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战舰~苍月圣女的洗脑航路(上)》

  (上)
  法娅大陆,东方帝国法比亚首都苍月城,东神圣教廷总部,祈神殿。
  四名身穿红色大斗篷的人分别站在神殿四角,他们正是处理神圣教廷事务的四大红衣主教。高台中央,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一手放在左胸上,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额上,他身上白色的祭袍和头上的金冠显示著其与众不同的身份。高台下方,是十二名围绕著高台盘膝而坐的白衣祭祀。神秘的咒语声不断的在大殿中响起,神圣气息不断从祈神殿散发而出。
  祈神殿外,总共数千名祭祀和修女在吟唱著祝福咒,圣洁的祈祷声响澈天际,围绕著祈神殿散发出的神圣气息,澎湃的圣力不断的冲向高空。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空中不断飘下的血红色雨滴,而且随著雨势增大,祭祀们洁白的祭祀袍纷纷染成了红色。
  祈神殿内,吟唱声停了下来,高台中央的老人叹息一声,「血雨撒世,劫难将成。看来,即将出现大事了啊!」
  一名红衣祭祀道:「教皇大人,出现血雨,根据神明传下来的书籍记载,应该是魔王将至,人间即将生灵涂炭。现在必须联系神界。」
  老人点点头,「布阵,我要通神」
  四名红衣祭祀同时躬身道:「是,教皇大人。」
  教皇环视一周,吟唱一声,「愿天神庇佑。」光芒一闪,在自己手臂划了一刀,鲜血滴在地面,逐渐扩大成一个圈,一个天使的影像逐渐形成。
  「人类,吾是大天使拉菲尔,你有何事?」
  「啊!伟大的天神啊。」四名红衣主教赶紧下跪,「今日人界出现血雨凶兆,希望神明点明方向。」
  「这是魔界即将入侵的信号,我们神界也感觉到了邪恶的气息。如果想避开此劫,只能先发制人,我们神界也会派兵支持。」
  「先发制人?」教皇皱了皱眉,「可是人神魔三界有屏障,我们如何过去。」
  「黑暗之门仪式。」拉菲尔缓缓的说。
  「什么?是那个需要十万人生命为代价的仪式么?」教皇脸色逐渐变得难看,「如果人界要打开这个门分别接受神界的战士和通往魔界,就要20万人性命。」
  「这是必要的牺牲吧,如果魔界先动手,人界死的就不止这些了。」拉菲尔冷冷地说。
  「这……」教皇陷入沈思,左右为难。
  「天使大人,虽然魔界入侵是大事,但是我们神圣教会也不会利用这种邪术来做无谓牺牲。」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一个充满了神圣气息的少女走了过来,双手合十在胸前,平静的俏脸上嘴角上翘,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圣女奥菲娜,你是不满神的旨意么?」拉菲尔皱了皱眉,他的情报人员给他过圣女的情报,据说这个人不但实力超强,而且为人刚正不阿,他的计划怕是要落空。
  「拉菲尔大人,人界被入侵,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作为神的信徒只要祈求祝福就好了,解决问题始终要靠人类自己。」奥菲娜那兰色的眼眸显得更加清澈了,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她的目光看上去是那么的坚定,蓝色的眼眸深处透出一点淡淡的金光。
  「呵呵,毕竟你们都是神的信徒,」拉菲尔咳嗽了一下,「虽然不能传送大军,我会派几个天使来人界协助,观察,对抗击魔界入侵进行指导和支援。」
