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NTR同人)贪狼的悲惨生活 作》

  我走进爱丝弥蕾的房间。
  房中有股淡淡的酸味,熟悉的味道。
  刚跟鲁恩希安做过吗?我心中略有不悦,脸上没有表现出来,镇定的问:「怎么了,忽然叫我过来?」
  爱丝弥蕾坐在老板椅上,单手支撑著下巴定定的看著我,没有立刻回答。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桌面下交叠的双腿,穿著黑色丝袜,曲线姣好,又充满了力量。一只黑丝包裹的嫩足直接踩在地板上,没有穿靴子。
  「阿莎嘉没跟你在一起么?」
  「她又去跟断尾切磋去啦。」真是的,最近她老是把我这个正牌男朋友放在一边,跑去跟她的仆人对练。好像在她眼里,断尾比我厉害不少,而且更加简单好用——听话乖巧没怨言。
  听到我的话,爱丝弥蕾眼中竟然浮现出了一丝怜悯。「初邪呢?」她又问。
  「别提了!」我无奈道:「最近军队那边大大小小的事,她忙的像个陀螺。」
  我现在每天到深夜才能看到浑身疲惫的初邪。令我满意的是她无论多忙,每天一定会回到我们的房间,跟我和阿莎嘉睡在一起。
  可以感觉到,偶尔跟我亲热一番,对初邪来说也是难得的放松。
  我来到初邪的庄园已经快两个月了,断脚已经恢复如初,初邪跟阿莎嘉也已经在不久前签订了终极契约。
  幽鬼和食影者做事简单而高效,我反而意外的无所事事起来。
  想到激情过后初邪柔和睡脸,我的表情放松下来。诚恳道:「爱丝弥蕾,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们了。我能感受到你们在尽心辅助她。」
  爱丝弥蕾的嘴角不屑的钩了一下,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忽然站了起来,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
  又来了!换衣服不能提前喊我回避一下么?我心里抱怨,眼睛却老实的放在了她木瓜一样的乳房上。
  她得意的轻笑了一声,忽然飞身而起,一脚把我踹到在地,然后猛的扑上来,一只脚死死踩著我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著我。
  我忽然口干舌燥,终于明白那股酸味的来源了。从我的角度看上去,可以看到她修长的小腿,充满肌肉线条而又不显过分粗壮的大腿。还有那大腿根部,水汪汪的桃花源。
  是的,爱丝弥蕾根本没穿内裤,而且她的销魂洞淫腻滑亮,两片肥厚的阴唇红艳艳的,相思豆硬硬的立在中间,一滴淫液甚至已经顺著她的大腿流到了丝袜上。
  我心中充斥著不妙的预感,下身却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爱……爱丝弥蕾,你这是……」
  「算你小子运气好,今天我有点兴奋,你老老实实在地上躺著就行了。」
  「开……开什么玩笑?!」我怒瞪这她,挣扎著想起来,可力量跟她差的太远,动弹不得。
  「眼神不错,哈哈,我喜欢。」她笑道。忽然松开了踩在我胸前的脚,我刚要有所反应,她已经狠狠踩到了我肿胀起来的肉棒上。
  「可是这里比你的眼神跟嘴巴老实多了!」她隔著裤子,重重用脚掌摩擦了几下我的下身。
  我下身硬的像根木头,浑身微微发抖。可我脑中忽然闪过初邪和阿莎嘉的笑脸,我绝不能这么莫名其妙的背叛她们。
  我大吼一声,能量充斥全身。虽然我不是零级的战士,可单纯从一个被性欲冲昏头脑的女人手中逃跑,应该还做得到。
  不料爱丝弥蕾早有准备,她身上也爆发出能量的光芒,揉身扑到我怀里,双手钢铁般扣紧我的双腕,将我的双臂死死按在头顶。随后,她一只手压著我的双腕,另一只手向下猛的一挥,我可怜的裤子应声撕裂。她一把抓过我的肉棒,双目泛红,忽然一股巨大的能量流过我的身体,从手腕到肉棒,将我那点可怜的能量冲的干干净净。
