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海天盛筵篇》

  第一章盛夏星空,新月如勾。璀璨的星空下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光撒满了整片大地。
  一辆现代牌汽车在月光下飞速的疾驰著,路旁的阵阵麦浪有如鬼魅般向后倒退飘散著。
  夜风轻渡,车内稍有凉意。柳茜把头伸出了车窗外凝视著当空的明月,一袭乌黑靓丽的长发也随著阵阵麦浪在夜空中轻舞飞扬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乡下的夜空要比城市的纯净、美丽上许多。
  可是柳茜此刻却没有心情欣赏这静谧、湛蓝的星空美景。柳茜抬起那颀长优美如天鹅般的皓颈仰望著明亮的月色,可是那如漆般的梦幻双眸却愈加的迷茫了起来。自己这一趟松山养老院之行该不该去呢?趁现在车还没到,自己还有反悔的机会。去~那里对自己来说无异是刀山火海,此一去便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
  不去~自己又心有不甘。回想起昨晚在王麻子家的淫乱场面,自己作出的牺牲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昨晚的刀山自己咬著牙已经挺过来了,今晚这火坑自己也只好硬著头皮往里跳了。
  「咳~咳。呃……小柳啊,王哥再劝你一句。这养老院咱还是别去了,现在回头还来的及。王哥对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虽然你我只经过短短一天的相处,但是你在王哥的心里……王哥己经把你当成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看待。我真的不忍心……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神受到那群糟老头子的凌辱与猥亵。」
  「哦?我是你心中的女神?你不忍心了……可是昨晚在你家……在刘老黑和张秃子的面前……你怎么就忍心了。」
  柳茜无味的回答了一句,回头看了王麻子那似乎真诚到流泪的麻子脸一眼,轻蔑的笑了一声。然后又把头转向了车窗之外,只是此刻那梦幻双眸之中却多出了一些晶莹的泪珠。泪水模糊了双眼,夜空中的星星也跟著变幻莫测了起来。黑色的夜慕仿佛幻作了巨大的银幕,一幕幕都是昨夜屈辱的画面。
  「呀~嗯~干爹……不要看人家~那里~不要凑这么近啦……好羞人~啊!」
  「桀~桀!我的好干女儿啊~你再把腿分开一些~不要夹的这么紧嘛。干爹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的~不离近了看不清晰啊!」
  「美~美啊!真是好粉嫩~美艳的一个妙B啊!柳~柳茜妹子~你……你这B是天生就没毛……还是你~你把毛都刮了啊?」
  「啊~人家~没~毛~没~刮过~呀~不要再问了~求求你们~不要再看了!」
  「桀~桀!强子,二叔敢保证干女儿这白虎小穴绝对是天生的。你凑近了仔细看,那些刮过毛的都留有浅细的黑色毛孔,哪有像干女儿这样光洁如玉的。而且你看这阴户~白鼓鼓~这B缝~粉嫩嫩!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器~一线天~馒头B啊!」
  「啥?名器?名器是个啥B玩意儿?二叔,你快快给我讲讲呗!」
  「桀桀!这女人的B也有好坏之分。这名器的意思就是好B中的好B,这馒头B就是十大名器之一啊。」
  「嘎嘎!那二叔,这馒头B到底好在哪了,你快给我仔细说说!」
  「我哪知道好在哪了,我又没操过!这名器的个中滋味,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我只记得前两年操过隔壁村马寡妇的蝴蝶B,那滋味~那可销魂啊!只可惜~是个普通的黑蝴蝶B,听说这世上还有一种极品的粉蝴蝶B……哎,也只是听说过而以。「「啥?马寡妇!那老娘们都小五十了,B还不松的跟棉裤腰似的。再说她儿子我也认识啊,也姓马,在松山养老院当保安呢。」
  「对,就是他。这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一浪接一浪啊。这马寡妇自从领教了我大青龙的厉害之后就骚的不行,天天求我晚上去她们家操她。可是她儿子天天在家游手好闲、碍手碍脚的,我就托人把他弄到养老院去当了个保安。
  这样一来马寡妇对我感恩带德,二来也方便我操他妈了个B不是。」
  「嘎~嘎!二叔你太坏了。行了,咱别扯那没用的黑蝴蝶了,咱还是好好看看眼前这一线天吧。二叔,你看这肉缝闭合的多紧啊。还有这阴阜,鼓的跟面包似的……还散发著一股香气,我真想亲一口……尝尝味啊!」
  「桀桀!正所谓玉蛤粉腻,一隙嫣红。干干净净,寸草不生。此等极品白虎馒头B看上一眼就是你小子的造化,还想尝上一尝简直就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嘿嘿!不过嘛,这机会只有今晚这一次,你想舔……也要问干女儿同意~不同意啊!」
  「啊!对!对!对!柳茜妹子,哥哥我求你了。我给你下跪!我给你磕头!
