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侍寝》

  终于到周末了,下了班刚走到停车场电话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广州的同学征。
  「哥们,我在海市开会,现在已经完事了,正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吃饭,你也过来吧!」征兴奋的说道。
  「好呀,我们也好几年没见面了。不过,不会不方便吧?」我也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亲如兄弟,虽然我们离得不远,但是经常几年见不上一次面。
  「不会,都是朋友,老乡。来吧,我们在月舫。」
  「好,我马上到!」
  一进到包厢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一桌子的海鲜基本上没怎么动,几个显然是喝空了的茅台酒瓶子摆在边上。两个人喝得已经差不多了,尤其是征的那个朋友,说话都已经大舌头了。
  一番推搡客气后,大家重又坐好。对于有点喝高了的人来说,最好的套近乎手段就是和他继续喝,所以,三杯酒下去大家就开始称兄道弟了。经过征的介绍我知道他的朋友姓曹,市卫生局负责医疗器械的科长。
  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题自然落在了女人身上,征开始给我们讲他们局里的各种风流韵事,这时曹科长挥挥手打断了征道:「这……算什么,你们知……知道海市第……一医院吧?」他抬起醉眼看了看我们,确认我们都听清楚了才继续说道:「我……的一个同……同学在那里做科主……任,听他说,他……们医院的护……护士经常给医生侍……侍寝。」
  「侍寝?陪医生睡觉呀?」我心里一惊,老婆不就在第一医院吗?
  「你还别不……不信,」看到我一脸的不相信,曹科长有点著急:「我……
  我那个同学都不……知道玩了多……多少个小护……士了!听说他……他们科室有个叫什……么洁的,绝对是一个极……极品荡妇。」
  我的头「嗡」一下就蒙了,心脏好像让大锤敲了一下,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因为老婆就叫丁洁!『不会……一定不会的,』我心里叫著:『要确认一下!』
  「曹科长,你那个朋友在哪个科室呀?这么爽!」我强装羡慕的笑问道。
  「那……我可不……不知道了。那孙子多少年都不……不打个电话给我。」
  曹科长两手一摊,一脸无奈的说道。
  「哦……」我非常失望,「那可能只是个别现象,整个医院都这样?不可能吧!」我有点不甘心,继续问道。
  「这都……是公开的秘……秘密了!兄弟……」曹科长拿起酒杯和我的碰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世……道,只要你有……有钱有权,女人的屄你想……
  要多少就……就有多少!」说完,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第一医院的医生都很有钱?」我赶忙把酒喝完,然后再给曹科长满上。
  「两个……」曹科长醉眼朦胧的看著我,伸出两个手指道:「医生都……有背景,护士惹……惹不起。」说著用另一只手把食指按了下去,只留一个中指,看起来很怪异。
  「再……有医生掌……握著护士进编……编制的生死大权。」将另一根手指压下去后,曹科长有点得意地说道:「那些刚毕……毕业的小护士想不……从都很难!哼……」
  酒局一直到晚上11点才结束,躺在床上我久久无法入睡,曹科长说的是真的吗?那个什么洁会不会就是我老婆呢?各种情绪:怀疑、愤怒、失望、伤心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期待让我不停地辗转反侧,快到天亮的时候才昏沉沉的睡去。
  经过了几天的纠结后,我终于还是决定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我不相信我心爱的老婆会接受侍寝这样一个屈辱的事情,我知道她爱我,就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甚至更多;我更愿意相信老婆是清白的。
  为了调查这件事情,首先要仔细的观察老婆。这一观察才让我大吃一惊,原来我是如此的忽略老婆身上的细节,也让我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先,我发现老婆白天下班之后一般都很正常,精神很好,看不出疲惫的样子,回家后会做饭、看电视或者玩QQ农场。但是只要是夜班,老婆回家后就会显得很累,而且基本上是马上洗澡和洗内裤。
  其次,老婆平时上班都穿戴整齐,但是上夜班的时候就会不穿胸罩,我曾经问过她,得到的答案是晚上没人注意,而且这样比较舒服。再有就是老婆从来不同意给我口交,说怕脏,而且也不会做。但是在我的软磨硬缠下终于答应了,我却发现她的口交技术非常好,而且可以深喉。
  看著我总结的调查结果,我发现实际情况也许真的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