  「感谢拉菲尔大人。」奥菲娜微微一笑的欠了欠身。
  画面逐渐消失,我战战兢兢的看著拉菲尔大人,故意气愤的说:「这个卑微的人类居然敢反抗大人的旨意,真是罪该万死,让我去杀了她。」
  「慢,」拉菲尔大人摆了摆手,「想不到我们故意制造血雨让人类恐慌,他们还是不肯为神牺牲。」
  「毕竟离我们当年不顾一切血洗人界,让走狗们建立教廷替我们统治已经过了千年,他们翅膀硬了。」卡兹咋舌道。
  「而且人类的贪欲居然让统一的大陆分裂成东西两个国家,教廷也因为内部派系斗争而分裂。」拉菲尔大人面色阴沈的说。
  「魔界经过长期和平发展早就麻痹了,这么一个积弱的世界不能被我们征服实在太可惜了。」我摇了摇头。
  「不,还有机会。」拉菲尔大人看著我,「阿方索,你是擅长精神控制和洗脑改造的天使吧。」
  「额?是的,大人」我愣了一下。
  「那么去人界的天使中你担任负责人,想办法把东西教廷的圣女都洗脑了。
  作为教廷的代言人,只要她们听命于神界,教廷就只能乖乖奉献20万祭品来打开大门了。」
  「是。大人!」我激动的跪了下来,一边是因为感动于自己被重用,一边也是被神界安逸的生活弄得很闲,自家几个肉玩具女天使早就玩腻了。
  「那么这回靠你了,只许成功!」拉菲尔大人画了个魔法阵在我们脚下,十余名天使慢慢消失在光阵里。
  教会大殿中心,我们在人界的魔法阵里缓缓出现。
  看见天使降临,等待著的神职人员纷纷下跪。
  我无视他们,直勾勾的看著圣女。
  「我是天界使者,阿方索。」我咳了一下,假装圣洁的说道。
  「见过阿方索大人。」奥菲娜虔诚的双手合十,没有注意到我贪婪的眼神。
  多么成熟的身体,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瀑布般的蓝色长发飘散在背后,直垂到腰间,看蓝色大眼睛看上去极为诱人。
  「苍月圣女,我们在天界也听闻大名。」我虚伪的一笑,「言归正传,面对血雨凶兆,我相信西方教廷也有所察觉,应该也会寻求对策,我们现在去西方帝国法塔赫与他们率先商谈吧。」
  「什么?」奥菲娜一呆,随即点点头,「虽然两大教廷关系不和,但是为了人界的安全,我们应该携手。那么,我们的魔法飞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发。」
  是呢,连苍月圣女都这么性感,我更好奇传说中西方的曜阳圣女会是一个什么样。我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领著天使们在众人虔诚的目光中走出大殿。
  一个通体被染成金色的巨大飞船正停靠在这里。足有十米多高的船舷上整齐的排满了天使的圣像,散发出无穷的圣洁气息。巨大的飞船像是一座要塞都市一样,宣告著魔法文明的鼎盛。
  想不到这些蝼蚁还挺虔诚,我嘀咕著上了飞船。在魔法驱动下,飞船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逐渐离开了地面,往著西方飞去。
  「虽然法娅大陆很大,但是以我们魔法船的速度,只要7天就能到达西方帝国了,我们事先用魔法传音告知对方,对方听说天使出现也很重视,会在那天迎接我们。」一上了船,奥菲娜就喋喋不休的和我介绍著,而我也假装不厌其烦的听著。不过其他人类都不敢靠近我们,只有她不亢不卑的,让我著实不爽。
  「呐,奥菲娜,你觉得我们天使怎么样?」我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天使是神的一员」,一听见这个,奥菲娜严肃的说,「是我们的信仰,但是我们的未来和命运是靠自己把握的。」
