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今晚我加班》

  「宝贝,下班了吗?我可都等著急了。」电话里老公急切的问到。
  今天老公出差刚回来,说好我们晚上要好好疯狂一下。
  我有些无奈的回答:「真对不起,今天有个客户著急要一些资料,所以我一会还要加班,可能要晚些回去了。」
  「哦,这样呀,那好吧,你赶紧忙吧,我等你就是了。」
  老公有些沮丧的接著说:「宝贝,我又给你带回了很多性感的内衣和丝袜,一会回来一定要穿给我看呀。」
  我的脸立刻红了,小声的说道:「讨厌啦,你最坏了,好吧,我回去一定穿给你看,让你看个够。」放下电话,我来到了更衣室。
  其实今天晚上公司是要举行一个酒会。
  因为前几天外地的总公司的领导过来考察了,所以公司打算举行个酒会。
  一来是和总公司的领导加强感情,一来也为自己的升职铺路,所以我们各个部门的经理和主管都要求留了下来,一起参加。
  我也只好说自己要加班了。
  脱掉自己的衬衫和紧身的套裙,然后是乳罩和T字内裤和裤袜,拿出了准备好了的一条晚礼裙。
  我没有穿内衣,直接穿了一条黑色的无裆裤袜,然后穿上了晚礼裙。
  我有些紧张,虽然我经常不穿内衣的参加酒会聚会的,但每次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和兴奋。
  来到酒店,进入酒会的大厅。
  已经来了很多人了,公司和总公司的领导,同事,还有一些和公司合作的其他公司的领导,很是热闹。
  我端了杯红酒,走入了人群中,深V字领口的吊带晚礼裙,露著我深深的乳沟,加上没有带乳罩,两个乳房随我的走动而上下颤动著。
  下身的裙子一侧有一条高高的开叉,在我走动或坐下的时候,一条裹著裤袜的大腿会完全的展示出来,一直到大腿跟。
  身边的男人立刻都注意到了我,立刻都兴奋的盯著我的一举一动,围著我和我亲热的攀谈起来。
  其中一个姓乔的最热情,他是总公司的一个经理,负责这次考察的日常安排。
  他边和我攀谈边兴奋的盯著我的乳沟。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乔经理看到后立刻满脸欢笑的向我引见起来:「这位是总公司的王总。」王总点点头,看了一眼乔经理。
  他立刻知趣的说道:「哦,王总,那你们聊吧,我还有事。」说完有些不情愿的走开了。
  王总和我坐在一个角落的沙发里聊了起来。
  由于是坐著,深V字领口暴露出来的乳沟更多了,而且已经可以看到两个乳房的边缘了。
  下身的开叉也是大大的被撑开了,裹著裤袜的大腿全展现在王总的面前,一直露到了髋部。
  王总兴奋的盯著我,一边没有边际的聊著。
  这时,音乐响了起来,灯光也暗了下来。
  王总拉著我来到舞池,和其他人一起开始跳起了舞。
  开始还没什么,但随著灯光进一步的变暗以后,我感觉王总把我搂的越来越紧了。
  我的两个乳房紧紧的帖在王总的胸前,两个乳房受到挤压,几乎要从V字领口跳出来了。
  王总的手摸著我的后背,小声的说到:「好光滑的后背,你好性感,是不是没有带乳罩呀?」我的脸立刻红了。
  王总见我没有回答,知道自己猜对了,手继续向下摸去,很快摸到了我的屁股上。
  被裙子紧紧包裹的屁股,被他忽轻忽重的摸著。
  「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好光滑,一定也没有穿内裤吧,你好风骚呀,没想到会在分公司遇到你这么风骚的小少妇。」王总边摸著我的屁股边小声的说到。
  我更害羞了,低声说道:「不要,别摸了,会被别人看到的,您好坏。」王总笑了笑,放开了我。
  但随即拉著我的手离开了大厅,我发现那个乔经理在一旁也紧紧的盯著我,看著我被王总拉走。
  王总拉著我来到一个偏僻走廊的拐角处,这里有一个卫生间。
  王总拥著我进入了女卫生间,空间不大,我们进入了最里面的一个隔断。
  王总把隔断的小门锁上,然后猛的抱住我,开始疯狂的亲吻起我来。
