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当如斯(01~05)》

  (一)娃娃亲和大多数的工作日一样,回家的路上依旧拥挤不堪,透过车玻璃,漫无目的地在周边各色的灯光一扫而过。
  这个路段是公司与家之间最为堵塞的一段,闲时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一到上班高峰,可能半个钟头也不一定走得完。
  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
  和妻子一直是有名无实,虽然和绝大多数夫妻一样,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每天下班后,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可口的饭菜。
  但严格来讲,并不算是真正的夫妻,准确来讲,我们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就是假结婚。
  对,没错,我和妻的婚姻只是个幌子,其实说起来,这件事情似乎有点好笑,以及不可思议。
  我们是包办婚姻,包办婚姻对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好像有点久远,通常也只能在年代剧或古装剧中看到。但是这件事情偏偏就在我身上发生了。
  妻和我彼此的爷爷是战友,而且是经历过点火洗礼,可以过命的那种关系,妻跟我同年,还大我几个月,在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我和妻的婚事便这么被老一辈的定下来了。
  我并不是那么惟命是从,没有主见的人,何况这可不是小事,婚姻大事,事关一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的决定呢?
  等到我上了中学,稍稍懂事之后,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当时我很不以为然,虽然已经会对异性生出好感,但毕竟还小,结婚的事尚早,并没有想太多,而且娃娃亲这件事,除了双方的一些直系亲戚外,外人并不如何知情,所以平常的学习生活,也没有受到什么困扰。
  慢慢地等到我上了大学,这件事情,慢慢地开始浮了议事日程,在我们这个大家族,爷爷就是一家之长,极具威严,我爸爸兄弟几个,几乎没人敢反驳他老人家的意见。
  尤其是过年拜年的时候,我总要被强行带去妻家,妻也会来到我们家给爷爷拜年,妻当然也知道和我定亲的这件事情,两人见面也多了几分尴尬,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妻脸红的样子,很是娇羞,妻长得很透气,身材也是苗条型的。
  从外形上来看,还挺对我的胃口的。
  但是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是被爷爷做主的,让我对这类事情很是有些抵触。
  很早就在心里有了抵触的情绪,并随著时间不断的积累发酵。
  大学毕业后,在沿海某个城市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本以为,远离家里中,恋爱结婚的事情,长辈们鞭长莫及,等我这边安顿下来,遇到了心仪的姑娘,带回去好好表现一下,他们应该也就改观了,不会太过强求。
  但我毕业才半年多,爷爷就因为心脏病的关系,做了第二次的手术,因为爷爷同时还有高血压的关系,手术风险特别高,难度也比同类心脏病的手术难度大不少。
  手术完成后,爷爷的身体明显虚弱了很多,以前说话时中气十足,说一不二,而术后的他再也没有早年的精气神,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唯独没变得是我和妻的亲事,他老人家一直念念不忘。
  一直催促著我们尽快把婚事办了,但我并不甘愿就这样把自己的婚事就交给上一辈人的指定,因此,一直再拖。妻那边的意思,有一次我也找机会跟妻打听过,妻并没有说她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是说她爷爷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妻以前很少联系,甚至可以说几乎不联系,但是因为爷爷逼婚逼得急了,倒是让我们有了一些通气和交流。
