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被奸的我》

  我叫小玉,1月份刚过完生日,正好22岁。我去年夏天从卫校毕业,进入某市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工作,被一位外科主任选为助手,工资也蛮高。但我现在回想起来,对当时他们医院的体检有疑问。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毕业后,我们同学都找了各大医院投递了自荐材料。而根据行规,要进入医院当护士首先要过体检关,自己有传染病当然不能照顾病人啦!当时为我体检的就是现在我给他当助手的主任。
  按照约定,7月5日那天中午,我早早地来到了医院。7月流火,天气已经比较热了,我为了体检方便,穿了比较宽松的T恤和及膝的中裙。为了等下外科检查时避免尴尬,我在小裤裤外面还加穿了一件四角的安全裤,胸罩也戴了比较保守的有肩带全覆盖的那种。
  医院的条件不错,每个办公室里都安装了大功率的空调。打开外科主任办公室的门,进到里面才发现主任还没有到,大概是查病房去了。办公室里已经有了六个女孩子,其中有两个是我同一届的同学,另外五个都不认识。我和两位校友聊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女生,估计也是来应聘的。
  不一会儿主任医生来了,我一看,原来是一位五十多岁、头发有一点点发白的老医生,戴著一副眼睛,皮肤比较白,看来很斯文的一个人,我不由得对他有了一点好感。
  主任医生说:「我们医院要招收外科的护理,名额只有一个,你们八个女孩子今天参加体检,如果没问题的话再择优录取。因为其他医生最近都比较忙,所以院方让我全权负责了。」我不由得暗想:原来是八个里取一个啊!看来希望比较渺茫。
  进入了体检室,主任说:「首先是全身检查,你们在卫校里都学过吧?对,是关于四肢、脊柱等的检查。大家以后都是医生,医学是神圣的,医生眼里只有器官,希望大家抛开性别的界限。现在大家把外衣裤全脱了,只留胸罩和内裤,拿好体检表格排队过来让我检查。」
  大家面面相觑,脸上都有点尴尬。虽然平时寝室里大家都大大咧咧,但现在要面对一个陌生的五十多岁的男医生,还是有点害羞。
  我偷眼看看另外七个女生,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纪,有一位看起来是中专刚毕业的女生,扎著两条可爱的羊角辫,看年龄好像比我还要小的样子。窃想:「医院可真缺德啊,我们那么多小女生竟然让一个男医生来体检!」
  我正在犹豫著要不要脱衣服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已经开始脱了。我狠下心想:反正又不脱光,都廿一世纪了,我又不是老古董,脱!当下,八个女生在有人带头的情况下一一脱下了外衣、外裤或者裙子。主任似乎很满意,眼镜都在微笑著。
  环顾四周,八个年轻女孩子的半裸体发著雪白的光亮,我的内衣算是最保守的了,还穿著四角裤。八个女孩子白皙的脸上都有点红,又都忍不住偷偷地观察别人的内衣款式。
  「喂,你。对,就是你!」我惊讶地看著主任,他在叫我:「把外面的短裤脱了!还要不要检查了?真麻烦!」其他人也都投来带点鄙夷的目光。
  我偷眼看别人,有些人的内衣裤都很火辣,甚至有个女孩还穿了前面有点蕾丝的透明短裤,只有下面是双层的挡住了重要部位。而我以为可以穿著安全裤检查,又怕热,里面穿的小裤裤是T字裤啊!主任的态度很不耐烦,为了工作,为了我的前程,我只好硬著头皮把四角裤脱掉。
  主任看到我的T字裤,眼里似乎有点放光,他说:「我们医生每天都看习惯了,你不必不好意思。穿著那玩意不好检查尾椎骨。」
  「对不起!主任,是我不好。」我忙赔著小心,一边整理著T字裤,努力挡著重要部位。
  主任让只穿著三点式内衣的年轻女孩子一个个地走到他的椅子前,「站直!
