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阿宏(1-4章)》

  1阿宏B城的夏天很漫长,正在忙碌建设的B城最大项目「新城综合体一号」
  的工地上蹲著几个休息的工人,大家抽著烟,吹著牛逼,看著来来往往穿著清凉的女孩,聊著下流的话。
  工地后面是一片小树林,树林后面是垃圾场,什么建筑垃圾,废旧电器都堆积在这里。
  17岁的阿宏第一次来到B城度过夏天。
  在这里他第一次看见B城繁华的夜景,第一次跟著工友们一起逛了最繁华的不夜城,也在两天前第一次和工友一起乘坐了地铁。
  也第一次在地铁上看见了美貌的大城市的女孩子,虽然那是个女高中生的样子,但是回想起当时伸手摸过去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那娇嫩柔软的乳房和私处,香汗淋漓娇喘的声音和体香都让他陶醉。
  俺想娶媳妇了,阿宏不由自主的来了干劲。
  走向树林后的垃圾场。
  往常来这里淘宝的工友不少,据说都挣了钱。
  午后的树林清凉而静谧,垃圾场就在树林外的阳光下,一个雪白的身子呈大字形仰卧在这黑漆漆的垃圾中,显得格外显眼。
  披散的长发,修长的大腿,丰满浑圆的胸脯,纤细的腰肢,这标致的身材分明是一个人体模特,或者是个被丢弃的充气娃娃。
  然而走近才发现,这修长白皙的大腿被强行拉开著很不自然的角度,两腿间的私处很显眼的是被一根粗壮的棒球棍塞了进去整整塞进大半截,只剩下把手露在外面。
  私处红肿著有些地方撕裂了还流著血。
  大腿内侧被摩擦得通红有些地方皮肤还被磨破了。
  纤细的腰肢仿佛因为剧痛而扭曲著,小腹上和大腿上都是男人的精液,两个乳房袒露著,白色紧身T恤被卷到了上面,乳房上布满了牙印,左乳房的乳头不翼而飞,右乳房的乳头里还插著一根牙签。
  从两个乳头处流出的鲜血风干在乳房上。
  被长发遮住的面庞显得清秀而稚嫩,阿宏感到似曾相识。
  一阵风吹开了长发,顿时阿宏感到头晕目眩,这还微张著的翻白的水汪汪大眼睛,这高挺的鼻梁和已经泛白的嘴唇,唇边还留著白色的秽物,这不正是两天前地铁上看到的那个美丽高挑的女高中生吗。
  最凄惨是她那双玉足还依然绷紧,双手也是在抓握棒球棍把手的样子,可以想象她是被怎样的轮奸折磨之后活活被一根棒球棍插死,死前经历了怎样痛苦的挣扎。
  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是下午,封锁了整个工地,从女尸下体的球棍上没有检查出指纹,从身上的精液也没有找到匹配的人,但是从阿宏的工友阿泰的床底下发现了属于死者的内裤和胸罩,经过对死者体内的DNA残留物检测也和阿泰匹配。
  然后无论阿泰怎么解释还是被警方带走了,之后对自己所作所为供认不讳,承认是自己强奸杀死了这个叫赵小雅的女学生。
  2小雅夏日的夕阳照耀著B城一切繁华和灯红酒绿,傍晚即将来临。
  白天喧嚣繁忙的城市在傍晚被匆匆行走的人群填满。
  拥挤的地铁里汗臭味混杂著香水味儿形成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
  这个月第一次坐地铁的赵小雅感到很不适应,被拥挤的人群挤到了最中间的位置,身前身后都是人。
  白色的校服T恤被汗水浸湿紧紧包裹著赵小雅丰满的上围,T恤的领口很低露出一对丰满的雪乳,香汗顺著乳房流进乳沟,赵小雅本能的抱紧手里的书和刚刚买的唱片。
  这是昨天刚刚去世的性感少女歌手何佳佳的唱片,据新闻说是猝死在公寓里,她的歌在赵小雅所在的高中很流行。
  虽然已经高二,但是父亲说要让她出国念书,自然也就没有压力,一般出门都是父亲车接车送,但今天为了买何佳佳的唱片,坐地铁回家也是值得的。
  赵小雅恬静清秀的面庞,高挑的身材一直在B城最好的高中里被称作校花,对此她只是报之一笑,班里有追求者但知道了赵小雅的家境也都知难而退。
  拥挤的地铁里,赵小雅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磁铁,把周围乘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在她那发育丰满的上围和高挑白皙暴露的双腿上和被短裙包裹的翘臀上。
  「新城一号到了,请乘客先下后上,换乘1号线的乘客请您下车……」
  地铁大门刚刚打开,顿时门外排队的乘客蜂拥的挤了进来,赵小雅一个没站稳被挤进了地铁的一角靠著另一侧车门,被人群挤压得动弹不得。
  赵小雅听过地铁小偷多,牢牢的抱著胸前的书和唱片,被挤压的乳房露出了更多。
