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处长和他的女人们 第1一3章》

  第一章初试云雨1「人不可以苟富贵,亦不可徒贫贱。」坐在自己豪华的办公室里,任凭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想起这么句古话来。他刚刚从市调研局一名副处长的职位调到了城建局业务处处长的位置,心情正像现在春暖花开的的天气一样,神清气爽,浓淡皆宜。早上上班的时候,他起了个大早,妻子乔静说他烧包,才当个处长就睡不著觉了,要是当个省长呢?当个国家主席呢?不搞得神经衰弱才怪。
  他没有骑平时骑的那辆破自行车,而是步行上班,走到中心广场的时候故意绕场一周,只见广场两边的龙爪槐列队欢迎,高大的栾树向他点头示意,柔媚的金合欢向他微笑,就连那颇有气节的女贞子也动了情。百花盛开,浅草泛绿,弱柳扶风,总之一切都是美好的。他不禁想起了唐朝诗人孟郊中进士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情景。谁说愤怒出诗人?得意也可出诗人嘛!任凭这时就觉得神情豪迈,好想做诗。
  过去他在市调研局秘书处工作,就没做诗的欲望,那时他整天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些闲书,一天也接不了几个电话,见不了几个人,偶尔也写些闲适的文章并常常见诸报端,但是那种生活是孤寂的,就象山上游荡的一只羊找不到羊群。
  有能力有门子的人都走了,剩下一些人,要么是老弱病残,等待退休颐养天年,要么是工勤人员混一天少三晌,再就是象任凭这样有能力有文凭但无关系,又是茅缸里的石头臭硬的这一类。任凭的运气好,也可以说是好心得好报,直接调到比较肥的单位,况且是升调,又是关键岗位,真是让那些原来的同事眼红死了,他们都在纳闷:任凭这小子何德何能,却安排得比我们得劲,少不了吃香的喝辣的,他扒到了谁的高门头?
  任凭的办公室在城建大厦的十九层,大约有三十多平方米,地面用花岗岩铺就,周围墙壁用大理石镶嵌,天花板用高级装饰材料做成一个圆形顶,上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灯泡和灯管,如果灯全部打开,整个房间就会被照得通体透亮。靠里的位置成拐角形放置了老板台和液晶电脑,老板台后是高级皮椅。剩下的空间依次放置著书柜、单人三人真皮黑沙发、茶几。任凭坐在转椅上,想著过去的办公条件。几天前,他还坐在一座三层楼的民房里,那是单位为了解决办公用房租赁的,夏无空调冬无暖气,房子又脏又破。有人开玩笑说,这哪是政府机关的办公室,简直是发配充军的地方。这就是生活啊,生活有时叫人一步登天,有时又叫人从九天跌落。
  任凭正在胡思乱想著,听见有人敲门,声音极柔和,好像不是敲在门上,而是敲在门框上,发出的声音也很玄远、虚幻。他清了清嗓子,大声说:「请进。」
  不知是因为隔著房门,声音外传不畅,还是因为外面的人太矜持,门并没有被扭开,隔了几秒钟又响起了敲门声,这次较前次声音稍大了些。任凭只好起身前去开门。
  门口站著一位化著淡妆的女孩,个子较任凭稍低些,约有一米六上下,但身材匀称,穿一套深灰色套裙,显得极为清爽,面部白皙,戴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眼睛大而亮,眼睫毛长长的。
  「你是任处长吧?我是咱们处的成雁。同志们都在议论你呢,你也太官僚了,弄得大家想朝见都不好意思,这不,派我当代表先来请示一下。」成雁也不说进去,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之前,边说边微笑著。她的笑容很好看,嘴唇很性感,笑时嘴角边形成两个浅浅的酒窝,声音既轻柔又很甜美。
  任凭这辈子最见不得漂亮女人。这也许是天生的。他只要跟漂亮女人一接近,心就会狂跳,脸就会泛红,说活就会语无伦次。这次竟然又犯了毛病。
  「喔……你是说……请进请进。」
  成雁大方地坐到真皮沙发上,任凭穿过沙发坐到老板台后面,这才稳定了情绪。他不紧不慢地说:「我刚来,还没进入角色,待会儿咱们处开个会,和大家认识认识。」
  成雁正准备说什么,这时门被敲了两下,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只见任凭马上起身相迎,双手伸出,身体前倾,口中说著「失敬,失敬!局长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又亲自跑来。」这时成雁也起身相迎,口中说著「连局长好」之类的客气话。
