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之春.云居山小旅店 外篇(完)》

  岁月蹉跎!
  真的是岁月蹉跎!不知不觉八年多过去了,现在父亲依然在外面跑著他自己的生意,而我自2015年开始,也在广东开了个自己的小加工厂。
  去年中秋前的一场车祸,大舅舅没有了。舅妈的情绪非常低落,所以今年春节回家之前先去陪了她两天,也是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把我和萍的事情告诉了她。
  本来没有想要说的,但是她突然提到说要我陪她去江西省九江境内的云居山玩两天,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蛮刺激的,而且觉得我和她的关系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并不担心什么,就把当时的情况跟她讲了。
  「怎么突然想到说要去那里?我们湖北那么多的山你也没去过啊?」当舅妈说起云居山,我第一时间就想起2008年12月份陪萍去那里玩的经历。
  「前几天偶然电视上提到,突然就想去看看,那里好像有个『真如寺』很有名,想去拜拜佛!而且又不太远!」舅妈将散落的头发弄到耳朵后面,一面用心地用舌头在我的乳头上划著圈圈。
  「你又想舅舅啦!」我抚摸著她光滑的背脊,低下头看著她勤劳的小半香舌。
  听她说想拜佛,就猜到她应该是想我舅舅了。
  「嗯……有点儿!还不是你和你的死鬼老爸一个德行,都不来陪我!」她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张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尤其是那饶有特点的两颗大门牙,突然作势要咬,可当上下门牙刚碰到我硬挺的乳头,却又戛然停住,然后看著我的脸妩媚一笑。
  我看的呆了,由衷的赞叹道:好舅妈,你真美!
  「陪我去啦!明天去,后天回来就放你回家!」她的嘴唇抿住我的乳头,身子晃了晃,算是撒娇。
  老实说我刚从广东开长途车回来,真的不想又跑去那么远。同时我的思绪飘向八年多前,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心血来潮就想把和萍的事告诉她。虽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说了:「舅妈,有些事我想说给你听,你听了别大惊小怪哈!」
  「那你讲完得答应我,带我去云居山!」
  「可是今天老公很累啊……乖!要不春节后吧,年后我提前两天出门,带你去!」我是个很容易迁就女人的人,尤其是我自己的女人。虽然内心百般不愿意,但还是折了个中。
  「哼,你不爱我!」她又做势要咬我的乳头,而且这次真的咬了一下。
  「啊……」我装模作样的夸张配合。
  「好吧,你讲吧,是什么事?」
  「啊?什么什么事?」被她一打岔我又犹豫了。
  「不说拉倒,不是你刚才说要讲什么事给我知道?」
  「哦是……嗯……」我还是在脑子里飞快的整理著:「好吧!其实,我肏的第一个屄不是你的……是我妈的!」
  她定住眼皮盯著我的眼睛,停下一切动作,不可置信的瞪著我,可以想见她的脑子里肯定不停在琢磨,判断著这句话的真假。
  「真的?」半天,她终于冒出一句。
  「当然是假的,你信吗?」我讪讪的笑著,又开始后悔说了。
  「切,肯定是真的,就你这胆大包天的小色鬼,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她果然表现出强烈的兴趣,说著把身子挪上来趴到跟我差不多位置,同时左手向下探,握住我逐渐恢复生气的鸡巴套弄起来,并亲了一下我的脸继续说:「爽不爽?是干我更爽还是干你妈妈更爽?」。
  「都爽!」
  「你妈嗯……怎么会让你肏她呢?她那么正派!」
  「爸爸太不常在家了,她也很想要的,像你一样!」
  「所以她就勾引你了?哦……你几岁?」她闭上双眼,同步进入了满脑子的想像。
  「是我先侵犯她的!」
  「嗯,你几岁?」她神奇的手已经把我套弄的非常的坚挺,并且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12岁,嗯!」
  「什么?那么小她也让你干?你发育没有?」
  「不是,是12岁开始侵犯她!」
  「怎么侵犯的?」
  「在她睡著的时候摸B!」
  「啊,她被你摸醒了没?」
  「嗯!」
  「然后就肏B了吗?」
  「不是,嗯……她装作没醒,让我摸,不管我怎么摸、插或者抠,就是装睡!」
  「她流水,湿吗?」
  「嗯,我当时第一次吃淫水,三根手指头全都挂满了。」
  「12岁就吃B水!我还以为你肏我的时候是童子鸡!瞒我这么多年!哼……什么时候她让你肏的?」
  「21岁!」
  「怎么隔那么久?」
  「你不是说她正派嘛!」
  「正派个屁,跟自己的亲生儿子肏B还正派?荡妇!嗯……我要,给我!」
  母子乱伦的话题同样把她也立即带入极度的亢奋。把我弄起来后,她马上闭上眼睛趟好准备要我去征伐。
  「你不也一样是荡妇?」
  「那我也没跟我儿子肏B呀,嗯!」
  「谁知道有没有?」我随意抚摸著她发热的胴体,并没有立刻上马的意思。
  「就是没有!」
  「我不相信,你没想过让他肏?」
  「没有!嗯,给我,快,我要,嗯!」她扭动著身体,浑身绯红!
