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校长的奸情》

  我生在一个三口之家,爸爸在一间药品公司工作,妈妈本是一个家庭主妇,但却不甘在家,要到外边工作。
  妈妈长得很漂亮,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略微丰满的身材散发著成熟女人的韵味,披肩的头发,丰挺地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和微翘的臀部,丰盈的大腿,我最喜欢撒娇时抱住她的腰,在她的胸前把头转来转去,她软软的丰乳弄得我好舒服!让人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冲动。
  在我上小学的前一年,爸爸被调往国外任职,妈妈只好一个人在照顾我了,故事就在我上小学的入学前开始了。
  我们在的地方,有几间小学,但却不是十分好,妈妈希望我能在开始的时候就打好基础,要将我送到一间好一些的学校,但却是远一点的。
  但学校的进入是十分严格的,妈妈为这事到学校的招生处多次了,但却没有结果,妈妈在一个周六的PM,带著我到校长办公室去找高校长。
  妈妈的工作是做保险业务的。这天的天气真的是热。妈妈著白色的短裙,奶白色的衬衣,白色的吊袜带吊著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和白色的搭扣拌的高跟鞋穿在纤细的脚上,身上喷的香香的,头发盘了起来,显得十分高贵大方。
  我们进去的时候已有几对人在了,他们一批地进到校长办公室,想来和我们的目的一样。
  轮到我们时已到了下班时候了,妈妈在门上敲一敲,里面就有人说「请进」。
  李校长对妈妈说:「李太太,进来坐,不要客气。」
  「小明,跟校长打个招呼。」妈妈对我说。
  「校长好。」我怯生生地对校长说。
  校长说︰「好好好……」
  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校长坐在我前面。
  这时妈妈开始与校长讲起我进学校的事。校长不管我妈妈怎么说,就是说我没办法进去,一会儿说我不符规定,一会儿说人数太多。
  这时我发现校长的双眼时不时地落在妈妈穿著白色丝袜的大腿上。这时妈妈与我一样发现了这一点,妈妈望著地上思索了一会儿,长舒一口气后。原本夹的紧紧的侧摆的腿向我这边靠了一点,腿打开了一点点。校长立刻用手弄了弄眼镜,向妈妈裙子的深处望去,这时妈妈用手搂著我让我的头靠在胸前,还故意将丰乳向前挺了挺,白色的蕾丝奶罩若隐若现的贴在白色的衬衣上。这时校长的眼睛更突了。
  这时我突然很想大便。我跟妈妈说︰「妈妈,我想大便。」校长要妈妈拉著我带到厕所去,这厕所在校长的办公室内,校长带我到了马桶后,跟我说要自己擦干净屁股,他和我妈妈现在有事情要商量,说完就放我一个人在厕所,跟我妈妈走了。
  我听到一些我不知道的声音。我在厕所的匙孔往内望,吓了我一跳。
  校长坐在我妈妈的旁边,头贴在妈妈脸颊旁,一手搂住妈妈的腰,另一手在妈妈的膝盖上摸著。那只手一直往妈妈的裙子里面伸进去,不停地抓,可是妈妈只是红著脸、鼻中哼著哼著,好像也没有要把那只手拿出来的意思。
  「校长,我的儿子还在里边。我们是不是以后再……」
  校长这时起来走到厕所前,将门反锁了,他把妈妈拉起,解了妈妈的几粒衣扣,用鼻子在妈妈的胸前闻著,用舌头号在妈妈的胸罩的蕾丝边上蹭著,一手握著另一边的乳房,一只手在妈妈的上下摸著,一只脚则插在妈妈的双腿之间。
  高校长抬起头,把舌头放进妈妈口中,与妈妈的舌头热烈地吸吮。校长在妈妈脸前脱下了裤子,将肉棒插进妈妈口中,平日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妈妈两手抱著校长光光的屁股,将校长的阴茎含在嘴里,使劲地吸吮著,校长两手叉著腰,把个大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将大鸡巴往妈妈的嘴里捅。
  这时妈妈在望向我这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哀伤的眼神。
  高校长将妈妈的裙子拉起了一点。从远处望去。妈妈的衣著不但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更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看来至少有35D的美乳更是垂怜三尺。
  脚上是一双搭扣袢的白色高跟皮鞋。白色的衬衣。鲜红的指甲,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哇!
  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白色的吊袜带吊著透明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在妈妈蹲下时使本已丰满的大腿更增丰盈的感觉。
  妈妈这时站起身来脸上笑著把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半罩杯的有雪白色的蕾丝乳罩,将胸罩拉下一点,刚好把妈妈的乳房托住,更增丰硕,粉红色的乳头显了出来,并把裙子拉上腰际,把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也脱下。
  高校长笑著在妈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说了话。
  妈妈就坐在校长的办公室的桌子上,由于妈妈坐的方向正好对著窗户,隐秘的阴户叫我们看了个清清楚楚。双脚用高跟鞋的鞋尖架在桌边。
  只见妈妈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三角状,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阴道。高校长一手挽起一条妈妈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妈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妈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起头妈妈还只是被动地让高校长搞,但一会儿后,她也禁不住幸福地把头高高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办公桌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让高校长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
  高校长一边舔著一边将中指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来回捅著,不一会只见妈妈想必兴奋起来了,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抱住高校长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高校长抬起头回应著妈妈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的穴里捅起来。
  高校长正一手握著粗大的阴茎在妈妈的穴口上磨著,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妈则用两个胳膊肘支著办公桌,抬著头看著高校长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著,妈妈的口动了动,高校长一挺腰,那么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穴里去了。
  妈妈一咧嘴,高校长就晃起屁股,双手握著妈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妈妈的双脚夹著高校长的腰杆子,双脚向上举著。妈妈微微瞇著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著嘴唇,一副淫荡的陶醉样。这时高校长两手搂著妈妈的小细腰,低头看著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劲地驰骋在妈妈的肥穴里,妈妈则瞇著眼,双手拉著高校长的手。
  两人操了一会,妈妈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高高挺起。高校长说了句什么,将鸡巴从妈的穴里抽出来,妈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高校长又将阴茎从后面操进妈的穴里,干了起来。高校长把妈妈的白衬衣拉下到臂上,一双丰乳在胸罩的托上一晃一晃的。高校长一手一个,握住妈的乳房,捏摸著,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著妈的穴。高校长钻在妈妈的腋下,把妈妈的一边乳房放进口中,咬了起来,妈妈呻吟了起来,高校长咬完左边就咬右边。
  又亲著妈妈雪白的粉颈,吮著妈妈的耳垂。妈妈的盘著的头发一丝丝的散了下来。
  高校长在妈妈的后边操了不知多少下之后,突然加了速度,拉著妈妈用力向后拉,下边则用力向前顶,操了几十下之后,他的肉棒像有一些水淋在上边,原来妈妈也同时高潮了,他把他的精液同时射进了妈妈的子宫之中,两人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了一会儿后,才把我放了出来,妈妈则进去清理了一会儿才完。
  当时的我不知这是做爱,但我的小肉棒也站了起来。
  过了一星期后,我进了这家小学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