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要知道做爱 以免自己妈妈被干 都不知》

  我正式进入社会工作,已经是28岁了,主要是因为我读完硕士,当完兵之后还出国读书,回到台湾的第一份工作,还是人家介绍的,到一家工厂,但不是做工人,这家工厂位于某工业区内,一楼是小型的工厂,二楼则只有小间的办公室,我则是坐在二楼的办公人员,办公室很小,但有冷气吹,里面只有四张桌子,一个老板、一个厂长,我一张以及女主角小雯,老板基本上都不会出现,一个月都不知会不会碰到一次,而厂长出现的时间都超固定,开工、午休后及下班前这三个时段,出现也只有短暂几分钟,主要是看大家有没有在冈位上,他坐在位子上,没超过五分钟,其他时间也不知他跑到哪混了,而其他一楼员工,基本上都不会上来,都是我们有事下来去找他们,因此,造就每天我都是跟小雯独处,而我们工作量是一阵一阵的,某几天非常忙,某几天就非常闲。
  做了几个月下来,我跟小雯变成无话不聊的朋友,原因很简单,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不是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互相聊天,慢慢弟我们从不熟的人,变成好友,再转变成地下情人。小雯比我小一岁,却有一个2岁的儿子了,但身材还不错,就像平常看到的OL,每天都是穿裙子或长裤,上衣总是白衬衫,有时可能太忙挺热的,上衣还会解两个扣子,加上她身材非常的好。
  生完小孩身材没走样,跟她聊了才知道,小雯胸部居然有35D左右,可能平常她穿的衬衫比较宽松吧!比我预期来的大。不过她常抱怨她老公,常常出差,没出差时,都好晚回家,很少在家吃晚餐,一回到家就倒头就睡,假日也不常在家,完全没尽到当老公的义务,我还很好奇的问,你所谓的义务是指什么,小雯就笑笑说当然是照顾小孩啰!我也笑笑的说,我还以为是指性生活,小雯脸有点红,就说这方面当然也是有包含啦!
  由于,小雯家离工厂不远,下班之后,开始邀我去她家吃饭,有一就有二,慢慢的我常去她家吃晚餐,也顺便陪她儿子耍,她儿子刚学会讲话,都是在讲单字,能说成句子很有限,且似乎我比较像是小孩的爸爸。
  后来由于在工厂,我跟小雯已经好到,我可以趁机触摸她身体,都是我在卡油比较多,但我看小雯也都是笑嘻嘻地,丝毫没有生气的念头,于是有一天下班,我照样去她家吃晚餐,她把她儿子哄睡著之后,我借机抱住小雯,就开始我们的第一次。
  就这样小雯的性生活,也变成是我在照顾啰!每当我去她家吃晚餐,小雯把儿子用睡之后,就是我好好干这个骚妇的时候,有一次,正当我要回家时,还刚好遇到她老公回来,我还不好意思的跟他打声了招呼,心里想常常干你的老婆,真是不好意思,就这样持续了一阵子。
  某一天小雯老公又出差去了这一天我一样在小雯家吃晚餐,晚餐后,小雯收拾餐具,我陪著她儿子玩,跟以往没啥不一样,只是这一天,我陪著小雯一起哄她儿子睡觉,不知是我越来越有父爱了,还是怎样,就跟著进她进儿子房间。她儿子坐在地上玩积木,小雯说要让他玩一下,他才肯睡觉,于是小雯坐在她儿子对面,看他玩积木,而我是紧靠著小雯旁边,其实我很怕小孩子乱说话,在她儿子面前,我是不会去碰小雯的,深怕小孩子跟他爸乱说话。
  她儿子玩了3分钟,小雯拼命叫他换尿布准备睡觉,他儿子一直说在等一下,我心想人家真的还没玩几分钟,干嘛拼命一直叫他睡觉,后来我发现小雯穿的棉裤,那部位有点湿湿的样子,就我所知,小雯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换上小可爱及像睡衣的小短裤,且不穿胸罩及内裤,小雯说这样她在家比较舒服,我心想可能是今天我坐在她旁边,她已经等不及要我干她了吧!为了证明我的想法有没有错误,我伸手进她的内裤,抓著她好软的屁股,她则是到我耳多边轻轻的说,不要再摸了,人家已经快受不了了,你还明知故犯,果真我的想法没有错。
