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淫妻》

  钟伟文怱怱来到一间酒吧内,他的两个好友区海德和潘志峰向他打招呼。
  区海德说:「喂,这边,这么久才到,啤酒已喝上一支了。」
  潘志峰心急地问:「你约我们来说有方法令我们的老婆就范,是什么方法?
  」
  钟伟文问:「我们是不是约定过有妻大家上?」
  区海德和潘志峰点头说:「是呀!」
  潘志峰吐苦水说:「但我的老婆不肯呢。我已用过不少的方法,看A片,读情色小说,宝儿就是不肯,有次我一提出就给她骂得狗血淋头,说我变态,不啋了我一个星期,好辛苦才逗回她呀!」
  区海德摇摇头说:「我也是,倩茹几乎要杀了我一样,我以后提也不敢提。
  」
  钟伟文说:「我和你们都是同一命运,只不过丽嫦比较开通一点,她认为夫妻闺房之乐是夫妻二人之事,床上要她骚,可以,下了床,她就一本正经了,我也拿她没法,所以我希望找到一个方法令她们变得暴露淫荡,终于给我找到了。
  」
  区海德和潘志峰急急问道:「是什么方法?」
  只见钟伟文不慌不忙地从公事包拿手一瓶药丸出来。
  区海德和潘志峰二人一脸疑惑,问:「这是……?」
  钟伟文说:「这是我一个导游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我从他那儿得知日本有这种药丸,我央求他替我买回来。」
  区海德问:「什么药丸?」
  钟伟文说:「没有名堂,故且叫做A丸吧,只要女人吃了这种丸就会变得喜欢暴露和表现得很淫荡。」
  潘志峰问:「这么厉害?」
  钟伟文说:「听我导游朋友说,其实女人潜意识中也有淫荡的一面,她们也喜欢暴露,不然她们怎会喜欢穿短裙露背低胸透视的衣著,只是她们由小到大被灌输以什么社会道德,给那些习俗枷锁束缚著,而这种药丸就是消除她们脑中的什么分泌什么酚,我听不明白那些名词,总之女人吃了这种药丸之后,就会释放出喜欢暴露和淫荡的特质出来。」
  潘志峰问:「哗,厉害呀,那么是怎样的价钱?」
  钟伟文说:「4500元一瓶,一瓶30颗。」
  区海德问:「哇,不便宜啊,但真的有效?」
  钟伟文说:「我朋友说先让我拿去用,如果无效,他一分钱也不收。」
  区海德问:「那怎样服用?」
  「首先连续服用5天,每天1颗,这时女人已有强烈的暴露和淫荡倾向,接著再加2颗作为强化剂,令女人的暴露与淫荡并发出来,之后每隔7天再服一颗,共3星期,嘿嘿,那时你要女人有多暴露、多淫荡都可以了。」
  说到这里钟伟文泛起淫笑。
  区海德和潘志峰二人也听得一脸淫笑。
  钟伟文说:「现在你们二人先各拿5颗回去,偷偷给自己的老婆吃,放心,这药丸无色无味,放入任何饮料中也不会被察觉的。」
  分了药丸之后,钟伟文继续说:「下星期周一是假期,周末我们就到长洲玩,我去订一间独立渡假屋,到时我们再下强化剂,那时我们想怎样玩都可以了,哈哈哈!」
  潘志峰举杯说:「好,为我们的梦想干杯。」
  三人碰杯一饮而尽,各人内心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对方的老婆都一脸淫意。
  (一)周六下午,往长洲的码头上,有三名女士穿著短热裤,露出修长的白腿,上身是贴身的小背心,胸前的乳沟、曲线表露无遗,惹来不少路人的目光注视。
  「哗,倩茹,宝儿,你们也穿成这样呀!」
  「丽嫦,你还厉害啦,半个乳房都被看到了。」
