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淫窟》

  我赤身裸体,躺在自己的粉红色床单上,两腿并拢,两边的大腿内侧轻轻地相互摩挲著,我的手环抱在胸前,像是害羞似的遮挡住自己的椒乳。
  我脸庞泛红,星眸微合,像是要闭上双眼,又忍不住地偷看。我新鲜娇嫩的躯体在微微扭摆著,把床单都揉皱了,仿佛是要用身体和床单的摩擦来压住全身又痒又麻的感觉。
  我看不清男人的脸。他的头埋在我的身下,双手握住我的两只脚踝,鼻尖蹭著我洁白如玉的小腿肌肤,轻轻地嗅著。他的嘴唇触碰著我的肌肤,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轻点我的肌肤。他的鼻子呼出的气息和舌头温柔的触碰,让我一阵又一阵地颤抖,这就是我全身麻痒的源泉。他的鼻子和唇舌从我的左腿到右腿,右腿到左腿……一点一点地往上,渐渐地,他的头钻进了我的双腿之间,两边脸颊磨蹭著我的两腿,他的双手在不知不觉间向左右分别移动,让我在几乎没有觉察的情况下慢慢打开了自己的双腿。
  他的嘴离我的神秘花园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我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哦——」像是难以忍耐,又像是邀请。但他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前推进,而且好像还故意放慢了速度。
  「哦……哦……要……哦……」我发出含糊的声音,身体扭动的幅度更大了,向他发出更加热烈的邀请,但他依然好整以暇地玩弄著我,甚至还偶尔故意把脸离开我的身体,欣赏我渴求的样子,再把嘴唇靠近,轻轻地吹著气。
  男人的气息拂过我的花唇,让我的幽穴里越来越感觉到空虚,我渴望著他的填满,但他始终若即若离。
  忽然间,他的脸完全离开了我的腿间,一瞬间我从心里到花穴里都觉得空空荡荡的,好像要从楼上坠下来一样。「噢,不……」我呻吟出声。
  然而还没等我的声音落下,他猛然把头凑了过来,粗糙的嘴唇牢牢地咬合住我的阴唇!「啊——」我的呻吟立刻变成了一声尖叫。他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时间,双手牢牢扣住我的大腿,用力向两边掰开,让我的花穴更加暴露在他的面前。
  「卜卜……卜卜……」他用力吮吸著,同时迅速地摆动头部,让嘴唇和我的阴唇纠缠在一起。我的花穴好像洪水冲堤一般瞬间崩塌,我只觉得自己的蜜汁源源不断地从花穴中涌出,连同我的体力、精神和羞耻心,飞快地冲进他的嘴中,被他榨干。
  「啊……啊……啊……啊……」
  除了喘息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两腿被他分得越来越开,几乎要拉成了一个180度角,他肆意地吮吸著,嘴唇上有力的动作让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被他抽走了一样,自己的阴唇被他的嘴唇蹂躏得溃不成军,他任意的翻弄我的阴唇,翻过来又翻过去,好像要把它揉烂扯碎;他狂野的吮吸著我的蜜汁,汩汩的声音不绝于耳,好像要把我彻底吸干;他勇猛地按住我的两条长腿,好像镇压著我的反抗,不许我把双腿闭合。
  事实上,我早已无法进行任何的反抗,我的神秘花园在瞬间就彻底沦陷,任他予取予求。他时而将我的双腿掰成180度角,时而又抱住我的双腿夹起,让我的两条大腿夹住他的脑袋摩擦,有时候又托住我的腿弯向上托起,让我的屁股也跟著抬起来。他的嘴转著圈揉弄著我的阴唇,火热的舌头在缝隙处钻来钻去,好像随时都能侵占我的秘道。
  我觉得自己的淫水蜜汁好像已经喷涌了几天几夜一样,带走了我身体里的一切,让我的身体迅速觉得空虚。
  是的,空虚。我的阴道里空空荡荡的,迫切地等待著他的填充。
  「哦……哦……」我觉得连自己的喘息声都已经软弱无力了,我真的被他吸干了吗?「要……我要……」我的声音都嘶哑了。我的全身被酥痒渴求的感觉包围了,我想像刚才那样扭动腰肢来缓解这种感觉,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动了。