  想不到蝼蚁也是有独立思想的啊,看著坚定的蓝发少女,我内心一动……
  夜晚,我和其余天使们在飞船的圣殿用餐。
  「老大,人界的食物真好吃。」洛兹扒拉著饭含糊地说。
  「你们小心点,这个圣女不简单,我白天用催眠结界控制了飞船所有人,他们都听我的命令,只有这个圣女居然免疫我的魔法。」我面色凝重的说。
  「那怎么办?」卡兹紧张的问道,「任务失败的话后果很严重的。」
  「别急,我们还有洗脑改造一手。」我面不改色的说。「我约了圣女了,晚上找机会把她放倒,然后用那个。」
  「老大,你用那个玩坏了好几个女天使,不怕被惩罚吗。」洛兹嘿嘿的笑著,显然想起当年的淫戏。
  「这回是拉斐尔大人特许。」我冷峻的说道。
  这时候,奥菲娜带著几个圣骑士走了过来,他们一齐对我们行礼,「见过神明大人。」
  「今天我有要事和圣女商量,晚点她自己回房间休息。」我示意圣骑士退下,等房门紧闭,我才绕著圣女开始转圈。
  「阿方索大人?」感受著我炽热的目光,奥菲娜有些脸红的询问,「您在干什么。」
  「我在想像,你臣服在我胯下,服侍大家的样子。」我哈哈大笑。
  「什么??」奥菲娜又惊又怒,虽然她知道我趾高气扬,但是没想到神居然也对她有淫念。
  卡兹心领神会,直接从背后扔出一把匕首。
  「月陨!」奥菲娜反应相当快,直接挥舞法杖射出一道光,弹开了匕首。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神会袭击我?」奥菲娜面色冷峻的看著我,蓝色的秀发在剑风里狂舞著。
  「不愧是苍月的圣女,如此高贵冷艳,可能你才是天使。」我笑著对她冲了过去。
  「可恶。」她咬牙在面前释放了魔法盾。
  「太慢了。」我冷笑著移动到她背后,双手发光,一个手刀将她打晕。
  「迷魂手,中了这个不到明天你是醒不来的。」我邪恶的笑了。
  搂著怀里软绵绵的圣女,感受著她的温度,我贪婪的嗅了一下,吩咐大家开始准备。
  等大家搬来了藏好的器械,我把奥菲娜移动到椅子上,开始脱下她的圣服,那对36D的巨乳一下在我面前弹跳。我摸了摸,奶子软软的,白皙的乳球上有一圈乳晕,我只是触碰了几下,乳头居然迅速挺立起来了。
  「圣女也是女人。」我嘿嘿的笑著,抬起她两条白嫩的大腿,褪下小小的内裤,奥菲娜身上最隐秘的部位就彻底暴露在我眼前。粉嫩的阴唇光溜溜的,就像初生的婴儿。我不由自主得伸出一根手指,在那条缝隙上轻轻摩挲,很快就感受到了一种温热的潮湿。
  看著还在迷晕的奥菲娜大大地张开大腿,露出私处在我的面前微微的呻吟,一种巨大的快感袭上我的心。
  擦了擦手上的淫水,我在她脚腕和大腿根部套上皮带,绑紧,接著把双腿完全打开固定,接著把两个半球形的带吸盘的金属罩子套在奥菲娜那对美乳上,再在前后两个洞都塞进魔法按摩棒,只要我一驱动就会一边震动一边放电。
  「那么,游戏开始了。」伴随我的响指。两根按摩棒开始旋转并在洞里震动著。
  「啊!!!!!!!!!!!!!」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让迷晕的奥菲娜突然疯了一样在椅子上面不断抽出,原本圣洁的脸上此刻充满了淫糜,并随著时间推移,开始崩溃,像个发情的母猪一样,在椅子上不断高潮,失禁。口水从嘴边流出滴到上下晃动不止的乳房上面,下半身则洪水泛滥,大量的淫液从诱人的蜜穴中飞溅而出。
  我开心的看著不断高潮翻著白眼的圣女,虽然敏感的身体被侵犯,同时乳房,蜜穴和后门都被强击震动蛋强力刺激,不断高潮泄身。但圣女也没有回复意识的样子。
  「老大的迷魂手真厉害,这么玩她都没醒来。」洛兹看著两眼无神的圣女嘿嘿的夸赞我。
  「那是当然。」我随即一只手放在她脑门上,开始脑部改造。
