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收获的3P》

  正在上班,手机有提示,原来是被我拉在黑名单的蓝姨的号码。我不知道蓝姨姓什么,只知道她55岁左右,长得比较胖,皮肤很白,由于是城里人,保养得也还可以。
  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一对比篮球稍微小点的大奶子。她之前是开浴室的,现在开了个小旅社,楼下3个房间,一个公用卫生间,房间仅够摆张床。一进门是一个收银台,收银台后是她的休息室。楼上2个房间,有单独卫生间和电视机。
  没有一台电脑,客人来了说好了价钱直接收钱。由于她旅社的名字带个蓝字,所以我叫她蓝姨。
  有天下午,我从她旅社门前过,看到一男一女出来,明显不是夫妻,女的出来送走了男的后又进去了。本狼也是色中人,直接感觉到这里有戏。于是直接走了进去。蓝姨看见我进来,问我:「老板,住宿吗?」
  「我要个钟点房,有吗?」
  「有,50元2小时。」
  「噢,稍微等下,我等个朋友。」
  「那你先去房间等吧,喝点水。15分钟内不收钱的,现在生意难做。」
  「好的,谢谢!」
  在房间过了大约15分钟,我找到蓝姨:「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来了,你看我可以退房吗?」
  「刚好到点,收你房费又不好,不收又不好,你看怎么办吧?」
  「要不你这有什么人吗?我就不走了。」
  「我有什么人,就老太婆一个。」
  「阿姨,你懂我意思的,我是本地人,哪里会害你。」
  「你给我看看身份证。」她看了以后,又补了句:「你真不会害我吧?」
  「不会,你放心,只要好,我以后会常来的。」
  那天,蓝姨帮我找了个兼职的。此后,我就常去了。熟识后,我俩也很随意了。她有新人或年轻点的,都会打电话叫我过去。我怕家人接到电话,所以把她加入了黑名单,我看到提示后会回话给她。
  回了电话给蓝姨,约好下午1:30到她那里。我到她那的时候,外面正下著雨,旅社一个客人也没有,门开著,我进了蓝姨的休息间,她正半躺著看电视,一对大奶子差不多露出了一半。
  「先等会吧,今天的是我亲外甥女,27岁,刚从苏州回来,做皮鞋的。」
  「啊!你亲外甥女?」我疑惑地问到。
  「嗯,离婚一年了,没生育,苏北的,16岁没了父母就一直在我这儿。长得不错的,合你口味,奶子大又挺。今天特意叫你来的,顺便照顾生意,你看,一个人都没有。」
  「奶子有你的大吗?」我猥琐地笑问。
  「去去,我老太婆的奶子有什么稀奇。」蓝姨笑著说,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奶子,用手将两个奶子往中间挤了挤:「说实话,我奶子是不小,我有个网友上个礼拜约我见面,想跟我开房,我没答应,他就说看到我奶子就有反应。」
  「得了吧,你有这么好,见面了还不开房?」
  「真的没有,不过他摸了我奶子,把我奶子都抓疼了。」
  「你这人真是,给别人摸不让我摸。」我说著就靠近她:「来,让我摸一下。」
  「不行,老太婆的奶子有什么好摸的。」她嘴里说著,却没有任何拒绝的动作。于是我右手一下从衣领处伸进去。哇!平生就没碰过这么大的奶子,软软的,下垂很厉害,不过中间还可以摸到结实的乳蒂。
  她轻轻拍了一下我的手:「好了,出来吧,看你都有反应了。」
  「不行,让我再么会,挺舒服的,真大。」
