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诱OL》

  那一年是我最落破的一年,我在一位姑姑的公司当送货员,有一天我送一颗红枫树到一家化妆品公司。
  当我蹲著身子照著公司职员的指示将红枫树放到门口柜台旁边之时,一位身著OL服,下身大约膝上十五公分窄裙,足登三寸高跟鞋的小姐走过我身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下的腿,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腿,雪白圆润而修长,腿部的曲线让我内心悸动。
  那头只看到她的背影,飘逸的长发,似乎闻到阵阵少女的清香,待她转头与同事说话之时,我看到她那双不大不小,但水盈盈的眼睛,脸上的线条分明,一张有个性又清秀的脸。
  由她与同事的言谈间,我知道她是公司的主管,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蹲在地上摆枫树的我。
  等我起身收货款之时,才发现原来老板交待她将货款给我,因此我趁机向她要了名片,她姓陈,叫陈淑贞,?了多与她聊几句,我告诉她楼下货车上还有更好的货,问她有没有兴趣看一下,她欣然同意。
  与她一起进入电梯,在狭小的空间里,我嗅到她发际的阵阵清香,我掩饰的低头看她的美腿,几乎忍不住想将手伸入那超短的窄裙中,抚她那神秘的方寸之地,她清纯秀丽的脸孔只是淡然的微笑,完全不知道我内心龌龊的想法。
  在停车处,她颇有兴趣的看著我开的货车上各种精巧的货品,而我只是不断的打量她那曲线玲珑的身材,165公分,大约47到49公斤吧!我想任何男士,只要看到她那双美腿,每一个人都会幻想那双美腿缠在腰间的美妙。
  她看完货,表情自然的对我笑一笑,说她会跟老板说,买不买货,是老板决定的,再自然世故的一笑,似乎对我这个人没什?感觉,转身走入电梯,看著她的背影,她那线条匀称,令人悸动的惊人的美腿。我心里想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心里想著她大腿根部的方寸之地。或许那方寸之地,已经有不少男人享受过了。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我一路想著这无聊问题。最后,我下定决心,不管有多少男人享受过她的身体,我一定要将我的阳具插入她那迷人的大腿根部的迷人甬道,如果她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缠在我的腰间,那一定是无上的享受。
  等了几天,陈淑贞小姐的公司没有再向我们公司订货,我忍不住拿起她的名片拨电话给她,找借口问她对我们公司的货有没有兴趣?她回答她的老板在国外,还没跟老板讲,要挂电话之时,我又抱著一线希望问她有没有空跟我出来吃个饭,她说没空,我不死心再问,说我可以配合她的时间,她依旧客气的婉拒了,还笑嘻嘻的说要我别傻了,说著就挂下了电话。
  我有点懊恼的拿著电话听筒,心里想著,以我超过180的身高,不错的身材,上得了台面的外型,她根本若无其事的拒绝我的邀约,只怕我没有福气让她的美腿缠在我腰上了,有点失落的挂下电话。
  过了大约一个礼拜,我在公司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初时以?她是要订货,没想到她是问我下班的时候有没有时间,愿意跟我碰面,当时我有点莫名其妙,她竟然约我?由于当时我非常落破,姑姑又是压迫我的劳力,经常工作到晚上九点才放我下班,那天鼓起勇气跟姑姑说我晚上有事,她非放我走不可,姑姑唠叨几句,我总算能去赴约了。
  因为她不愿意被公司的人看到,我开著自己那辆小破车去她公司旁边的巷口等她,她美妙的身影出现了,穿著是我每天幻想的超短窄裙,那双迷人的美腿踩著三寸高跟鞋,看得我裤裆里的大家伙鼓动起来。
  她上车之后,闻到淡淡的幽香,长发垂肩,侧脸看得到她长长的睫毛,水盈盈的眼睛,她很干脆的说:走吧!我问她想去哪儿?她说随便逛逛,我开车往我熟悉的北投,一路上她没说什么话,我却忍不住不断偷看她的美腿,由于坐著,她的短窄裙缩的更短,露出一大截大腿,看著雪白的大腿,我忍不住将手悄悄放到她大腿上。
  她说:别这样,这样不好…。
  我收回手说:你的腿真美!