  「啊啊啊啊啊啊!!!」圣女无意识的挣扎著,但是手脚被束缚根本什么也做不了,任由粉红的媚肉和小菊花被疯狂调教。按摩棒每一次电击总能让奥菲娜身体突然抽搐,以及喷出淫液。随著抽搐的频率越来越高,奥菲娜全身紧绷,颤抖著再次从阴道里涌出大量的淫液,还有一股金黄色的水柱同时从尿道口激射而出,堂堂圣女居然高潮失禁了。
  嘿嘿,她的内心已经是毫无防备了,我可以随意进行催眠改造了。这种物理性催眠虽然需要长时间准备,但是效果霸道,无论抵抗力多强都抵不过潜移默化的改变,最后新人格完全替代旧人格。
  当年身位天使的我偷学暗黑魔法,虽然被惩罚了,但是我依然觉得值。这个催眠魔法可以入侵大脑,改造一个人的思想,忆记和人格。我靠这个魔法和同伴亵玩了不少天使,后来拉菲尔大人看见我的才能就把我从牢里捞了出来并招募我们。
  虽然现在奥菲娜还是圣洁的圣女,但是我的催眠术可以创造一个新人格,既保留原本的人格,又强行植入我的意志:作为圣女要勇于奉献肉体,抛弃廉耻地侍奉神明。
  虽然白天她还是会那么独立和孤高,但是晚上一来,她就会作为一个高贵的圣女,毫不犹豫的拉开裙子露出小穴,摇动肥满的臀部,用她那甘美的嘴唇和蜜穴,努力侍奉我们,并以此为荣。想到这个,我忍不住硬了起来。
  过了半个小时,我收回了手,「改造完成了,接下来几天大家放开玩,只要对她肉体进行继续调教就好了。」
  「真的吗老大,现在可以把这个婊子放下来玩了没?」洛兹眼睛一亮。
  「当然。」我看著两根粗壮的按摩棒还在一前一后的在奥菲娜下体的两个洞穴中交替进出,抽插、旋转、放电。拔出了前面的一根,而前面的按摩棒早已上沾满了白色的浆液,而因为过度兴奋而充血肿胀的阴唇已经娇艳欲滴。而拔出后庭的按摩棒,圣女鲜红的肛肉翻出的同时带有少许湿润液体。
  「兄弟们可以享受了,今天她意识还不清,明天还能玩的更爽……」我奸笑著把圣女解开束缚扔在床上。
  赤裸的圣女早已香汗淋漓,股间的淫穴,已经渗出大量湿淋的爱液,我很舒服地抽插她的小穴。而圣女圣洁的肛门和嘴巴迅速被其余天使霸占。一时间奥菲娜又被干到翻白眼,却依然只能意识不清地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哼哼唧唧。
  我终于顶到子宫口,在继续抽插之前,先享受一下肉棒被阴道包围的感觉,实在不知怎样形容,湿暖的阴道好似在吸食我的肉棒般,全身都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
  「噢…这个圣女的小穴好紧……喔…插得我好舒服……比那些天使还爽」我的每一下抽插都被她的阴道紧紧吸吮,花了我不少力气,但快感实在难以形容。
  「老大…她的肛门也很紧致水灵哦…」洛兹艰难的抽插著,发出兹兹的水声。
  「呀丫………好舒服……啊呀……」我呻吟著更加快的舞动腰部,交合处发出「啪啪」的撞击声。而圣女依然沈睡著,不时发出的呻吟也被嘴巴里的肉棒挡住了。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跟信仰的神干出如此淫乱的事吧。
  「喔啊……」两眼紧闭的奥菲娜突然全身抖震,阴道又溢出大量淫水,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潮吹吗?想不到圣女第一次群P就被干到潮吹。
  「啊啊……我忍不住了…要射在里面了……啊呀呀呀!!!」我一声浪叫后,将力气都用在射精上。而圣女的子宫忍受著我每一注精液的冲击,但是似乎也很享受的抽搐起来,当我抽出肉棒,小穴居然像小嘴一样贪婪的饮下精液,一丝都没有漏出来。
  「嘿嘿,看来你是舍不得我圣洁的精液啊」我冷眼看著昏迷的圣女被又一个天使占领了小穴抽插,打了个哈切……
