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小菁》

  我跟小菁是国中同学,因为同在北部求学工作,所以常会相约下班后一起吃饭。开始是起源于她从研究所毕业时跟那时的医生男友吵架分手,而我成了她首选的搬家公司。为了帮她搬离他前男友的家,我在自己住家同栋同楼层租了一间套房让她作为栖身之处,白天她当她的银行行员,我当我的工地主管。
  记得那天是1999年9月9日,我跟她依照往常到她那里吃附近有名的知高饭便当,一边看著电视新闻报导。今日是一千年来人类会遇到最多九的一天,在1999年9月9日晚上或白天9点9分9秒做的事或是许下的承诺,将会长长久久。
  这时我们已吃完便当,开始吃虾味先(必非置入性行销。哈)了。这时墙上时钟已经九点了,我就问她:「我们两个是不是也该来做点有纪念性的事?」
  说真的,小菁从国中开始就是公认的班花(不是负责搬花的喔),喜欢她的同学不计其数,但我就是唯一的那绝缘体。因为我从小就看A片,这些年轻小妹妹我怎会看在眼里呢?
  这时她提议说:「那我们来亲亲如何?因为我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这样反而有其纪念意义。」我也觉得有道理,便答应了。
  在倒数九分零一秒、九分零二秒……九分零九秒时,我们就嘴巴抿著亲了对方一下。(PS‧我发誓她有伸出舌头,违反规定,但看在相识多年就不跟她计较了。)
  然后我问她什么感觉?她回答跟我脑中想的一模一样,都是虾味先的味道。在亲过嘴后,我跟小菁的互动也变得暧昧,在每次饭后我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帮小菁抓龙:按摩肩膀及背部。
  因为小菁的工作是银行临柜行员,工作一整天下来,常会因为长时间打电脑而腰酸背痛,而我凭借著从小帮爸爸抓龙打工赚零用钱的工夫,毛遂自荐帮忙按摩减压,恢复体力,但是如果她觉得舒服就得请我隔天的晚餐便当。
  起初,我们一个看著电视被按摩,一个看著电视帮忙按摩,但是渐渐地小菁按摩的力道需求越来越重了,连我也开始不再能轻松按按了事,因为按摩力道加大,又我都是隔著衣服按摩,所以小菁穿著的夏季制服常被我弄得皱巴巴的。
  一天她不满地反映,她每天都得洗制服,粉麻烦呢!边说还边把制服上衣脱掉,只剩内衣(如果没记错,是件淡粉色胸罩),她说道:「这样子按摩,衣服就不会皱掉了。怎样,我粉聪明吧?」我听在耳里,口中发出一声好,但双眼却是在狂吃著冰淇淋。
  小菁从小发育就一直备受瞩目,听说国小就开始穿戴内衣,常有男同学在午休时从短袖制服偷看她的内衣春光。我从背部内衣的标签看到34D的字样,不免以高跪姿往前瞄了一眼,一颗乳房(左右各半颗,加起来正好一颗)印入我眼帘,乳沟之深让我联想到马里亚纳海沟。哈哈!
  我跟她说:「小菁,妳是不是变胖了?胸部整个夸张的大。」她说因为月经快来了,所以一般的内衣会有点撑,还叫我认真点按摩,别分心了。
  因为如此刺激,我的弟弟也在短裤裆里起了生理反应,我完全不能专心帮她按摩,因为一揉按肩膀,胸前那两团巨乳就跟著晃动起来,底下小头就越充血,而上面大头也就越缺血,一时手误,两只手往前滑去,那场景就像民俗技艺的老背少一般——她当老,我当少。
  双手不偏不宜地贴在她的双乳上,当下宛如时间暂停,两人僵在那里。再来就是老梗啦,一时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我将小菁转过来面对著我,双手伸入她的胸罩内恣意地摸著她那丰满的34D双乳,两手不断地揉捏,一边用手指夹捏她的乳头,她也不断发出「啊……啊……啊……啊……」的舒服叫声,同时我嘴巴亲上她的鲜红双唇,两条滚烫的热舌不断穿梭在彼此嘴中。
  而她的手也不老实地将我的运动短裤及内裤脱去,掏出我的老二不停地玩弄著。我细声问道:「要用嘴巴试试吗?」她轻轻点了头,我起身缓缓将老二递到她嘴边,她一张嘴就整支含入口中,开始套弄吸吮。
  她不断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她的唾液跟我的前精混合一起,这滋味超赞的,老二也硬得一塌糊涂。这时我不知哪来的想法,问了一句:「虾味先好吃,还是我的弟弟好吃啊?」她发力咬了我弟弟一口后,放开老二俏皮的说句:「虾味先比较好吃喔!」然后推开我就自己上厕所去啰!
  小菁进去厕所后听到莲蓬头冲水的声音,我因为老二胀著一时间无从宣泄,在精虫逼脑的情况下走到浴室门口,发现浴室门竟然没关,透过缝隙看到小菁全身赤裸的坐在浴缸边,一边的用自己的手指抚摸小穴,一边用水柱冲击阴唇,整个阴唇在水柱冲击及手指触摸两面攻击下显得红肿饱满、鲜艳欲滴。
  小菁也因为刺激不断发出「嗯……嗯……啊……啊……好舒服……好痒……好想要……」的呻吟,原来拿著莲蓬头的手也移至那双丰满的乳房上左右来回抚摸,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硬挺挺地点在雪白双峰之上,犹如糖霜蛋糕点缀著甜美草莓一般。
  看到这里,我在门边也套弄起自己那怒胀的老二,越是套弄越是胀痛、越是兴奋。在听到小菁呻吟想要时,我将浴室门推开,走近小菁跟她说:「妳好美,我要妳。」
  我双手托起小菁丰满的双乳开始揉捏,同时用舌头舔舐粉红色的鲜嫩乳头,再张大嘴巴将右乳整个用力吸住,小菁「啊……痛!」的一声,乳房在我的吸吮下拉长变形,小菁这时又痛又酥,面上表情既是痛快又是满足。
  小菁的手也摸上我的老二,犹如焊铁一般的老二发著高热,狠狠地烫著小菁纤细的玉手,老二因为暴胀而不断抖动著将澎湃的热流传递给小菁。小菁说道:「你那比虾味先里的虾子还要有活力,跳啊跳啊著,整个都红通通了,我想把它吃了。
  」说毕,小菁弯下身去并将老二含进口中。
  「啊……好深……含得好深……妳的嘴好软……好滑……啊……好舒服……啊……舒服……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她赤裸的身躯也配合吸吮的节奏蠕动起来,一双巨乳挂在胸前不停前后摆动摇晃著。
  「啊……插我……好痒……我要……快插我……啊……啊……」小菁吐出老二后喊道。我将小菁身子按住,从后面将充血的老二顺著小菁湿滑的阴唇缓缓进入,「哇!好棒的穴啊,又湿又紧,淫水不住地往外流泄。」我不停疯狂死命地干著小菁,她的小穴与我的老二因为撞击不断发出「啪!啪!啪!啪……」的声响。
  经过数十分钟的抽插,在小菁第五次高潮的阴道收缩时,我的一股热精也顺著阴道倾泄灌入。之后小菁说:「好久没那么激烈运动了,应该会瘦一些,以后还要帮我减重瘦身喔!」我看著小菁原本就纤细的腰及均匀的身材,带著疑问说了声:「好!」
  之后我跟小菁从朋友变成一起瘦身运动的炮友,甚至到后来她调回南部服务后,只要我放假返乡,我们也都会相约运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