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时间上了错误的人妻 (01~02)》

  (一)
  那是2012年夏天的事,我家儿子1岁半了,天天下午吃完饭带孩子在楼下社区里遛弯。
  社区里也有别的家长带著孩子玩,大家孩子都差不多大,就著孩子的话题,几个人之间也就慢慢的熟悉了,一来二去的大家都比较投缘。有时候几个孩子在一起玩,我们几个家长就在社区里一坐,来上两瓶冰镇啤酒,边喝边侃大山,小日子挺美。
  一晃眼二个多月过去了,这是八月出的一个周六下午,老张说别在社区里待著,晚上去他家里喝酒,注明一下老张是我们几个人其中一员。
  我们仨人五六点钟去了他家,他媳妇在家里给我们准备一些菜,我们哥几个就开喝了,老张媳妇长得挺好看,身材不错很丰满,性格大大咧咧的,最重要的是皮肤那叫一个白。
  我们平时也经常在一起聊天喝酒,这天也一样等她忙完了,也加入我们的战斗,我们一直喝到了十点多,他家孩子困了要睡觉。
  因为老张是两口子带孩子住一套楼房,她媳妇要哄孩子,我们也喝点差不多了都没少喝,刚说准备结束,老张说:「这样吧咱们出去找个棋牌室玩会,反正明天也不上班。」
  因为我们社区门口没有棋牌室,所以我们骑上两电瓶车出去了。
  到了地方我们就开始玩,那天也不知道咋了,哥们手背,刚十二点半我就输完了,我说:「不玩了回家。」
  他们几个说还早再玩会。
  我说,「行,我回家拿点钱再来。」
  老张说:「你骑我车回去拿吧,我们先玩斗地主等你。」大家都知道牌桌上不借钱。
  我拿著老张的一串钥匙骑车回到社区,老张家住一楼,我家住19楼,晚上喝酒的时候,我把汗衫脱他家了,兜里有几百块,我看看手里的钥匙,鬼使神差的我就去了老张家。
  开门进屋里,我也没有开灯去客厅拿了衣服就想走,老张家卧室门没关,我就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出事了。
  就著月光,我看见老张媳妇背冲著门口,侧躺著,穿著一睡裙雪白大屁股露著,哥们当时就完了,我是精虫上脑在加上喝了酒,我悄悄的走进去,躺到床上慢慢的抚摸她。
  也许是她媳妇晚上也喝了不少,并没什么,只是把身体往床里挪了挪,我一看马上拖去裤衩,这时我就从后面侧躺著提枪上马,刚进去比较费劲因为没有前戏,她媳妇嗯了一声嘴里嘟囔著:「喝了那么多酒,回了家也不洗澡就折腾。」
  她也没有回头还把屁股往后撅了撅,方便我更好的进入,这时我哪敢出声啊,就保持这个姿势一个劲儿的抽插,大概3-5分钟的样子,这时她估计也不太清醒,但是她的下面已经够湿润了,我插的那叫一个爽。
  而且她的身体随著我的耸动频率再配合我,嘴里还发出很压抑但是又很婉转的呻吟声,我当时的心跳估计过二百了,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兴奋。各位朋友应该都知道,一般要是太兴奋和激动了往往3-5分钟就射了,那天我绝对特兴奋,可是怎么干就是不射,我估计是酒劲拿的。
  到这时候了哥们啥也没想,就是加快速度加大力量,这时声音就出来了啪啪啪,她赶紧稍稍调整姿势,一边小声的说:「轻一点……轻一点,别把儿子吵醒了。」
  要么说人别得意忘形呢,我光想著爽了,一个姿势干了半天有点累,就发出喘息声,这时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顿,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她回过头来看著我。大概因为天黑她停顿一两秒钟,还是看清我了,她睁大了眼睛刚要喊,我一翻身把她压趴在身下,用手捂柱她的嘴,我小声地说:「别喊,千万别喊,我不是故意。」
  她根本不听使劲的挣扎反抗,我当时其实已经吓完了,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这是奇迹发生了,也许是我们的动作太大了,把她的儿子吵醒了,小家伙开始哇哇的哭,她瞬间停止了挣扎,连忙用手轻轻拍孩子哄他。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反正已经这样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接著干,现在是我在上面,她趴在下面更好使劲,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始至终我就没停止动作,我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背,一只手按住她的腰,使足了劲操,啪啪山响连床都跟著颤,她回过头来说:「你他妈疯了,你个王八蛋。」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又干了二十多下,随著一声低吼哥们爆表了。
  射完精我也彻底清醒了,我刚一起身,她一脚就给我踹一边去了,我连忙拿著衣服退到客厅,她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又哄了孩子五六分钟,等孩子睡踏实了才出来,这时的我已经彻底没电了,要么说酒壮怂人胆,酒后乱性呢。
  我低著头站在那,她出来后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就要打电话,我慌了,差点就给她跪下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先听完我说,再打电话行吗?」
  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著我说:「你松开我,我不想听。」
  我说:「你让我说完,你想怎样都行。」
  她说:「你先松开我。」
  我松开她,退后两步看著她说:「我们今天在你家喝完酒,去玩牌,我的钱都输了,我回来拿钱,你家老张让我骑他车回来拿,我到楼下想起,我的汗衫脱在你家了,里面有钱,又正好你家老张的家门钥匙和车钥匙在一起,我就鬼使神差的到你家来拿衣服,准备走的时候,看你在睡觉,我他妈不是人,我动了坏心思,我真不是有意要欺负你啊,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错了。」
  「你说完了吗?」她又拿起电话。
  我说:你等一下,如果你报警了,我就完了,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我进去了,我的家也完了,我的儿子还那么小,你让他以后咋办,你跟老张都是场面上的人,传出去也不好听啊,求你了,就这一次没有下回,我求你了。
  这时我看见她犹豫了,我就这么看著她,就像一个死刑犯等待行刑一样。
  她犹豫了一会,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她突然说:「你滚吧,别在让我看见你。」
  我感觉从获新生一样,赶忙就要出门,她对我说:「把汗衫还放那,钱拿走,别让人知道你来过。」
  我出门的一瞬间看见她匆匆的走进洗手间是夹著腿的动作,不会吧!刚流出来。
  来到社区花坛边坐下抽了一根烟,脑子蒙蒙的。这都哪的事儿啊,跟他妈做梦似的,不管了平静一下,爱咋咋地先回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