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婶婶那些年》

  我从小居住的村子叫做长乐村,位于中国的南方山区深处。坐落在四面群山环绕的一个小盆地里面。
  故事就得从我高中辍学以后说起。我的婶婶叫做张艳丽。人如其名,是个长相比较比较标志的女人。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脸颊小巧而五官精致,身材也生的高挑纤长,细腰长腿,唯一的不足就是胸部小了一点。我高中毕业的那年,她才三十二岁,正是轻熟女韵味十足的年纪。
  其实我对她有不轨的念头,还要更早一些。青春发育的时期,脑子里总会想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自然多数都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了。有一天放学的回家路上,我碰见了婶婶,她穿著单薄的短袖,胸前微微的突起。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她特别迷人,渐渐的就对她开始感兴趣了。但几乎没有想到伦理方面的问题。
  那之后的几年,也没什么机会跟婶婶接触,因为山村里穷,多数人都外出打工了。婶婶自然也不能例外。
  但在我高中辍学前的一年,婶婶忽然回来了。至于原因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在外面呆了几年,婶婶就变得很不一样了,会收拾打扮自己了。衣著也颇为时尚。集体的外出打工,给山村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很多程度上就体现在了这上面。大家攀比著往好了穿,好像这样做了,就跟城里人没有差别了一样。再也不会有人认为穿的好看一点,就是伤风败俗的行为了。
  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还有黑丝袜就成为了婶婶的心爱之物。
  虽然我们村子身处南方,但以前都是从北方迁移过来的,又因为山村里偷鸡摸狗的人多,家家户户都有个院子。我们家和婶婶家连结在一起的,有一面半米高的隔离墙,而房子外面的隔离墙则有两米之高。这给我和婶婶的接触倒是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那天我练完游戏后,就下楼去院子里照顾花花草草。因为院子够大,看著挺空旷的,我在院子里中了不少的盆景。正忙活著的时候,看见婶婶家的门动了。
  婶婶家就婶婶一个人,知道是婶婶要回来了,我心里还挺窃喜的。本来想立马打个招呼的,没成想婶婶身后还跟著一个人,是村里的沈支书。
  沈支书在我们村里是出了名的不正经,我很诧异他怎么会到婶婶家来,而且婶婶还只是一个人在家。可能是自己心怀不轨,我也就觉得其他男人跟我一样,都不是好东西吧。
  我认为沈支书有可能是想打婶婶的主意,就轻轻的放下喷壶,躲藏到了墙根下面。如果他要欲行不轨的话,我就能上去将他拿住。
  他们进入院子后,就听见沈支书说:「艳丽,你快看看我给你买的这条短裙到底好不好看?」
  我一听这话,心里落了地,那王八蛋肯定是来打婶婶主意的。我正想从隔离墙冒出眼睛窥视情况的时候,听见婶婶说:「你小声点,要是李西在家里怎么办?」
  沈支书笑了两声全不当一回事的说:「怕什么,我们一进屋,他能知道。」
  婶婶说:「要是她来叫门呢,那小子进我们家从来不打招呼的,有时候直接就从楼上下来了。」
  「那是得小心点。」沈支书的声音也谨慎了起来。
  婶婶说:「你坐一会儿吧,我过去看看他在不在,要是不在的话,再进屋,要是在的话,你坐一会儿就走。」
  「真扫兴。」沈支书有些气恼:「要不我给他一百块钱,让他去镇里帮我跑个腿,来回都要两个小时的。」
  「你想的到好。」婶婶的声音里带著些笑意:「他能搭理你吗?别人出门打工一个月才一两千,他靠打游戏就能挣三四千了。你别看他小,贼著呢。」
  「那你快去吧,我在这儿等著。」沈支书催促说。
  婶婶嗯了一声,就冲著我们家的位置喊了我的名字。
  「李西,李西……」
  我赶紧蹲著挪身到了一株大盆景树的后面,隐藏了起来。
  婶婶进入我们家院子后,还在喊我。我只看见了婶婶的背影,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短裤,腿上是黑色的丝袜,包裹著她修长笔直的大腿,脚上毫无例外的踩著高跟鞋。初夏的季节还不是太热。这样的著装正好。
  婶婶走路的时候,会轻轻的扭动著腰肢,小巧的屁股就一扭一扭的,加上腿上性感的黑丝袜,看的我一下就硬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恋物癖,反正一看到婶婶穿黑丝袜或者性感点的衣服,就会有生理反应。