  男人慢慢地直起身,我的眼睛死死盯著他英俊的面庞,瞳孔已经被炽烈的火焰充满。他微笑著,将手伸到了我的身前。刚才还环抱著护住自己乳房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放开,只是象征性地搭在胸前。他好像玩弄猎物一样,微笑著,双手抓住我的两手手腕,把我的手放到身体的两侧。我白嫩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了,无遮无挡。他的双手肆无忌惮地按在了我的乳房上。
  他微笑著,手上的力量不断加大,乳肉一点一点地从他的手指间被挤压了出来。他往前挺了挺身子,我知道他的肉棒已经顶在了我的穴口。
  「说吧,你想要什么?」他依然微笑著。
  「我想……让你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我低声说。
  他的微笑依旧,我不知道他的笑容里带著的是嘲讽还是喜爱。他用力握紧我的乳房,让我觉得乳房上一阵疼痛,洁白的乳肉被他像捏面团一样挤压成了他所喜爱的形状。他抬了抬身体,长吸一口气,忽然向前用力挺腰——「啊——」我猛然把眼睛睁开,墙上的挂钟指针指著凌晨三点,床头的台灯发出柔和的橘黄色光芒,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得到指标走动的滴答声。
  我喘了一口气,轻轻松开了紧握住自己乳房的右手。我的左手慢慢地向下身伸过去……我知道自己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带著丝丝凉意贴在我的阴部,不知道床单是不是也已经被弄湿了。
  我的手指贴著腹部的肌肤,慢慢滑动著,指尖挑开了内裤的裤腰,继续向下……抚过还未完全发育的阴毛,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花唇上。黏黏的感觉透过指尖传递过来,手指沾上了自己的爱液——现在的我对此已经不陌生了。
  我的手指在两瓣阴唇之间轻轻搅动著,让更多的爱液停留在我的手指上。然后,我缓缓抽出了左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指靠近自己的鼻子。一股独特而又熟悉的味道刺激著我的鼻腔,那是我自己身体分泌物的气味……手指按在了我的嘴唇上,接著向下,我的樱唇微张,含住了自己的手指。
  「噢……」我含糊地发出一声呻吟,嘴唇把自己的手指吸得滋滋作响。记得我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腥味曾经让我皱起眉头,但现在我却已经慢慢喜欢上了自己的味道。
  与此同时,我的右手又慢慢地伸进了自己的内裤,温柔地抚弄著自己。我的手掌张开,贴在贲起的阴阜上,慢慢地按压,揉弄……手指屈起,拨弄著自己的花唇。渐渐地,右手的指尖也湿润了,一点一点地顺著花唇往里探索。
  「哦……哦……」我难受得弓起了身子,我不止一次地想把手指捅进自己的阴道里尽情享受充实的快感,可是我不敢,我害怕弄破自己的处女膜。我只能在阴唇内外浅尝辄止,可越是这样阴道里的空虚感就越强烈。
  每次自慰时,这种心理挣扎都几乎让我崩溃。我的身体好像被烈火灼烧一样,让我无法自禁地扭动著身体。在我的心底仿佛有一个魔鬼在不停地诱惑著我,让我鼓起勇气穿破自己的处女膜,告诉我迈出那一步以后将会享受到何等美妙的滋味。
  「享受自己吧……享受快乐吧……」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轰鸣作响,似乎在拉著我的手指向自己的阴道步步深入。
  「噢……不……不……」我终究还是不敢。我的身体像虫一样蜷曲了起来,侧卧在被子里。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右手,用右手的手指拼命地揉弄自己的阴蒂,搓撚,按揉,捏弄……一会儿用手指一会儿用手掌,疯狂地蹂躏著这颗小肉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抵抗阴道里的强烈渴求。与此同时,我的左手又一次紧紧地抓住自己的乳房,几乎要抓出血痕,完全不顾是不是会把它捏爆。
  我让自己的双腿尽量地贴紧床单,拼命磨蹭著,蹬著腿,要把从阴道里源源不断传来的空虚渴求和麻痒感释放出来。原先平整的床单被我蹬得乱七八糟,盖在身上的被子也早已拧结得一塌糊涂。
  夜深人静,我害怕自己的声音太大,张嘴咬住枕头角,把啊啊的叫声变成了「呜呜呜呜」的闷哼声。
