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近一次糊里糊涂的刺激新体验》

  我们夫妻在2005年开始接触夫妻交友,娇妻也很乐于此道,碍于事业发展以及搬家,我们近一年多两年没有交友了……最近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生了一段挺刺激香艳的际遇,与各位同好分享了,这不是色情文章,绝对是我们的记实,但为了保护所有人,我稍有一点变更,还请谅解了。
  并不喜欢生意上应酬的我,由于重要客户远地到访,不得已下只好亲自出场了……本来就是醋坛子的老婆,那天提出要跟我一道赴约,我跟她说哪有人带老婆出席这种场合的,又不是什么酒会派对,而是去那种有小姐陪坐的KTV,硬说不过的娇妻居然想出假装成酒店小姐;对这种刺激体验我也乐于尝试,就这样,当晚我还提前和熟悉的酒店妈妈沟通过,当然也给了她一点小费,好让我们晚上的计划顺利进行。
  就这样我和陈总以及李副总到了KTV的贵宾包房,依计划我叫来那位妈妈安排小姐,第一轮的就来了十位左右的漂亮MM,而我妻子是当中比较娇小的,娇妻似乎还用心的著装,漂亮的黑色低胸短裙小洋装以及网袜,十足的酒店小姐模样,由于那些职业小姐,其实也是很多夜场到处跑的,倒没十分的注意到这位陌生姊妹,我妻可能抱著来玩的心态,到是一脸笑容很是轻松的模样。
  本来是跟老婆说好我会点她的,但碍于主随客便,给客人先选择喜欢的小姐是理所当然的事,陈总先点了在场最漂亮又身材好的一位小姐先坐下来了,李副总犹豫了一下居然手指的方向,就停留在我老婆的面前!比起那些职业小姐一副欠她几百万的样子,可能是我娇妻那副温柔笑脸,更能赢得男人的喜好吧,不然一堆模特身材的女孩中,怎会挑上我老婆呢?还好我和娇妻的讶异表情很快就收敛下来,并没给其他人发现异状,我也只好硬著头皮胡乱点了另一位小姐……
  由于娇妻不会唱歌,当然对那些划拳掷骰子并不内行,又不会唱又不会玩的话,当然只有喝酒的份,不能算很会喝酒的老婆,心知不妙也开始撒娇起来,输了不喝酒,酒店惯常用的一些处罚玩法便开始了,陈总的模特是一副娇纵样,整个晚上并不算很配合,乏然无味的陈总便转过来也跟娇妻玩起游戏来,我妻是坐在两位男士中间,轮流的跟他们玩骰子,输的比较多的老婆,便给男人们轮番的吃著便宜,我只有干瞪眼的份,还好到目前为止,虽然老婆的身体给人摸遍了,但并没有给人剥光衣服那种,娇妻对这类的侵犯似乎还应付得来。
  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在场的所有人被一声尖叫,全部集中视线到我老婆身上,这时李副总手上高举一条黑色的丁字裤,不用多说这裤子的主人是谁,这时老婆羞得赶紧跑到包间的洗手间,躲在厕所的老婆发了手机短消息给我问接下来怎么办?碍于在场还有其他人,我只能简单发出四个字:随遇而安。
  在李副总的催促下,老婆也只好硬著头皮走出来,两手一前一后的拉著自己的裙摆,害羞的坐回两个男人之间……
  这时老婆玩游戏输了的时候,不敢用处罚来代替喝酒了,硬著头皮又开始给男人们灌了好几杯,不胜酒力的娇妻似乎作了够愚蠢的决定了,多喝了那好几杯红酒后,反应慢几拍的更是任由男人们吃豆腐了……
  李副总这时一手钻进女人的裙子中,裙子表面那一动一动的,让人清楚我妻的最后防线已被侵入,但老婆并没有作出很大的反抗,泛红的脸颊似乎也告诉人们她也很享用呢!虽然包房内噪音不小,但我依稀听到李副总和老婆的对话,李副总要求著女人晚上出场,我妻似是守著那最后防线不诺……
  就这样磨蹭了好久,老婆又输了骰子,李副总并不甘休的要求女人出场服务:「美人啊,你不给我消消火我晚上睡不著觉啊!」
  「受不了你……」
  难道老婆被男人搞到受不了做出决定了?这时娇妻把眼前红酒一饮而尽,拿起李副总身边的西装外套,放到男人的腿上,便一个劲的钻进外套下,隔了几十秒的蠢动,李副总的享受表情让大家心里清楚……
  隔了几十秒,娇妻从外套出来吐出红酒,原来红酒她并没喝下去,是要用来给男人洗那个地方的,然后又一个劲的钻回衣服底下,给男人服务著……
  但是事与愿违,我妻向来自傲甚高的口技,却没有让男人投降,搞了十来分钟实在也累了,娇妻也只好作出暂时的撤退。
  「这样行不?」女人向男人撒娇请求著。
  「美人啊,你这样搞我更上火啊!!」李副总又那会轻易放过娇妻。
  完全没办法的娇妻眼角一直向我这边看过来,我隔岸观火又如何帮忙啊?!
  这时我妻又想躲到包箱洗手间去,就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李副总追上前去巧妙的溜进去了,顺势的便把门带上锁下,这样李副总便与这位临时下海的小姐,也是我的宝贝娇妻,共处一个私人空间了。
  那天李副总和我娇妻同进洗手间后,我妻是惊呼叫了一声,然后就寂静无声了片刻……
  我们在外包箱的另外四人,也很关心洗手间内的情况,便把音乐的声音关小了,过了半分钟左右吧,里头便传来那阵我所熟悉的女人呻吟,由于洗手间的门是那种下方有气窗的,所以内里的声音和谈话都很清楚。
  李副总在里头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准备吃了这只小绵羊……男人是手口并用的凌辱著我这湿湿的娇妻,口是语言上的挑逗女人,手应该是两只共用的在女人身上抚慰了,而从老婆享受的声浪听得出,男人的手应该正在侵略她的最后领地,由轻声的呻吟慢慢的变成浪叫……
  这时李副总大叫著:「有没有套子?」
  似乎他已经是箭在弦上准备好了,而洗手间内却没有这个东西……
  外头的我们听著,我身旁的小姐从她的包包里拿了一个出来,跑到洗手间门前下方的气窗便送进去了,而嘴里更是咒骂著:「怎么这个女的这样没经验!」
  唉,我心里想说这可是我妻子作临时演出啊……
  后事我也不好描述了,反正他们就在洗手间里做了男女该做的事情,而事后李副总还是要求女人跟他回酒店,还好酒店妈妈机灵的给李副总以小姐喝醉了推辞著,而我也把我陪伴在旁的小姐让给他,才圆满处理了。
  结果了这次荒唐的经历,事后我和娇妻都特感兴奋,比过去的交友中,都来得刺激,所以我也特意的记下这次经验,希望大家别见怪了。
  以上略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