  「那你说实话,有没有想过让『水声』肏你的B?」我想确认她的思想跟我和萍是站在同一水准,认同母子乱伦做法的。我含住她的香唇,温柔的吸吮。
  「嗯哼……有就有!我怕你啊?啊……快给我,小坏蛋!」
  ……我的语言能力不好,圈圈叉叉的活儿也干不出什么彩来。这是当天的梅开二度,我也很久没有觉得鸡巴硬到这个地步的,射精非常强劲。
  ……
  「你刚才说到云居山,其实我跟妈妈去过了的。」
  「嗯……是肏B之前还是肏B之后?」她坏笑地盯著我说。
  「之后!」
  「你们在那里也肏B了吗?」
  「嗯……」
  「在山上?露天的环境下吗?」舅妈的想像力异常丰富。
  「不是,第一天我们中午才到,妈妈走的慢,到下午四点多还只逛了几个景点,所以不愿意回去,就决定先下山来在附近找个旅馆住下,第二天再接著逛。」
  「哦,在旅馆肏的B!」
  「嗯,那天吓死了,差点就被员警当做嫖娼抓去公安局了。」
  「什么?是怎么回事?」舅妈支起脑袋笑著问。
  「那时因为冬天,天晚的早,我们下来才6点多钟就全黑了。到那里游玩的人真的很多的,稍微近一点的旅馆都没有空房间了,找房子就找了一个小时左右。」
  「逛的那么累,晚上还有力气肏B,年轻真好哈!」
  「呵呵,是啊,我那时刚搞你的时候带不带劲?」
  「带劲个屁!还这么年轻就这么蔫!现在才打两炮就打不动了,真没用!」
  她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胳膊。
  「嘶……嗯,可能是那几年跟妈妈搞多了吧!」我顿了顿说道。
  「肯定是!嗯,你们是怎么差点被抓的,快讲给我听!」
  「嗯,那天我跟妈妈好不容易找到有空房间的旅馆。老板是个女的,跟妈妈年纪差不多。我们还没进门她就很热情的招呼,问我们要什么房间,要几间。」
  「嗯,她问的废话,肯定一间啦,要两间怎么肏B?」舅妈打岔道。
  「呵呵,你可真有意思。要是你见到我跟妈妈去开房间,你不觉得我们像母子吗?母子两不住一间房不正常?」
  「别人两母子不住一起正常,你们不睡一起怎么正常?」
  「我就说不该告诉你的,总是笑话我和妈妈!不讲了!」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你继续讲嘛!」
  「不讲了,困,睡觉!」我故作生气。
  「哎呀,讲嘛,我想知道你们怎么差点被抓的,听著好兴奋的,快!」
  「那你一边帮我舔屁眼,我一边讲!」
  「哼嗯……不要了,好累,今天舔不动啦!」
  「来吧,你把我舔硬了,我不是能再赏你一炮嘛!你才说的两炮不够呢!」
  「休息一下嘛,老公!乖!等下再弄,先讲跟你妈妈怎么样差点被抓了!」
  「嗯,当时妈妈好像有点害羞,躲在我身后,全程是我跟老板沟通。老板问要什么房间,钟点房还是过夜,要几间。她那里有普通间好像是30一晚,只有床和热水;电视房40,多了彩电DVD;空调房60比电视房又多了空调;钟点房都是少10块。那时我们去的算晚了,普通间已经没有了,我当时要了间空调房。想著既然有DVD肯定有碟片,就问房间里有什么碟片看。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又仔细端详了一下妈妈,考虑了一会说:「房里没有碟片的,只能看电视……如果在我这里另买安全套,就可以借碟片,什么碟都有。』当时我一听什么碟都有,就第一时间想到色情片,但是马上反应过来要在她那里买避孕套才有碟看,我就火了。你知道,妈妈跟你一样,结扎了的,随便射,根本不用带套。」
