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奇妙的一周  -  淫荡的一周》

  第一章一个试衣间内,一位年轻的女人正在换衣服。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裸露的身体散发著年轻女人的魅力。
  我叫程薇,是一个大三学生。试衣间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看著镜子中自己光滑的身躯,连身为女人的我自己都忍不住赞叹。我出身一个富裕的家庭,在配上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可以说我就是网路说大家经常说的白富美,女神。
  寒假期间,一个人无聊就出来逛街了。刚好看到一套不错的衣服就准备试穿一下。突然间,我觉得自己眼前发黑,好像被人打了一棍似的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计程车上面,「我是被绑架了嘛?」我疑虑著,可是不太像啊,手脚没有被绑起,嘴巴也没有封起。车里除了我和司机也没有任何其他人啊?
  那我是怎么回事,怎么到的车上的?当我正准备开口询问司机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弹,可是手脚明明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啊,说话也并没有出声啊。
  什么情况?我好像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现在的我好像只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突然,我发现自己的嘴巴里居然吐出了一句话:「师傅,前面左拐的路口就到了。」
  明明不是我说的啊,怎么就有声音呢。师傅答了一句好的,我就发现自己不受控制的手从放在腿上的包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拿了钱递给师傅。我觉得很奇怪,自己并没有下达任何指令,可是身体却依旧有序有意识的在行动。
  这个状态让我有点慌乱,可是我发现自己的慌乱什么的都没有任何作用。就像被关在无人区一样,任凭自己喊叫,说话都没有反应和回应。但是我发现自己对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像下车时候手上提的大包小包所带来的重量我还是能清楚感受到的。只是一切都不是我自己在控制。
  到了家门口,用钥匙打开房门就进了房间。将大包小包往床上一扔,就坐在了沙发上。显然这么多东西还是有点重,拿著挺消耗体力的,我能感受到身体在喘息。当然,前面的一切行为都不是我在掌控,我的躯体就像一个智慧型机器人一样自主的完成了所有的事。
  「没想到女人的身体这么弱不禁风,才搬这点重量的东西就累成这样。」
  从我的口中居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这著实将我吓到了。难道是有什么人在掌控我的身体吗?可是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美女,你当然没感觉了!」突然,我的脑海里传来一句话,是一个男性的声音。
  「你是谁,为什么我能听到你说话,可是看不到你的人。是装了什么语音设备吗?」我听到有人说话,也不管自己能不能说出口就这样询问起来。
  「NoNoNo,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你啊,哪有什么语音设备,我就是在你脑海里说话而已。」那个声音继续说到。
  「我脑海里,为什么你能在我脑海里说话?」我不依不饶的问。
  「因为我就在你身体里啊,你是不是发现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身体啊,因为现在你的身体就是我在掌控著的。」说完他还示意的将我的左手举起在眼睛面前晃了晃。
  听他这么一说,我确实是有点慌了,毕竟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非常不妙,像是灵魂出窍似的。
  「你为什么要掌控我的身体,我不认识你吧。」
  我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想多获得点资讯。
  「当然不认识,你这样的白富美岂会认识我这样的穷屌丝。我只是一个快死的人,在我死之前向上帝祷告想要在死前体验一下从未体验过的生活,没想到当然上帝居然真的出现了,愿意满足我这一个要求,不过我的死亡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也不可能长久的待在你身体里,只有一周的时间而已。」他倒是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听到他这么一说,心里骂了一句上帝,我也很无奈。毕竟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急也没有任何办法。况且也就只有一周的时间,就当自己看了一场一周的电影罢了。
  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站了起来,「你想干嘛?」我出声询问。
