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管女友(1-10完)》

  偶尔吹拂过的凉风将窜高的莞芒草吹得摇曳生姿,发出了低低的沙沙声响。
  面对东南方的山头处,一片黑暗无光害,是最适合观赏星星的方位。
  将车箱里的雨衣摊成最大表面积,张晴雯和杨子虔中间隔了小小的距离,一起躺卧在垫了雨衣的地上。
  「啊!有流星耶!」
  张晴雯指著遥远的天空尖叫著。
  「好棒喔!我看到流星了耶!要赶紧许愿……
  赶紧闭上眼许愿的她,没看到她身边半躺著的杨子虔那一脸不屑的表情。
  杨子虔冷冷哼了一声。什么鬼流星嘛,还不就是女人家爱看的玩意儿。顶上这黑抹抹的一片,看久了眼睛都会脱窗的啦!
  半夜一时许,应该是他猛灌著生啤酒。在PUB里狂舞的时间啊!
  热闹的垦丁街上,几家有名的PUB里头现在一定已经挤满了热烈狂舞的各色男女。
  那里一定有很多下身著性感沙龙,上身披著薄纱的美女们在舞池中,摇摆著年轻热情的身躯。
  原不该是个令他热情奔放的夜晚,为什么他现在会在这里呢?
  社顶公园里,杨子虔半躺卧在地上,捂住自己的眼睛悲哀地想著。
  为什么晴雯学姐会想到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来看什么鬼流星?!
  「喂!子虔,你到底有设有在看啊?」
  张晴雯双眼舍不得离开头顶上满天的繁星?但是她却感觉得到身边男人散发出来的浓浓无奈感。
  「垦丁的星空果然不是盖的。这里有平常我们在都市里看都看不到的一大片星星耶!喂,你有没有认真在看啦?」
  「有……啊!」
  杨子虔拖著长长的尾音,一副此刻无聊至极的模样。
  「骗人。」
  当初是她硬拖著这个学弟载她来社顶公园的,可想而知他一定无聊死了。
  陌女孩子看星星,好像不是这个学弟会做的事。
  他平常就是一副痞子的模样,会这么浪漫地陪女孩子看星星,一定是头壳稍微给他坏去了。
  「你就看你的流星吧!甭管我了。」
  他此刻看不看流星、许不许愿,都没办法达成他心目中最想达成的梦想,那他又何必费那个心思,睁大了眼像个白痴似地直往天空看?
  杨子虔半闭著眼,享受著山顶不时吹送的徐徐凉风。
  「子虔,你先回去吧!」
  张晴雯朝他挥了挥手,一副准备跟他说再见的模样。
  「我自己留在这里就可以了。你不必硬是陪著我在这儿看整晚星星的。」
  勉强一个下喜欢看星星的男人硬是留在这里,就连星星都会取笑他们的。
  「你说的那什么鸟话!三更半夜的,我怎么可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杨子虔瞄了身旁的学姐一眼,心里想著她是不是头壳坏掉了?
  一个女人家单独留在这种低矮的草丛边,看起来颇诡异,会吓坏过路的人耶!
  他才不敢放她在这里造孽哩!
  而且——星星看整晚?
  他真的觉得这学姐的头壳已经坏去了。
  mpanel(1):「你又不喜欢看星星,留在这里干嘛?你回去吧!这里没什么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会自己小心注意的。」
  张晴雯再度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地朝杨子虔挥过去,视线没有对到他脸上的她,根本就没看到他脸上快要崩溃的表情。
  「去你……」杨子虔低低地咒骂了一声。「学姐,你就放心地看吧!我不会很无聊的,躺在这里凉快一下也不错。」
  好歹她也是自个儿杜团里的学姐,平常在学校里也挺照顾他的,扬子虔决定就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了。
  「是喔?好吧!」
  是子虔自己坚持要陪她的,不是她拿枪逼著他的哦!
  事实上,真的要她一个人在这里待到天亮,她也没那胆量。
  入夜之后的山坡上,凉风阵阵:就算没有灌啤酒下肚,杨子虔也享受到了那股透心凉。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张晴雯再度开口,依旧看也不看他一眼:「喂!子虔。」
  「干嘛?」
  杨子虔的声音明显带著睡意。
  对于满天星星提不起一点欣赏兴致的他,已经有点陷入被周公呼唤而去的危机中。
  「你为什么会答应陪我出来看星星?」
  这次社团一大伙人一起来垦丁玩,南台湾如此热情的夜应该不是让他这样糟蹋的吧!