  丽嫦说:「伟文想我穿成这样好久了,他说今次来长洲玩,要玩个痛快,还叫我穿得暴露些,不知何解我也好想穿得暴露些。宝儿你也肯穿成这样?」
  宝儿说:「志峰叫我这样穿,不知为何我好想穿得暴露些,我便顺他意。」
  丽嫦问倩茹:「你呢?」
  倩茹说:「阿德也是叫我这样穿,我也是不知为何总想穿得暴露一点。」
  丽嫦说:「咦,他们三人说去买点东西,怎的还不回来,累我们在这里等。
  」
  这时钟伟文、区海德和潘志峰施施然来到,其实三个男人一早便回来了,只是故意站在远处停下来,看著路人视奸自己的美艳性感的老婆。
  伟文说:「三位美人,我们回来了。」
  宝儿走到志峰身边挨著他说:「这么久才回来,累人等!」
  志峰艾艾地说:「我们……」
  阿德催促道:「快开船了,上船啊!」
  一行六人便不多说,匆匆上船。
  船到了长洲已是接近傍晚时分,他们便在街市买些海鲜食物,又到超市再买些饮品红酒用品等等,便到渡假屋去。
  到了渡假屋,三个男人下厨,三名少妇在厅中聊天。
  伟文拿了三杯饮品给她们。
  「来来来,三位美人喝点养颜饮品,是我撚手调制的。」
  倩茹说:「丽嫦,你的伟文总是那么细心的。」
  丽嫦说:「喂,你的阿德弄的小菜也不错呀!」
  「你们先聊聊,好快有得吃了。」
  伟文看著她们三人喝下饮料,脸上泛起丝丝的淫意。
  很快晚膳已准备好,三名少妇帮忙摆好桌子,大家便围桌进餐。
  三个男人刻意在谈话中大谈三级笑话,而且加入一些群交换伴之类的话题,弄得三名少妇又笑又羞,但她们又没有以前那样的抗拒。
  酒酣饱食之后,伟文提议男人玩啤牌,而由输家的老婆脱衣服,在以前来说,第一个反对的一定是宝儿,但今次三名少妇都没有反对,只是低头不出声。
  于是三个男人便开始玩牌。
  三人互相打眼色,其实他们早已合谋好,今晚要令三个女人脱个清光。
  玩了几圈,三个女人都已脱了短裤和小背心,脱短裤和小背心时她们只作状扭拧一下,欲拒还脱而已。
  接下来志峰输了,宝儿要脱去胸围,宝儿即时脸红了,双手不知怎算好。
  潘志峰便走到宝儿背后,在她的耳边小声说:「让大家看看你美丽的双乳吧!」
  随即解开宝儿胸围的钮扣。
  宝儿双手掩在胸前:「咦,你坏呀!」
  志峰没有理会宝儿,继续把她的胸围肩带向肩膊两旁滑下,从宝儿的手臂套出来,宝儿双手还护在胸前,志峰把宝儿两手掰开,让她一对雪白的大乳房露在各人眼底。
  宝儿别过脸没有正视其他人,同时不断扭动上身,因而两个乳房便上下左右抖动,煞是好看。
  伟文和阿德看著宝儿的乳房轻轻发出:「WO~~」
  志峰见宝儿两个乳房已让人看光,他便放开手,宝儿立即用双手遮掩酥胸。
  接著轮到伟文和阿德输了,丽嫦很大方,站起来把胸围脱去,露出雪白的乳房来。
  丽嫦的乳房又大又白又丰满,志峰和阿德看了不禁咽吞了几口。
  丽嫦又抖动双乳,逗得大家哈哈笑起来。
  倩茹见丽嫦如此大方,她也仿效丽嫦的做法,站起来把胸围脱去裸露出她一双雪白大乳房,她同样在大家面前抖动她一双大乳房,大家也被她们逗得笑呵呵。
  倩茹和丽嫦坐下后也用双手遮掩胸脯。
  三个男人看得自己老婆的乳房完全裸露给人看光,也看光别人老婆的乳房,下体有大大的反应。
  牌局继续,伟文输了,丽嫦要脱去内裤,今次她有点犹豫了,身体上最后一道防线脱去后便是全裸了。
  但不知怎的,丽嫦感到内心好想把自己暴露给人看,她望望丈夫伟文,伟文小声说:「脱吧!」
  看见丈夫也叫自己脱,丽嫦便站起来,便内裤脱下来,毛茸的阴户便暴露在大家眼前。