  手伸直!腿伸直!弯下腰!转过去,弯下腰!」更可怕的是,他还要伸手在女生的手、腿、后背抚摸,一直摸到脊柱尾端,也就是屁股沟那里。还要让人在他面前弯腰,甚至转过去用屁股对著他的脸弯下腰。
  完了!我的裤裤根本挡不住,而我宽大的胸罩也一定会在弯腰时走光的!我前面就是那个穿透明内裤的女孩子,看著医生检查,我们互相吐了吐舌头。
  「下一个,夏雪!」
  「哦……」终于轮到我前面的女孩子了。主任让她做了几个动作,摸了她的手、腿的各个关节,我在她弯腰的时候发现她的胸罩有点松,结果,连在侧面的我也看到了夏雪右边粉红的小乳头,主任更是漫不经心地看了好一会才让她直起腰来。
  「转过去,弯下腰!」夏雪慢慢地照做。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的透明内裤前面的重要部份虽然是双层的,但后面几乎是全透明的!臀沟清晰地展现在这位刚见面不到十分钟的陌生男医生的面前!更可怕的是,由于她极力弯下了腰,不但白白嫩嫩的臀部几乎一览无遗,而且我还透过她后面透明的内裤看到了前面的黑毛毛!
  虽然很紧张,医生还是叫到了我的名字。终于轮到我了,当时我真想抓起衣服逃出去!可又想,工作怎么办?只好硬著头皮走到医生跟前。他也依样画葫芦地让我做各种动作,同时不忘不时地偷偷看一眼我窄小的T字裤。
  这件T字裤实在太小了,前面的裆部只有很窄的一小条布,后面干脆是一条细线!我为了凉快才穿在安全裤里,本不想露出来的,可谁曾想会让我把安全裤也脱下来?我面对医生不敢看他,也不敢看自己的裤裤,好像感觉自己的几根毛毛随著动作跑了出来,而那一小片布也顶多勉强遮掩著我的大阴唇……
  我感觉脸上发烧,又好像觉得后面的女生都在对我指点著,只是机械地跟著主任医生的口令弯腰、伸腿。前面看过后,主任还是让我转了过来,我心想,完了……后面的细线什么也遮不了的!
  主任的手从脖子那一直往下摸,只不过我感觉他摸得特别慢,不像体检,更像是抚摸……经过小裤裤的绑带时,我感觉他的手指不经意地轻轻带了一下,把我的内裤又稍微拉下了一点点,一直摸到屁股沟的上沿,但我又不敢去往上拉,怕他又要笑我没见过世面。管他呢,死就死吧!看就看吧!我豁了出去,只希望他快点检查完好让我穿回衣服。
  「弯下腰!嘿,说你呢!」我正在乱想,主任又在命令我了。「哦!」我也极力地弯下了腰。
  可以想像当时的我,22岁的大姑娘连恋爱也没有谈过,此刻却把光溜溜的臀部对著一个陌生的男医生,而这个雪白的臀部除了一条细线其他什么阻拦也没有。
  固然医学神圣,可以抛开性别,可医生也是有性别的呀!哪怕这个男人的年龄都可以媲美我的老爸!我脑子里忿忿地想著:这次可便宜了这个老家伙,要不是他只招一个助手,我才不会脱得这么精光地来给他看我的屁股!
  不是我夸口,放眼望去,整个屋子里的女孩容貌虽然不是我最漂亮,但似乎我的身材最好些,皮肤也最白皙。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我感觉这个医生看我、检查我的时间特别长。
  忽然,我觉得臀部有凉凉的空气吹过,才想起医生刚才摸脊柱时对我做的小动作,我想,现在我的T字形小裤裤一定有点松动下垂,后面的那根该死的细线一定弯曲了,那我的肛门、肉洞和前面的小黑毛毛、小唇唇,岂不是都要给他看光光?但此刻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我最担心的还是他会不会闻到我屁眼里的气味?要知道,他的脸离开我的臀部还不到十厘米!