  边亲边一手隔著吊带揉著我的乳房,一手则伸进开叉,摸著我的大腿。
  我紧张而兴奋的说到:「啊……不……王总……不要……不可以……您好坏……」虽然嘴上反抗著,但身体却完全忍王总摆布了,享受著王总的亲吻和抚摸。
  王总用自己的一只大手紧握住我的一双小手,另一只手紧搂住我娇软纤细的腰肢,开始轻柔地亲吻我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地舔,时而用嘴唇在我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挑逗著我地性欲。
  我的挣扎一直是无力的,我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却酥酥软软,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
  我的腰肢扭动起来,似乎在抵抗,又似乎在迎合著,嘴里喃喃地娇喘著:「啊……嗯……不……不要……王总……快……快放开我……啊……啊……。」
  没想到,王总居然放开了我。
  虽然我有些纳闷,但还是很自然的开始整理被弄乱的长发。
  但王总突然趁著我整理飘柔发际的时候握住我的脖项,使我的头无法挣扎。
  在我还来不及呻吟出声的时候,嘴唇紧贴上去,吻住了我娇艳的嘴儿,我娇柔地逸出「啊……」的一声。
  而在我开口的同时,王总狡猾的舌头乘机钻入我的嘴里,急切地汲取我檀口中的蜜汁。
  在王总持续的舔吮热吻之下,我渐渐弃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啊……啊……嗯……」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环上王总粗壮的颈脖,王总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
  淫靡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狭小的隔断!
  王总看我开始配合,欣喜若狂,猝然伸出右手朝我高耸的乳峰摸去,瞬间一只诱人的耸乳便已在王总大手的掌握之中……
  我全身一麻,娇唇间吐的娇喘已是相当急迫:「啊……不要……那里……那里不行……不要摸那……那里……啊……啊……。」王总恣意地揉弄著我高耸的乳峰。
  真是诱人的少妇,王总能感觉出那嫩乳的惊人弹性!
  另一只手也不甘落后,滑落在我丰满的臀丘上按挤揉捏,逼出怀中娇丽的声声娇吟。
  王总兴奋的扯掉我的吊带,两只手直接握住了我柔嫩的乳房。
  当敏感的乳房被男人温热的手掌直接握住的刹那,我「啊……」地惊叫了出来,瞬间感觉自己的乳尖翘立勃起,硬硬地顶在王总的掌中,似乎在迎接他的揉弄。
  全身象电流击打般传过阵阵的酥麻,并直达双腿间的私秘处,被婉礼裙紧紧束住的丰润大腿不停地厮磨扭动。
  我的挣扎对王总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他赤红的双眼紧盯著我从开叉处露出的被裤袜包裹著的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肤已然涨红洁润,一手从我绞扭的大腿间穿挤而上,强硬地朝我最诱人的中心进发。王总的大手顺利摀住了我的私处,手指上下滑动挑动我丰腴鼓凸的阴唇,炙热潮湿的触觉令他雄风大起。
  「啊……嗯……不……要……」我的娇叫助长了王总的欲望。
  右手疯狂地揉弄乳房的同时,左手手指开始紧密磨擦我的阴唇。
  「不要……不要啊……王……王总……求求你……啊……」我声声娇喘著,全身诱人地挣扎扭动。
  王总轻易地将我推倒身旁的坐便上,脱掉了我身上的晚礼裙,在我的「啊……啊……」的惊叫声中,两只耸挺白嫩的乳房弹跳而出,乳头早已是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颤动。