  「当然是洗个澡去啊,刚才出了那么多汗,你不觉得不舒服吗?」他边回应我边走向浴室。
  到了浴室,「我」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的站在镜子前面。
  「真美丽啊!」连操控我身体的他也忍不住夸了起来。
  虽然我是一个比较冷漠的人,但是女人嘛,始终都是喜欢被夸奖的,尤其是对于身材外貌的夸奖。只是虽然只有我的身体站在浴室里,但是我却有种赤裸站在陌生人面前的感觉。毕竟算起来现在能看到我赤裸身体的应该是两个人。不过我已经控制不住身体,所以也没有什么脸红之类的状态,反正现在也只能由他去了。
  不过,他倒是没准备乖乖的就去洗澡,对著赤裸的身体,细细的在抚摸,就像是慢慢的品尝一样。虽然我控制不了身体,但是身体的感觉还是完全能传达给我的。
  他用我自己的手在自己光滑的身躯上慢慢的抚摸,从我的感觉来说就像是一个陌生男子正在抚摸著我的身体似的,羞耻还是什么的,让我居然会有一点点的快感。
  「你可真不经整哦,才这样摸一会,就有反应了。不会是个淫荡的人吧。」
  他应该也能感受我的感受,所以出声询问。
  「你想的可真多,我从来不可能会淫荡。反而你倒是快点洗澡啊,这样站著很好玩吗?」我只能回应,想催促他赶紧操控我的身体去洗澡。
  「不急,慢慢来。我只有一周的时间,可要慢慢的品尝身为你的感受呢。」
  他说完,就立马开始了行动。手也不在限于在腰部和大腿之类的位置抚摸,而是改成了在胸部揉搓。
  「很软哦,还这么大这么挺。手感可真好。」
  他边揉边跟我说,我也能清楚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柔软嫩滑的感觉,只是我自己的身躯,并没有像他那样第一次把玩似的那么兴奋。
  见我不理他,他加快了动作,傲立的胸部就像一个水球一样被肆意的挤压,揉搓。慢慢的我能感受到胸部传来的快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传来。
  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虽然我比较高冷,可在大学还是有一个男朋友的,做爱也不是没做过。只是由于我的高冷,让她总觉得像是在和一具美丽的尸体做爱似的,没有太多刺激。
  所以我们俩也从来没有玩过什么特殊的项目,连姿势体位都基本上只有几个比较传统的姿势。所以在他这样的操控下,我等于是自己在用力挤压,玩弄自己的胸脯。我男朋友可从来不敢这样玩弄,每次只敢小心翼翼的抚摸,亲吻。
  但是这样的挤压玩弄却给我带来了异样的快感,让我在脑海里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这样就不行了啊,看来你还是个雏嘛。平常这么高冷,怕是没什么人敢这样对你吧。」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弃嘲讽我。
  「哼」我还是不理会他。
  不过我的不理会却激起了他的好胜心,手也从胸部往下面挪。挪到了我的神秘地带。
  「这就是你们女人制服我们男人的地方呢,可真是美妙呢。」
  边说边用手指轻轻挑动阴唇,阴唇被这样挑动,让我感受无比强烈,似乎连他也没想到阴唇的快感会如此之大,只见我的身躯微微的张开了小嘴呻吟了出来。
  那可不是我自己控制的,应该是他控制的,也就是说他也觉得很刺激。
  「真TM舒服,才摸了下阴唇就这样。原来做女人真舒服。」
  他现在也不理会我是不是不理他,直接就操控身体开始了自慰。
  我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中,自慰尤其是女孩子自慰是非常的下流不道德的。
  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体验过自己满足自己的感觉。虽然和男朋友做过爱,可能是没有太爱,也有可能真像我男朋友说的性冷淡一样,我从未真正体验过身为女人该有的高潮体验。
  可这次,不受自己控制的身体却完全的证明了我自己不是性冷淡。因为在他控制之下,我能强烈感受到阴唇,阴蒂被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一波胜似一波,让我无比爽快。
  而在他控制下的身体也放声的浪叫了起来,完全不管会不会有人听到。
  「爽不爽,这滋味很舒服吧。身为高冷女神的你从来没有过吧。」他在舒服的同时也不忘嘲讽我。
  我强忍住这一波波高潮所带来的无比刺激与爽快,依旧冷冷的回答他:「谁会需要……需要这样羞耻的……感觉。」
  不过由于身体所带来的刺激感,让我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本来想要达到的冷漠感也变得很淫荡似得。
  「还说你不爽,看你爽的都快哭了出来似得,声音都连不起了。不过……不过还真……真TM爽……哦……哦……」
  他边嘲讽我边还在继续行动,这一波波的刺激让同样感受的他也无法保持冷静,开始呻吟了起来。不过由于我和他感受到的感觉是一摸一样,所以我也在他的自我安慰行动上愈发的不受控制,最后的一波高潮让我彻底的尖叫了起来。
  而且一个是我的灵魂在尖叫,一个是我的身体在尖叫。像是双重刺激一般扎进了我的心里,让我感觉身体软软的像要融化一般的舒服。
  幸好家里房子比较大,我的浴室也是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加上隔音效果比较好,因此我无论怎么样的叫声,也不会害怕有人会听到。