  你就让哥哥我~跪舔一次吧。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我爱你!爱你这双大长腿!还有你胸前那对大奶子!关键是~我~我爱你这极品名器馒头B呀!你就让哥哥我舔一次吧~只舔这一次~啊~受不了啦~好香好诱人的美B~啊~美B我来啦!」
  「咿~呀~不要~快放开我~不要舔~啊~求求你~快~快放开啊!」
  嘟……嘟……嘟……嘟……
  嫂子苏岚打来的电话打乱了柳茜的思绪。柳茜万分犹豫接还是不接,难道今天白天自己的表情与神色被嫂子看出了一些端倪?昨夜在王麻子家淫乱了一夜,早晨才拖著疲备的身躯回到了孙家。下体的疼痛与肿胀令柳茜迈步都有些困难,自己也只好固装镇定一小步一小步的缓慢前行。还好屋内的四人也是各怀心事的样子,并没有发觉自己的不妥。
  身心疲备的柳茜回屋后倒头便睡,就连中午的午饭都没有起来吃。期间白冰和苏岚都来屋中探望了几次,都被自己以身体不适为原由推拖了出去。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四点多,终于被王麻子打来的电话吵醒。两人在电话中约定,晚上八点王麻子开车来孙家接柳茜的一些事宜。
  接完电话后,柳茜起床洗了脸化了妆。呆呆的站在镜子前望向镜中的自己,美艳一如往夕。镜子中那精致的脸蛋上一扫早晨疲备、颓废的神色,反而多出了成熟女人的娇颜与妩媚,好似一朵正在盛开的牡丹,难道是被昨晚那几轮精液浇灌的结果?
  回想起昨夜的淫乱,自己被张秃子舔了下体之后也有些情难自制了。自己的一条美腿被张秃子大大的分开并向上托起,娇嫩的秘密花园完全暴露在了三双淫眼之下。那像狗一样的禽兽跪在自己的身下,仰起一张奇丑无比的大脸,伸出腥红的舌头向著自己最隐秘的处女圣地侵犯了过去。稍一接触,便是一阵热浪自那肉缝之间向自己的四肢百骇传递了过去。那粉嫩娇艳的花唇头一次受到这般强烈的挑逗,敏感异常的花蕊便在这百般的舔弄下悄然绽放了。
  那刘老黑看见自己被张秃子舔弄的媚态,也抑制不住加入了战局。接过那条被张秃子抬起的美腿,将自己玲珑剔透的脚丫捧在手心把玩了起来。那嫩白如豆蔻的可爱脚趾被刘老黑依次含入口中吸吮、舔弄不休。那污浊泛黄的老眼突然发出一道精光,仿佛是吃到了天下最珍馐的美味。一时之间,那美如宝石的脚趾更是被吸吮的滋滋有声,美妙动听如弦乐。
  而张秃子这边,柳茜那素有一线天之称的紧闭肉缝也已被腥红的舌头舔开了舔化了。宝藏的大门徐徐打开,那凶狠如强盗的舌头兵便直取秘室顶端那颗璀璨夺目的夜明珠。这阴蒂原本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带,这经过张秃子这么一舔,柳茜那早已被情欲挑起的粉嫩娇躯便如刷糠般颤抖战栗起来,那诱人的烈焰红唇中不断的发出低沈的呻呤与喘息。一阵阵的酥麻快感冲击著情欲的玄关,蜜腔内的爱液不断聚流成河。
  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刘老黑也放弃了对晶莹脚趾的舔弄,掉头向下对著稚嫩的脚心舔动了起来。那花心的酥麻配合著脚心的奇痒,使得柳茜高潮快感不断。
  陡然间,那低沈的呻呤骤然高亢起来。柳茜感到一阵眩晕无力,那腔内蜜水便如山洪暴发般倾然而出了。
  车子的速度在缓缓减慢,己经开上了路面狭窄的盘山道。路面的状况也变的低凹不平起来,昨夜暴雨后留下的低凹处积水,在车轮的碾压下水花四溅,有少许飞到了车窗内。柳茜最终还是没有接通苏岚的电话,停止呼叫后便把手机关掉了。关于这次养老院之行,柳茜对其他人也是只字未提。刚刚出门前,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去会一个朋友。柳茜摇上了车窗,闭上双眼靠在了车座上面。她需要平静一下心情,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最后能平静的时刻。车内很安静,只有那车外偶尔溅起的水声不时扰乱著心境。