  大腿在黑色无裆裤袜的包裹下更加的性感,黑色的阴毛整齐的展现著。
  王总重重地压在我柔软的胴体上,一手揉弄乳房的同时,嘴唇已紧紧含住另一只嫩乳的尖峰。
  我俏脸晕红,娇喘吁吁,情不自禁地搂住王总在自己胸前拱动头颈,修长的玉腿也缠绕上他的雄腰,娇躯不由自主地扭曲摆动,也许是想摆脱……也许是想获得更多的温柔……
  王总的手指灵活地抚捏著我大腿中间两片濡湿粉嫩的阴唇,在一次上下滑动间突然往泥泞滑腻的小穴口一顶,在我「啊……」的一声长长的荡人心魂的呻吟声中,粗壮颀长的手指应声而没,全部没入了紧窄温润的阴道深处。
  我的双手猛地搂紧还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头颈,随后无力地摊开,在王总手指的抽插下,樱唇一声声地娇喘不已,双腿不停地踢蹬著,下身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搅动水井般的声音。王总一边视奸著我赤裸的胴体,一边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
  我微睁著眼,赫然发现已经是中年男人的王总竟然还有有一身强劲的体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虬结,发达的胸肌,粗壮的大腿间高挺出一条长长的黑褐色肉棒,杀气腾腾的样子,太骇人了……
  我娇弱地惊呼出声:「啊……」逐渐消褪的红晕骤然又逼上俏脸,又羞又怕,紧紧地闭上眼,不敢再看。
  王总腾地压上去,托住我浑圆白嫩的屁股,将翘起的阳具对准早已湿淋淋的阴户。
  火热硕大的龟头紧抵嫩穴口颤栗抖动,我只觉穴内如有蚁爬,空虚难过。
  「求求你……不……要……」浑身瘫软的我无力抵抗,艰难地说出求饶的娇语。
  「刚才很爽了吧?接下来还会更爽哟……」王总用轻佻的言语在我耳边挑逗著。
  动作却不再调戏,毕竟自己也涨得太难过。
  阳具划开薄唇,顺著滑溜的淫水强劲地直达我阴道深处。
  「啊……哎唷……痛……啊……」一股充实而痛楚的感觉传来,娇艳的檀口惊喘出声,我双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搂抱住王总的雄腰,大腿紧紧夹住,试图阻止他的抽动。
  脸孔因而惨白,全身颤抖。
  肉棒直达我穴心的时候,王总的喉头也吼出一声:「啊……」,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觉,王总感觉著自己的肉棒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润滑腻,肉壁还在微微蠕动著,吸吮著自己的龟头,又麻又酥。
  结婚几年了,小穴还是很紧,肉棒插在里面很舒服。
  王总小声的骂了一句:「他妈的,便宜了你老公了,整天都有这样的小穴插。你真是太风骚了,今天我也要好好干你一次。」
  我只觉侵入自己体内的肉棒,火热、粗大、坚硬、刁钻,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自个就蠢动了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具于事,令我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
  于是,王总开始快速抽插,阳具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顶至穴底,愈发火热粗大。
  几百次抽出顶入,我原本的淫声浪叫,已化作哭喊连连。
  「哎……哟……王……王总……你……哦……太硬了……」
  「啊……啊……好爽……顶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
  王总看著沈迷浪叫的我,狡猾地笑了,功夫不负有心,真是美翻天了!