  他难道不想和社团里其他人一起去海边放烟火,听浪涛吗?
  难道不想去见识一下南台湾酒吧的热情洋溢吗?
  杨子虔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回答,于是便无赖地想装死,一句话也不说。
  「一定是古威的吩咐对不对?」
  关古威是张晴雯交往了将近一年的男朋友,也是杨子虔在摄影社里最敬佩的学长。刚好他们又是念同一种系,所以关古威和杨子虔可以算是哥俩好。
  同属摄影社的她和关古威交往了快要一年,感情一直是平平顺顺的,并没有多么缠绵悱侧的大起大落,也没有洒狗血的甜言蜜语。
  他们只是一对偶尔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小情侣。
  跟自己班上那群豪放女比较起来,张晴雯觉得她和关古威之间柏拉图式的恋情,根本没有拿上台面讨沦的资格。
  他们交往这么久,却只停留在亲嘴的阶段。关古威连偷偷伸手爱抚她的可疑动作都没做过耶!
  唉?她该自卑地认为自己身材太烂吗?
  张晴雯低头瞄瞄自己的上围——三十四C算是很不错的啊!纤纤细腰也跟时下一般女孩儿没两样……这么棒的身材,为什么关古威会对她没欲望咧?
  虽然之前他们每天都会见面,但是关古威从没对她有过更进一步的侵犯;
  她本以为自己迟早可以晋级到和那些豪放女讨论的殿堂,关古威却离她而去了。
  关古威在大三下学期时一不小心被二一,于是就被学校给退学了:转学考又没考好的他,现在已经被征调去当大头兵。
  所以她现在虽然满心欢喜地来垦了看星星,但身边却不是正牌的男朋友关古威。
  「学长要我好好照顾你!」
  杨子虔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句话来应付张晴雯的询问。
  「古威说什么你都要听吗?你怎么这么乖?」
  张晴雯不禁失笑,这个学弟也真是听话呵!
  古威说的话,他没一句不信,也没一句不听的。
  其实,她心底最气的就是关古威居然自作主张地把她交给杨子虔「照顾」。
  她真搞不懂关古威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是个人,不是宠物也不是东西,怎么能那样随便就把她交给杨子虔照顾呢?
  而且有哪个男人会托付另外一个男人「好好照顾」自己女朋友的?真是令人怎么想也想不透。
  她好迷惘。是不是关古威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她,不爱她,所以才会这么大方地将自己丢给学弟去照顾?
  「我答应过学长,就一定会做到。」
  杨子虔自认是个说到做到的男子汉,就像今晚他答应了学姐要带她出来看星星,不管他多无聊,他都会信守诺言地陪她看个过瘾的。
  虽然古威学长是吩咐过他要好好照顾她,但那也要他心甘情愿啊!现在他会陪在晴雯学姐的身边,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看星星,老实说是有那么一点无聊啦!
  不过,他可是心甘情愿的。
  晴雯学姐天性迷糊又懒散,要是他不多盯著她一点的话,真不知道她会惹出什么大麻烦或笑话来。
  「你真是笨得可以了。」
  张晴雯低声对他说了这—句。
  情人不在身边的日子,有这样—个傻学弟伴在自己的身侧,她的心底透著一股很奇妙的感觉!
  杨子虔长得很性格,理得很短的头发在头上一根根竖起,活像个刺猬一般,粗粗的浓眉又像两尾毛毛虫盘据在他炯炯有神的双眼之上。
  他整张脸最明显的要属那双细长的单凤眼了。细细的薄唇再配上单眼皮的眼睛,活脱脱像个小日本鬼子。
  拆开来看每个部位都可以赚一些些,偏偏组装起来整体看上去,又是张会令人直盯著看的俊脸。
  最近他和她走得那么近,害得社团里许多对杨子虔有兴趣的女孩子已经开始仇视她了呢!
  最冤枉的人就是她了。
  被关古威莫名其妙托管给杨子虔,她也是不得已的啊!现在还要被社团里的学妹们误会,她是招准惹谁了?
  而她身边这个没神经、粗线条的大男孩自己一点都没发觉吗?