  心里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干了她,可现实中哪有那个勇气啊。
  婶婶走到我家大门口后,还冲著楼上喊。
  「李西,下来,我买了点樱桃,你吃不吃。」
  见没有答应,婶婶就掏出了手机。我知道她是要给我打电话了,赶紧掏出电话,手慌脚乱的按了静音。头上都给我吓出汗了。这要是被发现了,我就住不到他们的把柄了。
  婶婶把手机放到耳边后,我抹了额头上的汗,把手机紧紧的攒在了手里。
  婶婶足足等到挂机以后,才走了回去。
  「没在家吧?」沈支书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庆幸。
  婶婶点了下头,撩了下垂落在脸际的发丝,微笑著点了下头。婶婶长得漂亮,所以她随便一个动作,都能让我感觉心里痒痒的。
  婶婶走回到自家院子后,沈支书忙走了过去:「那我们进屋吧。」
  「著什么急,先坐会儿吧。」
  因为隔离墙上也放回了不少的小盆景,我就从两个盆景之间露出眼睛,朝著那边窥望。
  沈支书已经走到了婶婶身边,想伸手搂婶婶的细腰,但是被婶婶给打开了。
  沈支书讪讪一笑,转身走回去在石桌旁边坐下了。
  「你等一下,我进屋去拿点喝的。」婶婶说著推门进屋了。
  大腹便便的沈支书还是有些定力的,坐下来后就低头玩手机。不多一会儿婶婶就拿了两瓶饮料出来。在石桌的另一边坐下了。
  这时候我恍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证据可不能太单一了,赶紧缩身回去,把手机里的录音给打开了。
  「艳丽,看看吧。」沈支书把自己买的东西递了过去。
  婶婶微微一笑,打开了包装,从里面取出了一条白色点缀著很多小花的短裙,欣赏了片刻后,点头说:「还不错,但是我不能要。」
  沈支书僵住了:「我专门给你买的,怎么能不要呢?」
  婶婶说:「你给我买东西算怎么回事呀?我男人知道了还不打死我。」
  「你就说自己买的就是了。」沈支书陪著笑:「再说了,没到年底他怎么会回来。我会你可是真心的。你也知道我在村里那是说一不二的,想跟我睡觉的女人可不少,但是……说老实话,没一个有你好看的。你可不能一直这么吊著我啊。」
  婶婶脸上依然挂著微笑:「就送几次小礼物就想搞定我呀,那我其实不是太好上手了。」
  沈支书坐到了婶婶旁边的石凳上,顺势就把手放在了婶婶的黑丝大腿上,婶婶并没有去推。
  我心里急的不行,这一幕拍点照片该多好啊,可拍照片会有声音,那我就暴露了。但心里是真的恨透了沈支书。我对婶婶都一直只敢在心里觊觎,他们俩却已经勾搭上了,好在还没有上床。
  沈支书说:「我们来日方长嘛,害怕我对你不好。」
  婶婶呵笑了一声,朝他裤裆处盯了一眼:「你行吗?」
  沈支书收回手,摊开了说:「我当然行了,不是跟你吹啊,半个小时绝对不在话下。」
  「真的呀?」婶婶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真的。」沈支书的语气十分肯定:「不仅时间长,大小那也不是吹啊,只比驴细了一点。保证能让欲仙欲死。」
  「你吹吧,那么粗还是人吗?」婶婶捂嘴笑了。
  沈支书耍起了流氓:「不信你自己摸啊。」
  婶婶起娇嗔的说:「去你的。」
  沈支书一看有戏,立马说:「那咱们的事定了?」
  婶婶想了片刻说:「行吧,但一定要小心哦。你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的,但我的名声要紧。」
  「知道,知道。」沈支书乐呵呵的答应道,起身后,就上去将婶婶抱了起来。
  婶婶的笑声轻盈的如同风铃一般,勾住他脖子说:「你可别骗我,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不会搭理你了。要不是我男人不行,我才不会一个人跑回来呢。」
  「憋坏了吧?」沈支书问道。
  「你说呢,痒死我了都。」婶婶的声音笑了一些。
  我怎么都没想到婶婶会是这种人,对沈支书也是痛恨到了几点。见时机到了,我关掉录音。站起身对著她们拍拍拍的拍照片。
  听见声响后,沈支书僵了一下,急忙回过了头。看见我后,两个人的表情都僵住了。我赶紧拍了两张正面照。然后收起手机,手上抓了一块板砖拿在手里。
  这是为了防备沈支书狗急跳墙,来抢我手机。
  婶婶急忙放开沈支书从他身上下来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红著脸对我笑著说:「李西,原来你在家呀,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呢。」
  我拉著脸不说话,就站在隔离墙边上看著他们。
  「哈哈哈……」沈支书忽然笑了起来,朝墙边走了几步:「李西……」
  我垫了垫手里的板砖,沈支书就不往下说了。
