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妻が犯されます。》

  「啊……欢迎光临!请进来吧!」
  「欢迎来我们家。我丈夫一直以来都受到你照顾了。」
  「啊……喔……打扰了。太太您哪的话,是我一直受到部长的照顾才是。」
  星期六下午,秋夫邀请公司最喜爱的部下奥山来家里用晚餐。
  妻子淑江对于丈夫第一次邀请公司的同事来家里用餐感到十分高兴,从早上便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
  (部长……这样子真的好吗?你的夫人是那么样的一位美人。)
  (嗯,没关系,就照我们当初商量的那样。)
  在厨房做饭的淑江,并不知道秋夫和奥山在小声著讨论著什么事情。
  三个人吃完晚餐后,面对面坐著,一边轻松的摇晃著葡萄酒杯喝著葡萄酒,一边聊著直到超过了九点。
  「那个奥山啊……关于那个……淑江,去把我的包包拿过来……」
  话还没说完,秋夫就全身瘫软的从桌上滑落到地上,烂醉如泥的躺在厨房的地板上。
  「亲爱的?!你还好吗?亲爱的……」惊讶的淑江急忙要去观看丈夫,不过奥山却挡在了淑江面前:「太太妳别担心,部长只是吃了安眠药睡著了而已。」
  「那……奥山先生,为……什么……会有这样事?」
  「太太,实际上……部长偷偷挪用了公司的资金,事后的处理需要我帮忙,所以今天是来打声招呼的。」
  「我丈夫……他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如果无法相信,即使不相信也可以。这种背叛公司的事情我也不想做,部长的事我想我应该要写份详细的报告给上头。」
  「怎么会这样?」
  「那么,我一直受到部长的照顾,今天遇到这种事也很为难。或者,像妳这样年轻的夫人拜托,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处理,不过……还是不怎么好处置啊!」
  「啊……那个……」
  「部长最好的状况是离职,最坏的话,我也是可以从公司方面来告部长,这真的很难办啊!太太。」
  说完,奥山就从餐桌的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口玄关走去。
  「等等!奥山先生,请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
  「无论如何拜托你了,如果是我能做到的,不论什么事我都愿意,拜托你帮帮我丈夫!」
  「真的什么事都可以吗?太太。」
  「是……是的,只要是为了我丈夫,不论什么事我都愿意。」
  奥山脱下了穿好的鞋子走回客厅,弯腰坐到沙发上,看著倒在餐厅地上的秋夫说:「夫人和我年纪一样都是28岁吧?这样年轻的妳怎么会和我们部长结婚呢?」
  「那是因为……我爱我的丈夫,没有其它的理由。」
  「是这样子的啊!太太那么爱部长,肯定不想看到部长失败的样子吧?」
  「拜托你了,奥山先生,拜托你救救我的丈夫吧!」
  「我知道了,既然太太都这么拜托我了,那……请太太将妳身上的衣服脱掉吧!对了,是在……这里。」
  「什么!脱……脱衣服?」
  「我想看看夫人妳美妙的裸体,不全脱下来我怎么能看得到呢?」
  「只是看看……只是看看而已对吧?」
  「嗯,只是看看。」
  (如果只是让他看看裸体就能救老公的话……)淑江下定了决心,背对著奥山开始将她身上的洋装脱下。
  「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先把部长绑起来吧!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奥山从包包里面拿出一条坚固的尼龙绳,将秋夫的两手绑在身后,并将两脚结实地绑在一起。
  「奥山先生,这样子做不好吧?」
  「没问题的,这样子预先做好准备,为了让我不怀疑,请太太原谅,忍耐一下。」
  脱下裙子的淑江并没有注意到背后奥山和秋夫两人正用眼神交谈著。
  说秋夫吃了安眠药睡著全是假的,其实今天从头到尾都是秋夫所一手筹划的诡计。
  秋夫并不怀疑淑江对他所奉献的爱情,但犹如父女般年龄的差距,为了给妻子充份的爱和想从不能勃起的阴影中走出来,秋夫决定做一件事,那就是让淑江被其他的男人玩弄,看自己是不是能因此借由嫉妒而兴奋,因此筹划了今天这样的场景。
  奥山故意将自己所做的事,撒谎成秋山部长盗用公款。实际上金额并没有所说的那么庞大,但秋夫却以要递出建议将奥山解雇的报告作为威胁,奥山才不情愿地答应了秋山的要求。
  奥山把秋夫绑好后,让秋夫可以清楚地看到淑江穿著内衣裤的位置,再次坐回沙发上。
  「那个……那个……这样子可以了吗?」
  「嗯?这可不是夫人裸体的样子啊!」
