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和3P》

  昨晩和雯姐、小丽之间在家玩了一次双飞,结朿后小丽返回隔壁的家,雯姐留下和我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雯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赶紧把床单洗了,免得老婆回来被发觉。
  洗完床单后,急忙上班去了。
  晚上单位又有应酬,到了十点多回家时。
  隔壁小丽家的灯也灭了,估计是睡著了或是回娘家去了,也别太在意,毕竟昨晚才大干一场,再加上上班忙得团团转,晚上又有应酬喝了点酒,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劳逸结合,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三早上,起床后一看八点多了,洗漱、吃点东西后又上班去了。
  下班后在外吃完饭后就回家。
  到家时小丽家的灯亮著,她家只是外面的那一道门关著,里面传来电视的响声。
  掏出钥匙开门时,小强穿著短裤跑到门边问:「叔叔,小明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过几天才回来。怎么了,想找哥哥玩了?」
  「嗯。」
  「过几天哥哥就回家,到时候再找你玩吧。」
  听到我和小强的对话,小丽走了过来隔著门:「今天这小家伙在家老是吵著要找小明玩,还缠著我说要去海边玩水,我又不会游泳,没法只好带著他出去外面转转。」
  听著小丽说话的意思,心里也明白她想要我带著她母子俩去游泳。
  「那明天下午我看看能不能早点下班,行的话到时候会给你电话,你和小强坐车和我会合,然后我跟你们一起去海边玩一下。」
  小强听到明天有机会去海边游泳,高兴得小手直拍。
  小丽听我这么说微笑著点点头。
  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看著手头上的事做得七七八八的了,马上给小丽电话让她们出来。
  估计她们到了附近时,我找了个借口先溜了出来。
  开车接了小丽母子俩,直奔海边泳场而去。
  到了海边已经是四点多了,租了沙滩椅、泳圈,看著小强把外衣一脱就要往海边跑去,赶紧拉住他,让小丽先看著他,别让他乱跑,自己换了泳裤后回来一看,小丽已经穿著泳衣在等著我,原来是在家穿好了泳衣,直接把外衣脱了。
  虽说小丽的骚逼被我操了好多次,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我揉摸过,但看著身材傲人的小丽穿著三点式泳装,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身、浑圆的臀部。
  也禁不住盯著她看,联想翩翩。
  「叔叔,带我玩水吧。」
  小强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联想。
  小丽也看著我嫣然一笑,和我一起拉著小强的双手往海边走去,俨然一家子似的。
  三个人在海边嬉水玩耍著。
  水中戏耍,我和小丽肢体间难免有亲密接触,但碍于大庭广众之下双方都克制著。
  湿水后的小丽,就像出水芙蓉一样,吸引著众多泳客的眼光。
  太阳西落,残阳似血,海边泳客渐渐散去,我们也上岸冲洗完毕后到附近大排档吃海鲜,点了些螃蟹、牡蛎、海鱼之类的,这些都是男人要经常吃的东西。
  饭后回家路上已是万家灯火,小强也累得趴在小丽旁边睡著了。
  到了楼下小丽抱著小强先行上楼,我在后面也跟著上去。
  到家门口时,小丽已把小强安顿好了,站在门后对著我使眼色。
