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陷阱 (1-10章完)》

  楔子你爱我?你不爱我?
  你爱我?你不爱我?
  范筱雨养了满阳台的玫瑰,当玫瑰盛开时,那香味四溢,钻过窗缝,充斥著整个房间,让花香伴她入睡。
  可她嫌不够,她还要继续养,直到开满一百朵艳红的玫瑰。外婆曾经告诉她,一百朵玫瑰才可以问一个愿望,摘下花瓣,依序问著是与不是,直到最后一片花瓣,那便是答案。
  经过两年的辛苦栽培,她已拥有满室馨香,虽然整理施肥时多少会被玫瑰花的刺给刺伤,但她并不在意,一心只希望它们能早日开满一百朵玫瑰。
  今天早晨,打开落地窗,她赫然发现阳台上那些含苞的花全开了,花瓣上沾著晨露,每颗都像红宝石般耀眼。
  一时兴起,范筱雨赶紧蹲在前头仔细一朵朵地数著,没想到居然让她等到了,她终于等到了一百朵盛开的玫瑰!
  她迫不及待地摘下它们,并找来一只白玉水晶盆盛上半盆的水,接著一办办的剥下,扔进水中--你爱我?你不爱我?
  你爱我?你不爱我?
  当身边的玫瑰愈来愈少,她的心跳就愈来愈快,直到手上最后一朵花的花瓣渐渐稀疏,她剥花瓣的速度也愈来愈慢了,脑海不禁流转到与他初识的那一天……
  吱--一道刺耳的煞车声在范筱雨耳畔高分贝扬起,震住了她的脚步,也吓醒了她的神智。这时,她才发现离自己身侧不过五公分处停著一辆高级跑车,再看向跑车的男主人,他可是一脸的不耐与烦郁。
  「喂,你这女人有病呀,居然在大马路上看书,不要命也不要用这种会害别人的方式自杀。」齐风没好气地对她吼著。
  她看看手上的书……对了,她还得赶去补考经济学和企业管理,没空再继续跟他干瞪眼下去。
  「对不起,我要赶去考试,有什么事我们能不能改天再说?」她慌张地对齐风说道。
  「改天?!」他微蹙眉,她以为他很闲吗?「算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有这样的行为,很危险的,是我开车技术好,若是……」
  「我要考试了。」她又补充了这句话,显然对他的自吹自擂没兴趣。
  齐风眉一挑,耸耸肩说:「没意思的女人,你走吧。」
  「谢谢。」
  她对他点点头,可才向前迈出一步又听见他喊住她的声音「喂,小姐。」
  「还有事吗?」她忍不住看了看表。
  「你过来。」他对她眨眨眼。
  范筱雨怯生生地朝他走了过去,「你不是不追究了?」
  「这给你。」没想到他居然从口袋中掏出一条钻链给她,「这是我们公司今天新上市的「开运钻链」,保证你戴著它考试,可以快乐趴死。」
  她疑惑地接过钻链,瞧了瞧,「好漂亮……可为什么趴死还会快乐?」
  「你!」齐风脸色泛青,「AllPass,懂没?」
  「哦。」她才觉得他奇怪呢,好好一句话干嘛说得这么复杂?
  「那么我祝你考试顺利了。」说完,齐风竟然就发动车子,从她身旁呼啸而过,当范筱雨回神时才发现她手上还拿著那条钻链!
  「喂……你的东西,你忘了拿……」
  她追了几步,眼看他已不见,心底又著急著考试的事,所以放弃了。
  「唉,怪人。不管了,我就先戴著考试,试试看到底能不能帮我开运罗。」紧握著它,她火速奔向不远处的大学校门。
  第一章「这样不行,得换一条领带。」范筱雨一条领带比过一条,直要找出最满意的为止。
  「好了没?我脖子都酸死了。」齐风瞇著眼仰望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灯,都快将上头的水晶钻数完了,可她居然还在挑。
  「好了、好了。」范筱雨扬起嘴角,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跟著将他推到身后的穿衣镜前,「怎么样?配得刚好吧?」
  「你觉得好就好。」他一向信任她,所以连看都没看,迳自走向书桌拿起上头的公事包,「我去开会了。」
  「齐风!」眼看他就要走出房间,她忍不住喊了他。
  「有事?」他定住身,回头问道。
  她只是想问他,晚上会回来吗?如果他不回来,她可以留下来帮他清理环境,可看他一副急促的样子,显然时间来不及了,于是作罢。眼角余光突然看到挂在墙上的西装,她赶紧说:「西装忘了拿。」
  拿下它,她立刻为他穿上。
  「谢了,那我走罗!」走了两步他又停下脚步,「你也该回家了,刚好顺路,要不要搭个便车?」
  「好啊。」她笑著点头,「等我一下,我拿皮包。」
  两人离开齐风的华厦后,在车里范筱雨忍不住直欣赏著他亮眼英挺的侧面线条,嘴角跟著弯成一道弧度。
  「筱雨。」
  「啊!」他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唤吓得她赶紧收回视线,担心自己刚刚的观察是不是太露骨了?