  他依然沈稳而有力地鞭挞著妇人敏感的花心,头一低,含住了妇人在迎合扭动间晃颤跳脱的一只乳尖。
  「啊……啊……要泄……泄出来了……我要死了……」
  王总突然的一个配合,龟头深刺猛撞我的子宫口,牙齿轻轻在咬在我翘挺的乳尖上。
  我的穴儿突地紧缩,子宫口刮擦紧吸住男人粗硕的龟头,王总感觉滚滚热浪冲击龟头,麻痒舒美,精关难守,他快意地将龟头死死顶在小穴深处,低吼一声,浓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我只觉紧抵花心的龟头猛地射出强劲热流,那股酥麻欢畅直达心坎,「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瘫软下来,娇喘吁吁,目涩神迷。
  王总喘著气,欣赏著我被干完以后的样子。
  精液还在不断的从我的阴道里流出来,王总满意的穿好衣服,再次在我的乳房和大腿还有屁股上框吻亲舔了一遍,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卫生间。
  我无力的站起来,擦干净自己的下身,穿好衣服,在卫生间的镜子前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样子,才放心的回到了酒会的大厅里。
  此时的酒会已经进入了尾声,刚才还在疯狂的干我的王总,此时正在一个临时的主席台上讲著话。
  让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美女,你终于出现了,刚才去哪里了,我一直都在找你。」
  我被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乔经理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还是兴奋的盯著我,不过我感觉那眼神有些奇怪。酒会结束了,我和几个女孩子正商量著如何回去,这时乔经理和几个男同事走了过来。
  他说「刚才有领导在,大家是不是都有些拘谨,没有尽兴呀,不如我们自己再开个私人聚会吧,就到我的公寓去好了。」
  边说边期待著看著我,虽然我还是想早点回家,但还是被女孩子拉著一起去了。
  我看到乔经理满意的笑了。
  来到乔经理的公寓,大家立刻放松了起来,唱的唱,跳的跳,乔经理给了我一杯红酒,边喝边和我聊了起来。
  我之所以没有和大家一起唱一起跳,完全是因为刚刚被王总干完,身体根本没有恢复力气。
  和乔经理聊天的时候,暴露在外面的大腿还不时的颤动一下。
  尽兴的时候时间过的都会很快,大家很快就都疯累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大家开始陆续的起身告辞,很快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乔经理两个人。
  「你很性感,真的,刚才所有的男人都在注意你。」乔经理盯著我在酒精刺激下微红的脸边说道。
  「谢谢乔经理,我看我也该告辞了。」我起身想离开,但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立刻感觉头一阵眩晕,立刻又栽倒在沙发上。
  我不知道是因为体力还没有恢复,还是因为我酒喝多了。
  乔经理立刻关心的靠过来,小声问我有没有事,我微闭著双眼,他盯著我随著呼吸上下起伏的乳房。乔经理靠的我更近了,继续小声的问我说:「你好像很疲惫的样子,我的小美人,是不是刚才在洗手间太累了?」
  我听到这里,立刻紧张了,难道刚才和王总做爱的事被他看到了。
  没等我反应,乔经理已经抱住了我:「我的宝贝,你真是太风骚了,当时我边看边自己自慰,既舒服又难受,现在我也要好好的享用一下你这么诱人的肉体。」说完,开始疯狂的亲吻起我来。
  我无力的呻吟著:「啊……啊……不要……你……你怎么看到的……?」