  「你现在就跟刚从神都里出来的时候一样,想恢复状态至少要等4小时。老老实实闭眼享受吧,宝贝儿。」她双颊微红,居高临下,兴奋地看著我道。
  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她为所欲为,拼命挣扎,可失去了斗气的身体在零级战士面前简直像个婴儿。爱丝弥蕾坐在我的大腿上,俯下上身,两只手把我的双臂大字型按在地板上。我的大腿能轻易感觉出她大阴唇的形状,我的肉棒更是紧紧贴在她的小腹上。
  我的挣扎、扭动成了最好的前戏,肉棒死命摩擦著她小腹娇嫩的肌肤,大腿更是被她流出的淫液沾湿了一大片。刺激的感觉一波波从下体袭来,一会儿工夫,我忽然听到身上的女人发出一声细细的淫叫「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爱丝弥蕾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定睛看去,爱丝弥蕾微眯著水汪汪的双眸,两粒硬硬的乳头悄悄摩擦著我胸前的肌肉,充满力量的腰腿配合著我的动作缓缓扭动,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挣扎,还是在摩擦她的身体,寻找快感了。
  爱丝弥蕾忽然加快了扭动的频率,下体蹭著我的大腿,小腹快速摩擦著我的龟头。快感越来越强烈,我感觉自己简直快要射了,龟头上流出的忍耐汁润湿了她的小腹。老天,难道我贪狼一世英名,会像个小处男一样射在女人的肚皮上?!
  我努力镇静下来,把嘴边不自觉流出的津液舔回口中,吞咽下去,然后死死咬紧牙根,忍耐著汹涌的袭来的射意。
  爱丝弥蕾轻笑一声,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忽然停了下来。她的一根纤指划过我的马眼,粘起一滴粘液,轻轻放入口中轻吮起来,诱惑的瞥视著我。我兴动如狂,实在是忍无可忍,虎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拼命顶著她的小腹。
  「让我插让我插让我插!!」我在心里狂叫著,咬牙没有喊出声来。她好像也玩够了,翘臀轻抬,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小穴轻易捕捉到了我的龟头,一坐到底,口中「啊!」的大叫一声,透著说不出的畅快。
  我爽的浑身发抖,大口喘著气,发不出声来,只觉得肉棒上仿佛有一千只小手肆意揉捏。
  「你……你那里……怎么会……」
  「呵呵,不要小看零级战士对肌肉的掌控能力哦……」她得意的笑了起来,忽然脸色一变。
  原来我已经到了极限,实在无法忍耐了,汹涌的射意冲破了一切防线,肉棒提前开始微微跳动起来。
  「这么不中用?初邪平时日子怎么过的啊?!」她略显嫌弃的咕哝一声。
  我忽然感到一道能量从肉棒顶端直冲下来,死死束缚住前列腺附近的所有肌肉。我顿时从天堂掉到了地狱,欲火焚身,射精的欲望仿佛穿透身上的每个毛孔表达著不满,可是却无论如何射不出来。
  爱丝弥蕾很满意她的杰作,开始大幅上下运动起来。
  她坚挺的豪乳上下摆动,翘臀「啪」「啪」的拍打在我的大腿上,口中淫叫不停:「啊……啊……爽……你小子耐性不行……家伙还是挺……哦……挺不错的嘛……啊……哦……」
  爱丝弥蕾浑身香汗淋漓,显然已经进入状态了。她在我身上起伏著,一只手揉弄著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抚弄著下体,香津不自觉的从嘴角留下。「啊……!
  果然……爽……怪不得……阿……啊……那小妮子……明明有了断……还非要找你……」
  我已经顾不上听她说的内容,无法射精的痛苦折磨的我无法思考,我开始狂乱的挥舞双臂,希望能把她从我身上推下来。
  「别添乱!」爱丝弥蕾威严的喊了一声。轻易拿住我的双手。她身体后仰,双手拽著我的手腕,更加剧烈的起伏著。我感到双臂仿佛被一双金刚手铐死死箍住,丝毫动弹不得。
  我被憋得欲仙欲死,终于顾不上脸面了,拼命抬起头大喊起来:「来人啊!