  「你走吧,我跟他说。」婶婶急切的对沈支书说。
  沈支书,没搭理。站定了后很冷静的对我说:「李西,看来你是故意的。虽然你还小,但是我知道你这小子鬼精的很。直接说吧,要多少钱你才能把照片删除了。」
  我一直觉得我和村干部不会打什么交道,所以从来没把他们放在过眼里。冷笑了一声说:「我还录了音。」
  沈支书又僵了一下,有点慌张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不想干什么,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以后只要你再跟我婶婶碰一次面,你这支书就完蛋了。」
  「年轻。」沈支书拿手指著我,带著些不屑:「你以为你凭著这些东西就能把我搞倒,你知不知道镇里的李副镇长是我姐夫,有他在镇里坐镇,就是书记和镇长都别想把我怎么样。」
  沈支书的关系我是知道的,那个李副镇长虽然也姓李,但和我们不是一家的。
  但是这个完全吓唬不到我。
  我说:「姓沈的,你还以为我是那些傻不拉几的人啊。我不去镇里,我直接去县里,把这份东西交给县纪委。要是县纪委你也有关系的话,我就发网上,看你有多厉害。」
  「你小子懂得还挺多的。」沈支书脸都黑了。
  「滚。」我憎恶的喊了一句。
  沈支书迟疑了一下,就快步的朝外面走去了。婶婶赶紧跟了上去,把大门给关上了。婶婶走回来的时候,我忽然对她充满了厌恶感。因为在我心里婶婶不会是这种人的。当然了,多更得愤怒是来源于,她没有选择我。
  婶婶走到我对面后,恳求说:「李西,婶婶求你了,你把那些东西都删除了吧。你要是发出去了,婶婶的名誉就全毁了。你还让婶婶怎么做人呢。」
  我冷漠的说:「谁让你自己行为不端了。怪我吗?」
  婶婶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婶婶知道错了还不行嘛,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了。你赶快删掉好不好。」
  见婶婶哭了,我的心一下就软了。顺著隔离墙走了过去,婶婶也走了过来。
  我们在小门处会面时,婶婶拉了一下我的手。
  我躲开她的手,直接走到了石桌旁边坐下了。婶婶忙跑过来把沈支书送给她的短裙给丢在了地上。
  我好声好气的说:「婶婶,我这么做不是针对你,是那个沈支书太不是人了,他怎么打你主意呢?」
  「都是我不好。」婶婶抹著眼泪说。
  看她这个样子,我心里更加不好受了。正要开口的时候,婶婶却抢著说:「你赶快把东西都删了吧,婶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叔叔的事了。你还小,不知道得罪沈支书的后果,以后恐怕你在村里做什么他都不会允许的。」
  「难道他还能断了我的网线?」在家里呆著,我觉得也就这个对我最有用了。
  「那倒不会。」婶婶破涕为笑:「但是你只要他关系有多硬呀。他兄弟朋友又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打一顿了。要不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去打工吧,在家里呆著挺不安全的。」
  我一下又来气了:「你是想把我骗走,然后你就可以和她乱来了是吧?」
  「不是的,婶婶是为了你好。」婶婶的语气倒是挺诚恳的。
  我笑了两声说:「我才不走呢,我又不怕他。他有兄弟朋友,我又不是没有。」
  「那你也斗不过他呀。」婶婶说。
  我说:「婶婶,这个事你就放心吧,只要我手里有他的把柄,他不敢打我的。
  现在只有他怕我的份儿。」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婶婶批评说:「你以为现实像你打的游戏里面啊,随便杀怪。」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办。」我朝婶婶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
  「干什么?」婶婶有些担忧的样子。
  「给我吧。」我催促道。
  婶婶迟疑了一下,就把手机递给了我。我翻到沈支书的电话号码,拨打了之后立马挂掉,然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姓沈的,我已经把证据发给我一个朋友了,只要我有点什么事的话,你就等著下台吧。」
  我抬起头的片刻,婶婶坐到我旁边,盯著手机上看了看。沈支书很快回了过来:「是李西吧?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你看这样行不行,只要你把那些东西删除了,下一届我让你进村委会当干部。好处少不了你的。」
  「李西,这个可以呀。你快答应。」婶婶推了推我手臂。