  乔经理已经把手伸进了我的吊带里面,直接握住了我的一个乳房。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宝贝,你不知道的,我是悄悄进入你们做爱的隔断的旁边的隔断的,站在坐便上正好从上面可以看到你和王总做爱,你穿著裤袜被干的样子真是太淫荡了,其实后来王总看到我了,只是他没有说而已,继续的干你,真的好刺激。」我的脸更红了,原来刚才自己被干,而且还在被另一个男人欣赏著,我无话可说了。
  而此时,我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了乔经理的沙发上,只剩一条无裆裤袜裹在大腿上,我都没有察觉自己的裙子如何被他脱掉的。
  「宝贝,我也要干穿著裤袜的你,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太淫荡了。」乔经理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由于刚才被干已经太累了,现在我只好躺在沙发上任乔经理所为。
  乔经理很直接,轻轻地把肉棒拨出了一些,抓住我的两条长腿,一阵腾挪旋转,随著我「啊……啊……」的叫声,阴茎很顺利的就完全插入了。
  乔经理兴奋的看著我,我和他四眼对接,我水亮的双眸顿时羞红,紧紧闭上,不敢与他对视。
  他把我丰满的大腿撑起,使我修长圆润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上。
  龟头深抵在我的肉洞深处,双手袭上诱人的美乳,轻柔而技巧地抚弄著。
  乳头被肆意牵拉揉捏,但越是抚弄越是挺立,对他的蹂躏顽强不屈。
  我轻轻喘息著,感觉嫩乳在男人的玩弄中越发地涨起,酥麻中夹杂著丝丝的痛楚。
  「啊……」随著我一声痛叫,他突然握紧了手中的奶子,腰下使力,粗硬的肉棒抽动起来,一下一下撞击我敏感的花心。
  乔经理得意地用力抽送著,双手抓揉弹性十足的乳房。
  我俏脸晕红、春色无边,樱唇微张娇喘连连,圆臀轻扭回应著,穴肉轻轻颤动,一缩一缩地含紧男人进进出出的大肉棒。
  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舒服吧?小骚货。」他得意地问著。
  我紧闭双眼,羞于回答。
  「乖宝贝,告诉我,舒不舒服?」乔经理加紧抽插几下,「啊……啊……」我没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著。
  「说啊,舒服就说出来,说出来会更舒服。」
  他骤然把粗大的肉棒捅到底顶磨敏感的花心嫩肉,继续诱惑我说出感受。
  「啊……羞死人了……你的、好大……好长。」我声若蚊呐,俏脸布满红晕。
  「插得你很舒服,是吧?」他猛顶几下。
  「嗯……嗯……是……是很舒服……我快死了……啊……」我在乔经理温柔的诱惑和抽插下终于说出了口。「以后让我经常插你,好吗?」乔经理乘机逼问。
  「不……不行呀……我……我有丈夫……啊……啊……我……不能对不……不起丈夫……」我似乎还未丧失理智。
  「舒服就要享受,又不妨碍你老公,况且你早就对不起你老公了。」乔经理继续说到。
  「还不是你……你干的……好事!」我娇羞地应道。
  「没想到你平时那么端庄稳重,内心却是这么的风骚淫荡,看著你被王总干,我真上去打他一顿!」说到此处,一股醋劲使乔经理发狠地用力顶弄了几下。
  「啊……啊……不要那么用力,会痛!啊……都是他强迫我的。」我红著脸辩解著。
  「死老头子哪来的艳福可享用你这身美肉!哼。」乔经理又一次恶狠狠地深顶几下。
  「啊……啊……我也看不上那死老头儿。」我赶紧迎合的说到。
  乔经理不再说话,默默地在我丰腴的土地上耕耘著,不时地深顶几下,换来我有气无力的娇声浪吟。
  乔经理禁不住连声叫爽,胯部灵活轻快地运动起来,一深一浅地抽插著。
  「啊……干什么呀!你……你……坏死了!啊……」我脸蛋酡红,美目紧闭,樱唇娇喘吁吁,臀部轻柔地配合著扭动。
  「宝贝,你舒服吗?我真是爽死了,啊……」他加快抽插,看著自己粗大的肉棒在我丰腴娇嫩的阴唇间忽隐忽现,不时地带出我白浊的淫水,把肉棒浸淫得光滑湿亮,阵阵酥麻从肉棒传来,舒服得哼起来。