  连局长看起来约有五十五岁上下,五短身材,略胖,脸上有几条皱纹,但不多,眼睛小而亮,头发黑亮,但根却是白的,一看就知道又该锔油了。他微笑著坐在单人沙发里,寒暄说:「都是我的错,本来应该给你处的同志开个会,让大家见个面,宣布一下组织上的决定,没办法,太忙了,这不,我刚刚打发走两家新闻单位的记者就上来了。」
  任凭连忙应声说:「我应该主动和大家见见面,我正和小成说这事呢。」
  这时成雁要起身告辞,被连局长拦住。
  「你通知一下你们全处人员,包括聘用的和临时借调的,到我办公室开会。」
  连局长对成雁说。
  成雁问:「是现在吗?」
  连局长说:「对,当然是现在。」
  成雁答应一声出去了。
  这时连局长也起身告辞,任凭将连局长送到门外,说了声:「我拿个笔记本,马上过来。」旋即回屋拿了个硬皮笔记,急急向连局长办公室走去。连局长办公室在十八层,房间号是188。
  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开始注意到八的价值了,也许这是一种金钱崇拜,因为几十年的压抑,人们谈钱色变,因为那个年代越穷越革命,富了倒是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嫌疑。改革开放了,人们敢谈钱了,也觉得金钱的重要了,所以不管工、农、兵、学、商、官、知都想「发」。
  任凭走到连局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好赶上走得较慢的他。他紧跟著连局长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沙发上已经坐了七八个人,老中青男女都有,见连局长过来了,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又不约而同地点头哈腰招呼连局长好。连局长也不看他们,嘴中说著先坐先坐,就进了里间。
  连局长的办公室约有八九十平方米,分里间和外间两部分组成,外面放置沙发老板台等,里面则是一个小型会议室兼休息室,大屏幕彩电、音响、DVD等应有尽有。装修豪华如星级宾馆。有一次市长到城建局视察,开玩笑说,古时候诸侯的待遇不能超过天子,否则就是越礼了,老连你这可是不合呼礼啊,应该上缴。连局长也半开玩笑地说:好啊,咱们换换地方,你当局长,我当市长。
  不到五分钟光景,业务处的同志们都来齐了,大家端坐著,象毕恭毕敬的学生。连局长从里间走出来,坐到了他那张巨大无比的老板台后面,然后开始指著人介绍。他指著一个圆脸的中年男子说:「这位是裴局长,主抓业务处这一块,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多向他汇报。」裴局长朝任凭点了点头。「这位是张亮,业务处的骨干力量,年轻能干。」一个小伙子站起来朝任凭点头示意,然后又坐下,由于坐偏了位置,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身子斜了斜,引得大家都笑了。接著,又分别介绍了司机小徐、会计小曾等共十一人。
  连局长指著任凭说:「经过认真考察,组织上决定调任凭同志到我局业务处任处长,希望大家配合好他的工作。任凭同志大学本科毕业,有一定的专业知识;
  曾在调研局任中层领导职务,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和领导能力。我代表城建局党委和全体职工对他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应该说任凭同志的到来是我们城建局的的福音。」接著介绍单位情况,介绍业务处的情况,大家轮流发了言。最后轮著任凭发言了,他首先客气了几句,无非是才疏学浅,能力不大,请大家捧场之类。
  接著就表态,愿意努力和同志们一道把工作做好。很快就散会了。任凭回到办公室。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任凭拿起话筒。
  「任处长吗?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局办公室主任李正,晚上局长安排给你接风,请你赏脸。」是一个男中音。
  「在哪里呢?」任凭问。
  「定了台以后再跟你说吧,先跟你打个招呼。」李正说。
  「好的。谢谢主任,谢谢局长。」任凭答应道。这种事是不能推的,因为这是上级宴请下级。
