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难料桃花春(01~08)》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大美女天色渐晚,走出饭馆,严雅萱被冷风一吹,这才感到一阵头晕。胃里的酒翻腾著,让她扶著路旁的一颗树干呕了半天,可是刚才几乎什么都没吃,半天也没有呕出来。
  吐不出来正好,她想。今天她穿著一套新买的黄色的大衣。要是弄脏了更不值得。本来这套大衣是约会时穿的。可是她早上出门的时候真的没想到,这场兴致勃勃地约会会这样收场。
  老天爷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中午跟男友吃饭的时候,他去卫生间。
  严雅萱看到他的手机响起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他居然在跟他的同班同学汤瑶发调情的短信。
  这么老套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严雅萱想笑,又笑不出来。她跟男友陈桥大吵一架。气哄哄的走了,然后她找到这家小饭店,人生中第一次烂醉如泥。
  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她一边摇摇晃晃的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边想。
  饭馆离家不远,只是她不想这么早回家,让妹妹们看到她哭红的眼睛。今天就不管她们了,雅蓓虽然才上高中,可是经常下厨做饭,她们见她不回来肯定会自己解决晚饭的。
  天终于慢慢黑了下来,该回家了,尤其是对一个醉酒的漂亮的大学女生来说,更应该如此。现在这段很短的路居然又变得如此艰难,四周的景物就像在水中一样摇晃,雅萱尽量保持著身体的平衡,一边尽快的向家走。这段道路她还是比较熟悉的。
  走到雅蓓学校附近的一间二层小楼前,雅萱终于顶不住了。道路向一旁倾斜,她伸手去扶大门,可是这栋小楼的大门也比她想像中要远。她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身体一个踉跄。大地飞快的向她面前扑来。在彻底倒下前,她的眼前一阵模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德成是个独居的52岁鳏夫。不知为什么26岁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十年前妻子生病去世后他就在夫妻二人攒钱修起的小楼里独居。提前退休后生活不愁,就一直深居简出。虽然一个人生活,但是他不觉得孤单,每天出去锻炼锻炼,在院子里修剪修剪花草。他很能自得其乐。
  今年春天来的很晚,但是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这天黄昏,他在一楼院子里的躺椅上躺著观赏自己的那几盆盆栽。忽然大门传来轻轻的一声敲击声。然后由传来咚的一声。
  小楼地处小巷,独楼一栋,旁边没有什么邻居,平时就很安静,加上屋里就住著他一个人,这一声奇怪的声响吓了吴德成一跳。
  「谁呀?」他起身向大门走去。他倒是不怕别的,就是有点迷信,独居生活让他有点多疑,这两声敲门不像敲门的声音让他很疑惑。
  打开大门,门口居然没有人,吴德成觉得有点奇怪。莫非附近的小鬼还不回家吃晚饭,又来恶作剧。
  吴德成挠挠后脑勺,准备关门。忽然他看到在门前的地上,躺著一个穿著黄色大衣的年轻女孩。
  吴德成吓了一跳。赶紧蹲下身子。用手摇动女孩的肩膀。
  「姑娘,你没事吧?」
  令他欣慰的是,女孩一身酒气。紧闭著眼,但是呼吸很匀称。
  原来是喝醉了。吴德成想,他用手继续摇动姑娘的身体「姑娘,姑娘,快醒醒!」他使劲摇晃。
  女孩嗯了一声,却连眼睛都没睁开。吴德成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她还是不醒。