  终于每一个都看完以后,医生又发话了:「下面我们要检查内科。」太搞笑了吧!外科主任连内科也精通?我们八个女孩子再一次面面相觑,可是没有人敢有异议,毕竟录取谁、不要谁,都掌握在他的手里,这年头工作难找啊!
  内科是在一个小房间里作检查的,里面有一张平时我们在医院里都能看到的检查床。两个房间之间用一扇小门隔开,不同的是,现在医生让我们一个一个进去检查,不轮到的则要在外面等候。
  医生又特意关照,为了检查的方便,天气又比较热,大家可以不必先穿好外衣。大家都心想,反正全方位各角度都让他看过、摸过,不穿也罢,检查内科也比较方便。
  医生又大肆宣传了一番医学神圣论后,一个个女孩子开始轮番进入小房间检查,不过这次的检查似乎比刚才在外面的更仔细,因为每个女孩子进去后都逗留了比较长的时间,大约十多分钟才检查一个。
  我观察她们,进去时都是忐忑不安,出来时都是如释重负,脸也红红的。暗想,内科少不了按腹部,她们大概是比较害羞吧!我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姑娘,检查时都慢慢熟识了,不轮到的时候就都在外面聊著。唯独有一个女孩子进去才半分钟,就红著脸跑出来穿起衣服离开了。我想,看来她是没戏了。
  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最后一个叫到了我的名字,我赶忙拿著体检表进入内室。这里的空调开得比外面大房间稍微高些,湿热的空气中又似乎有一点淡淡的烧碱味。我还没看清楚周围环境,主任医生说:「把胸罩也脱了,过来平躺在这里。」他指著面前的检查床。
  「啊!」我终于明白了刚才的那个女孩子为什么要红著脸离开了。怎么办?
  脱还是不脱?
  医生不耐烦地催促:「快点!快要下班了,人家外面的同学还在等通知录取谁呢!」
  想到要工作,我再一次豁了出去。看来刚才的六个女孩子都已经献身医学事业让这个老男人给看过了,反正又不少块肉,脱就脱,怕什么?又不脱光,反正还有小裤裤!
  我咬紧牙齿,背过身去解开扣勾,慢慢拉下胸罩,放在检查床另一头,慢吞吞地躺下去(如果动作太大,就会让乳房比较震痛。男人们都以为我们的乳房看来很坚硬,其实她们很柔软,一有小震动都比较痛),医生开玩笑似的笑著说:「嗯,你的胸倒发育地不错!」
  我躺在检查床上,虽然没有枕头,却也看见了自己的胸部高耸,乳房顶上的两个粉嫩的乳头散发著淡淡的粉红色的光泽,连忙羞得用手挡住了眼睛,却又忍不住看他想要怎么检查。
  我从手指缝中发现医生的眼睛似乎在镜片后闪著光,他看到我挡起眼睛,自己却把眼睛瞪得更大,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的乳房看,我开始后悔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脱下了胸罩,现在浑身上下除了那条根本遮掩不了多少的T字形小裤裤,已是毫无阻挡地暴露在一个见面不久的男医生眼里。可事情似乎已无法挽回,我也只好安然躺著接受体检。
  他先是按、摸腹部,每个部位都摸得十分到位,摸的时间也比我们在学校里实践时更长。我安慰自己:看看没关系啦!他又没有对我怎样。所有的内脏都很顺利地摸到位了,不像是内科的外行嘛,相信医学没有性别吧!于是我又把手放了下来。
  突然,男医生的手又摸上了我的胸部,乳房的下缘。我问:「不是只检查内科吗?」他只说是检查乳房有无肿块,我定下心来。
  他摸的手沿著乳房摸了下缘、侧面、腋窝、上缘,最后竟停留在乳头上。我吓得的轻声惊呼,他笑著说:「不要怕,做个全面的检查。刚才摸到你的乳腺似乎有点问题,顺便帮你看看。」说著,用两手揉搓著整个乳房。
  我吓得呆了,心里既害怕有乳房疾病而医院拒绝我的工作要求,一方面又害怕他是不是在侵犯我?正在担心,我却发现,我的乳房起了奇妙的变化,本来很柔软的乳头变硬了,在乳房和他的两手的摩擦之间变得越来越硬,而我自己则感到了一些性的冲动和快感!
