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交合》

  下乡插队,去了内蒙呼伦贝尔盟靠近大兴安岭的一个队,半农半畜。17岁,正是发育的时候,人很矮小。那里的贫下中农不像宣传的那么高大,而是原始、愚妄、朴实、善良和淫荡。男女都这样。尤其女的,人少时什么都敢干,人多时什么都敢说。队长是个50来岁邋遢老头,大大咧咧成天荤话不断,妇女们,当地叫老娘们都爱同他打闹,听说一天他去场院,正在编织的娘们见了他直笑,女排长,一个俊俏娘们走到他面前,敬个礼,大声说欢迎队长弟弟来指导,娘们笑疯了,有几个在地上打起滚来,队长楞住了,莫名其妙,女排长点点他裤裆,原来裤洞没扣,裤带松著,阳物黑毛露出个头,众目睽睽下十几个娘们看了个够。可队长若无其事,将老二一塞,照样嘻嘻哈哈检查工作。
  我就亲眼看到几个老娘们将机务队一个拖拉机手按地上,七手八脚往他裤裆里塞雪,当然嘻嘻哈哈中人人将他阳物摸了几下,这种愿打愿挨的事谁都不亏。
  下乡第二年,麦收后开庆功大会,会后放电影,红灯记,一个大屋,人满满的,前面坐,后面只好站了,我恰好挤在最后一排的后面,凳子是木头疙瘩,没靠背,后面人拚命挤,前面的也贴著了,七挤八挤,电影开映了,我前面裤裆部位紧紧贴著一个娘们,看不清是谁,但一定是女的,而且肌肤丰腴,隔著单薄的衣裤,清晰地感到肉体的弹性,我的老二隔两三层布紧贴她的背,由于人们拥挤摩擦,渐渐我的心思离开银幕,注意在那女子身子上,年少欲火旺,难得的异性肌肤接触,使我阳具迅速硬起来,我调整一下位置,伸手悄悄解开裤洞让勃起阳具伸出来直接压在女人背部的确良衬衣上,她感到了,也可能猜到是什么,但她没有转头看我,也没任何表示,偶尔动一动,反而加强我的快感,我想像著进了她身子,同她交媾,立刻,阴茎根开始抽动,精液射在她背上。黑暗中她反手一把抓住我正在蠕动著射出余精的还未软下的阳物,我吓的几乎没气了,头脑中一片空白,完了,她只要一叫,人赃具在,我就完了。我绝望地等她宣判我死刑。但渐渐感到她没有叫,她紧紧抓著,但似乎在犹豫在思考,几分钟后我知道她作了决定,她若无其事地继续看著电影,但黑暗中轻轻捏著玩弄起我老二来,她手上她背上我裤子上都是粘稠的精液,但她近乎是温柔地玩弄我阳具,射完精的肉棒又硬起来,几次,她想翻开我龟头包皮,都没有成功。我仍然在恐惧中,因为她随时可揭发我,全在她一念之中,我第一次感到命运掌握在别人手心里的悲哀。
  电影放完了,随著人群的涌动,她放开我老二,趁我慌忙整理时站起来面对面看著我。我这才看清是畜牧排放猪的娘们,听说这娘们很浪,劲足,但谁都说不出个具体事,平常她同哪个男人都爱理不理的,男人们是凭著一种说不清的男性感觉议论的。黑头里她狠捏我屁股一下,说,明天中午到牛头山边小树林去。扭头就走,黑暗中没人会注意她背上的精痕。
  麦收后队里连放三天假,所以第二天都美美的睡了个懒觉,队里单身食堂开两顿饭,上午9点,下午4点。我心里有事,睡到8点就起来了,吃了早饭,借口出去玩,和同学打个招呼就溜跶著往牛头山走去,我们这里是大兴安岭脚下的草原,由于开垦种粮,西面已是农田,我们农工平时总往西走,东面远处是大山,近处是山包丘陵,牛头山在5,6里地开外,草地树林相间。太阳暖洋洋照著,不知名的小鸟唧唧喳喳叫著,随风飘来一股股草香。一个小时走到那里,一路上一个人也没遇上,休息天,谁来这里?