  「你……你……太厉害了……又粗……又长……每次都顶到我心尖儿了……啊……我会被你搞死的……啊……」我娇弱地回应著男人渐渐加重的抽送,迷醉地说著羞人话儿,我早已身心荡漾,被他粗长的肉棒征服。
  「宝贝,我要你……不要再拒绝我……我要天天操你……操死你!」
  乔经理大力捏弄我高耸丰满的乳房,粗壮的腰肢甩动著,狠命地撞击我紧窄滑腻的阴道深处,好像要发泄满腔的仇恨。
  正当我被他干的疯狂的呻吟的时候,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吓的停了下来。
  乔经理立刻安慰我说没关系,别紧张,同时停止的干我,我赶紧把气息调整过来,才按下不停唱歌的手机的接听键。
  「喂,老公啊,什么事?」我紧张的问到。「亲亲老婆,你还在加班呀?」是老公不满的声音。「是啊,事情很多,我还要给客户把资料送过去,可能还要晚一些回来,你别著急,我回来后立刻满足你。」我紧张的说著。「你们领导怎么当的,成天叫人加班。」老公再次不满的说到。
  「老公,你不要这样说嘛,领导也经常亲自加班的。」乔经理也清楚的听到了,我只好赶紧阻止老公说下去。
  「好了,要干到什么时候?」老公问。
  「应该快了吧,你也还在等我吗?」我回答到。
  乔经理似乎看到我和老公暧昧的交谈,更加的吃醋了,居然忍不住挺动了一下肉棒,我「啊」的叫了一声,立即回头瞪了乔经理一眼。
  「我当然在等你呀,我在等你回来穿内衣给我看,然后好好的干你,你叫什么,怎么了。」老公听到了我的叫声。
  「哦,没什么,不小心把水碰洒了,亲亲老公,你好坏,一会回去我让你干个够,好了,我要抓紧工作了,再见!」我实在坚持不住了,那边还未说完,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按下终止通话键。
  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瞄了依然插在自己身体里的乔经理一眼:「你真是害死我了!」
  乔经理立即挺动起来,快速地抽插著:「小骚货,回去还要接著让老公干呀,你真是太骚了,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你还是抓紧时间跟我做爱吧?」
  我红晕满脸,羞羞地用小手捶打他的胸膛,乔经理嘻嘻笑著,俯下头,叨住我硬翘的乳尖,用力地吸吮著。
  不时用牙齿细细地咬著,下面肉棒加紧抽插,两人的交接处发出滋滋的磨擦声和水声。
  「啊……啊……呀……嗯……乔经理……啊……嗯……」我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娇柔的声音在乔经理的耳边更加刺激他的激情,修长的双腿盘起来夹在了男人的腰上,两个小脚丫勾在一起,脚尖变得向上方用力翘起,屁股脱离了的沙发,抵在男人的腰胯处。
  乔经理勇猛地抽插著,我这个平时端庄妩媚的美丽人儿,一被男人抽插就会不断发出娇呻浪吟,真是浪入骨子去了,实在是一个美妙的尤物呀。
  乔经理双手抓住我圆滑的两侧臀丘,用力把我抱起,我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双肩。
  看著我如痴如醉的神情,耳畔全是我消魂诱人的呻吟。
  我不停地娇声喊叫著,一浪高过一浪。
  当身上的乔经抱著我来到他公寓邻街的一个露台的时候。
  他示意我向下看时,我立刻感觉下面在大街上来往的过路人的眼睛都在盯视著我无耻的淫行。
  我「啊……」地大叫一声,把头埋在乔经理宽大的胸前,双腿一阵猛夹,一大股淫水瞬间从两人疯狂交媾的地方流了下来。
  乔经理猛然把我按在墙壁上,抱紧我弹性十足的臀腿,狂吼著猛烈冲撞女人胯部。
  坚硬的肉棒快速进出我柔软湿透的阴道,阴茎似乎有种刺穿嫩肉和我腹部的感觉,龟头在猛烈撞击子宫颈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无比的愉悦,快感闪电般地冲刷全身。乔经理感觉到了阴茎在我的肉洞内一阵阵的痉挛,龟头也明显得涨大了许多,马上就要发射了!