  救命啊!!小猫!洛奇!快来!救我!!鲁恩希……」
  爱丝弥蕾脸上充满不耐,仿佛我打断了她的兴致。她二话不说,伸出修长的美腿,一脚踹在我下巴上,打断了我的呼救。失去能量保护的我被踢的七荤八素,忽然感觉到一只带著黑丝的脚掌死死抵住了我的脸,我动弹不得,口中只能无助的吞咽著空气。
  爱丝弥蕾好像还是不太满意,她忽然把一只嫩足伸进了我的嘴里。「舔!仔细舔,舔的姐姐舒服了,自然让你爽。」
  我犹豫了两秒,老老实实舔弄起来,只要能射精,就算是刀山火海也顾不得了。
  我的而舌头划过黑丝包裹的足根,划过曲线玲珑的足底,划过挺翘的足尖,舔到她指缝间的时候,爱丝弥蕾忽然长叫一声,包裹我肉棒的下体一阵颤抖。
  看来这是她的弱点,为了让这女魔头尽快满意,我努力含著她的足趾,舌尖在指缝中来回滑动。她果然立刻兴动如狂,嘴里再吐不出半个完整的句子「啊…
  …哦……fuck……啊……」
  忽然,我口中的脚丫猛的绷紧,肉棒感受到一阵疯狂的挤压,一声满足的长吟脱口而出。我从她腿脚的间隙勉强向下看去,只见爱丝弥蕾浑身颤抖,汗水从乳头和下巴上滴下来,双眼翻白。紧接著,一股股花蜜喷洒在我的小腹上,身上的女人终于松弛下来。
  爱丝弥蕾略显疲惫的从我依旧硬挺的肉棒上下来,趁著我浑身酸软动弹不得,俏脸轻轻伏在我胸口,嘴里咕哝著:「味道果然不错,下次还要再借来用……」
  少顷,她精神抖擞的站起身来,俐落的穿上衣服,扭头就走。
  这次我的真的慌了,顾不得羞耻:「喂!我还……」
  「怎么?还一定要我帮你挤出来么?」爱丝弥蕾笑道:「姐姐没空,自己撸吧!」转眼走出了房间。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己依然一柱擎天的肉棒,可以感觉到限制我射精的能量在慢慢消散,可是肉棒本身也慢慢变软了,空余一身无法宣泄的欲火。
  ************小猫的肉构思不清楚。
  总之就是贪狼欲火焚天,求小猫来救命,小猫从之。可是不想用下面,只希望用嘴。
  为啥呢?因为她下面就是人肉榨汁机,小猫因此很苦恼,男人进去后都射太快。
  贪狼误解了她的情绪,以为是害怕男人之类的,然后就义无反顾希望取悦她。
  然后连射7发被榨干。
  ************趴在我身上喘息了一阵,小猫终于翻了个身,枕在我胳膊上,没有继续索欢。
  说起来,已经七次了吧?我低头看了一眼,下体一塌糊涂,大腿和小腹上满满都是粘稠的液体,分不出是小猫的妹汁,还是我的精液。
  我浑身发虚,胯间的肉虫软趴趴的垂著,感觉他这辈子再也硬不起来了。
  懒洋洋的转过头瞪了一眼小猫,她的脸蛋竟然涨红了,害羞的缩起脖子,用额头蹭了蹭我的下巴,小鼻子嗅著我的脖子,微微呢喃道:「呐,贪狼,你好厉害呢……」
  我被她柔顺的发丝弄得有点痒,心里更是痒的不行:原来像你这么浪的妹子,也会害羞的嘛?!