  虽然我在家、在学校都是个乖乖女,但我也不是没有手淫过,这种冲动、这种邪恶的快感跟我自己手淫的快感比起来强烈何止百倍!
  试想,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勉强盖住两边大阴唇、稍不留心就露出羞毛的T字内裤,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揉搓著自己从来都没有被人看过的双乳,而门外却聚集了很多竞争的对手,此刻的心情极度复杂。
  幸亏医生只摸了半分钟左右就停手了,说:「还好,以后妳要多做做扩胸运动。」而我此刻,发现自己的T字内裤上竟然有一条不很明显的水渍。以前手淫的时候也有爱液流出的现象,不过似乎这次更为强烈,连内裤上都有了浮水印。
  我脸通红,说:「没有问题吧?呵呵!」而此刻,医生放开了手,站起来看著我有些发红发涨的乳房,又看了看我雪白的大腿,可能还不经意地发现了我的内裤上的变化,说:「刚才只摸了脊柱,现在要检查下背后的皮肤。」
  他让我反过来跪趴著,开始摸我的整个背部。别说我的背上,我全身的皮肤都非常的雪白,没有瑕疵,医生似乎对我的皮肤很满意,在背上摸了很久。我虽然脸朝下跪著,但还是感觉到他火辣辣的目光在我晃荡的双乳上扫描,似乎要看清楚乳头上皮肤的每一个皱褶。
  摸到腰部时,他又故技重施,一边摸一边把我的T字裤绑带往下带。我不是没有察觉,但我的双手撑著床跪趴著,不能松手去遮拦他。
  他一定已经把我的绑带弄得很下面了,现在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肛门暴露在空调风里那种凉凉的感觉,看来,我的小穴也被看光光了。算了,反正刚才外科检查时他也看过了。
  他说:「摆一个标准的膝胸卧位,我检查一下臀部的皮肤。请回答这个姿势用于何时?」我马上回答到:「主要用于肛门镜检、会阴手术。」
  现在我没用手或肘部撑著上半身,而是将头侧过来紧贴床面,双手弯曲在头两侧,连肩部、乳房都接触到床面了。这姿势使我的腰部下塌,背部形成反弯的弧线,臀部成为全身的最高点。
  主任站起身,一手搬椅子,一手拿著落地灯又走过来。以他的角度,我的上半身在他坐的位置完全看不到了,只能看到一个圆圆的臀部、直立的大腿和两支脚掌。主任对准了灯光坐下来,经过前部份的洗礼,我也开始镇静了。
  这样的体位使我的隐秘处透过松垂的T字裤几乎一览无遗:我的肛门完全暴露,阴部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条凸起的肉阜和一条紧闭的肉缝,而两条肉阜比两侧的大腿还要突出。我的阴毛很少,几乎只长在小腹上,所以只有在肉缝两边零星有几根绒毛。经过刚才的乳房检查,肉缝的中间对著灯光的反射有一点点闪光,给人以淫亵的感官冲击。
  我心里默念著医学书上的话:「人类的肛门,其实它很普通,只不过是一个孔洞,外边缘有一圈放射型的皱褶。由于它很少被看见——自己的看不到,别人的不让看——所以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被别人看见肛门是一种耻辱,看见别人的肛门则会产生一种满足感。」
  主任顺手脱掉了我的T字内裤——我也没反对,反正也被他看全了。其实,经过刚才的乳房检查,我心里似乎对这个医生也放松了一点警惕。我隐隐觉得,这样的检查似乎很受用、很新奇。
  主任又仔细抚摸了我臀部的皮肤,比摸背上更仔细。我心里开始旖旎起来: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为了该死的工作,全身脱光光打开双腿让人看屁眼还不够,还要仔细摸一摸屁股,暗自嘲笑自己。
  医生的手很大、很温暖,摸著我的屁股很舒服,这种舒服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特别是当他的中指不小心划过我的臀沟时,我几乎要兴奋地叫喊出来。但有不能——外面有很多同学呢!
