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宅男和女神(1~4)》

  在沈迷在网络中之前,我还不是宅男,但是大概从出生两三年后开始,胖子就一直是胖子。
  胖子是我的室友,一个认识了还不到一年的室友。他的本名当然不叫胖子,不过和所有的宿舍一样,体型最臃肿的那个,会自动获得这个绰号。事实上,胖子的本名还算好听,叫卓轶群,不过,再好听的名字也掩盖不了他的胖,所以我们只叫他胖子。
  胖子有多胖?数据不会说谎,165公分的身材加上197斤的体重,这个身形无论多虚伪的人估计也说不出『你其实不胖』这样的话,所以大概胖子从小也没听过谁这样安慰他。所以,他对自己的胖很有自知之明。
  165的身高在大家都吃激素长大的今天连在女生中都算不上高挑,更不用说胖子是个不折不扣的雄性,所以他不但是个胖子,还是个矮胖子。一个男人又胖又矮,那他自然和帅也扯不上关系,就算胖子很白,但是一白遮百丑之后,他依然很丑。
  在矮胖丑之外,胖子最要命的一点就是他还没钱。我不知道一个刚刚达到温饱线上的家庭是怎样养出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子的,但胖子全方位无死角地诠释了矮矬穷胖丑这几个字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样的一个胖子溷进大学,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欺辱、鄙视、嘲笑、孤立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家伙连交朋友都难,更别说是拥有女朋友这种生物,所以我从第一天见到他就认定他一定会有四年惨澹无比的大学时光。但是『小胖子,早上吃早餐没?来,我这还有一块面包给你。』
  『小胖子,一天没见,姐姐都想你了,来这节课坐我这边陪姐姐聊天!』
  『小胖子,过来看看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啊,怎么觉得衣服穿著都紧了好多。』
  『小胖子』
  『』
  没错,早上结伴走进教室的时候,迎接我们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是我一直以来高估了大学里女孩子们的矜持和接受度,曾以为这胖子的受欢迎程度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我,但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胖子的女生缘很好,而我则无人问津。
  是因为我是个宅男吗?不,不是的。这一切真的不是我的错。
  2胖子跟我说过:天使之所以能够飞翔,是因为她们把自己看得很轻。
  这句话是从网络上抄的,我无比确定。因为我是个一天有一多半时间都泡在网上的宅男。
  在听到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对他嗤之以鼻。先不论世上有没有天使这种东西,就算假设她们真的存在,那她们能飞起来的原因也是因为她们有翅膀,还有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她们本来就很轻。
  所以我告诉胖子他的那种唯心主义的自欺欺人根本没用,因为他是个无论从任何角度,无论自己还是别人看起来都不会觉得很轻的家伙,就算有翅膀,他也只能从物理方面向大家解释什么叫做插翅难飞而已。
  面对我的羞辱,胖子只是嘿嘿地笑而不语。
  一开始,我不喜欢这家伙,因为我是个宅男。我有理想,有抱负,还有著自以为广袤的知识面以及可以令自己备胎当到老的修电脑能力。虽然这些优点往往很难被人发现,但我始终觉得比起那个一无是处的胖子,我才该是被女生们细细品味,慢慢了解的人。
  可惜,这个世界是浮躁的,雌性生物更加是。她们只喜欢表面上的东西,帅哥、名牌、还有胖子胖子向我暗示自己可以变成天使的那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天,那天我们报了名,分了宿舍,确定了今后四年可能都不会变化的同居关系。对我这种人来说,谁当室友都无所谓,但是胖子不行,因为听说几乎所有的胖子睡觉都会打鼾,而这家伙胖成这样,鼾声也一定特别响亮。