  我继续回短信:「老子不稀罕,一个月几百块钱拿来吃屎啊?我就一个条件,以后不许跟我婶婶接触。只要你做到了,我就不会把东西发出去,否则你自己看著办。」
  「你那么倔做什么。」婶婶拍了下我脑袋。
  我抬起头之际,不经意的看到了婶婶领口里的一点春光。红色的胸罩兜著一对饱满的乳房。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都不禁怀疑婶婶的胸到底有多大了。从外面看微微凸起,有一种朦胧著,但一撇之间感觉挺大的。
  婶婶也发现了我的视线投放进了她的领口里,赶紧捂了一下领口。我暗自冷笑了一声,心想著,给别人睡都行,让我看一下都舍不得。
  有那么片刻的尴尬后,我对婶婶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不许跟沈支书再有接触。不然我可把这些都告诉叔叔了。」
  「我保证不会了。」婶婶乖巧的像个小孩子。
  我在心里暗自得意了一下。其实心里真不恨得立马就用这个威胁婶婶,让我碰一下。但总觉这么乘人之危不好,而且也有点不敢,她要是不肯就范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好一会儿,我们都没说话。
  忽然,婶婶站起身来说:「我买了樱桃,去洗给你吃。」
  我点了下头。看著婶婶离开的身影,心里五味杂陈,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得到婶婶呢?
  很快婶婶就端著樱桃出来了,吃了几颗后,我总觉得有点别扭,就一声不吭的回了家。
  回到家里,坐在电脑前,我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但有一条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必须把证据备份,万一手机有个意外,那沈支书就可以随意的报复我了。
  想到就做,我打开电脑把录音和照片传到了电脑里,但转念又觉得要是电脑被偷了,我该怎么办?于是我又在云盘里存了一份。
  完成之后,才放松了下来。
  傍晚的时候,我特意跑去了婶婶家一次,见家门开著,屋里有动静,才放心的回了屋。
  该睡觉的时候,还是觉得不放心,又跑去院子里,见婶婶的房间里亮著灯才安心了。虽然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打电话商量对策的,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阻止。
  回到家躺在床上也睡不著觉。忽然手机扣扣不停的传来提示音。我抓过来一看,竟然是婶婶发来了的。一下就来了精神。打开后看见婶婶说:「睡了没,我们聊聊好不好?」
  我回过去:「聊什么。」
  发过去后,我又赶紧发了一句:「婶婶,你是不是真喜欢那个姓沈的啊?长成那么样子了都。」
  婶婶很快回了:「聊聊今天的事呀,我睡不著。……跟你说实话呀,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但是有些事你不会懂的。」
  我:「我这么大人,什么不懂。你是不是寂寞了?」
  婶婶:「有点,你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了。人是有欲望的。婶婶的苦衷你又不知道。」
  我:「我的苦衷你也不会知道的。」
  婶婶:「你有什么苦衷?怎么,想找女朋友了?」
  我:「先说你的吧。」
  婶婶好一会儿才回了过来。
  婶婶:「我跟沈支书其实还没有什么的,没想到第一次就被你抓住了。你还躲在墙后面,一看你就是故意的。」
  我:「对呀,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保护你。」
  婶婶:「你能保护我什么,你一个小孩子又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其实我之所以答应他,是因为他一直在追我,经常给我打电话送礼物的,开始我一直在拒绝。后来,时间一长,觉得这个人还行,也挺有地位的,所以,你能理解我了吗?」
  我知道婶婶是想把今天的事处理掉,所以话题一直在往那方面说,只是我没有太配合她去说那件事。
  我:「那你应该找一个年轻的啊,他都四十好几了,人又不行。」
  婶婶:「你胡说什么,我都三十多了,上哪找年轻的去。」
  手机上聊天,不用面对面,我觉得自己胆子能大点了,提示的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发出去后,我心里就有点忐忑了,不知道婶婶能不能理解这句话,也很担心她识破之后,给出让我很失望的回答。