  这时小雯终于忍不住,不管儿子的反应,硬是把她儿子抱到床上,硬脱去她儿子的裤子,要帮她换尿布,逼他马上睡觉,我看了再想,小雯现在应该已经是感性大于理性了吧!她已经等不及了,正当脱下旧尿布时,她儿子趁试翻下床,光著身体到处跑,我一手把她儿子抱住,只见她儿子抓著她的小鸡鸡,一直拉著包皮,笑嘻嘻的看著我,说这是小鸡鸡,小鸡鸡,我在想他是不是蜡笔小新看太多,怎么会做出这种动作,小雯凶凶的看著她儿子说,不知道在哪学的,给我过来睡觉。这时我开始动了坏脑筋,那时早就精虫充脑很久了,我也是在忍,想到了一个主意。
  于是我假装倒在地上,说我的小鸡鸡好痛唷!小雯用奇怪的眼色看著我,她儿子则是呈现惊恐的表情,直问说叔叔你怎么了,我则说叔叔的小鸡鸡好痛唷!现在肿的好痛,我很大胆的在她儿子面前,把自己裤子及内裤脱下来,单纯的小孩子,直说真的好大喔!叔叔一定很痛,由于我鸡巴真的颇大的,看看A片比较,自己就知道,跟2岁小孩子比,在小孩子眼中,可能就是更恐怖的一件事情了,于是小孩直接跟妈妈说,叔叔好痛,妈妈快点帮叔叔呼呼,呵!呵!小孩子直接说出我的心声,主要是我平常有注意到,小雯儿子那里痛,小雯都是帮她儿子呼呼,且还会舔、吸及亲几下痛的地方。我看见小雯不知所措的看著我,我顺势站了起来,直说妈妈,叔叔我真的好痛,帮人家呼呼几下啦!
  没等小雯回应。我直接把小雯的头塞进我鸡巴里,由于小雯忍了很久,看到我大鸡巴,也没拒绝就开始吸舔著,平常被小雯吸的时候,我是不太会出声的,但这次为了装样子,我还故意说出,叔叔好痛唷!妈妈请妳吸快一点,我拼命按著小雯的头,一直说好痛好痛唷!
  当然,不可能这样就结束,我接著说,叔叔还是好痛,叔叔需要热敷,嘴巴呼呼,叔叔感觉好冷唷,于是我把小雯压在床上,照平常我会抓著小雯的胸部,把她全身衣物脱光,但这次我只是拨开短裤的裤管,把鸡巴插进去,插进去的第一下小雯:「嗯!」好大一声,然后马上拿起棉被咬著小孩子:「妈妈妳怎么了」
  小雯:「………」一直摇头,咬著棉被我:「叔叔还是好痛,妈妈现在再用身体帮叔叔热敷,妈妈可能感觉到叔叔的痛」
  我:「妈妈你说对不对,」我又用力桶了几下小孩子:「妈妈真的很痛吗?」
  小雯:「对!妈妈好痛,啊!啊!啊!好痛唷!啊!啊!」
  我:「叔叔的鸡鸡,是不是肿的很大呀!」
  小雯:「嗯!嗯!对,好大,弄得妈妈好痛唷!啊!啊!」
  就这样跟往常一样,我一直干著小雯,只是没抱著她,只是翻她身体,改变姿势让我干,在加上我们两都会持续说好痛好痛,就这样过半个小时才结束,他儿子几乎全程目击看完他妈被人干的画面,后来我要走时,还骗小孩子说,叔叔还是好痛,现在要去医院看医生。
  隔两天上班时,小雯轻轻的打我头,说昨晚她老公难得跟他们吃饭,小孩子居然跟他爸说,昨晚叔叔小鸡鸡好痛,后来还去医院,小雯说他马上跟她老公解释说,我是被热水烫到那里,但小孩接著又说,妈妈后来也跟著好痛,还痛到快哭了,我心想可能是小雯被干时,都会皱眉头,让他小孩觉得她快要哭了吧!小雯说她老公用怀疑的眼神看他,想必她老公对我也有疑心了,还问小孩说,妈妈是不是很热把衣服都脱光了,小孩子则是说,没有,妈妈很冷都没脱掉衣服,小雯说她赶紧再跟他解释,说是小孩子晚上不睡觉,她追著他跑,不小心踢到床,装好痛想哭的样子,要骗小孩睡觉,她老公就问,是不是你不乖不睡觉,害老妈痛痛的呀!小孩就低著头,点了一下头,说我是看著妈妈不哭时,才去睡觉的。
  听完,我就觉得好险唷!幸好那时在干小雯时,我脑筋还有想了一下,后来我就开始拒绝去小雯家,因为,我觉得她老公已经怀疑我了,为何我会常去她家,但这造成小雯以后都直接在办公室讨我干她,令我常常在理性跟感性之间挣扎,这种情形,直到我离开这份工作才结束※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