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女助理绮玲》

  说真的,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到现在我还在五里雾中,公司开业迄今10年了,其间也更换多个助理,第一位助理姓黄,珠海的小新娘,尚在任职中。另一位助理总是待不久,也许聘雇未婚女孩的原故吧!
  大概三年前吧!助理又离职而去,这次竟然有好几位来应征,但大多是公司股东或同事介绍来的,真格的,还很难决定到底应该用谁?最后录用了制造主管同栋住户的绮玲。
  绮玲是我晋用的女助理,人长得不错,生过两个小孩,身材虽然不算是标致,但仍属玲珑有曲线,应该说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韵味,尤其那对浑圆美丽的臀部,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绮玲的坐位就在我面前,刚到公司时,或许因为我是她的主管,总是唯唯诺诺而且有一种小女人的韵味,虽然交办的事偶尔出槌,看到她无辜的表情与欲滴的泪眼,总是很难发起脾气。
  多月的共事,由于我的好脾气与相互的了解,绮玲也相形的大方起来,也因为我的老实,常常会用言语诱惑我这主管,偶尔也会拉著我的手撒撒娇,当然绮玲是不会晓得,她的这些举动也著实让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应。
  她常来我家做客与我老婆也就熟稔起来,认做姐妹,这天公司得上班,绮玲老公又刚好带小孩回老家,要隔天才回来,她又胆小夜间总疑神疑鬼的无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让我到她家陪她,我那傻老婆竟然同意,我也只好顺理成章的送她回家与绮玲为伴啰。
  到绮玲家后,她换穿著一件连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著她的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儿如果能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气甚么。
  我知道绮玲最近喜欢打麻将,就拿出副麻将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上叹道可惜人不齐,玩不了,我跟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绮玲又说她不会玩,我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
  我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绮玲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
  我便要求赌钱,绮玲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又认为我是主管,应该不会想赢她的钱,就先批评道当主管的不应该玩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暗地里笑破肚,表面却无动于衷。好像我陪她玩一样。
  玩不到几圈,绮玲已输了了大半钱,女孩子应该都都不大赌钱吧,一赌输了便眼红,绮玲更加脸都红了,这时我刚好来了个电话,朋友邀我出去KTV唱歌,我故意大声和朋友讲电话,让她知道我就要离开她家了。
  果然绮玲一见我要走,就著急起来,她知道我这牛脾气,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著把钱赢回来,要求加大赌注。当然正中我的下怀。
  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点,说这样快点,因为我急著赴约,绮玲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我见绮玲失魂落魄的样子,暗暗好笑。
  绮玲好像还想耍赖,要我把钱还她,我当然不肯。见绮玲急得要哭的样子,我知道机会来了,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她还有点迟疑,我又装著要走,绮玲连忙扑过来拉著我的手,又连声同意,她拉著我的时候,弯下身来,屁股摇得高高的,像个淫妇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我又故意和绮玲拉拉扯扯,乘机摸她几下屁股和胸脯,她也没注意那么多。见到小我十多岁的绮玲被我玩弄在手中,我心里得意极了。
  其实做庄怎么可能输钱呢,于是又玩了几铺,绮玲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我见绮玲迟疑著要不要赌下去,便说衣服可以当一百块计,绮玲一下子答应了,还怕我反悔,我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衣服,她更以为我离开之前一定会把衣服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我上了绮玲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绮玲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脱衣服,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我,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绮玲还没发觉,一个劲要我派牌,我见春光无限,当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脱才过瘾,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见到绮玲为了钱竟在她的主管我面前脱衣服,我高兴之余又有些叹息,然而这场脱衣舞太刺激了。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绮玲又开始迟疑了,再脱下去自己便光著身子了,一见如此,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
  我对绮玲说我拿赢来的三千块钱和所有首饰衣物,赌她的奶罩和内裤,又说服绮玲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赢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认为我这主管应该不可能侵犯她,绮玲竟然同意了,我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表面仍然装著因为时间而让步。
  不用说,会出千的我怎么可能会输呢?不过绮玲却惨了,起初她不肯脱,还企图以女助理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她,不过我硬是把绮玲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一来她不够我大力,二来她又不好意思也不敢与我这主管耍赖皮,于是一丝不挂的绮玲拚命缩成一团,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老是露出阴毛和乳头,她害羞得脸也红了,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裤而出了。除了我老婆以外,我还没看过、玩过几个女人的身体,而绮玲的绝对是一个极品。特别是那对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特弹手。
  接著我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我大笑著捧著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绮玲急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我这所谓的主管面前掉眼泪,这时绮玲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体了,忙拉著我的手不让我走,这时一屋春色一瞰无遗,高起坚挺的乳峰,稀疏的阴毛,浑圆的屁股,修长雪白的大腿,我看得直吞口水。
  而我仍不动声色,打算彻底玩弄绮玲,我说你什么都没了,还想拿甚么玩,绮玲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让我走,我顾意和她多拉扯几下,她的奶子和身体免不得碰到我,她的脸更红了,但其时绮玲也顾不上那么多。
  我看时机到了,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一铺定胜负,绮玲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东西照样还她,绮玲一听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为我这主管应该想不出什么危险东西来刁难她,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她马上同意了。
