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炸弹部队前传之柔软技巧(上下)》

  (上)
  戏班作为临时化妆间的帐篷里,童玲玲正在给自己化妆。
  从12岁进到戏班里,已经过了3年了。3年来,童玲玲凭著自己从小练习芭蕾舞的功底,很快掌握了戏班的各类表演技巧,不仅能演传统戏,也能演各种高难度杂技,以及驯兽、滑稽戏等等。凭著过硬的技巧,她很快成长为戏班的台柱子。
  受到观众们欢迎的同时,童玲玲却和师兄师姐们的关系处得极好。不仅仅是因为她年纪小,颇受大家的宠爱,还因为她技能全面,哪里需要就顶上哪里,却又十分低调谦逊,从不贪功,屡屡把出头的机会让给师兄师姐们。
  化妆间空无一人,师兄师姐们都到外面去了,因为她演的是最后一个节目。之所以她是压轴,除了这个节目难度实在太大,只有她能演的了,另一个原因是作为戏班唯一的卫生员,必须首先确认师兄师姐们安全完成演出,她才能放心地上台。
  没错,在这3年中,她自学了医术和护理,所以一旦师兄师姐们在演出排练中意外受伤,或者急需性处理解决生理需要时,她都会挺身而出。
  所以,除了出演传统剧码,她要么不上台,上台则必定是压轴。
  童玲玲长相清秀可人,身段优美,肤色清新健康。虽然胸脯不算大,但配合著稚气未脱的脸蛋,看起来实在是赏心悦目。很多师兄师姐说,她完全可以不化妆,素颜上台,一样能够人气爆棚。可是童玲玲有自己的坚持,她认为,既然上了舞台,自然要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出来,所以每次上台之前,一定会先为自己化好妆。
  此时,童玲玲对著镜子,双腿分开坐在椅子上,正给自己的小穴化妆。只见她左手将两片阴唇分开,右手拿著小粉刷轻轻在穴肉上涂抹著。童玲玲看了看镜子,觉得穴肉的颜色和光泽都很满意后,有用粉刷轻轻修饰自己阴蒂的外包皮。之后,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阴蒂,感觉小豆豆有些发胀,便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将包皮剥开,继续修饰自己的阴蒂内包皮和小豆豆。
  这在化妆中是个难点,很多女演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化妆的时候在妆固定之前就弄花了,不得不先在下身塞一个棉条。童玲玲却是从小就舞台经验丰富,加上这几年戏班的锻炼,早已能做到收放自如,所以即使受到如此刺激,也只是轻轻哼了几声,对她的妆容并无影响。
  一切都完成后,童玲玲站起身,双手掰开下身对著镜子从几个不同的角度照了照,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著外面的音乐,夹杂著观众们的掌声、口哨声以及粗重的喘息声,童玲玲知道《与蛇共舞》快要接近尾声了。郑师姐应该又快被大黑和小青的舌头弄出高潮了吧,这次她又会收获多少精液呢?看来是时候准备上台了。
  “玲玲姐,该准备了,快到你的节目了。”果然,帐篷外钻进来一个小脑袋,是小美来催场了。
  小美是上个月新加入戏班的,才刚满11岁,还在学习的过程中,暂时负责打杂和催场。整个戏班除了童玲玲,就属她年纪最小了。
  “小美,你后面是谁呢?该不会又是王师兄吧?”听到小美有些起伏不定的声音,童玲玲就知道有情况了,出言调笑道。
  “可不是嘛,每次不等看完郑师姐的演出,他的鸡巴就……就硬的受不了了,到处找人求……求安慰呢。玲玲姐你可快点啊,我一个人可受不住,得……得去找人来替了。嗯……啊……”小美的小脑袋消失,浪叫声中,夹杂著啪啪几声脆响,以及一句“就你话多,看我怎么治你”的嘟囔,看来小美的小屁股蛋又遭殃了。不过童玲玲可是知道,他们俩其实都乐在其中呢。
  “来了来了,放心。”说话间童玲玲早已穿好内裤,向帐篷外走去。在戏班里,女演员化好妆一般都会等几分钟,等妆定型了再穿上裤子,以免控制不好弄湿裤子,影响舞台效果。虽然童玲玲早已收放自如,连棉条都不需要了,可她依然保持著这个良好的习惯,职业素养可见一斑。
  “最后一个节目,有请我们的柔骨美人玲玲小姐表演柔软技巧。”
  话音落下,童玲玲款款走出。今天的演出是在一个不大却很繁华的小镇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演出场地正中央已经摆放著一张不大的方桌,作为童玲玲的舞台。四周已经围满了观众,有些手还在裤裆里,不住地活动著。
  由于是小舞台,所以演员的服装不必很华丽。童玲玲今天穿的服装,与普通的邻家少女无异,一件米黄色的小褂,领口开在左肩,一排纽扣穿过双乳正中间斜向下,直达腰际,衬托出她那虽不算大但却很坚挺的鸽乳。下身则是一条亚麻色的裙子,裙摆到膝盖处,脚上则是白色短袜配上黑色小布鞋。整个人看上去活泼可爱,让人顿生亲近之感。