  第二天,飞船的大堂里,天使们整齐地等在了房间里,面前摆著豪华的早餐,但是大家都没动手。过了不久,圣女才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她打了个哈欠,看到等待著的我们好像有些吃惊。
  「对不起我迟到了,影响神明的用餐。」
  「无妨,」我随心的挥了挥手,又问「怎么了,圣女看起来有点困啊,昨天没有睡好吗?」
  「不知怎么的,总感觉很累,好像经过什么激烈运动一样。」奥菲娜撩了撩蓝色的秀发,「可能是第一次看见神的使者,太激动而失眠了。」
  「好好休息,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肩负著人类的存亡呢。」我认真的说著,心里想的是你还要和很多人做爱呢,赶紧休息好。
  饭后我们走到飞船的甲板透气,看著下面广阔的大地,我不由感慨起人类的魔法文明也很厉害了啊。
  接下来我就和奥菲娜讨论著人界的风土人情和社会政治,而我靠著神界的情报优势滔滔不绝,圣女似乎对我们天使更加崇拜了。
  「神真的是无所不知呢。」微笑的谈吐间,她澄澈的眼神偷偷盯著我。
  正当我自鸣得意的时候,一只老鹰摔在了甲板上。
  奥菲娜急忙奔跑了过去,将老鹰捧在手里。
  「它受伤了?」
  「嗯。」奥菲娜有些心疼的为老鹰施展治疗魔法。
  「你打算把它关进笼子么?这是一只适合侦察的魔兽。」
  「当然不,每个生灵都有自由意志,谁也无权奴役一个自由的灵魂。」她眼神带著忧郁的抚了抚老鹰的羽毛,蔌的一下将它放飞回了蓝天。
  『你这种想法就由我熄灭,弱肉强食。人类就应该是神的奴隶。』我暗想著。
  夜晚,飞船上私密的圣殿,天使们在灯火下享受美酒和美食。
  我背负著双手悠然地走在中央,高举酒杯:「各位,让我们庆祝夜晚的降临,并且欢迎我们的主角!」
  「哇哦~」随著圣女慢慢地走到圣殿中央。所有人就发出惊叹,昨天还穿著保守圣洁的圣女今天身著像个娼妓一样,薄纱一样的裙服将奥菲娜性感的身体完全映衬出来,透著淡淡的肉色,单薄的乳罩下,她的乳头早就因为兴奋而挺立起来。
  「快点,履行你圣女的职务吧。」我催促著。
  「圣女的……职务……」奥菲娜眼神茫然,古怪的盯著我,内心似乎在挣扎一样。但是过了一会儿,终于又释然地魅笑起来。
  「诸位神明,我是圣女奥菲娜,」女孩欢快地甜笑起来,「作为神的性奴,我希望大家可以尽情调教亵玩我,所以穿的这么下贱哦。」
  众人哄笑起来,开始走过去对著苍月圣女上下其手。
  「好……好热!好难过喔……恩恩……啊!」乖乖站著的圣女被摸得全身泛红,不安分的扭动身体。被改造的敏感的胸部被袭击后小穴居然也开始变得湿漉漉的,这让她不由夹紧双腿。
  「哈哈哈,只是摸摸就发情了,你是妓女吧」卡兹嗤笑起来。
  「你哪里不舒服呀?这么淫荡的扭著?」洛兹一边说著一边替奥菲娜解开胸前的衣扣,并让圣女露出了性感的小穴。
  「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这对大奶子不舒服对不对啊!」洛兹说完就用力把奥菲娜的胸罩给往下扯,粉嫩丰满的大奶子就弹了出来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哇!这么棒的奶子」天使们争先恐后的用猪手贪婪任意的在奥菲娜身上游移摸索。而我也迫不及待的把手指滑进了她湿漉漉的阴道。
  「我是圣女,我要做神的性奴……让天使亵玩是无上荣耀……」此时的奥菲娜完全没有反抗,只是喘著气让我们玩弄自己性感迷人的身体。而且随著我们的挑逗,她淫穴越来越湿,越来越骚痒。体内的淫欲、被改造的潜意识,让她不但不反抗众人的侵犯,反而淫荡的扭动小蛮腰迎接著我手指的抽插,还露出了高贵圣洁的表情。
