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当铺 (1-2)》

  (1)
  前记:坊间流传著一个传说,有一间当铺名为『贞操当铺『,美女只要在这件当铺内典当自己的贞操,便可以换取任何东西,财富、青春、健康、寿元……我们的故事正是发生在这样一间当铺之内。
  ************乌云遮天,空气中波荡著涩涩的寒风。一名妙龄少女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
  少女放佛丢了魂一般,行尸走肉的漫无目的的游荡著。
  「我该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办?」
  绝望无助的流水不住的流淌,猛然抬头,一间奇怪的当铺出现在了女孩面前。
  【贞操当铺,典当你的贞操,你将得到你想要的!】大大的牌匾,单刀直入看似荒诞的广告语此时却深深的吸引住了少女。放佛著魔了一般,少女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推门走进了这件诡异的贞操当铺。
  『咯吱……』仿古的实木木门拉著长长的尾音,入目所及,乃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
  走进当铺,少女迎面看到了一名青年此时正悠然的躺在一张摇椅上。
  此人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捧著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的看著。少女的进入引起了青年的注意。只见此人缓缓的抬起了头,冲著女孩和煦一笑。
  「有客上门,欢迎,欢迎。」
  青年的样貌俊朗帅气,但却并非小鲜肉的类型,青年给少女的感觉,乍一看似乎只有二十出头,但仔细一看却又放佛已经年过三十。
  青年的身上弥漫著一股令人迷醉的成熟气质,令人不知不觉间就心生好感。
  见女孩神情发愣,青年再度开口道:「客人若是想要典当东西的话,里边请。」
  和煦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束缚,少女的身体再度不受控制的按照青年的话去做。
  外面风大,青年走到门边,将门重新关闭,又来的少女身边轻声问道:「客人要喝点什么吗?茶,咖啡,还是……」
  「给我一杯水就好了。」
  少女显得有些紧张,纤细的玉手死死的抓著自己连衣裙的裙摆。
  「好。」
  青年放佛见怪不怪,只是轻轻一笑,转身便去给少女取来了一杯水。
  「有什么是我能为美女效劳的。」
  青年落座后方才轻声询问道。
  少女接过水杯便抿了一口,对于青年的问话,迟迟没有回音,青年也不著急,只等著少女自己开口。
  「我……我要典当……我是说,我能么?」
  少女的面颊火红一片,显然以少女的性格实在是无法直接说出我要典当自己贞操的那句话。
  「当然,贞操当铺,货真价实。不知客人想要用它典当些什么呢?钱?还是……」
  「钱,我需要钱!」
  听到青年的话语,也想到了自己现在面临的局面,少女的声音陡然坚定。
  「我能……我是说我的那个,能典当多少……」
  如此明码标价的开口询问自己的贞操能典当多少钱,少女简直羞愧到了极点,一张娇媚的脸庞深深的埋下。
  「呵呵,以客人的姿色最少值这个数。」青年含笑著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万?」女孩的眼睛陡然射出一道亮光。
  青年含笑著摇了摇头,女孩见状心中当即失望,但青年却又接话道「一百万,以客人的姿色完全值这个价。」
  「一……一百万!」
  女孩显然震惊了。女孩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她知道,以自己这样的姿色,第一次就算是拿出去卖,最多也就是五千到八千的价格。能卖到一万已经很难,但青年张口便出刀了一百万。女孩震惊的同时,不禁怀疑青年是否是一个骗子。
  放佛是看出了女孩心中的顾虑,青年再度淡淡一笑道:「若是同意交易的话,钱我可以直接转帐。」
  青年的话当即打消了少女的顾虑。
  犹豫再三之后,少女一咬牙,道:「好,一言为定,不过你要先转帐给我。」
  「没问题,但是客人需要在这张交易单上签字才行。这上面有我们双方需要履行的义务,客人可以先看看再做决定。」
  说话间青年将一张交易单递给了少女,少女接过交易单后便开始细细的阅读起了上面的文字。
  偶尔看到一些特殊的条款,少女的眉头不禁深深皱起,轻咬自己的嘴唇,显然少女又出现了犹豫。
  对此,青年也不著急,交易讲究的就是一个你情我愿,强买强卖的事情,青年可不屑于去做。