  童玲玲甜甜地笑著,身体前倾,双手按在小桌上,双脚已是缓缓离地。渐渐地,她的双臂已是完全伸直,与桌面垂直,身体也进一步前倾,直到与桌面平行,只有脑袋抬起,面向观众,几乎和身体成为直角,姿势固定了四五秒钟,顿时引来了一阵掌声。
  这一起手便极是不凡,没有从小打下的基础,加上多年的苦练,根本就做不到。
  童玲玲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似乎相当得意,眼中传来的资讯却是:这就把你们震住了?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随后童玲玲的腰部就快速做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身体几乎对折,足尖朝著观众。
  前面的观众只看到白影一闪,还没看清楚裙下的风景,又见童玲玲臀部紧贴背部,裆部靠在脑后,膝盖弯曲,双脚从双肩处落下,踩在了桌面上。虽然风景被小脑袋挡住,但她神乎其技的表演,还是再次引发了一阵掌声。
  童玲玲把右脚抬起伸平,又放下,再抬起左脚,又放下,挑逗著观众们的情绪。之后,双腿伸平,下半身也渐渐抬起来,整个身体弯成一个C字型,双腿也平展著渐渐打开,成横一字状态。
  观众们期盼著能够欣赏到童玲玲裙下的春光,可惜结果却让他们略微有些失望。原来那美妙的方寸之地被垂下的裙摆遮掩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到。不过童玲玲展现出来的技巧还是博得了一阵掌声。
  童玲玲脸上带著调皮的微笑,似乎在说:“想看吗?就不给你们看。别急啊,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童玲玲再次把两腿合并,朝著前方,双脚轻轻一蹬,将两只鞋子蹭下来,双腿微分,脚腕用力一抖,鞋子分两个方向朝人群中飞去,引发一阵哄抢。
  童玲玲再次分开双腿,恢复到先前的姿势,又把右脚从侧面缓缓抬起,直指天空。随著右脚的抬起,右边的裙摆滑落到腰际,观众们已经能够看到一部分白色的棉质内裤。
  可是随后,童玲玲右脚收回的时候却同时膝盖弯曲,成蛙腿状,脚掌停留在下身位置。之后左腿也同样施为,脚掌在胯间并拢。虽然裙摆已经收拢到腰际,完全露出内裤,一双合什的脚掌却再次将下身关键点的风景遮挡的严严实实。
  就在一小部分观众感觉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却见童玲玲双脚微分,将裙下风光展露无遗。只可惜,内裤完全不透明,上面一点水渍也没有,让一些观众干著急。
  随后让人惊讶的是,童玲玲居然用双脚从内裤边缘探进去,似乎在里面活动著,好一会之后才拿出来。这时袜子上已经有了一些湿乎乎的印记。可惜的是,内裤虽然有些弄皱了,却依然是干干的,只是露出些许阴唇,让人无限遐想的同时,却还是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童玲玲把双脚微微放下一些,放在嘴前,伸出舌头舔了舔袜子上被弄湿的地方,咂咂嘴,示意相当美味,之后咬住两只袜子,双腿再次平伸为一字,袜子被咬下来叼在嘴里。
  随著双腿的伸平,大家这才看的更加清楚一些。虽然内裤依然是不透明的,遮挡住大片春光,可是紧绷绷地贴在下身,清晰地勾勒出整个外阴的轮廓。一些观众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起来。
  之后童玲玲再次把双脚收到嘴边,一只脚捏起一只袜子,双脚一甩,袜子也朝人群中飞去,引发一阵更加激烈的哄抢。
  童玲玲的双脚再次回到胯间,捏住内裤两侧的边缘,将内裤扯起展平,双脚一松,内裤“啪”的一声弹回下身。
  随后童玲玲再次将下身放低,双腿回收弯曲,双脚从双肩落在桌面上,之后调皮地一低头,再次让观众们从她微分的双腿间好好欣赏一下她下身的风景,脑袋从胯下穿出,一挺腰,稳稳地站立在桌面上。
  这一小段演出,童玲玲完全是用双手支撑住整个身体的重量,其间展现出来的柔韧和肉体力量,已经让很多观众深深地为之折服。
  这时,一旁充当助手的刘师兄已经拿上来6跟细木棍和6个盘子,整齐地码放在童玲玲的脚边,随后离开了桌子。
  场下传来一阵嗡嗡嗡的议论声,观众中到底还是有一些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们看到刘师兄拿上来的这套道具就大概猜到童玲玲要表演什么了,可是猜到的同时,却又更加疑惑了。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顶盘子?同时顶6个盘子不是没见过,可是让盘子转起来不是要用两只手吗?以前看到的可都是助手先让盘子转起来再连木棍一起递到表演者手中的,这样直接放上来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要完全靠自己让6个盘子都转起来再顶著?这怎么可能?