  「是啊,人家又不知道你们是母子,要是知道你们是母子也不会问你们,她肯定以为你打了个鸡去她那里开嫖。」舅妈又取笑道,简直乐开了花一样。
  我听了没好气的要咬她的奶,她反而笑著把奶送过来让我咬,我又不舍得真咬,正不知该怎么修理她时。她却嘟起嘴香了我一口又催我继续说。
  「当时听到她说什么碟都有,我就想借几张A片跟妈妈在房间里一边看片一边做爱,那个时候妈妈还没看过A片呢。但是我没有马上说要不要买安全套,而是先登记了名字和身份资讯,让妈妈拿著钥匙先去房间。然后我才跟老板讨论,说:「我们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做爱,不买套,你就给我借几张碟片嘛,又不弄坏你的。』说了半天,她是同意了,但是拿了几包碟片出来,全部都是很正规的电影。我当时就有点崩溃了,但还是厚著脸皮问她有没有『那种』的?她压低点声音说:「那种的有!那你就给我们做点生意撒!等下你们看著看著忍不住一定用的上嘛。说白了你们来开房就是来搞,对不咯小伙子?她身材那么棒,衣服一脱,你忍得住才有鬼了!我们都是过来人咯,什么不知道?』」
  「嗯,那个老板娘挺能说,你后面肯定买了她的套子吧!」舅妈插口道,手不自觉的又摸到我的鸡巴上了。
  「是啊,她把老子的脸都讲红了,而且好像我不买的话,她嘴根本就不会停下来的意思。她指著妈妈的身份证生日说:「你看她不看这个完全看不出来已经四十……四十六岁了,比我还大两岁,我刚才仔细看半天以为最多35岁,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身高皮肤也没的讲,真的是这个(她朝我比了下大拇指),不像我都已经老太婆黄脸婆。而且你看你们还是……老乡吧,这么有缘分,肯定还要多搞几次咯,一晚上的时间恐怕都不够,我觉得你血气方刚的。』」
  「你妈妈的身材确实很好呢,我真的羡慕她,现在50多岁了还保养的那么好!」舅妈把头从我的臂弯里枕到我的胸膛,认真的说。
  「好舅妈,你的身材也棒极了!她还没说完,她后面怎么说来著,对!她说:「拿一盒咯,老板!你放心我们这里绝对环境好干净宽敞又安全,浴室就在床的旁边全部透明玻璃的,你们还可以一边看电影一边(看)贵妃出浴,甚至鸳鸯戏水也是可以的。说得不好听点,你忍的住的话我敢说你肯定就是个太监!当然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对吧?』我实在是想让她赶紧闭嘴,跟她讲:「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她是我的老相好了,又不是叫的小姐,早就搞过了,不是第一次带她出来开房,我没有那么色急,我们这趟是来旅游,实在逛的太累了,真的可能不做爱。』
  但是她还是把头摇的像个拨浪,继续说:「不可能的,没有!没有哪对男女出来开房不搞的,说实在话,像她那样子的就是亲妈都要搞了。你这么年轻,现在累,休息个把钟就不累了,晚上不搞个三四次四五次根本不会睡觉,我还不知道你们?
