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公诱奸》

  被公公诱奸话说十七、八年前,我由新竹县嫁到新竹市,我是客家人轻輎挽輍,庼廗廘廖只有高职学历。老公是外省人,家住在眷村蜡蜛制褔,愿悭悫慒家里还有公公、婆婆,一个大哥、一个妹妹。老公是基层公务员舕舔舞艋,槌榱榑榎薪水微薄,那时还无力买房子嫨嫠嫣妪,緆绻綩绿家里也住不下,老公又很孝顺,不想一结婚就离开父母,所以我们在同一眷村同一条巷子里,便宜租了一间房子暂住下来。老公的工作是早出晚归,固定上下班。那时我在竹科某电子公司当作业员,固定轮值下午六点到凌晨两点的小夜班。公公那时55岁,是职业军人,在桃园县服务,每礼拜回来一次。婆婆是标准传统家庭主妇,整天做家事,很少出门。公公每周六回来,周日和我们相处一天,一家人相处也很融洽。结婚那年我生了大女儿,第二年生了二女儿,第四年生了儿子。我们夫妻上班时,两个小孩请婆婆帮我们带。前五年一直过得很平静,公公虽是职业军人,但给我的感觉还算亲切、友善。结婚头两年我们的性生活还算正常,对性(开放)方面的事我也不大懂,反正老公找我,我就和他玩。之后老公开始带一些外国色情杂志回来给我看,还翻译一些色情文章给我听,而且灌输我一些外国新潮开放的性游戏,如自拍、女性露出、换妻、换伴、天体营等等,也会拿一些色情录影带回来我们一起看。不知是否受到那些色情故事的启发和影响,从那时起我的潜在性需求越来越强,偶尔也会有些和别的男人玩的性幻想,但我在老公面前还是保持著一贯的态度,不会主动地找他玩。经过一段时日,他开始要求我做他的模特儿给他拍照,我也很乐意配合他。但生长在乡村的保守的我,虽然心里已有裸露的潜在欲望,但并未表露出来,也没答应让他帮我拍裸照,所以那时最大极限,顶多是让他帮我拍一些睡衣、泳衣的清凉照而已。当他再进一步要求我少穿一些时,我就以冲洗相片会被别人看到为由而婉拒他,但他还是会趁我睡著时偷拍些我的穿梆照。结婚五年后,公公由军中退伍,第一年唯一的改变,以前公公每个礼拜回来一次,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很多,只有礼拜天一家人一起吃个饭。而现在是每天都会见面,而且每天中午也一起吃中饭。这时公公给我的感觉除了亲切、友善外还对我多了份关爱的眼神。(我说过,我自认我的腿算修长好看的,我觉得公公的眼光也经常在注视我的腿,心里感觉他色色的,但又不好说出来。)那时候我们家的生活作息,晚上我去上班,小孩由老公负责带,凌晨两点多我回到家就睡到早上和老公一起起床,早上做些家事,中午把小孩带到婆婆家吃饭,然后我再回家睡个午觉,洗个澡准备上班。公公退伍的第二年,开始对我展开有计划的亲情攻势,那时他已充份了解了我的生活作息,偶尔在我老公上班后会给我送早点来,由于眷村里的习惯起床后大家都把大门开著,所以他就明正言顺的进来我家,说是他去吃早点顺便带的。刚开始,他送了早点就走了;但过一阵日子后,他买了早点来还会坐一坐再走;再过了一段日子,他偶尔要我陪他一起(骑机车)去福利中心买东西,我家里有缺什么东西,他也很大方的会帮我付帐,当然那时我的心里除了感激以外并没多想。大约过了半年,老大准备要上幼稚园了,有一天早上公公对我说:「媳妇,妳的小孩以后教育费都由我来出,你们赚的钱存起来将来买房子,不过妳不要告诉别人。」隔天他就把学费给了我,我也推不掉,只好收下了,心里也充满感激。没多久,老大上幼稚园去了,我的日子还是像往昔一样过著,只是感觉公公对我更殷勤了些,有时会趁带我出去买东西时顺便绕到乡下走走、吃吃小吃,也会聊一些他的故事……每次机车骑出了眷村,他就会要求我由侧坐改为跨坐,回到村子前又会换回侧坐,他说免得人家说闲话。