  下身的那块床单越来越湿,在阴道里和阴蒂上奔腾的快感汇聚成了汹涌澎湃的浪潮,一浪接一浪地席卷我的全身,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把我惊醒,六点钟了。我睡眼惺忪,挣扎著爬起来,顾不得床上的一片狼藉,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今天是星期一,上课不能迟到了,我还要在路上买早点吃呢。
  我叫于昕蓝,今年十六岁,天使花园高中高一4班的学生。天使花园高中是云海市的重点高中,面向全省招生,而我就是从距离云海市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县城考过来的。
  我的家境还算优越,因为不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住学校宿舍,我那经商的父亲就在学校对面的天使花园社区为我租了一套单身公寓,让我独自住在这里。
  虽然只是一间40平米的小房间,但毕竟也是我的小天地,住在这里可自由多了,起码不用担心晚上会熄灯断电,也不用担心爸妈对我的管束。
  说起来,我并不是一个贪玩的人,否则也考不上这所知名学校。从小开始我就懂得安排自己的学习生活,爸妈对我从来都是很放心的。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的睡眠却大受影响,我经常会做一些很奇特的梦,而且不知不觉中迷上了自慰。
  事情的起因是某一次我在收取电子邮件时,收到了不知从哪里寄来的一些文档与图片。文档是色情小说,图片是色情漫画和各种色图。本来,对于邮箱里的各种垃圾邮件我一向是看都不看就删除的,但这次的邮件却不是来路不明的垃圾邮件,因为邮件的标题清清楚楚地写著「欢迎于昕蓝同学」。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天使花园高中给我发来的欢迎邮件,但是点开之后却发现对方自称是「云海巫山天使宫」,邮件中并没有写明对方是谁,只是在提供的附件中,包含了大量的小说与图片。
  从此,一扇崭新的门悄悄在我面前打开了。我进入了一个前所未闻的世界,那种令我耳热心跳的刺激,在单人独居的空间里可以肆无忌惮地弥漫,不会有人来阻断它。这刺激好像烈焰一样,点燃了我十六岁的少女心,轻而易举地把我的纤纤玉指引向了我的下身。
  「云海巫山天使宫」在两周里给我发了三封邮件,其中最后一封邮件里写著:「亲爱的于昕蓝同学,如果你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可以在任何时候给我回复任何内容,那样的话,你将得到更大的惊喜。」
  对于这个神秘的陌生人,我还是很有好感的。尽管如此,我还是犹豫了两三天,最终还是给他回复了邮件。写邮件的时候,我既紧张又期待,心砰砰地跳,同时又头脑一片空白,一时竟不知道邮件里该写什么好。面对著编写邮件的页面,我发了半天呆,才敲下了「你好」两个字。
  从那以后,「云海巫山天使宫」发给我的邮件内容就更丰富了。除了小说和图片,还有网盘的连结与提取码。于是,一部部的AV开始存进了我的电脑。
  「昕蓝,每天睡到这么迟才来学校对身体不好哦。」我刚跑进校门,一个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谁。秦笛,我进入天使花园高中以后结交的第一个好朋友,和我是同班同学,一个非常活泼的女生。
  「看到你,我就知道自己没迟到啦。你又去锻炼身体了?」我停下脚步,等她走过来,朝她一笑。
  秦笛一身运动装扮,黑色运动九分裤,白色T恤穿在里面,黑色棒球外套罩在外面,她一边走,一边用手整理著头发。
  「是啊,昕蓝,我一直跟你说要锻炼啊要锻炼啊,不然你真的是浪费自己的身高噢。你要知道,我们班的女篮可是一点都没有优势噢……」
  从见到我的第一天起,秦笛就想「游说」我和她一起打篮球,因为我虽然只是个16岁的高一女生,却有185公分的身高。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人们对我的身高啧啧称奇,也习惯了别人叫我去打篮球,不过缺乏运动细胞的我确实对运动没什么兴趣。
  秦笛可不一样,她只有158公分的身高,却是一个标准的运动型女孩。作为女生,她在进入高中的第一天,就把这所学校的几个男生给震住了。
  当时那些男生在球场上打球,刚刚报完到路过的秦笛对我说,这几个男生球打得太差了——我和她就是在报到时刚刚认识的——让那几个男生给听到了。其中一个个子瘦高的男生走了过来,他看我的个子比他还高,就挑衅地问是不是我打球比他还好,要不要较量一下。