  会意一笑,先把东西放在家里、换了一身便装后就过去。
  推门而入,小丽已换了一身黑色吊带睡裙迎面而来,两人搂著亲吻著。
  揉著小丽胸前的两座山,柔柔软软的,里面没戴乳罩,捏著小丽尖尖的乳头,吻著小丽的小嘴,相拥著进到房间里面,倒在床边。
  小丽压我的身上,身体扭著,慢慢往下掀起我的T恤,用舌头舔弄著我的乳头,乳头被她舔得硬硬的,小丽用牙齿轻轻的咬著,又慢慢的往下舔著,边舔边用手轻轻的捏著乳头,两个大乳房隔著裤子摩擦著我的鸡巴。
  滑著滑著,小丽整个人也滑落在床边,站起来把自己身上的吊带睡裙,从肩膀上往两边脱了下来,随著睡裙的滑落,小丽胸前耸立的双峰,双腿间的阴毛稀疏阴户尽露眼前。
  小丽双手捧著傲人挺立的双乳,跪了下来,用手把我的裤子扒了下来,握著挺立的鸡巴,舌头从根部慢慢的往上舔,到了龟头处张嘴含住吸著不放,舌头绕著龟头转动,含住龟头舔吸著,双手捧著双乳夹住鸡巴乳交,身子往下沈时,伸出舌头舔舔龟头,爽得我嘴里哼哼叫著,鸡巴也往上凑。
  整个人放松的躺著,鸡巴享受漂亮性感人妻用双乳和舌头夹舔带来的阵阵快感,大鸡巴头在小丽的双乳间抽抽插插,发出吱吱声,人也不禁发出噢噢噢的哼叫声。
  小丽看著鸡巴越来越硬,松开双手伸到前面抚摸著我的身体,双乳紧贴著我的双腿,身体慢慢往床上爬,像是以胸部代手推拿一样。
  爬到我的身上后,跪趴著,用手微微的撑著身体,扭著身体,身上酥酥麻麻痒痒的感觉到乳头在我肚皮上慢慢的划著,大鸡巴被湿滑的肉缝夹著滑动。
  小丽的身子往前移动时,我伸出舔了舔送到面前的乳头,贴著肚皮的大鸡巴摩擦著湿滑她的阴唇;小丽的身子往后移动时,双乳贴紧胸肚摩擦著,大鸡巴被柔软的逼毛摩擦著。
  在小丽用诱人的三点挑逗下,欲火迅速被点燃,双手握住小丽的双乳把她推起,让她双膝跪在我的双腿外侧。
  手揉著她丰满雪白的双乳,大鸡巴被黏糊糊的肉缝夹著。
  小丽扭著屁股,用手拨了一下头发,咬著嘴唇,迷离的眼中充满了欲望:「啊哟哟……啊啊……哦哦……哦哦……嘘嘘……啊啊……我……下面……痒……
  」
  哼哼叫著。
  小丽跪著,屁股擡起,用手握著贴在身上的鸡巴,往双腿间扳,鸡巴头顶著阴蒂滑过顶在小逼唇的缝隙。
  她又扭一扭屁股,用龟头把两片小逼唇拨开,对准了逼口,猛的跪坐下来:「啊啊……哥……你大鸡巴插得好深啊……小逼……逼都……被你的大鸡巴……
  撑裂了。」
  说著皱著眉头跪趴著。
  「是你的小逼太骚,见到肉棒就那么猴急猛的坐下来,不把你的骚逼撑痛才怪呢。」
  一会见到小丽回过神来,问道:「小逼被大鸡巴操插著,妳现在舒服了吧?
  」
  「嗯,里面涨得满满的,鸡巴头顶得里面麻麻的,好像有蚂蚁在咬著。」
  说著双手按在我的胸前,又跪坐著,胸前小葡萄般的乳头翘立著,前后左右的扭著屁股,阴蒂磨揉著鸡巴毛又开始浪叫了起来:「哦哦……我夹你……的…
  …大鸡巴……哟哟……啊啊……里面痒……我摇啊摇……夹啊夹。」
  说著屁股上上下下的动著。
  「哥的大鸡巴在给你的小骚逼止痒呢。」
  擡头看著小骚逼套著大鸡巴做活塞运动,大鸡巴被小骚逼吞没又吐出。
  小丽不愧是床上的尤物,功夫到家,也习惯女上位,小骚逼吞吐大鸡巴的动作恰到好处,大鸡巴不会因为套弄的动作过大而掉出来,屁股擡起到剩下鸡巴头在小逼唇间时又被吞没,坐下来骚逼吞没大鸡巴后又扭著屁股磨研著,胸前的美乳晃啊晃啊,诱死人了。
  龟头在温暖潮湿的骚穴里,被四周的嫩肉包裹摩擦著,鸡巴毛也被小骚逼流出的淫水打湿了,屁股也忍不住的迎合小骚逼的套弄,双手捏著小丽胸前一双美乳。
  柔软的大床被两人压得吱吱响,小丽借著床垫的弹性上下套弄著。
  「我操你……妈的……骚货……贱……逼……骚逼……」
  「我就……要骚……用骚……逼……操你妈的……骚鸡巴……」
  骚逼套弄大鸡巴的碰撞声,夹杂著两个人的淫叫声。