说实在,公公比我老公还帅一点,我心里对他除了感激还有些好感,所以我也没防他。天气好时,我总喜欢穿著短短的热裤(老公说那叫「包屄裤」,我问为什么这样叫?他说:「妳看看,妳的肥屄中间那条沟都看到了,就跟外国模特儿穿的一样。」)露出一双修长的腿;坐在机车后面也会紧紧地搂著他的腰,两个奶子压著他的背。我心想,这就是他想要的吧?偶尔公公也会藉讲话时故意用一只手摸我的腿,我也凭女人的直觉,感觉公公对我有非份之想,但我又能如何?况且老公不断地灌输我性开放的观念,那时我也真的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在他所带回来看的A片中,当看到有乱伦情节的片子时,我也有些特别强烈的刺激感(记得那时最红的片子是《深喉咙》和《小白菜》)。眷村的房子是长条形的,客厅在前面,卧室在中间,厨房浴室在最后面,加盖的二楼还有两间房,我的房间在楼下。有一天中午吃中饭时,婆婆对我说:「阿樱,我有件事想和妳商量。」我问:「什么事呀?」她说:「妳的小孩下午在我这里,妳公公嫌他们吵,没法休息,是不是可以让他下午去你们家休息?不知道会不会不方便?」我心里是十分不愿意,因为那时候正值夏天,平常我午睡都习惯不穿衣服,房门也不关,如果他来休息,我怎么办?但想到婆婆帮我带小孩,公公又对我不错,我怎么好回绝呢?正在我稍为犹豫时,公公说:「我只在妳客厅看看电视,在沙发上躺躺,我不上楼也不吵妳,而且我也不会天天过去。」我赶紧说:「没关系,婆婆这有我们家大门的钥匙,如果我睡觉,你就自己开门进来好了。」事情就说定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是公公故意怂恿单纯的婆婆向我提出来的,其意不在休息而在接近我。)晚上我跟老公抱怨,他说:「那怎么办?又不能叫爸爸不要来,是我们小孩吵到他。况且今天我们如果住家里,还不是一样和他们一起相处?如果热妳就忍耐点,穿点衣服、门开著睡好了,等我们买了房子搬走就好了。」第二天午睡时,我穿了一套宽松无袖的短裤套装,没穿内衣裤,而且我有稍稍注意听有没有开门声,结果公公没过来。第三天中午吃饭时,公公说:「等等我和妳一起过去。」洗好碗,公公拿了茶就跟我一起回我们家,他打开电视,声音开得小小的说:「妳睡妳的,我不吵妳。」我到浴室换了和昨天一样的套装,回到房间。平常我是很好睡的,几乎一躺下没多久就睡著了,但那天就是睡不著,迷迷糊糊翻来覆去。到四点半起来洗澡时,公公已经离开了。接下来半个月,公公有时过来有时没过来,但都在我起床前就会离开。早上还是一样有时会载我出去,但在我家休息的事他没有特别提及,后来变成他有没有来或何时来、何时离开我也不去注意了,我完全撤除他会对我不轨的疑虑。老公从年轻时起就喜欢照相,老式单眼还有四台(民国90年买了数位相机后,我们便大量的拍了很多自拍、外拍,这两年还请老公同事小童帮我们照了些性爱照。老公说,反正不用花底片钱和冲洗费)。因为我睡觉方向是头朝里面、脚朝房门,我睡觉穿的这套衣服,很久前老公就曾经对我说,我有时候的睡觉姿势,躺著,从房门口往里看会看到我的阴毛;趴著,会看到我的半个屁股,真是迷死人了!我不相信,后来他趁我熟睡时偷拍了一些穿梆照我才相信,我还骂他神经病!我说:「家里又没别人,小孩也还小,有什么关系?」老公皮皮的说:「我才不怕妳露,妳露越多我越爽,让人家羡慕我。反正看到吃不到,哈死他们!」那天中午公公和我一起回去我家,我和平常一样换了衣服就睡了,睡到一半因为翻身,眼角余视到门口闪过一个人影,我虽然有点觉得怪怪的,但没有很在意,心想可能公公经过我房间去后面上厕所吧!