  「咳~咳!我操……这小B怎么它娘的又喷水了。喷了我一脸一嘴……都呛到嗓子眼了!」
  「桀~桀,那可怪不得干女儿。该~让你没B事去舔那泉眼,这下挨喷了吧。
  赶快起来,帮我把这条美腿抬高了抬住了,让我老人家也欣赏一下这潮吹后的美景。渍~渍~渍!强子你瞧这小B美的呀!这阴唇粉嫩饱满~最难能可贵的是竟然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一看就是上等的嫩B.「「啥褶皱啊,二叔?俺刚才舔的时候咋没瞧见呢!」
  「你他妈的,给你好东西你也不懂的欣赏。这女人的B挨操的多了阴唇上自然会起褶皱,挨操的少自然褶皱就少。如此名器至宝竟然完美到毫无瑕疵,真不知道孙宇那傻B都干鸡巴毛呢!这真是暴殓天物~暴殓天物啊!」
  「啊~干爹!求求您不要再说了!孙宇他……他还没……他不是……傻B…
  …」
  「桀~桀!干女儿你放松~不要用力的夹~再把腿抬高点!干爹只知道好B不操~大逆不道!来~来~来!再让干爹扒开这肉缝,仔细瞧瞧这里面的小B!
  嗯……妙啊!妙啊……这简直就是妙B生花啊!这……这……这居然是传说中的莲花穴。」
  「啥B?莲花B?二叔快让我也瞧瞧!」
  「你他娘的把腿抬好了!脑袋离这近干啥!都挡著光啦!你个臭碧池!桀~
  桀!这莲花B可是稀有物种。强子你瞅仔细了,我再重新扒一次给你看看!桀~
  桀!看清楚没有!这四瓣交叠而开的大小阴唇就是那莲花的花瓣,这拇指肚大小翕张翕合的穴口就是那花蕊。像不像……强子你说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口吐莲花~
  莲花B是也!」
  「像!二叔你这么一说还真像!那这莲花B到底有什么妙处呢?」
  「嘎~嘎!这其中的妙处自是妙不可言。传闻中这莲花B浪水儿多,花心浅。
  每每交合都有如处子般的紧凑,若能操得一回简直是至高无上的亨受!不过……
  这白虎却不是谁都能操的,也只有我这青龙体质才能降的住。嘿~嘿!我这大青龙在裤裆里也实在是憋的够呛,是到了它该出场的时候了。」
  「啊~干爹!你不要脱……我不要和你……」
  「嘿~嘿!干女儿啊,你看你想哪去了。我刘老黑虽风流却不下流,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只是……这天底下任何男人看了你这仙姿美体都会受不了的。我这~实在是憋的慌……让它出来透透气。顺便……嗯……顺便和你拍张裸照。就像你和麻子那样的。这等明天你走了……我也能拿出来当个念想不是。呃~就算干爹求你了。
  「「嘎~嘎。二叔啊,我也想和柳茜妹子拍裸照。要不咱仨一块拍得了,你看我裤子都脱完了。」
  「桀~桀!我看行!那我们来个侧拍。来~干女儿你站中间,强子你从后面抱住~对~把手放在奶子上面。我呢~就站在干女儿的正面搂著这小细腰。麻子~你他娘的别傻看著了,你给我们仨人拍照。多拍几张~把干女儿拍的美点。」
  「呀……干爹……你能不能别贴的这么紧……你的体毛好旺盛啊……扎在人家的皮肤上面~好痒……还有你的大……大青龙……不要顶著人家下面啊……你不是说过不会强迫人家的嘛…
  …还有强子哥……你的那根东西不要顶在屁屁上面啊!「「桀~桀。干女儿啊,我这大青龙和你的小白虎一见如故啊。它……它现在都不受我控制了,它就想和你的小白虎亲近亲近……就是那种肉挨著肉的感觉!」
  「嗯!不可以~不要~咿~呀~痛!呜呜……」