  「子虔,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虽然她没听说过这个学弟的任何八卦,不过还是问一下比较好。搞不好他是个超会隐瞒的男人,因为女朋友有一拖拉库那么多,干脆说自己一个女朋友也没有,谁也不得罪。
  「没有。」
  杨子虔微微擡起眼,然后就又闭了起来。
  「没有?那……那你有没有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张晴雯再问。
  她就不相信都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子虔还没交过半个女朋友。一定有的,只是他不承认罢了。
  「没有。」
  杨子虔再度否认。
  硬要说起来,晴雯学姐还是他第一个这么亲近的女孩子耶!他偷偷瞄了她一眼。
  要不是古威学长交付这个重大任务给他,他可能到现在都还是那种不和女人接触的怪人。
  从小他就认为女人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动物。
  明明就爱吃却又要装做怕胖的样子,一小口一小口地虐待著被她们吃下肚去的食物,不然就是干脆虐待自己的身体,什么东西也不吃。
  一出现在别人面前,平常大剌刺说话的,马上就全变得轻声细语。
  长得美一点点的,就会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以为自己是个天生的万人迷。
  长得抱歉一点的,又会自卑到令人发笑的地步,期望别人去同情、可怜她们,发现她们的内在美?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总之女人天生就是个麻烦异常的动物,总是爱在他身边跟前跟后的,用尽所有的方法打听他有没有女朋友——就跟现在晴雯学姐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晴雯学姐真的比较直接一点。他虽然不怎么想理会她,不过起码她不会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拐弯抹角的旁敲侧击,无端令人生厌。
  「你没交过女朋友,怎么敢答应古威照顾我呢?」
  张晴雯也没细想那么多,反正就是聊聊天打发时间而已。
  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杨子虔一句「反正把你当狗来照顾」差一点就率性地脱口而出。
  还好还好——他很庆幸自己的理智并没有因为极度想睡觉就失去应有的作用。
  「就像照顾自己一样呢!这有什么难的?」
  男人自大的一面瞬间表露无遗。
  「可是我是女孩子耶!你们男人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吗?啊——」
  张晴雯又看到一颗流星划过远方的天空,兴奋地再度许了一个愿望。
  「又成功地许了一个愿望。嘿嘿……」
  张晴安微笑地说道:她希望新兵训练结束之后,关古威能快点出来陪陪她。
  「你要什么就自己说啊!我可不会读心术,看不到你们女人家心理乱七八糟的心事。只要你说出来,能做到的我就会尽力去完成。」
  杨子虔这一回连眼睛也懒得睁开,那抵挡不住的瞌睡虫趋强魔力已经快把他降服了。
  他真恨那些一点节操电没有的星星,在天上挂著好好的,乱飞个什么劲嘛!
  弄得这个女人家杀鸡一样地尖叫,他的耳朵都快要受不了了。
  「恩!学弟,你对我真好。」
  听到这里,张晴雯自刚刚她许的愿望里回过神。然后她仔细地瞧了杨子虔一眼。
  就算只是这小子随口说说的也好。此刻情人不在身边的孤寂感,被他的一句话就给吹得烟消云散。
  「哪里,我只是个重承诺的人罢了。」
  这晴雯学姐也太容易满足了吧!他不过是说了—句话而已,她就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
  女人,真是种奇怪的动物。
  ***吹了一整夜的凉风,杨子虔迷迷糊糊的醒来,太阳已经在东边的山头升起了。
  「嗟!怎么有点冷……这么快就天亮了?」
  杨子虔再度在心底埋怨自己浪费了一个本来应该会很美妙的夜晚。要是他有块可以盖住天空的布科,一定二话不说地将夜晚的天空整个盖起来。
  身旁这女人倒睡得挺香甜的嘛!
  杨子虔小心地移动著自己的肩膀,因为张晴雯的头正枕在他肩头睡得正熟。
  移开她的头,接下来他要对付的是她那双缠在自己腰际的纤纤素手。
  敢情她是把他当做抱枕啦?居然睡得这么舒服!
  杨子虔自以为轻手轻脚地动作著,却还是粗鲁地把张晴雯给弄醒了。
  「嗯……子虔,现在几点了?」
  张晴雯微眯著迷朦的大眼,一接触到阳光,不自觉地眨了又眨、眨了再眨。
  这不自觉的可爱动作让杨子虔有刹那的闪神。
  「才六点钟而已。你要不要继续睡?」
  杨子虔忽然发现自己的眼离不开学姐这个可爱极了的眨眼睛动作,他扬起手替她遮蔽了过亮的阳光,让她美丽的大眼腈止住了不断开合的小动作。
  「不要了,我肚子好饿喔!我们回饭店去好不好?这里有点凉……」
  既然已经醒了,她就不打算再继续睡。更何况刚刚一阵微风吹来,把她原本温热的身子都吹冷了。
  大概是因为抱枕给人家抢走了吧!所以才会感觉冷——咦,不对啊!根本就没有抱枕嘛!