  疑惑的同时,观众们,尤其是那些比较懂行的观众们,对童玲玲接下来的表演更加期待了。
  童玲玲俯身弯腰,右手一次性拿起三根木棒,岔开放在手中,左手拿起一个盘子,摆在一根木棒顶端让它转起来。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盘子。在她俯身的时候,有眼尖的观众发现,童玲玲的上衣下面并没有穿内衣,可以明显地看到上面突起的两个小点。
  童玲玲站直身子,将右手上顶著的一个盘子交到左手。现在两只手都已经被占据,可是让盘子转起来就需要两只手,还剩三个盘子怎么办?
  只见童玲玲不慌不忙地抬起左腿,用右脚单足站立,左脚灵活地捏起一个盘子后伸平,朝观众们示意。之后左脚回收,不断向上,将盘子送到嘴边咬住。裙摆也随著脚的抬高,再次滑落在腰间,让场下观众们的眼睛大吃豆腐。之后左脚落回地面,换右脚捏起一根木棒,竖在胸前,顶在盘子下方。
  许多观众们猜到童玲玲是想用嘴让盘子转起来,可童玲玲显然没打算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右脚又稍稍放低,控制著木棒在胸前双峰上左戳一下右划一下,又冲著乳尖顶了几下,直到掌声、口哨声响起,才用木棒顶住盘子,脑袋一晃,盘子稳稳地转了起来。
  童玲玲顶著盘子的右脚平伸朝前,又朝侧面平伸,让大家都看清楚盘子的状态,然后又收回到胸前,离身体有一小段距离,左手也移到胸前,从右脚上接过顶著盘子的木棒。
  此时童玲玲双手各顶了两个盘子。观众们都没料到童玲玲会用这样的方法把盘子顶起来,顿时掌声、叫好声如潮。
  童玲玲的右脚刚落回桌面,又轻轻抬起,再次捏起一根木棒。这回它是先拿木棒,如此便没那么简单将盘子送到嘴边,她又会玩出什么花样?
  只见她将右脚平伸抬起,之后又继续抬高,直接劈了个竖一字,无论是她展现出的平衡技巧还是下身紧绷的春色,都吸引了大量掌声。
  随后右脚收回,紧贴在腹部上方,木棒从双峰之间穿过,顶端刚好到她脸前。童玲玲带著半是天真半是诱惑的笑容,伸出香舌,仿佛很认真、很仔细地舔著木棍的顶端,那动作、那表情就仿佛在舔弄男人的肉棒似的,一些观众已经按捺不住将手伸进了裤裆里。
  一边舔动著小木棒,童玲玲的双手却向前平伸,顶著盘子的木棒却并未遮挡住她的脸部,那表情和动作,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观众反应过来,此时童玲玲的右脚已经松开,落回桌面上,紧靠一双大臂收拢挤压那并不很大却也小有规模的鸽乳,将木棒稳稳地夹住。
  没等这一波掌声过去,仿佛要不间断给观众们刺激,童玲玲以左脚为轴心转身180度,背对著观众,又从左侧转过头来,朝著观众们甜甜地笑著,刚好避开木棒顶端的位置,让观众们同时可以看得到她的笑脸和木棒的顶端。
  紧接著,童玲玲用左脚捏起一个盘子,腰部前挺,从身后一个高抬腿,脚上的盘子越过肩膀,顶在木棒上方。技术难度高超,裙下风景更是春意盎然,观众们的情绪更是高涨。
  童玲玲左脚一抖,大臂带动胸部轻轻晃动,盘子已是稳稳的转了起来。随后左脚贴著身体往下,似要落地,却仿佛不经意中捏住裙子,然后一拉,整个裙子已经被扯下,只留一条腰带系在腰间。
  童玲玲微笑著左脚用力一抛,裙子随风飞舞,再次引发哄抢的热潮。她用单足转回身来,面向著观众,左脚轻抬,捏住木棍,用左脚顶住盘子搞搞抬起,展现她诱人的身体之后,又把木棍交到左手上,左脚这才落定到桌面上。
  桌上还剩最后一个盘子,童玲玲会怎么处理?只见童玲玲再次用右脚捏住一根木棒,再次抬脚放在胸前,再次向前平伸双手,再次用双乳夹住木棒,然后右脚落地。
  还是老套路?难道她技止于此了?就在观众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童玲玲的双臂却突然张开,木棒也从双乳之间滑落下来。