  秦笛当时就火了,她把外套一脱,走上球场,连续3个三分球命中,让那几个男生瞠目结舌。秦笛还提出和那个瘦高的男生一对一单挑,连续两次灵活的变向过人摆脱他的防守投篮命中,最后那几个男生气愤愤地走了。
  但比较尴尬的是,那个瘦高男生也是高一新生,还同样是我们班的,名字叫李龙天。所以开学以后直到现在,他们两个的关系都不太好,平时也很少说话。
  「得啦得啦,你总不能赶鸭子上架吧。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再晚一点,当心班主任生气噢。」我笑著说。
  「嘿嘿,你见过我们的黎姐姐生气啊。」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我们平时上课的楼叫做「跬步楼」,一楼的房间被用作储藏间,学生们的储物柜都集中在里面。我和秦笛打开了各自的储物柜,我拿出课本资料,秦笛则拿出了一个手提袋。「我去换件衣服。你先回班吧。」她说。
  「只有几分钟了,你要快点啊。」
  「没事啦。」秦笛朝我挥了挥手,然后就快步向更衣室跑去。
  我抱著课本,准备上楼去教室。刚走到楼梯口,一个高大的男生出现在我面前。
  「早上好。」他朝我微笑著说。
  「啊……你好。」我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这个男生叫林嘉阳,是我们高一4班的班长。他英俊帅气,待人谦和有礼,身高180公分的他篮球打得也不错。
  秦笛有时和我开玩笑,说我要是会打篮球了就能和这个帅哥好好发展发展了。这个时候我就会和秦笛打闹一番,骂她不正经。虽然如此,林嘉阳确实是个能让很多女孩子产生好感的男生。
  然而,现在我和他并肩走在楼梯上,我却一直低著头,不敢看他。
  因为,那个在我梦中和我缠绵缱绻的男人,面孔和他相似。
  「你好像气色不太好,是太疲劳了吗?」林嘉阳忽然对我说。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正在用关切的目光看著我,我迅速把目光移开。
  「还……还好。谢谢你的关心。」我回避著他的目光。
  这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我轻轻舒了一口气,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因为个子高,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我们从教室后门进,我的座位就在后门门口。我坐下来默默整理自己的东西。
  林嘉阳从我的身边经过,我没有抬头看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我,但我却觉得自己好像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上课铃声响了。「起立!」林嘉阳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响起。大家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报……报告……」秦笛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教室门口。
  「秦笛同学,下次不能再迟到了哦。」
  这声音,悦耳动听,仿佛莺啼一般。黎芳老师,我们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正站在讲台上,微笑著看著秦笛。她今年24岁,刚刚硕士毕业,今年是她参加工作的第一年。
  黎芳老师身材高挑,170公分的身高,曲线玲珑有致。有一次放学时,她换回便装,在校门口上了一辆轿车,正好被我们碰到。黎芳老师身穿休闲装,那魔鬼的身材曲线当时就让几个男生瞠目结舌。大家都在猜测,开车来接她的一定是她的男朋友,可惜我们都没有看见那是个怎样帅气的男人。
  不过,我们平时在学校里见到的黎老师,都是身著教师正装,端庄娴雅。虽然身上穿著的是教师正装,还戴著金丝边的眼镜,但是黎老师的美是无法掩藏住的。瓜子型的脸蛋,及肩的长发,明眸善睐,眉如峰黛,小巧的鼻子,朱红的樱唇。不只是男生,连我们女生都被她的美深深地折服了。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就成了我们全班人心目中温柔善良的女神,成了我们的「黎姐姐」。
