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为家里装修做「贡献」》

  我和新婚老婆小月打算在年底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可是大家也知道,现在装修公司和装修队都想著法的骗客户,不是在装修材料上偷工减料,就是在工时上给你做文章。而且我们两个又刚参加工作不久(我就是机关工作里的一个小科员,老婆小月在酒店做销售),没有多少钱,现在物价这么的涨,我们小两口实在是承担不起。
  于是我们就想找一家装修队既能认认真真用心地帮我们把房子装修好,又不用花太多的钱,经人介绍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小装修队,据听说这个装修队活干得不错,而且价钱不贵,于是在周末我和小月便找到了这个装修队的门脸打算谈谈价钱。
  一进门便看到了三个男人正在屋里打牌,看我和老婆小月一进门,他们便全部被我老婆的打扮所吸引过来。这天老婆小月正好穿著平时上班的工服,这是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束,关键是下面修长的美腿上穿著一条性感的黑色连裤袜,脚上穿著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非常性感。
  其中一名男子问我们是做什么的?我说了来的原委,他听后便说自己就是包工头。这个包工头名叫老张,是个中年男子,头发有些花白,但是身材很魁梧,一看就知道是个干活的主。
  他边上两个跟他打牌的是他的两个装修工人,一个叫小胡,是个木匠;另一个叫小夏,是个瓦匠,他们两个用色眼上下打量著我老婆。因为工作原因,我老婆平时总是出去接待一些大客户,陪客户喝酒、跳舞是很正常的事,被客户摸一下、亲一下的也不是特别在意。
  我们就家里的环境大概介绍了一下,谈了谈装修初步的打算等等,老张一边听我说,一边拿眼睛上下打量著我老婆的身体。我老婆在学校的时候曾是舞蹈队的,所以身材特别的好,胸部大大的,而且特别尖挺,两腿笔直、修长而富有弹性,再穿上一双丝袜,简直是个男人都要多看几眼,要不还不亏死了!
  在谈到价钱的时候,出乎我和老婆的意料之外,初步预算比我们想的还多了许多,本来我打算拉起老婆就走,可老婆拦住了我,她往老张身旁坐了坐,挺了挺丰满的乳房,跟老张说:「大哥您看我们两个刚参加工作的小青年也不容易,您能不能便宜我们一点?我一定好好地报答您的。」
  老张见状,裤裆前立刻支起了个小帐篷,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恨不得马上操我老婆,于是马上说:「物价现在不停地涨,材料也跟著一起涨,料钱肯定是不能商量了,但工钱我们可以给你打个折。」
  老婆小月见状马上痛苦的答应了:「大哥您放心,我们轻包,材料我们都自己买,您就出工就行了。」说著话的同时,在桌下面用丝腿蹭著老张的小腿,老张还是过来人,忙说:「也行,不过我们要先看一下你们的房子,然后我们再单谈。」
  于是我们五个人便来到了我们的新房子,我和老婆两人分别给他们几个装修工人做介绍,我在客厅和小夏与小胡商量采光的问题,老婆趁这时候把老张拉到厕所,跟老张说改水管的问题。老婆说著说著突然说自己尿急,于是就当著老张的面把内裤从短裙里脱了下来,因为穿的是开裆丝袜,所以直接蹲在便池上便撒起尿来了。
  老张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姐竟然会当著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只见一条水柱从老婆的肉缝中直射出来,老张这时看老婆没有不好意思的情况,便大胆地蹲下来,仔细观察老婆的下阴。
  老婆马上尿完了尿,因为没有带手纸,所以用力地抖了抖屁股,老张趁机把手伸到小月的阴门口,用手前后的摸,并说:「我帮你擦擦,要不一会该弄到内裤上了,多不好洗啊!」边说边用手指摸弄老婆的阴门。看我老婆不反抗,便更加大胆地将手指插入阴道里抠弄,搞得我老婆兴奋地呻吟,因为我们还在客厅,所以不敢发出太大的声。
  老婆这时对老张说:「张大哥,您要是在工钱上给我多打些折扣,我明天就可以用身体好好地补偿给您,就当是定金,装修好后我再好好的伺候您。」老张这时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立马答应了我老婆的要求。
  随后老婆穿好了内裤,和老张一起出来到客厅,准备好协议,我还纳闷老张怎么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们如此低的工钱呢?谁知道我老婆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装修费了。