  婶婶:「对呀,他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婶婶没理解到我的意思,让我挺失望的,磨蹭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好。
  婶婶很快又发了过来:「怎么不说话了,睡了?」
  我:「没有。」
  婶婶:「那你不理我。跟你说正经的。你把那些东西删了吧,我保证不跟他来往了,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我:「不需要,我有喜欢的人了。」
  婶婶:「真的呀,谁呀,快告诉我。」
  我:「不说了,睡觉了。」
  我不敢往下跟婶婶摊牌了,因为我没把握说出去以后会是什么结果,需要面对怎么样的下场。
  婶婶:「什么意思呀,不喜欢跟我聊天吗?别人找我聊,我还不想聊呢。」
  我感觉有点不甘心,她又这么主动跟我聊,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继续试探一下:「我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婶婶:「不该喜欢的人?谁呀?」
  我:「……」
  婶婶:「说嘛,我帮你分析一下。」
  我:「不说了,我跟她没可能的。不说了啊,睡觉了。」
  我知道婶婶肯定还会想和我聊下去,就直接退出了扣扣。躺在床上许久还是睡不著觉,一想到下午的事,整个人都很躁动。后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著的。
  白天醒来的时候,我一看外面太阳挺高了,我赶紧抓过手机看了下时间,一瞧已经是十点多了。赶紧穿衣服起了穿,往楼下跑。
  跑到院子里,见婶婶在洗衣服。这才放心下来了。她要是把沈支书带到家里来,我还能监视,要是他们去了外面,我就没办法了。
  婶婶抬起头看著我:「这么著急跑这儿来看什么,监督我呀?」
  我毫不隐晦的点了下头,这方面是不需要藏著掖著的。
  婶婶掬起盆里的水,朝我撒了一下。我看见婶婶穿了一件连衣裙,洗衣服的时候因为需要分开腿,又是在家里,她就没注意要把裙摆压下去。大腿被我看了个一干二净。搞的我心里又有点毛躁了。
  我跑回屋里做好饭以后,就端著碗走到了院子里,婶婶已经在晾上衣服了。
  晾完衣服后,婶婶走到隔离墙边对我说:「既然你想监视我,那等下送我去镇上吧,我要去买点东西。」
  我点了点头,赶紧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我吃完饭的时候,婶婶已经准备好了。身上还是穿著那件连衣裙,只是鞋子换成了高跟鞋。
  我把摩托车从屋里推到外面后,婶婶就从她们自己家里出来了。关好了门后,婶婶直接走过来坐到了摩托车上。劈开腿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了她里面穿的是橘黄色的内裤。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走了。」婶婶拍了下我肩膀。
  我很喜欢骑车送婶婶去镇上,因为她坐在后面的时候会搂著我的腰部。从村里出去的时候,遇见了正和几个村干部路过的沈支书,我朝他憎恶的看了一眼,婶婶则把脸转开了。
  开过去以后,我故意酸她说:「怎么不打个招呼啊?」
  「打什么招呼呀。」婶婶似乎有点生气。
  到了镇上后,我就把摩托车停在街边,婶婶一个人去买东西。买好以后,我就载著她往家走。
  到家后,婶婶说了一句让我去她家吃午饭,就走掉了。我把摩托车放进屋里后。就跑去院子里侍弄那些花花草草。
  婶婶做好饭以后,就端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开始吃的时候,婶婶忽然问道:「李西,昨晚在扣扣上,你说你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是谁呀?」
  我朝她盯了一眼,否认道:「我有说过吗?」
  婶婶说:「你怎么没说,要不要我翻记录给你看呀?」
  我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了。
  婶婶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跟我说的,害怕我抓你把柄。」
  我没回答,埋头吃饭。婶婶也不再说什么了。
  吃过饭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让我帮著在游戏练号的一个家伙,催促我快一点,他放假了就要玩儿了。要是我不能如期给他号的话,他就要另外找买家了。
  我赶紧往家跑,但一想到婶婶,又有点不放心了。跑回去对她说:「这段时间我一定会严格监视你的。」
  婶婶嘟了一下樱唇:「我又不是犯人,好像我真的犯了错一样。」
  我没说话,转身继续往家里跑。