  这时候赵小雅只觉得下面一凉,双腿夹紧,顿时呆住了:内裤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没了,甚至都没有感觉到。
  紧接著一只大手掀起赵小雅的短裙直接摸向她那最柔嫩的方寸之地。
  这只手摩挲著她丰满的臀部,手指轻轻略过赵小雅的肛门和阴唇,一下子就摸到了阴蒂,顿时灵活的手指拨弄起来。
  「啊……」
  赵小雅浑身仿佛触电了一般,生平第一次感到浑身瘙痒难耐,不由得全身颤抖了起来。
  这只手却越动越快,赵小雅几乎因为窒息晕厥,在身体被周围挤压著的同时,下体被人这样玩弄,感觉又害怕又羞耻还很气愤。
  然而不断的拨弄中一种快感占据了全身,体内不断的骚动著,赵小雅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又舒服又惊恐的感觉,两个乳头不知不觉中都硬了起来。
  这时突然胸口一紧,感觉一只手从衣服里伸进去抓握住了她浑圆丰满的乳房揉捏起来,对著坚挺著的乳头揉捏著。
  胸脯上这只手是从身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不灵敏也不细腻,感觉笨拙又用力,捏的小雅生疼,这明显是来自另一个人。
  接著又一双手抚摸起了小雅的大腿,小雅明白了,这挤在周围的这些男人是故意的,目的就是她。
  想起最近看新闻里说的B城最近有一些单身女性失踪,找到的时候全身赤裸被轮奸而死,有的下体还被插进了钢管、扫把等异物。
  小雅顿时全身发冷喉咙发干。
  那个抚摸下体的手速度越来越快,小雅因为恐惧和被撩拨的兴奋下体渐渐湿了,浓稠的白色淫水从阴道潺潺流出,顺著白皙的大腿一直流到鞋里浸湿了袜子。
  忽然一阵刺痛,之间下体的那只手的两根手指已经没入了赵小雅的体内,「啊」
  赵小雅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声音淹没在地铁的隆隆声中,鲜血顺著大腿流了下来。
  「哈哈哈」
  「这小妞还是个雏儿」
  赵小雅能听到嘀咕声来自周围这些挤在她身边的人。
  这只手还在不断的拨弄著,抽插著,刺痛感再次被瘙痒和温热的欲望代替,小雅咬住嘴唇,抓住下体那只手,往身体里送,那种被填满的感觉,每一次抽插带来的更大的需求淫水和血在赵小雅的脚下汇成了一小摊,这不断抽插的手指不停地撩拨著她,每一下都让她好想叫出来但是又不敢。
  突然又一只手捏了捏赵小雅的臀部,在摸到肛门附近的时候一下子抠了进去,顿时剧痛传遍全身,粗大的手指顶开她的括约肌直接整根伸了进去。
  而那个在阴道内抽插的手指已经从两根变成了三根,不断的抽插著,每一下都带出赵小雅混著血丝的淫水。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
  赵小雅用近乎耳语的声音求饶著。
  随著下体不断被抽插著,丰满的胸脯不住的摆动,抓捏著乳头的手又用力的拧了拧。
  「啊,好疼,求求你们,我爸爸会给你钱,不要欺负我了」
  赵小雅的哀求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的轻柔。
  然而这只无情的手变成了锥状,五根手指一下下试探的深入赵小雅柔嫩的肉体最深处。
  撕裂般的疼痛和淫水泛滥带来的虚脱,让赵小雅几欲昏厥,双腿发软几乎站不住。
  但身体被这几个人给抓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更别说跌倒。
  越来越润滑的下体很快被攥紧的拳头填满,这一下下的拳头抽插,让这个高二的女生完全无法承受,「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不行了,求求你们」
  赵小雅满头满脸汗水,白色T恤完全湿透了,乳罩被揉捏胸部的那只手无情的夺走,T恤的领口被拽下,露出一个浑圆的乳房。
  粗糙的大手揉捏著这女孩丰满的雪乳,一个满脸油泥的头靠近她吸允著乳头,赵小雅身下那只无情的铁拳一下下的在小雅体内乱捣,任凭鲜血和淫水伴著尿液喷将出来,在地上汇聚越来越多。
  那根捅入了女孩肛门的手指也不断抽动,渐渐地带出红色的血顺著臀部留下来,赵小雅由于剧痛死命的挣扎起来,但全身被箍死了一样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任凭这围在身边五六个人蹂躏著。
  赵小雅突然想起了印度公交车轮奸案,那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被公交车上的几个男子残忍轮奸,其中的一个小男孩就是用手塞进了那可怜女孩的阴道,最后几个人又用铁棍插进了那个女孩阴道,最终导致了那女孩的死亡。