  大汗淋漓的小丽套弄的动作加快,叫声也更加淫荡。
  阴道开始强而我有力的收缩,香汗滴落在我的身上,逼水流得我的蛋蛋也都湿湿的。
  看著小丽差不多要高潮了,我把她翻倒在床上,跪在她的双腿间,用手擡起她的双脚,并在一起往前压在胸前,把双乳压得扁扁的。
  大鸡吧顶著夹得紧紧的骚穴插了进去,大力的抽插起来,肉体啪啪啪啪的撞击著。
  龟头深谷探幽,桃源流水潺潺;肉棒浅挑深插,阴唇张吞合吐,大鸡巴越战越勇,小骚穴逾夹逾爽。
  叫床声如夜莺吟唱,大肉棒似猛虎下山、龟头像饿狼扑食。
  横冲直撞,棍棍直捣桃花深处。
  凶猛的肉棒直插得小丽摇头扭腰,双手抓扯著床单,小逼紧紧夹著大声呻吟:「我……我的……小……逼……受不……了……了,大鸡巴哥哥……你……你快操……操死我了……啊……啊……」
  随著小丽的嚎叫声,阴道抽搐,阴精涌出,暖暖的阴精浇淋著大龟头。
  小丽高潮了,面泛红潮,披头散发的摊在床上喘著气,大乳房起伏,小逼逼收缩,嘴里呢喃:「小逼……逼爽……爽……死了……」
  把小丽的双腿掰开屈著压著床上,挺著大鸡巴又是一阵猛插,小丽的双乳随著鸡巴的抽插,在胸前激起一阵阵肉浪,龟头在湿淋淋的骚穴里面撞击著,头上一阵发麻,感到快要射出了,赶紧握紧鸡巴根部,拔出对著小丽丰满的美乳撸了撸,发射出几股精液,累得也躺在了小丽的身旁。
  小丽用双手把乳房上的精液涂抹均匀,又转过头来和我亲吻著。
  搂著她的肩膀,抽著烟;她把头靠在我的胸前,一脚盘在我的脚上,乳房贴在身上,手指在身上划著圈,两个人躺在床上聊著。
  「舒服吧?小丽。」
  「嗯,很爽。」
  接著又说:「喂,说说你是怎么把雯姐搞到手的?」
  「还不是跟妳一样,大家都是有需要了,才会就被我上了。」
  「你好坏啊,被你操了还这么说我。你胆子真大,还把她带回家来。」
  「嘿嘿,坏,那天妳晚上不也爽死了。」
  「你们两个欺负我。」
  「怎么欺负妳了?」
  小丽捶打著我:「那晚也没想到被你操的时候,她摸著、舔著我,我会那么的兴奋,也摸了她,没摸几下,就受不了,一下子就来了。想不到跟女人一起玩也很舒服。她的身段很不错的,在床上也挺会玩的。」
  「你的身材比她还惹火,床上功夫也绝不逊色。是不是想她了?要不妳打电话给她。」
  「我才不呢,那还不羞死人了,要打的话你自己打。」
  「我打了妳说话啊。」
  心想著机会难得,我老婆和她们的老公都不在家,雯姐要是答应过来的话,又是一场双飞大战,说著就拿起电话给雯姐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了一会,雯姐才接听,看到我这么晚了还打给她,声音有点兴奋。
  「源,你在家?我还在店里面。」
  「不是,在隔壁。」
  对方一阵沉默后:「跟她在一起?」
  「嗯,小丽也想见妳,能不能过来?妳等等,小丽要跟妳说话。」
  说著把电话拿到小丽耳边。
  「雯姐,哥好坏啊,老欺负人,妳快点过来帮忙。」
  说完哢哢的笑著。
  电话那边雯姐也笑了:「妳也想我了?」
  「哎呀,嗯……快点过来嘛,雯姐。」
  「好了好了,我收拾一下一会就过去。」
  雯姐答应了。
  小丽:「怎么样,还是我出马雯姐才过来的。」
  「妳厉害,把她也给抢了,等会她来了看我们怎么收拾妳。」
  「来啊!来啊!谁怕谁啊,等会说不定是我和雯姐收拾你,把你榨干。」
  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一个女人多几个男人没啥问题,可一个男人要是多几个女人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所以一定要劳逸结合,不能过于放纵。
  怕怕,两个如狼似虎的熟女,再说刚才还跟小丽放了一炮,再下去可能精尽人亡。