  「嗯???干女儿你这是……肿么个情况?我这还没……」
  「哎呀我操!这小B夹的我……紧死了……爽死了。二叔……我~我从后面操进去啦!」
  「嗯?什么……你操进去了?你他娘的赶快给我拔出来。干女儿这名器仙B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能操的!真是气煞老夫了!你怎么还不拨?快拨!再不拨我就把你鸡巴剁了扔去喂狗。」
  「噢~好夹吸~好~我拨!二叔,这也不能怪我啊。柳茜妹子为了躲你的大青龙……股屁老往后面躲……我这鸡巴就顺著这屁股沟子一挺……也怪柳茜妹子这水儿太多太滑了……这才一不小心就操进去了啊!」
  「你……你他娘的……我数三个数~123~拨!」
  「呃!我拨我拔!我正拨呢!这莲花B好吸人啊!好像里面有个小嘴咬住我的鸡巴不放松似的!呃~我拨出来了!」
  「你~你他娘的给我滚一边呆著去。干女儿……还有干女儿的B都归我一人所有……从现在开始!」
  「嗯?血!二叔你看~我的鸡巴上沾著血啦。我操~柳茜妹子你~好紧的B~还是个处……」
  最丑的男体与最美的女体重叠交织在了一起。那刘老黑看见张秃子还在兀自挺立的鸡巴上面的鲜血后,双眼暴突惊叹惋惜之极。有如打了鸡血般一脚将张秃子踢开,手握著跨下的大青龙对准柳茜那美艳诱人还在汨汨泌出血水的B缝亳无怜惜的一挺而入。然后便是接近于颠狂的尽根操弄,任凭著柳茜的挣扎与哀求而亳无怜惜之意。
  「桀~桀!噢~好紧的B!这名器果真是非同凡B啊!噢~这小B操著太带劲了!老夫纵横欢场几十年,这么紧~这么浪的小B还是头一次遇到!干女儿你不要在反抗不要在装了,干爹的大鸡巴一定会包你满意的。」
  「咿……呀……痛……痛……痛!不要啊……求求你……拨出去!」
  「噢……这小B的浪劲上来了……紧咬著我……拨不出去啊。桀~桀!干女儿你放心!这女人头一次开苞都会痛的。你先……忍一忍。让干爹在操弄你一会时间,你就舒服了。他娘的,这么站著操太累了!都怪你这条美腿太长了,干爹操你还得踮起脚尖来操。走吧,我们还是去床上舒舒服服的去操上一番。」
  撕裂般的胀痛感在慢慢消散,蜜穴内酥麻的充实感正在由然而生。这是一种自己重未体验过的感觉。刘老黑将柳茜直接抱了起来向床头走去。柳茜本要抗拒,但两条美腿却鬼使神差的盘在了干爹的腰际,两个人的下体还在紧密的结合著。
  刘老黑这几步边走边操,真的像生死相依的情人那样,一秒钟也不愿意分离呢。
  刘老黑将柳茜放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欣赏著跨下这具活色生香的诱人美体。
  那黑雾般散开的如丝秀发~那白里透红的精致脸蛋~双眼唌泪的梦幻双眸~那鼻气咻咻的高挺琼鼻~那兀立低呤的烈焰红唇~那高耸硕大的雪白双乳~还有那雪岭上嫣然独俏的红梅新绽~最最销魂的还是那痴痴的咬住自己根部的绝品名器。
  刘老黑慢慢地将粗长的肉棒抽离了穴口,看著那龟头上沾黏著的白色与红色的液体,满意的笑了。
  「二~二叔……一会你操够了……也换我操操吧……我这鸡巴憋的实在是不行了。」
  「桀~桀!那你就等著吧。干女儿这绝世仙品小嫩B我操一辈子也操不够啊!
  我刘老黑对天发誓!
  以后再也不唱王铮亮的《好B都去哪了》,以后我只唱蔡依琳的《日不够》!
  嘎~嘎!「「嘿嘿~行~二叔!您老日不够你就先日著……那柳茜妹子这美腿还有这奶子……要不然这小嘴也行啊……能不能借我一样让我也日日?」
  「桀桀!瞧你那猴急的样,那脸憋的通红跟个猴屁股似的。那你就……过来选一样咱爷俩一块日吧!」
  「嘎~嘎!多谢二叔成全。嘿嘿,那个……二叔,刚才我也想到一首歌,我唱给你听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