  眼下此情此景何其相似,难道我真的要死了么?赵小雅想到年迈的父母泪水不由得流了出来,「求求你们,别杀我,我不会告诉别人」
  赵小雅低声的说著,身体已经被蹂躏得不成人形,「哈哈,叔叔们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们要到站了」
  「对的,小妹妹不哭。」
  周围的这些低沈的回应让赵小雅稍稍放心,抚摸她的那些手都收了回去,下体那侵犯她的拳头也猛的拔出来,瞬间决堤的淫水和失禁的尿液喷洒出来。
  「哈哈哈,小妹妹,注意文明哟」
  「下次想找叔叔们玩儿还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哟。」
  这几个声音说完哄笑著簇拥著走向车门。
  「亮马桥站到了,请乘客先下后上」
  地铁的广播发出这个声音,那些侵犯赵小雅的人一拥而散的离开了车厢,只留下衣冠不整的赵小雅抽泣著整理衣服,内裤和胸罩都没了,仅剩下的短裙只能罩住臀部,T恤由于汗水的浸湿已经半透明了,只能用手里抱著的唱片和书本遮住若隐若现的乳头。
  又浑浑噩噩的经过两站,赵小雅跌跌撞撞的走出地铁站,想要招手拦个出租车回家。
  突然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地铁站,仿佛是早就有所安排一样,下来了二十几个黑衣人,架起恍惚中的赵小雅就扔进车内,关上车门,一路绝尘而去。
  3佳佳床上躺著的男人足足有五十多岁了头顶一片光秃,刚刚用水吞服了两片万艾可,肥硕的肚腩下,那根纵横床第半辈子深入过无数美女下体的阳物骄傲的仰著头。
  一个笑盈盈美丽的年轻少女走了进来,身上裹著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散发著幽香。
  走到男人跟前的时候浴巾被男人一把扯下,女人散发著诱人气息的胴体一丝不挂的映入眼帘:D罩杯的丰满胸部坚挺而饱满,纤细的腰肢和臀部的曲线展示了一个身体柔软擅长舞蹈的健康少女的美感。
  披肩长发下是倾国倾城的娇媚脸蛋,每天多少富豪为了能和她共度春宵不惜一掷千金。
  「佳佳,你真美。」
  中年男人说道,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眼前这娇媚万千的女子。
  「刘部长,您是第一次光临寒舍,何佳佳招待不周,给您赔礼了!」
  佳佳说道爬上床,骑坐在中年男人身上,眉目传情,身上通体幽香让刘部长心旷神怡。
  「部长,今天佳佳身体有恙,可能伺候不周全,请您别怪罪。」
  「佳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部长,没事,其实,就是吧,您来的时间不巧,我正好刚来例假。」
  何佳佳羞涩的娇嗔道,「不过我可以有更多方法让您开心呀。」
  看著脸色转向凝重的刘部长,何佳佳狡黠的笑著,伸出舌头朝著部长的肉棒舔了舔,眼神迷离的看著他。
  部长抱著何佳佳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身体,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她的私密处,「部长你好坏!快擦擦手别弄脏了」
  何佳佳递来一张手纸给部长擦拭手指上的血迹。
  一面低头用红润饱满的嘴唇含住部长的肉棒,贪婪的舔舐著。
  眼神迷离的看著刘部长,何佳佳的双乳随著舔舐前后摇摆,被刘部长一手一个抓住,揉捏著。
  部长随手拿起旁边的狐狸尾巴肛塞朝著佳佳撅起的后庭狠狠插了进去。
  顿时何佳佳一声尖叫,鲜血顺著肛门流了出来。
  「部长,疼,你好坏,佳佳会死的这样弄。」
  何佳佳娇嗔著,擦掉因为疼痛而掉出的眼泪。
  「美人儿,你要是死了,你演的这部剧我可就不批通过了哟。歌手当演员你是我见过最努力的」
  刘部长看著后庭塞著狐狸尾巴的小妖精何佳佳这跪舔的性感姿势,满意的享受著下体在湿润的喉咙里的快感。
  这时候,门突然无声无息的大开了,几十台黑洞洞的相机瞄准了床上的男女按下快门。
  「咔擦」
  「咔擦」
  「你,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刘部长顿时慌了,身上的何佳佳也是花容失色。
  「我知道了,你个小婊子找人算计我,想要挟我对不对?」
  刘部长猛的捏住何佳佳的双乳,顿时何佳佳疼的惨叫,「不不是我,部长,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哈哈,跟何大明星没关系」