  趁著雯姐还没到来,先歇会,闭起眼睛躺著休息养神,小丽笑著不再打闹:「你歇会吧,等会雯姐来了才叫你起来,到时有你受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小声的说话。
  「雯姐,快点进来。」
  「他呢?」
  「在里面歇著。」
  「刚才玩得开心吧?」
  「没有,等著妳呢。」
  「还说没有,妳里面什么也没穿,他会放过妳?」
  「雯姐……妳笑话我了。」
  两个走了进来,我继续装睡,两人小声的说著话。
  「刚才还说没有玩,妳看这家伙都脱光了躺著,鸡巴软软的。」
  雯姐拍了我的鸡巴一下,「装死啊?」
  说著又伸手到小丽裙底摸了一把,「下面都黏糊糊的,爽吧?」
  「嗯,刚才玩了一会。」
  我伸手要拉雯姐过来,雯姐推开了:「没你的事。等会有得你玩的。」
  说著伸手搂住小丽的腰,用嘴亲了一下小丽的脸颊,小丽羞涩的把头趴在雯姐的肩上,双手搂著雯姐。
  两对丰满的乳房贴在一起,四只手相互摸著对方的屁股、乳房,慢慢的两张小嘴吻在一起。
  吻著、揉摸著。
  雯姐把小丽的睡裙往上掀起,小丽也把手伸进雯姐的紧身背心里面揉著。
  嘴里发出:「嗯嗯……嗯……」
  的呻吟声。
  雯姐放开小丽:「都脱了吧。」
  随即把身上的紧身背心脱了下来,又把裙子也褪了下去。
  雯姐上身穿红色蕾丝1/2罩杯胸罩,罩杯上露出半个白白的乳球;下面是配套的蕾丝低腰小平角裤,裹著结实的屁股,双腿间有一道凹痕。
  小丽看著雯姐:「雯姐,妳的内衣很好看。」
  「性感吗?妳的身材比我更惹火,穿起来会更性感的,馋死这家伙。」
  说著动手把小丽的睡裙也给脱了下来。
  小丽在我们两个人面前全裸著身子,羞涩的用一只手捂在胸前,一只手捂著腿间。
  雯姐笑著:「哟,怕羞啊!」
  「妳还没脱光呢。」
  「那好吧,妳帮我脱。」
  说著转过身背对著小丽。
  小丽解开雯姐胸罩背后的扣子,双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揉捏著雯姐的乳房、乳头,双乳紧贴在雯姐的背部。
  雯姐把胸罩脱下后闭著眼睛享受著小丽的抚摸,抓著小丽的一只手慢慢的往下摸去,手伸进内裤里面,揉摸她的阴部;「姐,你的毛怎么那么少剃过的吗?
  」
  「嗯……剃了穿丁字裤不会漏毛。」
  雯姐边扭著屁股边揉著自己的乳房,小丽边揉摸著雯姐的阴部边把她的内裤脱了下去。
  我看著两个熟女在面前相互揉摸,春色无边,鸡巴也渐渐硬了起来,自己摸著鸡巴撸了起来。
  雯姐看到我撸著鸡巴,笑著:「怎么了,小丽,你刚才没把他喂饱啊。」
  小丽:「嗯,所以要你过来帮忙啊。」
  说著把雯姐推著趴在我的腿间。
  雯姐跪趴在我的腿间,把屁股翘得高高的,一手握住鸡巴,轻轻的撸著,一手托著两颗蛋,轻轻的揉著,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擡头笑著:「你这骚鸡巴上还有你们刚才操逼后留下的东西。」
  小丽哢哢笑:「骚鸡巴上的东西都是我的,味道怎么样?」
  「一股骚味。」
  小丽笑著拍一下雯姐的屁股:「雯姐,你笑我是骚逼,我也看看你的逼骚不骚。」
  说著坐在雯姐屁股后面,双脚伸在雯姐的双腿间,揉掰著雯姐的屁股。
  雯姐也扭著屁股把腿张开,露出双腿间的肉穴:「看吧,有没水?」
  「外面没有水,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是湿的?」
  说著伸出手揉著小阴唇间的嫩肉,边揉著边揉自己的乳房:「外面是干的,里面都是水,你也是骚逼啊。」
  雯姐被小丽揉摸得屁股左右扭著,张开嘴含在鸡巴,转动舌头,慢慢吞吐著。
  鸡巴被含著吸吮,爽得我:「哦……好舒服啊,对,就用舌头舔鸡巴头,啊……啊……啊……」