  2下午上班,先是张亮过来汇报工作。后是成雁来说了处里的一些情况。原来这个处是城建局最大的处,在所有的处室里业务最多。业务往往和权力是挂在一块的。很多审批权都集中在这个处。有了权力就有了钱,权可以生钱,所以该处也就成了许多人争夺的焦点。原来的处长干了三年,就升任其他局的副局长了。
  本来应该由原来的副处长顶上,但是原来的副处长年轻,其他有几个处长也想过来。现在当官都讲实惠,有权有钱的官即使小也有人争,所以都跑得象发情的狗一样。没办法,谁让他们步入仕途了呢?仕途成功的标志就是当官,官职越高,成就越大。这就象高校里得职称,谁评上教授了,谁就是专家,谁就可以享受津贴,工资自然就上去了,在医院里坐诊就成了专家号,挂号费就高几倍。结果争来争去让谁当这个处长都不合适,因为大家的条件都差不了多少,谁也不比谁尿得高。只好暂时由副局长裴京代理。
  据张亮介绍,本处主管全市的房屋开发建设管理,一年的进项大概有一百多万,当然这一百多万不能全由他们支配,必须上缴局里百分之五十,其余的钱除了要养活五个聘用人员,一部桑塔纳两千外,剩下的就由自己支配了,说穿了是由处长支配。轿车说是处里的公务用车,实际上就是处长的专车,况且这种专车在一定意义上说比私家车要好。为什么?公车有四大好处:坏了单位修,汽油随便烧,出事公家兜,费用全报销。现在当官的大都自己有驾驶执照,平时上班由司机来开,双休日则是自己开著,一家人坐上去旅游、购物、钓鱼。所以中国官本位思想严重,跟这些无形的待遇有关。况且驾著公家的车,身份自然就上去了,从气势上就可以高出那些打的一族好多倍。任凭想著这些,不知不觉就得意起来,头靠著皮椅的后背,脚支住老板台的一角,右手拿著钢笔在老板台上轻轻敲著,身子前后逍遥地晃动,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做出睥睨一切的神情。
  想想原来的单位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们那个局里有两辆车,一辆普通桑塔纳,当然是老一坐,另外还有一辆十二座面包,但是局里有四个副局长还有一个纪检书记,作谁的专车都不合适,更何况那是一辆尾大不调的笨家伙,用作专车实在有失身份。没办法只好将车暂时封存,局长在办公会上研究决定,这辆车作为大伙儿的活动用车。局长们尚且如此,处长们就别想沾车的边了。有时出去办公事,下去调研,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地要对方派个车,对方若不买账,你一点脾气都没有,只好骑自行车去。有一次任凭和他们处的常处长一块骑自行车到一家企业去,老常五十多岁了,害怕出事不敢骑快,两人就慢慢吞吞地走。可偏偏怕鬼有鬼,一只飞虫迷住了老常的眼,老常顿时就瞢了,眼前一片漆黑,正揉眼的时候就撞上了前面停著的一辆出租车,后面的保险杠撞碎了,司机是个中年妇女,下车一看就哭了起来。
  老常睁著一只眼问:你哭啥?中年妇女说:大哥,你不知道,我从单位下岗了,借了十几家亲戚的钱和别人合伙买了这辆车,今天是第一天上路,就遇上这个事,你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呢?我咋跟俺的合伙人说呢?老常一听也心软了,说我陪你钱还不行吗?妇女抚摸著保险杠的伤口说赔钱也恢复不了原样啊!我的车可是新车啊!我的车啊!那样子好像不是撞著了她车的屁股,而是撞著了她的屁股。老常和任凭都是心软的人,看这样子就赔了人家二百元钱。妇女开著车走了,老常推车子想走,可是车子却不走。一看,原来是前轱辘被撞扁了。他又好气又好笑,只好到路边的自行车修理部去修,修车的师傅说,你亏了。老常说,我把人家的车撞坏了,该赔人家钱,再说,她也挺可怜的。师傅说她在慢车道上停车,是她挡了你的路,她停车不当,该陪你钱。当时老常想想对啊,是这个理儿,当时怎么没想起来呢!
  任凭开玩笑说:要是个须眉浊物你肯定当时就让他陪你钱了。两人说著笑著车子就修好了,但一看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到了那家企业大门口,门卫就挡住了去路,问你们找谁?任凭说是市政府的,到你们单位搞调研。保安问市政府的有证件吗?任凭和老常掏了半天也没有工作证,因为平时上班谁也没带工作证的习惯。保安说你们别冒充了,说实话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想进去收废报纸?要是那样的话就交五块钱管理费。弄得任凭和老常哭笑不得。当时就想向厂里打电话,可是二人都没拿电话号码本。老常看看表已十一点四十分,气得国骂都出来了:娘那×,打道回府!