  张晴雯摇摇自己有点神智不清的脑袋瓜,以为自己大概是半夜里感觉到凉意之后胡乱做的梦。
  「那我们回去饭店吃早餐吧!」
  杨子虔收叠起雨衣,拿出抹布将机车上的露水拭干之后,发动机车。
  「好。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啦!」张晴雯整理著自己那被风吹乱的美丽长发。
  「会冷吗?」杨子虔感觉到微微的寒意。虽然是夏天,但是清晨仍然凉意逼人。
  「不会。」张晴雯坐上机车后座,双手环在杨子虔的腰际。「这样好温暖喔!」
  这感觉就跟她刚刚在梦里头抱著的抱枕一样嘛!
  有这个抱枕,让她又有点想睡了呢!
  「那我们赶快回去吧!」学姐的手一环上自己的腰,杨子虔也忘了刚刚那还嫌凉的风,催动机车油门迎著风奔驰回饭店去。
  ***一回到饭店大厅,好死不死就遇到了社团里最爱讲人家闲话,传别人八卦的陈丽容。
  「唷!你们去哪鬼混了一整晚?昨儿个晚上大伙可找了你们俩好一会儿咧!
  你们居然玩到现在才回来……啧啧!两位会不会觉得很累啊?「杨子虔停好机车之后。一言不发地拉著张晴雯往里头走。
  像这种话中有话的女人最讨厌了,多看一眼他都嫌会伤眼,不看也罢。
  「嘿!学妹,早啊!」张晴雯顾著自己身为学姐应有的礼节,还是向她点头打了声招呼。
  两人快步朝地下室的餐厅走去。
  「那种女人,理她干什么?」
  杨子虔嘀咕著。他真不想和那女人有任何的接触:他和陈丽容是同一届进入社团的,现在都是社团里的核心干部,但是她爱传八卦的坏习惯,让她在社团里的人际关系不太好。
  「人家好歹是学妹啊!给人家一点面子又不会怎样。」
  张晴雯左顾右盼著,也很希望他们别再碰到社团里一起来玩的其他人。
  昨晚他们两个落单已经很对不起大家了,她届然还把众家学妹心仪的杨子虔给拐跑,可是万死不抵其罪啊!
  只是现在被陈丽容知道了,也就等于全社团的人都会知道……真是糟糕透了。
  「想吃什么我帮你拿。我们去那儿坐好了。」
  杨子虔再度牵起张晴雯的手,将她拉到最角落一个还空著的双人位置。
  「我要白稀饭、面筋、土豆、咸蛋和肉松,还要一杯豆浆。」张晴雯刚刚瞥了一眼菜色,发现里头有自己最爱吃的面筋:「面节要多一点喔!」
  「你不吃西式的吗?」杨子虔瞥了另外一头的三明治和咖啡、柳澄汁。
  「不要,我要吃中式的。」张晴雯笑得很开心。「早上就是要吃热热的东西,胃才会暖烘烘的啊!」
  「OK!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帮你拿过来。」
  杨子虔迅速地走到那条长长的人龙去排队,然后端回一大托盘的清粥小菜,供两人大快朵颐。
  第二章结束了垦丁的假期,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杨子虔依然是张晴雯现实世界中的最佳骑士。
  虽然他平常说活粗鲁了点、表达关心的方式另类了一点,但是张晴雯还是可以深刻地感觉到,扬子虔真的把关古威的交代当做圣旨遵行。
  「你又没吃晚饭了吗?」
  拎著两个大便当,杨子虔走进张晴雯租来的套房。
  古威学长说的一点也没错,晴雯学姐真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她可以一整天一点东西都不吃,就连水不喝也不要紧。
  究其原因,很可能只是因为大小姐她懒得走出去街上吃饭——就连别楼下的7—11买个御便当吃她都懒。
  以前还有古威学长会强拉著她到处去吃小吃什么的,现在古威学长不在,他觉得这个怪怪的晴雯学姐很有可能会在某一天羽化成仙。
  「我懒得出门嘛!」
  张晴雯刻意克制著自己说话的语调,她知道杨子虔并不是关古威,他没有必要接受她的任性和撒娇。
  但是一看到他挺著的便当,她忍不住就冲口而出,「你帮人家买什么东西来啊?」
  「古威学长说你喜欢吃校门口前面的广东烧腊,我买了烤鸭饭给你。」烤鸭饭是那家店里她最爱吃的东西。
  关古威是准备把她全权交给杨子虔处理了吧!