  妻比较文静,很会照顾人,也很会做家务,平常为人处事也很大方得体,长辈们都很喜欢她,连一开始支持我自由恋爱的爸妈,也都「叛变」了,竟然慢慢地开始做起我的工作说,历数妻的优点如何如何,这里,我必须得说,他们说的,我基本都接受,只是,被指定娃娃亲这件事情,让我很是难以接受。
  毕业后拖了几年,期间我也交过女友,其实在大学期间就有交女友,只是最终都分了,都没到达可以谈婚论嫁的程度,当然也没有带回家里给家人介绍。
  我依然不著急,毕竟还年轻,但爷爷的病情却愈发严重了,再次住院,我也回去探望他老人家。
  期间爷爷再度提出这件事情,并且不再容许我继续拖下去,坚决要把日子定下来,把婚事给办了。
  其实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对这段婚事是极为抵触的(我对妻的印象其实还不错),一方面,爷爷目前这种情况,我实在不敢违他老人家的意思,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我怕如果我不同意的话……
  就这样,最终我和妻还是在一起了,很快便举行了婚礼,只是我跟妻商量过,提出我们并没有什么感情,这段婚姻只是为了完成老人的最后一个心愿,看我爷爷的情形,可能,可能也已时日无多。妻沉默片刻过后,也算是同意了。
  时间过得很快,结婚的时候,我和妻约法三章,一,不干涉彼此各自的感情生活。二,离婚前非特殊情况不在外过夜。三,不和其他异性发生性关系。结婚二年多来,我们都是严格遵守这三条婚前协议。
  至于其它方面,则差不多和正常夫妻一样,一起吃,一起住(不同房),有时候也会一起出去逛街等。相处也算比较融洽,平时也是有说有笑。
  不得不说的是,妻的饭菜烧的很不错,这二年多时间,我胖了有十斤,不过还好之前的身材还是挺好的,胖了十斤,并不会显胖。
  三个月前,我谈了个新的女友,叫怡。对咯,忘记说了,我和妻结婚后一直在沿海的一个城市生活,也供了一套房。离老家比较远,所以我们的假婚也不用伪装的那么辛苦。
  结婚后,长时间一起生活,我也慢慢发现妻对我是有好感的,似乎内心是希望这段婚姻能够弄假成真,一直维持下去。我一心扑在事业上,家里的琐事,几乎都妻一人在打理,倒是颇有贤内助的风范。
  而我因此,也愈发觉得有些对不住妻,毕竟,女人的青春比男人更黄金,更宝贵,但却因为假婚的关系,一直耽误她的幸福,我十分不忍,我也劝过她,让她有合适的物件,可以处一处,至于离婚的事情,到时再说。
  可妻一直只是表示会考虑,却一直未见下文,眼看都二十八了,奔三的年纪,作为一个年轻女人来说,如果仍是未婚压力也是不小,而妻现在的情形,某种程度来说,勉强也可算作「未婚」吧。
  我知道,妻的心在我这里,她的心思我明白,朝夕相处了两年多,如何还能不明白她的内心所想。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更加的内疚了,有时候闲下来,经常会为此事而烦恼,内心甚是不安,和妻沟通过多次,妻却只是笑笑,并不反驳,也不答应什么。
  这件事情现在简直已经成了我一一块心病,所以,三个月前,我交了个女友,其实,我对怡谈不上多么的心动,算聊得来吧,我俩之间,倒是怡主动地多一些,我也算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她的感情,这里面多少有些妻的原因在其中,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交了女朋友的话,妻一定会死心地,相信很快便会找到真正属于她的幸福。
  妻的条件很好,有不少追求者,只是许多都被她以已有男朋友给拒绝了(在这个城市很多的时候,对外我们都是以姐弟相称,刻意隐瞒了婚姻的状况,这也是为了以后著想吧)。
  尽管如此,妻的屁股后头仍然还有些不死心的家伙,希望能够从那个所谓「男朋友」手上抢得贤淑美人归。
  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末,我特意约了妻,怡,还有小胡,一起去那个颇有名气的水上游乐场游玩。
  小胡正是妻的追求者之一,人比较开朗,长相一般,不过看上去不讨人厌,比较有亲和力,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年纪和我们相仿。能约小胡出来,还是我软磨硬泡,费了不少口舌,才说动妻约的。
  我想,妻应该对他印象不错才对,不然追求者也不少,怎么会偏偏选中小胡呢?