  想想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唉,有什么办法呢?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一个单位就象一个国家,富强如老美,就可以在世界上横冲直撞,称王称霸;贫穷如朝鲜,就要受人鄙视,就要被列为罪恶轴心国。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三千年前的苏秦就已经看透了。人能有几个不被势利左右呢?
  电话铃声打断了任凭的思路,这是他上班后的第二个电话,他拿起电话温和地说:「你好,我是业务处任凭,请问你找谁?」
  「任处长吗?我是徐风,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电话那头的徐风显得很神秘。
  「什么事?你说吧,没关系。」任凭不解,自己刚来,能有什么秘密的事呢?
  「你办公室有人吗?我想还是过去跟你说吧。」徐风愈加神秘了。
  任凭爽快地说:「你过来吧,客气什么。」
  他对部下向来都是很温和的,他总是觉得大家都是人,做官首先是做人,做人要有人情味,这样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才能让人感觉到这世界的美好。再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官,处长实际上就是个科长,不过这几年内地城市都学沿海,机关科室都叫处,听起来好听。科长是个什么官儿?要按九品中正来套,连个从七品也排不上。只能算个八品官吧。七品官就是芝麻官了,八品官还不成了小米官?
  这时小徐敲了一下门进来了。小徐是个年轻小伙子,个子不高,皮肤白里泛红,油光发亮,脸蛋长得很逗,看人总象是笑著的。也许由于职业的关系,他吃得略胖。他坐在了三人沙发的最里头,以便和任凭挨得更近些,但他只坐了沙发的一半,显然是有点紧张的缘故。
  任凭站起来用手指了指沙发说「小徐,你坐好。以后咱们就在一起共事了,有什么不周你还得多提醒我呢。」
  徐风将屁股向沙发里面挪了挪说:「任处长,刚才成雁和张亮把咱们处的基本情况都向你说了吧?」
  任凭不解地说:「说了一些,有什么不得当的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们把手机的事也跟你汇报了吗?」
  「手机的事?没有。」
  「喔,我就想著他们没给你说。因为以前这事都是我办的。是这样的,任处,以前的历任处长来时都要配一些行头,如手机啦,商务通啦,手提包啦等等。现在我就去办。」徐风终于倒出了要说的话。
  任凭颇感意外。因为他在学习纪委文件时,有明文规定县级以下党政干部不准用公款配备手机等通讯工具。他自己有手机,那是前两年时兴手机的时候老婆为了他的面子从牙缝里挤出了两千元钱购买的西门子手机。老婆说他赖好也是个副处长,不能人人面前太寒碜了。实际上他自从有手机以来从来没开过机,只是在人多的场合拿出来回个电话而已。
  任凭从上衣兜里掏出自己的西门子手机晃了晃说:「我有手机。别看旧,通话质量挺好,信号也不错。」
  徐风将手机接过去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他边笑边说:「任处长啊任处长,你也真够艰苦朴素了,象这样的手机谁还在用啊?趁早扔进历史的垃圾堆。我看哪,那些捡破烂的用的手机就比你的手机强。你用这样的手机,叫我们当兵的怎么跟你混?这关系到我们处的形象问题,人家别的处在经济上跟我们处差远了,但他们的处长,哼!壮得很!用的都是摩托罗拉V998!」徐风慢慢地放松下来,说话也随便了。他不由分说就到会计小曾那里拿来了借据,然后将签字笔递到任凭手里,任凭还在犹豫,徐风已经把他拿笔的手按在了借据上,他只好稀里糊涂签上了「同意,任凭」四个字。徐风又一阵风似地去财务室拿钱了,他却若有所思地愣在那里,眼前一片空白,隐隐约约只记得纸条上的「一万元整」几个字,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就是自己第一次行使处长的职权吗?好像没什么感觉,轻轻松松就办了。
  也许是为自己办事,才觉得很容易,要是给别人买东西可能自己批得就没这么快了。
  不多时,徐风就借了钱来。「走吧,任处。能为你效劳,也是我的福分。」
  他边递给任凭钱边不失时机地恭维著。
  「应该是弟兄们的缘分。」任凭纠正著徐风的话,又将钱递了回去,「你拿著吧,反正最后还得你和财务上交帐。」