  我昏昏沈沈,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就在我快要这么睡过去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刹车声闯入我的耳膜。
  「吱——」
  是阿莎嘉的跑车!阿莎嘉跟断尾回来了吗?我使出浑身力气,有些慌乱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我仿佛看到阿莎嘉生气起来,嫉妒的一口咬向小猫,仿佛看到初邪盈满委屈泪水的双眼。
  我偷偷从窗口看了一眼,还好,阿莎嘉、断尾是跟鲁恩希安一起回来的,而两位男士正站在跑车前激烈的争论著什么。阿莎嘉还坐在车上,挡风玻璃遮住了她的俏脸,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她形状优美的两只角。
  我匆忙扯起一角床单,把身上的汗水和体液胡乱擦了擦。套上衣服,对著镜子整理起来。
  小猫悄悄出现在我身后,从镜子中可以看到她毫不在意的跪坐在沾满精液的床单上,带著一脸满足的表情,冲我俏皮的眨了下眼。
  等等,为什么小猫此刻的表情我如此熟悉?镜中小猫的俏脸,仿佛变成了刚刚跟断尾「锻炼」完的阿莎嘉,和半夜才肯回家的初邪——何等神似的神态啊!!
  我脑中一阵晕眩,胸中仿佛忽然堵了块大石头,再顾不得小猫,打开房门向停车场冲去。
  远远的看到我奔过来,断尾和鲁恩希安忽然对视了一眼,停止了争吵。
  「贪狼!」阿莎嘉看到我,一改郁郁寡欢的表情,欢快的打开车门向我扑过来。
  我的心又纠痛了一下,果然没有看错,阿莎嘉浑身散发著一股满足的慵懒,让我想起刚刚小猫的痴态。
  她扑到我怀里,轻声说:「贪狼,今天好累呢……」
  我轻拍著她的后背,向鲁恩希安和断尾怒瞪过去。
  断尾一脸羞愧的走开了,鲁恩希安则大方的向我走来,带著一脸暧昧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
  怒火燃烧著我的理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耳边忽然响起阿莎嘉悦耳的嗓音:「贪狼,你怎么啦?不高兴么?我们回屋去吧,好累哦。」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心里安慰自己,横抱起浑身慵懒的阿莎嘉,向自己的房间奔去。
  我感觉抱在他短裙上的小臂有些潮湿,下意识的往裙底看了一眼,一滴浑浊的精液赫然印在她的大腿上。
  「啊啊啊!」我痛苦的大叫著,冲进了自己的套间。
  ************「阿莎嘉,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去跟断尾『切磋』了么?」
  「是呀!今天也切磋的很开心!」她一边说著,一边疲倦的躺倒在大床上。
  我试著冷静了一下,侧躺在她身边,用尽量温柔的语气,指著她的大腿根说:「那,这是怎么回事?」
  她往下看了一眼,然后脸红了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个呀,还不是鲁恩希安。」
  发现我脸色不好,阿莎嘉解释起来:「今天跟断尾切磋完,回来的路上被鲁恩希安拦住了,他说他也要跟我切磋。断尾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鲁恩希安就说:「你知道贪狼现在在干啥吗?』然后拿著一截萤幕在断尾眼前晃了一下。断尾愣住了,鲁恩希安就跑过来挺绅士的说:「尊贵的王女殿下,我们来切磋吧!'
  我挺喜欢他的,就跑到一边跟他切磋了一下……」
  「等等!」我打断了她,指著她的大腿根,「你一直说的『切磋』、『锻炼』,是指做这件事吗?!」
  「是呀!」阿莎嘉轻松地说,「断尾一直很温柔呢,而且小心翼翼的,每次切磋完都打理的很干净,是可靠的仆从呢。」
  她应该是累极了,打著哈欠伸了个懒腰,半闭著眼睛继续念叨著:「鲁恩希安就不一样啦,很狂野呢,把人家折腾的欲仙欲死,还射的到处都是。也不打理,就直接开车回来了。断尾因为这个跟他吵了一路呢。」
  我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可是我自己也一直这么花心,今天才跟爱丝弥蕾和小猫盘肠大战了一下午,我有任何立场指责别人吗?