  六月初的温度,热,但相比七八月份,却少了几分炙酷,却多了几分热情,正是嬉水的最佳时机。
  从更衣间出来,显然男士的更衣速度有著先天的优势,我们出来时,并未看到妻和怡的身影,应该还在女更衣间里。
  我和小胡随便聊了几句,期间我有留意他的身材,相当不错,和我一样的中等身高,但却可以看到胸腹肌,但缺点嘛,但略瘦了一些。在更衣间的时候,我无意中瞄到了他的家伙,细长型的,倒是和他的身材差不多。身材使然,穿著泳裤,那儿突起的很明显。
  不多会工夫,二位美女也换衣完毕,一齐走了过来,怡是比较活泼热情的性格,穿的泳衣如同她的性格一样,红色的纯色连身泳装,身材很好,上围相当傲人,一头近腰的黑色长卷发,显得格外的妩媚。
  而妻之前也和我一起去过几次玩过几次水,家里倒是有两套泳装,今天选的这款是粉蓝的那件,胸口比较低,但下面围了个小短裙。至于另外那款,则更保守些。
  以前,我还打趣她,为什么不敢买火辣性感一些的,这么好的身材,要是穿得性感一点,外面的男人一定狂吞口水吧。妻则是脸红红的表示这套粉蓝低胸的已经是她的最大尺度了,太暴露了她会害羞。
  妻的胸是C杯,不大不小,东方女子来说,刚刚好,加之皮肤白皙光滑,穿上这套粉蓝的泳衣,格外吸引眼球。要知道,粉蓝色的泳衣对皮肤要求特别高。
  妻走过来的时候,我注意到,周围不少男的都在或明或暗的用眼睛猛吃豆腐。
  而小胡就更不用说了,眼睛都看直了,嘴巴张开地都合不拢了。
  不过当二位美女走近的时候,小胡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不雅,赶忙收敛起来。这也不能怪小胡没有定力,怡是微肉感型的,不胖,但很有料,身材火辣到不行。而妻呢,除她的胸部那一抹雪白以及饱满,更吸引我眼球的其实是她的腰臀曲线,妻的腰很细,但跨部却没有跟著细,臀部浑圆有肉,一个近乎完美的桃型美臀。
  在这里我承认,上次我和妻单独去游泳的时候,没少偷瞄她,没有办法,我无法欺骗自己的眼睛,视如此的美好如无物。
  正式进入游玩区后,先在里面逛了一会,欣赏欣赏园区的美景,当然,美景当中可少不了众多养眼的美女了,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各色各样的或性感或保守的泳衣,看得眼共缭乱,我和小胡也不例外。
  「美景」当前,怎能错过,尤其是面前的妻和怡,更是被我俩看了个够。所谓淫人妻女者,必被淫。
  我看人家的女伴看得开心,妻和怡自然也被园内的其他雄性动物不断行著注目礼。
  怡还好一些,平常作风就比较热情,对投来的这些目光,显得比较自然。妻刚开始的时候就有些不适应了,俏脸一直红扑扑的,直到后来稍微适应一些以后,才算好点。
  走了一会之后,来到一个滑道项目面前,刚好等待的人不是太多,怡便提议一起到等候排队等候,我们几个人当然也没有意见。
  大概等了六七组人,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便到了我们,这在周末的高峰期来说,可实在算不得什么。
  滑道是几条并排的,各有不同的形状,两人一组,坐在一个皮圈之中。怡很自然的换著我的手,来到一个滑道口。而妻自然便和小胡一组,看得出,可以和妻这样的美人有亲近的机会,小胡显得颇为兴奋。
  我有注意到妻,似乎有些犹豫,但看到我已经被怡给拉走了,并且,以我们四人现在的身份,她也不好跟怡争吧,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走向旁边另外一条滑道。
  皮圈和漂流的那种小艇类似,只是中间有个槛,两个人一前一后,后面人的双腿刚好要放在前方人的身体两侧。
  滑道比较长,高台所在位置也很高,大概是觉得皮圈的后方稍稍安心一些,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后方的位置,所以,我们两组的情形都是,后方女士的小腿插入我和小胡身体两侧与皮圈的缝隙当中。
  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之后,浑身是水的我们已经从滑道上冲了下来,大家皆是哈哈大笑,觉得很刺激,开心之余,一开始的拘谨,也消解不少,妻也慢慢放松下来。
  接下来,又玩了不少项目,玩得都很开心,聊天的内容也比之前刚进园时丰富不少。