  连她的喜好都尽数告诉杨子虔了……
  不发一言地打开杨子虔带来的便当,张晴雯想起今天在社团里别人刻意说绐她听见的闲言闲语——「子虔真不知道是拿了古威学长什么好处,居然这样用心替他照顾女朋友。」
  孙文业也不顾旁边就坐著正在翻杂志的张晴雯,逐自对身边的人发问。
  「我看很有可能子虔想把晴雯学姐给抢过来喔!趁著古威学长不在她身边,这个时候下手最好了。」林向日,这个嘴巴狠毒的学弟就这样胡乱猜测,「晴雯学姐,你说子虔是不是在追你啊?」
  张晴雯颇觉讶异地望著他们。
  感情是他们私人的事,她没必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回答这一点都不尊重她的问话。
  斜眼一瞥,她看到社团里几个对杨子虔有好感的学妹正恶狠狠地盯著她——那恶狠的眼光让她觉得好灰心。
  难道杨子虔都不曾跟大家解释过什么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他对关古威的爱戴和敬重吗?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关古威会这样轻易就把自己的女朋友托付给另一个男人?
  他是不是对她没有信心,认定他们之间一定逃不过分手的结局?被迫分开也不是他们愿意的啊!知道他逃不过入伍当兵后,她不知伤心了多少个夜晚耶!
  虽然他放假的时候就可以回来了,但她还是会感到寂寞啊!伤心的时候他不能就近安慰她,就连她开心时,他也没法及时分享。
  没自信是很正常的,但她还是希望能和他一起早去啊!毕竟她是真的喜欢他,他也对她极好。
  但是这些天关古威连电话也不打给她,而她也没办法打电话到营队里去找他,所以这几天她一直过得浑噩的。
  就像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充满了浓浓的无力感……
  张晴雯头低低地看著那一盒满满的食物。虽然是自己爱极的食物,但是在这样的心情之下,她真的一点食欲也没有呵!
  「学姐,你以为你那样盯著它们,食物就会自己跑进你的肚子里去吗?」
  杨子虔盯著张晴雯看了好久,终于开口发言。
  他真搞不懂女人,为什么她们的想法会那样的千奇百怪?让人一点也摸不著头绪。
  像现在,不过就是吃个饭嘛,需要配上那样悲衷无力的表情吗?晴雯学姐真的以为她是什么东西都不用吃就可以活下去的女孩子吗?!
  「我不是很饿……」张晴雯擡起头来望著杨子虔。心底纠结著这么复杂的心事,要她怎么有心情吃东西呢!
  「哦……别又来女生那一套什么没胃口、吃不下东西的烂借口。你一点都不胖,不需要减肥。」杨子虔替张晴雯把筷子的包装拆掉,双手奉上便当到张晴雯面前。
  mpanel(1):「我又不是因为怕胖才不吃的啦!」
  这笨蛋,他就不能了解一下女孩子细密的心思吗?
  「那你为什么不吃?」
  杨子虔觉得女孩子是非常难搞的一种生物,所以他到现在一直没敢交女朋友;
  尤其是那些自己贴过来的女孩子,更是令他觉得有如洪水猛兽,避之惟恐不及。
  看晴雯学姐瘦巴巴的,居然还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她不把自己养胖一点,哪天风一大,她就说不定会被风给刮跑咧!
  到时要是累得他在后面猛追被风吹跑的她,岂不是累死他了?
  「人家心情不好嘛!」张晴雯不知不觉间又露出爱撒娇的语气。「古威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给我,我……」
  「没打就没打。说不定学长在军中给长官操得死去恬来,每天都累得像条狗了,哪来的精力打电话给你啊!才几天没接到,又不是一辈子都接不到了,你担心什么?」
  张晴雯瞪了他一眼。
  「我说子虔啊,古威到底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要你这样替他说话?我看他爸妈都设这么爱惜他咧?」
  「我崇拜他,不行吗?」杨子虔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一句话就想把这个话题打住。「学姐,你快点吃好不好?慢吞吞地就跟乌龟一样。」
  「你敢说我是乌龟?可恶!笨蛋学弟,你给我过来……」
  套房里不时传来笑闹声,不知情的人看了,恐怕会以为他们俩才是一对呢!