  唉,现在的孩子啊。吴德成一边暗暗叹气一边想。总之一时半会这姑娘起不来了。总不能让她这样躺在门口。吴德成伸手架起姑娘,一边使劲扶起她,架著她进了院子。
  吴德成身高1米65,这姑娘身高比他还高一点。吴德成把女孩搀进自己的房间,放在床上后已经是气喘吁吁。
  由于跌倒在路上,姑娘黄色外套上沾了一点灰。吴德成轻轻的帮她拍了拍。
  我还真是个好人,吴德成一边得意的想,一边拿来湿毛巾帮女孩擦了擦脸。
  擦完脸后,吴德成才喘过气来。他站在床前,借著屋里的灯光仔细观察起这个女孩。
  女孩大概20岁左右年纪。身材苗条,个子很高。上身穿著黄色大衣,下身穿著紧身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黑色的长发,皮肤白皙。一张小嘴微张。现在眼睛紧闭著,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虽然穿著大衣,却遮挡不住姣好的身材,尤其是胸前涨鼓鼓的,随著呼吸慢慢起伏。
  这姑娘真漂亮。吴德成这样想。虽然独居生活也还过得去,但是毕竟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吴德成见到这漂亮女孩的身体,心理上渐渐有了变化。
  就在这时,女孩朱唇微张,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嗯…」
  受不了了,吴德成裤子里的家伙一下子挺了起来。他满脸通红,捂住自己的裆部。却忘了屋子里就他一个清醒的人,根本没有掩饰的必要。
  「混蛋!混蛋,你对这小姑娘起什么色心。你的年纪都能给这姑娘当爹了」
  吴德成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让这姑娘在这里安心的睡吧。吴德成逃跑一般的出了自己的卧室。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吴德成冷静了下来。他拿起水壶给自己的盆栽浇水,又在院子里跑了几圈。
  当他在客厅吃完晚饭后,他看电视看到了深夜。倦意袭来。吴德成关掉了电视,起身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卧室。
  不对,床上睡著女孩子呢。吴德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愚蠢,刚才都忘了这么一回事了。现在倒好,他在哪里睡觉呢。
  小楼里空房子倒多,但是都没有床啊,看来他只能在客厅沙发上睡一晚了。
  吴德成走到床前的衣柜,开门拿出一张毛毯。
  然后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看在他床上沈睡的女孩。
  女孩的脸红扑扑的,不知是穿著外衣盖他的被子有点热还是怎样,微微有点出汗,几根头发黏在光滑的脸颊上。
  吴德成把毯子放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额头。
  那额头温暖又湿润。他像触电般准备收回手。
  就在这时,女孩微微皱眉。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吴德成浑身一抖。胯下的肉棒又坚硬起来。
  女孩迷迷糊糊的说:「阿桥…」
  吴德成明白过来,这女孩一定是和男朋友吵架了才喝这么多酒醉倒在他家门口。
  就在那一瞬间,吴德成的心理起了巨大的变化。他用力咽了口口水。
  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的老鳏夫脑中嗡的一声。血液冲进了头上。
  「不行,你怎么能对这么小的小姑娘起邪心?」
  「小姑娘自己送上门来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你一辈子见过几个?这是老天给你的机会,上吧!你在等什么?」
  狂乱战胜了理智。他的手不再闪躲,他慢慢把手放在了女孩的胸脯。
  乳房!年轻姑娘有弹性的乳房!吴德成一下子全身僵硬。老鳏夫不禁发出一声呻吟:「啊…」
