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与继母(4)》

  事实上二个人不分昼夜的性交,不过白天有女佣在,而且都是启太单方面的要求。阳子究竟有母亲的立场,无论如何不会自己主动提出性交的要求。
  而且,阳子并不是完全高高兴兴的答应启太的要求,心里总是有个结。
  可是一旦被启太拥抱时,一方面想为儿子解决性的苦恼,一方面无法克制自己内在的性欲,为获得做女人的欢乐做出一切努力。
  启太的表情一天比一天开朗。知道原因的阳子很高兴自己的牺牲没有浪费。
  甚至于显得开朗的不止是启太一个人。
  「太太,先生快要回国了吧。」
  女佣以为阳子的开朗是因为启造的回国,所以看著阳子的脸色这么说。
  到了这么年龄大概以为男女的性交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亳不顾忌的表示出来。
  阳子只是报以微笑,心里想如果告诉她丈夫是阳萎,她一定会感到惊讶。
  对了,他快要回来........。
  想到这里阳子的心情开始沈闷。
  并不是讨厌丈夫。
  对于为家庭跑到国外工作的丈夫,只会有感谢之情,也不会有厌烦的念头。
  只要他能正常的爱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是他不好,还是我.....也许是心里有恶魔的启太还有我.....
  虽然和丈夫之间在性生活方面难免感到痛苦,可是因此就和自己的儿子发生性行为,简直还不如畜生,等丈夫回来后会变成什么情形呢......
  想到这里阳子的心里就开始骚动。
  启太也很在意父亲快要回国的事,启太的笔记本上有父亲回国的日期。距离这一天愈近,启太对母亲表现的爱情愈具体也愈热烈。
  终于到了启造明天就要回来的前一夜,阳子泡在浴缸里,想到今天晚上启太还会来。
  阳子在心里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习惯启太。而且没有刻意去教他,但启太对待女人肉体的手法已经相当熟练,使她感到惊讶。
  想起自己疯狂般的样子,以及毫不保留的发出淫声浪语的情形,不由得脸红了........
  感到身体火熟,泡在热水里头昏,阳子茌浴缸里站起来。
  已经在幻想的世界里,使胯下流出甜美的蜜汁。阳子好像迫不急待的轻轻拨开花瓣。
  「呵........」
  闭上眼睛时好像要冒出火花,同时又有新的蜜汁从肉泂里流出。
  自从和启太发生关系以后很久没有用手指了,因为母子经常性交,已经没有用手指的需要。
  不是用别人的手指,用自己的手指挖摸快感,又有不同的感觉,阳子摸过肉洞的手指拿到跟前。
  微微冒出热气,像沾上一层胶水。
  把手指送到鼻前,微微闻到酸性的味道,几乎在这时候浴室的玻璃门突然被拉开。
  阳子想到自己刚才的秘密被看到,心里非常紧张。
  「妈妈........」
  启太来到阳子的背后,从她的腋下伸手过去抚摸乳房。
  「什么事?」
  「嘻......」
  声音在阳子的耳边笑。
  「什么......」
  启太的手抓住阳子刚才还在摸阴户的手指。
  「不可以一个人玩弄。」
  阳子无话以对,只好低下头。
  「妈妈真的那么寂寞吗?如果这样的话,我有责任了。」
  启太的手分开阳子的双腿,先抚摸阴毛,然后抚摸阴核,阳子的体重压在启太的身上。
  「妈妈,明天爸爸就要回来了。」
  启太的声音没有平时那样开朗。
  「是啊......」
  我们这种事要结束了.........
  这句话没有说出来,阳子把话吞下去。
  这种事情还能顺其自然吗?应该找到一个结束点,否则........