  阿莎嘉眼睛完全闭上了,轻抱著我,最后呢喃道:「贪狼,我爱你哦。就算最爽的时候,我也没有让他们碰我的角哦……」
  我看著怀里沈沈睡去的阿莎嘉,实在不忍心再多说什么。原来,在里奥雷特眼里,角才是重要的地方么?我轻抚著她温润的小角,一股倦意涌来,也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了,嘴上还残留著嘴唇的柔嫩触感,初邪琥珀色的眼睛充满爱意的看著我。
  阿莎嘉懵懂无知,那初邪呢?我忽然心慌了起来,正要开口,却被她温柔的指头挡住了嘴。
  她冲熟睡的阿莎嘉瞥了一眼,然后诱惑的站在床前,开始一件一件脱下自己的衣服。
  我痴痴的看著,她很快把自己剥的精光,带著骄傲的表情抖了一下自己挺拔诱惑的胸脯,如果不是小猫把我榨的太惨,我肯定已经兽性大发。
  令人失望的是,她并没有再做什么,转身俐落的走入了浴室。
  我听著浴缸注水的声音,满脑子胡思乱想。
  忽然,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一只软嫩纤滑的小手伸出来,小指朝我轻轻钩了钩。
  我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一边脱衣服一边想,这家伙难道有魅魔的血统吗?
  总能轻易的玩弄我的心情。
  「抱我……」,初邪慵懒的嗓音,在我走进浴室的时候响起。她泡在热气腾腾的大浴缸里,稍稍往前动了下屁股。
  我坐在她身后,缓缓环住她纤细的腰,轻轻拥住了这宇宙间最珍贵的珍宝。
  我凑到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著魔一样的说:「初邪,我爱你。」
  她扭头看了我一眼,忽然笑了起来:「瞧你那失魂落魄的熊样,发生什么事儿啦?」她顿了顿,接著道:「不会是断尾和阿莎嘉的小秘密被你发现了吧?」
  「你……你早都知道了?!」我混乱起来,忽然想到她回家时偶尔露出的神态,「初邪,你……你不会也……」
  初邪得意的笑了起来:「贪狼,我也是正常的女人。有性欲,有好奇心。你忍心让我这么优秀的人,一辈子就守著你一个吗?再说,不对比,我又怎么知道你有多厉害呢?哈哈。」
  我感觉仿佛身体里出现了一个黑洞,把五脏六腑全吸了进去,无法呼吸,不能动弹。
  她看到我快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仿佛玩够了,满意地说:「可是呢,人家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我跟阿莎嘉签了终极契约呦!她的所有想法,感受,当然还包括肉欲,快感,我可以一点不差的体会到呢。嘿嘿,今天下午真是爽翻了。」
  她看著我从苦闷变成吃惊的脸,吻了一下我张大的嘴巴,继续说:「所以啊,我们看上哪个男人,有阿莎嘉出面就可以了,我可不会把自己搭进去。贪狼,老实说,你虽然打架不太行,可床上功夫著实比那几个零级强多了,嘿嘿。」
  我傻乎乎的念叨起来:「所以,你晚上带著一脸满足的表情回来……」
  她有点生气的撒起娇来:「还好意思提!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每次都是你跟阿莎嘉搞得火热,然后我就满脸通红的回来了?哼!里奥雷特的角真是好东西呢,有好几次,被你摸得实在太舒服,我当著属下的面叫出声来了。人家办正事儿呢,被你这么打断,还怎么干活儿呀?」
  初邪猛的转过身来,紧紧抱住我,深情道:「贪狼!我是你的,是你的哦!
  谁都不能把我从你身边抢走,一个脚趾都不行!」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沈:「你也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巨大的幸福感把我仅存的那点理智冲的一点不剩,我紧紧回抱住她,一口吻上她诱人的嘴唇,久久不愿分开。
  ************初邪侧躺在大床上,看著熟睡的贪狼和阿莎嘉,狡黠的眼神闪动著,轻声道:「呵呵,阿莎嘉呀,你想必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只喜欢『吃』的自己,会忽然对男人涌起欲望吧?虽然有点卑鄙,可这是为了夺回贪狼的心,不得不用的一点小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