  姑娘依然在沈睡,吴德成的手在他胸前轻轻的抚弄了一会。然后他跪在床边,慢慢的开始解那黄色外套的扣子。
  一颗,两颗。他的心也在一下一下颤抖。
  很快,严雅萱的外套扣子被他解开。他颤抖的手掀起了下面的白色T恤。
  雪白丰满的乳房紧紧包裹在白色蕾丝边胸罩下。女孩平坦的小腹微微起伏。
  吴德成慢慢的把手放在那雪白的肚子上。
  小女孩的身体!吴德成的胆子瞬间变大了。他的双手一下子握住了那对雪白的双峰。
  严雅萱轻轻的哼了一声。但是没有醒来。
  就算醒来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吴德成想。他的手在那对乳房前用力揉捏。带著温度的弹性让他欲罢不能。
  然后他的另一只手,沿著小腹向下,伸进了严雅萱的牛仔裤中。
  柔软,温润。这就是19岁女孩充满青春的肉体。吴德成渐渐感受到青春的回归。他十几年来没有使用过的大阴茎在裤子中不停的抖动。
  他慢慢的解开裤子的扣。伸手抓住裤腰,粗暴的脱下了严雅萱的裤子。严雅萱没有配合抬起下身,所以脱裤子的动作带动了她的身体。她略微挣扎了一下。
  同样白色的内裤。小女孩款式的普通三角白色内裤。两条雪白的大腿从蕾丝边伸出。这双腿又细又长,难怪这女孩个子那么高。吴德成想。
  他的双手又在那雪白的大腿上下游走。最后,他伸手将那胸罩推向上方。
  完美的乳房映入他的眼帘。那乳房丰满坚挺,那小小的乳头泛著粉红的色彩。
  吴德成的去世老婆外扩的乳房和泛黑的乳头跟这对完美乳房没得比。吴德成张嘴差点发出惊呼。然后他伏下身体,用有著胡茬的大嘴亲吻这对乳房。
  他伸出舌头上下舔动那柔软的乳房,然后把小巧的粉红色乳头含在口中。轻轻吸吮。
  严雅萱的身体上下扭动了一下。然后又慢慢的软下来。
  吴德成对自己的口技让女孩子有了反应感到很满意。他一边舔弄右侧的乳头,一变用手揉弄另外一个乳房,还用手指捏动那个乳头。乳头柔软若有若无的触感让他疯狂。他喘著粗气把头埋在年轻女孩的胸前。
  很久以后,他抬起头。把自己的黑黑的大脸离女孩沈睡的脸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热气扑面的距离。欣赏那张美丽绝伦昏睡著的面孔。
  然后他撑起身体,隔著内裤抚摸了几下女孩的下体。那种熟悉的柔软的感觉让他又一次咽口水。
  还是年轻女孩好,哪里都是柔软的。他不再犹豫,决定直接打开这个漂亮姑娘最隐秘的大门。他伸手抓出内裤的边缘,开始研究怎么脱掉。
  女孩还是平躺在那里,她的身体不配合的话内裤不好脱下。
  但是对吴德成来说这不是问题,他抓住内裤的上下两边,一用力,就扯开了那纯棉内裤的边。年轻姑娘的柔嫩阴部。就这样若隐若现。
  稀疏的阴毛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形成黑色的小三角,覆盖在那充满魅力的地方。雪白的肉体上,黑色的小三角。充满色情的味道。
  女孩并著腿。所以看不到阴部。吴德成把身体向下移动,抓住女孩的双腿,轻轻分开。
  稀疏的阴毛下,微微鼓起的阴阜正下方,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里面是他无法观察到的湿润世界。
  理论知识丰富、实战经验为0的吴德成当然明白,那就是女孩子快乐的根源。
  吴德成从来没有舔过女孩子的阴部,就连他老婆的也不例外。但是,今天他要真正的体会性爱的乐趣。
  粉红的嘴唇,粉红的乳头,粉红的小穴。吴德成的脑子里只剩几句短语。他低下头,舌头沿著那裂缝从下向上舔过。
  严雅萱在昏睡中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啊…」
  女孩的阴唇被他的大舌头舔过后变得湿润光泽。吴德成感受女孩阴部的味道。
  柔嫩的阴唇没有任何不适的味道,他的嘴里反而有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温柔味道。
  就像年轻的恋人第一次初吻一样,吴德成再次伸出嘴,舔弄那张温柔的小嘴,这次他的嘴唇微微吮动。嘴唇吸动那对柔软的小肉片。发出微微的吧唧的声音。