  坐草堆里,迷迷糊糊睡著了。
  突然感到有东西在身边走动,睁眼一看是几头猪,哼哼著找吃的,那娘们站在那里手里轻甩著放猪鞭看著我。一条黄毛大狗傻乎乎的站在她脚边。我听说她从不休息的,今天没有我的事也会出来,但不会这么远。她挥挥手叫大狗去看著猪群,就坐在我身边,半倚棵小树。笑迷迷的,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看她,俊俏的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脸蛋、裸露的手臂晒的黑红黑红。不知是走的热,还是……薄薄的从城里买来的粉红色的确良衬衫胸口三个扣子都开著,清清楚楚地露出里面雪白肌肤,一对大奶子漏出一半,眼光有点淫荡的味道。他告诉我丈夫带儿子去父母家了,这些猪天天要放的。又说,你胆子真大,流氓透了(没有再流氓的了,这是她当时原话),要是我当时叫起来,你怎么办?我说当时昏了头,不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我请她原谅。原谅不原谅好说,我救了你,你怎么谢我。我答不上来,她格格笑了,笑得很好听,脸蛋美极了,对于很少和女人说话的我,只觉得她美若天仙。虽然她身上飘来一股猪的味道。
  她站起来四下看看,又坐下离我更近,笑著对我说,你的东西真大……来,再让我仔细看看,我这才明白她的心思,她还想……我激动的几乎不敢相信有这种好运!立刻解开裤带,脱下裤子,让阳具裸露再她面前(老流氓了),将自己阳具露在女人面前让女人看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满足,这是露阴癖。我承认我有。在娘们前将勃起老高的生殖器露著,心理上刺激的很!她毫不害羞地用指头捏著肉棒,翻来覆去看,真大真大,对了,昨天我翻你龟头怎么翻不开?我不明白,看著她,她见我真不懂,叹口气,还是孩子。你知道吗?男人和女人干这事时要翻开包皮,露出龟头,男人才舒服,否则很痛。你没真和娘们干过吧?我摇摇头。好吧,我给你看看。说著,她让我仰面躺下,慢慢翻包皮,我包皮太长,17年来没翻开过,很痛,我一叫她就停,然后再轻轻试,我见她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终于翻开了!她吃惊地叫起来,我看到翻开的龟头上布满浅黄色块状厚厚的包皮垢层积物,发出熏人的臭气。
  她想了想,将包皮复原,让我提上裤子,跟她走,弯过树林,有一条深深的小河沟,下到沟底,流著一溪清澈的水,她让我脱光衣服,赤裸裸地坐在沙地上,两腿分开放在暖暖的水里,阴部对著水面,她也脱去鞋袜,脱去长裤,站在水中,再次小心翻开包皮,(这次好翻一些了),把阴茎压在水里泡著,硬了的阴茎总要翘起,她两手握著轻按入水,要我放松,渐渐阳具软了,泡在水里,她将泡软的污垢一片片用指甲扡下来,一点点擦洗干净,足足一个小时,终于里里外外象洗一只拔了毛的鸡一样洗干净了。她分著腿蹲著,短裤太松,这种肢势使的裤裆里穴紧贴著薄布,隐隐可见,而裤管松出看进去大片阴毛毛绒绒的,春光四潟,她自己没注意,可我忍著微痛看了近一小时。最后她终于发现我的目光了。想看吗?想!等洗完。
  洗完了,她似乎忘了许诺。我穿上上衣,但仍光著下体,眼睛紧盯著她半裸露的身体,催她脱衣,她娇笑著脱去上衣,把衣铺地上,躺下,让我摸她奶子,我拉她裤头,她死命不允,说一定要先摸奶子。我双手开弓在她两只高高隆起的奶子上百般蹂躏,她舒服的闭起眼睛,我俯下头用嘴、鼻、舌头、牙去含、舔、刮、咬。弄得她娇喘虚虚,不可自制。终于这些声音引来了第三者——那条黄毛大狗。大狗下沟来站在边上,看我蹂躏它女主人,它看出女主人似乎很惬意,所以并不对我发难(当时我赤身露体,一点防御也没有,如果它误会了,一口咬下我老二也说不定)。最后女人受不了了,几乎撕扯著将裤头拉下来,叉起分得开开的双腿,让我看!!!哇,我第一次真正见到女人的秘穴,几乎晕过去了,我带著喘不过气窒息的感觉,贪婪地盯著那蚌合形的隐秘处,绒密阴毛中肥肥黑黑的阴唇微开著小口,一丝发亮的淫液从小口中流出,挂在阴唇边的黑毛上,这娘们除了脸、手臂,凡有衣裤遮盖初肌肤光滑白净细腻,惟独阴户又黑又肥,那一个男人都熬不住如此强烈的性诱惑。我用手指去摸,她混身一震,将腿分的更开了。她定定看著我,说,你看,摸,都可以,可就是别进来,我没避孕,这几天是危险期,会怀孕的。停一停,又说以后有机会的,我会约你。