  舞台事故?表演失败?当然不是。在观众们反应过来之前,童玲玲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时的调皮笑容,上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半后仰,并拢的双脚脚跟微靠紧,脚尖向外水准分开,双腿弯曲并且打开呈半蹲状,只听“啪”的一声,木棒落在桌面上,下端正好落在双脚脚跟之中,而上端却微微斜靠在她的裆部。
  观众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童玲玲已经用脚跟固定住了木棒底部,下身抬起一些,小穴正好到达木棒顶端的位置。
  娇笑之中,童玲玲下身缓缓扭动,隔著内裤不住的在小穴处不断研磨,还时不时地在阴蒂处顶了顶。是的没错,就是在阴蒂处,因为随著木棒顶端的研磨,观众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小穴上方渐渐有了一个突起,内裤也已经被微微浸湿,虽然还没有达到半透明状态,却也可以模模糊糊看到里面新鲜粉嫩的颜色。
  童玲玲用木棒顶端研磨了一小会,又继续用力,隔著弹性极好的内裤,将木棒顶端戳进小穴之中,身体上下起伏。只见她的内裤缩成一根线,粉嫩的阴唇也暴露在观众们的视野中。
  观众中立刻响起一阵惊叹中,谁也想不到居然还能用这种处理方法。接下来童玲玲又会怎么做呢?
  只见童玲玲用木棒抽插了一小会,却突然站起身来。观众们发现,木棒的顶端已经被她的小穴牢牢夹住,带离了地面。要知道这木棒很细,再加上小穴内部有内裤的弹力和张力,这份控制的功力,没有几年的苦练,是绝难练出来的。
  童玲玲却又蹲下身来,重新用脚跟固定住木棒底部,将木棒抽离自己的小穴,身体再次半后仰,不停地蹲下起来,用小穴在棒身上摩擦著。内裤已经成为一条细线深深陷进小穴里,木棒也是很细,深深地陷进穴肉中,两篇阴唇完全暴露出来,夹著木棒上下滑动。
  一些控制力不太好的观众已经把手伸进裤裆活动,或者把自己的肉棒掏出来撸著,还有一些则是抱著身边的同伴,或者就近寻找著异性观众互相抚弄起来。不过他们都没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眼睛也是紧紧盯住小桌,生怕看漏了精彩的场面。
  当童玲玲再次站起身来,观众们却发现小木棒不见了。其实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她的小穴夹住,观众们只能在穴缝中看见一个小圆点。
  童玲玲转过身去,背对著观众,俯下身来,这时大家都看清楚了,木棒被她的小穴稳稳夹住,随著她的弯腰抬起来,直指天空。
  童玲玲分开双腿,脸倒著从裆下看向观众,又把头从裆下伸出来,抬头面向桌面,用嘴咬起桌上最后一个盘子。然后在观众的惊叫声中,仰头用力一甩,盘子被旋转著高高抛起,落在木棒顶端。随著童玲玲微微扭摆翘臀,居然就这么让盘子转起来了。
  吸气声、喝彩声、掌声四起,童玲玲又双肘平伸,用大臂支撑著身体倒立起来,双脚收拢于下身处,夹著木棒的棒身在穴缝中摩擦了几下,又伸平双腿呈横一字,小穴直冲著观众,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的同时,却又居然能稳稳夹住顶著盘子的木棒。她的表演这时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随后童玲玲收起右脚,捏住棒身,用木棒底部戳进内裤边沿,将已经深陷在穴缝中的内裤拉起又“啪”的一声弹回去。内裤已经湿透,却又未展平,整个下身又回到半遮半掩,朦朦胧胧的状态。这时童玲玲才继续用右脚顶著盘子,交到右手上,双足落地,转回身来。
  谁都想不到,居然会有这样神乎其技的演出,童玲玲居然用这样的方法独自顶起了6个盘子,掌声就一直没有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