  他的舌头上下波动那阴唇之上边缘的小肉豆。女孩的身体开始无意识的扭动。
  他的舌头伸进那狭小的夹缝,尽力往里面钻。
  他向前舔过那片稀疏的黑色草原。发出细微的刺刺啦啦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女孩的下体抬起头来,女孩的扭动和呻吟才渐渐停下。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阴茎在内裤里涨的微微发疼。小兄弟对不起了,差点忘了你。正席还要靠你呢。
  他站起身,脱下衣服裤子。黝黑的大肉棒挣脱了束缚一下子弹了起来。
  吴德成的大肉棒膨胀到了极致。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家伙能这么生猛。巨大的肉棒有二十多公分长。黑乎乎的肉棒上,血管迸起,大龟头已经撑开了包皮,湿润润的露出。印象中和老婆做爱时也没有这么大这么硬过,难道真的和做的对象有关?这巨大的阴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渴望著美女肉体的慰藉。
  吴德成爬上床,正准备趴在严雅萱的身体上分开她的双腿。严雅萱忽然又微微张开嘴呻吟了一声。看到那对小巧湿润的朱唇轻启,吴德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由于十多年没有做爱,他都快忘了做爱的姿势。但是,他有一个遗憾。他的老婆是个传统守旧的女人,除了标准的做爱姿势,他在私下看A片时,看到女演员为男演员口交的画面。女人跪在男人身前,含弄男人阴茎的镜头让他印象深刻。
  充满了男性的征服欲望。可是出于自尊,他一直没好意思和老婆提。然后,他就成了老鳏夫,再也没有机会尝试新鲜的性技巧了。
  今天,美女裸体躺在他的身下。小巧可爱的小嘴微张的等待著他。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他的第一次被口交了。
  他伸腿跨在女孩的脖子上,粗大的阴茎就在严雅萱的脸前一抖一抖的运动,离她的脸不足五公分。
  雪白粉嫩的小脸前,丑陋黑色的阴茎。这画面带有一种莫名的淫靡感。
  小宝贝儿,刚才我吃了你的小妹妹。真是美味,现在该你来舔我的小兄弟了。
  吴德成伸出右手握住了阴茎的根部。然后向下拨弄。
  乒乓球大小的淡紫色龟头碰到了严雅萱的嘴唇,就是这轻轻一碰让吴德成浑身一激灵。真爽。
  然后他用龟头拨弄女孩的嘴唇,那嘴唇无力的上下扇动,龟头轻轻的划过雪白的门牙。
  由于过分激动,吴德成没有准确的把大阴茎插入那张小嘴。而是不小心挺到了嘴唇上方,划过严雅萱的脸蛋。
  阴茎在严雅萱的脸上蹭过。青筋毕露的肉棒在她高挺的鼻翼划过。龟头边缘的棱粗糙而坚硬,感受到那张柔软温暖的小脸蛋就能让吴德成感受到许久没有感受过的快感。
  把自己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丑陋大阴茎,在和自己女儿一样岁数的美丽小姑娘脸上摩擦。吴德成被自己的想法激动到浑身颤抖。将错就错的感受美女的面部摩擦。不知不觉尿道口渗出了几滴液体。他也毫不在乎的抹在女孩紧闭的眼皮上。
  他忘乎所以地蹭了几十下,才意识到自己的正题不是这个。
  他握住阴茎,回到了女孩的嘴上,在拨弄嘴唇几次后,阴茎终于撑开了咬合不紧的牙关。进入了女孩的嘴里。
  温暖,湿润。就像被温柔的包裹住了阴茎的前端一样。吴德成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
  吴德成第一个感受到了阴茎下的舌头,舌头的体积很大,小小的口腔里插入粗大的阴茎让那柔软的舌头仅仅的贴著吴德成阴茎的下端,而且有著微微粗糙的感觉。
  严雅萱皱起眉头,含糊的发出声音,并且微微的扭动头。吴德成害怕对女孩造成不适,虽然还有一半的阴茎没有插入嘴里,他也不敢再向里深入。他静静的停了几分钟。感受女孩嘴里的温度,然后缓慢的、幅度很小地前后耸动自己的下体。
  严雅萱闭著眼睛,头被吴德成的动作带的一前一后耸动。吴德成一边闭眼享受这小嘴,一遍张嘴微微的呻吟。