  「咦?前面好像在办什么活动呢?」怡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著前方某个人群密集的地方,似乎是个舞台,但是台上好像不少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于是,好奇的我们便过去凑凑热闹,好不容易挤进去才知道,原来啊,这里正在举办一个娱乐性质的比赛,现在的比赛内容是,单腿公主抱,坚持最久的一组将获得园区酒店提供的,免费丰盛双人晚餐一份。
  弄清楚情况之下,我们四人也来了兴趣,有些跃跃欲试,特别是怡,本来好奇心就强的她,一听说胜出者有免费大餐可以吃,更是率先提出,要参加这个项目。
  我和小胡都表示支持,妻好像有些犹豫的样子,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参加的人好像不少呢,好像很难的样子呢。」妻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说道。
  「没事,都是来玩儿的,重在参与嘛。」小胡连忙介面,希望打消妻的顾虑,我们四人目前的情形,很自然的固定搭配,我和怡一组,妻自然和小胡一组。妻要是不参加的话,小胡自然也没得玩咯。
  我和怡也纷纷出言相劝,妻耐不住我们三人的言语,只好答应下来。听妻妻答应,最开心的莫过于小胡了,除了第一滑道项目,他和妻稍有些身体接触之外,之后的几个项目,要么是单人的,要么是一群人的集体项目,他再没找到和妻亲近的机会了。
  现在可以更进一步,和妻有更多的亲昵,他怎么能不兴奋呢。听妻说,小胡追她有近一年的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和妻出来玩的机会,他现在的心情激动可以想像。
  这轮比赛的男女,共有十余组之多,竞争可谓相当激烈,公主抱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单腿再加公主抱就难了,别说手上抱著一个人,就是空手,单腿站立话,怕大多数人都坚持不了多久吧,这个姿势对平衡感的要求还是不低的。
  而现在手上还要抱著一个大活人,我估计能坚持一分钟的,怕都没几个吧。
  果不其然,比赛一开始,十秒钟不到,,接连就有四五组选手失去平衡,败下阵来。
  不过我和小胡表现得都很不错,至少第一波败退潮是挺过来了,但也都憋得面红耳赤的,显然单腿支撑两个人的重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腿力有一定的要求,还要控制好平衡。
  我估计,小胡已经顾不上体味拥抱美人的快感,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如何保持身体的平衡上去了。
  妻为了保持自己的身体稳定,也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搭在小胡的肩膀之上,只是我在想,小胡这个家伙,真的能够无视眼前的美好景色吗,要知道,因为姿势的关系,妻是微微有些弯著腰的,并且受到双臂的挤压,胸前两团雪白显得更为集中。
  不但如此,小胡只要随便一低头,便能瞥见近在咫尺的峰峦,这样的强烈刺激,他能够受得了吗?据我间断的观察,除了一开始刚抱起妻的准备期间,小胡借机瞄了几眼之后,之后倒是伪装得不错,目不斜视,目光坚定,显然如此近的距离,直视怀中妻的敏感部位,会严重影响他在妻心目中的形象的,纵然他再渴望,也只能强忍著。
  而我自然也没有办法将注意力一直放在妻和小胡那边,我平常也有运动,以前学生时代,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下盘也稳,所以现在还在苦苦支撑当中。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有句话叫度日如年,但此时,仿佛度秒如年一般。
  「阳,加油哦,只剩下五对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加油!」,怡不断的给我加油打气,看得出来她比我还有紧张,我的注意力和体力都放在腿部和小胡那里,哪里还能分神去紧张呢?
