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淫妻日记》

  我今年二十九岁了,和丈夫结婚五年,我丈夫姓潘,别人多以潘太称呼我。我身高五尺五吋,106磅,圆蛋脸,一把到肩的头发,皮肤红润,身材苗条,双腿修长,三围是35C-28-36,胸前一对双峰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开始时我都有点腼腆,后来慢慢习惯了。
  别人都说我相貌标致,外貌和气质与当年的香港小姐李美凤很相似,我都不知他们是不是为逗我欢心或想挑逗我,故意这样说,但我倒感到欢喜。
  最近我和丈夫搬到京士柏的一幢大厦居住,因我丈夫要时常来回中港工作,特别是星期五、六、日,他都要上大陆,所以星期六、日的早上我喜欢到京士柏公园跑步打发时间。
  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差不多所有跑步的人都认识我,特别是那些男士,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的身材丰满,我也知道我跑步的时候,胸前两个乳房不停摆动,是会吸引了全场男仕的目光。
  当中有一名男士郑生,他也是星期六、日才来的,但由于他生得颇俊,又十分友善,在场的女士不论中青都喜欢和他交谈,唯独他时常跟我交谈和打招呼。
  原来他是和我同住一大厦的,只是不同楼层,故此渐渐地便和他熟络起来,有时他更和我并肩一起缓步跑。
  X月X日近来丈夫留在大陆的时间多了,而留港的时间则越来越少。渐渐我发现他在大陆包二奶,但我没有跟他吵,我当没事发生过一样,只是自己伤心。
  今天晚上,我洗完澡,解开浴巾,正想穿上睡衣,突然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体,我不由得打量自己的身体起来,我虽然快三十岁了,但我保养得很好呀,我自问自己的身材样貌都不错啊,但丈夫这年来中港两地走,只顾在上边搞女人,留下我一人在港!
  想著想著,眼泪就流了下来,看著镜子里自己的裸体,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双腿,丰满高挺的乳房,圆厚的臀部,阴毛浓黑饱满的阴户,难道我的身体不吸引吗?哼,男人都是贪新的,突然一种报复的心理涌上来,我放下睡衣,赤条条的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的窗前,我把窗帘拉开,屋内虽然没有开灯,我相信也会有人看到我的裸体的,哪就让我的肉体给人看吧,越多人看越好啊,那晚我全裸的在家中,我更是裸睡的。
  X月X日多个星期我都没心情到京士柏公园跑步。今天星期六的早上,突然我想到郑生是会去跑步的,所以我便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对他有些好感。
  由于我的神情恍惚,双目通红,加上多个星期没出现,郑生一眼就看出我有心事,他关心地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忍不住流下眼泪,他连忙带我到公园树林里的椅子休息,京士柏公园有很多树林,附近是没有人的,可以不受人打扰。我告诉他丈夫在大陆包二奶的事,我一边讲一边十分忧伤,我忍不住伏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来。他安慰我,又替我抹眼泪,后来他更搂著我,叫我不用担心。
  突然我们四目交投,同时我感到自己呼吸急促。他竟大胆主动地抱著我,又开始吻我,我本想抗拒,但我的心一转,既然丈夫在大陆玩,我也可以玩啊,于是我放软身子,由于得到我的默许,他的双手开始不停地抚摸我那柔软的双峰,我们互相爱抚起来。
  他把我的运动上衣掀起,将我的乳罩拨到一旁,吸吮著我的乳头,我的乳头在他的吸啜之下硬了起来,我不觉地呻吟起来,我的大腿间不觉地流出一阵一阵的淫水,我的人整个像飘了起来,我已任他为所欲为了。他把我的运动上衣和胸罩完全脱了下来,这样我的一对大奶子便在我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完全裸露了。
  他一边吮我的乳头,一边不断地搓揉玩弄我的乳房,我的阴部很快便湿了起来,他又把我的运动裤连内裤一并脱去,我浓黑阴毛且饱满的阴户便完全坦露著,我被他脱得一丝不挂。
