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完美的一夜》

  我和A姐相识是在西北的一座城市,她是我碰到的第二个身体的女人,谨以此文记述哪个遗憾的夜晚。
  称呼她为A姐,其实我们并不认识。相识时她在这座城市参与某系统的培训,我在那里出差。有句话叫「无事生非」,我俩的缘分由此而来。
  说是单位组织交流,其实就是听听他们的官话,一切都是假大空套,我参与过很多类似的交流培训了,也有心得,第一天开班一定要去的,第一我是某省代表,再者兄弟单位的大领导都在,后面的就随心情了,但是结业也一定要去,因为有领导出席并且讲话会餐敬酒。
  从第二天开始,研究了会议议程,只有一天算是重点,其他的我都窝在宾馆,研究陌陌。看到她的网名,我就内心一动,感觉不一样,也许读者说我一惊一乍,可实事真的那样。
  我:你相信童话吗?
  过了很久,她回复:不我:你的网名很童话,也蛋蛋的忧伤……
  我:你在兰州市上班吗?
  A姐:出差!
  (我心里暗喜,这个可以聊聊,说句实在话,我真没哪个胆子)
  我:我也出差,兰州市有啥好玩的?
  A姐:你是做什么的?
  我:XXX局,大学毕业了,下基层了,你是什么工作呢,能不能透漏一二?
  A姐:什么大学,你多大了?
  (「此时我心里很激动,毕竟大家打开话匣子了」)
  我:XXX大学,要不能进XX局,奔三了,80后。
  A姐:哦我:你出差的行程满吗?兰州市熟吗?能知道你是什么工作吗?
  A姐:教师我:神圣的职业,在哪里呢,你们是来培训的吗?
  A姐:明天回去。
  我:是学习吧!(说来也巧,当时大学毕业家里意见是让我从事老师,我觉得没有意思,现在混搭几年了,发现那职业挺好,工资待遇,福利都不错,相对简单,不用勾心斗角)
  她没有理我我没有气馁我:你怎么不说话了,相遇是缘分。(也许一句话起了作用吧)
  ……两个小时四十三分钟以后A姐:喝酒了(我一个激动):在哪里,几个人?
  又过了六分钟A姐:一个人我:哪里(讲到这里,读者朋友们肯定回想,酒托,我也有这念头,也许是精虫上脑,也许正如我之前说的相遇是缘分吧,我没有顾虑,有种飞蛾扑火的抉择)
  A姐:XX地方我:XX地方哪里?(玩过陌陌的都知道,其实距离肯定在附近)
  A姐:XX地方,你是哪里的?
  我:XX大学,你在XX干什么?
  A姐:你是哪个地方的人,我在学习。
  我:我是陕西人(其实我是陕西边上的人,只不过一直在陕西读书,所以一直说陕西人),你和同事一起学习吗?
  A姐:嗯我:那你还喝酒(虽然见过不少阴暗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她的职业喝酒有点格格不入,或许我已经把她当成我的亲姐姐了吧,我这人比较感性)
  然后,我就吃饭去了……
  期间,A姐拨了两个视屏,我吃饭没有接上,读者又要说我不知好歹,可是吃饭真的不能接,再说我真没有玩过,我俩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
  回到宾馆,我就颤抖著手拨了视屏(不要笑话我,我真的很紧张),接通的一刹那,我只感觉眼睛一亮,我明白什么叫珠圆玉润,什么叫风情万种,什么叫娇娇欲滴吗……这都不是重点,你能想像这样的极品叠加并且微醉的媚态是什么画面吗,我瞬间被秒杀了,我关掉了视屏。
  (有些读者要说我的措辞夸张,这是我当时真实的想法,你能想像一个连陌陌都不会玩只经历一个女人的男孩子的恐慌吗)
  然后我俩就陷入了嘴仗,我又不知道怎么说,她很高贵,也很矜持,最后我想起《侯卫东官场笔记》中的两句话「每临大事有静气」和「人气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我决定找到她住的附近再说。
  其实,我的感觉对了,她也是个感性的人。到了之后,我问她怎么联系,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她们学习的住宿楼。
  天地良心,做为省级的培训学习基地有多大,我怎么知道。我一阵这个门上看看,一阵那个门上瞅瞅,在一个门口,我清晰的看到一个门卫大哥拿起了橡胶棒,我也没有退路了硬著头皮问了地址,到底是省级机关的门卫,态度还是挺好的,告诉了我位置,我立马转头跑,这是A姐发来资讯:我只等五分钟。我现在切实感受到时间就是生命,感受到自己应该加强锻炼了。
