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之夜》

  「海德堡小姐,施瓦茨先生住在2001号房,这是他留给您的钥匙。」金发碧眼,笑容可掬的酒店前台小姐递给我一个信封,信封里装著一张磁卡。
  「Danke」我道了声谢,紧了紧腰间风衣的带子,朝大堂另一头的电梯走去。
  电梯里没有人,我按下了20楼的按钮,门缓缓关上,电梯开始高速上升。
  我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试图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海德堡」是我的化名,其实我是附近海德堡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施瓦茨先生」也不是德国人,是我不久前认识的来法兰克福出差的中国人,施瓦茨是他中国名字的德文意译。
  虽然我们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我单身一人没有男朋友,他妻子远在无锡,但是这种偷情的快感,的确使人格外兴奋。我当初是在歌德纪念馆遇见他的,看他的穿著打扮还以为是留学生,但除了总是色眯眯地盯著我的胸脯看以外,他的举止优雅,谈吐得体,善解人意,与留学生男大相径庭,尤其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一言半语的隽词妙句,让我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叮……」电梯在20层停下来,走出电梯,顺著走廊很快找到了2001号房间。我定了定神,对著墙上的镜子捋了捋因为赶路略显凌乱的头发,然后拿出磁卡,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黑咕隆咚,窗帘没有拉紧,透过缝隙中钻入房间的月光,模模糊糊可以看到房间不大,中间一张双人大床,没有罩床罩,米黄色的床单和米黄色的墙壁让我感到一丝暖意。
  我关上了房门,审视了一下四周,房里没有人。我脱下风衣,折叠好放在一张椅子上。按照他的要求,我里面只穿著黑色的蕾丝Bra,黑色蕾丝T裤和黑色丝袜。这时我注意到桌子上有张纸条,拿起一看,果然是他留给我的,上面写著「脱光衣服,脸朝下躺床上,戴上眼罩。」纸条旁边放著一条缎子做的黑色眼罩。
  我按照吩咐,脱下Bra,T裤和丝袜,放在床边。然后戴上眼罩,躺到床上。在床上静静地躺了好久,还没有任何动静。我想他会不会不来了?然后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值得信任,任何怀疑他的念头都是可耻的。
  上回分手时候,他说他很快就会再来看我。果然没过几天,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公司一有到法兰克福的出差任务,他就抢著接下来了,以后也会常来。
  昨天他在电话里说要和我一起去洗桑拿,我正好在感冒,就拒绝了。他似乎有些不高兴,意兴阑珊地挂了电话。一急之下,我出了一身汗,感冒居然全好了,立刻打电话给他解释,这才约好了今晚的会面。
  又过了好几分钟,房间里静悄悄的,空调的冷风吹过我赤裸的身体,感到一阵凉意,披在脑后的头发被风吹动,撩拨著我的耳朵头颈和肩膀,我感到紧紧压在床单上的乳头开始发硬了。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走进房间的脚步声,门轻轻地关上了,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多,我还是一下子认出了是他的声音。不过他说了些什么我却没听清,好像不是中文,也不是德语,似乎是俄语?难道他不是在跟我说话?房间里还有别人?
  我躺在床上竖起耳朵,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进来的不止一个人。两个不同的声音,两种不同的脚步声。我听不出来另外一个是男是女,当时就想拉下眼罩回头看看,但我想到他的嘱咐,他生气时的模样,就硬生生压下好奇心,规规矩矩地躺著不动。
  我觉得四只手在我赤裸地肌肤上来回抚摸,两只有力的大手一定是他的了,想到这里我不由一阵激动。另两只手小了很多,软绵绵的,好像是女人的手,不过皮肤似乎挺粗糙的。我突然想起,他昨天电话里说,今天晚上有个乌克兰美眉请她吃饭,当时我还以为他是被我拒绝后故意编出来的,看来还真有那么回事,他没有骗我。
  那双大手抓住我垂在身体两旁的双手,拢到背后。他的手可真大,一只手就紧紧握住了我的两只手腕。接下来我的双手就被绑在了一起,缠绕在我手腕上的东西勒得很紧,弹性很好,软软的滑滑的,丝毫没有感到疼痛,貌似是我刚才脱下的黑色丝袜。
  两人凑到了我的双腿间,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炽热的呼吸喷在了我的肌肤上。