我就又继续的睡了。接下来一个礼拜又连续发生了两次同样的情事,让我起了疑心,心想怎么会那么刚好?就算他上厕所,也不会每次我翻身他都刚好去上厕所吧!那天中午我先回家,睡到床上,心想今天如果公公过来,我决定一探究竟!过了一会听到开门声音,接著听到开电视声,我斜趴在床上让眼角可以隐隐看到门口的景像。我摸摸裤子,确实屁股露出三分之一,我故意放大呼吸声(因为老公说我睡觉时呼吸声很大),让他以为我睡著了。没多久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看见公公经过门口往厕所走去,经过房门时往里看了一眼,没几秒他又走回头停在靠客厅的一侧往房里面看。这时我已确定这些日子他都在偷窥我睡觉,我相信他也不会在家里对我有什么非礼的动作,因为会的话早也就发生了,我也就去除了警戒心。这时我故意动了动身子,他很快的就退回了客厅,我也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还是一切维持正常生活步调,下午公公没过来我家。其实公公并没有每天过来我家,因为有时他有事出去或和邻居打打小牌,再加上礼拜六、日他也不过来,事实上一个礼拜他也只过来两三天。知道公公会偷窥我睡觉后,心中回忆起这几年老公灌输我性知识,和希望我接受性开放和性游戏的点点滴滴,经常我和老公单独出去时,他总是叫我迷你裙穿短一些配上黑色网袜、上衣露一些,他说我那样穿会让他兴奋莫名,尤其是不认识的他人色色的盯著我的腿看时,更让他受不了。老公曾跟我说过以前眷村房子更简陋,大部份房子浴室门窗都有缝隙,他就偷窥过好几个邻家阿姨和女孩洗澡,连他自己妹妹洗澡也被他偷窥过。想到这,我心中突生一股报复的念头,心想公公要看就让他看吧!反正老公也不在乎。又隔一天的中午,先回到家,心想今天如果有过来我再换一个姿势,试探一下看公公还会不会再偷窥我?我换好衣服平躺在床上,两腿打直微微分开,稍为把裤脚往上拉,如此两条腿整个暴露在外,再加上薄薄的上衣让两个奶头若隐若现的浮出,这个姿势应该会让正常的男人会产生一些遐思或冲动吧!没多久,听到开门的声音,我像往常一样装睡,没多久公公也像那天一样站在房门口偷窥我,也许是这次姿势比上次趴著更为撩人,我看到他的手不时地隔著短裤抚摸著他自己下面,这还是我除了看A片外第一次看到男人自己摸自己,这时的我也觉得奶头变硬,下面也开始涌出淫水,心里也遐想著和别的男人在办事,那种感觉真奇妙,后来我就睡著了。隔天礼拜六晚上,和老公在房间看A片(一般这是我们做爱的前奏),我问他年轻时偷窥邻家阿姨和女孩洗澡是什么感觉?他说那时年轻对那些事很好奇才会去偷窥,偷窥时有时会冲动到一面看一面自己手淫。(我心想,就像昨天你爸爸偷窥我一样吧!)我问:「那你怎会偷看你妹妹呢?」他说也是好奇,但看自己妹妹就没有冲动的淫念了。(我心想,你还算正常,不像你爸爸偷窥我还会自摸。)我问他:「现在这年纪还会不会想偷窥呢?」他说这跟年纪没关系,如果有机会他还是会想。并且说,那只是好奇爱看,又不是要强奸别人。我说:「怪不得你喜欢我露给别人看!」我又问:「那我们家浴室会不会被偷窥啊?」他说:「我检查过,靠后巷的窗户不会春光外泄,但浴室木门有缝,眼睛靠在门缝上可以看到里面,情形和我妈妈家一样。」我笑说:「那婚前我常常住在你家不都被偷窥了?」他说:「妳想太多了。」我说:「如果真的被人家偷窥了呢?」他说:「没关系!反正吃不到又不会少块肉。」还说:「就当以前我看人家,现在妳帮我还人家好了。」我说:「你还真大方!」接下来一场渔水之欢不在话下,老公的性能力我倒是没话说,足够满足我的需求。他也特别喜欢我吸他老二和舔他屁眼,他说我的吸功是一流的。