  「也好。」徐风接过钱装在了自己的黑色手提包里。上司永远是对的,不知是谁说了这句经典的话。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奴性十足,却在生活中屡试不爽。生活中往往是遵循这句话的人比反对这句话的人活得更好。但是遵循这句话却被认为是恶的,常常和奴颜婢膝、阿谀奉承联系在一起;而反对这句话的人,常常被赞扬,因为他们不卑不亢。假如彭德怀信了这句话,不写那《万言书》,毛泽东就不会将他打倒。林彪好像研究过这个道理,所以他和毛泽东配合得很好,可惜心太急了,结果欲速则不达,不然说不定还真有他的几年天下。徐风可能研究过这些道理,所以他并不和任凭争执。
  走到电梯门口时,徐风好像想起来什么了一样对任凭说:「是不是让成雁也去一下?她好像有个弟弟在卖手机。」这时电梯到了,幸好没人,任凭走进去用手挡住了门。
  「快去叫她,我等你们。」
  在等徐风他们两个的时候,任凭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自己的个子不高,但看起来很精神,身体也不怎么胖,头发虽然黑而密,最近却染上了银丝,他已经是快四十的人了,混迹在中州市这个缤纷的城市已有近二十年,大学毕业时踌躇满志,后来就一直消沈,公务员考试之风燃起了他的希望之火,于是考进了市政研局,待了几年后又复消沈,现在应该是自己人生最辉煌的时候了。从他的经验来看,人不能一直在一个环境中生存,因为这样容易产生惰性,长久在一个岗位上工作,容易使人产生厌倦情绪,就象一对相爱的夫妻日久会生厌一样。生活需要刺激,刺激使人奋发,刺激激发人创造的潜能。这些观点他是不能和妻子乔静交流的,乔静绝对接受不了。
  3任凭的新坐骑是一辆暗绿色的桑塔那两千。这种颜色与众不同,政府官员的轿车大都是黑色,看起来是很庄重,但是却千篇一律,毫无生气。就象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穿的衣服,要么是清一色的橄榄绿,要么是男女老少都穿灰色衣服,满大街的灰老鼠乱窜。不知是谁那么有见地,要了辆墨绿色的车子,这种颜色既庄重又典雅,又显出主人的气度,任凭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辆车子。不知怎么的,他看到这个车子却想到了名妓绿珠,那个生长在南国珍珠之乡,象珍珠一样美丽,却又有象珍珠一样晶莹剔透的心灵的灵秀女子。也许是因为绿珠和他的坐骑都带个绿字吧。
  徐风将遥控器一按,轿车叫了一声,后车灯亮了一下,这是遥控器开门的声音。成雁和任凭从车两边分别坐了到了后座上。徐风见此情景打趣地说:「成雁你这妮儿真是喜新厌旧!平时都是坐前头,任处长一来就向领导靠拢了。也太势利了吧?」
  成雁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用雪白的小拳猛地捶向徐风的肩头,口里半嗔半恼地说:「你这个该死的徐风,嘴里没正经!涮你大姐你就不怕雷劈你?」
  徐风也不恼,只是故意震住脸道:「哎呀,没办法,现在的人眼皮薄得很啊!」
  「开你的车吧,小心人家撞了你!」
  「嗨,撞了你也跑不了,说不定我还能占个便宜呢!」徐风越说越来精神。
  「你……你……」成雁气得又用拳头擂徐风的肩膀。
  任凭在他们俩斗嘴的时候,趁机仔细观察成雁。刚才坐到车上的一刹那,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感到心情爽快起来。成雁一头披肩长发从头顶倾泻下来,到耳边时稍微散乱了些,让人想起瀑布倾泻到半山腰时被刀石破开成两瓣的情景,使人感觉到更加自然,她的右耳在秀发中若隐若现,耳轮挡住了几缕青丝,耳垂红扑扑、嫩生生,就象是切得薄薄的胡罗卜片。她的脸是圆形的,皮肤白而嫩,眼睛很大,眼皮似双非双,眼睛里含著秋波。什么是秋波?以前任凭在文学作品中读到过不少,但从没见过这东西,文学老师也没详细讲解秋波的含义。
  今天直觉告诉她这就是所谓的秋波。那是一潭春水,微风一吹,波光粼粼,空明澄澈;那是一团薄雾,朦朦胧胧,神秘莫测。她的鼻子小巧,鼻尖象涂了一层腊似的亮。
  坐在车里,她的身段更显得袅娜多姿,她的胸部向前稍挺,显得圆润平和,臀部在双腿和腰部的折弯中显出优美的线条。她脚下穿一双黑色半高跟浅脸皮鞋,显得朴实大方。
  任凭心动了。世上还有这样的美女!他看得入了迷,竟然忘了将眼珠转一转。
  这么多年没有这样激动过了,这不是一般的欲望的萌动,欲望的萌动往往伴随著性的幻想,想著如何跟对方交合,进而出现秽物的分泌。而这是一种审美愉悦,一种对可望不可及的客体的欣赏。
  「咱们到哪去?」徐风脸朝后问,任凭却没有听见,他只得大声叫了声:「任处长,咱们到哪去?就等你发号施令了。」
  「这得问成小姐,人家是向导。」任凭终于醒过来了。他本来想称成雁为同志的,可是话到嘴边就成小姐了。他的这一转变是有原因的。前一段时间他到深圳出差,在大街上向一位小伙子问路,叫了对方一声同志,那小伙子瞪了他一眼说谁和你是同志?你去别的地方找你的同志去吧!然后气呼呼地走了。弄得任凭半天没明白过来,心想这特区的人怎么了,就是因为特区就不是共产党领导了?