  这是我第一次在我丈夫以外的一个男人面前完全裸露无遗,也是第一次在户外脱清光,我一脸通红,但已无力抗拒,我任由他双手温柔的抚摸我的身体,他先从我的脚踝摸起,顺著向上摸去,小腿、大腿、肚脐、腰部、臀部,一直摸到我的双乳、并在我的乳房打圈及搓捏我的乳头,摸得我的身体很亢奋,他摸得我像要把我赤裸的肉体完全展现,让人一览无遗,这里是公园的树林,平时是没有人的,假如现在就算有人,我也会任得他们饱览我赤裸的肉体。
  这时他用手抚摸我的阴户,把手指伸入我的阴道里,我只感到我的阴蒂周围不断受到一种越来越令人兴奋的刺激,我情不自禁地低声呻叫了起来。我的心里急切地希望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肉体,充实我的阴户。
  近来丈夫只顾上大陆都没有满足我,我太需要充实了。他没让我久等,他翻过我身来,让我按著椅柄,他从后面进入了我的体内,他的阳具大大地插入我的阴道,直顶著我的子宫,我呀的一声,翘起屁股迎合著他的抽插。他一边抽插著我的阴户,他的双手一边不停地搓弄我两团柔软的乳房,说实在的,那种感觉比我丈夫弄我时还要刺激。
  我像疯了一样的扭动起来,我已顾不得这是公园的树林里,我们就在公园的椅子上做爱,最后我的高潮来了,而他也在我的阴户里面射精。
  这是我第一次在户外如此彻底地裸露全身打野战,我感觉得很刺激和兴奋,也是我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内心虽有点羞愧,但心想丈夫也不是正和别的女人做爱吗。
  X月X日打从那个周末开始,每个星期六、日,我和郑生跑步后,我都会到他家里和他做爱。平日有时他下班后,如果丈夫仍留在大陆没回港,我会到他家煮饭给他吃,他说我弄的小菜十分好吃,饭后我们便做爱。
  他说我的呻吟声很温柔大方,他在抽插我的时候,被我那一张通红美丽的面孔吸引著,简直是人间极品,能够和我这样漂亮和温柔贤淑的女人做爱,真是他的福气。他的话倒逗得我心花怒放,我更是小鸟依人地任得他弄我。
  他又说我的身材十分棒,真是百看不厌,所以有时他要我裸著身子只穿著围裙来煮饭,他则在旁边看著,吃饭时要我脱去围裙,我全裸的和他一起吃饭,饭后他就在厅中的沙发上和我做爱。每次和他做爱,他总是试用各种花式进入我的身体,带给我无限的新奇和刺激。而且他每次都能把我干出高潮。为了能抓住他,我几乎对他言听计从,他很喜欢暴露我的身体,所以有时我们会开窗做爱,故意让人窥看我的身体。他说,像我这么好的身材,不暴露、不让别人欣赏,多可惜!
  X月X日自从和郑生在树林里全裸打野战之后,我的心也就豁出去了,既然丈夫在大陆玩女人,我就让他女人给人玩啊,而且他去寻开心,哪我也可以寻开心呀。
  近来丈夫更越来越少回来,大约每月只回来一两次,每次只逗留一两天便返上大陆了。横竖郑生都喜欢暴露我的身体,我就在丈夫不在港的日子里,特意穿得很性感,低胸的或半透视的上衣和离膝六、七吋甚至八吋十吋的短裙,我要暴露自己身体让其他男人看。
  郑生也喜欢我穿裙子,越短越好,他说我的腿很修长、很美,他又不要我穿内裤,以方便随时做爱。有时郑生总喜欢有意无意地将我的裙子翻起来,要给别人看我没穿内裤的样子。而我自己渐渐也有意无意地露出乳房或阴户让人窥视。我们也曾经多次在户外做爱,每次他都把我脱清光,他要让我的裸体暴露在大自然之中。
  X月X日郑生曾给我看一些女子业余户外自拍裸体录影带和相片,还开玩笑问我有无胆量户外裸体自拍。
  我笑著说:「都快三十岁人,有谁看啊。」
  他说:「你生得一身雪白的皮肤,一双修长的双腿,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那会没有人看,只怕逼爆场哩。」
  我开玩笑地说:「那试试看。」
  结果我也同意让他拍了很多自己的裸照。郑生要我摆出各种搔首弄姿的甫士,又不许我遮掩乳头和阴户,要三点全现的。我自己也感到似乎太大胆了,但我仍然照郑生的话去做。这些裸照有的在窗前拍,有的在门口拍,有的走廊上拍,有的甚至在电梯内拍,也试过在晚上或三更半夜,趁管理员不在时,在大堂上拍裸照,哈,哈!昨晚我们又趁管理员不在,我脱光了在大门口前拍裸照。好刺激呀!
  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的在大厦内拍照,心里那种又怕又想的刺激,真令人兴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