  但是我没有办法。宅男这种生物,就是在键盘上可以改变世界,但是在现实中却撼动不了任何哪怕很微小的既成事实的家伙们。
  但是至少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死胖子的鼾声就好像火车过山洞一样可怕。
  于是我对他的不喜欢升级成了讨厌。然后,在第二天又变成了讨厌2.0加强版。
  第二天,也就是军训的首日。
  看土肥圆军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因此在全系学生第一次大集合的时候死胖子就成功地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尽管那在我的眼里就只是出丑、耍宝而已。
  不过,任何事情要是做到极致,都会变成另一种味道的。
  那天晚上,为了让大家尽快熟悉起来,校方安排在操场上每个系围成一圈举行拉歌大会。但是实际上,就是自我介绍加才艺表演。
  我们全系67个人,妹子占了46个,从资源数量上来看是足够,但质量却暂时无法确定。毕竟都是些刚从中学升上来的小丫头,不怎么会化妆打扮,还都穿著迷彩服,除了几个明显的美人胚子和几个更明显的歪瓜裂枣之外,其他都是大众脸。
  我不会唱歌,但也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嚎了两嗓子。结束的时候我听得出稀稀拉拉的掌声有多敷衍,不过还好,下一个出场的是胖子,他会比我出更大的丑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本校军训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因为那个死胖子竟然脱了T恤衫把它围在腰上强行装作短裙,裸露著上身的肥肉,抖著一大片白腻腻的肉光搔首弄姿、连歌带舞地表演了一首《可爱颂》。
  当天晚上我就从手机里删除了这首歌,可是并不能逆转时光去阻止胖子在表演的时候连其他系的家伙们都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为他叫好喝彩。
  那天晚上之后,所有大一新生都知道营销系有个搞笑的胖子,甚至还有学长学姐们专门跑来一睹他的尊容,而我,依然是个无人问津、无人知晓的宅男。
  3像我们这样的宅男,最擅长的就是在网络上把某个人、某件事往天上捧,或者往死里踩。
  我曾在论坛里发表过很多的高谈阔论,其中最为言辞激烈的一篇,是关于女神这个词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已经烂大街的词语,从曹植的《洛神赋》,到郭沫若的《女神》,再到如今这个用百度可以搜索出10900000个结果的词条,原本这令人神往的名词已经变成一个一文不值的形容词。
  可是,在看到吴淼淼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冒出了女神这个词。
  一样的素颜,一样的迷彩服,46个妹子里,却只有她依然能够展现出自己清尘脱俗的气质,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那天晚上,她的长发,她的笑容,她坐在地上随意伸出的长腿,她每一次大笑起来随著身体抖动而颤巍巍的胸部,都让我随时会忘记了自己身处哪里,随时做起或清纯、或猥琐的不切实际的美梦。
  所以,看到她被胖子的表演逗的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我开始嫉妒那个家伙。
  在我那篇关于女神的帖子里,我抨击了那些被称为女神的雌性们,要么脸上涂抹了二斤以上化妆品,要么是美图秀秀的VIP,要么胸大无脑无知浅薄,要么心机深沈不择手段诸如此类的评价不一一列举。
  我不知道吴淼淼是否满足上述条件中的某一项,但我依旧发自内心地称她为女神。所以说,宅男的话不能相信,因为我们本来就是随时会被刷新世界观的生物。
  军训进行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我依旧是默默无闻的宅男,胖子却已经成了全校闻名的胖子,当然,吴淼淼也成了全校公认的女神。
  从这一点上来看,至少我的眼光是没错的。
  4第一天进入教室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吴淼淼的身边空无一人。