  其实我老婆小月因业务需要经常跑外场,陪客户应酬时肯定要让他们揩揩油的,像摸摸奶子、抠抠阴户的都很正常,所以我老婆这些举动也就不足为奇,只不过老婆之后要怎么让老张便宜装修费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回到家后我非常高兴,因为装修的费用我可以出得起了,不用再向银行贷款了,可老婆却高兴不起来,毕竟她答应老张明天让他操个够。到了深夜她还是没有睡著,于是便推醒了我,跟我如实地说了今天的事。
  我听后是又恼火又无奈,恼火是老婆明天就要让别人干了,无奈是自己没有能力支付高额的装修费用,于是我拿出勇气对老婆说:「亲爱的,没有关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是一样爱你的,不管你和多少男人做过,我都不介意,你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嘛!」
  「我爱你!」老婆带著哭腔扑向了我的怀抱。这一夜我们做了两次,高潮叠起,可能是第二天老婆就要被别的男人操的缘故吧,我俩都异常兴奋。
  第二天,老婆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这是她第一天去现场「奸工」。她先是进了卫生间洗澡,好将前一天晚上我射入的精液清理出来,因为她的阴道今天还要准备装载别的男人射进去的精液呢!
  老婆很快就洗完了,她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我发现她脸部已经精心地化好了妆,更是显得成熟娇媚,处处洋溢著成熟女性的性感。
  老婆赤裸著身体,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连裤袜,这条裤袜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在去年在出差培训的时候给老婆买回来的,老婆平时很少穿,一般只是在做爱的时候才穿一下,主要是为了视觉上的刺激,有时候穿著性感的丝袜做爱比光著身体还刺激。
  这条裤袜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是开裆的,老婆穿上了后一大丛阴毛都露在外边,只要腿一张开,整个阴户都纤毫毕现,只要拨开阴唇就可插入了。这件裤袜平时我拿在手上都感觉到十分刺激,不用说穿在性感的老婆身上了。
  这时老婆已经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地来到了卧室,站在卧室的镜子前,我看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真是的!这么漂亮性感的老婆就要给别的男人玩弄了,而且还洗得干干净净、装扮得这么性感!
  老婆却根本没有在意我现在的想法,只见她又拿起黑丝半透明的开裆裤袜。
  难道她不穿内裤?我看著老婆开始穿开裆裤袜,以为老婆紧张或是激动,忘记了穿内裤,或是……
  我心里一急,连忙说道:「小月,你忘记穿内裤了!」
  老婆被我一说,白了我一眼:「老公,你记不得了?是要先穿开裆裤袜再穿内裤啊!要不然就不方便了,再说……」老婆说了一半停住了。
  「哦!」我一听老婆还有话没有说完,于是接道:「再说什么啊?这样穿和那样穿还不一样?」
  老婆听我这样一问,脸上飞上了红晕,说道:「这样穿,等下……只要脱掉内裤就可以了。而且……你以前……不是说男人……喜欢这样嘛……讨厌!」
  老婆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完,我终于听懂老婆的意思了。原来先穿开裆裤袜,再穿内裤是有道理的,优点有两个:一是在做爱前只要把内裤脱下来就马上可以插入了,二是穿著开裆裤袜做爱的确是别有一番情调的。这次看来老婆是真的要迷死这个老张了,装扮的精心程度绝不亚于她出嫁的时候。
  「这样啊?那你快点吧!」我对著老婆笑道。
  这时只见老婆坐在床边上,将黑丝透明开裆裤袜套在白嫩的脚上,然后开始慢慢地向大腿处卷去,卷到浑圆丰肥的大腿根后,她慢慢地站到了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开裆裤袜继续往上提,一直提到了腰部。
  老婆穿上了开裆裤袜,我的阳具也快要把自己的裤子顶成开裆了。原来那件黑色开裆裤袜只是包住了大腿和半个肥嫩的屁股,而她那两个肥嫩雪白的屁股完全地露在裤袜外面,从镜子里看,柔嫩的小腹下整个阴户也完全暴露在外,白嫩的肌肤与黑色的裤袜,再加上黝黑的阴毛,透出一种无法抵挡的强烈刺激。
