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花美人剑(序~03)》

  序言:米五米五是一个小乞丐,他已经三天没正经吃过一顿饱饭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饿了他就在树上摘几个野果充饥,渴了,他就找条小溪,草草喝几口水,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去汴梁,找到叔叔,给父母报仇。杀了那群元狗,给父母报仇。
  米五原本和父母生活在太行山中的一个小村庄,生活岁不能说富足,但只要一家人努力,也能自给自足,其乐融融,父亲米三每天从山里打猎回来,如果有了收获,就会带著米五去给前村的刘老爷子送个二两肉。
  刘老爷子就会继续教米五读书识字,刘老爷子是个落第秀才,年轻时屡试不中,后来心灰意赖,来的小村,偶尔帮这家这个字,也能生活。刘老爷子说,等到他束发,就会正式给他起个名字。
  米五有两个玩伴,一个叫李三五,一个见朱四六,刘老爷子不喜欢他们,说他们朽木不可雕也,并让米五离他们远一些,不过,每当下午刘老爷子午睡,你便能看到三个孩童,或是到村口的小溪摸鱼,或是去了谁家的果树上摘果子,或是设个陷阱,等著哪个傻麅子,傻鸟进去。
  一天下午,米五软磨硬泡的跟著父亲从山中打猎回来,突见一股黑烟从小村方向升了起来。米五见父亲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米三一把抓起米五,把他背在背上,说到,小五,爬好。
  一边说著,一边大步往村里跑去,到了村里,只见村民已大部分倒在血泊之中,其中两个少女,被两个大汉压在身下,似乎已经失去意识,而那两个大汉则略显嫌弃的提上裤子,其中一人小声说到,三哥,这也太不禁日了,我还没爽呖,人就不行了,那个被称为三哥的人说到,行了,别废话,有的干就不错了,看看还有没有活口,了结了他,赶紧追上郡主,不然有我们好果子吃。
  畜生,米三怒喝一声,从腰间抽出猎刀,向三哥看去,三哥嘴角一撇,看一不看,一掌迎向猎刀,只听蹦的一声,猎刀已断成4段,而而三哥手已捏住米三的肩膀,只听卡的一声脆响,米三的肩胛骨已然别捏碎。小五快跑,去汴梁,找你叔叔,让他照顾你,别为我报仇。米三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但x心存一丝侥幸,希望儿子可以活下去。
  说著,米三用另一只手抱住了三哥,死也不松开,三哥没有动,仿若猫捉老鼠般,戏弄够了,才会杀掉老鼠,三哥冲另外一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那个大汉嘿嘿的朝著早已惊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米五走去,小崽子,你们村的姑娘太不禁弄,你陪大爷耍耍,嘿嘿。米三大叫到,小五,快跑,快跑;而米五依然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呢喃道:妈妈死了,夫子死了,三五、四六也死了……翠花姐死了,阿黄死了……死了……死了,我也死了。
  当那个大汉淫笑著,离米五还有三米远时,一道青光,朝他的头刺去,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柄青色的长剑已然贯穿他的头颅,眼见突然出现的这种情况,三哥一掌打在了米三胸膛之上,将米三打飞出去,朝著不知是什么时间站在米五身前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抱了抱拳,说道,原来是连云寨的戚少商戚姑娘到了,失敬,失敬。
  戚姑娘冷哼了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赵敏郡主坐下的阿三先生,您不在元都城中享福,来我们连云寨的地盘有何赐教?而且您将我们村中38口人,除了这小屁孩,全部杀掉,怎么著也得给我们连云寨一个交代吧,说著也不等阿三回话,一剑刺向阿三檀中穴,阿三大喝一声,只听哐的一声,米五似乎见阿三周围隐现一个黄钟,戚少商的剑便再也刺不进去了,反而被震退五步。
  阿三哈哈一笑,江湖传言戚姑娘剑术精湛,在我看来,不过尔尔,说著转身一个飞纵,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无踪了。