  ***在一个例行的社团会议结束之后,一度昏昏欲睡的张晴雯这才清醒过来。社员们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她起身伸展自己的四肢,像极了刚刚睡醒的小懒猫。
  「学姐,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一个一年级的学妹轻声喊著,「我有一点事情想问你。」
  「喔,好啊!」张晴雯跟著这个可爱学妹的身后走到外头的走廊上。「美倩,你有什么问题吗?」
  张美倩是这次加入社团的一年级新生中,最可爱最娇甜的小学妹。
  社团里一堆还没有女朋友的男生,都摩拳擦掌地想要争取这个小学妹的好感和注意力。
  甚至一些已经有女朋友的死会男也蠢蠢欲动,想要为她出轨咧!
  「学姐,我想问你……」张美倩小声又扭扭捏捏地开口,「你……跟子虔学长是男女朋友吗?」
  这话说完,张美倩的小脸已经红得跟大番茄一样了。
  「你说什么?」张晴雯没想到这个小学妹居然跟社团里其他人一样,把这种传闻当真。
  「你是杨于虔学长的女朋友吗?」张美倩红著脸,很认真地,很清楚地再问了一遍。
  「我们不是啦!你别听其他人乱说。美倩,你才刚进社团可能不太清楚。
  我是关古威的女朋友。不过古威去当兵了,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他。「「不不不……学姐跟古威学长的事我们都知道。可是……你最近跟子虔学长走得很近,所以我想问的是……你是不是已经移情别恋,跟子虔学长在一起了?」
  张美倩微微擡起头来望著张晴雯,很期待她的回答。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啦!你们怎么老以为子虔跟我有什么咧?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是真的吗?学姐没有一丁点喜欢子虔学长的意思吧!」张美倩有点激动,娇怒的小脸上尽是兴奋。
  「嗯!」张晴雯重重地朝张美倩点著头,仿佛这样就能从此将这段谣言给驱散一般。
  「太好了……」
  张美倩喜上眉梢,满脸尽是笑意。
  「美倩,你喜欢子虔吗?」张晴雯看她这样子,就像当初关古威说喜欢她的开心模样。「跟他告白了没有?」
  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地说出来,憋在心里头只是让自己难过而已。
  「还没有……因为我担心晴雯学姐跟他是一对,所以一直不敢跟他说。学蛆,你跟子虔学长很熟对不对?」
  「嗯!应该算挺熟的。」张晴雯点头。
  关古威不在的这一个月,不管她去哪里、做什么,几乎都是杨子虔陪著她的。
  要说跟他不熟的话,那就真的是违心之言了。
  「那子虔学长有其他喜欢的女生吗?他有固定的女朋友了吗?你可不可以透露一些消息给我?」
  「这个嘛……好家没有吧!每天他除了上课、到社团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事了。所以我想他应该没有女朋友。」
  杨子虔每天都在她身边兜过来转过去的,根本就没有看过他跟哪个女生的感情比较要好。
  「那他会不会是……喜欢晴雯学姐啊?」
  这是另一项隐忧。张美倩的脸又皱成了小包子。
  「没有的事。你不要听社团里其他人的闲言闲浯,那些都是谣言,假的。」
  张晴雯很替杨子虔高兴,有这么可爱的小学妹在暗恋他呢!她可要好好替他们牵一下线。「美倩,要不要学姐帮你约子虔一起去看电影啊?」
  「真的吗?学姐愿意帮我的忙吗?」
  张美倩很快又恢复了神采飞扬的小可爱模样,笑得合不拢嘴。
  此时,杨子虔自社办走了出来。
  「走吧!我们去吃饭。」
  杨子虔拉起张晴雯的手,牵了她就想往前走。
  「子虔,你等一下啦!」张晴雯却停下脚步不肯走。「美倩,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好啊!」张美倩红著脸望著杨子虔,「不知道子虔学长介不介意?」
  杨子虔微皱著眉望向她,有点不是很高兴。
  这个学妹是社上很多男人看上眼的猎物,不过他对她可没意思,因为一旦和她沾上一点关系,可是会被其他男人给炮轰的。
  张晴雯看出杨子虔的不悦,怕他冲口说出不礼貌的话,忙道:「走啦!人多一点吃饭才热闹嘛!」
  她抽回自己的小手,转而拉起张美倩的手,将它挤在自己和杨子虔中间:「我们去吃『街角』牛肉面好不好?」
  杨子虔不置可否地朝张晴雯点点头,然后转身往社办大声询问,「喂!有没有人要去吃牛肉面的?那个可爱的张美倩要去喔!」
  社办里头一群老早就往外头张望的男生们纷纷抓起自己的包包走出来,「我们也要去。」
  随后加入的这一票男生们开始加入谈话,目标很明显地都是张美倩这个可爱的小学妹!