  我答应著,继续摸著大小阴唇,当指头插入她阴道时,她淫荡地哼叫起来……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了,听到女人的浪叫声,黄毛大狗猛的冲上来,扑在我胸前,我吓的翻到在地,惊魂未定,见大狗不在理我,狗嘴伸到娘们腿根,伸出血红的舌头熟练地舔起阴户来,我看呆了,这人畜相交的真实场面让人血脉沸腾!太刺激了!由于欢娱,她翻滚著,嘶叫著,头发凌乱,裸体扭曲,但双腿始终分的开开的,而且不断挺起屁股迎合狗舌。狗舔十几分钟后,我看见大狗后腿间明显伸出一根红红肉棒,同人的粗细差不多,但比人的要长几乎一倍,根部有个大大的肉块,我下意识的知道这是公狗阴茎,想不到舔人阴穴时能激发公狗的情欲,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畜间不同物种是可以交配的。只见狗阴茎越伸越长,狗前肢支在娘们肩头,狗嘴不断朝女子的脸喷气,狗后肢弯曲跪下,已使性器可以交接,黄狗很大,几乎和人一样长,狗阴茎头部在女人小逼敏感处的碰撞,已使女人知道性交时刻要来到。她并不为我目睹这一切而不安,反而更加刺激疯狂,大黄、大黄,来,来,快插,快插……狗象听的懂的,加紧用阴茎龟头撞击阴穴口,但双方的肢势使得都看不见,只能凭感觉试探,狗的性欲也到高峰了,低低吼叫著,苦于对不准洞口,我爬过去,扶住粘滑的沾满公狗体液的阴茎,感觉热乎乎的,将头部插进娘们的淫穴小口,顿时,狗后肢使劲一撑,阴茎顺利滑进女人阴道,开始抽插起来,狗舒服的呜呜叫,娘们也进入高潮了,不顾一切的大声浪喊,反正周围数里没有人迹,喊的再淫荡也无人问津。公狗的抽插极为有力,我注意到开始每一次插入,狗阴茎仍有部分露在女子体外,后来,狗阴茎根的肉块进了女人的阴道,卡在阴道里,粗长的阴茎几乎看不见了。不知那一刻起,狗起伏的肢势停了,可交配双方性器紧紧卡住连在一起,分不开了!明显的,阴茎在女人体内急剧蠕动,娘们被奸的疯了,拚命喊著,烫,烫,烫,公狗射精了!!狗体温比人高,精液热烫热烫。娘们一次次喊,标志公狗一次次射精,竟然有如此多次射精,射精时间长达半小时以上。实在出乎意料。这时的女人已经神智不清,进入半昏迷的天堂了……
  射精结束后,大黄狗的阴茎软下来,肉块变小,松开阴道,狗退出阴茎,站在女主人身边,轻轻叫了几声,看著昏睡不醒的性伴侣,伏下身子,用舌头细细舔起自己变软缩小的阴茎来,舔干净,又起身伏在女人腿边,将女人裸露的性器舔干净,女人身在微微动著,享受著交媾完的周到服务,双方配合默契,肢势动作熟练,看得出两者的性关系有很长历史了。一个女子,养著这么条通人性的狗,时常可在这无人的野外享受淫荡性交,满足自己和爱犬的性欲(让犬奸也是满足犬的情欲),是人和自然最好的结合了。
  可我怎么办?
  我的阳物翘了半天,什么也没捞到。娘们看我可怜,叫,大黄,赶花花!那狗箭一样窜上沟,很快,赶了头小花猪来。娘们走到花猪跟前,稍一按,猪站著不动了,娘们用手瓣开小母猪的后腿,让我看它的逼,红红的,潮潮的,一丝丝粘液拖著挂下来,同女人的阴穴一模一样。看的我肉棒硬的象铁棒。娘们说,『来,花花正在发情,你快进去,保险爽的死你!来!进去!』我跪在小母猪后面,用龟头抵住它阴穴口,它马上有了反应,那可爱的小逼口子一动一动夹磨著我的龟头,舒服的我闷吼一声,将阴茎顶进去,小母猪不竟不动,而且倒著退著套进来,那极窄小的阴道软肉紧紧箍著我的肉棒,一阵阵蠕动,磨的我爽上天了!我狠狠插到底,再慢慢拔出来,再狠狠插到底,……30下……50下……女人和狗在边上仔细看著,看著我的紫红阴茎插入拔出,看著我的黏液和小母猪黏液滴滴答答的流出,插到80下,我射精了!我死死抱著母猪的背,在阴茎插入最深时,将男人的精液射进了小母猪的子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