  可是这样的念头也突然被打断,有几根手指毫不客气的侵入肉缝里。
  阴核被手指压迫产生痛感,后面还有脉动的肉棒紧紧压上来,而且还顺著屁股的沟碰到会阴部,圆圆的头部还显出要刺入肉洞里的态势。不过那里已经有先来的客人,任意的在里面活动。这时候的阳子等于是前后洞同时受到刺激。
  启太并没有看过有关性交的书,可是他会在母亲的身上试用种种方法。这一天启太想试的就是对肛门的攻击,他觉得为达到这个目的最好先从后面发动。
  启太已经经验过背后姿势的性交,所以知道肛门会以什么样的形态暴露出来。聪一曾经告诉他女人的身体都是性感带,所以好奇心旺盛的启太一直想试肛门性交。
  父亲要回来了.这件事也成为启太下决心要进行的原因之一.....
  想把属于父亲的母亲的肉体尽情的玩弄,而且启太本身对肛门性交有很大兴趣,经由肛门性交很可能在母亲的身上看到新的变化。
  「啊........」
  听到母亲甜美的声音,启太也产生陶醉感。
  「妈妈,很舒服了吗?」
  阳子的下颚微微向前伸出,像小女孩一样点头。启太的心里充满快乐。手指的动作也更温柔,贴在母亲屁股沟上的肉棒也更增加粗壮。
  「呵.....唔.....我该怎么办......」
  阳子无论如何都无法不扭动屁股,手指在肉洞里发出说不出的淫邪声音,如今也变成升高二个人性感的背景音乐。
  「妈妈,太重了,抓住那里吧。」
  启太要母亲的身体靠在浴缸的边缘。因为全身都无力,上半身弯曲得很厉害,阳子的脸几乎要碰到浴缸里的水。
  启太在母亲的背后蹲下,从高高挺起的屁股下面,能把一切看得非常清楚。
  好大........
  这是启太的第一印象。
  确实,如果从前面看女人的阴户,受到茂密阴毛的掩饰,仅能看到一部分肉缝。可是从后面看,因为前后的肉缝完全看清楚,如果是第一次看到的人真是会吓到。自从启太以前看父母性交,知道那样的事实,但每一次都不是从这个角度看,所以现在看到的景色仍会使他感到惊讶。尤其是那种无法形容的淫猥的形状和色泽。
  启太就像公狗闻母狗屁股一样的把脸靠近母亲的屁股。反过来看的景色,看在少年的眼里显得淫邪,但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异常气氛使少年陶醉也被吸引。
  仔细观察时,知道大部分是各自收缩或微微颤抖,分别是独立的性感带,这样的集合体形成伟大的阴户。
  「你......做什么?」
  母亲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清楚,但相反的也表示母亲的兴奋吧。
  启太双手抓住光滑丰满的肉丘向左右分开,原来重叠的粘膜裂开,出现肉洞里复杂的构造。
  和单纯的洞穴完全不同,所以手指在里面会有各种不同的感觉......
  启太这次用的不是手指,是伸出舌头,而且深深的插入肉洞里。
  在这刹那,整个肉沟蠕动,有粗躁感的肉壁夹紧舌头,跟前有皱纹的肛门也收缩得更紧。
  用一根手指轻轻放在那里推,同时为避免母亲把注意力完全转到肛门上,启太的舌头还像肉棒一样抽插。
  虽然不知道那一方面发生效力,母亲发出哼声,好像忍受不住的扭动屁股,启太以为手指和舌头的双重效果使母亲产生快感,于是继续同时刺激前后二个肉洞。
  阳子的二个乳房耸在浴缸边缘上摇动,很显然的阳子是用这种方法刺激乳房,使启太带来的快感更强烈........
  启太轻轻从肉洞里拔出舌头,再用舌头代替压在肛门上的手指。
  「不要.....不要在那里.....」
  阳子在肛门上感受到舌头的感觉,虽然这样大叫也扭动身体,但以手掌在阴核上爱抚时,阳子不再说话了,只是从美丽的嘴唇发出急促的呼吸和低沈的哼声,浓蜜的蜜汁流到手掌上。
  启太让舌尖沾满唾液,就用力向缩紧的肛门插入。
  「不要!不要在那里......」
  阳子又开始扭动屁股,好像要躲避舌头的攻击。
  也许还不到时候........