  丽嫦连忙用一只手捂著阴户,一只手遮掩著两个乳头,脸带羞涩坐下来。
  伟文看著自己老婆脱光了,全身给好友看光,内心十分兴奋,阿德和志峰看著丽嫦全裸的身体,眼也瞪直了。
  接下来,阿德和志峰也输了,倩茹和宝儿也要脱去内裤。
  二人见丽嫦已脱去内裤全裸,二人只好无奈地站起来面红红地把内裤脱去,露出她们毛茸的阴户在大家眼前。
  倩茹和宝儿同样用一只手捂著阴户,一只手遮掩著两个乳头,一脸羞红地坐下。
  三个男人看著三个已脱清光的女人,他们的下体已高高的举起。
  三个男人再按捺不住,揽著自己的赤裸老婆,一边和老婆亲嘴,一边摸弄自己老婆赤裸的身体,又用手指插入她们的阴道抽送。
  搞得好一会儿,三个女人都被自己丈夫摸弄得开始呻吟起来。
  伟文和阿德打了个眼色,二人交换了位置。
  伟文抱了倩茹,把她按倒在地上,用嘴含啜她的乳头,又用手挖她的阴道,搞得倩茹哼哼唧唧。
  阿德抱了丽嫦放在梳化上,架起丽嫦一双美白的腿,就把阳具插入丽嫦的阴道里,他在梳化边一下一下地推进。
  只见阿德扭腰摆臀,用力的把粗硬的大阳具往丽嫦的阴道里抽送著,偶然一两下插中丽嫦的「要害」,使丽嫦不时会搂住他的脖子坐直起身。
  丽嫦一对丰满的乳房,就算她是躺下时都是高高的挺起著,现在她被阿德插得坐直起身,她的一对硕大而坚挺的乳房在胸前上下荡著,煞是好看。
  玩了好一会儿,阿德瞥见志峰仍搂著自己的老婆宝儿,他便把阳具从丽嫦的阴道退出来,搂著丽嫦走向志峰那里,把赤裸的丽嫦推向志峰,他则抱走宝儿。
  丽嫦被阿德搞得神魂颠倒之际,他突然退出来,又把自己推向志峰,于是她不理三七二十一,用手捉著志峰的阳具向自己的阴道塞进去。
  志峰见此形势,也不理会自己老婆被阿德抱走,连忙捉住丽嫦的脚踝,把她一对白嫩的大腿高高举起,顺势把自己粗硬的大阳具塞进丽嫦的阴道里,并不停地抽送著。
  丽嫦表现得非常合作,不单止一吸一放,而且还一缩一挺的迎合著志峰的攻势。
  「啊……噢……呀…」
  丽嫦眯著双眼呻叫著,享受志峰的一抽一送。
  志峰则使劲地插呀,而且两只手也没有闲过,不停地搓捏著丽嫦的一对雪白的大乳房。
  伟文和倩茹已在地上交纒著,倩茹两手环抱著伟文的脖子,两脚交叉纒著伟文的腰,伟文的阳具在倩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抽插得倩茹呻吟连连。
  阿德则正埋头在宝儿两条雪白的大腿间努力地舐他她的阴户,宝儿被阿德弄得合闭著双眼,任由他又舐又啜,而她不自觉地抚摸著自己的一对乳房,她虽然没有发出声,但从她面部表情来看,早已表示她正在享受著高潮和刺激。
  志峰终于在丽嫦的阴道射精,他把阳具拔出来后,丽嫦那个毛茸茸的阴道口还一动一动地挤出了少许精液。
  伟文瞥见志峰在自己老婆的阴道射了精,他从倩茹身上爬起来,走向志峰那儿,推志峰向倩茹那里去,他则按倒自己老婆丽嫦,一下子就对准丽嫦的阴道插进去抽送著。
  丽嫦没想志峰的阳具刚退出来,丈夫的大阳具便又插进来,接连轮番的被奸淫把她的淫欲再推上一层。
  她又再扭动腰臀,迎合丈夫阳具的抽插。
  志峰虽然在丽嫦的阴道里射了精,但阳具没有软下来,加上倩茹对他的媚笑,和她用手握著他的阳具,使志峰再忍不住了,他按倒倩茹,操起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抵住她的阴道里就往里面钻。
  志峰托住倩茹的一支脚狂抽猛插起来,插得倩茹呻叫连连,搞得娇小玲珑的倩茹双手紧握,身体一阵接一阵的抽搐著。