  明天中午12点前退房,大把时间咯,昨天我们这里有两个人住在二楼我旁边,搞到第二天两个人都下不了床,到第三天退房,第二天晚上还要买套继续搞!好吧?拿一盒30块钱又不贵,超薄的,用不完可以打包以后继续用,我现在给你拿碟片!……』」
  「嗯,所以,你们就在那里上演贵妃出浴,鸳鸯戏水啦?」
  「啊,贵妃出浴是有的,鸳鸯戏水,也算是有吧!当时我拿了一盒套子放在口袋,拿了两张碟片进去,一张欧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剧情片,女主角正的要命,我可是挑了半天呢。还有一张是正规的片子。妈妈先在里面洗澡,我就在看那个A片,还没等她洗完我就因为片子里的精彩画面刺激得不行,把衣服赶紧剥个精光,直接闯进卫生间去将妈妈摁在墙边猛肏,一边听著电视上的呻吟一边听著妈妈的叫床,真的比肏你刺激的多呢!」
  「哼……好吧,那你现在就去肏你妈妈吧,以后也不要再来肏我了!反正肏我一点也不刺激一点也不爽。滚!」舅妈立刻放开我的鸡巴,转过身去傲娇起来。
  我跟过去,从后面贴身抱著她,深嗅了一口她的发香,埋首在她发海里,做的温柔无比:「好舅妈,别生气嘛!你也是我亲妈,我肏你也是刺激的要死呢。
  你设想一下,有多少人能像我妈妈这么标致又风韵犹存的?又有几个人能肏到自己的亲妈,心里当然感觉到更刺激啦!你把她的老公和儿子也都搞了,还吃她什么醋呢?我敢保证,如果是水声,他一定会说肏你是世界上最刺激的事。」
  说著我扳过她的脸,嘴唇用力的印在她的唇上。(不知道我回广东这一个星期以来,舅妈有没有把她儿子搞上床,反正问她说的没有。但是我知道我这个表弟兼便宜儿子,也绝对是个色胚子。如果舅妈给他一点点暗示或鼓励的话,好事绝对会成。)
  「他妈的,你知道吗?正好这天晚上好像是接到举报,公安大队人马出动来扫黄,说我们住的附近好几家旅馆有人卖淫嫖娼。」深情一吻后,我整理了下思绪,回到了和萍的故事上来。
  「呀,运气有这么好的?」舅妈又调侃说。
  「嗯,大概九点半以后十点不到吧。当时我和妈妈已经做完了两次,妈妈趟在床上看我,身上裹了浴巾,而且幸亏了她有一个好习惯就是每次做爱完事后总喜欢把内裤穿上,之前可是因为她总在睡觉前穿上内裤几次都引起了我极度的不满呢!我则因为刚刚大泄两次还没洗澡,正做著淋浴SPA,一边享受那五十度热水的洗礼,一边哼著小曲儿,美的很。突然门外一个响亮的男子声音:「员警查房!』然后三秒钟之内门被打开了:「不准动,员警查房!』。然后各种穿著制服和没穿制服的大汉第一时间冲了进来,老板娘开完门就缩在门外。也不知道是七条壮汉还是八条壮汉,把我和妈妈顿时吓懵了。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两只手正拉著毛巾拖背,立即停止了所有动作,都忘了自己是衣不蔽体,面对人民公安连遮羞也都忘了。」
  「呵呵,吓死你个乱伦的小色鬼!」
  「真的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呢!」
  「该,谁让你连亲妈都要肏的?」舅妈继续抢白我。
  「当时最先撞进来的没穿制服的公安推开卫生间的玻璃门,一巴掌打在我的左脸上,然后瞥一眼把浴架上的浴巾取了,双手非常夸张地,大力砸到我的脸上,把我一下子砸坐倒在身后的马桶上,同时嘴里大声喊道:「给我裹起来,裹好……』我忍受著左边脸颊立刻火辣辣的疼痛,赶紧把浴巾抖开围住下身。还是妈妈看到我被打,立刻反应过来,哭喊道:住手,别打我儿子,你们凭什么打人?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觉得应该马上流下委屈的泪水,并且眼泪果不辜负期望的立刻涌出。『身份证拿出来,身份证拿出来!』听到『儿子』两个字时,我特别留意了下门外的老板娘,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回了我一眼,并没表露出什么吃惊或不可思议的表情。反而明显有好几位公安大汉的脸色开始转暖,但是其中一位制服先生马上大声提醒要查证件。」