  「对……对不起……」秦笛还在大口地喘著气。
  「别急,我们还没开始上课呢。好好调整一下,回到座位上去吧。」黎芳老师依然是那样温柔。
  周一总是在忙碌中很快地过去。我虽然算是走读生,但是因为就住在学校对面,所以可以在学校里参加晚自习,只是可以提前离校。这段时间,有时候我还挺希望在学校里多待一会儿的。
  因为我知道,回到家里,就又是另一个神秘的世界向我敞开。我对那个世界既有著向往,又有著畏惧。有时候我觉得,在学校里待久一点,可以减轻我的畏惧感,好像自己在逃避。
  但是,虽然如此,每次我走出校门的时候,那个世界的魔力就向我伸出了手。
  尤其是最近,我不但回家的脚步加快,而且甚至还疑心自己的下体是不是在路上就开始湿润。
  洗完澡,给爸爸妈妈打过电话,我的手又情不自禁地点开了电脑上那个固定的资料夹。昨天刚刚从网盘上载下来的一部片子,「云海巫山天使宫」最近发给我的。
  这部片子既不是日本AV也不是欧美AV。我看AV的经历并不多,也就是两部而已。「云海巫山天使宫」似乎是在给我普及知识,日本的一部,欧美的一部。而这次发过来的第三部片子,画质比前两部要差得多,像是固定机位自拍的。
  场景是一间酒店的客房,镜头的中间对著一张大床。
  一个男人出现在镜头里,他全身赤裸,肉棒高高地举起。他慢慢地向前走,一只手背在背后,像是拿著什么东西。镜头没有动,男人转了个方向,我这才看见,他的手里握著一根铁链,在他的身后,一个同样全身赤裸的女人四肢著地,慢慢地爬行。女人肌肤雪白,身材火辣。
  「这身材……和黎老师有一比啊。」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但随即觉得自己的想法很龌龊,我竟然把黎老师和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我想驱赶走这个想法,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脑萤幕上来。这个女人的脖子上套著一个项圈,项圈上固定著铁链的另一端。
  我看不清这个女人的样子,因为她带著眼罩,绿色的宽边眼罩,几乎遮住了她的半个脸;同时,女人的嘴张著,一个红色的钳口球塞在她的嘴里,黑色的皮带扣住她的嘴角勒住了她的脸。
  我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我想不到性爱游戏竟然还可以这样玩。
  男人把女人牵到了床边,把手里的铁链缠绕到了床脚上,然后他拉起了女人的胳膊,女人顺从地跪直身体,由他摆布。他让女人跪在床边,把她的上身按倒。
  女人的上半身趴到了床上,脸也埋进了铺在床上的被子里。男人把女人的两只胳膊向后拢,反剪到背后,又从床底下摸出一副手铐,「哢嗒」一声,手铐铐上了。
  「唔……」耳机里传出女人的一声呻吟,只是她的嘴被钳口球堵著所以含糊不清。我的嘴里也发出了一声轻哼,同时用手抓住了自己的乳房。
  小时候在电视里看到女英雄被敌人俘虏,被敌人用手铐铐住,那时的我总是盼望著快点有人把她们解救出来,不愿意多看她们被铐住或是捆绑住的镜头。
  但是这一刻,我的感觉却和小时候大为不同。电视上被捆缚的女人是穿著衣服的,我并不会觉得捆缚和性爱会有什么关联;但是现在萤幕画面上的这个女人却是全身赤裸的,捆缚意味著她将毫无反抗能力地被男人恣意狠肏。我忽然觉得,小时候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自己仿佛潜藏著一种深埋的快感。身为女人,被男人控制,被束缚住手脚,不能反抗,或许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男人来主宰,等候男人的处置,不知道男人会用什么方式来玩弄自己,或许会是一种幸福?男人会怎么玩自己?用按摩棒,还是用肉棒?插的是嘴,还是阴道?在不知道未来的情况下等待著男人的选择,而自己只能被动地承受……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躁动不安,好像汗毛都立了起来。握住自己乳房的手更加用力了,已经张开的嘴张得更大了,恍惚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画面上的那个女人。