做爱虽然很欢愉,但我心里其实气得要死:『你偷窥别人却要我让人家偷窥来还,现在被你爸爸偷窥了,还真讽刺。』本来一直考虑公公的事要不要告诉老公,现在我看算了,万一他说没关系或不相信,我不是自讨没趣?心中的气与怨反而使我产生了报复的念头,心想:『好吧!你喜欢我露,我就找机会多露一点给人家看。』首先我想到的当然是公公了。老公偷拍我睡觉的相片中,有一张是穿著一套特别超薄、超短、超宽的无袖套装,我平躺在床上,右腿伸直,左腿向上提起,膝盖弯曲成90度,这个角度从门口向内看不但可以看到阴毛,还可以看到左半边的阴唇(老公说我的阴毛算多的,穿泳衣都会外露。90年他买了数位相机后,因为大量的帮我拍写真,所以他常常帮我修毛,修过毛拍的裸照确实好看些),上衣往上拉一些也可以看到乳房的下半部。隔一天的中午,我先回到家,换上那套特别超薄、超短的套装,心想今天先不露阴唇和乳房,试探一下公公的反应。没多久听到开门声,我摆好姿势,确定可以露出阴毛(说真的,经过老公的调教,此时的我觉得露点阴毛不算什么),再一会公公出现在房门口,没一下他退回客厅。当他再次出现在门口时,他靠著门框,眼睛看著我,而他的右手居然由裤腰插入裤子里上下抽动著,明显看到他是在手淫。对我来说,这还得了!之前叙述过我是很容易被挑起性冲动的,此时不但子宫骚痒难耐、淫水直流,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心中不禁幻想:『公公,你来强奸我吧!』由于我淫水直流、心跳不已,呼吸感觉渐渐急促,怕等等受不了会露出马脚而穿梆,所以决定翻个身缓和一下激动的情绪。公公见我翻身后马上退回客厅,我也在欲火焚烧中睡去。醒来时公公已离去,但垃圾桶中多了一球卫生纸,我想一定是公公擦拭精液后留下来的。心想这些日子在我睡著的时候,我到底被偷窥了多少还真不知道,公公因为偷窥而自己手淫了多少次我也不知道,因为老公说我睡觉时经常会搔自己的阴部,那会让男人受不了的,所以如果公公因为偷窥到我搔自己的阴部,不知会怎样哝!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但我却不是他第一个女人,在我之前他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他也没清楚交代,我只知道一个是我认识的邻家女孩,已嫁到台北,还有他当兵时玩的妓女等等。他总是说和我玩才真正有做爱的快感,以前玩过的都没意思,我也不想问太详细,随他解释吧!所以他说我的淫水特别多,是他碰过的女人中最多的,我也就姑且信之。那时对我来说,淫水多少没什么差别,但我知道我下面是很容易就会湿,只要一点点刺激,譬如说看电影有一点煽起的剧情我就会湿、和姐妹们谈论男人的事时会湿、被老公摸乳房时会湿、自己遐想时也会湿……等等(但一直到近几年我们从事了3P、4P和肛交后,我才知道淫水多的好处在哪里)。隔天早上公公还是一样给我送早点,下午他没过来。经过这段时间我对他的试探,我相信公公他在我家里不会对我做出非礼的举动,一方面他还有些分寸,另一方面他也要顾忌眷村的房子隔音很差,有什么事,大叫一下左右邻居都听得到。我和老公做爱时他经常都会提醒我要叫小声点,有时我就是忍不住,因为爽的时候不叫出来那多难过啊!所以隔壁住的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太太,和我交情不错,经常都笑我说:「昨晚又炒饭了?很爽吧!」我说:「废话,爽才会被妳听到。」有时我们也会私底下谈论对方的性生活,那是女人间的秘密。(各位男性读者:女人也会私下谈论男人的事喔!)