  「你帮我把公事包里的资料拿出来好吗?」他的话让她松口气。
  「好。」范筱雨尽职地为他拿出资料,「你开车怎么看呀?」
  「你是我的秘书,当然是由你念给我听。」
  「你开车还听资料,很危险的。」她叹了口气,遇到这样的上司她有什么办法呢?
  但能劝的还是得劝呀。
  「放心,我保证把你安全送到家。」他转过脸看了她一眼,那漾著如阳光般的笑容让她的心又是一动。
  她赶紧转移视线看著手上的资料,「好吧,那你边开车边听,也得注意安全哟。」
  身为他的秘书,范筱雨早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样的数据,于是一条一条念出来,而齐风仍一派优闲地开著车,根本看不出来他正在做著速记。
  听范筱雨念完后,他立刻做出评估,「这次公司大胆要加入祖母绿的开发,你认为产地要选择哪里的最好?」
  「我?!」
  「这个案子你从一开始就有参与,说说你的看法。」他的笑容带著对她的信任,「我数到三,我们一起把答案说出来。」
  「如果跟你的不同,可不能炒我鱿鱼喔。」她开起玩笑。
  「开除你,谁来打点我的一切?!」
  「厚,说得好像我只有这点用处。」她不依的噘起嘴。
  「这点用处对我而言已经是无法缺少的。」他这话很诚恳,听在范筱雨耳里当然是喜孜孜地。
  「好吧,那你数。」答案已经出现在范筱雨脑海里了。
  「开始罗,一、二、三……穆索。」齐风说。
  「穆索。」范筱雨说。
  「宾果!就是哥伦比亚的穆索矿山。」齐风扬起一丝专属于他的开朗笑痕,「我就说你愈来愈不简单了,以你的条件当我的秘书太可惜,如果你想……」
  「我现在只想当你的秘书。」她赶紧堵住他的话。因为她一点都不想调到别的单位,即便仍可天天看见他,但是感觉就会变得很不一样了。
  「哦。」齐风点点头,轻笑著,「那就随你的意思了。」
  范筱雨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就是这样,永远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即便跟在他身边工作了三年,他仍「仅」视她为工作伙伴与私下好友而已。
  「对了,明天早上是公司的周报时间,你得提早半个小时到。」眼看自己住的地方愈来愈近了,她赶紧将要提醒他的事提出来。
  「我知道。」他的眼睛倏地一瞇,「提起这个,有个CASE我还在评估中,等等想研究一下,你能不能把它调出来mail给我?等我到了那儿就可用notebook接收。」
  「当然可以了。」
  「你知道我的IP,你进入我的B资料夹,它是在第1958号档,密蚂1234:另一份资料在G资料夹的4591号档,密码5678。」别看齐风年纪不大,但脑袋里装的东西可多著了,否则又怎可能以二十八岁的年纪掌理一间国际珠宝集团。
  「啥?1234、5678!」她拿著记事本一边记一边疑惑地问:「你的密码怎么这么简单?」
  「就因为简单,任谁都猜不著吧。」原来这就是他的处事逻辑,倒满符合武侠小说中常有的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还真有你的。」范筱雨摇头一笑,这时她住的地方已经到了,下车的同时她对他说:「谢谢你送我一程。」
  「好伙伴,干嘛计较这些。」对她笑了笑,他又踩下油门继续前往他要开会的地方。
  「好伙伴……」范筱雨沈吟著,看来她迟早会被这三个字压得喘不过气来。
  进入租赁的大楼内,搭电梯来到她居住的楼层,拿出钥匙正要开门,突然听见对面大门开启的声音,跟著走出一个男人。
  他笑著问:「下班了?」
  「是呀。」她点点头,「朱先生,要出门?」
  「我呀,还不是为了打理五脏庙去。」突然,他又问:「如果范小姐还没吃,要不要一块用餐?我请客。」
  「我吃过了,不好意思。」她撒著谎。
  「不会,那我走罗。」虽这么说,但不难看出他似乎有点失望。
  「嗯,慢走。」眼看他进入电梯,范筱雨这才打开门走进屋里。齐风交代的事她一直没忘,所以她直接步进房间打开电脑,连上他的IP,进入档案内输入密码调出他所要的资料,再将它们一一传输到他的信箱内。
  直到一切就绪了,她便仰靠在椅背上轻吐了口气,但眉眼间却带著笑意。
  像这些极私密的东西,除了总裁之外是绝不可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可是他却丝毫不防她将一切都告诉她。是不是代表著她在他心目中有一丝丝不一样的地位呢?