  往外走一小段路之后,张哨雯和杨子虔就被隔离到后方的战区之外。
  张晴雯生气地瞪了杨子虔一眼:「谁教你那么大嗓门的?人家美倩是想要——」
  「你不是说人多一点比较热闹吗?」杨子虔耸耸肩,—脸无辜。
  「喂!你知不知道人家小学妹是想……」
  这个笨蛋,真是一点风情都不解的呆头鹅!
  「管她想干嘛!我们去吃拉面好不好?」
  眼看他们前头的一大群人距离愈拉愈远,杨子虔忽然把张晴雯拉往另外一个方向。
  他才不想这样浩浩荡荡地一大堆人一起用餐呢!
  他跟他们并没有很熟,更何况他们都在争夺著张美倩的注意力,既无聊又浪费时间,他才不要趟这种浑水。
  「可是我们……」
  张晴雯心里直惦著张美倩刚刚跟她说过的话,却又敌不过杨子虔拉著她的蛮力,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被他拉著往另一头走去了。
  「没关系啦!那个学妹已经有这么多人陪她,她不会想起我们两个的啦!」
  杨子虔一意弧行,根不不让张晴雯有拒绝的机会。
  ***接到关古威写来的分手信时,张晴雯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关古威会愈来愈冷淡她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不再喜欢她了。
  也许他在营区的福利社看到比她更好的女孩子;也许他跟以前的女朋友重修旧好了。也许……也许……
  也许有一万个也许,但她再也清不到也管不著了。总之结论就是:关古威不要她了,他要分手!
  哈哈哈……真可笑啊!
  人家都是男朋友去当兵,女生耐不住寂寞而兵变;为什么她那么倒霉,要当被男朋友兵变的可怜人?
  张晴雯盯著那封信,哭得眼睛红肿地快要凸出来了。
  但伤心、难过也没多大用处,那个负心汉根本就不在她眼前,她再委屈、再不平,他也不会看到。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晚餐时间非常准时地响起。
  张晴雯赖在床上不想去开门,因为她知道来者就是那个负心汉的头号崇拜者杨子虔。
  除了他之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会在吃饭时间里来敲她家的大门。
  咚咚咚咚咚——杨子虔像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一直猛敲著张晴雯住处的大门。
  「学姐,快点开门,你在里面蹲马桶啊?快一点啦!」
  里头原来心情不佳的张晴雯差一点就要笑出来。这小子说话一定要这么粗鲁吗?不过算他今天运气不好,碰到她心情这么糟糕的时刻,她不想开门看到这个总是可以逗笑她的学弟。
  「你走开,我今天不想看到你。」
  「你好歹开个门缝来迎接一下你今晚的晚餐吧!」
  杨子虔将头紧紧靠在门上。上了一整天的课,刚刚又被体育老师操练过度,多跑了两千公尺,他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连平常跟学姐斗嘴的心情也没有。
  「不要。今天我不想看到任何跟关古威有关系的人。」
  「学长做了什么?他又惹你生气啦?」
  「他以后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了?」张晴雯很生气地朝著大门怒吼。
  被当乒的男朋友兵变耶!这是上天在开她的玩笑吗?为什么这么逊。这么倒霉的事会让她遇上?!
  「你们小俩口只是吵吵嘴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他说要跟我分手啦!哇哇哇……」再也忍不住心中那股委屈,张晴雯大声哭了出来。「他居然……居然说要跟我……分……分手!呜呜呜……」
  「拜托,你先开门好吗?」
  杨子虔猛力地擂著门。晴雯学姐在里头哭得这么凄惨,他却只能挺著便当在外头发慌,真是令他难以忍受。
  「不要……不要啦!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这么……这么丑的样子……呜…
  …呜呜呜……「哭了一个下午之后,她的眼睛已经肿得像核桃一样大了。
  现在这种鬼模样,才不能让别人见到咧!