  老婆的身材真的好!完全的丰乳肥臀。
  这时老婆又坐在了床上,拿起那条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然后将双腿翘起,这时我清楚地看见了老婆那丰满肥嫩的阴唇,只见两片略带皱纹的深红色小阴唇在黝黑的阴毛影掩下,显得格外神秘和诱惑。
  老婆翘高了双腿,将窄小的三角内裤套在两条腿上,然后往大腿根部拉去,很快就将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穿了起来。
  可能是坐著的缘故,那窄小的三角内裤的裆部卡在了肥嫩的大阴唇间,黝黑的阴毛散乱地露在窄小的三角内裤外面。老婆发现后伸手下去,一手拉起胯下那条狭窄的布条,另一只手将露在外面的阴毛整理了一下,这样看上去显得无限的淫荡。
  其实我想老婆这条窄小的三角内裤和没有穿一样,而且比没有穿更加具有诱惑力,那半透明的窄小三角内裤,给本来就神秘的阴户更增添了神秘和诱惑感。
  『妈的!简直是挑逗!』我心里暗暗地想。
  「一切都装扮好了,妻子就要献给别的男人了!」我长长地吁了口气。
  「好看吗?老公。」妻子很风骚地对我说。
  「好看!比你出嫁的时候还好看啊!」我酸溜溜地说道。
  「讨厌!那时候人家不了解你们男人的心理嘛!谁知道你们男人都这样的好色啊!」妻子娇羞地反驳道。
  「所以说啊,现在的少妇是最受男人欢迎的!」我故意把「少妇」这个词说得很重。
  「不和你说了!讨厌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过说真的,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现在都想跟你做一次!」我摸著妻子暴露在外面的肥嫩大屁股说道。
  「是真的吗?啊……真的硬起来了耶!」妻子听我这样一说,伸手摸到了我硬挺的阳具。
  「是吧?要不我们先来一次……」
  「不行啊!我刚刚才穿好的呀!等一下回来后再给你吧!回来后无论你想怎么样都听你的还不行?」妻子满脸绯红地说道。
  「来一次吧!」我抚著她的娇躯,心里更加冲动,悄声附耳道:「你就把内裤拉到一边让我插进去好了。」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啊?那会把裤子弄脏的!」妻子还在坚持:「再说也没有时间了啊!」
  「不会的,很快的啊!」
  「哦!啊……不行……啊!」妻子还想坚持,但是我的手已经摸到她的大腿间,她惊叫著想用两腿夹住我向内进攻的手,但是我已摸到她的阴户并挑逗地捏玩著她嫩嫩的大阴唇。
  「来,让我插进去吧!」我一边说,一边从裤子里掏出硬挺的阳具,顶在了肥嫩的屁股间。妻子抵抗了一阵,可能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别的男人交欢了,而现在自己的老公需要却不给,有些愧疚,因此分开双腿,双手撑在床边,将屁股高高地翘起。
  这个动作真的很淫荡,我挺起阳具用力地插了进去,「啊……」妻子被我插得叫了一声。
  我双手扶著妻子的屁股快速抽插起来,妻子阴道里已经很湿润,淫水很多,每抽插一次都给我的阳具带来强烈的刺激,大概抽插了三十多下,我就有射精的感觉了。
  「哦……我要射了!」
  「不要啊!等下回来再射吧!」妻子一听连忙叫道,同时双手一松,身体往床上一趴,阳具顿时从阴道内滑了出来。
  「好了嘛,老公你坏死了……等下你又会把人家吊在一半。你现在就射了,人家怎么办啊?」她娇嗔著打了我一下,羞道:「我们走吧!留点力气,回来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啊!」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啊!」我终于忍住没有射出来,从床头柜上拿起卫生纸把阳具擦干净。
  妻子这时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将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重新拉回原处,然后又把裙子整理一下,说道:「走吧!老公。」我点点头,拥著妻子出去了。
  我将老婆送到新家楼下,老婆亲了我一下,说让我好好上班,不用担心她,她晚上回来会告诉我发生的一切。我听后鸡巴立马又硬了起来,最后在老婆的短裙里偷摸了一把,老婆便下车上楼了,我看著老婆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老婆上楼后,在楼道里正准备敲门,不知又想起了什么,她便弯腰将自己的内裤从裙子里褪了下来,我想,她可能觉得这样做更加性感刺激,也可以让老张快些「干完活儿」吧!