  「啪!」萤幕上那个那人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皮鞭。只见他举起皮鞭,在空中微一停顿,随后一鞭抽在女人的屁股上。女人闷哼一声,身体似乎也跟著颤动了一下。
  「她……疼吗?」我的心里转过了这个念头,「应该是很疼的吧……」
  男人的皮鞭挥得很有节奏感,举起来,顿一下,鞭头甩了个花,然后「啪」
  地抽在女人屁股上。女人的嘴被钳口球塞著,仍然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每一鞭落下来,就见她的身体一抖。
  「她一定是疼的。」我的心里这样想,然而我的眼睛并没有离开萤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女人身体的颤抖好像在传递著一种快感。女生独有的直觉告诉我,她不仅疼痛,而且还在从疼痛中获得快乐。
  「哦……被鞭打……被男人鞭打……不能反抗……任凭他打……哦……」
  随著耳机里有节奏的「啪」「啪」声,这些令人羞涩的字眼不断地跳到我的脑海中,无法反抗地被男人随意摆布,真的有那么快乐吗?眼睛里是刺激的画面,脑海中反复盘旋著这些念头,我竟然觉得自己的屁股也开始隐隐作痛。是错觉吗?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如果说不是,为什么我看见萤幕里的男人每挥一次鞭子,自己的臀部就一阵刺痛?一定是的,是他在抽打趴在床边的那个女人,他也在抽打我。
  一想到这个,我竟然觉得屁股上的刺痛感在迅速向前涌动,变成了一种我渴求的感觉,向前,向前,漫过会阴,一下子充盈了我的花穴。
  「啊——」我呻吟著,一只手还在抓捏乳房,另一只手却迅速地摸上了自己的花唇。我的手指捏弄著小肉芽,手掌按揉著阴道口,我分明感到又滑又热的粘液沾湿了我的手指。
  萤幕上的男人猛地扔掉了手里的皮鞭,双手熟练地扶住了身前女人的屁股。
  这是固定机位的自拍视频,不像我之前看的那两部AV有专门的插入特写。但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个男人的粗壮肉棒已经塞进了女人的阴道里!
  没有特写,看不见男人的肉棒抽插女人阴道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有些小小的失落。我的眼睛死死盯著萤幕,仿佛在头脑中自行补出那个画面。我只不过是看了两部AV而已,但是AV里男人肉棒进出女人阴道的画面,那纤毫毕现的样子,最初是让我惊慌,然后是好奇,接著是口干舌燥的快感,而现在已经变成了渴求。我想要看!我想要看男人肉棒进出女人阴道的样子!我想要看男人肏女人的画面!
  画面上的男人,双手扶著女人的屁股,高挺胸膛。尽管画质不是很好,我却依然能看出他脸上的笑容。趾高气扬,心满意足,他一下又一下地挺动身体,每次挺动都让身前的女人被撞得一晃。女人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没有任何的著力点,随著男人的耸动,她贴在床上的乳房和下巴在不停地扭动折腾著身下的被子。很快,床上的被子被她弄得乱七八糟了。乱七八糟的被子,反映著她的无助。什么都做不了,连喊都喊不出来。因为眼罩和钳口球,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我突然觉得她一定很愉快!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被男人肆意凌辱,就这样失去自由而被男人随心所欲地肏干,她一定很愉快!没有人告诉过我,但我几乎非常确定自己的这种感觉。
  男人依旧在享受著,享受著征服女人的莫大快感。干著干著,他忽然双手抓住了女人被铐在一起的手腕。女人的胳膊被他拉住了,随后上身抬了起来。女人仰起了脸,我看见了她胸前不断抖动的乳房,真是一双不小的乳房,一双让我自惭形秽的乳房。我也看见了她凸起的锁骨,形成了一条魅惑人的曲线。她被男人拉起上身来继续从后面猛干。男人好像在骑著一匹马,或者驾驭著一条狗。
  母狗!这两个字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随后让我耳朵发烧。女人在男人的肉棒面前,竟然能变成这个样子!更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是,这个样子的女人很快乐!