  从摄影师们身后走出一个中年人,带著墨镜西装革履。
  「赵,赵子麟!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刘部长火往上撞,「你们想干嘛?」
  「哎哟哟,发改委的刘部长,您别揣著明白装糊涂!我那个项目您钱也收了,怎么就不给批呢?」
  赵子麟微微笑著说道。
  「我就是想要您给我盖个章,我就走,上周这么说的,结果你把地皮卖给章四伯了,我这每天贷款利息都百万,你这么耽误下去我可是要喝西北风的哟。」
  「好说!好说!你不就是要个章么,我回去给你盖!你现在立刻离开,明天到我办公室找我。」
  刘部长不耐烦的摆摆手。
  示意这些人都出去。
  「不不不,经历了上周那事儿,那您觉得我还能相信您么?」
  赵子麟冷笑道。
  这时候门外进来了7、80个彪形大汉。
  「你你想作甚么?」
  刘部长开始抖如筛糠,怀里抱著的何佳佳也吓得脸色发白。
  「没什么没什么」
  赵子麟笑著。
  「你拍也拍了,我不给你盖章你就说我包养明星呗」
  刘部长的声音颤抖起来。
  「你包养明星算个什么新闻?大不了你娶了她,这不就不是丑闻是喜事了么?我还拿得住你?」
  赵子麟笑著,伸出手摸了摸何佳佳的臀部,阴部的血红色他也注意到了。
  「你想,想干什么?」
  刘部长声音颤抖得厉害,仿佛随时要晕厥一样。
  「不干嘛,让她给你持续口交,不能停,就这样。停了你们俩都得死。」
  赵子麟笑著两只手指插进何佳佳满是经血的阴道内。
  「啊!疼!」
  何佳佳惨叫著。
  流著眼泪舔著刘部长的肉棒。
  身后那七八十个大汉脱去了衣裤,为首的大汉从后面跪到床上,掏出肉棒,对准何佳佳流著血的阴道,猛的插了进去,肉棒顿时没入了佳佳白皙的屁股里,「啊!」
  何佳佳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大汉开始拼命的抽插,何佳佳忍者疼痛一下下吞吐著口中刘部长的肉棒。
  第一个大汉抽插了一百多下,感觉何佳佳柔嫩的身体在他每一次冲击下都颤抖著流出冷汗,很快他就射了,第二个大汉接著插,鲜血伴随著精液顺著阴道和大腿流到床上,何佳佳的臀部上满是血污,第二个大汉更是粗暴,硬插了一百二十下,射在了佳佳的身上,第三个大汉接茬上……撕裂般的疼痛和不断的出血让何佳佳全身虚脱,口中含著的刘部长的肉棒先后在她迷人的脸蛋上射了三四次,赵子麟还是不让停,一直到刘部长昏迷过去。
  第七个来强奸何佳佳的人托起她的臀部,何佳佳已经昏了过去,这个大汉很不高兴,拔出了何佳佳后庭里塞著的狐狸尾巴,把自己的粗大的肉棒插了进去,顿时何佳佳惨叫起来,苏醒了。
  第八个人也选择了后庭,这时候何佳佳的两个洞都血流如注,两个丰满的乳房在身后的冲击中上下摇摆。
  第二十个插进这女明星体内的大汉看到的只是一个还在挣扎喘息的女人,床上已经满是鲜血。
  第二十五个人开始干她的时候感觉这女人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反抗了,全身软绵绵的后背和臀部满是鲜血,床上也都是鲜血,已经奄奄一息。
  第三十一个人插完这血淋漓的女人,发现何佳佳早已断气。
  口中还含著刘部长的肉棒。
  当刘部长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第五十个人正在死命的抽插著这个任由摆布的女人尸体,何佳佳眼睛睁著,满身血污,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泪痕,身上除了自己的血就是男人的秽物。
  直到最后一个大汉干完,何佳佳的尸身已经不成人形,阴道被撕裂开鲜血风干在屁股和大腿上,满床都是从阴道内流出的鲜血,肛门就更不成样子,已经成了一个不会闭合的大洞,白皙的乳房被揉捏吸允得青紫。
  身上脸上全是男人的秽物。
  这个才只有17岁的人气明星,如今一身血污一丝不挂的俯卧在刘部长的怀里,刘部长的一只手被强行塞进了何佳佳尸身的阴道里,被这些长枪短炮的摄影师拍了很多特写。
  赵子麟捡起地上的浴巾,擦拭了下何佳佳脸上刘部长留下的精液。
  又招呼手下把两三张立拍得拍下来的照片递给惊魂未定的刘部长。
  「我现在,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刘部长带著哭腔问。
  赵子麟点支烟淡淡的说:「你杀死女明星何佳佳的证据现在我都有了。那么你明天可以给我盖章了。我要市中心最大的地块,我的新城综合体一号必须本月内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