  奥山对淑江穿著内衣裤的身体是那么的完美诱人,感到一阵窒息。看到奥山的失态,淑江连忙用手遮住胸部和羞耻的股间。
  淑江凝视著躺在餐厅地板上的丈夫秋夫,下定决心似的在乳罩的勾上搭上了手。身穿洋装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淑江乳罩下的包裹的硕大乳房和她的纤细身材是那么的不成比例。
  (天啊!这真是太美了!)奥山假装冷静地看著淑江充满熟女魅力的肉体,一边目不转睛地凝视著淑江,一边重新坐弯起腰遮掩著自己因兴奋而徐徐勃起的肉棒。
  当最后一件搭在手上的内裤缓缓地脱下时,淑江眼眶中眼泪不断地累积著。淑江将内裤从膝盖落下,慢慢的抽出两脚,脱了的内裤害羞的藏在手掌后面,一手掩盖长著稀疏阴毛的耻丘,交叉著手臂遮掩著,转过身来面对奥山。
  「这样……这样……你就可以帮助我家丈夫了吧?」
  「嗯,这个……太太,我是说我是要看妳全身的裸体对吧?全身的意思……我想意思应该是很容易懂吧?」
  「嗯……这……」
  奥山对淑江全裸的身体感到十分著迷,相当兴奋的看著,想也没想的一瞬间就说出了详尽的要求。
  『奥山啊……你想干我老婆吧?一定是。可是……希望你只会用手爱抚我的淑江而不插入吧,千万不要在我面前做出那种事啊!』
  奥山在接到秋夫交代要让淑江升天的命令之后,就在网路上搜集著相关的情报,拿著自己的妻子当作实验台,做著能让女人潮吹的实验。
  『在这样美丽绝伦的美女太太面前,我的方法真的会有用吗?』
  一边考虑会不会成功的奥山一边走向前,最后来到害羞地站著的淑江面前,将遮掩在耻丘前的手悄悄地移开,鼻头凑到淑江的脸庞前。淑江闭著眼睛扭过头去,不让怀著淫邪念头的奥山围绕自己。
  「请……请不要这样……求求你……拜托你不要这样……」
  「太太,这可是约定好的喔!来吧,把脚打开,请让我看看下面吧!」
  「啊……啊……不要这样子……拜托……不要这样……」
  奥山对于淑江微弱的请求丝毫不理,他伸手攒进了淑江死死紧闭的大腿间,淑江的反抗比奥山预想的来得小。
  「咦?太太,妳已经湿了啊!」
  奥山的手很容易就伸入了淑江淫耻的肉裂中,那蜜壶内温润的蜜液从大腿内侧溢出,股间潮润得一片湿滑。
  奥山的指尖掌握了淑江蜜壶的入口,缓慢温柔地在里头扭动,并观察著淑江的感受。淑江一边忍耐著喉咙想发出的呜咽声,奥山的手也在那渐渐张开的双腿间自由移动。
  (怎么会……我竟然这么清楚地羞耻暴露在丈夫的面前……)
  「太太,妳嘴上说不要不要的,但妳的下面却已经诚实地变得那么湿了!」
  「不……不要再说了……」
  淑江不想触及一切有关于奥山对于自己淫荡的肉裂处所做的凌辱,但奥山手指对蜜壶凌辱所带来的快感却流窜全身,让她沈浸在里头。
  寂静无声的房子里,淑江努力压抑的小声呜咽和在蜜壶间来回进出湿淋的淫荡声响,奥山的理智已经无法压抑住欲望的兴奋。
  (妈的……好想干……可是,在部长面前……)
  奥山将身体横转把秋夫的视线给挡住,眼前自己的手指已经被腰软需要靠在墙上、全身赤裸泛满妖艳色彩的淑江给紧紧地吸引住。
  奥山一面扶著快崩倒的淑江身体,其中一只手大把地抓住一边乳房,另外用膝吸住了另一边柔软的乳房。
  「嗯哈……啊……啊……啊嗯……」
  然而被奥山抓住奶子的淑江紧紧地抓住奥山的头发,不仅无法将奥山的手从奶子上移开,反过来还将奥山的头压到自己的奶子上。
  奥山将淑江抓著自己头发的举动认作向自己要求更多的快感,在蜜壶内的手指增加到两根在里头来回抽动,那「滋噜」的淫荡声响更为激烈响亮。
  「嗯……嗯……啊啊……好……啊啊……」淑江将奥山的头紧紧地搂住,蜜壶中激烈的来回抽送让压抑的快感呻吟开始泄漏。
  奥山弯著手指针对淑江敏感的快感G点深入激烈的刺激著,耳边听著慢慢激烈的呻吟声,手上感到淑江肉壶里头紧紧地夹著。
  「啊啊……啊啊……好……好爽……快……快要……泄了……啊……」淑江双膝抽搐的颤抖,即将面临绝顶高潮的她将奥山的脸紧紧地埋在柔软的乳房上。
  「啊啊……泄……泄了……爽死了……啊啊……不行了……啊啊啊……」淑江更激烈地将奥山的头闷在自己双乳的瞬间,她感觉到蜜壶内喷出大量温暖的浪汁浇淋在奥山搅弄的手指上头。
  「太厉害……太淫荡了……竟然流了这么多……」淑江达到高潮的瞬间,目光往下注视的奥山看到淑江从肉缝潮吹出的淫汁水柱,不禁认为是不是眼花了。
  「天啊……太色情了……没脸见人了……」
  「哇!太太,妳太淫荡了,妳看妳泄出了这么多淫荡的淫液!」
  「啊啊……不要再说了……这太丢人了……」
  『就这样,约定的剧本就到这里结束了吗?』奥山在不被淑江注意到的角度下斜看向未苏醒的秋夫,秋夫像是理解的一样用眼神打了个信号:(奥山,辛苦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吧!)
