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朋友的女友下手了(1一2)》

  (一)
  我是极其平凡的人,甚至是有些缺陷的人,这源于我的体重,一米七的身高却有著一百八十斤的重量,是一个十足的胖子。
  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胖子、胖哥、小胖多到数不的称呼伴随著我一路成长,就没有离开过。
  因为身材的原因当然没少受到歧视以及欺负,我天生性格就比较内向,那些欺负我的同学就变得变本加厉起来,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了高中才结束。
  因为胖的原因女生缘这种东西从来跟我都是两条平行线,一点交集也没有,甚至到了我读大学的时候跟女孩子多说几句话都会脸红,然后被她们发现偷偷笑话。
  我想我这辈子就算是这样废了,然而幸运的是我在大学期间认识了一个相当要好的朋友,他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其实我们两个成为好朋友应该也是被逼无奈吧。
  他叫阿和,名字听起来很普通,但确实是一个大帅哥,好像长得帅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或者说不容易相处,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累积下的经验。
  阿和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好相处的人,真要说起来的话,他应该算是那种不懂得圆滑和体谅人的强势性格,只是习惯性地以自我为中心考虑和处理问题,就是和他们宿舍的人关系也算不上太好。
  而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个老好人,就是明明被人笑话了,到了第二天那个人要是跟我打招呼的话,我还是会笑著回应,大概阿和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开始主动地找我说话,我那时被他吓了一跳,因为我的寝室就在他的隔壁,经常能听到阿和和他们寝室的人争吵,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这样的人主动跟我说话,我在想他会不会想著心情不爽就来欺负我呢。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著他,没想到的是那次的聊天他相当的有礼貌,即使是爆出了几句粗口也是非常小声,跟我说起游戏来也没有那种在宿舍里咄咄逼人的架势,我的心顿时安定不少。
  从那以后上课的时候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坐到我旁边来,老师在上面讲的要死,我们则在下面看手机视频看人家直播打游戏笑的要死,彼此之间的关系慢慢变得熟悉起来,就连下课吃饭都是一起去的。
  我的外在和性格的缘故,其实我自己的宿舍里的室友对我也不是特别感冒,有什么活动也不会主动叫我,除非当时我也在场他们迫于还需要一起住四年的面子缘故才会叫上我行动,大部分休息的时候宿舍里都是留下我一个在里面玩游戏或者看视频,而他们则去跟班里的女生出去玩或者约会。
  有时想想我也挺想去认识一下女孩子的,但一想到大家在一起聊天玩游戏的时候我又是被孤立的那一个,我的渴望又被打了回来。
  而认识了阿和之后在星期天的时候他会来敲我们宿舍的门,见我一个人在里面,他有时会把笔记本电脑搬了我旁边,跟我一起开黑玩一个下午,要不然就是拿著篮球也不管我会不会打,拉著我去了操场找人pk。
  这样的相处下来,我对于阿和的看法和别人对于他的看法自然有了很大的出入,不过这也是迫于无奈吧,两个都不受欢迎的人自然会被合理地分配在一起,我的内心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男生之间的摩擦却并不妨碍女生对于男生的欣赏,我说过阿和是一个大帅哥,帅哥到了哪里都是会惹得女生注意的,不管他的脾气有多差、人缘有多不好、功课有多烂,请大家试著回忆一下,大家从小到大读过的班级里,长得帅气的男生身边什么时候缺少过女生的围绕,哪怕他再让老师头疼,是不是有这回事。
  所以啊,阿和在第一个学期的时候就已经找到女朋友了,也是我们班里的一个女生,名字很好听叫紫夏,相当的可爱,黑瀑布般的长发顺直地披在腰后,带著一副黑框大眼镜,既显得知性又有几分邻家女孩的味道,身高和阿和也相当的般配,阿和有一米八五,而她则有一米七二,站在我们班那群女生中间可以说是鹤立鸡群,重点是她还是我们班里的学习委员,可想而知她的功课是非常不错的,性格又活泼跟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我当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不敢相信,阿和竟然能和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我想班级里大部分人都是不敢相信的,尤其是男生,因为这个女生还蛮讨其他男生喜欢的,只是被阿和捷足先登了。
  说来惭愧,其实我本人对于紫夏也是存在著非分之想的,只因为开学的第一天她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女孩,就坐在我的前面,大家都忙著认识新同学,我胆小害羞只敢跟男生说话,听他们跟女生聊,自己就不敢去跟女生主动打招呼,而紫夏突然转过头来问我的名字,甜甜地一笑,那时候真觉得心脏被人狠狠撞击了一下。
  「我、我、我叫凌荣,你、你好。」
  是呀,多么普通的名字,一个荣字老是让人想起黄飞鸿系列电影里他的那个胖徒弟猪肉荣,我初中时候外号就叫这个。