  口交就是好,美中不足的是美女没能跪在他的身前,主动的侍奉他的大肉棒。
  吴德成双手撑在床头,一边低下头观察严雅萱的表情,一边小心的调整抽送动作的幅度。当他发现女孩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时,他的胆子更大了,插入时他把阴茎的三分之二都插入女孩的嘴里。抽出时仅保留龟头在嘴里。退出时阴茎表面沾著女孩的口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就这样抽插了几十下后,吴德成那饥渴了十几年的大肉棒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在发射的关头他曾努力的减轻动作延缓快感。但是他很久没有做过爱了,完全丧失了控制的能力,阴茎一激动抖动,一阵酸麻的感觉由腰部蔓延全身,在他低声的喊叫和女孩含糊不清的呻吟声中,他射精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射精,既然没法延缓。他自暴自弃的把阴茎尽最大努力的插进女孩口中最深的地方。然后阴茎耸动了好几次,每一次都射出大量的精液在女孩的嘴里。
  他停下来,等了有一分钟之久,看著乳白色的液体从女孩的嘴角缓缓流出,然后把略疲软的阴茎从女孩嘴里拔出来。这个动作又带出来了很多精液。
  严雅萱张著嘴,大大的出了一口气。刚才昏睡中的口交让她呼吸不畅。
  吴德成懊恼的跪在女孩的头上部,本来打算试试的,结果正戏还没上场就缴枪了,他这个年纪的老头,射过之后哪还有精力再来一发。
  女孩粉嫩的嘴唇被精液沾染的湿漉漉的,白色液体顺著脸颊流向下巴。吴德成爬起身。凑近了自己的脸在女孩的脸前,他清楚的闻到女孩大张著喘气的嘴巴里自己精液的味道。
  他的手又伸向严雅萱起伏的坚挺乳房。拨弄著那对可爱的乳头,他感受著手下的细腻肌肤。
  严雅萱挣扎了一下。扭动了身体,吴德成又注意到了她裸露的下身。他的手又伸向姑娘的双腿之间。在细腻的触感中,他惊喜的发现,女孩的阴道已经非常湿润!她因为抚摸和口交而发情了!因为这个新发现,他喜上眉梢的再看到:他十分钟前刚射过的大阴茎,居然又坚挺了!
  这小丫头!居然能让他这么快再次崛起!这吴德成差点没笑出声来。
  吴德成慌忙的又爬上床,好!这次叔叔非要干的你死去活来!吴德成骑在严雅萱的身上。下身开始瞄准她的下体位置,寻找入口。
  老鳏夫确实快忘了怎么插入了,吴德成在严雅萱身上尝试了三四次都没有找到位置,但是阴茎在她的下体磨蹭了几次更让他心急难耐。
  对了,要让她的两腿抬起来。
  吴德成调整了姿势,他托起严雅萱的两条大长腿,让阴户抬起头向上对著他的下身,他把两腿压在严雅萱的胸前,这一次一挺身,阴茎插入了一半。
  严雅萱在睡梦中感到了下体的插入,她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含糊的说了一声「不要…」
  吴德成的阴茎感到一阵满足,少女湿润的阴道非常紧,紧紧的裹住了他。那种温暖而润滑的触觉令这个单身的老男人再一次感到生命的生长!他把屁股向上提了提,跪在床上,腰一挺,伴随著少女的一声娇吟,大肉棒整个插入了严雅萱的体内。
  我操了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吴德成闭上眼舔了舔嘴唇。他都单身十几年了,原以为到死都不会再有艳遇了。没想到年过半百之后,居然有这样一个小姑娘正被他骑在身下,任他恣意抽插,这一定是上天的恩赐。
  他不会再辜负上天的恩赐,他开始慢慢抽送。
  严雅萱有一点清醒了,随著吴德成的抽插,她开始发出有规律的呻吟。
  这次吴德成吸取了教训,不再凶猛发力。他一会快一会慢的控制著抽插动作。
  他的龟头在少女紧绷的阴道壁上不停地刮擦,带来一阵阵的快感,随著动作的激烈,严雅萱的阴道渗出越来越多的淫液,这一方面让他的抽插更流畅,另一方面他的抽插发出越来越大的「咕叽咕叽」的声音,更加助了他的兴致。在动作越来越快的时候,吴德成看到了与自己的脸近在咫尺相对的少女美丽的脸庞,看到她那随著呻吟而不停开合的樱桃小嘴,吴德成伸出自己的嘴唇,两人吻在了一起。