婚后两三年我的性需求还算正常,一切配合老公,不会多要求;生过两个小孩后,再经老公时常调教我,灌输我那些新潮的性观念,确实改变了我一些想法,偶尔也会受不了主动地找老公做爱。我发现要找他很简单,只要舔他几下他就受不了。不论他找我或是我找他,我们的性生活还是很和谐和满意的。这时的我也会闲来遐思,幻想和一些心仪的对象发生关系。自从看到公公手淫后,我心里决定以后不管公公过不过来,也不管他窥不窥我,我该休息时就好好休息,不再试探他,只要我自己注意一下穿著不要穿太露就好。但事与愿违,一个礼拜过去,我的生理变化让我又产生了遐思,在我姨妈来的前几天,我的性需求会变得特别强,这时我立即又想到公公,这次我要再多露一点,看看公公的反应如何?那天中午,和往常一样我先回到家,换上那套特别超短的套装,今天决定要露出阴唇和乳房,看看公公的反应。没多久听到开门声,我摆好姿势,手摸摸下面确定会露出阴唇,再把衣服往上拉露出下半个乳房,这时我自己都已经有点按捺不住想要手淫了。过一会公公出现在房门口,看他愣了一下马上退回客厅,应该是看到我的阴唇和乳房有点惊讶。当他再次出现在门口时,见他靠著门框,而……我的天!他脸色通红看著我,而他的老二……居然露在裤子拉链外面……他的右手握著他的老二,慢慢地前后抽动……因为我瞇著眼,无法仔细看清那部份。就这样过了一会,公公手抽动的速度稍为加快,这时我下面瘙痒的程度已难过得不知如何收场,淫水直流,乳房变得又硬又胀。在下意识的情形下我的腿移动了一下,公公立即退回客厅,没一会听到外面客厅发出「啊……」的一声,我想应该是公公射出来了吧!我摸摸自己的阴穴,已经湿得不行了,心想应该去冲个凉消消欲火,但公公在外面,不知他会不会偷窥我洗澡?因为我还没有公公在我家的时候洗过澡。这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天刚好也特别热,我起身来故意发出些声音,到门口往客厅望一下,公公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有点心虚的样子。我说:「爸,你没睡一下啊?」他说:「我还不想睡,再看一下电视。妳怎么没睡,是不是我吵到妳了?」我说:「没有,是今天特别热,我起来冲个澡再睡。你休息吧!」洗完澡稍为退了些欲火,我就回房睡了,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偷窥我洗澡。起床后公公已离开,垃圾桶中又留下了一团卫生纸。没多久,秋风吹起,天气渐渐凉了,午睡已经要多穿一些,有时需要盖上薄被,感觉公公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深秋时分,在我生日的前一个月左右,有一天和公公一起去吃早点,他说:「樱,等会我带妳去一个地方,我有些事要跟妳说,还有妳下个月生日,我要送妳一点小东西。」我没有怀疑他,以为会像平常一样去个公园之类的地方,就随口答应他说好!还客气的说:「小生日,不用送啦!」他说:「我没送过妳生日礼物,给妳做个纪念吧!」我心里想,公公真的对我不错,帮我小孩出学费,又常常买日用品帮我付钱,有时候还会塞点零用钱给我,所以对他偷窥我睡觉的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甚至还对他有些好感,还曾经把他当成遐思的对象呢!公公骑著机车载著我到了市区边界(香山),停在一家小旅馆前面,他说:「到了。」我问:「到哪里?」他说:「就这家旅馆,我已经订好房间了。」我说:「为什么来这里?有话随便找个地方说就好了。」他说:「没关系啦!这里讲话比较隐密,不会让熟人看到,不会有事的。」