敞,我又不高,所以男人很轻易地就让我坐在他身上,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内。
  「啊……不要这样……唔……不……不要动起来……啊~~啊~~插得……
  那么深……」男人的肉棒轻易地顶住我的子宫口,开始抽插起来。
  「阴道也那么紧又那么浅,妳叫……小……米是吗?妳简直就是极品啊~~
  是阿成在调教妳的吗?」男人问。
  「啊……喔……调……调教?呀~~啊……」我被干得完全无法思考了。
  「意思就是,妳的主人是阿成吗?」男人继续问道。
  「主……主人不……不是阿成哥……啊……不……太深了……喔……快……
  好……好舒服……」我又被干到发情了。
  「嗯,我想他也没有这么厉害,让他调教只会浪费妳这么棒的身体而已!」
  「啊……啊~~小米……很棒……啊~~要……要舒服死了……好厉害……
  呀啊~~」男人的性交技巧很高超,我给干得淫叫连连。
  「已经被男人干到淫性都出来啦?啧~~有空我也带小米去给别的男人干干好不好啊?」
  「好……好啊~~小米……最喜欢……嗯啊~~被……被干……好喔~~」
  「干!真淫荡……喔~~要射了喔~~直接射在小米子宫里好不好啊?」男人喘著粗气问。
  「好……射……射在子宫里……不……啊~~不行……怀孕……会……会怀孕的……啊……」我突然想到再被射进去说不定真会怀孕,我今天可是出来买验孕棒的。
  「来不及啰~~小米就把我的精液留在子宫里面等著受精生小孩吧!喔~~
  都射进去~~」
  「不行……不行啊~~不要再……啊啊啊啊~~呀啊~~」男人才不管我是不是会怀孕,他把滚烫的精液从肉棒顶端射出来灌进我的子宫里面。
  射精以后,男人的肉棒竟然没有一点变小变软,他把肉棒慢慢抽出我的子宫口,又马上堵住,不让精液流出来。
  子宫口收缩的速度蛮快的,不久就又密合起来,他才把肉棒抽出我的小穴,精液全部都留在子宫哩,一点都没有浪费掉。
  「小米超棒的!射了好多进去呢!要不要当我的小老婆啊?」男人把我抱到旁边,用手慢慢揉著我的小腹,好让精液更容易被我的子宫吸收。
  「我……我有男朋友了……才……才不要……」我喘著气回答。
  「呵~~那好吧,等妳改变主意再打电话给我。」男人给了我一张名片以后就带我走回槟榔摊,跟阿成聊了一下就走了。
  阿成在他走后,巡视著我的身体四处摸,「身上和衣服都没有精液……他射进去了啊?」阿成摸著我的小腹问。
  「还不都是因为你……」被阿成猜中,我羞涩地说道。
  「哈哈~~怎么好像也没有流出来?」阿成又问。
  「他……他射完,把肉棒堵住……子……子宫颈……等合起来才拔出去,所以精液都留在里面。」
  我红著脸说完,阿成的肉棒又硬挺起来了,他索性拉下裤子拉链,把肉棒掏出来,就在这车来车往的大马路旁边,让我手扶著台子,干起我的小穴。
  来来往往的机车汽车都在经过时盯著我淫荡的样子看,还传来好几次的紧急煞车声,直到他把精液又射在和刚才那个男人同样的地方,才让我穿起原来的衣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