  启太立刻决定从肛门撤退,然后把隆起的阴唇和突出的阴核完全含在嘴里。
  因为太突然阳子忍不住发出尖叫声,可是乂立刻受到疼痛和快感混在一起的感觉袭击,那种美妙的感觉,使阳子把躲避的屁股又用力向儿子的脸挺过去。
  启太把嘴张开到最大限,舔那里的嫩肉和吸吮大量溢出的蜜汁。
  「啊.....唔.....好.....啊.....」
  持续不断袭来的快感,使阳子的肉体麻痺和颤抖,那是用意志力无法控制的感觉,阳子恨不得就在这种情形下达到性高潮,希望能享受最后的快感,希望身体爆炸有强烈的欲火燃烧。
  「插进来吧.....我不行啦.....现在就插进来.....现在就让我泄了吧......」
  阳子不顾一切的把乳房压在浴缸边缘摩擦。
  启太凝视美丽母亲淫荡姿态,情绪也更昂奋。
  「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
  启太这时候才抬起身体,以膝盖著地,同时迫不急待的右手握住肉棒,向著目标调整肉棒的角度,身体慢慢向前挺进,龟头碰到阴唇上。
  「唔.....啊.....」
  阳子的声音为期待颤抖。
  首先让龟头轻轻进入。充血的阴唇和龟头一起卷入到洞里,在这同时进入的部分,有粘粘的淫液流出。
  启太充分的享受跟前的情景,将冒出血管的肉棒又插入一部分,就如同进入装满水的浴缸里,会有多余的水溢出来。可见阳子的肉洞里已经有满满的花蜜。
  在还没有完全插入之前,启太用自己阴毛的一部分压在抽搐的肛门上。
  阳子的身体发出颤抖,屁股也摇摆。就在这刹那连接肛门与阴户的8字形括约肌猛烈缩紧。
  肉棒的前段好像快要被割断一样的疼痛,但除疼痛以外还有更强烈的快感从阴茎传到腰骨然后直奔头顶。
  启太几乎要射精,他能忍耐是因为想和母亲同时迎接最后的高峰,这样强烈的欲望使他勉强克制射精的欲望。
  启太决定不要动,因为那样的刺激太强烈,不过把肉棒完全插入到肉泂里。
  「唔.....啊.....」
  阳子获得强烈的快感,准备要冲上性高潮的顶点。启太插入到耻骨和阴核完全吻合的程度,就开始左右前后的摇动。
  这样就比抽插的刺激感弱一些,很可能更持久。但也做出使母亲能觉得更快感的动作。
  左手绕到前面揉搓阴核,仅是如此就能使母亲得到的快感增加一倍,然后在右手指沾上唾液,在肛门的四周揉搓,快感的程度更增加。
  阳子同时受到前后攻击,全身都颤抖,和只有一处受到刺激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身体要飞起来的快感包围全身。子宫猛烈萎缩向洞囗方向移动。
  阳子的手抓紧浴缸边缘,因为连续的强烈快感几乎感到呼吸困难,在儿子的攻击中,一直奔向性高潮的绝顶。
  「啊...我不行啦.....我要泄出来啦.....啊.....这样弄太好了.....啊不行啦......我要泄了!」
  好像碰到暴风的小船不行的摇摆后,阳子像死人一样动也不动了。
  几乎是奇迹的启太没有射精。如果现在射精的话,今天晚上的计划就泡汤了,启太的额头上冒出汗珠。
  阳子的身体逐渐开始松弛,从充满紧张感的身体失去力量。
  启太的眼光集中在肛门上,从缩紧的那里也能看出逐渐失去力量,像有皱纹的花蕾慢慢开花一样放松,当然肛门因为构造的关系不会完全开放。
  启太瞄准那里滴下唾液,很准的使肛门的四周湿润,从肉洞里轻轻拔出仍旧勃起的肉棒。