  其实她要的不多,不就是他的一声「爱」吗?
  只可惜认识他多年,他非但不闹花边,甚至对谈感情兴趣缺缺,满脑子就只有钻石。若是有女人不信邪想挑战他对女人的冷漠,一定会惨遭滑铁卢。所以她就算有满腔爱意,又怎敢诉诸于口?
  突地,她的电脑传来哔哔声,是有信件进来!
  按下收信,看见的居然是齐风传来的感谢图片,一只会说谢谢的米老鼠,她不禁笑了……可是,却笑出了泪……
  qizonqizonqizon第二天一大早,毫不意外的,范筱雨看见的就是穿著一身T恤、牛仔裤来到公司的齐风,「一早就要周报,你怎么不穿西装来?」她没好气地站了起来,走到附设在办公室的隐形衣柜前,挑出他待会儿要穿的衣服。
  「有你在我何苦这么麻烦?」他拿著它们走到一旁的更衣室,在里头换衣时居然回她这么一句话。
  「什么嘛!那你的意思是我都不能请病假罗?」她噘著嘴,一边为他整理会议资料。
  三分钟后,他已一身优雅地走了出来,「呸呸呸,你就不会找别的形容词呀?什么病假?婚假不好吗?」
  「婚假?!」听他提起这两个字,范筱雨不禁开口问他:「如果我真结婚了,你会怎么样?」
  「祝福你呀。」他扯开嘴角,笑得很帅气,「我这样子有资格当你和你的另一半的伴郎吧?我可是牺牲奉献,为了你头一次下海呢。」
  看他那张充满阳光的笑容,当真是一点也不介意她嫁给别人,烦呀,这场暗恋八成会无疾而终的。
  她带了丝沮丧地回应,「算了,我还不想这么早嫁人,我看我等著当你的伴娘还差不多。」
  「我的伴娘?」他眉一挑,「那你慢慢等吧。」
  「咦?」她走到他面前,「你当真对女人这么排斥?」
  「也不是排斥,只是觉得她们一个个要求忒多,麻烦透顶。我还是回家玩我的模型屋有意思。」他就是这样,虽然在职员与对手面前表现得如此干练精明,可骨子里就跟个孩子没两样。
  「那我呢?可也列于你的麻烦女人名单中的一位?」她眨著眼笑问。
  「你!哈……」他用食指点点她的额头,「我的名单不是给你这种妈妈级女人占位置的。」
  「妈妈级?!」范筱雨瞪大眼,「我有那么老吗?」
  「NO,NO,你误会了,我不是指年龄,是指唠叨指数。」他抽走她手上的会议资料,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齐……」她也跟著追了出去,当看见外头众多人的诧异眼光时,她立即改口道:「齐总裁,你少带了一份资料。」
  「你帮我拿来吧。」他远远地说道。
  「哼。」她偷偷一跺脚,这才走进办公室将那份资料带出来,随后走向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她便看到齐风像玩川剧变脸似的立刻恢复他严肃中带著果决的气势。
  她想,或许就是这样的他让她著迷吧。
  对他笑了笑,她便走到他身边坐下,尽职地做好秘书的角色。
  「江经理,对于公司要开发祖母绿一案,你有什么建议?」齐风往后靠向椅背,瞅著公司重要干部。
  「我觉得不适宜,因为祖母绿的韧性在玉石内算是差的,稍有碰撞就容易碎裂,在制作过程上较费时又费力。」江经理战战兢兢地回答。
  「哦,那你觉得开发哪一类宝石较具效益?」齐风好整以暇地笑问。
  「珍珠类不错。」江经理又道。
  「珍珠类?!」齐风瞇起眸道:「嗯……珍珠虽然典雅,可近年来较不受年轻朋友欢迎,反倒是一些绿色玉石有起死回生的现象。」
  他这话倒是堵得江经理哑口无言,「对……总裁说得极是。」
  齐风翻开资料,跟著又问:「那陈总,你的建议是……」
  范筱雨看著他一一询问过下属后,这才开始报告自己的资料,比较之下他一点都没有因为是老板而显得散漫,无论是数据或资料都是完备且清楚的。这也才能够将他认为不好的提议一一拿出来研究、反驳。
  「好,今天周报就到此结束,后天下午的会议我希望你们能提出更好的提议。」合上资料夹,他便起身率先走出会议室。