  「啪!」「啪!」又传来了清脆的击打声,但这次不是鞭子的抽打,而是男人手掌的击打。男人一只手拉著女人被铐在一起的双腕,另一只手则隔一会儿就拍打一下女人的屁股。女人的呜呜声依然随著男人的耸动不绝于耳,而每一次男人拍打女人的屁股,这声音就显得更加粗重,仿佛她在极力吞咽著快感。男人好像在策骑著一匹母马,拍打著一只母狗,正在平原上任意驰骋著。男人炫耀一般的昂首挺胸,让萤幕上的女人呜咽,也让我的脑海中如同波涛翻滚。我觉得自己快要被吞没了,不知道是来自眼睛看到的东西,还是来自在花穴里不断涌动的东西。一浪接一浪,一波接一波,我喘息著,仿佛正在溺水,快要窒息,又一次次浮起来。
  「要……要男人肏我……」我嘶哑著,嘴里含混不清地吐出这几个字。萤幕里,男人肏干的速度越来越快,女人乳房抖动身躯晃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那两只雪白硕大的乳房,快速地左右摇摆,令人目眩。
  而与此同时,我揉弄自己乳房和肉芽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越来越快!我又快要陷入那种快乐迷离的境界中了。我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快要如喷泉般泛滥成灾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阴道里的渴求也越来越强烈,它好希望被东西填满!如同许多蚁虫在爬动一样,痒得我无法忍受!我的手在阴道口使劲地揉动,按压,好像要把这个地方弄得天翻地覆。我残存的理智仍然在守护自己的处女膜。
  我不敢捅破那层膜,我只能在它的外面尽最大努力揉动著,几乎要把那里翻个底朝天!我只能肆意地揉动那小小的肉芽,用它的快感来填满我的渴求!我不知道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是不是已经把乳房抓出血痕来了,我甚至都无暇顾及它是不是已经把乳房给揉碎了!
  猛然间,萤幕里的男人从女人的身体里抽出了肉棒。他抱起女人跪在地上的双腿,把女人整个人搬上了床。随后,他也跳上床去,抓住女人的头发。刚刚被他推倒在床上的女人又被他拎著头发跪坐了起来。男人手忙脚乱地解开系在女人脑后的皮带,摘掉了她嘴里的钳口球。女人立刻开始大口地喘著气。可是男人没有给她多少喘息的功夫,他随即一手揪著女人的头发,一手扶著自己的肉棒,把它塞进了女人的嘴里。
  口交,这个我在AV里已经见识过的招数。和AV里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女人对男人肉棒的各种口舌伺弄,有的只是男人抓住女人头发的肆意凌辱。女人的双手仍然被铐在背后,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承受,依然只有承受!女人依然只能无助地任由男人奸淫她身上的任何地方!男人先是一手抓住女人的头发一手扶著自己的阴茎不停肏干,随后又改成双手抱住女人的脑袋肆意挺动。女人的嘴里已经没有了钳口球,却依然发不出声音来。她全部的呻吟声好像都被男人的阴茎粗鲁地干回了喉咙里。
  「噢噢……噢……」男人低声嘶吼著,身体剧烈地颤动著。随后,只见他拔出阴茎,对著女人的脸蛋不停地撸动著。画面的距离依然没有变,我依然看不见射精的特写。但我知道他射了!他射了女人一脸。
  「啊……啊……啊……」看著男人对著女人脸蛋射精的强烈刺激几乎也让我彻底崩溃!我喘息著,身体重重瘫倒在了床上,阴道里的强烈渴求似乎给我带来了一股烧灼感。空虚到燃烧起来了!我的手指几乎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不管了!插进去!」这个声音反复在我的耳边萦绕著。我的手指慢慢探向自己的处女膜,慢慢地用力。「啊……啊……真的要自己穿破它吗……」
  这时候,萤幕上的男人从床上站了起来,接著画面一阵剧烈的晃动,看来是摄像机被他拿了起来。男人用摄像机对著女人的脸,这下我终于看到了特写!女人满脸精液的脸蛋!
  一只手伸了过来,是男人的手。男人用单手摘掉了女人的眼罩,露出了女人迷蒙的眼睛。我的眼睛却瞬间睁大了。我几乎惊叫起来:「黎芳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