  阳子在达到高潮的刹那流出大量淫液,所以肉棒虽然继缤勃起,但也毫无抵抗的拔出来。
  启太将龟头对正母亲的肛门然后向前推。
  「唔......」
  母亲的后背紧张的向后仰起。
  启太抱紧屁股,让自己的肉棒向前挺进,缩紧的肛门几乎难以相信的张开,龟头进入里面。
  母亲只发出哼声,没有表示痛苦。
  其实,阳子在这时候确宾感到激烈的疼痛,但同时也明确的感觉出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是很可怕的巨浪,但阳子也想知道那种感觉的真相。
  「啊.....痛......」
  阳子一面说一面摇动屁股。
  肉棒慢慢的进入肛门里,阳子的全身变成僵硬,这是因为不安和紧张的关系,可是这样反而造成更缩紧括约肌的效果。
  「啊.....妈妈......」
  虽然有一点痛,但是很美的感觉,启太继续向里挺进,龟头碰到什么东西。
  「啊......」
  启太的手在阳子的前门摩擦。开始还很温柔,但随著快感的增加,动作也开始粗暴,阴核受到揉搓,湿淋淋的肉洞被玩弄,肛门里有粗大年轻的肉棒插入。
  不断产生的强烈快感,阳子终于像野兽般吼叫。
  「怎么办!妈妈要疯了.....快抱紧妈妈.....啊.....好奇怪,妈妈快要泄出来了.....啊.....」
  在肛门性交的魔界里,阳子快速被带到性高潮里......
  启太的紧张突然中断,脑海里感到一阵麻痺,眼睛里好像有火花爆炸........
  从阳子肛门里溢出大量白色液体,流到前门........
  不久后启太的身体从母亲的后背滑落,阳子又像死人一样的趴在浴缸的边缘........
  启太看著眼前的小肉洞流出自己射入的精液,产生奇妙的感觉......
  妈妈不会答应爸爸做这种事吧......
  启太对父亲产生一种男人的优越感.....
  启造回来的晚餐,因为很久不在家的关系,佣人也同桌吃饭,这是阳子的主张,怕一家三口吃晚饭时显得尴尬,自己做了这样的决定。
  阳子看到启太的态度和平时一样才放心,当然任何家庭的年龄在高中生的男孩,和女孩不一样,和家人很少开口说话,启太本来就是很少说话的孩子,家人都不会放在心上。
  话题一直围绕著启造买的礼物上,而且又加上喜欢说话的佣人,显得很热闹,启太偶尔也插嘴问外国的事情。
  启造很久没有享受到家庭的乐趣,启造很高兴的喝不少酒。
  阳子也在丈夫的劝酒下,吃完饭时已脸色通红,连女佣都感到惊讶。趁女佣回家,启太也回到自己的房里。
  阳子带著不安的眼色看他的背影,因为他知道启太心里想什么。
  他一定在心里幻想我和丈夫的房事......
  想到这里就觉得儿子非常可怜,他虽然保持平静的样子回到房里,大概心里是乱成一团。
  阳子的猜想一点也没错,启太倒在床上就开始想将要在父母的卧房展开的情景。
  可是,爸爸什么也做不到......
  启太嘲笑父亲的不幸,可是,虽然不能真的身体连接,但能用其他方法使阳子高兴,因为知道这种情形所以启太的心里无法平静。
  启太很有耐心的等待,也许妈妈会来看他是不是睡了,所以把房里的灯光熄灭。
  启太的推测是正确的,大约一小时后听到母亲在房外小声说。
  「阿启,睡了吗?」
  房门推开,母亲来到床边。
  启太闭紧眼睛,阳子为儿子盖好棉被悄悄的走出去三十分钟后启太悄悄走出房间,虽然没以前那么厉害但是还是会心跳加快......