  脱下内裤后,老婆便敲门,老张飞快的把门打开,只见老张只穿著一条黑色的平角裤站在门内。老婆进门后才发现小夏和小胡也在屋里,屋里窗帘都拉得紧紧的,一点光都不透,小月感觉不对,正要走,老张急忙把门给关上了,并对老婆说:「我给你减工钱,总得要给低下工人们一个交代吧?」
  老婆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知道今天逃不过这一劫了。心想自己反正已准备好给老张操,再多一两个男人搞也是这么回事,于是索性放开来对付这三个恶狼。
  于是老婆便走到屋子中间,当中有个装修用的凳子,我老婆便用手扶著凳子的上面,将自己的屁股撅了起来,老张和小胡见状便围了上去,在老婆丰满的屁股上摸来摸去,慢慢地将老婆的裙子向上拉起,老婆雪白的屁股便呈现在他们三个面前。
  惊讶的是,他们竟然没发现老婆没有穿内裤,而这种开裆丝袜实在是太性感了,于是老张立即将手指插入老婆的阴道里来回抠弄,小胡则用两手在小月的屁股上使劲地揉弄,老婆阴部还有我们刚才在家操弄时流出的淫水。
  这时小夏拿出了一台小型DV,因为这件事事先老张已经告诉他们了,他们两个小子也早就想操我老婆,这样一来,他们把操我老婆的过程录下来,既能勒索我要钱,又能要胁我老婆以后继续成为他们的性工具。
  我老婆发现小夏拿DV拍她的时候,正想阻止,没想到老张已经站在了老婆的身后,鸡巴头正顶著她的阴门,就在老婆要说话的一瞬间,老张也同时将龟头插入了小月的阴道,老婆一阵快感涌向全身,酥软得话也说不出来。
  小胡见状将老婆的手拿起,坐在老婆对面的椅子上,让小月扶著他的腿吃他的鸡巴,就这样,老婆穿著我给她买的黑色开裆裤袜,穿著黑高跟鞋,身上还套著上班的工服,被后面老张操著屄,前面给小胡吃著鸡巴,这幅场景我要是在场非要射了不可。
  老张操了一会后,小胡示意让他也操一会,于是老张拔出肉棒,让我老婆正坐在小胡的鸡巴上,上身抱著小胡,下身上下套弄他的肉棒。小胡因为平时都是干体力活,所以鸡巴特别粗长,老婆也不想让他插得太深,所以总用手撑著他的肩膀,用大腿控制著插入的深浅,所以正坐的姿势令鸡巴根本就插不到底。
  老张看见这样子于是就给小胡出主意,让老婆背朝著小胡坐在他腿上插入,这下可好,老婆没有了支撑,全身的重量全落在了屁股上,只能靠小胡的大鸡巴来支撑身体,因为每次插入得太深,所以小月的屁股马上向上抬。
  可是老婆又想,如果他们这几个男的迟迟不射,还不把她给操死?所以即使特别兴奋,她也尽力地向下套弄小胡的阴茎,希望他快些射出来。现在老婆就是想用自己的小骚屄使劲地套弄这三个人的大鸡巴,让他们都快些「交粮」,这样就是她的计划。
  老婆每抬一下屁股,停顿一秒钟,然后迅速地向下坐,老婆的阴道逐渐往外分泌了许多白色的液体。小胡拔出时除了龟头只在老婆的阴道内,然后再将肉棒迅速地全部插入小月的阴户,两个人的阴部紧贴在一起,每一下都干得我老婆大声地呻吟,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也随之上下晃动。
  小月尽力地用阴道迎合著小胡的大屌,突然她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小胡的鸡巴也变得越来越硬,老张可能看出了我老婆的心思,于是马上阻止了小胡的操弄,并告诉小胡:「你没看出来这个小骚货想让你快些『缴枪』?」小胡才恍然大悟,庆幸有个老前辈在旁指导自己「作业」。
  于是小胡将老婆放了下来,让给老张操弄,自己先歇一歇。老张让小月扶著边上他们临时架的床,从后面站著插入老婆的身体,这时还没有操弄两下,老婆的阴道口便流出了白白的体液,可能是刚才被小胡操得有些高潮的缘故。
  就这样,老张在小月后面使劲地操弄,我老婆现在还穿著黑色的高跟鞋,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所以她的屁股自然而然地高高翘了起来,穴口正好对著老张挺直的鸡巴头,怪不得好多男的愿意让女人穿著丝袜、高跟鞋操屄呢!原来在体位上还有这么多讲究,也正因为这样,操进去便更加深、更加有力。