  我的身体趴在浴缸上喘息了大概一刻钟之后,他才操控我的身体去到浴缸里面泡著,在经历了一次高潮之后,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一样,这样泡著澡让身心更加的舒爽。
  由于刚才的舒爽让我觉得疲惫,加上现在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中我就睡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泡完澡站在房间的镜子面前正在试穿著一些陌生的衣服。这种像是在看电影一般看著自己「哎哟,你醒了啊。」脑海中他的声音响了起来,「看看这一身怎么样?」
  听到他问我,我才开始仔细打量著自己身上穿著的衣服,只看一眼就让我内心开始惊呼,不敢再看。从未穿过如此暴露的衣服,身上能暴露的地方基本都露著了:光滑嫩白的大腿露在外面,下半身只穿著一条都快到腰间的超短裤;上半身穿著低胸露脐装,基本上只是在胸口围了块布似的。这样的衣服要是穿著走出去,不得让别人看完了啊。
  察觉到我的心思,他在我脑海里发声了:「怎么样,这套我精挑细选的性感套装,再配上你本身的嫩白皮肤和魔鬼身材,怕是没有任何男的能抵抗这样子的诱惑吧。」
  「诱惑?啊呸!是丢人好吧。」我在心里吐了他一下。
  我从小到大就从未这样穿过衣服,如此丢人的衣服让我感到羞耻,可是他却不依不饶:「你仔细看看,这身装扮。虽然没有露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是却让人觉得美好秀色都已经完全看光了。啧啧啧!」
  听著他说话,可是身体却依然在动著,不知从哪拿了一条就两根线一样的东西做成的裤子就开始抬腿穿了起来。
  「没穿过这个吧,高冷女神?这叫丁字裤,好好感受下这个内裤带来的羞耻刺激感。」
  穿完,他对著镜子拉扯了几下衣服和裙子,整个大腿露在外面实在是让人感觉奇怪。而且丁字裤的已经紧紧的缠绕著我的下身,虽然羞耻可是的确是很刺激。
  「我」拿著包就除了房间门,下楼的时候,管家都看傻眼了,眼睛一直盯著我的身体看,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自顾自的下楼之后,「我」就出了房子大门,在外面伸手拦了辆车就上了车,和司机说了声:「去兰黛街。」司机本来盯著看的眼睛缓缓的收了回去,收回去之后车子就启动了。
  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司机跑过来开门的时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暴露在外的大腿看,要不是我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神,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反而抛了个媚眼。下了车之后「我」就直接走向了一家最大的酒吧。
  虽然我从不泡酒吧,但是兰黛街是本地的酒吧一条街的事我还是很清楚的。
  以前坐车路过这条街的时候看著满街穿著暴露的女人,心里总是有点鄙夷。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我自己穿成这样跑到这里来了。
  路上,脑海中的人告诉我说要好好的带我体验体验生活,虽然不是很清楚他的体验生活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是现在这样,完全没有一点自主权,身体根本不受操控。
  进了酒吧的门之后就有门童来领路,听说就一个人来,直接带到了吧台。现在时间不是很晚,里面没太多人,但是当我坐下之后,为数不多的人的眼神全部都聚焦到我这边来了,就连刚才带路的门童和酒保都时不时的盯著我。
  点了杯没听过名字的鸡尾酒之后,脑海里的人又说话了:「大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这样体验过,一个人穿著暴露的坐在酒吧吧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你身上。」
  没等我回到,他又说:「好好享受这样的感觉,我保证你会爱上这样的感觉的。」我在脑子里大声的抗议著,可是他却像视频断了线一样没有理我。
  「美女,一个人吗?」没多久,就有个男人端著酒坐到了我旁边。
  「是啊,一个人挺无聊的就到这坐坐。」我回答著。
  「也是,能到这边坐坐的都是无聊的人,来,为这无聊的夜干杯。」说完,他就举起了杯子和我碰了一杯之后干掉了手里的酒。
  「美女,既然一个人那么无聊。要不要一起到我那边坐坐,我们那有一桌的朋友,一起坐坐,聊聊天呗。你一个人坐在这也太无聊了。」
  他说完也没等我同意,就拉起我的手朝酒吧边上的卡座走,「我」也没有反抗的就被他这样拉著走了。
  卡座已经坐著三男两女,两个女的虽然不好看,但是穿著比我还要暴露几分,而当我被那男的拉到卡座后,另外三个男的瞬间变得更为活跃了,还没等我坐稳,有两个男的立马就开始自我介绍了。
  「美女,你好,我叫阿杰。」这个染著黄头发的男的率先介绍,他刚说完,另一个穿著西装的男的就接话道,「美女,别理这个黄毛,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赵帆,你可以叫我阿帆。」
  「你们俩,怎么这么急,来了个美女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拉我过来的男人打趣道,「还没请教美女的芳名,不知道我有这个荣幸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叫程薇,你们好啊。」我自我介绍到。
