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妻的无奈》

  一花一世界这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大家的认知反复运算非常快。
  可以说一个网红就代表著一个世界:回忆专用小马甲,微博宠物博主,直播季度冠名费200万;
  delicious大金,草根淘女郎,个人品牌年度营业额1亿;
  PDD娇妹,熊猫tv游戏男主播,传闻签约价格5年3个亿;
  等等,以上几人你知道几个?然而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有著超凡的成就。
  或者,换个问题,你听说过淫妻欲吗?
  我们的爱情我叫高珊珊,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曾有人说我很清秀,清风拂面;也有人说我丰腴,撩倒众生。说得粗俗一点:任何一个见到我的男人都有想跟我上床的欲望。
  直到我遇到了他,我现在的老公,王思明。他很帅,也有才华。从他的眼睛里,我看不到欲望,更多的是欣赏与爱意。
  我与他是在朋友的饭局上认识的,他的谈吐和才华深深的吸引了我,之后我两经常约会。
  一个月后我们恋爱了,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我们的爱可能没有惊天动地,而是那般的自然和平常,但我深知,我爱他到不可自拔。
  映日荷花别样红老公曾对我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映日荷花别样红。我爱你,你就是西施。
  虽然说得很肉麻,但是却很受用。
  我忘情的亲吻著他,他也深情的回吻著我。
  他轻柔著我的胸,抚摸著我的臀部,时而在我耳边吹气,时而划过著我的脖子。
  我们就这样缠绵了好久,差不多了就进入正题,老公每次都很厉害,基本上半小时才出来。而我已高潮了好几回。
  我爱死这种日子啦。
  老公的秘密那是结婚两年后,老公突然跟我说:「如果,我在外边有女人了,你生气吗?」
  我觉得很奇怪,答道:「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如果我有外遇呢?」
  「如果不走心的话,我可能会很兴奋!」老公笑得很邪。
  我一下子蒙了,但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就没搭理他。
  过了好一段时间,我不小心看到老公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大概是说,怎么能让自己小娇妻变得很骚气。
  此时,我才发现,老公可能真的有这方面的欲望。
  其实,当时,我第一想法是要离婚的,但是我太爱他了,我觉得离不开他。
  所以,在一次跟老公激情之后,认真的问了他这个问题。
  「珊珊,如果这辈子你只跟我一个人做爱的话,你就体验不到其他的风景了。
  性爱的美好不是你现在理解的这样,他远比你知道的多得多。我不希望你老了之后,会在这方面有所失望。当然,最主要的是我可能有淫妻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只要一想到你跟其他人做爱,我就特别兴奋。以前还只是想想,我也曾犹豫徘徊了很久,但是现在已经压制不住这种欲望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也没关系。但是,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先尝试一下。如果你实在反感,咱们就立马停止。」
  之后的日子里,老公不停的跟我讲淫妻的故事,做爱的时候经常角色扮演成不认识的人。
  就这样,我的心理防线渐渐地溃败,终于再一次激情之后答应了他的要求,与一个网友做爱。
  不曾想,之后的我也爱上了这种生活,甚至于慢慢地沈迷其中。
  白色的浴缸约定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又有点紧张又有点小兴奋。
  地点是在一个酒店里,房间相当豪华,特别的是,有一个特别大的白色浴缸排在了房间里。
  约会的对象长得一般,不过身材很好,穿著也很得体,很干净,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名字就不说了,暂且叫阿宾吧。