  她笑了笑,不置可否,我感觉得出来,她听惯了称赞她美腿的话了。
  我心里盘算著,该如何能上到她,让她的美腿缠到我腰际,我一定要让她的美腿缠到我腰际。不觉间,车子开到石牌,我螃Y看到有一家MTV店。
  我问她:要不要看MTV?
  她说:好啊!
  服务生关上了门离去,我挑的片子是一部外国枪战片,其中当然也有不少缠绵的镜头,当萤幕上演出男女主角的床戏时,我偷眼瞧她,只见她看的很专注,表情自然,完全看不出她心里想什么?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又朝下瞄向她露出窄裙的大半截美腿,当她发现我的手放在她大腿上时,她有点不自在,可是并没有推开我的手,我轻轻的隔著肉色透明丝袜揉著她的大腿内侧,她把大腿紧紧夹起来,我感受到手掌被她大腿夹住的温暖,裤档里的大家伙膨胀的想探头出来。
  我偷眼看她的表情,她专注的看著萤幕,暗中伸手拉住我犹夹在她大腿中的手掌,要把我的手拉出来,我趁机拉著她的手按在我凸起的裤裆上,她想把手缩回去,我不让她缩,她转头看我,只是静静的看著我。
  她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没啊!你的腿太美了,我只想摸摸它!
  她说:没有人对我这么没礼貌过!
  我有点赖皮说:我只想摸一下,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说:你现在就在强迫我!
  我看著她艳红的薄唇,突然吻了上去,她不及防备,被我吻个正著,她甩开头,手擦一下嘴唇。
  她有点气愤的说:你太过份了,今天要不是…我会给你一耳光!
  她说的今天要不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本来以么她会走,没想到她说完就不再理我,冷著脸继续专心的看萤幕,我脑子这时一片混乱,不知道在想什么,身畔阵阵的幽香,看得到吃不著,简直是莫大的折磨,我想你既然没有走,大概是默许吧,或著根本是闷骚,心里想得要死,表面假装圣女。
  我又趁她专心于剧情之时,我的手又落在她的大腿上,她没有动,我心想,被我猜著了,其实你心里还不是想得要命。
  当我的手伸入她的窄裙,她没动,但我感觉到她看萤幕的眼神涣散了,当我的手接触到她大腿根部那微凸的部位时,我感觉到温暖中有点湿湿的。
  我忍不住突然抱住她,拉下她的丝袜,褪下她的白色的半透明薄纱内裤,她没想到我这么胆大包天,大惊挣扎。
  由于矜持,她不敢叫出声。我快速的褪下我的牛仔裤,拉出我鼓胀到极限的大阳具,强行分开她雪白迷人的大腿,挺入她的胯间。
  由于我只将她的裤袜及窄小的内裤褪到膝盖,所以无法完全将她的大腿打开,说起来只是我的阳具被她大腿根部夹住,龟头与她的阴唇磨擦而已。
  我当然并不因此而满足,就将两手紧抱著她的臀部,让大龟头与她已经湿透润滑的阴唇研磨著,磨得她呻吟出声,磨得她那方寸之地的花瓣微微张开了。
  当我将硕大的龟头趁著淫液的湿滑要分开那柔嫩的花瓣进入时,她突然扭腰避开,并且她严厉的叫我松开抱住她臀部的手。
  我说:你别紧张,我太久没有做爱,只是想跟你磨擦一下,你不同意我不会把它插进去的...
  她咬著牙,闭著嘴不看我,我闷著羞愧的心,不停的挺动阳具,就这样,我跟她的第一次约会,我射在她胯间。
  回去的一路上,她一言不发,她下车时,我问她什么时候还有空,她看我一眼,走入电梯(她住在公司在那栋大楼给她安排的一个小套房里)。
  之后我回到住处打电话给她,她居然肯接我电话,在电话中再次说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无礼过,她今天之所以出来,只是?了躲一位对她百般纠缠的男人,没想到我这么过份。
  之后她说她要睡了,就挂下了电话,那一夜,我心里想著她迷人的美腿。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怀著大不了不出来的心情,又打电话约她,没想到她答应了。
  在同样的巷口,那迷人的身影再度出现,依旧是超短窄裙,我的心再度为她那浑圆修长的美腿悸动。
  我怀著侥幸的心理,有计划的把车子开到上次那间MTV门口停下来,她没有说什么就跟我下车了,进入房间,我真要感谢那位服务员了,原来那位服务员这次带我们进入的房间是日式蹋蹋米的房间,是斜坐在塌塌米上看MTV的,这次选的是什么电影,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黑暗中,只知道我心里想的,眼里看的就是她平坐在榻榻米上,隐约但完全呈现的雪白修长的美腿,我的阳具又在我裤裆内造反了,在黑暗中我悄悄的拉开了我裤裆的拉炼,悄悄的将我约有17.5公分长,粗如鸡蛋的大阳具掏了出来。
  她跟上次一样,专注的看电影,没发现我的企图,我的手又不老实的抚进她的窄裙,她没有理会,但由手掌传来的讯息,我感觉到她大腿根部轻微的抽搐著,是动情还是紧张?