  伸手揉著雯姐的乳房,捏乳头。
  小丽也用乳房磨著雯姐的屁股,乳头间中会顶著阴唇间的肉缝。
  雯姐在我和小丽前后进攻下,身体像蛇一样扭个不停,含著鸡巴的嘴唔唔叫著,吐出鸡巴:「受不了,逼……逼……痒死了……快……插我的……逼……逼。」
  小丽用食指抠了进去揉著,拇指揉搓著阴蒂。
  「啊啊……哟……哦哦……舒……服……就那……个地方……使劲……‧揉搓……啊……啊啊啊……‧逼逼……里面痒……我……要……骚……鸡巴……操……快」(狼们可以想像她们那样子,小丽抠进去食指指头揉住的位置就是G点的地方)雯姐把鸡巴吐出来叫著说。
  看到雯姐春情勃发,正需要坚硬的大鸡巴去慰藉她那空虚温湿的骚逼。
  我起来爬到她们后面,让小丽往前躺下,拍著雯姐的屁股要她往后退一点,两个女人成了69的姿势。
  雯姐抱著小丽的双腿,双乳贴著小丽的肚皮,把屁股翘高起来;小丽一手揉著我的鸡巴,嘴巴含著吸著,一手伸到前面揉奶子。
  我趴下去舔一会湿滑的肉缝,舌头一舔雯姐就忍不住扭著哼叫:「哦……受不……了……快用……大鸡巴操……」
  听到她的淫语,小丽握著把大鸡巴顶住雯的逼口:「哥,操她骚逼,她受不了了……」
  我扶著她的腰把屁股往前一送,鸡巴头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啊……里面痒,再往……里面操……」
  屁股再往前猛顶,小丽一松手,整根鸡巴被吞没了。
  「啊啊……」
  雯叫著把屁股也往后顶。
  小丽用手掰开雯姐的逼唇,我从后面悠悠的抽插著。
  小丽看著鸡巴在逼里面抽插著不停的说:「操她……操……她,我没这么近距离看鸡巴这么抽插著,好爽……啊……」
  雯姐被我操著,手也揉捏著小丽的阴蒂,把小丽揉得啊啊的扭著屁股叫个不停。
  「操死……我了,大鸡巴……‧操得逼……逼……舒服。」
  雯叫著侧身躺了下去,我也跟著侧躺在她的背后把她一条腿擡起,握著鸡巴又插进去,在背后慢慢的抽动著。
  小丽也坐起来,揉著鸡巴和逼口的结合处。
  雯姐:「哦……啊啊啊啊……你们把……‧我……玩死了。你……还是操…
  …她吧……」
  操熟女就是爽,我没有丝毫的羞愧。
  小丽听著把我推下去躺著,背对著我蹲著跨在上面,扶著鸡巴就往逼口塞,里面早已是逼水泛滥,双手撑在我的脚上,来一个坐马吞棍,鸡巴被淹没在水帘洞里面。
  小丽哼叫著用屁股上下套弄著鸡巴,每次都是一坐到底。
  雯姐见状跨跪在我的头上,用手揉著鸡巴毛。
  看著雯刚刚被我操得有点合不拢的逼,里面的嫩肉娇艳欲滴,擡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舌头舔著肉缝。
  雯姐被舔得咬著嘴唇唔唔哼著。
  小丽蹲著套弄了一会累得直喘气,跪坐著转了过来,鸡巴被夹著转了半圈。
  转过来后,小丽跪坐著慢慢扭动屁股,手揉捏著雯的乳房,雯姐双手扶著她的肩膀。
  鸡巴毛摩擦著小丽的阴蒂,龟头顶在花心,小丽摩擦了一会,哼哼叫著双手往后撑著,整个人往后倒著,屁股上下套弄著鸡巴,被鸡巴插著的逼露在雯的面前,雯趴了下去,当小丽擡起屁股鸡巴露出来时用舌头从根部往上舔鸡巴,鸡巴头也摩擦著小丽的G点,雯的舌头偶尔也舔到小丽的阴蒂,把小丽搞得叫声连连:「哦哦……好……爽啊……啊啊啊……」
  小丽爽得坐了上来,逼逼收缩著:「受……不了……啊啊啊……」
  逼里面阴精喷出,人也趴在了旁边。
  雯姐见到小丽高潮了,趴下去含住刚刚从小丽逼里面出来的鸡巴,吸舔著,鸡巴被两个骚逼轮番攻击,也受不了,心想要是不歇一会的话就会口爆,雯姐也还没得到满足,赶紧把雯姐推起来,让她躺在床边,站著慢慢的抽插。
  小丽歇了一会,看著我慢慢的抽插著雯姐。