  尤其是扬子虔。
  「学姐,你开门啦!外面很多人在看我耶!」杨子虔故意说著谎,其实外头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他真的很累,快要没有精神和学姐这样纠缠下去了。
  「你想让你的邻居们都知道你被男朋友甩了吗?」
  事实证明,女人的确是很爱面子的。
  他才说完这句话,张晴雯的套房大门就已经打开了。
  「你快点进来啦!」张晴雯半掩著双眼,一张小脸胀红地缩在一起,紧抿的小嘴还一抽一噎著。
  「哇,你哭得还真丑耶!难怪学长要甩掉你。」扬子虔直话直说的性子,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取笑著。
  女人就是这么爱哭。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先大哭一场再说,眼泪多得令人头皮发麻。
  「呜……子虔你讨厌……你出去啦!」
  张晴雯拉过杨子虔手上的便当,将它扔到桌子上之后,就飞奔回床上去,拉过被子将自己全部掩盖起来。
  「嗤!你还真像个小孩子。」杨子虔低低笑了一声,盘腿在小桌边坐了下来。
  「呼……我今天真的好累……晴雯学姐,你不要跟我闹这种无聊的别扭了好吗?
  快点过来吃饭。「就算古威学长真的把她给甩了。也不用气到连饭郡不吃吧!
  「你别管我,我今天不想看到你。」
  看到杨子虔,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别关古威。然后就会想到今天下午的那封信,按下来她的眼泪一定会自动出现的。
  「学长到底怎么惹到你啦?」
  杨子虔有气无力地问,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咬嚼著。
  从蜷曲的被子里突然飞出一封信,张晴雯将那封惹人发泪的信扔到杨子虔身边。
  杨子虔才拿起信封,还没将信打开,就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快要睁不开那酸涩的眼,于是他软软地向后靠躺在张晴雯的床边。
  没两下,他就累得睡著了。
  张晴雯缩在被子里一直一直等,想要听到杨子虔站在她这一边,替她骂骂关古威的负心,也想听他批评那个让他崇拜很久的偶像学长,但是她怎么等都等不到杨子虔的任何反应,于是她好奇地掀开棉被,往外瞧了一瞧——「喂!
  你怎么睡著了?「张晴雯一把将被子掀开,推了杨子虔的头一下。
  「子虔,你真的睡著了啊?」
  杨子虔受外力推动之后只是将头偏了一偏,继续睡著。
  「呜呜呜……」她已经这么可怜了,他居然还睡得著?他根本一点都不关心她嘛!「呜……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睡著?人家现在这么伤心、这么难过耶!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睡著?「装可怜是没有用的,已经睡著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将她的抱怨给听进去。
  「讨厌啦!你干嘛在人家这里睡觉?!」张晴雯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委屈在心底慢慢发酵。
  她从床上滑了下去,坐在杨子虔的身边,「喂?你醒一醒啦!你干嘛在我家睡觉?!」
  杨子虔终于小小地睁开了他的眼睛,「你别吵。我好累……」他向张晴雯这一边倒了下来,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哇哇哇……你不要真的睡著啦!」张晴雯闪躲不及,马上就变成杨子虔的人肉枕头。「喂!你醒一醒……不要在我身上睡觉啦!」
  杨子虔翻了个身,将张晴雯困在床脚和自己之间,怀中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极安心地睡去。
  被紧环住的张晴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既挣不开杨子虔的箝制,又不忍心将他吵醒,因为她发现他真的是满脸的倦容。
  他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累?既然已经这么累了,就不要替她送便当过来了嘛!
  真搞不懂,为什么他要这么彻底地执行那个负心汉给他的任务?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却让那个负心汉在外头消遥自在。
  关古威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
  他们不是一向处得很好吗?虽然交往了这么久,一直没有越过那道最后亲密关系的界限,但是他们的感情很稳定,不是吗?
  怎么他会突然就说要分手呢?
  还有,以后她该怎么办呢?
  关古威说要和她分手,那她和他分手之后,杨子虔是不是就不会再管她的死活了?
  窝在杨子虔身侧的张晴雯顿时陷入述惘之中。
  难道她是舍不得杨子虔的关怀和照顾吗?
  虽然杨子虔一直这么照顾,呵护著她,可毕竟他只是她和关古威的学弟而已啊!
  他只是一个听话的学弟罢了……
  一连串的心烦意乱让哭累的张晴雯也抵不住睡眠的诱惑,困在杨子虔的怀中,随同他一起沈沈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