  「真是糗呢,电视上还在演A片吧?他们知道你们肏B了吗?」
  「没有,其实妈妈听到外面声音,立刻窜了起来把电视机关掉了。而且他们知道又怎么样,我们是通奸又不犯法。不过当时好在我的户口已经迁回老家,要不然身份证上的地址跟妈妈不一样,现场还真不一定说的清楚呢。那个旅馆确实有两对正在嫖娼卖淫的被抓走了。那些公安确实挺难缠的,在屋里到处乱看,把房间和卫生间的垃圾桶统统翻了个遍。」
  「哈哈,他们没抓到你们在床上的现行,所以想找其它的证据。」
  「嗯,好在他们没有检查到DVD里面的碟片,那天晚上我也没有肏妈妈的屁眼,没有用安全套。他们走时对我们说:「要注意影响,母子两开一间房,卫生间还是透明的,多尴尬?多不方便?不要为了省几十块钱,酿成不可挽回的错误。』我们当然点头,唯唯称是了。」
  「太轻易放过你们了吧?要是我在,我就要检查你妈妈屄里面是不是有精液。」
  舅妈居然一派愤愤不平的样子。
  「好在你不是公安,要不然我就要调教性虐警花了,想想很刺激的!」我大力抓了一下她的豪乳又在上面甩了一巴掌,以示惩罚。
  「啊——」舅妈呻吟一声。「可是不对啊,那个老板娘不是就知道你们母子两个通奸了吗?」
  「知道就知道嘛,人家做生意的又不管那么多。而且你知道吗?那个家伙其实在我们登记身份资讯的时候留意看了我们身份证上的地址,一早就怀疑我们是母子了。妈的,还套路我!」
  「难道员警走后你跟她还围绕这个话题做了交流?」果然美丽的女人不会蠢到哪里去,舅妈这明显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推理。
  「员警把嫖娼的人员带走,她把她老公也找回来被一同带走做调查。然后第二天退房的时候,她说晚上碰到这么特殊的情况给我们道歉,说已经很久没查过了,没想到突然会查,肯定是有人举报了,只要是男女同住的房间都被查了。我当然接受说没关系,反正又没什么事。可她末了还偏偏给我个怪怪的眼神说:「幸好你们当时还没有睡觉,没有用安全套。后来玩的爽吧?』」
  「哈哈,果然是个色情的老板娘,简直就是刁民!」
  「我很尴尬的跟她说,你现在知道我们是母子了,怎么……不吃惊!她才告诉我登记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故意说买安全套才可以借碟片,其实不买也可以给我们看碟,她只是想证实『我们有那种关系』的猜测!」
  「真是高手在旅馆,应该给她颁布一个最佳演员奖!」
  「最佳老板娘奖!」我说。
  ……
  第二天下午,我辞别舅妈回了家。大年初七,表弟水声陪舅妈去了趟江西的云居山,她没有坚持要我陪她去,让我浮想联翩,以后再找机会对她「严刑逼供」
  吧。
  萍已经五十四岁多快五十五了,身材并没有像舅妈说的还保养的非常好,脱掉文胸,乳房有明显的下垂;皮肤还是白的,但是没有了往昔的光滑和弹性;眼角鱼尾纹非常明显,左脸上还出现了一小块应该叫做老年斑的黑印;牙齿虽然齐整,但是看起来有些稀疏的感觉;只有一点是值得骄傲的,可能是坚持每天跳两三个小时广场舞,身材没有怎么走样。
  没有人能够抵受岁月的摧残,萍当然不会例外。我们还在做爱,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父亲不在的时候跟正常夫妻一样自然。而我也快三十岁了,目前还没有正式稳定的女朋友。好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