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岳母三个月》

  那一年的夏天,我接到老婆的电话,说岳母病了让我回去一下,于是我急忙坐飞机赶回了杭州,一进门我便急著问岳母的病如何?老婆告诉我说岳母是子宫癌,大夫说要尽一切力量来满足岳母的后三个月的生活,一定要让她开心快乐,这后三个月就将是她最后的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她将需要有人陪,因为她的情绪很不稳定,随说岳母是个很要强的人,但老婆还是放心不下,因为老婆明天就要飞去美国考查这个机会是她一生追求,所以她希望我能留下来陪岳母。
  第二天,老婆坐飞机走了,我给单位打电话,把手头的工作做了安排后于是便匆匆赶到了岳母家中,按过门玲后,好一会门才打开,刚五十二岁岳母一下子好像老了许多,白嫩丰满面容也变的有点发灰,而且有点没精神,岳母问我怎么回来了,我说公司有笔帐就在岳母家附近,所以让我来要的,岳母又问她女儿,我告诉她已经去了美国,岳母笑了笑就让我去房间休息,晚上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后,坐在沙发上闲聊了几句,岳母就说不舒服就进房休息去了,我一个人做在那儿看电视,电视剧的内容很是有趣,所以我看的很晚才睡,可当我路过岳母房间的时候,却听到一阵阵打翻容器的声音,于是我急忙推门进去一看,岳母倒在了床边一旁撒落著大把的药片,我急忙跑过去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可她已经昏迷过去,看著她苍白的脸和临乱的头发,我紧紧的把她搂在我的怀里,在她的耳边大声的叫著她,好一会岳母才慢慢的醒来,岳母看著我,她的眼睛里芩著泪水,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头更深的埋进我的怀中。
  我就这样坐著搂著她,静悄悄的,静的我们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看著她醒来,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似的,就在此时电话响了,是我老婆打来的,我简单的把这边的情况说给了她,放下电话我才注意到岳母散乱的睡衣处裸露出的肉体,是那么的妖娆诱惑,白嫩的乳房又圆又大,红润的乳头鲜的象草莓,两条美丽修长的大腿更是美上加美,大腿根部的息肉颜色还是那么鲜艳,看著看著我的下体开始膨胀,膨胀的小弟弟越来越硬,由于岳母的头在我的怀中,又恰巧我的小弟弟顶在了岳母的乳房上,欲穿过短裤而出似的把短裤顶的象小帐篷,一动一动的攒动岳母的乳房,此时的岳母好像感受到我阴茎的变化,涨红著脸从我的怀中起来,默默的把睡衣整好羞涩的转身睡去,我只好起身离去,回到房间我细细的品味著先前所发生的一切,五十二岁的岳母虽然身段不像以前,但皮肤还是那么的白,她的乳房大腿和她羞涩的面容使我兴奋,可她是我的岳母,老婆的妈妈我又能怎样呢?要是外人我早就把我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了,想到这里我只能安慰小弟弟,今晚就打飞机吧!
  一夜的混混欲睡绮梦不断,睡梦中的岳母总是解开睡衣,露出丰满的肉体向我招手,梦中的她是那么的淫荡,随著耳边的一声声轻叫,我睁开双眼是岳母在叫我起床,我揉揉朦胧的眼睛看著岳母,怪了今天的岳母怎么不一样了,与那天给我开门的时候的岳母简直就是判若俩人,今天的岳母好似刻意修饰了一翻,红润的婴唇弯弯细挑的眉毛,白皙的面容上淡淡的腮红,并且穿了一件米黄色的旗袍,旗袍叉直达大腿胯部,雪白的玉腿,娇小的玉足,配穿一双高跟靴,哇!妈你好性感啊!我情不自禁的大叫出来,.岳母说:哦!是吗?我怎么不觉的,我还不是和平常一样吗?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快起床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妈!这不全都是你女儿惯坏的吗?咳!你们这些年轻人太懒了,快起来,妈妈做了一些好吃的东西给你吃,说完就走出了我的房间,我急急忙忙穿好衣裳来在客厅,见岳母已经就坐了,桌上放著一瓶红酒还有一些小菜和点心,岳母起身为我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我站起身和岳母碰杯并祝福岳母,席间我问岳母昨晚是怎么摔下床的,岳母的脸一下子红了,说是自己不小心的,问我她在我的怀中睡了多久?我有些不好意思回答,于是找借口说筷子掉了,我低下头去捡,啊!太美了!从这个角度我看到了岳母的三角裤,我的下体不由的又硬了起来,我低著头一边看,我的一只手悄悄的把我的小弟弟掏出来打飞机。
  好久,岳母见我在桌下不起来,就也低下头来看是怎么一回事,这一低头正好看到我打飞机,岳母看见我的大鸡巴在我的手中套弄,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就在这时我的大鸡巴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飞入了岳母的口中,岳母被我的强有力的射精击中,她在情急之下仅一口吞下,晕了过去,我急忙放好我的大鸡巴,过去扶她,叫了几声「妈」你快醒醒,可是岳母却没有回答,看著岳母娇媚的脸,我的下体又硬了,色胆包天的我,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和岳母的小穴,在我的一阵揉摸之下,岳母的小穴竟流出甜蜜的淫水,在淫水的润滑下,我的手指在岳母的阴道中一进一出,好不自在,就在这时我感到岳母快要醒来,便急忙抽出手指把岳母的旗袍整好,岳母在一声叹息后醒来,原本娇美的脸更加美丽动人,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的岳母呀!你这孩子真坏竟射到我的嘴里,说著眼睛却看著我还硬著的大鸡巴,从岳母的眼神中,我知道岳母并没有生气,我想她也一定是想要了吧!于是,我便试探的说:妈对不起!以后再也不射到你的嘴里了,人家都说丈母娘疼女婿,再说,妈你穿旗袍身段那么好,大腿又那么白,还有,你女儿又去了美国,我该怎么办!