  启太偷看父母房间时,阳子已经将丈夫萎靡的东西含入口中,而且还有巨大的假阳具插入阳子的肉洞中阳子并不是想借由爱抚丈夫不能勃起的阴茎,给自己脱罪,只是不这么做心里就觉得过意不去.....
  启造对阳子的热情行为,看成是好久没有性交的兴奋或喜欢.....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是阳子对丈夫的回报!
  因此启造用心操作电动假阳具,这样的结果是使阳子产生和儿子性交感受不到的变态性的快感!
  「啊.....你这样.....我会.....」
  顺著插在肉洞里的假阳具溢出淫水。
  假阳具根部如姆指大小的凸出物压迫到阴核,另外一个是不停的在肛门上小擦.这样受三面旳攻击,而且又带来不同的快感,使阳子几乎要忘记爱抚丈夫的阴茎,拼命扭转身体发出淫声浪语。
  启太的眼睛是靠在钥匙孔上,但也能很清楚的听到母亲的声音。
  爸爸是不能性交的......
  这是唯一的安慰。
  启太回到房里,从裤子拉出肉棒闭上眼睛,在脑海出现的不是过去那种母亲裸体,现在是非常鲜明的母亲的肉体,启太能想起母亲的每一个部分是什么样子。
  「啊...太好了.....妈妈要泄了。阿启.....你射出来吧,射在妈妈的身体里!」
  母亲的声音在脑海里复苏时,房间充满年轻精液散发出来的味道。
  第二天早晨,父亲自己开车送启太到学校。
  启造对短时间没看到的儿子成熟的样子感到很满意。而且和阳子的房事也进行得很顺利,所以兴高采烈。
  只要没有老,相信有一天会治好阳萎,在那以前虽然不能用自己的肉体使老婆满足,但可以用其它的各种方法和老婆的情欲对抗。
  昨天晚上就是如此......
  启造想起第一次在阳子身上用的方法,不由得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
  启太发现那件事,是女佣做好晚餐回去后。
  启太已经从学校回来一小时,心里只希望女佣早一点离开。
  他希望在父亲回来以前能和母亲性交,因为想起昨天睌上的情形,裤子里的东西就开始勃起。
  终于等到佣人回去,就从接听父亲电话的母亲身后拥抱。
  阳子几乎要叫出来,但还能勉强忍住。
  跟丈夫通完电话,就被儿子拉到自己的房间。
  「妈妈......」
  启太迫不及待想脱阳子的衣服。
  「阿启.....」
  阳子想说出昨晚丈夫对自己强迫要求的事,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是瞒不了启太的......
  就在犹豫时,启太开始吸吮她的乳房。
  启太好像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兴奋,吸吮乳房、玩弄乳头,完全欠缺体贴感。
  阳子在脑海想著昨晚的事时,启太开口问道......
  「妈妈,昨晚弄过了吗?」
  阳子这时才回到现实里,对启太过份露骨的问题感到慌张,没有说话就表示肯定了。
  「妈妈,妳说呀!」
  想到这个孩子在嫉妒时又觉得他很可怜。
  「有什么办法,我们是夫妻。」
  阳子只有这么回答。
  启太对母覟的回答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脱衣服的动作好像更粗鲁。
  启太脱母亲的衣服后,为找出昨夜的痕迹,瞪大眼睛凝视昨夜的裸体。
  没有特别不同的地方,就在准备脱身上唯一留下的三角裤时,启太发现一种变化,那就是白色三角裤的前面也是雪白的,那里应该有阴毛的影子但是没有。
  「...........?」
  启太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用手从三角裤上摸,但应有的摩擦感完全没有。
  启太迫不急待的拉下阳子身上的三角裤,有阴毛的地方完全被剃光,那里形成白色。
  「妈妈,这是......」
  启太说不出话来。
  启太对自己入睡后在父母之间发生的异常行为非常嫉妒,自己没有想到的事情,由父亲享受,产生自己失败的感觉。
  终于让他知道了.........