  这时阿德已经捉住宝儿两只玲珑的小脚儿,用他那条大阳具猛插宝儿的阴道,插得宝儿连声叫大叫。
  「啊…呀…嘻…噢…唔…」
  什么样的淫叫声都在同一时间里出现。
  玩了好一会儿,志峰和阿德交换位置。
  志峰对回自己老婆宝儿,志峰看到刚才自己的老婆被阿德插得连番大叫,志峰也不能比下去,竟插得自己老婆花容失色,宝儿赤裸的娇躯不停地打著冷颤。
  宝儿才给阿德插完,现在又换来自己老公,轮接著的奸淫使宝儿的淫欲盛开,也令宝儿完全开放地和自己丈夫造爱,她扭动腰臀,配合著丈夫的抽插,她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阿德看见志峰把自己老婆插得呻叫连连,这回他也不要输给志峰,阿德擘开倩茹两腿,把自己的阳具在倩茹的阴道连连狂插。
  倩茹先被伟文进入自己的阴道,继而被志峰奸得死去活来,现在又给回丈夫的阳具插入,被轮奸的滋味把倩茹的情欲扩张,丈夫疯狂的抽插搞得她欲仙欲死,淫呼大叫。
  又玩上了好一会儿,大家又互相交换对手。
  今次志峰再次对上阿德老婆倩茹,阿德对上伟文老婆丽嫦,而伟文对上志峰老婆宝儿。
  三个男人并说定这次要玩到射精为止。
  这时宝儿竟伏在地上,翘起雪白的大屁股,让伟文从后插入她的阴道。
  志峰见他老婆宝儿玩得这么淫荡,也把倩茹翻倒在沙发上,翘起她雪白的大屁股,从后插入她的阴道。
  阿德见势也不甘示弱,也把丽嫦翻倒,翘起她雪白的大屁股,从后插入丽嫦的阴道。
  于是三个少妇翘起雪白的大屁股,分别由三支阳具插入抽出,而三个女人的三对雪白的大乳房随著男人的抽插而蘯漾著,淫叫声也此起彼落。
  三个男人分别插著别人的老婆,又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好友抽插著,三个男人插得性起,就像互相竞争似的,狂抽猛插对方的老婆。
  三位少妇被三个男人轮番奸淫,已经使得性欲大涨,这回从后被插入,淫性大发,一边淫呼大叫,一边更扭动著屁股配合男人的抽插。
  不久,伟文在宝儿的阴道里射精,接著阿德也在丽嫦的阴道里射精,最后是志峰在倩茹阴道射精了。
  三个男人把阳具抽出来,三名美艳赤裸的少妇反身仰卧,两腿张开,她们的阴道里都洋溢著不是自己丈夫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回过气后,三个男人相顾笑起来,而三位赤裸娇妻想起刚才自己竟任由自己的老公和好友的老公轮番奸淫,两颊泛红,一脸娇羞,但无力卷曲身体,只得大大地躺著,任由三个男人视奸她们裸露的乳房和阴户。
  最后三个男人各自拥著自己赤裸娇妻回房去。
  经过刚才的盘肠大战,大家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各人睡到日上三竿,阿德最早起身,他梳洗冲凉后便到厨房去弄不知是早还是午餐。
  不一会,伟文和志峰也都起床,而三位少妇尚未起身,三个男人便坐在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闲谈。
  伟文淫淫笑道:「让她们多睡一会吧,休息够我们才可以再玩啊!」
  志峰说:「丽嫦身材好健美,一对乳房又大又弹手,真令人爱不释手。」
  阿德说:「是啊,不过宝儿的容貌美艳动人呢,早已令人神往,今次能玩上她,真是爽死了。」