  我不及去多想,脑海里的念头却是,别装了,像你这么好的身材,如此惊人美腿的清秀佳人,说不定早在学生时代就被人开苞了。
  当我的手探到她的微微贲起的三角地带时,隔著内裤,中指顶著她的阴唇部位,我又感觉到温暖湿润,这次比上回还湿,她阴道上的淫液似乎已经渗透了薄薄丝质的内裤了。
  我悄悄抱著她肩,她肩部很僵硬,我拿她的手放在我胀大的阳具上,她吃了一惊。
  她说:你又这样,我要走了...
  说走她真的站了起来,我心想,此时如果让她走,这块天鹅肉只怕永远吃不到了,我用力将她扳倒在榻榻米上,在她不及遮掩时,扯脱她的透明裤袜,拉下她的内裤,将阳具又挺入她的胯间。
  她睁大眼要开骂时,我用力将我的嘴堵住她的嘴,只是不敢将舌头伸入她口中,怕她气极之下,咬断我的舌头。
  她死命的摇头挣扎,我左手箍紧她的头部不让她甩开,右手抱住她裸露的臀部,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龟头感觉到已经抵在她阴唇口,湿湿的,滑滑的。
  我怕她下体又跟上次一样扭开,右手由她臀部下面绕过,扣住她左大腿,伸手抓住我坚挺如铁的大阳具,将龟头对准她湿滑的阴道口,用力挺进刺入。
  只听她被我用嘴堵住的嘴呜呜哀叫一声,我整根阳具已经完全一插到底,我感觉到我整根粗壮的阳具立刻被她穴内柔软的嫩肉紧紧的包夹住了。
  她裸露的大腿与我赤裸的大腿紧贴著,我的耻骨紧密的顶住了她贲起的阴阜。
  好舒服,可能出于生理本能,她柔软的肉穴紧紧咬住我的阳具,我此刻生理心理上的舒服,只能用飘飘欲仙来形容。
  她的阴道过于紧窄,阴道壁上的嫩肉蠕动吸吮紧紧的咬著我的大阳具,我心想大事不妙,要射出了。
  我立即快速的抽插挺动,抱著她臀部的右手掌将她的下半身紧顶向我的下半身,这时我感觉到整根阳具已经毫无缝隙的与她的阴道紧密的结合,两人的耻毛也纠缠在一起,我感受到龟头与她阴道深处的花蕊心好像接吻一样紧紧的研磨著。
  刹那间,我射了,我热腾腾的亿万精子狂喷在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心。
  她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我射了,这时我也感受到她的子宫腔急速收缩,紧咬著,吸吮著我的龟头,美呆了。
  当我的嘴离开她艳红的嘴唇时。
  她第一句话:好痛!
  当时我不相信她的穴没有被男人插过,可在我低头看著已经颓软如毛毛虫的阳具退出她的阴道时,我发现龟头上粘粘的。
  仔细一看,是血,是她的处女血,刹那间我吃惊了,以前我也玩过不少处女,都没有这么震惊过。因为,我没想到像她这么好的身材,如此清秀的脸蛋,有生以来看到最美的腿,居然还没有被男人上过,竟然是货真价实的处女,我竟然如此的走运。
  之后,我跟她大约一个礼拜打一到两次炮,渐渐发现她水出奇的多,打炮技巧也进步神速,果然不愧是天蝎座的。而且她越来越爱打炮,一个晚上打三炮不足为奇,最高记录她一天跟我打过七次炮,我跟她大约玩过十次肛交,她不喜欢肛交,说没有生殖器水乳交融结合的感觉,喜欢我的大阳具狠干她的嫩穴,每当她的美腿每次紧紧缠在我腰间之时,我都飘飘欲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