  这时,主任对我下了最后的命令:「你转过来,朝天平躺。」我想,还差这最后一步吗?如果这时退却,前面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我照做,朝天躺了下来,重新挺起了我光洁又粉红的乳房。我来应聘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此时的我竟会像一条白鱼一般光溜溜地躺在床上让一个陌生的男医生检查全身。
  可这时主任并不闲著,他不再对我的乳房感兴趣,他说:「两腿分开,脚跟碰到臀部,检查一下有无性病!」我吃了一惊,但又很无奈的照做。
  他指挥我曲起双腿并分开,而他就坐在我的脚边挡住我的脚,使我的腿不能伸直,这样他扭过身就能清楚地看到我两腿间的秘密。他为了看得更清楚,就侧过身用肘部支著上半身把头凑到我的两膝中间,几乎是一个半侧躺的姿势。
  主任弯下腰,看见我总想把腿并在一起,就把我的膝盖往两边推,但还是觉得不行,他就干脆把我的右腿搬起来用自己的身子挡住,然后再用手推住我的左膝盖。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浪费一秒钟,两眼一直盯著我的两腿之间。
  我说过,我的阴毛只长在小腹上,在肉缝两边只零星有几根绒毛。随著两腿被分开,肉缝也逐渐裂开,他看到在肉缝里还有两片薄薄的呈粉红色的肉片。肉缝对下两公分是肛门,大概是由于腿被分开,受到空气的刺激,肛门皱褶伸缩了两下。
  主任伸出一只手指放在我的肉缝中间,轻轻的摸著,慢慢地分开阴唇,手指没入肉缝里面,我的两瓣唇肉也被分开到两边,里面粉红的小阴唇也又露出来。
  主任的手指就在我的小阴唇上轻轻的撚著,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慢慢地放松分开了大腿,肉洞里面流出了淫水。
  主任用手摸了我的小阴唇,又往上推开一圈柔软的表皮,露出一个红豆粒大小、亮亮的粉色肉粒。他用手指触摸这肉粒,我全身抖了一下,两腿间、阴道和肛门同时一阵痉挛,而主任并没有因此放开手。
  我用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指想阻止他的触摸,同时小声说:「不要摸这里。」
  「怎么,受不了了?稍微体会一下。」他笑著说,同时拿开我的手,继续按压阴蒂。随著他的按压,我晃著头大口喘气,肛门部位一努一努的。直到看见我的肉缝里流出了一些白色液体,他才住了手,说:「这是女性的最敏感器官。」
  他拿了一张卫生纸给我擦了擦阴部,我看见那颗「红豆」变成「黄豆」了,就说:「我也想摸一下。」我捏住自己的阴蒂,主任却抓著我的手,用我的食指在我阴道旁分泌出的液体上沾了一下,然后压在了那颗「豆粒」上。
  我按压著,在陌生的男医生面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主任又饶有介事地询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说:「需要探摸一下妳子宫的位置。」然后就在手指上涂一些油,把手指插进我的阴道,一边说:「放心,处女膜可以容下一根手指而不会弄破。」于是他将中指插入!
  里面很热,他一直将整个中指全部插入,然后慢慢地搅动起来。阴道尽头软软的,大概就是子宫了吧!他不时弯曲手指,于是我也发出了一声声低吟。
  他抠了一会又抽出手指,用手在我外阴上摸了摸,像是爱抚。接著一只手分开阴唇,用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伸进阴道里,一下插到底,又拿出来在阴道口轻轻摸,我感觉到的是痒、是痛、是酸涨。
  他手摸著我的阴户,眼睛却盯著我的脸,那样子好得意呀!我心想:他比我自己会摸。
  他重复了几次这样的动作,又再狠劲地插进来了,另一只手使劲按我肚子,顶得我的宫颈很酸涨,我有些坚持不住了。他用非常得意的样子看著我,手从阴道里拿出来,摸著肛门说:「痛吗?怎么肛门努出来了?」我没有回答。
  他没有戴手套的手放到在我大腿内侧抚摸著说:「你的皮肤真好!又白又细嫩,摸著像缎子样的细滑。」主任是在挑逗我!也确实起了作用,我的脸红了!