  志峰说:「哪倩茹笑容也很甜美啊,早已迷死人啦,想不到她的阴道紧窄,和她做时好有英雄感!」
  伟文说:「我说呢,我们三位少妇人妻不但美艳,身材其实都很棒的,肌肤雪白,曲线玲珑,臀圆腿长,她们都是大美人呀!」
  阿德和志峰也点点头说:「是呀!」
  伟文继续说:「三个女人中我老婆丽嫦的乳房最丰满,不过倩茹和宝儿的乳房也很圆挺弹手啊,而且三个女人的阴毛都很浓密,很性感。只是我们男人常认为老婆是人家的妙而已。」
  阿德和志峰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
  伟文说:「今次我们的梦想成真,和三个美女玩个够,你们说是不是?」
  阿德和志峰同声道:「当然啦!」
  三个男人正聊得兴致勃勃,冷不防丽嫦身上只包著浴巾来到大厅,她擘头便问道:「老公!我的衣服呢?」
  原来丽嫦睡醒后,便到浴室冲凉梳洗,但发觉找不到衣服穿上,由于昨晚她是裸睡的,没有留意到衣服放在哪里,于是只好围著浴巾来到大厅。
  丽嫦语音一落,看见三个男人的模样,不禁哑然。
  原来三个男人身上没有穿衣服,他们的肉棒在胯下蘯著。
  这时宝儿和倩茹也来到大厅,她们身上也是围著浴巾,二人同时叫道:「老公……」
  宝儿和倩茹睡醒后到浴室冲凉梳洗,同样发觉找不到衣服穿上,昨晚她们是裸睡的,也没有留意到衣服放在哪里,于是便围著浴巾来到大厅。
  宝儿和倩茹来到大厅,看著三个赤裸的男人的模样,同时哑然。
  「呵呵,今天是全裸日呀,昨晚已跟你们说了,一定是你们忘记了。今天你们不必穿上衣服啦,快把浴巾除下。」
  伟文边说边走到丽嫦身旁,并动手把丽嫦的浴巾脱下来。
  「咦,你坏……」
  丽嫦听丈夫这样一说,也没有抗拒任由伟文取下自己身上的浴巾。
  阿德和志峰也走到倩茹和宝儿的身边,把她们身上的浴巾拿下来,二人也没有抗拒,把她们身上的浴巾取走。
  志峰在宝儿耳边说:「不用怕羞啊,昨晚大家都玩过见过了,今天便来个裸得痛快吧。」
  「唔,你笑人……」
  宝儿把头埋在志峰胸口。
  「来来来,老婆,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五香肉丁面。」
  阿德拉著赤裸的倩茹到餐桌,又对其他人说:「你们也来吃东西啊。」
  伟文和志峰也拉著赤裸的丽嫦和宝儿到餐桌去。
  三位美艳的裸妇,和三名裸男,一起围桌进食。
  三名裸妇昨晚虽然已和三个男人玩过,但从未试过全身一丝不挂地在室内进餐,同时又给三个男人视奸著自己赤裸的娇躯,三名美艳的裸妇脸上仍少不了一点点的羞涩。
  三位裸妇问:「今天我们有什么节目?」
  阿德道:「本来打算到东湾游泳,但天气这么热,太阳又那么猛,怕晒伤我们的美女,都是留在室内好。」
  伟文说:「是呀,今天就由三位美女作我们的模持,让我们大拍特拍。」
  三个男人早就想拍自己老婆的裸照,那时她们当然不肯,只有丽嫦给伟文拍过一些性感照。
  今日她们吃了A丸,三个男人怎会不去满足自己的想法啊。
  三个女人听到三个男人要拍她们的裸照,如果是以前她们一定不肯,现在三个女人都没有任何抗议,任由三个男人为所欲为。
  吃过东西后,三个男人便去取相机和V-CAM来,著三位裸妇摆姿态。
  首先是拍个人照,由丽嫦开始,然后是倩茹,最后是宝儿。
  伟文持V-CAM,阿德和志峰则持相机从分别从不同角度来拍她们的全身裸照。
  三个男人要三位裸妇摆出不同的姿态来,骚首弄姿、挺胸、突阴、掰腿固不在话下,三个男人又要三位裸妇摸著自己的乳房和阴户来摆姿态。