  最终,少女还是签了交易单,而青年也如约的给少女的卡上打入了一百万元。
  当收到了转帐短信,少女的一颗心当即落了下来。
  「好了,接下啦就该轮到客人履行自己的义务来」
  青年起身,带著少女走进了当铺的后屋。
  少女心情忐忑的跟著青年来到后屋,发现此处居然是一间装潢豪华的卧室。
  全欧式的装修风格,巨大的席梦思床,圆形双人浴池。一切都是那么的同外面当铺的装潢不搭调。
  少女的心显然没有余力关注这些。
  将少女带入这间房间之后,青年取出了相机指导者少女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
  因为这都是交易单上的内容,少女只能照做。完成了这些之后,青年随即取出了一套衣物交给少女,叫少女换上。
  少女看到递到自己手上的这套衣物,脸腾的一下化为一片火红。
  这是一件粉红色的半身蕾丝旗袍,旗袍很透,几乎透明。一件粉红色的蕾丝丁字裤,少女只是看看都感觉自己的脸上仿似要滴出血来。
  按照青年的要求,少女在青年面前,一件件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渐渐的一具完美的雪白胴体出现在了青年面前。
  没有留给青年过多欣赏的时间,少女脱下衣物后便立即穿上了青年给他准备的那套衣物。
  透明的半身蕾丝旗袍,前面堪堪只能遮住少女的三角阴部,后面,大半的屁股完全裸露。
  隐秘的阴户被一条粉色的细线兜著,用以遮挡那少女那最羞耻的部位。浑圆雪白的臀瓣被丁字裤给完美的分割成了两部分。
  静静的欣赏了少女几分钟,只将少女看的手足无措,青年方才回过神来。
  「可以了,咱们开始吧。」
  青年摆好摄像机,缓步来到少女面前,拦腰将少女直接抱起,向著床边走去。
  将少女轻轻的放到了床上。青年放佛在放下一具艺术品。
  「我叫牧羊,第一次交易,希望咱们还有再次交易的机会。」
  牟阳迷人的笑意极大的缓解了少女紧张的情绪。
  手指轻轻的拂过少女的面颊,少女的身体发出微微的颤抖。纯净的处女体香另牧阳陶醉。
  「恩厄……」叮咛一声,少女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呻吟,却是牧阳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少女的丁字裤内,手指熟练的勾画著少女的外阴小缝。
  或许是紧张,也或许是从未经受过这种程度的刺激,牧阳才抚摸了少女几下,少女的下身便已经泥泞不堪。
  伸出一根手指,将其缓缓的插入了少女的阴道小穴之中。
  「恩厄……」少女的眉头当即紧皱,身体下意识的想要向床的上方退去,可床就那么大,少女退无可退,而此时牧阳的一根手指已经完全插入了少女的阴道之内。
  很紧,从未经过男人开发的处女小穴紧的令人陶醉,阵阵不规律的小穴战栗显示出了少女此时心境的波动。
  手指插入的时候,牧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少女阴道口处那一层富有韧性的肉膜。牧阳知道,那就是少女贞操的凭证,处女膜,而此时,自己即将收下。
  用力的亲吻少女的朱唇,只将少女吻的头晕目眩,牧阳一只灵巧的舌头不断的勾引少女的娇舌上下挑动。
  少女渐渐动情,身体开始越发不安的扭动。时机已到,牧阳退下了少女的丁字裤,顿时少女下体最隐秘之地彻底暴露在了牧阳的面前。
  很普通的小屄,并非是什么名器,这点另牧阳微微有些失望。因为兴奋,少女的阴蒂肿胀充血,俏丽在空气中。
  牧阳将头趴在少女的两腿之间,此时的少女早已经羞的用枕头遮住了自己的脸,不敢去看身下的牧阳。
  用力的扒开少女的小穴,牧阳清楚的看到了少女阴道口处的环形处女膜。
  伸出舌头,牧阳轻轻的舔弄少女的阴蒂,引得少女一阵难受的呻吟。
  「厄恩……恩啊厄……恩啊厄……!」
  听的出来,少女在极力的忍耐,不想发生,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仅仅是靠舌头,牧阳就把少女弄的泄了身。高潮余韵,少女面色潮红的瘫软在床上,而此时牧阳才真正准备开战。
  脱了衣物,牧阳当即暴露出了自己胯下那长达十八厘米的巨大阴茎。
  那无比恐怖的狰狞之物,肿大的龟头,通体布满了狰狞的青筋,看的少女心肝乱颤。
  「天啊,太大了,插不进去的,我会撕裂的!」少女心中无比的恐惧,但此时她却已经没有了退路。
  牧阳将巨大的龟头顶在了少女的阴户外面,摩擦了几下之后,便用力往前一挤。
  「厄啊……!」少女当即感觉下体猛然有一巨大的异物侵入,放佛整个人就要被撕裂了一般。刹那间少女的死死的搂住了牧阳,牙齿用力的咬在了牧阳的肩膀上。
  细细的品味自己的龟头将少女的处女膜一点点撕裂之时的那种满足感,快感,当感觉到少女的处女膜终于完全被自己刺穿了的时候,牧阳猛然用力,巨大的阴茎直接一插到底!