  「总裁,怎么了?」在公司,尤其在众人面前,她都足以总裁称呼他。
  「没什么。」他微蹙的眉宇显现他的烦躁。
  「是不是他们的报告让你觉得差强人意而已?」他的步伐还真大,让她追得好辛苦。
  「不是差强人意,是很烂。」他没好气地说著。
  「很烂?!」没想到他还真直呢。
  「对,是烂,倒不如听你的意见来得舒服。」一进办公室,他就将资料夹重重往桌上一丢。
  范筱雨看著他一脸火爆,唉,他或许不知道,她之所以能够将他要的资讯发表出来并不是因为跟他久了所得到的领悟,而是每晚躲在房里研究各种书籍与网站资料而来的成果。
  因为她不想让他看不起,除了能当他的秘书,她还希望得到他的信任与喜欢。
  「火气别这么大好不好?等下我请你喝椰子汁。」她只想逗他开心。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喝那玩意儿就肚子痛,找我麻烦呀。」齐风终于笑了出来。
  「会笑就好,遗有很多案子等著你呢,快把生气的时间用在公事上,别忙到中午都不吃饭。」她对他漾出一抹柔情的微笑。
  他点点头,坐回椅子上,不一会儿全副心神又专注地投入眼前的资料上。
  范筱雨只能叹口气,心想,在他眼里永远不会有她的「情爱」存在。
  甩甩头,她告诉自己也要将精神放在公事上了,所幸经过几年的相处,她早训练成可以随时收心的功力。
  qizonqizonqizon下班了,范筱雨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下午齐风临时决定回家看哥哥嫂嫂,她便不用跟他回去替他清理房子。
  清理房子当然不是秘书的责任,却是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
  店面一间逛过一间,突然她看见一个手机链……怔忡了好一会儿,她便指著它对店员说:「我要这个。」
  「这个银制的飞鸟型手机链吗?」店员问。
  「嗯。」她点点头。
  「请你稍等哦。」店员很有礼貌地将它拿出来,「这个手机链很雅致也很有韵味,满适合你的。」
  「真的?」女孩子买东西最喜欢听人家这么赞美。
  「当然了。」店员挂著招牌式的笑容。
  「这一条多少?」
  「我看看。」店员翻开标价脾,笑著说:「我替你打八折,算你两千五百元好了。」
  「啊!两千五百--」范筱雨很惊愕,「这不过是银的嘛。」
  「话是没错,可你看见没?飞鸟的眼睛可是镶了碎钻。」店员朝上头一比。
  范筱雨没近视,也得瞇著眼才瞧得见,厚,这哪像钻,骗她这个在钻石开发公司待了三年的人呀!
  店员见她眉头拢起,跟著又说:「这可不是普通的杂牌银饰,看见没?这儿还烙上「Gilli」的商标。」
  范筱雨蹙超额,没想到光多了这商标就贵了两千元呀!可是她找它已经找了好久,不想为了区区一点钱就放弃它。心一横,她还是买了,付了帐后便走出店外继续朝前走。
  直到一家CoffeeShop,她才挑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并点了杯蓝山,看著手中的手机链,她的思绪又回到三年前--qizonqizonqizon范筱雨战战兢兢的走到公布拦前,查看这次的补考成绩。
  说实在的,她对这次的补考成绩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虽然她很认真的念书、记笔记,但是一看到考题脑袋就轰轰作响。
  幸好这次全部是选择题,她至少还可以赌一下运气,否则今年她肯定毕不了业。不由自主地她抚上颈间的开运钻链,一边默默祈祷,一边找著人名。
  四年丁班范筱雨,经济学满分;企业管理满分……
  天呀!是她眼睛脱窗吗?还是老师把分数算错了?她竟然可以考出这么高的分数?