  他这才想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真的,两人互相口交了一回,他都在女孩嘴里射了一发,他们居然还没有接过吻。吴德成觉得这种关系确实很奇怪。
  不过现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吴德成的大嘴掩盖住了女孩的嘴唇,柔软的嘴唇还惨留著他精液的味道,他的嘴唇上下蠕动。舌头在严雅萱的门牙前来回舔动,寻找著她的入口。
  可是严雅萱似乎明白什么一样,牙关紧闭,不然他的舌头深入。这样搏斗了有两分钟的时间,她还差点咬到吴德成的舌头。
  吴德成正无计可施间,忽然灵光一闪,他刚才为了接吻而停止了抽插动作,现在他下体轻轻一抬,狠狠的一插,大阴茎整根插到了底。
  被吴德成含住的小嘴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吴德成趁机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严雅萱的嘴里,两个舌头交织在了一起。少女的舌头是如此软糯,吴德成这才真实的有了恋爱的感觉,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他的初吻。他和去世的老婆之间干巴巴的一触即离的亲嘴根本算不上吻。
  吴德成掌握诀窍后,一边跟女孩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下身慢慢的抽插,严雅萱在呻吟中嘴巴门户大开,终于吐出了她那柔软小巧的香舌。
  吴德成一下吸住那条柔软的小舌头,用力吸吮,少女的唾液被他吸入口中,马上咽了下去。
  这妮子的口水好香。吴德成心想,两人舌头的纠缠也发出了很大的砸吧的声音。
  吴德成又感受到征服的快感,我正和一个女儿一般大年纪的姑娘,一边做爱一边舌吻。他更加兴奋,交织的舌头分开,他按住少女的双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看来严雅萱被吴德成折腾了这么久,也有点清醒了,她迷迷糊糊的说:「阿桥,别…别这样…」
  吴德成明明知道这女孩是有男友的,而且已经不是处女了。现在她的一声叫喊,让吴德成残存的一点点理智被唤醒:他是在趁醉强奸这个女孩,女孩为他带来这么多快乐,他不想害她。
  在最后猛烈的抽插中,严雅萱发出了最后的叫喊,吴德成狠狠的插入了最后几下,赶紧拔出了阴茎,他起身半跪在严雅萱的上身,握住肉棒猛撸了几下。又一发浓浓的精液射在了严雅萱的脸上。
  他就这样保持姿势,第二次射精时间也比较长,而且量也不比第一次少,第一次属于常年不用的水库放水冲底,第二次就相当于泄洪了,看著精液不断喷射在严雅萱的脸上,鼻子上,嘴唇上,最后还有乳房上。他暗暗庆幸最后关头他管住了自己,不然以这个量很难保证女孩子不会怀孕。再说他鳏居多年,也没有安全套。
  喘著粗气休息了两分钟,吴德成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他足足干了有2个钟头,现在已经是深夜12点了。他确实有些累了,平日里为了早起锻炼,他总是睡得很早。
  找来卫生纸,把女孩被他射的一塌糊涂的脸胡乱清理了一下。他拉开被子,盖在赤裸的两人身上。伸过手臂搂著美女赤裸的身体。他让严雅萱背对著他睡,两只手从脖子下绕过严雅萱的身体,仅仅的握住女孩的双峰。他的阴茎紧紧的贴著少女赤裸的屁股缝,就这样满足的进入了梦乡。
  沈沈的睡了不知有多久,吴德成的梦境又被惊醒,也许是个美妙的春梦吧,可惜他记不清了。他依旧握著怀里的小美女坚挺的胸部,只是胯下的小兄弟又坚硬如铁,仅仅的夹在严雅萱的小屁股缝里。
  抬头看了看夜光表,凌晨3点,他的睡眠一向很好,从没有在半夜醒来过,看来是怀里赤裸的小妖精真的有魔力,让他衰老的小兄弟又恢复到了二十岁的状态。年轻女孩真好!只有年轻女孩能让他做到。
  他放在严雅萱臀沟里的阴茎能够感受到,女孩的阴道还是湿漉漉的。这小淫娃!老子不睡了,干一次是干,再多干一次又何妨?