  我的血流加快了!我的阴道更湿了!可是我现在不敢得罪他。
  主任看到了他的成绩,他扒开我的阴唇看,假装才发现似的抬起头看著我的眼睛问我:「那么湿了?」我迟疑了一下,朝他点点头。他又摸了摸小阴唇才把又粗又长的手指插进阴道,一下就插到最深处,被手指占满的阴道还在收缩,阴道里痒的感觉在不断加剧!
  主任用另外一只手按我的肚子,按得我有些痛,正好起些止痒的作用。可是按了几下后,那手竟轻轻的抚摸我的腹部,阴道里的手指在里边颤动……我感觉坚持不住了,把弯曲著的小腿伸直、绷紧两腿的肌肉,抵抗痒的感觉。
  主任看见我的样子,得意地坏笑起来,在我肚子上的手也开始轮流揉摸和捏弄我的乳房。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赶快深深地吸气,发出「嘶……嘶……」的声音。医生问我:「是不是痒了?」我点点头。
  看我点头,他胆子更大了,阴道里的手指模仿著性交的动作,进出、进出的来回捅。他不时在我的阴道口轻轻地揉,又插进阴道里抽动,他的手在里边时轻时重地捣弄著……
  痒的感觉袭来了!从心里到阴道里!他的手指插到最深处挑逗我的宫颈,顶几下再轻轻的拨弄,我感觉自己阴道里又痒、又酸、又涨,还微微有些痛,强烈的欲望开始在我心里燃烧。
  主任肯定知道我阴道里的变化,他盯著我的脸观察我的表情。痒得太厉害了我就把脸侧到一边,主任看我侧脸,就去顶我的宫颈,我回过脸,他又在宫颈那里转圈摸……我的呼吸加快了,他非常得意地笑了!
  他的另一只手去揉我的阴蒂,那滋味比打我还要难受,我浑身一颤一颤的不停在抖。他拿出阴道里的手指,翻开我阴蒂的包皮看,赞叹地说:「好大、好亮呀!你自己没有摸过这里吗?」他看见我点头,就非常坏的笑了。
  他把我阴蒂外的包皮捋下,让阴蒂高高地凸起来,然后认真地揉我的阴蒂。
  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下一下的抽搐著,不断摇动屁股,阴道里涌出了水。
  这时他却不动手了,而是撅著嘴示意我,我知道这是我得付出的,就把胸向他靠近,让他用舌头舔我的乳头。煞那间,我感觉触电了,那电流传遍了全身!
  他看著我赤裸的身体,双手伸到我身后抚摸我的屁股道:「太美了!妳不要怪我,是妳太漂亮了!妳的身材、乳房、皮肤、妳的相貌,简直无可挑剔,我实在禁不住你的诱惑!」说完那双手就在我的乳房上揉捏,我闭著眼、咬著嘴唇忍受著。
  他又叫我弯腰趴下,胳臂按在床边,他一只手扭捏乳房,一只手从后背摸到屁股沟,在屁眼和阴户上乱摸。我身后的那只手表现出了医生的丰富经验,时轻时重地揉阴蒂、摸阴道,不几下我就感觉浑身燥热、下身酸痒难忍,剧痒时我就扭动屁股躲他的手。但这是徒劳的,根本就躲不开他!