  什么!浑蛋女婿,看我不把你的那东西剪了!说著说著岳母竟然笑了。我一看岳母不生气,便急忙抽出我的大鸡巴,抓住岳母的手放在我的大鸡巴上说:好!「你剪!」「你剪!」自己的东西能让妈妈剪那是再好不过了。大鸡巴在岳母的手上被套弄几下。
  岳母说:好!这么大的鸡巴,等我什么时候想剪我在剪,说完岳母笑著跑回她的房间去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够放过呢!我后面就追来到了岳母的房间,我从后边紧紧的抱住岳母,和岳母戏弄著,我把岳母压在身子下,我粗硬的大鸡巴紧紧的顶在岳母的肥屁上,岳母越是挣扎,我越是感到兴奋,好一阵子岳母可能是累了,不在挣扎了,于是我温柔的亲吻岳母的耳垂,和她美丽的脸脸颊,我轻轻的把岳母旗袍的下摆撩起。
  岳母的小穴在我大机巴的磨趁之下,淫水更是一流不止。我紧紧的压在岳母身上,我用中指轻轻的搓揉岳母的阴核,岳母立刻「啊」的一声,我顺势用两支手指插入岳母的小穴里,好紧好软,想不到岳母生过孩子,阴道还这么紧窄。我抽出手指给岳母看,「妈,你看,你的小穴都湿成这样了」。岳母什么也没说。我再看看岳母那个东西,虽然大小阴唇都是深红色,但是接近五十二岁的小穴,算是不错了。让我这个女婿先尝尝看是什么味道,我伸舌头去舔她的大小阴唇。
  「喔…不…可以…那是……啊…喂…不…好…啦……啊」,闻到岳母阴户甜的味道真让我兴奋。
  我一边舔一边吸,一会吸著小阴唇,一会舔弄著阴核,岳母全身发抖。
  「喔…乖女婿…啊…不……啊…好…啊……」「啊…孩子…啊…好棒……」
  ,我越舔,岳母就叫得更大声,慢慢的岳母开始放开自已。
  「啊…孩子…不…啊…不…要…停…啊……」
  看见岳母中年美妇的娇艳姿态,我都开始忍不住。我把我七寸长的大阳具放在岳母的小穴上。
  「啊…孩子…给我…快点……进去……啊……」
  岳母红著脸悄悄的对说我:「啊…好女婿…干我吧…我好想被你奸淫啊!」
  藉著岳母的淫水慢慢插进了湿滑的蜜穴,立刻给一阵又滑又暖的感觉包住,接著便是抽插旋转。
  「啊……啊……哦……啊……坏蛋……啊……好粗……粗啊……啊……」岳母耸动著雪白的大屁股,不知羞耻地浪叫著。
  「啊……」看著岳母的小穴给我撑开,鸡巴慢慢插入去。「啊…妈…你老人家好棒啊…怎么…呀……好滑…好多…水…噢……」,我开始抽插,岳母好多淫水,所以奸得好畅顺,真的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吱吱」声。「……不要…停……大力的…干……啊……我…给…你……干…死…了……啊……」竟然可以看见岳母叫床,真的好兴奋。「妈…噢…好…爽…呀……」我感觉岳母的小穴,正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好舒服,母女两的小穴一样,现在贴身奸淫的感觉真棒!看著大肉棒在岳母的小穴里抽插,两块阴唇给我撑开,看著两片小阴唇翻出翻入,我特别兴奋呢!我知道是因为奸淫的对象是自已老婆的母亲,所以我大力抽插,「啊…是……就是这样…噢…啊……不要…停…啊…啊……」「啊,不……不要……」真是想不到岳母的小穴是这么好。「啊……快……插……插我……啊……」岳母的下体被我弄的快感一波波荡漾到全身,这几天压抑了许久的性欲终于爆发了出来,不由自主抱住儿子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丰满的臀部疯狂地下,「啊……啊……天那……啊……快……快啊……好……好爽……啊……哦……」岳母乳头被我含在嘴里允吸著,岳母下体被我粗大的阳物快速抽插著。
  跟著我变换招式,我要岳母趴在床上跪著,我又再舔岳母的小穴,这次淫水真的多,真是「新鲜原汁」。我这时用肉棒沾了淫水,由后面奸淫岳母。看著岳母又白又翘的屁股摇动,真是好美,而岳母就只知道「啊…啊……啊……」的叫著。「不……妈……你的…东西…好紧……怎么这么……好……好爽…呀……噢……不…得…了…啊……」突然,我感觉到岳母全身颤抖,岳母的小穴一下一下的抽搐,我知道岳母的高潮又来了。「哎…哟……啊……啊……」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到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