  我没有分心去回答怡,只是努力地绷紧腰部和腿部的肌肉,尽量保持著平衡,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了,随著现场主持人的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秒,不只是我,现场剩下的五组人马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坚持不也多久了。
  现在就是看谁能够咬紧牙关,再坚持那么一小会儿,哪怕是再坚持十秒钟而已。
  「扑」地一声,又一对情侣跌倒在地,摔得人仰马翻,好在地上都铺著厚厚的保护垫,不会有事。
  现场只剩下我,怡,小胡,妻,以及另外两组。其中一组男女,男的很是高大魁梧,应该有一百八十几公分的样子,另外一组则刚好相反,男的不高,应该不到一米七,不过腿倒是蛮粗的,看起来下盘很是扎实的感觉。
  话说我还真的蛮佩服那位高大男的,这种项目可谓是一寸高一寸险,身材越是高大,难度越高。他能够坚持到现在,也著实是不容易。
  不经意间,我突然发现,从我的角度望过去,那个高大男手中女子的臀部对著我这边,恰好她的下身也围了一个短裙,只是目前这种横在空中的姿势,短裙的遮盖效果已经完全失效无遗,那个女子的皮肤不错,也算白皙,但是臀部曲线就完全没法跟怡比了,就更不用妻的,比较小,也少了点肉。
  由此,我想起妻,她不也是类似的短裙和姿势嘛,那现在裙底的风光岂不是也被旁人看光了,虽然在泳裤的保护之下,但裙底风光这种角度,就已经令所有的男人遐想连篇了。
  要不是现在全身上下所有的体力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下盘,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注入到多余的地方,我怕是马上便会支起小帐篷吧。现在又身处舞台之上,旁边人群围观著,想想都……好险,脑中闪过无数纷乱的念头。
  不想,就是这一分神,身体一个失衡,已然失去了重心,身体向一侧歪去。
  「哎呀!啊,啊!」小怡失声尖叫道,只是已经无事于补,两人同时滚落到垫子上。
  旁边的观众又是跟著一阵起哄,我趁机大口大口地喘著气,在垫子上借机休息一下。太阳有些刺眼,仰躺在地的我几乎睁不开双眼。,也不知场上接下来的情形如何。
  就在我倒下没有几秒钟,耳边又传来观众的一阵哄笑之声。中间还夹杂著男女的尖叫声,声音好像有点熟悉,紧接著,便是身体与棉垫亲密接触的沈闷声响。
  看来,又有一对男女不支倒地。
  「咯咯咯咯」身旁传过来怡清脆的笑声,侧过头,避开刺眼的光线,微微睁开一道缝,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笑得这么开心,却发现,妻和小胡也已经跌坐在垫子上,原来,刚才失败的那对就是妻和小胡两人。
  有些可惜,只差最后两对选手就可以赢得免费大餐了,不管我们几人都没有太在意,小胡说得好,重在参与嘛。再说,免费的大餐是双人份的,万一真要是我或小胡胜出,到时还要再消费二份,好吧,也算替我们省了一笔开支,园区内的酒店消费本就虚高,同档次的食物在外头估计一半都不用,何况是大餐,肯定不便宜。
  妻和怡也是相同的看法,纷纷自我安慰著。
  离进园已经两个多小时了,玩了这么长时间都有些累了,便找了个地方休息一会,顺便吃点东西,补充补充体力。
  怡好动的性子又体现出来了,她自告奋勇却购买食物,我当然没意见,小胡也主动提出去帮忙拿东西,就剩下我和妻二人在休息区的躺椅上休息。
  怡和小胡离开后,我回过头来,准备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一会,却不料对上妻的目光,四目相对,一时无语,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个人都怔怔地坐那儿。
  「今天玩得开心吗,看你很玩得很投入,一定很开心吧?」还是妻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呃,开心啊,怎么了,看你好像玩得不尽兴?」想都没想,我顺口答道。
  妻子并未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看得出来有点勉强。
  「对小胡的表现不满意?」我试探著问道,一边躺下,一边盯著妻的眸子,希望找出妻不高兴的源头。
  妻也跟著在旁边躺了下来,「没有啦,小胡人挺好的,只是我……」妻欲言又止。
  我明白妻的意思,在一直生活两年多,虽然是假结婚,但我和妻之间的默契可能比许多名符其实的夫妻还来得好。妻终究对小胡还是没有感觉,看来妻之所以答应约小胡一起出来游玩,完全是因为不想扫我的兴。
  「哎」,心中感叹,我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很小,妻也不知道听见没,除此之外,内心深处又生出一股莫名的怪异感觉,满足?幸福?说不上来。
  小卖部就在旁边不远处,很快,怡和小胡便捧著一堆食物回来了,不外乎就是些常见的速食和小零售等。
  在游乐场的时间过得很快,期间自然少不了一些身体接触和偷饱眼福,但都没有更出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