  她可是十分之九不会耶!
  「哇……开运钻链,谢谢你、谢谢你……我太爱你了。」她又叫又跳,还朝它重重一吻、那雀跃的神情可让一旁的同学吓了一跳。
  但她不在意,一点都不在意。
  兴奋地冲回教室背上背包,又快乐地奔出学校大门,此时已是午后,在回租屋的路上她必须经过一处地摊,以前她从没注意到他们在卖些什么,可今天就在经过那儿的刹那,目光竟被一条「飞鸟造形」的银质手机链给吸引。
  对了,她必须谢谢那个男人的帮忙才是呀!当这主意一人脑海,她想都不想就拿出零用钱买下它。
  现在问题是,他住哪儿呢?
  聪明的范筱雨立即拿下开运钻链,找了家钻饰店问了它的品牌。
  售货小姐的眼睛突地一亮,「天……这是前两天才上市的呢,价值一百五十万!小姐,是男朋友送你的吧?」
  「一……一百五十万?!」范筱雨的眼睛再次脱窗,连说话都打结了,「那么贵呀?!」
  「当然了,「齐邑」所开发的钻饰肯定是上等好货。」售货小姐笑了笑。
  「你的意思是做这个钻链的公司叫做「齐邑」?」范筱雨看著这一百五十万的东西,突然觉得它好烫手。
  「对。」售货小姐一见是有钱人自然是笑脸迎人,再多问题都乐意回答。
  「那你知不知道这间公司的地址呢?」
  「当然有,这是他们刚送来的海报,你带一张回去吧。」
  当售货小姐将海报递到她手上时,范筱雨连声道谢后就离开了。
  「信义路……哇!好地段。」虽然挺远的,但她决定趁下班之前坐公车去。
  她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虽不知他的姓名,但她一定可以找到他,对他表达她的感谢。
  可是看了眼口袋中那条五百元的手机链,再看看手心里一百五十万的钻链,他会不会嫌小气不收呢?管他的,就当作是特地为还他这条钻链也不为过吧。
  主意一定,她便搭上公车,转了几趟车,终于到了齐邑办公大楼。
  「哇……真壮观!」她仰首看著,直觉这栋楼高耸人云霄,已分不清它有几层楼高了。
  怯怕中带著勇气,她推开看采很重的高级大门,接著询问柜台小姐,「我要找……要找……」
  「小姐,你要找谁呀?」对方问。
  「找……送我这个的人。」她张开手心。
  当那钻链蓦地映人柜台小姐眼中,她的眼睛就跟钻饰店的小姐一样张得特别亮,「这不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吗?」
  「对,有个人自称是在这里上班,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范筱雨紧张地左右张望。突然,她看见一个身著运动服奔进来的男人,立刻指著他说:「就是他!」
  「嗨,是你这个冒失鬼!」齐风也看见她了,而他的记性向来不错,并没忘了她。
  「什么冒失鬼?!」她噘起嘴,「我也是因为赶著考试才不小心让你踩了煞车,竟然记恨这么久,我看你根本就是小气鬼。」
  「哈……冒失鬼对上小气鬼,不知道这样的戏码好不好看?」他双臂环胸,映在她眼底的就是那特别阳光的笑脸。
  「我又不是来找你演戏的,是拿这个来还你啦。」她从口袋中拿出那条钻链,「谢谢你,它真的让我快乐趴死。」
  瞧著她那张甜美的笑容,齐风也跟著开心,「送你的,还我做什么?」
  「送……送我……」她看到柜台小姐向她射来的眼光似乎带著嫉妒,赶紧拉著他到外头骑楼下。「我看你也不过是个小职员,就不要故作慷慨了,一百五十万耶,可以买……买好多好多东西。」
  她疑惑地看著他,该不会这男人对金钱或数字完全没概念,比她还差?
  的确,齐风只懂得赚钱,但是从不管花钱,何况这点钱在他眼里不过九牛一毛,根本没感觉。
  看著她瞪大的眼,齐风忍不住撇嘴笑了,「说送你就送你,你不要大惊小怪的,OK?」
  「可是……」范筱雨还要说什么,却见刚刚那位柜台小姐跑了出来。
  「总裁,日本三野集团的上川先生来电了。」
  「哦,好,我马上来。」齐风转首对范筱雨说:「等我一下。」之后便冲了进去。
  范筱雨张口结舌,看著他穿著运动服和球鞋奔进大楼里的背影……
  总裁!是她听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