  俗话说南京到北京,同志是官称。后来问了深圳的一个朋友,那朋友反问任凭,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同志就是同性恋者之间的称呼!你要和他搞同性恋,他当然不乐意了。原来是这样!但仔细想想似乎有道理。听说在网上看文学作品,经常见到同志文学专区,可能那就是描写同性恋的。现在世道真是变了。据说美国有的州已经允许同性恋者结婚了。再说,同志作为称呼也确实不大合适,你想,天南海北的人你能让他们有同一个志向吗?显然这是政治至上时代的产物。
  「请叫我的名字,我觉得小姐好像都是对三陪女的称呼。」成雁一本正经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成小姐,不知道你有这禁忌。」任凭一时慌乱竟然又说出了小姐二字。
  这时徐风哈哈大笑起来。成雁也忍不住笑了。两个酒窝特别妩媚。
  这时徐风忍不住打趣说:「任处长啊任处长,小姐可不是乱叫的,得付台费的。」
  「什么台费?」任凭惊诧地问。
  徐风又笑起来:「你是在讽刺我吗?」
  任凭一本正经地说:「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好象你是生活在真空里的人,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纯真,真是难得。」
  徐风一边发动车一边说。
  「我真不知道台费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讲讲。」任凭真诚地说。
  「算了算了,女士不宜,等一段时间你自然就知道了。到哪里去,快指示。」
  任凭看了看成雁,意思是让她说去哪里。成雁会意,略一迟疑说:「去手机广场吧。」
  车子缓缓驶向中心大道,汇入车流当中。那时约是下午四五点钟光景,夕阳西下,太阳的光辉透过车窗玻璃照在成雁和任凭的身上,像是姑娘一双温柔的手在轻轻地抚摸。它的颜色宛如处子的肌肤,金黄中透出光亮。马路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枝杈冲天,虬枝在马路中央的上空相交,像是巨大的葡萄架。梧桐的新叶已经长出,上年的桃子还挂满枝头,像是牛脖子上的铜铃,微风一吹,左右摇曳,和绿叶相映成趣。马路一侧的绿沙公园内绿草如茵,古木参天,游人如织。这几年中州市搞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环境变得优美了,城市品位提高了。
  特别是搞拆墙透绿工程,所有公园、文化宫等公众休闲娱乐场所都要将门面房拆除,同时将临街部位绿化美化,还百姓一片净土,真是大快人心。任凭欣赏著马路两边的景色,不禁慨叹,平时自己每每骑自行车从此经过,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些美景呢?也许是骑自行车的缘故。骑在自行车上,一切离得都那么近,所以感觉不出她的美好,因为审美需要距离。坐在汽车上,向外看就隔著一层玻璃,即使将车窗摇下来也还隔著个窗户,所以就产生了距离。再者,骑在自行车上只顾低头紧蹬,有时还带著八岁的女儿,到半路已累得满身臭汗,自顾不暇,哪有心思欣赏什么景致呢?