  我有些紧张,不知所错。
  「以前只看到你照片,没看到正脸照,如今一见,真是惊艳死我了,高小姐你好,我叫阿宾。」
  「嗯,很高兴认识你。」
  「看你有点紧张啊,来吧,咱们先拍照,回头你好根据照片跟超人描述(老公网名),哎呀,真是羡慕死超人了。」
  「看来你们都计划好了啊,行,就听你们安排吧。」
  第一个照片,就是我曲腿坐在了大浴缸里。我穿著黑色吊带裙,里边套了一件黑纱长袖,下边穿的是黑丝。微微低著头,一手拿著手机,一手抚摸著黑长的秀发。与亮白的大浴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张照片,太诱惑了,尺度虽不大,对我来讲却可撸三年,哎,超人那家伙就给我这一次机会,真丧气。」阿宾苦恼到。
  「丧气的话,那就算了,反正还没开始,咯咯。」我坏笑道。
  「别别,咱继续。」
  摆了几个pose之后。阿宾提议先放满水,然后我先泡澡,他去淋浴。毕竟不太熟,这样循序渐进的安排我还是很满意的。
  洗澡完毕,我披著浴袍坐在了床上。
  「刚刚看够了没有,你看你的小弟弟都站了多久啦?」我暗示他可以了。
  「那个,可不可以先等一会?」阿宾怯怯的道。
  「为什么?难道你想退出?别以为撩起我火来就可以起劲,我有的是办法灭火。」我开玩笑道。
  「别别别,千万别,我的姑奶奶。其实,我最爱的是肉丝,毕竟只有一次机会,我想你穿著肉丝赶你。」
  「可我没穿肉丝啊,黑丝可以不?」
  「没事,我带了。」阿宾兴奋道。
  「想得真周道。」我轻笑道。
  于是,一张身披浴袍,平躺床上,曲腿,身著肉丝的照片就出炉了(附件)。
  可惜的是看不到上半身。
  在我还在想著肉丝没有口子,怎么插入的时候,阿宾就已经扑了上来。卖力的舔著我的私处,先是隔著丝袜,后来干脆把丝袜扯开了一个口子。阿宾真的太疯狂了,加上这种偷情的羞耻感,很快我就高潮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老公以前也舔过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这么快高潮过,难道真的是因为这种禁忌感太刺激了吗?
  终于,阿宾忍不住了,把我翻过来,直接骑在我屁股上,不停的变换著动作,而且非常持久,差不多一个小时。
  不论是足交还是乳交,我都帮他弄了,他最喜欢的姿势就是把我双腿架在肩上,一边操一边亲我的脚。另外就是后背式,让我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边操我,一边摸我乳房。
  最后,我俯卧在床上,阿宾全身压在我身上,浴袍早已经被扯到了一旁,他一只手摸著我的右乳,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从未呻吟得如此激烈,甚至都透露了一股痛楚,但我知道他很带劲。最后,射完精,拔完套,他想让我帮他含一下。我拒绝了,莫说戴套我都嫌脏,不戴套射完,我老公都没这种福利。
  那天,我高潮了四次,阿宾在第二次射精后也体力不支匆匆睡去。我也赶紧回家像老公报导。
  老公仔细的流览著每一张图片,细细的听我把细节一一道来,兴奋得样子,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当我说,含著阿宾射完精的鸡巴给他清洗的时候,老公愣住了,表情也迅速阴沈了下来,一扫先前的意气风发。
  「你不是希望老婆被人搞么,怎么生气啦!」我胜利般的笑著说道。
  「但也不能享受我未曾体验过得福利嘛。」老公弱弱的说道,似乎从我的笑容中发现了什么,接著说:「你个迷人的小妖精,我还不知道你吗?有洁癖!看我今天不干死你。」
  老公从未这般英勇过,折腾了我两个小时,我又高潮了4次。
  对于那天的记忆,我似乎只记得那白色的大浴缸和老公的疯狂。至于阿宾,抱歉,我忘记他长啥样了。但是,白色的浴缸却经常出现。
  小娇妻的无奈每次打扮的美美的,你总说要我去勾引其他男人。
  老公,你知道吗?是你把我推向他们,让他们一次次的占有我。
  也许是因为赌气,但我真的没想会这样。
  每次在他们身上忍不住的时候,我都无比的羞愧。
  我抵抗不了,会因为自己的不忠而哭泣,却又正中他们下怀。
  我已经不是你独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