  后来小月实在站不住了,就跪在床边上,继续翘著屁股让老张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又操了有几十下,老张可能快射精了,于是将小月翻了过来,用正常体位插入。这时小胡换下小夏,他来继续拍摄,小夏挺著早就硬得不行的鸡巴来到老婆嘴边,让老婆一边用手撸动,一边用嘴吸吮。
  老张这时越操越快、越操越用力,还呼呼的开始喘粗气,我老婆小月看出老张快射精了,心想如果让老张把精液射进自己的阴道里,岂不是两全齐美吗?一来之后小胡与小夏再操自己的时候,老张的精液可以起到润滑作用,而且还能刺激后面的男人快速射精;二来呢,有他的精液作为证据,也不怕他们不好好为自己家装修了。
  这时老张操弄的速度已到了最后冲刺的势头,可是要说他还是个经验老到的老狐狸,最后十几下快速地拔出了阴茎拿到我老婆的嘴边,示意老婆张开嘴,将精液射入了她的小嘴里,并威胁我老婆不许吐,老婆乖乖的咽了下去,并将老张的肉棒舔干净。
  老张点了颗烟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继续观战,原来老张早就算计好了,知道这样的话,自己的「子孙」就不在我老婆身体里,即使被小月抓住把柄,这样一来他就摆脱了干系,不用负责了,而且也让我老婆说他强奸失去了强有力的证据。
  小夏看老张已经下来,于是马上霸占了老张的位置,继续以这个姿势操我老婆。他嫌小月的工服碍事,便把她的外套都脱了下来,只剩下一双黑色开裆丝袜与高跟鞋还有一件白衬衫,白衬衫还是四扬扒开的,两个大奶子左右地摇动。
  如果这个屋里除了他们三个色狼之外还有其他男人的话,一样都要被我老婆小月性感的装束与动作所刺激,脚上踩著一双黑色高跟鞋已经让她的美腿比一般女孩的长了许多,最主要的是还穿著黑色的开裆裤袜,白白的屁股露出在外面,阴部湿湿的,还不时往外流著不知是谁的分泌物,是个男人就要上来猛操她。
  小夏操了会儿后,他也想像小胡刚才似的让我老婆在上面,女上男下式的弄弄,这样比较省力,而且还舒服。小夏于是躺在床上,让我老婆坐在他的肉棒上面,自己用屄套入他的鸡巴上下吞吐,而且还可腾出双手来玩弄我老婆的奶子。
  小夏的鸡巴在这三个男人中最小,但是却最硬,可能跟年纪小有关吧,于是他一边扶著老婆的屁股往下按,一边使劲地往上挺腰,发出「啪啪」的性器交合声音,另一手则伸到我老婆胸前握著她一只奶子搓揉,不一会,我老婆就被操得浑身颤抖,紧闭著双眼,性器交接处湿漉漉的都是淫水,在他身上也坐不住了。
  于是小夏把我老婆放下来,让她跪著,从后面插入继续操。这时老张歇得差不多了,便换小胡上来玩玩,替他继续拍摄。
  小夏继续在我老婆后面猛操,小胡在前面用鸡巴堵住了小月的嘴,老婆替小胡吃了一会鸡巴,小胡觉得还不够刺激,于是将屁股扭了过来,将屁眼对著老婆的脸,虽然小月特别不愿意舔小胡的屁眼,可这时小夏可能是要射精了,正在进行最后的「百米冲刺」,所以她只能顺从地舔弄小胡的臭屁眼。
  小夏最后在老婆的屁股后面挺动了几十下就不动了,这小子竟然将精液射进我老婆的阴道里,我都没有这样大胆过,因为我们还没有打算要小孩的缘故,所以一直用避孕套。
  小夏将逐渐萎缩的鸡巴退出了小月的阴道,让人惊奇的是竟然没有一滴精液流出来,因为我从没有试过内射,所以还一直不知道我老婆的阴门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啊!两片阴唇夹得紧紧的,一点也没有看出刚才大战过的迹像,除了阴门外有些湿湿的。小夏也看傻了,还用自己的手指伸进去抠弄了一下,依然没有精液流出来。
  可能因为小夏刚才想忍著多操一会的缘故,越是忍精不射越是射得快,所以最后没有做最后的冲刺便草草地射入精液,弄得在拍摄的老张都还以为他没有射精,只是拔出肉棒来给小胡让位置呢!