  「小豪,怎么了,看到美女不会说话了?」拉我过来的男人对著最后一个略显腼腆的男孩说。
  「斌哥,别取笑我了。」小豪说话轻轻的。
  「来,既然大家都知道名字了,就算是朋友了。走一个。」被称为斌哥的男人拿了一杯啤酒到我面前,又举起他自己的杯子说道。
  随著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这一桌喝掉的酒也慢慢的变多,虽然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但是身体的每一个反应、感觉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头也有点晕乎乎的,这段时间里,这帮男人玩著各种喝酒的游戏,目的却是揩油,不过大部分的情况都是揩我的油为主,自从我到了之后,原本的两个女的就不怎么说话,只有喝酒的时候特别猛。
  就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感觉我从上到下的地方都被斌哥、阿杰和阿帆摸了一遍,尤其是坐我边上的斌哥,没事就把手放我的大腿上,慢慢的挠、慢慢的摸、慢慢的画圈,一点点的接近我的大腿根部,这一个小时下来,我都感觉到下体的水都快淌出来了。
  又一杯酒下肚之后,感觉自己快尿出来了,就说了声,「我去下厕所。」
  斌哥一听就说,「我带你去,人多怕你找不到。」
  于是他拉起我的手就离开卡座,在人群里挤啊挤的到了厕所门口,厕所门口倒是人不多,不过却是共用的厕所,有很多间,不分男女。
  我找到一间没人的就准备进去,没成想斌哥也一起进来了。他转身把门锁起。
  空间不是很大的测试里站了我们俩人,就显得非常的拥挤,我们俩的脸都快贴在一起了。
  斌哥双手将我的腰一揽,就对著我亲了起来。可是身体不是我在控制,占据我身体的人,非常主动的和斌哥热情的吻了起来,也抱住了斌哥。
  没亲多久,斌哥就将我的超短裤给褪了下去,一把将我按在了马桶上,他熟练的将自己的皮带一解,拉链一拉就将他的裤子也褪到了膝盖处,然后内裤往下一拉就将他的阳具弹了出来,一下就弹到了我的脸上。
  不用他示意,「我」就主动的将他的阳具含入了嘴里开始吞吐。我闻著那淡淡的尿骚,嘴里感受著一根愈来愈大的火热阳具来来回回的进出,没成想这样坐著居然就尿了出来,幸好是坐在马桶上。
  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正在上厕所的美女面前站著一个男人,将自己的阳具塞入美女嘴里在做活塞运动。「我」抬起头看著斌哥,斌哥略有醉意的也看著我,双手撑在厕所两边的墙上享受著「我」的服务。
  口交的这几分钟我感觉下体一直在流,刚开始的是憋住的尿,后面的却不是尿了,从未停止。斌哥摸了摸我的脸示意我可以了,于是我将他的阳具吐出,他将我拉起来背对著他,将我的翘臀高高翘起,双手撑在墙面上。
  而他一直手环抱住我的腰,一只手扶住他的阳具慢慢的就进入我的身体了。
  刚插入的瞬间,我就立马叫了一声。说实话,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被这样大的阳具进入过,所以身体的反应是非常诚实的,进入之后斌哥双手抱著我的腰开始一下下的顶动我的小穴。
  可能是有点醉了,斌哥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卖力的操纵著他的阳具。而我却伴随他的进入一声声的在呻吟。由于厕所内的空间比较小,所以做不了什么大的动作,只能以这样的姿势交合著。
  大概插了几百下之后,斌哥将他的阳具拔了出来,然后将我们换了个位置,他讲马桶盖盖下就坐在马桶盖上了,然后示意我坐上去,于是我曲著腿,握著他火热又沾满淫液的阳具对准自己的花心就慢慢的坐了下去,斌哥将我的双腿分开,从后面摸著我的胸部。
  这样的姿势,我只能自己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双手撑著两边的墙壁开始一上一下的动。
  就像突然连起线一样,脑海中他的声音响了起来,「好爽,和真实的男人做爱比自己玩要爽多了。程大小姐,爽不爽这个感觉。」
  「啊~我~我不想~不想和你说话。」我说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
  虽然我们脑海里在对话,可现实中却只有我的娇嫩的身躯,包裹著斌哥的肉棒正在一下下做著人类最原始的行为。不过这个姿势我倒是很累,没多久,就觉得自己腿软了,不过幸好斌哥也到了,双手从我的胸上面下来,抱住我的双腿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他站了起来自己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就这样我半悬在空中大概半分钟之后,斌哥的精液一股股的射进我的小穴内,我也达到了高潮,小穴也在一耸一耸的蠕动著,像是要吸干他的肉棒一样。
  射完之后的斌哥就将我的身体放了下来,一下就把肉棒拔了出来,还未变下的肉棒上沾满著我的淫液以及他的精液。
  我还没从高潮中缓过来,只能半蹲在地上,无法站起来。斌哥又将他那肉棒顺势就捅入我的嘴里,我只好用嘴巴将他的肉棒舔舐干净。
  几分钟后,我们穿好衣服就从厕所里出来了,后面进入厕所的一个男的看著我在那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