  终于到了另一个门口,我直接问保安大哥位置,他很负责任的告诉我了位置,我一路狂奔,终于赶到那栋楼了。
  我正东张西望,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是你吗。我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从楼前的大树阴影走出来,举手投足之间显示成熟女人的风情,我略一震惊,很有风度的跟她握了握手,入手感觉她的手软绵绵的,有点凉。她开口来了一句——你不是XX市的,不真诚。
  我愣住了,我怎么不真诚了,看著她调皮的眼神,我明白了她在试探我,我又说了一遍我的工作情况,她才勉强接受我的解释。
  随后,我们在那个据说和共和国同龄的大院内散步起来,从职业角度看来,在大西北能有这么好的绿化率的大院有多难。很自然,我拉住她的手,把她拥入怀中,我们像熟识的朋友一样聊著彼此的工作,又像多年的伴侣一样倾诉彼此的心扉,我能感觉她确实今晚心情不好。
  突然,她又冒了一句——你的手真粗,不会是建筑工人吧?我顿时被雷到了,工作以来,在领导和同事的眼中,我一直是彬彬有礼的知识份子形象,她居然说我建筑工人,被打击坏了。
  虽然到机关单位我处理事情不能说大方得体、面面俱到,那也是后备干部,我有些失落,回了一句,你见过戴眼镜的建筑工人吗。她也意识到话说的过了,告诉我,开了玩笑,从她的眼神中,我感觉到小姑娘特有的狡邪。
  我们又开始肩并肩手把手的漫步,享受这安静的时光。半个小时后,她说她该上去了,要我早些休息,我就只有一个念想——约她出去,她的态度很坚决并且告诉我她已经49岁了,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她,那我也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而不是年龄。
  那一阵,我也不知那来的勇气,把她彻底拥入怀中,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颤,女人的体香发香夹杂著淡淡的酒香涌入鼻孔,那一刻,我醉了。我拥著她很久,我的小弟弟不安分的站了起来了,我感觉她也动情了,我轻轻的对她说,我们开房吧。
  她思索了很久,又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到我房间吧,其实我32岁!我知道我们是有缘分的。
  进入房间,我俩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没办法,我只好说我去冲洗一下,没想到这一举动彻底断送了我俩的美好夜晚。她们寝室的热水不是热水器,等了好久没有热水,我想算了,热水冷水都一样,就这样,我昂首挺胸的小兄弟被我一头冷水浇,我发现他慢慢的低下了头,我没在意,平时只要我一声令下,他马上提枪奋战,一杆进洞。
  洗完澡,我看她躺在床上,灯光也被调暗了,我心里嘀咕著真有情趣还挺害羞的。
  当我伸入胸罩摸到她乳房的一刹那,我感觉她的身体在颤抖,不知道是紧张刺激还是敏感,她的乳房很白,入手很软,入口很甜,伴随著她轻声颤音,我们进入前戏环节,我问她,和她老公做爱时,有前戏吗。她竟问我什么是前戏,纯洁的大姐姐,今晚你是我的,我一定要你感受不一样的刺激。
  从乳房、耳垂、脖子到阴部,我依次的吻了下去,我感觉她慢慢进去了状态,可是我始终找不到感觉,我的小弟弟头也没有抬,我承认我很紧张,但是好女朋友第一次时也没有出现这情况。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无能为力。
  最后,她轻声安慰我不要紧张,可是她越这么说,我内心越亏欠,但是小弟弟始终没有反应,本身也在党校学习宿舍,我俩也很担心,我就灰溜溜的离开了,我对她满怀内疚。
  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们前世是有缘分的。也有人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讲,今世的老公是前世埋葬她的那个男人,今世的情人是为她曾遮风挡雨的那个男人,那么,亲爱的A姐,前世我们是什么交际呢——茫茫人海匆匆相识而又擦肩而过,相遇了,我们的缘分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