  「看你鸡吧硬得。」她边说边解开了我的裤子,用两只手摸搓著鸡吧。享受了短暂的2分钟后,我把她推开,将她的衣服掀上来,她自己解掉了胸罩。
  我把鸡吧夹在两个奶子之间上下抽动,顶上去的时候,她就用舌头舔一下鸡吧。一股惬意顿时涌上头。几下以后,她推开了我:「好了,马上我外甥女来了,你射了就做不了了,再说被她看见了不好。」
  我穿好了裤子,她胸罩没穿上。我们就坐著聊天,聊哪个女的口活好,哪个女的叫床好。
  不一会,门口进来了一个人,穿著白色的低胸衣,下身一条五分裤,一头长发。略微显胖,皮肤很好,衣扣被一对大奶子挣的似乎要掉下来。看上去既不妩媚也不妖艳,自然中透著一丝性感。
  「阿姨,在吗?」
  「小雯,我在呢,进来。」
  小雯进来看了看我。蓝姨介绍说:「这是我外甥女何雯,这是石老板。」聊了一会天,蓝姨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借口上卫生间出来了。
  等我再进去时,蓝姨对我说:「老板,这是我亲外甥女,不是你我也不会让她陪,不能亏待她啊。她可是从不做这种事,刚从苏州回来看我,我好话说了一大筐才答应陪你的。小雯,石老板人很好的,要不我也不会让你陪她。你俩去楼上随便哪个房间都行。」
  「阿姨,就这一次,下次我绝不答应你了。」
  「行了,去吧。」
  我俩进了房间,我迫不及待的从后面抱住了小雯,两只手按在两个乳房上轻轻地揉搓。鸡吧直挺挺地顶著她屁股。小雯对我的抚摸很淡漠。放开她之后,我俩坐在床沿上,小雯脱去了外衣问我:「胸罩要脱吗?」
  我按住了小雯的手:「坐下聊会天吧,如果你真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就当朋友交交心。」
  「看你下面硬的,你忍得住?」
  「虽然我很想,但我会尊重你。」
  聊了会天以后,小雯完全放松了,我也随意地把小雯勾在怀里,一只手搭在她乳房上轻轻地捏著。小雯笑著说:「色鬼,还说尊重我,手都不规矩了。」
  「你的胸脯太诱惑人了。」我盯著她眼睛,低下头:「我真受不了,如果你不愿意做,就让我亲亲你,好吗?」
  小雯点了点头,我紧抱著她,嘴唇重重地压上去。几下以后,小雯脸颊开始发烫,呼吸急促,自然的张开嘴巴,不停吸吮我的舌头。
  我趁机解开了她胸罩。一对雪白坚挺的大乳房傲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感觉热血直冲脑门,鸡吧突突跳动。
  小雯脱掉了所有的衣物,拉著我手:「上来吧。」
  我赶紧脱光上了床,侧著身子,欣赏著床上的尤物。稍显丰满的身子,雪白的皮肤,坚挺的乳房,黝黑浓密的阴毛下,一条细细的小溪令我遐想无限。
  小雯用殷切的眼神看著我:「温柔点。」
  我极力忍耐著,用双手捧著一只乳房轻轻抚摸,两只手还抓不住一只奶子,当我嘴巴含住那略带粉红的乳头时,小雯发出了轻微的「嗯」声。我吸吮了几下,小雯扭动著屁股:「啊,好久没这种感觉了。」
  「舒服吗?」
  「嗯,我要了。」
  「就不给你。」我笑著说。分开了她双脚,阴唇已经分开了,亮晶晶的淫液下,可以看到阴道里粉红的阴蒂:「哇,好多水啊!」一边说著,一边将舌头伸进了阴道。
  小雯敏感地撅动了下屁股,抬起身子,两手抱著我头道:「再来一下,好舒服。」
  「还说你不骚」
  小雯「啪」的打了我一下:「快点吸。」
  我的舌头在阴道急速搅动,小雯不停发出痛苦又快乐的叫声:「啊啊啊,深一点,嗯嗯嗯,就这样……」小雯直起身子,抓著我硬梆梆的鸡吧:「快,我要,我要。」
  「帮我吸几下吧。」