  他疯狂地抱紧我浑圆的臀部,胯部在一次提起后突然有力地沈下去,涨至极点的肉棒强力刺穿了收紧的阴壁,直达底部顶在了正在痉挛抽搐的子宫口上,浓浊的精虫急涌而出,全部射进了颤栗收缩的子宫内。
  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只觉肉棒在体内疾速颤动,连续进出,次次插到身体最深处,那种酥麻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不由连声惊叫,语音淫荡,再次到了今晚第二次的绝顶高潮。
  瞬间樱唇大张,凤眼迷漓,双手死死搂紧男人的脖项,子宫壁一阵强烈的收缩,腔道内的肉壁也剧烈蠕动吸咬著乔经理的龟头,大股的爱液再次涌了出来,将男人的龟头烫的暖洋洋热乎乎的。
  高潮后,乔经理再无力支撑我的重量,轻轻地将我的臀腿放了下来,两人同时落地,我瘫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趴伏在他胸前细细喘息呻吟著。
  乔经理爱怜地轻抚著我高潮后汗湿而更加滑腻的胴体,无声地品味著刚刚结束的极度快感。
  从快感的余韵中逐渐恢复过来的我意识到今晚在会场已经与身上的男人交媾了数次,粉颊通红,小手抚上男人俊朗的脸颊,娇嗔地看著男人,一声叹息道:「你这个坏蛋,我要被你搞死了!」
  乔经理看著我亦嗔亦羞娇软无力的诱人神情,真是感到快美无比,满足地道:「累了吗?刚才你到高潮的时候真是又漂亮又吓人,我的宝贝都要给你夹断了!」
  我无力的捶打男人的胸膛,不依地道:「你坏死了,来了那么多次,我全身都麻了!」
  乔经理更加的满意了,双手轻柔地抚弄我酥软而有弹性的乳房,大嘴凑上去,吻住了我那红润欲滴的樱唇,我无声地配合著,完全臣服在男人给予的快乐之中。
  我和乔经理你来我往唇舌交缠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已经太晚,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分开了唇舌。
  乔经理先直起了身子,把仍然娇软无力的我带起来,抱著我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帮我整理绫乱的衣裙。
  穿戴好后,我恢复原先端庄妩媚的干练形象,但刚刚连续不断的高潮的洗礼,使我全身充满了浓浓的淫乱气味,齐肩长发还散乱著,有几缕还贴在汗湿的额前,俏脸还残留著一抹羞红,腰肢软软的似乎支撑不住丰腴圆润的身子。
  乔经理吻吻了我的脸蛋,轻松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肉棒软软的,象冬眠的蛇再也没有生机活力。
  乔经理开车送我回家。
  已经是凌晨了,我看到家里没有灯光,可能老公早已经睡了。
  但还是让乔经理在离我家楼梯远远的就要车子停下。
  我也是忐忑不安,心虚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看到才走进了楼梯。进了家后,客厅一片漆黑,我脱了鞋,轻轻摸索著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我此时的想法是赶紧到洗手间洗澡去,免得被老公看出来。
  可电灯一下子全亮了,吓的我差点叫出来。
  老公从背后一把抱住我,疯狂的亲吻起我,边不由分说的脱掉了我的裙子,我一丝不挂的站在老公面前,但同时浓浓的酒味也向我扑面而来。
  我这才发现他喝了不少酒,老公抱起我,疯狂的吮吸著我的身体。
  可能此时他已经没有仔细观察我的心情了,我也立刻抱住老公,一起倒在了沙发上,「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都要疯了。」老公使劲咬著我的乳房。
  「啊……老公……我不是回来了吗……啊……尽情的干我吧……干死我……我要。」我淫荡的说著。
  阴道的淫水加上残留的王总和乔经理的精液,让我的阴道润滑无比,老公轻松的就插了进去。
  在插入的同时,我感觉自己紧张的心情忽然放松了下来,我知道不用著急洗澡去清洁自己的身体了。
  「啊……啊……老公……用力……好舒服……我要……干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