  我的双腿被分开,我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但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了我的小腿,让我动弹不得。一只小手在我的阴蒂上温柔地抚摸著,另一只手轻巧地从我半开半掩的阴唇中间穿过,进入了湿润的桃源洞。我感到一股冲动涌过喉头,连忙把头深深埋进床单里,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手指很快被舌头代替,一条灵巧的舌头不停在我的阴蒂和阴唇上打转,时不时进入洞中骚扰一番,却浅尝则止很快就缩了回去。我幻想著这就是他的肉棒,努力抬起臀部,想让舌头更加深入一些,可恶的舌头却狡猾地跑开了。我真想抓住她的脑袋狠狠按到我的盆骨上,可惜双手被绑著无法动弹。
  「转过身。」他的声音。
  我挣扎著转过身子,脸朝上躺著,身体硌在反绑在身后的双手上很是难受。
  他拿过两个枕头,一个垫在腰下,一个枕在脑袋底下,这才舒服多了。
  一双大手在我的双乳上不停揉捏著,我被他按住无法动弹,只得用呻吟来发泄著愉悦。接著,一股浓重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床猛的一沈,我感觉到他坐到了我的身上。他抓住我的双乳往中间挤,然后一根滚烫坚硬的巨棒从我双乳之间钻了进来。
  以前跟我有过肌肤之亲的男生们,都不敢用肉棒来撩拨我的胸脯。因为刚一进去,他们的肉棒就被淹没在巨乳的压迫中,再也找不著了。而他却没有这个顾虑,底部还没有完全进入双乳的势力范围,头部已经从双乳的顶端呼啸而出了。
  他在我的胸脯里不断进进出出。
  那个女孩灵巧的舌头又开始挑逗我的下体,他的肉棒越来越硬,我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烫,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看就要到达幸福的巅峰的时候,肉棒和舌头嘎然而止,全部离开了我的身体。
  我挪了挪身子,把臀部尽量抬高,分开双腿,娇嫩欲滴的蜜洞准备迎接他的肉棒。但等了好一会也没有动静,耳边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突然醒悟,那是四唇相接的声音,接下来觉得身子一沈,身下的大床开始轻微抖动,他们在床的另一端开始做爱了。
  他们毫无顾忌的呻吟喘息声,混合著肉体碰撞的声音,无可阻止地钻入我的耳朵里,他们蠕动的节奏,通过床垫的抖动传入我的身体,我忽而面红耳赤,忽而心底发苦直想哭,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中忍受著煎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垫抖动的节奏越来越快,两人的呻吟越来越急促,终于,他一声长啸,万籁俱寂,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我觉得一条软绵绵湿漉漉的小蛇放在了我的嘴唇上。
  「帮我吹硬。」他命令道。
  我听话地张开嘴,小蛇钻入我的口中开始蠕动。我品尝著他和她体液混合的味道,突然感到不是滋味,张嘴想把肉棒吐出去。然而他的大手却紧紧捧起我的头,不让我移动半分,肉棒使劲往里面挤,直到我的嘴唇和他的阴囊亲密接触。
  他的肉棒在我的嘴里剧烈膨胀,把我的口腔塞得满满的,顶端抵在喉咙深处,阻住了气管。我脸涨的通红,正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总算把肉棒抽了出去。
  我刚喘了一口气,就觉得下体一痛,他的肉棒已经进入了我的体内。想到这支肉棒不久前还在另一个女人体内,我竟然排在第二个,不由心中一酸。突然想起,好久没听到那个乌克兰女孩的动静了,似乎已经悄悄离开了,心里又好受了很多。
  他双手搂住我的肩头,脑袋埋在我的胸脯里,舌头轮流吮吸舔舐我的乳头,肉棒不停撞击著我的身体,越来越重,越来越深,越来越快。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正在一触即溃的时刻,就觉得胸口一疼,原来他一口咬住了我的乳头。
  我再也忍受不住,洪水决堤,在我全身上下到处乱闯,全身每一处肌肉全部绷紧,然而我的双手被绑著,肩膀被他的巨手搂著,双腿被他的双腿牢牢压住,全身上下几乎无一处可以挪动,只有脑袋可以不停晃动著。但好景不长,他的脑袋从我的胸脯上凑了过来,嘴唇准确无误地压住了我的嘴唇,这下连脑袋都动不了了。
  全身的快感无处发泄,犹如撞在了墙上又反弹了回来,再次作用在我全身,一次高潮未过,我又经历了一次高潮,一浪叠著一浪,我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快感。
  过了许久,我这才清醒过来,发觉我的双手已经被解开,眼罩也已经摘了下来,正躺在他的怀里。迷迷糊糊中似乎他刚才射在了我的体内,也好像拔出来射在了我的胸脯上,记不清了。我伸手摸了摸胸脯,湿漉漉的一片,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他的爱液。我也顾不得理会那么多了,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把自己蜷缩在他的身体上,头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幸福地紧紧搂著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