  打完游戏,我特意跑去婶婶家叫了她一声,确定她在家以后,才回屋睡觉。
  一躺下就收到了婶婶发来的资讯。
  婶婶:「陪我聊一会儿不?」
  我正输入的时候,婶婶发来了一张图片,竟然是她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的样子。
  睡衣的领口很低,露出了两片雪白的乳房,看的我差点都流鼻血了。
  婶婶的信息又紧追著发来了:「啊……我发错了。本来是想给你发个表情的,没想到……呜呜呜………」
  我心里窃喜著:「那你本来是要发给谁的,大晚上的拍这种照片。」
  婶婶:「没有要发给谁呀,就自己无聊拍的。你赶紧删掉呀。」
  我直接按了保存,又盯著婶婶发来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怎么看怎么觉得性感漂亮。也还不住的在心里感叹,到底要什么时候带能得到婶婶呢?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婶婶发来了好几条信息:「你删了没?丢死人了……」
  我:「婶婶难怪沈支书会打你主意呢,我要是再大个十来岁的话,肯定也会打你主意的。」
  婶婶:「去你的,都敢调戏你婶婶了呀。」
  我:「没有,我说真的,你真的很漂亮,也很迷人。」
  婶婶:「是吗?我没觉得呀。就还行吧。」
  婶婶紧接著又发来了一张,是大长腿的照片,下面一行文字:「他们都说女人最迷人的地方是腿,难道我腿也很漂亮。」
  我:「当然了,又长又直。都可以当模特了。」
  婶婶:「哈哈哈。你还挺会说话的。跟你说正经的,婶婶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我:「不要,除非能有婶婶这么漂亮。」
  婶婶:「那就没有了。嘻嘻嘻。」
  我跟婶婶从没这么轻松愉快的聊过天,这种气氛让我很是享受,但心里也很明白,这完全是因为婶婶又把柄落在了我手里,她想讨好我。
  之后的聊天之中,婶婶又陆续发来了几张照片。害得我真想冲过去把她给扑倒了。心里热血沸腾的,但终归没有真过去的勇气。一直到婶婶说想睡了,我们才结束了聊天。我也终于安心的睡了一个觉。
  第二天起来后,我决定给婶婶来一个突袭,看看她有没有继续在跟沈支书联系。我悄悄的从楼顶去了她家,结果看见婶婶在房间里整理东西。
  婶婶扭头看见我,指著我说:「又来监视我了。」
  我靠在房门说:「没办法,这是我现在的义务。」
  婶婶娇笑:「我说了不会跟他来往就不会了,你一点都不相信人。」
  我瞥见婶婶的床头有一根黄瓜,正好感觉肚子有点饿了,就走过去直接拿起来往嘴里啃。
  婶婶看我的表情都变了,总之有点难以琢磨,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把黄瓜吃的只剩下一半以后,婶婶才终于说:「你别吃了,那根不能吃的。」
  我盯了眼手里的黄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下毒了啊?」
  「不是的。」婶婶直摆手:「反正你别吃就对了。」
  我笑笑,并不当一回事,想著肯定是没洗,婶婶绝对这样吃不卫生。我把一根黄瓜吃完以后,婶婶坐在床上,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我拍拍手说:「那我走了啊。」
  婶婶侧过身来,淡淡的问道:「好吃吗?」
  我点点头:「挺好啊,比自己家里种的好吃,没想到这个也能让你拿来当睡前零食。」
  「不是的。」婶婶的声音弱了下去。
  我还是没搞懂婶婶的意思,直接回家去打游戏了。中午的时候有个人加我。
  我见是个女的,就直接加了。
  晚上的时候,她就很主动的找我聊了起来。她直接的都让我反应不急。她告诉我她是个少妇,长得不错,可是老公不在身边,很寂寞,看我照片长得不错,先跟我聊聊。我第反应是遇上了什么骗子。但转念一想,不管她是酒托,还是什么少妇重金求子的,我住在山里,又不会上当受骗就行了。
  后面就主动撩起了她。我提议跟她文爱的时候,她很快就答应了,让我很是信息。
  她问道:「那我们是以老公老婆相称吗?」
  我:「那个……你可以扮演我婶婶吗?」
  她:「啊?」
  我:「不行就算了。」
  她:「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没弄明白。你喜欢你婶婶?」
  我:「对呀,我婶婶很漂亮的,我喜欢她好久了。可是没机会和她亲近。前几天她差点跟一个丑男人睡了,好在被我给碰上了。我真的很喜欢她,可是这种关系你懂得,没机会的。你能扮演下婶婶,满足下我的心愿吗?」
  她好一会儿才回过来:「那好吧,你个小坏蛋。」
  开始之后,我忽然发现有点不好进入角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