  看到绮玲上了钓,我高兴极了,而她也因为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
  结果当然又是绮玲输啰。不过绮玲也不大担心,只催我快玩游戏,好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在我耳里,就好像叫我快点上了她一样。我自然当仁不让。我叫绮玲打开双手,上身贴在餐桌上趴著。
  这时绮玲又死都不肯了,因为一趴下,后面的浪穴就正对著我,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头转向,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
  我一个劲地问绮玲为什么,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是叫我先还她衣服再玩,到了这地步,绮玲还为了保持一点点的淑女样子,死也不肯趴下。
  终于讨价还价之下,我把内裤还绮玲,让她遮一下羞,我看著绮玲把内裤穿上,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脱下来。你要不肯,就由我来帮你扒下。
  于是绮玲穿上内裤,伏在桌上,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骑她的荡妇一模一样,我看到这里,几乎要失控了,老二账的飞大,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她数一百下,之后便来找我。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
  绮玲笑了,她本来以为又要干什么令她难为情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现在我在绮玲心目中又变回了调皮的主管。于是绮玲开始数数,我也开始躲进房里脱衣服,也许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脱得特快。
  也许是绮玲觉得好玩吧,她数得特大声,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在我耳里,这些就是悦耳的叫床声。
  绮玲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悄悄来到她背后。绮玲还一个劲地在数数,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浪穴,可能是刚才和我几下拉扯,她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好好给她一个惊喜。
  在绮玲数到五十下时,我突然一下子把她的内裤一下扯到膝盖下来,绮玲惊叫一声,想爬起身来,但我飞快地按住她双手,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这时绮玲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绮玲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么淫荡的姿势吧,我把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于是绮玲还来不及起身便惨叫一声,我的大鸡巴已经插进了她的浪穴中。
  绮玲长这么大,个性相当保守,除了自己老公外,看到其他男人裸露的身体都已异常脸红羞惭,哪里敢过给别人碰过,不禁手足无措,绮玲一慌张,力气也没了大半,嘴里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来!!啊!!!!好痛!!啊∼∼呀!救命啊!!!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啊!!啊呀∼∼∼∼!!」
  绮玲虽然拚命想转过身来,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显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还很小,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干起来感觉特好。
  我兴奋极了,拚命抽插,绮玲也不断惨叫,后来她渐渐镇定下来,知道我花那么多时间诱她上钩,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绮玲想用我老婆来威胁我,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老婆的妹子,我和她做爱是乱伦,要是我老婆非得惩治我不可。
  我笑道:「我老婆只要我把她照顾的舒舒服服的就好,而且我老婆不刺同意我今晚好好陪著妳这小妹吗?要我老婆真知道了,也不会惩治我,最多只会说你这小淫娃引诱我而已。」
  绮玲又说强奸是有罪的,我这样做要坐牢,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我说:「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要是我硬扯下来的,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怎能说是强奸啊,不明摆著你跟我合奸嘛?说强奸,谁信啊?」
  绮玲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为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不过她继续挣扎,只是力气越来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乱摇屁股而已。
  到后来绮玲有点认命了,只是象征性摇著屁股,嚎哭也变成抽泣,我看她的浪穴越来越湿,淫水都顺著脚流到地上,我知道她生理上忍不住想要了,就轻轻的在绮玲耳边厮摩,低语著好爱她,早就想插她了,把绮玲弄的更想要,不自觉的扭动小蛮腰,我把她转过身来,又把她的脚叉开抬起来,面对面地抽插。绮玲半推半就的虽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闭著眼睛抽泣。
  刚才好一阵子,绮玲都背著我,没有摸到她的奶子,现在还不摸个够,我抓著她的奶子,一面有节奏地抽插,到后来绮玲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绮玲,不是说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么好?看看你那骚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绮玲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著节奏摆动。
  我有意要绮玲张开眼睛,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于是我把早就准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把鸡巴拔了出来,等著看好戏。绮玲虽然是被我霸王硬上弓,但也由于震惊、生气、害怕慢慢转为舒服享受,一下子小穴中没了我的鸡巴,好像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绮玲奇怪地张开眼睛,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绮玲不禁惊叫一声,忙合上腿,直起身来坐在桌上,双手又捧著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眼睛一打开,便不敢合上了,绮玲怕我又会做甚么,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于是我们俩人便光著身子互望对方。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那春药开始生效了,绮玲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著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可能绮玲平常没试过手淫吧,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著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嗯」地呻吟起来。
  那时她仍有些害羞,不愿让我看见绮玲的奶子,于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对大奶子贴在桌上,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头和脸贴著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
  绮玲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看得性起,马上在我的公事包中拿了个数位相机,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照完相,绮玲还在那里自慰个没完没了。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看来平时她「老公」可真的没把她喂饱,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公,一个良家妇女,出落得那么漂亮,而且又是我的女助理,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于是我决定补偿一下公,帮她老公一个忙把绮玲喂饱。