  在这个人人都爱装逼,人人都爱傲娇的时代,即使是对著一张PS过10086次的照片也能撸一管的饥渴如狗的男生,也不会真的表现得像条狗一样。再加上这个时间还很早,大部分大学狗应该还没起床。
  不是我和胖子勤奋,而是我们两个昨晚根本没睡,今早是带著两头蓬乱的头发和两张抽了不知道多少根烟口气能熏死人的没刷牙的嘴直接从网吧来到了教室。
  我说过就算是没节操的大学狗也不会真的随便在女生面前表现得像条狗一样,但是胖子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认知下限,因为他一看到吴淼淼身边的空位就真的像条狗一样扑了过去。
  于是在我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像条狗一样扑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场狗与狗的竞争中被淘汰了。
  还好宅男天生便自带著阿Q属性,我看到在胖子坐下的时候吴淼淼的身体明显向另一侧挪动了一些,于是立刻一厢情愿地相信这种作为一定引起了女神的反感,安心地坐在了他们身后。
  『美女你好啊,我叫卓轶群,你还记得我吧?』
  胖子很没有自知之明地坐下之后立刻搭讪,我想女神一定已经被他的口臭熏到七荤八素,搞不好会立刻起身离开。
  『呵呵,当然记得,想忘都忘不了呢。』
  出乎我预料,女神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掩口轻笑了一声,并且在一句听起来很熟撚的回答过后又补充了一句:『你怎么那么搞笑啊?』
  『我?搞笑吗?没有啊!』
  胖子露出虚伪的惊讶表情,还恶意卖萌地搔了搔后脑勺,我幻想著他的头发中会有雪片一样的头皮屑飞洒而下,然后吴淼淼会立即带著嫌弃的眼神躲开。可惜没有,这家伙昨晚出门前刚洗过澡。
  『咯咯,你还不搞笑啊?我觉得你都快赶上周星驰了!』
  吴淼淼依旧淹著嘴笑个不停,我想她这样的动作一定只是为了捂住鼻子,因为胖子的嘴太臭了。一定是!
  『你也喜欢周星星吗?我也喜欢吔!不过,我觉得他不搞笑。』
  胖子先是很惊喜地轻呼了一声,然后又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而我,只是感慨女神涉世未深,轻易便被这心怀鬼胎的胖子找到了共同话题。
  『不搞笑?为什么?我每次看他的电影都笑到肚子痛啊。』
  女神被胖子的言论勾起了好奇心,淹著嘴的小手也放下了。
  『那是因为我们看的角度不一样吧,我看到的,你看不到。』
  胖子像是很落寞地说了一句,然后垂下头去随意地翻著书本,好似不想再谈。
  5在军训期间的某个晚上,胖子问我的大学生活有什么目标。
  理想我已经戒了很多年,目标这玩意儿也差不多,就算认真思考起来大概也就不外乎顺利毕业,找份工作,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之类的。然后胖子就摇头说我的目标太远,也太平澹了。
  『那你的呢?』
  我发誓当时我也只是睡不著无聊随口一问,就算他不回答我也不会介意。但是胖子好像等我这问题已经很久似的,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双眼放光地看著我,从嘴里蹦出三个字:『吴淼淼!』
  作为一大群如饥似渴的单身大学狗,吴淼淼自然是我们男生中间最受欢迎的谈资。不管是夜深人静的室友之间,还是军训间歇的群雄扎堆,关于女神的话题彷佛永远都说不完。
  一样米养百样人,不是每个男生都像我这样有道德有素质,所以在说起女神的时候,除了那些说著『好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一辈子』的纯情派以外,也有会说出『她起这名字一定是五行缺水,不知道做爱的时候下面会不会也很干』这种粗俗话的斯文败类。而且,后一种总是远比第一种要受欢迎得多。
  我相信连显示器以外的女人屄都没见过的处男们是没有心思玩绿帽控这种高端玩意儿的,所以一群雄性愿意聚在一起讨论一个女人的屄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1、这女人很讨他们喜欢;2、这女人就算他们再喜欢也不会跟他们有半点鸡毛关系。