  「我叫紫夏,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还请多多指教。」
  她的说话她的声音她的仪态,都显得那么的自然从容、端庄大气,和我刚才的笨嘴拙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一下我在她面前更加抬不起头来了,自卑感没有一刻是那么强烈的,在她的面前就好比是女神和屌丝。
  所以我心里面虽然对她抱有相当的好感,但一见到她又张不开嘴了。
  像这样蠢到极点的暗恋或者说单相思,我从小到大没少经历过,换句话说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看到那些漂亮女生被那些一个个的坏男生搂在怀里亲热说著话,我的心在滴血,但还是要强颜欢笑,我这样的人要是脸黑下来,谁会顾及我的感受。
  当我上了大学来到了陌生的城市,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大家都是全新的开始,我开始想著我也要重新开始,去做好多事情,报名音乐社、参加社会公益、泡在图书馆里一整天、交上一个女朋友,可当我听到了阿和已经把上了我心目中的女神的这个消息,我感觉我的人生又一下回到了起点,那段时间我变得寡言少语,本来就少说话的我更加抑郁了,但寝室里的那几个室友可注意不到我这自以为失恋的异样,谁有空理我呀。
  但是阿和三天两头来找我玩游戏或者打球,一开始我随口找了几个借口搪塞过去了,但经不住他几次三番地叫唤,如果拒绝多了恐怕再傻的人也会往自己身上联想吧。
  「最近怎么了,叫你都不出来玩,生病了。」
  我勉强打起精神来,怕他看穿,但一想到紫夏又蔫了下去,「快期末考了,在复习呢。」
  阿和仿佛信了我的这番鬼话,开心地一把搂住我的肩膀:「你可真是学霸,都这么厉害还在复习,牛逼,要不怎么说是学霸呢。」
  学生时代两种男生最吃香,一种是长得帅的另一种就是成绩好的,我来到这所学校以后,发现大家都不爱听课了,能来上课报道都实属不易,像我这样的老实孩子本来成绩一般的,硬是变成了学霸。
  「我昨天又抽到了一个猴子的新皮肤,等下给你看看。」
  阿和说起游戏来手舞足蹈的,这是他每天逃课后唯一会做的事了。
  话还没说两句,阿和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的时候我瞥了一眼,老婆,那电子屏幕上赫然写著这样两个大字,可想而知我当时好不容易开始有些淡忘刻意逃避的感情和痛苦一下又涌回来了。
  「欸!你怎么停了。」
  我的脚变得跟铅块一样,走不动了,我不想跟这个夺走我女神的流氓走在一起。
  「没,你先打电话吧。」
  「哎呀快点走吧,我就和她说几句话。」
  阿和强行拉过我的肩膀和他走在了一起,我在一边仔细偷听著他和紫夏的甜言蜜语,「怎么了,打给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给你呀。」
  电话的另一头近乎是一种小女生撒娇的口吻,一字一句都像刀一样插在我的心上。
  「我是怕你出什么事了,担心你。」
  也不知道阿和说的话是真是假,反正女孩子都喜欢这一套,喜欢有人记挂著她们。
  「真的呀,嘻嘻,你干嘛呢。」
  「我这准备玩撸啊撸呢,你干嘛呢。」
  「又是撸啊撸,这游戏有这么好玩吗?」
  「好玩,怎么不好玩,让你学著玩你又不肯。」
  「好了,你别玩太久,等会吃晚饭的时候我过来找你。」
  两人又说点肉麻的情话,阿和才把电话挂断。
  「烦死了,玩个游戏也要管这么多。」
  阿和刚挂完电话就开始吐槽自己的女友,我心里听了好气,这么好的女孩这么关心你竟然会觉得她啰嗦觉得她烦,我无法理解他是真的讨厌紫夏多管闲事还是在我面前体现出有女友的优越感。
  那几把的游戏我的心思完全没办法放在游戏上,错误不断,阿和打游戏是出了名的较真,开始还好,到了后来我送人头送的多了,他开始一句两句地埋怨起我来,我原本就不太舒服的心情也更加生气。
  我很想掀桌子跟他大吵一架甚至是大打一架,但思前想后还有性格的原因还是忍下来了,我长这么大别的没学会,光是学会在别人无理的时候如何忍耐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的五点左右,正在拆家的时候,阿和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我猜是紫夏打来的,因为她说过这个时间要找阿和去吃晚饭。
  「行了行了,我快了,就五分钟,你等等。」
  游戏正是关键的时候,这说话的时候敌方一个放大阿和就跪了,气的骂了一句。
  果然没过几分钟,对方被我拆家,游戏结束,阿和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了。
  我一个人回到寝室里,发现寝室又是一个人都没有,其实我的肚子也饿了,只是不愿意看到阿和和紫夏他们出双入对的样子,仿佛可以当作她还是单身的样子。
  大概在床上玩个半个小时多的手机,想想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也该吃完了,再不去食堂就关门了,凑够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往楼下走去。
  来到食堂的时候,排队打饭的人已经很少了,只有十几个,餐厅里吃饭的人也不多,食堂的阿姨似乎对我特别照顾,打同样的一份菜,我的明显就会比人家的多,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坏处就在于这根本不可能减肥。
  在我端著盘子找座位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阿和的叫声:「荣哥这里!这里!