  我把绮玲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双手忙著自慰,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著一个光著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著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揽著温香的背,掌心半扣著绮玲的半个奶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
  我把绮玲放到床上,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叫床」。
  绮玲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她的手从浪穴上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绮玲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滥,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
  绮玲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
  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要什么?」
  绮玲完全投降了,闭著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乐极了,又逗绮玲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
  绮玲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甚么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著说:「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还有意再逗绮玲一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淫娃,还敢跟我老婆告状吗?」
  绮玲痛苦地扭著身体,断断续续地说:「不是……不敢了……好哥哥,我的好哥哥……我要……我错了……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插进来……插进来……你要怎样插都行……啊……好难受……给我……求求你……求∼∼∼」
  我一听又有气:「什么哥哥!小淫娃,叫老公!」
  绮玲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大声哭求道:「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绮玲难受死了……嗯∼∼……」
  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来舔我的鸡巴。」
  绮玲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舔了起来,我也想不到她如此干脆,看来她真是饿坏了,一边含我的鸡巴,一边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绮玲的头发,对著她的口猛插,看到绮玲痛苦又舒服的样子,我快活极了。可以有一个美女跟你口交,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
  至此我终于完全达到了占有的目的,我决定大干一场了。我把绮玲的屁股抬起来,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绮玲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可能是渴过度,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码了,我笑道:「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没白学了舞蹈啊,腿张得那么开,别人可没那本事。」
  绮玲脸红了一红没讲话。于是我不再客气,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绮玲大叫一声,手舞足蹈起来,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我又有气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绮玲痛得大叫起来,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嘴里一直浪叫,绮玲不愧是个标准的婚后处女,叫床都比别人强,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绮玲叫床声不但更悦耳,也多元化多了:「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绮玲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她虽然叫得卖力,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听,身材也一流,己经补足有余了,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
  绮玲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淫荡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绮玲。于是从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其余女人的情事。
  话说回来,绮玲可能是性能力较弱,不到半小时已丢了三次身,也晕了一次,只是我还有些许「能量」,不能就此放她走,绮玲虽丢了身,却更加浪了,她已经给我干得神智不清,但是还不断浪叫,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绮玲狗爬式地趴著,我托著她的腰抽插。
  没多久,绮玲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乱颤,叫声也惊天动地,好在她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隔音又好,否则别人准以为在杀母狗。
  没插多几下,绮玲摆了几下屁股,又丢了,只是几次下来,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绮玲转个身,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
  我却还十分苦恼,只好慢抽慢插,让绮玲慢慢的转醒,绮玲一醒,我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小绮玲情欲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
  没抽多几十下,绮玲又去了,整个人抱著我不断喘气,我却还要继续抽插,此时绮玲有气无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别人吧……呼…呼……」
  也许是累了,绮玲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著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绮玲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于是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卖力。绮玲此时竭力的呻吟著:「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来……射到里头∼∼∼∼呜∼∼∼∼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丢了呀∼∼∼∼呜∼∼∼∼……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鸡巴一阵酥麻,中于忍不住把浓浓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给了我最美丽的小殊。
  从此以后,不说各位应该明白,美丽的绮玲我的女助理,当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远陪伴我这最忠厚老实的主管快乐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