  三位裸妇随著三个男人的摆布,任由他们拍摄她们的裸体及乳房和阴户的大特写。
  然后是三位裸妇合照,有一字排开的挺胸张腿,又或互相拥抱,或前抱后拥,或你摸我乳,我摸你阴,有几淫便几淫地摆姿态。
  接下来是一男一女合照,先是夫妇裸体合照,然后三位裸妇逐一和其他二男合照,有男摸著女的乳房或阴户,女握著男的阳具,再来是男男女女合照,三女二男,或二女一男,或二男一女,或二女二男等等。
  再下来是三位美艳少妇全裸对著V-CAM介绍自己。
  首先是丽嫦,她两手放在背后,挺起骚胸,突出阴户,面对镜头说:「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彭丽嫦,今年29岁,我老公叫钟伟文。我目前在ㄨㄨ公司上班,我是一名高级秘书。」
  丽嫦说完后在镜头前转一个身,再对著镜头一边用手捧著自己的乳房,又把手在自己的阴户上摸磨,一边说:「我的三围是36C-28-36,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欢不喜欢我的大乳房啊?我好喜欢给老公屌,也喜欢给老公以外的男人屌……」
  伟文问她:「你喜欢在哪里给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欢在公司里脱光任由男同事屌我……」
  接著是倩茹,她挺起骚胸,突出阴户,面对镜头说:「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邓倩茹,今年29岁,我老公叫区海德。我目前在ㄨㄨ银行上班,我是一名客户服务经理。」
  倩茹说完后也在镜头前转一个身,再对著镜头一边用一只手摸捏著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阴户大腿之间游走,一边说:「我的三围是35C-37-35,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欢不喜欢我的又密又多的阴毛呢?我好喜欢给老公屌,我老公更喜欢看我给多人屌啊……」
  阿德问:「你喜欢在哪里给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欢在银行里脱光任由客户和男同事来屌……」
  最后是宝儿,她虽有点羞怯,但也挺起骚胸,突出阴户,面对镜头说:「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任宝儿,今年29岁,我老公叫潘志峰。我目前在ㄨㄨ中学任教,我是一名中学教师。」
  宝儿说完后也在镜头前转一个身,再对著镜头一边双手在自己的乳房、阴户、大腿间来回游走,一边说:「我的三围是35C-37-35,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欢不喜欢我的乳房和阴毛呢?我好喜欢给老公屌,我……也好喜欢给好多人屌……」
  志峰问:「任老师,你喜欢在哪里给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欢在课室里脱光任由学生来屌……」
  然后三位由裸体少妇一字排开,挺起双乳,张开两腿突出阴户,对著镜头一起说:「我们喜欢脱光给男人看,让男人摸,比男人屌,也好喜欢男人轮奸……
  啊……」