  「啊!」瞬间的刺激,另女孩痛呼出声。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这一刻,因为紧张跟疼痛,少女的阴道比起之前来还要紧上三分。
  感受到少女阴道内的淫液有些不够,知道这是因为少女太过紧张的缘故。
  当即模样便开始忘情的舌吻了少女起来,于此同时,模样的一只手轻捏少女的乳头,另外一只手则是不断的揉捏著女孩的屁股。
  多重刺激另女孩渐渐的放松了下来,阴道内的淫水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感觉到了少女状态的改善,这是牧阳方才是开始徐徐抽插了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
  少女的体质十分敏感,淫水分泌极为旺盛,才一会的功夫,床单便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而此时的少女也已经完全适应了牧阳的规律,身体自觉的顺从著牧阳的规律摆动了起来。
  「厄恩啊,恩啊恩……!」
  大概操弄了少女十五分钟,牧阳的动作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初经人事的少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数次高潮直接另少女彻底沦陷在了肉欲之中。
  厌倦了普通姿势,牧阳将少女翻过身来,少女高高的撅著雪白的屁股,从后面,少女的屁眼以及阴户一览无余。
  刚刚遭遇破处蹂躏的少女小屄,小阴唇肿胀充血,粉嫩的阴部里肉微微外翻。
  浸湿的阴毛扭曲粘结,充满了靡靡之色。
  挺著巨大的阴茎,自少女身后狠狠刺入。
  「哦恩厄……!」少女的脖颈当即后仰,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
  「啪啪啪啪……!」
  牧阳的小腹,不断的撞击著少女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如此猛烈的撞击另少女原本紧致的处女娇臀发生了细微的质变。
  若是原来少女的娇臀可以用青色的青苹果来形容的话,紧绷,青涩,那少女此时的臀部正在向著水蜜桃的方向转变。肥美,松散。
  很多女孩以为修了处女膜就能蒙混过自己的男朋友,但在真正的内行人眼中,只看一眼女孩的屁股就能断定女孩是不是真的处女。
  被草过的女孩,屁股的肉已经散了,再也不可能有处女娇臀的那种紧绷感。
  从后面抽插少女,模样刺入的更深,同时因为少女的双腿加紧,模样体会到了更加紧致的小穴吮吸。
  从后面被操,也更容易触及到少女的G点,很快,少女便再度迎来了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少女直接昏厥了过去。模样并不理会,依旧奋力抽插,终于,模样感觉自己要来了,最后一刻,牧阳将阴茎狠狠的插入了少女阴道的最深处。
  少女人生第一次被人受精。股股的浓精完全注入了少女的体内,如此,少女体内一辈子都将留下牧阳永恒不灭的印记。
  轻轻的自床上走下,牧阳离开了房间,不大一会功夫,牧阳拿著一张表格又重新回来。
  【处女膜贯通证】
  这赫然是一张记录了少女基本资讯的纸张,其上大致说明了少女某年某月某日,于贞操当铺内典当了自己的处女膜,此证为为凭。
  纸上拥有少女的两寸头像照,最下面还留有了一大片空白。
  这时,牧阳重新回到了少女的身边,将少女摆好姿势,将这张纸上空白的地方对准了少女的阴户,便扣了上去。
  紧贴了一会,当纸张取下,那原本空白的地方上,少女阴户的外形已经清晰的印在了上面。
  一个小时候,少女幽幽转醒,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穿上了衣服,方才经历少女既羞耻,又怀念,很复杂的一种心境,少女从来没有想到过,做那种事情居然会那么的舒服。
  「在这里签上字,并按上手印。」
  将【处女膜贯通证】交给了少女,少女接过后的瞬间便瞪大了双眼,紧咬嘴唇,迟疑了一会后方才是认命一般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上了手印。
  临将【处女膜贯通证】送还给牧阳的时候,少女还不忘最后看了一眼自己那阴户的烙印。
  「我那里是长成那个样子的么?」少女十分好奇。
  「很好,易阳小姐,交易完成了,这章【处女膜贯通证】影本您收好,凭借此证,你可以同我以后再进行交易,我这里不仅可以典当处女膜第一次,后庭屁眼的第一次也可以典当,只不过价格略低,另外,本当铺也收其他物品,古董字画,贵重金属,特殊技术,我们都收,收好影本,这是您联系到我们的唯一管道。」