  这时,整个屋里还没有射精的男人只剩下小胡了,小胡刚才被老婆舔他的屁眼时就兴奋得不行了,他扶起我老婆小月,还是用他最喜欢的「观音坐莲」式,让我老婆坐在他的身上套弄阴茎。这次他不再让老婆主动地套弄了,按著老婆的屁股使劲地向上插。
  老婆经过这三人如此操弄,已经高潮过数次了,这次确实是最激烈的一次,只见小胡的大鸡巴一出一入小月的阴门,阴唇和肉棒上都已是滴滴答答的淫水,可能是刚才小夏的精液也被带出了一些吧!
  又操了四、五十下后,小胡的大肉棒终于一插到底不动了,一下一下在向我老婆的阴道深处射入精液。过了几秒钟后,小胡把鸡巴抽出的时候,他龟头上还在分泌著精液,小胡还想在射精后再插进小月阴道里弄一会,可是因为太软了没有成功,沾得小月阴户上都是精液。
  小胡起身后又用手指插入我老婆的阴户搅弄,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精液,可是怎么弄也弄不出来,嘴里还说:「这么厉害的屄,我还是第一次操,真够紧的!
  而且精液一点也不往外流,真是个生孩子的好屄!」老张和小夏连连点头。
  我老婆小月转头对他们说:「今天是我的危险期,而且你们三人中的两个都在我的洞里射了精,如果你们不好好给我家装修的话,我就告你们强奸我!反正现在有证据在我身体里。」
  老张急忙说:「怎么会?不是只有小胡在你里面射了吗?还有谁?」老婆便指著小夏说:「这个小个的不是也在我里面泄精了吗?」
  全屋的人都盯著小夏看,小夏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刚才太兴奋,所以没来得及拔出来。
  因为小夏平时一直都叫老张做「二叔」,所以老张应该和小夏有血缘关系,所以小夏如果出事了,老张也跑不了。
  这时老张蹲了下来,抽起了烟,「今天老子认栽了,没想到竟栽在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手里。看在你对我们三个兄弟慰劳有佳的情面上,我们肯定帮你好好地装修房子,价钱嘛,好说,只要你今后经常过来看看就行。」嘴里无奈地说著。
  这所谓的「常过来看看」,我老婆心里知道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多过来让他们几个发泄发泄兽欲嘛!操都操过了,射也射入了,也无所谓了,所以便痛苦地答应了。
  晚上老婆回到家后,就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我们激情地操了一宿,我兴奋地将浓精一次次射入了她的小骚屄里。
  几个月后,我们的新家终于可以入住了,家里装修得非常漂亮,并且用了出乎我意料的低价装修费结帐,这主要还是我老婆「奸工」的功劳啊!其实老张他们也并不吃亏,大家还记得他们第一次操我老婆时拍的DV吗?他们后来把它刻成了光盘,卖给当地的盗版商,因为片子的题材不错,所以赚了一大笔钱。
  又过了半年,老婆小月为我生下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可我知道,这个孩子不一定是我的,可是我依然爱她,因为只有她才能证明我老婆对家里装修作出的「突出贡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