  「不行,我不喜欢,我之前的老公叫我吸我也没有肯。快来肏我吧,一会我就要过了。」我挺起身子,在没有小雯引导的情况下,鸡吧轻易插入了阴道,轻轻抽插了几下就感到很滑爽了,只感到一股热流包裹了鸡吧。
  小雯的阴道一张一松,裹著鸡吧就像在吸奶。我整个人压在小雯身上,全身肉肉的,那对大奶子顶著我胸脯,特别的舒爽。
  小雯抱著我:「色鬼,还是要了我身子,男人都假惺惺的。」
  「我是真忍不住了,你不也想要了吗?看你屄里的水多少啊!」我说著重重地抽插了几下,房间里充斥著「啪啪」的撞击声。
  小雯不由自主的又「啊啊」的叫了起来。急速抽插了几下,我问:「射里面要紧吗?」
  「没事」
  精液全部射进了阴道,我趴在小雯身上笑到:「今天给了你很多子孙,等会我要看著他们怎么从妈妈的屄里出来。」
  「去,怎么喜欢看这个。」
  看著精液流出屄外,我俩清洗后躺在床上。外面的雨下大了。我说:「雨下这么大,我们聊一会吧。」
  小雯说:「我们留个电话,下次我回来,我们去别的地方。」
  「好,你阿姨知道会生气的。」
  「气死她,都是她害的我。」
  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小雯是个良家,一年前由于没有生育能力和丈夫离了婚。
  离婚后住在蓝姨家,蓝姨为了讨好片警,逼她跟片警做了爱。后来又让她和别的客人做爱,小雯不肯。蓝姨就骂她:「已经是婊子了,还装什么装。」小雯为了躲开蓝姨才去外地打工的。这次是回来喝喜酒的。
  小雯说:「我就想著有人肏了她,让我也骂她几声婊子。」
  「要不哥给你报仇?」
  「你要真这样,我就谢谢你了。我把你当亲哥。」
  「别,千万别当亲哥,那我们以后就是乱伦了。」
  「情哥可以了吧,你怎么帮我。」
  「你要不介意,我牺牲色相肏她,你当著我面骂她婊子。」
  「呵呵,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俩肏屄,我才不看呢。」
  「你听我的就行。你去卫生间,听到我咳嗽出来。不过要让我恢复下体力。
  你看,刚射完精,还没硬。」
  「我帮你硬起来。」小雯笑著说。用双手抚摸著鸡吧。
  「用奶子,你奶子对我的吸引力最大了。你又不肯用嘴。」
  在她的挑逗下,我很快硬了起来,小雯进了卫生间。我打通了蓝姨的号码:「蓝姨,送点卫生纸上来。」
  「你下来拿,我上去就没人看门了。」
  「你锁了门上来,下这么大雨,哪里还会来客人吗。总不见得让我光屁股下去吧。」
  「那你到房门口等我,我就来。」
  听到楼下的锁门声,蓝姨上了楼梯。我站在门后,她刚敲门,我一把把她拉进来,关上了门。蓝姨一愣,我对她「嘘」了一下,朝卫生间努了努嘴。用力按下蓝姨,把鸡巴塞进了她嘴巴,蓝姨将我推开,生气地指了指卫生间。
  我轻声说:「没事,就两下,受不了了。」
  蓝姨为了早点脱身,张开嘴巴含住鸡吧吸了起来。
  我刚想咳嗽,小雯开了卫生间的门出来了:「啊,阿姨,你们干什么?」蓝姨很尴尬地站了起来。
  「没什么,你不跟我口交,让你阿姨替你。」我笑著说。
  这时,蓝姨要出去,我一把拉住她:「别走,看我鸡吧这么硬,怎么也得让我软下去吧。」
  「随你们,我当什么都没看见。」小雯光著身子看著我俩,直接躺在床上,背朝我们。
  蓝姨站著没动,我抱著她脱下了她的衣服,蓝姨半推半就的被我拉到床上:「这多难为情啊!我们阿姨外甥女俩人在一起。」
  「就当你俩在一起洗澡,有什么稀奇的。」我说。