  」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还真的是阿和在不远处吃饭,对面坐著的一个女生,她的女友紫夏。
  阿和习惯叫我荣哥,‘哥’这个字要么年纪比价大了,要么就是身上有什么本事让人服气,而我也只有被阿和这么称呼过,其他人会直接叫我的名字。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吃,不是早去吃饭了吗?」
  阿和没回答我,反倒问了我一句:「就你一个人。」
  多么让人难受的问题,如果有室友一起吃饭还好,可我连室友都不愿意和我玩在一起,真感觉我要是说出答案来身边的女神会瞧我是个怪人吧。
  「他们都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
  我犹豫了一下坐到了阿和的身边,紫夏就坐在我的斜对面。
  「学霸肯定又在寝室里学习了,连饭都顾不上吃。」
  没想到紫夏一开口就开我一个玩笑,说起来一个学期快结束,这才算是我和她的第二次对话和见面。
  「什么呀,刚才他和我一起撸啊撸,什么学习啊。」
  阿和在旁边直接把我的老底掀了出来,我当时既讨厌他让我在女神面前唯一的一点优点也毁灭了,又感激他让我不至于听起来像是一个没人理会只知道傻读书的怪人,这两者一比较,应该是后者更让人不喜欢。
  「原来你也玩撸啊撸的。」
  「对啊。」
  紫夏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十分惊奇地问著我,像是对我说我这种人就应该好好地在房间学习哪儿都别去才是,而我的回答也糟糕透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白痴到不能再白痴,我想如果她现在还是单身,我的身边没有阿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坐著吃饭,我想我会多说一些话的。
  「他老是让我也玩那个游戏,我玩过几次就是玩不会,一点都不好玩,想不通你们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女神的这个问题是对著我发问的,阿和在一边吃著饭没有说话,看来也是等著我来回答,「这、这个,其实,玩一玩还是蛮好玩的。」
  我语无伦次、笨嘴拙舌的,肚子里明明有一大堆的话,但一到嘴边还是只有那几个字挤出来。
  紫夏却丝毫不介意我的呆笨,对著我甜甜地笑了笑,那模样如果我不是时刻提醒自己她的男友就在身边,千万别让他看出来的话,我可能真的要失态了。
  「要不然你教我怎么玩吧,等我学会了就可以教训他。」
  紫夏特地对著阿和挑了下眉毛,样子十分可爱。
  「就他?你要学的话,我教你就行了。」
  阿和带著一种不敢相信的口吻冲著我笑了一声,那是我认识他以来感觉受到的最大的侮辱。
  而刚才紫夏的请求让我的心脏扑通猛烈跳了跳,让我教她玩游戏,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单身的话,我肯定视之为她对我有好感的讯息,但她的正牌男友就坐在我身边,我不敢多想,只当她是开玩笑的,更何况阿和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发生。
  「不,你到时候没教几遍肯定就骂人了。我才不要你教,我要学霸教我。」
  看样子阿和的脾气紫夏现在已经摸的很清楚了,但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愿意离开阿和的身边,我那一刻算是彻底断了念想,因为一开始我还抱著她一时糊涂没看清阿和为人的希望,这下真的死心了。
  「随便你,反正你练几百年都赢不了我,我让你一只手都可以。」
  阿和的自信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情绪波动或者快乐,反而是他的那句‘随便你’,这就意味著如果紫夏真的要找我学习玩游戏的话,他是不会反对的。
  我一直觉得阿和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他对于自己身边的东西肯定是不愿意别人去碰的,更何况是女友,换了任何人都不能大方地让自己的女友跟别人玩在一块。
  阿和之所以能说出这句话,要么是开玩笑的事后就会反悔,要么他就是有自信就算女友跟我相处在一起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只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鄙视,像我这样的胖子怎么可能让他的女友我的女神看得上眼,他内心如果是的话应该就是这样想的。
  反正那顿饭吃了很久,我无时无刻不想逃离,不想看到他们秀恩爱、讲情话的噩梦。
  至于教紫夏玩游戏这件事,我当然没有多想,只当是开玩笑的,事实也证明确实是开玩笑的,过了有两个星期,期间遇见了几次人家压根没有提起这件事。
  然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了第三周,挂在那万年不变的QQ突然闪出了对话框,是一个好友的请求,备注是,紫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