  父亲,你怎么样了,米五哭著跑到了米三的身旁,小五,我怕是要不行了,你带著你脖子上那半枚铜钱,去汴梁城同福客栈找一个叫米四的人,他是我的弟弟,你的二伯,他会照顾你的。我不要他照顾,我要爹和娘,米五呜咽道,小五乖,小五以后是个大人了,要坚强一些,要,没说完,米三就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戚少商走了过去,拍了拍哽咽的米五,虽然在江湖中经历过杀戮,经历过离别,但是平民的人生总是不同于江湖豪客,反而更是令人触动。
  米五转身过去,抱住了戚少商,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他似乎也知道,从今以后的人生之路,必须要靠他自己走完了,他,在也没有一个属于他的港湾了。他心中暗暗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哭泣。他是一个背负著仇恨的人,他要复仇。
  (作者语,其实,太行山到开封没多远,骑马也很快,但是米五不会,戚姑娘脸红跑掉了,米五一个孩子走就没谱了。)
  再语,这绝对是一篇恋足+sm心灵控制混合武侠的小说,可能偶尔还有些正常向的,因为剧情需要,比如戚姑娘、香帅、陆小凤就是正常向的,赵敏、祝玉妍、白愁飞、方应看就是sm向的,只是作者喜欢铺垫和前戏,不喜欢就是干。
  第二章路见不平林镇南,到了现在,你还不把你你家传的辟邪剑法交出来,如果你交出来,我会考虑放你女儿一条生路,否则,驼子我,先奸在把她交给青城派的于长老,保证10年后,嘿嘿,丽春院里多了一个艳压群芳的花魁,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驼子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米五气跑了戚姑娘,没有人指路,迷了路的他一个人晕头晕脑的在太行山中乱撞,确实无意中撞见了一个驼子似是在折磨一个中年男人,触景生情,米五不禁想起自己的父亲也是被阿三一掌打在胸口,生生打飞出去,听戚姑娘说,是胸腔骨粉碎,心脉具断,没有生机。
  米五毫不犹豫跑过去,伸出双手拦在林镇南身前,喊到,你是坏人,不许你欺负他,驼子,嘿嘿一笑,阴恻恻的让米五打了个寒颤,小娃娃,你怎末知道,我是坏人,他是好人,他偷了我家传的剑谱,你说说是好人?米五话语一窒,说到,你都把他打成这样了,不能放他一次吗?小娃娃。你很有勇气嘛!如果你能接驼子我25招刀法,而一动不动,我就放了他?林镇南仿佛才缓上了一口气,低声说,小兄弟,你快走,不要管我,这个驼子,说话不可信。
  晚了,小娃娃,看刀,说著,驼子,一刀想米五当头劈去,刀锋接触米五头皮变戛然而止,米五颤抖著,但依然站在原地,小娃娃,不错,不过随后到几道,看你能不能接下来,说著,说著驼子又一刀想著米五双眼割去,刀刃带动的风气,割的米五生痛,但米五依然咬紧牙关,站在原地,紧接著驼子又练练或劈出或砍出或刺出剩余的22刀。
  米五虽然害怕的打著抖擞,仍然站在原地,双手护在林镇南的前面,他咬著牙,心中想著被打飞的父亲,眼角充满血丝,忽然,驼子逆转刀把,刀把冲著米五狠狠的撞去,小娃娃,我赢了,却在这时,一到大旗从天而降,直插刀把,将刀把直接回击到了驼子的刀鞘中。
  铁血大旗,驼子一见到这面大旗,不禁面上大惊失色,左手立刻扣住了米五的咽喉,右手锁住了林镇南的后颈,并将他们挡在挡在自己的面前,只见一个约莫三十六七中年美妇,拉著一个九、十岁的少女从树林走了出来。
  原来是铁血大旗门的铁中棠铁大侠,驼子我有失远迎,失敬失敬,中年美妇微微一笑,仿若傲雪梅花在寒冬中迎风绽放,木先生鹰爪功和快刀独步江湖,怎么也会觊觎林家的辟邪剑法呢,可否给在下一个薄面,放过这个少年,和林镇南,驼子肃然到,驼子一身不入流的武功竟也能入鉄大侠的法眼,真是荣幸,只是这辟邪剑法,驼子今天取定了。
  说著一掌击在米五的后心,将他甩出三丈外,转身带著林镇南飞奔而去,而米五一旦无人相救,定然是头颅破碎,铁中棠眼见如此,只得飞身扑向米五,将他抱在怀里,同时一拳狠狠的想驼子打去,只见驼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左后肩一个拳形血洞,原来竟是铁中棠含怒一拳将驼子的后背打穿开来,只是驼子的离开速度更是加快五分,眨眼已消失到树林中去。
  铁中棠摇了摇头,知道带著女儿和米五是追不上驼子了,忽然,她一探米五的脉搏,面色勃然一变,心道,好个穆高峰,果然心狠手辣,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原来驼子趁在劈向米五刀的过程中,将刀气灌注在米五的经脉之中,如果米五害怕离开,不过五日,变回刀气爆发,筋脉寸断而亡,而且驼子走时,一掌大力鹰爪功,排在米五身上,更是启动他体内的刀气,让米五如万刀剐身。