  阳子闭上眼睛,可是能感觉出启太受打击的样子。
  火热的手在没有阴毛的耻丘上温柔的抚摸,说是温柔,不如说是想在那里找出什么东西。
  启太的身体进入双腿之间,突然猛烈把阴唇拉开。
  「痛......」
  阳子急忙闭上嘴,以赎罪的心情把双腿分开更大,让一切暴露在儿子的面前从启太的嘴里发出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惊叹的声音。
  阳子在自己的下体感到一阵剌痡,一定是启太的火一般的视线集中在那里,可是这时候阳子竟然溢出淫液,阳子对自己这时候竟然有性感感到羞耻?
  「饶了妈妈吧.....」
  阳子软弱无力的声音,刹那间又变成尖锐的叫声,因为启太的嘴吻到肉缝的嫩肉.....
  整个阴唇和已经开始骚痒的阴核,被启太的牙齿磨擦,阳子为这种从没有过的疼痛和快感扭动屁股。
  「啊......好........」
  启太唯有今天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兴奋,将冒出润滑液的龟头对正母亲的阴户,一口气插入到底。
  「啊.........」
  深深插入的钢铁般的肉棒,从开始就用猛烈的速度抽插。
  启太的肉棒虽然很快的爆发,但就那样留在阴户里不到五分钟,再次膨胀,这一次是两人同时达到性高潮结束。
  阳子和启太的秘密关系日益激烈,启太要求次数更频繁,甚至女佣还在时也会把母亲拉到房间,发泄自己的欲望。
  阳子感到不安,开始在丈夫晚上喝的酒放安眠药,不喝酒就是镇定剂,能帮助增加精力,光明正大的给丈夫喝下去。
  启太对母亲为自己积极合作,非常心安。可是阳子的心越来越沈闷,心里像冬天一样寒冷。
  有一次在启太的房里性交,知道丈夫今天会晚回来。
  今天晚上不必给丈夫吃药了........
  这是唯一的安慰,所以,阳子为避免启太夜里还有要求,一心一意的想使他疲倦。
  看到母亲的这种样子启太也非常满足,身体感到愉快的疲劳,躺在那里看著母覟离去。
  阳子来到走廊上,对房门前的湿痕感到疑问,她和启太都没有从浴室带来水分,为什么会有水呢?如果是应该晚回来的丈夫站在这里的话......。
  这样可怕的念头不由得使阳子战栗。
  不可能......不可能........
  阳子急忙去玄关,那里有更多的水迹,虽然直径不到十公分,好像是鞋印。
  阳子在家里找遍每一个地方,没有人,静静的。
  怀著快要爆炸的心走到外面。
  在地上的雪上留下脚印,继续下的雪,快要淹没脚印。
  这是有人来了以后又离开,能进入房里的人只有一个人。
  黑夜的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
  丈夫去哪里了,不知道丈夫知道一切后现在是什么心情......
  想到丈夫没有立刻冲入房间里的心情,阳子觉得自己的罪恶更大。
  启造看到自己二个亲人堕入不可能再爬上来的地狱,是因为自己无法让妻子快乐的缘故,所以决定做出没有看到的样子吧。即使是如此,这种情形能维持多久呢?现在,这一家好像是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后记「我听妈妈说,爸爸已经发现我们的关系,心里确实受到震撼。也从这个时候起,妈妈的态度改变了.........」
  可是我还是没办法断绝这种关系,也可以说我深深的爱上了妈妈.........。
  不久后我发现有人给我吃安眠药,聪一你是聪明人一定知道是谁。
  我开始妈妈可能会把我杀死,但妈妈不会只杀我一个人的,妈妈一定会跟我一起死的,我准备接受这样的审判。
  聪一我父亲从年底为工作又去国外,我和妈妈都过著非常快乐的新年,可是假日结束后,我和妈妈可能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了,我有这样的预感。
  请不要为我伤心,因为你和妈妈也使我享受到,值得过一辈子的快乐人生............
  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