  我拉著蓝姨也上了床,小雯雪白的屁股对著我们,两腿间可以看到屄。蓝姨上床之后自己脱了裤子,我看见那满身松弛的皮肤和下垂的赘肉顿觉一股恶心,但是她的内裤却很性感,是透明的,而且很小,仅仅遮住阴道口,屄毛全露在外面。
  蓝姨要拖内裤,我制止了她。我让她平躺在床上分开双腿,内裤已湿透了,大腿两侧都是淫水。
  我压上去之后,用双手捧住一个奶子:「好大,真的好大,哎,小雯,比你的还大。」
  蓝姨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瞎说什么,难为情不?」
  小雯接著说:「你们搞你们的,我不管,我要睡一会。」
  「少了你就不热闹了。」我说。
  这时,我把蓝姨的内裤拉到一边,鸡吧轻轻一顶就全插进去了。一进去,蓝姨就禁不住挺著屁股抽动起来,她在我耳边轻轻说:「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搞,不脱裤子肏很刺激的。」
  「你这裤子很性感,你那网友没这样搞你吗?」
  「没,他把我脱光了搞的。」
  「哈哈,你刚还说你俩没肏屄,我就不信。」
  「别说他了,啊啊啊,快用力肏几下。」
  「你们声音小点,别影响我。」小雯说。
  「我来看看你有反应不。」我说著,伸手摸向小雯的屄:「啊,又出水了,还装没事。」
  我一边肏著蓝姨的屄,一边把小雯身子扳过来,一手揉搓著小雯的奶子。一个下垂一个丰满,两个奶子的手感天壤之别。这时小雯把我手放到她阴部,两腿夹著我手扭动著。
  我跟蓝姨说:「你撅起屁股,我从后面搞。」
  蓝姨起来的时候,我爬到小雯身上,小雯扶著鸡吧塞入阴道:「还这么硬啊,厉害!」我用力冲刺起来。
  「哎哎,屄被你肏疼了,轻点。」
  「石老板的鸡吧好厉害。」蓝姨说。
  看著小雯娇喘的样子,我忍不住亲了她几下。蓝姨看著我们肏,不时用手摸著我的阴茎和蛋蛋,我冲刺了几下:「啊,我要射了。」
  「等下,和我搞几下,我还没过瘾呢。」蓝姨说。
  「去,她骚就射她屄里。」小雯说。
  蓝姨扶著床头,撅著大屁股,淫水顺著屄毛滴下来,我插进去用力抽插起来。
  房间里只听见「啪啪」的肏屄声和蓝姨的喘息声。
  小雯一边笑一边数著「1、2、3、4、5……」
  终于我又射了,蓝姨也累躺在床上,双腿分开:「你已经射过一次了吗?怎么还这么多啊!」
  「都是你的屄水。」我笑著说。
  「完了,我的裤子湿透了。」蓝姨说:「我先下去换裤子,我老公来看到就完了。」蓝姨说著下了床:「小雯,别让你姨父知道啊。」
  「放心吧,小雯不会说的。」我说:「有机会再找你玩,你很骚啊。」
  蓝姨走了后,我搂著小雯,摸著她丰满的大奶子:「宝贝,给你报仇了,你怎么谢我?」
  「被你得了便宜你还卖乖。下次我回来就打电话给你,我就不住她家,我们去别处开房间去。」
  「要不我租个房子,好吗?」
  「好啊!」
  「不过不能带别人去住哦!」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如果找了男朋友,可以去住的,不过要留几天给我啊。」
  我们相拥著睡了一会,然后又搞了一炮,不过这次没精射了。
  直到两年后,我把小雯介绍给了我一个丧偶的朋友,他俩很快就结婚了,婚后我俩断断续续好了半年,现在见面的时候很自然了。没人的时候也会吃吃豆腐,但没有上过床。蓝姨也找过我几次,她一身的赘肉让我很反感,直到现在,在她缠住不放的时候,我才会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