  易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那间神秘的当铺的,手中捏著自己用贞操换来的一百万的银行卡,以及一张充满了屈辱印记的【处女膜贯通证】出了当铺,易阳才走了两步,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再睁开眼睛,易阳发现自己居然躺在自己的卧室之内。
  「难道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梦境么?啊厄……!」
  眼前的一幕另易阳以为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梦境,失望时下挪动身体,下体却传来了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怎么会?难道?」
  放佛是想到了什么,少女连忙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定睛一看,只发现自己的小穴红肿不堪,其口部还残存著男人射出的精液,混杂著自己的血迹,污染了自己的雪白的内裤。
  「这一切都是真的!」女孩震惊了,慌张之间急忙放眼寻找,很快女孩在自己的枕边发现了一张银行卡,以及一张【处女膜贯通证】急忙登录网路银行查询自己的帐户余额。
  「一百万零1200元!」
  「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为什么!」
  少女不清楚自己如何会晕倒,又是谁将自己送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就在此时,少女的电话猛然响起。接通电话,电话那边即刻传来了一道凶狠的声音。
  「你是易阳吧,刘峰的女朋友,听好了,你男朋友赌钱欠了我一万块,现在要么立马打钱赎人,要么我打断你男朋友的三条腿!」
  「别别,我给钱,你们别伤害刘峰。」易阳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心神陡然一颤。
  电话那边听到易阳张口便答应了,也是十分满意,当即给了易阳一个帐号。
  急忙往这个帐号内打了一万元。易阳方才收到了自己男朋友刘峰报平安的电话。
  挂断电话,易阳呆呆的坐在床上,忽然易阳哭了。
  「呜呜呜呜呜」
  委屈,不甘,以及失身之后的无助压得易阳痛苦出声。
  ……
  「我说,刘峰,你可真够损的,居然想出了这么个办法坑你女朋友的钱,不过话说,刘峰,你操没操过你女朋友啊。」
  「那必须操过啊,那骚逼一天不被我操就浑身不舒服。」一间麻将馆内,四个小混混模样的青年此时正张扬的打著麻将,其中一人不正是易阳的男朋友刘峰们,只看他此时的模样,哪里有被人绑架过的迹象。
  刘峰吹牛不打草稿。在朋友们面前大吹特吹自己每天是如何操弄自己的女友易阳的。
  「我擦,牛逼啊,看不出来,刘峰挺有本事的啊,哎,刘峰,求你个事,什么时候把你女朋友奉献出来让大伙都爽一爽。」
  刘峰对面的那名猥琐青年淫笑著道。
  「好说,大家好兄弟,女人如衣服,等我回去再调教他几天,然后就给兄弟们乐呵乐呵。怎么样?」
  「哈哈,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刘峰斜吊著香烟,口上答应著,心中却已经是在计划著自己应该给易阳那个小婊子破处了。之前几次易阳都说再等等,现在刘峰在朋友们面前夸下了海口,自然是不能食言。
  易阳还不知道,自己用宝贵的贞操换来的钱只是被刘峰用去打牌消遣了,而且此时刘峰还同朋友们商议著如何分享操弄易阳的事情。
  贞操当铺内,牧阳将易阳这单生意所有的资料整理归档,最终他拿出了当铺的印章以及自己的私章。
  印章狠狠的盖向了易阳的那张【处女膜贯通证】上。瞬间,已是身在家中的易阳当即感到自己的左屁股的左后背上一阵灼烧感,急忙回头检查,所见的一幕另易阳双目的瞳孔陡然收缩,只见此时自己的左后背上,一个清晰的纹身印记【贞操当铺】诡异的出现了。
  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易阳的屁股之上便又是一阵灼烧,这一次,则是一连串清晰的自己徐徐浮现在了自己的后背之上。定睛一看,那行文字正是记录了易阳哪年哪月哪日被谁开苞破处。
  文字终结,牧阳盖上了自己的私章。完成了最终的交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