  任凭正想著,车子突然急剧左转,成雁和他的身子都向右倾斜了约九十度,他的身子靠在了右门上,而成雁的身子却靠在了他身上。由于慌乱,成雁的两只手同时抓住了任凭的左手。原来是车子行进中前面的一辆面的突然停车拉客,导致了徐风猛打方向躲避。徐风骂了一声「什么玩意儿!」就继续开他的车了。可是任凭对这一变故却终生难忘。首先是难忘成雁的手。虽然是一瞬间的接触,然后就迅速移开了,但是那双手是温热的,柔软的,柔软得象棉花。过后任凭习惯地用左手朝脸上摸了一下,发现有一种奇异的香味。其次是成雁的胸让他难忘。
  在车子急转弯的时候,成雁的右胸正好硌在任凭的左胳膊肘上,他的胳膊肘几乎陷进了成雁的肉里,他的心中立刻荡漾起一阵涟漪。这种感觉使他想起了小时候在生产队里躺在干草堆上看天上云卷云舒的情景。同时又使他想起了初恋时第一次搂抱女人感觉。人真是奇怪的动物,男女稍一接触就产生这么多奇妙的想法。
  此时车子上了立交桥,视野一下子就开阔起来。一座座高楼象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巨塔,错落有致地矗立在春日的阳光下,看起来还真有点大都市的气象。改革开放以后,中州市的发展真快,几年不见就会有恍如隔市的感觉。象任凭这代人都有一个共识,中国的改革开放道路真是走对了,但是,这里也有遗憾,那就是中国开放得太晚了,如果早开放二十年,哪会是一个什么景象呢?恐怕中国要进入中等发达国家了。然而历史就是历史,是不能作假设的。要是那样的话,中国的假设就太多了。假设没有清朝的腐败,假设没有日本的侵略,假设没有历次的运动,假设没有文化大革命……那样历史就要重写了吧。
  大家好久没说话,好像有点沈闷。徐风在专注地开著车,成雁眼睛直视前方,若有所思。任凭觉得想和成雁聊点什么,因为通过今天一天的接触,成雁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对他来说就象是一片原始森林,这片森林的神秘莫测勾起了他想进去看看的强烈愿望。
  「成雁,你家在那里住啊?」任凭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问这样的问题。
  「在樱花小区,欢迎到我家去坐坐啊。」成雁转过脸说,好像她很乐意和任凭攀谈。
  「那可是全市最好的小区。是单位分的房吗?」任凭不无恭维地说。
  「不是。是我爱人单位分的房。」
  任凭突然产生了一丝失望。为什么自己也说不清。大概是因为「爱人」两个字起的作用吧。任凭本来想著成雁这么年轻漂亮,可能还没有结婚,谁想竟是名花有主了。这也难怪,漂亮的女人总是存不住,因为她们身边总是有一帮狂蜂浪蝶,时时想在她们身上采点蜜。想到这点,他不禁想起了贾平凹的一句挺损的话:好女人都叫狗×了。
  「你爱人在那单位上班?他们单位不错,分了那么好的房子。」任凭继续刚才的话题说,显然没有刚才的热情高了。
  「原来在燃气公司搞设计,后来出来单干了。」成雁说。
  「单干好啊。象我们这样在机关上班,一个月千把块钱的工资,撑不死饿不著,真是一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任凭漫不经心地说。
  「哎呀,任处长,你真是站著说话不腰疼,你这个大处长都这样说,那我们这些草民呢?我们怎么活?要知道我们一个月才六百元钱工资,什么福利也没有,人家怎样活?」成雁说著显出义愤填膺的样子。丰满的胸脯一起一浮。
  「女孩子不一样。女孩子只要有个稳定的工作,照顾好家就可以了。其它事情男人来管。当男人就得养家糊口,闯荡天下。」任凭说。
  「你这种说法我不敢苟同,我的处长大人。你这是典型的男人中心论。难道封建社会那种『男人走州又走县,妇女围著锅台转』的论调就是合理的吗?况且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有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共同当垆卖酒的佳话。我觉得只要条件许可,女人照样可以撑起一片天空。」成雁慷慨陈辞,真象一位女权运动的专家。
  「但是女性的身体和精力都不能和男人相比,虽然男女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但生活中还是不平等的。」任凭实事求是地说。
  「好了,别争论了,再争论该怎样还是怎样。先生们女士们下车吧,到了。」
  说话间,徐风已将车停在了一个豪华商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