(这时我心想,难道他会对我存不轨之心?虽然此时我的性观念已被老公教育得很开放,老公也希望我能答应他参加换妻之类的活动,心里已准备好接受和老公以外的男人接触,但对象也不是自己的公公。)心想站在门口也不是办法,于是我跟随公公进了旅馆。到了房间他叫我坐在床上,他则坐在对面椅子上,然后从口袋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条金项链,他拿给我说:「这是给妳的生日礼物,妳不要告诉别人喔!」话说到这我不收也不好了,只好收下说谢谢了!接著公公说:「我还有些心里话要对妳说。」然后问:「妳觉得我对妳怎么样?」我说:「很好啊!我知道你都有特别照顾我和我的小孩。」他低声腼腆的说:「妳听我说,其实我是很空虚寂寞的,妳婆婆没念过书,我们一直都没什么话说,从她更年期后我们就没有再发生关系了。我虽然已经六十岁,但那方面我还是会想,这两年和妳相处下来,我觉得对妳也有了感情,我也觉得妳对我很好,我们很投缘。前段时间我下午在你们家休息,有时看到妳在睡觉就会很受不了,常常幻想我躺在妳身边,甚至和妳相好。我知道我这样想不应该,但想占有妳的欲望越来越强,让我无法自拔,希望妳能答应我一次。一次就好,下不为例,算完成我的一个心愿。」此时我心中上下起伏,不知该如何是好,是站起来离开呢!还是……这时他突然跪在我前面抓起我的双手,哀求地说:「算我求妳,只此一次,以后我会对妳更好。」说真的,那时我被吓得并没有一丝欲念,只有一些怜悯的想法,再加上对老公的一些怨,让我勉强的决定消极地配合公公的需求。他看我没有动静,轻轻的把我推倒在床上。那天我穿了一套长袖运动服,没穿内衣,公公帮我脱下了长裤、内裤,他没要我脱上衣,我闭著眼默默地等著他的下一步动作。他的手由我的大腿往上抚摸到我的阴穴,手指由外往穴里抠,弄得我心跳加剧、淫水猛流,但我仍保持不动,让他看不出我和老公在一起时的淫荡样子。接著他趴在我两腿之间,开始舔我的穴,这是我的最爱,舔得好会让我一样的丢出来呢!但公公不知我之所好,没多久他就趴到我身上,两手伸进我衣服里抚摸我的乳房,这时我的乳头已硬得不行。公公把我的上衣往上拉起,开始吸我的乳头,他一直也都没说话,我也忍著没出声。接下来他把老二插入了我的淫穴里,其实我的身体已经期待多时。他的老二大小和老公差不多,没老公那么硬,接下来我只能说,他(我生命中,第二个和我发生性关系的男人)的冲刺力度难与老公的猛烈相比较,但他的慢功细活却又比老公的细腻。他在我的淫穴中慢慢地一进一出,维持了很久才泄出来,那时一股热流喷向子宫,确实也让我得到很大的满足。我虽然一直躺著没动,但淫水直流,自己也不知道出来了几回……公公泄了后,坐在床边,我起身拿起裤子到浴室冲了一下下身,出来时公公已穿好衣服,一副愧疚样,想对我说什么,我抢先一步说:「什么都别说了,回家吧!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虽然这次的生理上感觉(很爽)很好,但心理上总觉得不好。之后我开始疏远他,他也发现我的态度,也就不再过来了;平常我过去,我们还是一样的打招呼。我和公公只发生了一次性关系,虽然是诱奸,但我也有责任,因为除了我说的报复老公心理外,其实自己也有一些恋父情节,让公公在要求我时,我一时心软得以让他达成要和我做爱的目的。在眷村里很多年长的伯伯都很喜欢我,我也很有老人缘,也不排斥和老人在一起,虽然有一两个让我觉得总是色迷迷的看我,但我也不在乎。一年多后公公心脏病去世,我和他的那段秘密就随他而去了。但那件事终究对之后我的私生活和性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