  奥山恋恋不舍地不愿从淑江的身上离开,秋夫发现奥山已经脱离了当初的预想情形。
  「奥山先生,这件事千万要对我丈夫保密,不能让他知道。」
  「喔……嗯,不会说的。不论是谁我都不会向他提起,请妳放心吧!」
  「那……我的丈夫现在还没醒……请……请干我……」
  「……」
  (什……什么?淑……淑江……不要啊!)
  事情已经超出了秋夫当初的想像,他忍住了要对淑江喊出声阻止的冲动。
  (如果我现在起来了,那么这一切的剧本就会全毁掉了。)
  虽说这是秋夫自己所播下的种子,但他也无法预见自己会窥视到今天淑江的言行,那个被挖掘出藏在体内深处淫乱的部份的淑江,会主动地说出淫荡的话。
  奥山和淑江无声的双拥在一起,自己根本就无法拒绝淑江所提出来的要求。
  「靠……去他妈的计划!」
  奥山下定决心后,「啪」的一声将自己的衬衫扒掉,迅速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
  「太太,这里部长会看见喔!」
  「嗯哼……我想被我丈夫看到……那样会让我感到特别兴奋……」赤裸的人妻到了这个地步,将奥山紧紧地抱著。
  淑江从奥山怀中爬了出来,就正端坐在他面前,轻轻的将眼前奥山的肉棒用右手握住,一边张开她的双唇,一边让那龟头充满自己的性感饥渴的小铃口。
  『淑江……妳竟然在我的面前替别人含肉棒!』
  淑江的口中含著奥山血管怒张的烫热肉棒,龟头在淑江舌头的触碰下迅速膨胀,挤迫著淑江湿软的小嘴。
  「啊……好大……奥山先生的棒子好大……请用你的大棒子在我的嘴巴里尽情地抽动吧……」
  『淑江,这样的事妳一次也没有对我说过!』
  在淑江口中奥山粗大膨胀的肉棒,像吞咽食物般被紧紧地往深处吸吮,纤细的手指将唾液沾湿的肉棒饥渴地握住套弄。
  「太太……妳这样吸……好厉害……好会吸……我快要……射了……」
  「射出来……全都射进我的嘴里……让我全部喝了它……拜托你全都射给我吧!」淑江听了奥山的话后,加速地撸弄奥山的肉棒,双颊因铃口的前端如吸盘般强力的吸吮而凹陷。
  「喔……要射了……太太……我要射出来了……」
  奥山将淑江的头紧紧地箍住,在低沈的呻吟声中奥山将大量白灼的精液射入了淑江口中,淑江一滴不剩地将白浊的精液全部「咕噜」一声吞了进去。
  「太太,从外表真看不出来妳这么淫乱,妳平常也是对部长这样喝吗?」
  「嗯……如果我丈夫这么希望的话……」
  「部长真是幸福啊!能有这么美的太太可以这样爱他。」
  「……」
  「太太,今天就让我好好地看一看太太的淫穴。」奥山说完话后,便将身体转向还在假装睡眠的秋夫,然后将秋夫的身体仰过来,并让淑江跨过自己的头。
  「太太,我这样舔的话,太太淫乱的肉穴会全部被部长给看见喔!」
  「啊……没关系……啊……请用力地舔我,如果真的被我丈夫全部看见了,会让我更兴奋的……」
  「这样的话,我就在妳丈夫面前尽情地凌辱妳这个淫荡的太太啰!」
  奥山将暴露在眼前淑江淫荡的肉裂用两手掰开,用手指尖掐住至今还滴著爱液、淫荡肉裂前端充血赤红硬挺的淫核,慢慢地卷起那个包皮。
  「太太的阴核……好像对我做的坏事很喜欢,淫荡放纵地接受著呢!」
  秋夫对于奥山的行动感觉到愤怒,但愤怒之外看到妻子在自己眼前被别人侵犯的光景,又感到一股上涌沸腾的兴奋,并且这兴奋已经超过了先前的愤怒。