  看见我的样子,他更得意了,还凑到我脸边小声问我:「痒不痒?」我也小声说:「我受不了了!」他哈哈地笑出声了,但揉阴蒂的手还是没停。
  主任叫我躺到床上,朝他劈开腿,他用屁股把有辘轳的椅子挪到床边,捋开我阴蒂包皮揉了几下,我就痒得屁股抽搐了。他叫我自己揉给他看,有他揉的基础,我自己揉几下也抽搐了,淫水更是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他拿出一个探头样的圆棒,不知道他怎么拧了一下,那根圆棒就「嗡嗡」的响起来。他把圆棒搁到我的阴道口,圆棒是颤动的,使我本来发痒的阴道变得更酥麻,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往阴道里爬,好像无数的小虫在窝心里蠕动!我情不自禁地「啊……啊……」呻吟著。
  他站起来趴在我身上,用嘴吸啜我的乳头,上下一起刺激我,我的呻吟、阴道流的水,说明了我的需要。其实被男医生检查,我开始时是不好意思,感觉难堪、难为情,但随著检查的进行,欲火燃烧起的冲动也就在我心里躁动了!
  这男医生挑逗女人的技艺非常高超,让女人受到强烈刺激,这刺激比她们自己弄来得更强烈!让女人在他们面前露出丢人的丑态!女人的身体叫男医生捏弄得不能自己控制,痒的滋味难以忍受!女人被男医生羞辱玩弄后,变得堕落!
  主任看见我发情的样子,冲我直笑,他叫我趴在床边、翘起屁股,然后掏出他的鸡巴。呀!好大呀!那么矮的个子,怎么鸡巴会有那么大?又粗又长的阴茎上蹦起蚯蚓样的血管,紫色的龟头像个蘑菇,大得吓人!
  他要来真的了!我想制止他,可是奇怪的是一看见他的鸡巴,我阴道里就奇痒难忍,强烈的渴望让我动弹不了。他向下按我的背,使我屁股撅得更高,然后用龟头在我阴道口蹭、捶,阴道里不住地流水。
  突然我感到一下疼痛,他插进来了!阴道马上被堵塞得满满的,撑涨得极难受,可同时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爽美感觉。他开始是慢慢地抽动,后来就猛烈地狠插,只听到「啪!啪!」的肉体碰撞声。
  他抽插了一会突然停止了动作并拔出阴茎,我阴道里马上痒得难忍。主任真是玩弄女人的专家,他太了解女人了,他使我神魂颠倒、忘记脸面!他把龟头搁在阴道旁边,我里边太痒了,就挪动屁股用阴道口找他的鸡巴。
  他以得意的口吻成心问我:「还要呀?痒吗?」我不顾一切地告诉他:「痒啊!我要!快插进来吧!」他嘿嘿奸笑著叫我躺到床上,自己脱光衣服,我立即自动劈开双腿等他上来。
  他过来跪在床上,把鸡巴对著我两腿间,要我拿著他的鸡巴自己插进去。阴道里的骚痒已经让我将一切羞耻抛诸脑后,我赶忙伸手握著他的大鸡巴就往自己的阴道塞去,跟著他就一阵狂插!我感觉下边酥痒无比,膨胀得快要爆炸!
  他一边干著我,同时一边抚摸我的乳房、亲吻我,他使我忘记了一切,舒服的快感传遍全身。我狎昵地接受了主任的所有动作,淫荡的呻吟声也不受控制地发出了,此刻我不单全没了先前的矜持,简直是乐不思蜀!
  主任在抽插的同时,还问我:「检查时妳痒不痒?」他的问题使刚才那些尴尬场面浮现在我眼前,加剧了对我的刺激,使我主动地挺动著下体去迎凑他的奸淫。他加快了动作,干得阴道里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我感觉阴道在不断收缩,他每插一下,我就会呻吟一声,上下两股声音响成一片。
  十多分钟后他的抽插动作去到了极速,我的高潮也来到了,就在我陶醉在令人昏厥的快感中时,他突然把鸡巴拔了出来,对著我肚子「噗噗噗」地射精……
  到高潮的最后一丝余韵也退却了之后,阴道里还刺痒著,我才坐起软绵绵的身子,赶快擦了擦下体,穿好衣服。主任满意了,说:「行!你明天上午就来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