  「哈哈!看你的淫水流成这样,才玩一下就忍不住痒想要被干了吗?说啊……奥菲娜……是不是想要被我肏了啊!」我更卖力的挖著奥菲娜的淫穴,一边粗鲁的问。
  「嗯阿啊!当然想阿……圣女……就应该被神的肉棒干!呼呼……嗯阿啊!」
  奥菲娜挺直了身子,一脸认真的求我干她。
  「你这么欠干,那我就不客气啦!」说完我就把奥菲娜双腿架开,狠狠的干进奥菲娜早已湿透的淫穴。
  「啊!!嗯嗯……啊!神明的肉棒插进来了!好舒服啊!阿阿……还要阿……!嗯嗯……用力啊!阿阿啊!好神圣的感觉啊!」被肉棒干进淫穴的奥菲娜,爽的两腿紧紧的夹住我,拼命的扭腰淫荡的迎合我的抽插。看的其他天使们血脉奋张,肉棒也涨的不得了。一个个都脱光了裤子,露出硬挺的肉棒对著奥菲娜。
  「你可不能顾此失彼哦。」其中一个天使跪到奥菲娜面前,把肉棒对著奥菲娜。
  「我知道啊,作为堂堂苍月圣女,当然会侍奉好每一个神的肉棒!」一看到眼前的肉棒,奥菲娜自然的伸出一只手握住并将它含进口中,熟练且津津有味的吃起来。而她的另一只手也没闲著,握著另一只肉棒来回的套弄著。
  「靠,这骚货圣女还真他妈淫荡,看她奶子被干的晃成这样,那这对大淫奶就来帮我爽爽好了!」剩下的一个天使说著,就骑到奥菲娜身上,抓著她的大奶子把肉棒干进她滑嫩的乳沟里。
  「啊,堂堂圣女被天使骑在胯下,你们人类是不是也应该臣服于神?」我一边在奥菲娜的淫穴里冲刺,嘴里还一边调侃著奥菲娜。
  「啊!啊!是……是阿……人都是神的奴隶……阿阿啊!女人都是神的性奴……嗯嗯!阿阿……深一点啊!!」奥菲娜不知羞耻的讨好我。
  「哈哈!这就乖了,你就乖乖做神的奴仆吧。」我又开始大力的冲刺,突然拔出肉棒忍不住喷到奥菲娜艳丽的脸上,还没等奥菲娜喘过气,别的天使又继续占据奥菲娜的小嘴、奶子跟淫穴。而奥菲娜也卖力的讨好著众人,淫荡的圣女不断的享受著被天使奸淫的快感。
  用奥菲娜蓝色的秀发擦了擦肉棒上的污秽,我冷冷的看著交媾中的圣女,思索著接下来的淫戏……虽然拉菲尔大人命令是控制你,但是看你这么性感,玩玩也不错啊。
  ……
  「啊啊啊啊啊啊!!!」
  满足完十几个天使的性欲,圣女又赤裸著被固定在椅子上面动弹不得,同时她又被我分开双腿,将粉嫩的秘穴暴露出来。而且此刻又有两根不断放电的震动棒正一前一后地插入她两个张开的肉穴,飞快的震动著,大量的淫水伴随著圣女高潮的呻吟不断向外飞溅。
  由于阳具插在阴道不断抽动,不停刺激导致圣女失禁,尿液飞溅。我只能稍微挪了挪位置免得圣女的尿液溅到我。
  此外,奥菲娜乳房被两个带电的大吸盘死死吮吸,内部还有夹子拉扯著她敏感的乳头,不但刺激她勃起的肉头变大变长,让她强制高潮。
  「啊,啊,啊,啊!!!!!!!!!!!!!」被固定在椅子上的圣女,不断抽动,高潮,大量的淫水无休止地从她身体中流出,弄得满地都是。
  「真是的,这样她会脱水的。」我看著嘴角淌下口水的圣女,『好心的』扭过她的头,用一个金属口罩把她的嘴巴全部盖住,里面的口枷让她嘴巴强制开启,外面接著一个导管,连通的一个大桶,里面都是我从神界朋友们搜集传送来的精液。
  「这样就解渴了吧,而且你会喜欢上精液的味道哦。」
  「唔唔唔!!!!!!!!」
  大量精液的异味让奥菲娜发出痛苦的挣扎,但是无法闭合的嘴巴只能强制吞下各种精液,而不断饮下精液的奥菲娜发出更加放纵的发情呻吟,翻著白眼,下半身还在不断被按摩棒侵犯高潮。
  「还有好几天呢,我期待你变得更加巨乳肥臀,更加淫乱,苍月圣女。」打了个哈切,我吩咐手下慢慢玩她,自己先去房间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