  奥山的手指在爱抚淑江的阴核下被沾得湿答答的,淑江的阴核立刻被玩弄得肥大坚硬。
  「啊啊……求求你……舔我……吸我的浪栗子……快吸我……」
  奥山在听了淑江的话的同时,自动地吸吮上淑江的阴核,并在坚硬充血的阴核上用舌头舔舐著,尽情地用力吸吮著。
  「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阴核被吸吮的淑江全身立刻颤抖了起来,肥臀间的菊门也一张一缩的痉挛,一边将奥山怒张硬挺的肉棒深深的含在口中,一边又要淫荡地发出快感的呻吟。
  淑江肥臀间菊门痉挛的快感看起来不下于淫荡的肉裂,即使秋夫也能清楚地看见。
  秋夫看著眼前妻子淫荡的肉裂被奥山的舌头激烈地玩弄,先前的愤怒完全被沸腾的兴奋给淹没,看到妻子沈浸在奥山手中所呈现出来的快感,心中的兴奋已经将原先的苦闷包围,按捺不住的兴奋让胯下蓬勃地勃起。
  奥山已经完全被淑江的魅力给迷惑,忘记了秋夫的事情,不断地啜饮著淑江淫荡的肉裂所溢出来的爱液,并让双手享受著淑江全身柔软嫩滑的熟媚肌肤。
  「啊……太太,我的肉棒已经非常有精神了……太太,我再也忍不住了!」奥山将淑江的屁股转成和秋夫一样向上仰躺著,双手抓住淑江的双腿将她大大地打开:「真的……可以吗?」
  「啊……喔……快……求求你快……肏我……」
  奥山知道淑江的需求,但是他要在秋夫面前凌辱淑江,要让秋夫清楚听到淑江淫荡地求他用肉棒狠狠地肏她。
  奥山跪在淑江充满爱液湿润的肉壶前,怒挺的肉棒一口气毫不停留地挺腰将淑江贯穿。
  「嗯嗯嗯……啊啊啊……太爽了……啊啊啊……」强烈的快感让淑江不再在乎会不会将秋夫给吵醒,不再压抑著呻吟,一声声大声喘息的浪叫让秋夫听了更为兴奋。
  奥山肉棒抽插进出著淑江的肉壶,秋夫清楚地看著,淫荡肉裂滴落的爱液将菊门给弄湿了,秋夫更看到那淫荡的浪液顺著屁股间的裂口滴落到地毯上,形成一滩滩淫荡的斑点。
  「求求你……再来……再用力点……狠狠地肏我……肏深一点……啊啊……啊……」
  奥山像是要控制住淑江快感所发出的浪叫声,双唇重重地吻上淑江浪叫的口中。奥山吻著淑江的双唇让淑江的腰抬起,奥山怒挺的肉棒抽出肏入往返的活塞在淑江的肥臀上犹如皮球般跳跃,「噗滋、噗滋」的发出淫猥的声音,爱液也飞溅散落。
  (淑江,妳觉得爽吗?真的有那么爽吗?再来吧!请让妳自己更爽一点吧!在我面前再继续这样的淫乱吧!妳的淫乱会让我感到更为兴奋……)
  ************「啊啊……啊啊啊……亲爱的……啊啊……要去了……我又要去了……啊啊啊……」
  「淑江,妳又高潮了?部长……部长夫人……肏妳实在太爽了!」
  「是这样那就好了,奥山,淑江还要被肏得更爽……」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是周末,秋夫就会邀请奥山到家里,让他在自己面前肏妻子淑江。
  「喔……太太……喔……太太这样如何啊……」
  「喔……部长……我……我要泄了……啊啊……」
  秋夫一边看著奥山从后面猛力贯穿淑江,一边享受著奥山赤裸的妻子正跨坐在自己身上挥动著腰。
  【终】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