  阿姨,谢谢你救了我,米五此时已经疼得连话都说不清了,但依然执拗的把道谢说了出来,紧接著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铁中棠抱著米五,心中已然懂了收徒的念头,他从米五跑过去,拦在林镇南面前时,便已赶到,看到少年能坚持面对25刀而不退一步,看到少年心中的那种坚持和执著,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妈妈,救救他吧,少女拉了拉铁中棠的衣袖。
  唉,不是我不救她,而是他的筋脉太脆弱了,根本无法承受我输送真气进去他体内,我输送真气进入他体内后,真气必然以他筋脉为战场相互斗争,真气爆发,在激发刀气,他筋脉寸断,必死无疑。为今之计,只能把他待会大旗门,我们在想其他办法。
  第三章铁血大旗门铁血大旗门上代门主云翼、铁毅,为保护钦徽二帝南归与蒙元国师巴斯八,金轮法王、玄冥老人于津门大战,最后云铁二门主双双战死,大旗门老一辈高手也尽皆阵亡,故大旗门不得不退回到东海东灵雪山,紧闭山门,承诺三代弟子不再入世。而现在大旗门的掌门则是铁中棠的师妹云峥。
  师姐,你回来了,云峥看著铁中棠抱著昏迷的米五,拉著女儿回到了大旗门的驻地,师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张三爸愿意和我们结盟共同抵抗蒙元和五福联盟吗?而我们可以帮助张三霸抵抗明教的侵蚀?铁中棠摇了摇头,张三爸老了,现在丐帮中势力分为三派,一份是污衣派,一派是净衣派,还要就是青壮派,污衣派以洪七为首。
  前年,净衣派前长老汪剑通将长老之位传给乔枫,现乔枫执掌净衣派,而青壮派代表著丐帮新兴的势力,则是一个叫朱八八的姑娘,此人蹿升之快,匪夷所思,她武功索然不高,但据说胸中藏有丘壑,丐帮中的执法长老白世镜与小诸葛全冠清已投入朱八八的阵营。
  张三霸作出决策,也需要和这三个人商量。铁中棠给云峥分析道,而者三派人中,洪七、乔枫是支持我们的,只是朱八八态度暧昧,不愿意表态,朱八八的青壮派,实力虽不是三派中最强的,确是丐帮中人数最多的,所以,张三霸,只能让我回来等等消息。掌门师妹,你也不要太心急了,这小子身体受伤不轻,我先带她回去疗伤了,说著,铁中棠转过身,拉著女儿缓缓走出屋去。
  云峥待铁中棠离去,转入内室,屈指两道劲风分别弹向左右两盏铜灯,只听哢的1声,内室床铺翻了过来,漏出一个半人的窄缝,云峥运起缩骨功,从窄缝中跳了下去。
  地下的通道越来越窄,云峥慢慢的向前爬去,哢哢哢,她停了下来,轻轻的敲了旁边墙壁三下,只听卡尺一声,墙边缓缓打开一个半人的入口,云峥连忙进入,进入后,是一间装修奢华的密室,从西域进口的天鹅绒毯铺满了除西边水池外所有的地面,四壁与天花板上镶嵌著水晶打磨的镜子,密室的中央是一个四人用的圆形大床。
  一个女人,半裸的女人正半倚在床上,轻轻呢喃著,她上著红色丝衣,丝衣半敞,下面盖著一个丝质小被,光滑洁白的大腿微微晃动,引起云峥无限遐想,她的脚上穿著一双丝质白袜,透过白袜,可以看到宛若白玉的脚趾微微攒动,她的右脚上还套著一枚金色铃铛,两档随著玉腿清脆响动,更是让云峥心神荡漾,难以净神。虽然在密室中,但是仍有微风吹来,吹动著风周围的丝障,让女人仿佛云中的仙女,若隐若现,可遇而不可求。
  云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铁中棠可是回来了?听到女人的呼唤,云峥连忙跪著爬了过去,主人,都是云奴办事不力,请主人责罚,你放心,该你的责罚,你一样也少不了,女人慢慢的坐直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云峥的肩膀,只见云峥的衣物暂态炸裂开来,云峥身上不著半缕,奇怪的是,她洁白的腰间竟让带著一个铁质的腰带,锁住了她丰满的玉臀。
  女人指了指她腰间的事物,娇笑道,如果铁中棠没有回来,我自然可以给你解来开了,而且你从此就是人家的心肝,不过谁让你不尽心为人家办事呢?
  人家就在惩罚你六个月不能打开这个东西,说著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可人,人家想要啊,云峥双眼微红,慢慢的向桃源洞爬了过去,轻轻的吮吸著,那女人仰面躺在床上,巧笑兮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