  吴德成慢慢耸动了几下阴茎,让阴茎贴著女孩的阴户,沾上了粘糊糊的淫水。
  正准备把她翻过来骑上去大干特干,忽然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跟老婆只做过普通的体位。他的老婆又有点胖玩不出更多花样来,但是他在A片里看到过从背后做的姿势,这种像动物一样的体位让他去有一种原始的兽性和无意识的征服欲。
  今天他解锁了很多只实习过却没有实践过的玩法,既然美女还在怀,趁机多学几个也好。
  对,就在背后做,吴德成决定,他双手继续握著女孩的乳房,就这样侧躺著,阴茎向上探索著,寻找他的入口。
  虽然若即若离的触碰到阴道口好几次,吴德成却找不到合适的插入角度,几次插了好几次进不去,吴德成这次可是气定神闲,一点也不著急了,经过几次尝试,女孩身躯一弓,吴德成感觉到插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他终于插进去了。
  严雅萱猛地发出比上一次大的多的呻吟。吴德成刚抽动了下体几下。她忽然醒了.
  严雅萱猛地回过头,看了一眼,瞬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还有她身后陌生的男人,她猛地挣扎了一下,想要脱离吴德成的掌控,并且发出大叫:「你是谁?干什么…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她刚醒的瞬间吴德成就知道了,他有力的双臂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身。吴德成在她背后一边继续抽送一边说:「姑娘,别喊,叔叔马上就完事了,乖乖的啊,很快…\\\'
  严雅萱一边继续挣扎一边大喊:「你这是强奸,放开我,救命啊,来人啊!」
  眼瞅著严雅萱的扭动见了效,她马上就要要跑掉,吴德成喘息著说:「晚上你来我家,咱就做过两回了,这都是第三次了,别喊,周围没人能听到,你乖乖的…让叔叔弄完。」眼瞅著严雅萱要跑掉,吴德成赶忙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这下,严雅萱再也逃不掉了,她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叫骂:「你…你不是人,你是畜生,放开我,臭流氓…」赤裸的她趴在床上,吴德成伏在她的背后,两只手按住她的两只手,下神还在她的屁股上忙不叠的耸动。
  在严雅萱的骂声中,吴德成越被骂越兴奋。他一边喘著粗气一边说:「是,我是畜生,是你小妞儿自己送上门来的,上了我的床你还不让人干?畜生现在就在操你,你看好了…」
  吴德成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严雅萱的后背上,下身疯狂的抽动,严雅萱的叫骂声越来越低,她的脸上留下两行眼泪。
  渐渐的,她安静了下来,但是随著吴德成的抽插动作,她慢慢的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嗯…嗯…啊…」
  吴德成看她不再叫骂,也闷不做声的做。就这样干了有十来分钟,他的动作渐渐加快,然后终于忍不住了,他一边快速冲锋一边低声叫喊:「啊…你这小贱货…不干服你你还骂人…啊…不行了,我要射了。」
  趴在床上抽泣的严雅萱听到他的低吼,马上明白了关键问题:他八成没戴安全套『别…别射在里面』吴德成本来心里就有气,她不说还好,一说更生气了:「贱货,你自己跑到我家来勾引我,我看你年纪轻轻不忍心射外面两次,你现在还敢骂我…来了!」
  吴德成死死的按住严雅萱的双肩,在她的惨叫声中,狠狠的插入最后一下,然后把肉棒留在严雅萱阴道的最深处,下身抖动好几次,低吼著把一股股浓精射到她子宫的最深处。
  当吴德成平静下来从严雅萱的身上下来后,严雅萱依旧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肩膀颤动,低声的啜泣。
  吴德成伸手去抚摸她的后背,被她狠狠地撞开,只好躺在她的身旁。看著她哭。
  天渐渐亮了,在这个偏僻小巷的小楼里,吴德成破天荒地几乎一夜未眠,当他恢复过来之后,又是以强迫的手段按住严雅萱,继续插入,不算刚一开始的口交,他一晚上做了五次!
  当最后全身酸软,一身无力的吴德成跟严雅萱试著攀谈的时候,她用仇恨的眼神死死盯著他。天大亮后,严雅萱一言不发穿上自己的衣服,她的内裤被吴德成撕碎,她就这样光著下身穿上自己的牛仔裤。
  她狠狠关上院子的大门的时候,吴德成用复杂的眼神看著院子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