  从旁边拿出一只丝袜说:「蒙著你的眼睛,我俩躺著让你轮流操,每人插二十下,不能摸我们,猜猜你操的是谁的逼,猜对了就继续操五十下,猜错了舔逼后再操。」
  小丽的话把雯姐逗得笑了起来:「你这小骚逼花样真多。」
  「今晚就是要榨干他。」
  心里想著,也好,猛操的话一下子就出来了,说干就干。
  自动自觉的蒙著眼睛,爬上床。
  两个女人悄悄的说著话,一个躺了下来,抱著双腿,把逼凑到鸡巴前。
  手握著鸡巴屁股往前顶,心想著我故意把鸡巴顶得稍微高点,摩擦到阴蒂上面,毛少的就是雯姐,毛多的就是小丽,肯定不会猜错。
  果真一顶,逼毛稀疏,就把鸡巴往下插,抽插二十下后。
  她们就换人,还是照旧试探,我靠,这两个骚逼果然有心机,两次都是让雯姐被我操。
  第三次才换了小丽上来,第四次又是雯姐。
  操了四次后,解开丝袜看著两具躺著的肉体。
  笑著开始猜了,先是用手摸了摸两个湿湿的穴。
  第一个肯定是猜对的了,就猛的把雯姐的逼猛操五十下后,看著雯姐被操五十下时喘著气叫个不停,歇了一会再猜,又一次把雯姐插得揉著自己的双乳嚎叫著:「大鸡巴……插……烂我的……逼……逼了。」
  第三次故意猜错,舔了小丽的逼后又是一阵猛插,把小丽插得:「大鸡巴…
  …好……厉害,操的……我的小……逼逼……爽死……了……」
  最后一次又是故意猜错,舔舔雯姐的逼后,毫不留情的挥棒直捣,只操得雯姐揉著乳房、阴蒂:「操……操……我的逼……逼……我要……你的……大鸡巴……操……」
  雯姐的逼阵阵收缩,大鸡巴快速抽动,棍棍直捣花心,小丽也站在我的背后使劲的推著屁股:「操死她,操操,使劲的操,射她,射她骚逼里面。」
  龟头上被雯姐涌出的阴精淋浇著,又再猛插几下:「哦哦……啊……」
  鸡巴头颤抖著射出了几股精液,人也虚脱似的趴在雯姐的身上。
  变软的鸡巴被雯姐不断收缩的逼给夹了出来,精液也慢慢的从雯姐的逼口流了出来,小丽看著逼口流出的精液,拿著鸡巴「啪、啪、啪」
  的拍打著雯姐的逼逼,又拿来纸巾给我们擦擦。
  三个人躺著歇了十多分钟后,小丽出去看看孩子有没醒来。
  小丽回来时看到我搂著雯姐,雯姐摸著我的胸部,也爬上来躺在旁边揉著软软的鸡巴。
  我在别人的床上操著别人的老婆,左搂右抱,性福无边。
  看了看时间,不觉间在小丽家呆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了。
  抱著小丽亲了亲:「不早了,得回去了。」
  「嗯,早点睡吧。今天和雯姐把你给……哈哈哈。」
  「你更爽,跟源玩了两次。」
  雯姐淫笑道。
  小丽回应:「你不爽啊,跟他回家继续去吧。」
  穿好衣服,雯姐也穿上背心短裙,把内衣放进包里面,一起回到隔壁我的家里。
  回到家里,关好门回身一看,吓了一跳,雯姐已经把紧身背心和短裙脱了下来,以为她又想要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好硬著头皮上去搂著她,雯姐转过身来亲了我一下,拉著我的手体贴的说:「你还来,今天都玩了两次了,别累坏了,洗一洗吧,洗完赶紧睡。要不,过两天你老婆回来你没有公粮上缴,看你怎么解释。」
  说著不由分说的拉著我进到洗手间。
  进去后又把我的衣服都脱了下来,两个人在里面鸳鸯戏水,她搓洗我的鸡巴,我抠洗她的肉穴。
  洗完后,擦干了身子两人躺在床上,雯姐背对著我,要我从后面搂著她睡。
  手摸著坚挺的乳房,鸡巴贴著结实的屁股,非常惬意。
  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和雯姐一起到外面喝早茶去。
  雯姐喝著茶:「多休息,别过于劳累,昨晚的事偶尔一次就好了,不要过于滥。」
  「嗯,都说你多么的善解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