  三位美艳裸妇对著镜头说完这些如A片的淫话,她们脸上都泛起红霞。
  拍完照后,已是夕阳西斜,三个男人便叫三位少妇穿上泳衣,大伙儿到东湾游泳。
  三位少妇看到自己丈夫买给自己的比坚尼泳衣都面面相觑,那全是绑带式的性感比坚尼,不过三立少妇都没有抗议便都穿上,三个男人仍让她们套上一件薄薄的长T。
  来到沙滩,天色虽然渐已黑蒙,但当三位少妇脱下长T,性感的比坚尼尽现三位美艳少妇的身材,惹来不少投射的眼光。
  大伙儿在水中畅泳,三个男人又不断在三位少妇身上摸来蹭去,弄得三位少妇的泳衣移位,乳头走光,虽然是在水中,但在他们附近的游泳的人相信是会看到的。
  三个男人都相当兴奋自己老婆走光给人看到。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三个男人互相打个眼色之后,他们三人便动手去脱自己老婆的泳衣。
  由于三位少妇身上的是绑带式比坚尼,三个男人并不费力便把女人的比坚尼剥了下来。
  三个女人嚷叫:「喂,我们怎样上岸啊?」
  「你们待在这里一会儿吧。」
  三个男人说完便游开。
  三位少妇在水中是全裸一丝不挂,只好蹲在水中,原来三个男人是返回岸上拿她们的薄长T来给她们穿上。
  三位少妇连忙把薄长T穿上走回到岸上,但湿了的薄长T贴在她们的身上,令她们的乳头和胯下黑茸的阴毛若隐若现,十分诱人,而薄长T的长度仅遮到屁股缘边,整条长腿更是暴露著的。
  大伙儿来到餐厅用晚膳,餐厅本来不欢迎湿身的顾客,但侍应看到三位少妇的衣著,便任由他们进来用膳。
  三位少妇坐下,长T向上一缩,她们的屁股便被看到,如果她们不交叠著脚,阴毛也会被看到。
  大伙儿用膳期间,三位少妇任由餐厅的侍应和顾客视奸她们暴露的身体。
  大伙儿用膳后回到渡假屋,三位少妇便到浴室冲凉,三个男人今次绝不放过把三位艳妇冲凉的裸照拍下。
  三位少妇洗过澡后,什么也没穿也没围上浴巾,赤裸裸地从浴室走出来。
  她们经过一天暴露的洗礼,加上A丸的效力,把她们体内那股淫荡的情欲完全诱发出来了。
  三位赤裸的少妇,有如三个小淫妇一样,拥著不一定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替他口交,甚至乳交,又摆出不同的姿势,示意三个男人可以肆意抽插她们,表现得十分豪放淫荡,三个男人当然乐意去奸淫她们,他们肆意地摸玩含啜她们的乳房和抽插她们的阴户,尽情地去享受三位裸艳少妇的风情,把她们奸得淫呼荡叫。
  六个人,三个裸男三位裸妇,忘情地去享受交换怑侣的性爱,三个男人轮番淫玩三位少妇,而三位少妇也任由三个男人对自己的轮奸淫玩。
  最后三个男人把三位美艳赤裸少妇摆放成圆形,三个男人顺著抽插她们,三位美艳赤裸少妇的淫叫声此起彼落,直到大家筋疲力竭,才互相拥著不知是谁的丈夫或老婆睡去了。
  第三天,大家都睡到日上三竿,梳洗过后,收拾行装。
  今次三个男人要三位少妇穿著背心短裙而衣裙下什么也不要穿,三位少妇没有异议,然后大家去吃东西便搭船离开长洲了。
  回程的渡船上,三位性感衣著的少妇总按捺不住,不时在船舱内走来走去,目的是让陌生人的眼睛对她们暴露衣著大吃冰淇淋。
  在码头车站伟文小声跟阿德和志峰说:「阿德,志峰,你们记得把其余的三颗药丸给倩茹和宝儿吃,同时诱发她们的暴露淫荡的潜意识,让下次的聚会更精采啊!」
  阿德和志峰淫淫的笑著说:「一定,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