  当一群高矮胖瘦各异的雄性出奇地达成一致认为吴淼淼只是一个可以拿来嘴上过过瘾,但是有99.999%几率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日到她的女人的时候,我不知道胖子何德何能,又从哪里来的自信把她当做了自己不太远的目标。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所以我只是这样子用带著轻蔑的语气回了他一句。
  『嘿嘿』
  胖子傻笑,不说话。那一刻我觉得他真是个傻逼。
  几天之后,那个傻逼在跟女神有说有笑,而我坐在他们身后像个傻逼一样偷听。
  6『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什么角度不角度的?』
  女神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中了套,穷追不舍义无反顾地往坑里跳,连自己的身体已经凑近到快要挨到胖子身上也没察觉。
  『这种事情,跟你解释你也不会懂的。』
  胖子里起头,深沈地笑了笑,又低下头去。
  『喂!死胖子!我看起来就有那么傻吗?』
  我想吴淼淼从小到大一定都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生,所以才会对胖子的语气产生那么大的反应。说实话,我很开心,胖子就算能勾引女神和他说话,但是在她眼里,他也依旧只是个死胖子而已。
  『不是你傻,只是我们所处的世界不一样。每个人的世界都会因为各种因素而越变越小,你是大美女,所以你的眼睛只能看到美女的世界,而我只是个死胖子,所以我只能看到死胖子应该看见的东西。周星星演的角色都是小人物,小人物的辛酸只有小人物看得见,所以我说你不懂,不是说你蠢,只是你太美了,看不到那么多丑的东西。』
  『你』胖子的话让吴淼淼张著嘴沉默了有十几秒钟,然后很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不该叫你死胖子。』
  『没关系。』
  胖子摇头,玩弄著手中的中性笔。
  『那』
  吴淼淼说出一个字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沉默下来。
  『嘿,胖子一玩深沈,气氛就冷场了。果然我还是适合搞笑啊』
  这死胖子是不会就这么结束话题的,自嘲了一句后又换回笑脸,若无其事地把笔杆在指尖转得像风车一样。
  『哇!你好厉害!』
  果然女神的目光又被吸引了过去,发出一声赞叹。
  『呵呵,胖子的好处就是,一件很多人都会做的事,由我做出来就显得特别厉害,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胖子转著笔,看似无意地说了一句。
  『那个卓轶群,你心里是不是有一点自卑啊?』
  我听说曾有人做过调查,大学校园里大概有三百分之一的女生可以被称作女神,有三十分之一的女生只要经过专业的装扮也可以勉强被称做女神,然而,有足足三分之一或者更多的女生打心眼里认为自己就是女神。
  吴淼淼从外在来看是属于那三百分之一的,所以如果在她心里不把自己当做女神才是件很鬼扯的事。
  女神的通病就是希望自己很完美,不管这种心理是天生玛丽苏还是只是本能地迎合他人的期许,总之大部分情况下,你越是把一个女生当做女神,那么她就会越表现得像个女神就算她长得像罗玉龙的妹妹一样。
  吴淼淼长得不像罗玉龙的妹妹,所以此时散发出悲天悯人情怀的样子真的是女神气息十足,只是如果那个对象换成我就完美了。
  『自卑吗?没有啊』
  胖子在听到吴淼淼问出这问题的时候手上的笔啪地掉在了桌子上,在我看来这演技浮夸得可笑,但是女神的另一通病就是该蠢的时候绝对不聪明。
  『我觉得有一点诶』
  吴淼淼轻轻地说著,帮胖子把笔捡起来,却没有放在他手中,而是拿在手里把玩,丝毫不嫌弃那上面也许沾满了胖子的手汗。
  『也许吧如果那叫做自卑的话』
  胖子不会放弃借坡下驴的机会,假惺惺地叹了口气。
  『嗯?』
  女神明亮的眼睛看向他,示意他说下去。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唱歌的。』胖子从吴淼淼手中把笔拿了回来,继续在指间旋转,彷似他没有趁著这个机会抚摸了女神的手指一样,『可是,我唱得并不好听。上帝关了我的门,但是没有给我开那么多窗子,我可以做很多事,但也不是什么都做得好。一开始我唱歌给别人听的时候,总是被起哄,被说是猪哼哼,导致我一度不敢在别人面前发出一点点有旋律的声音。』
  胖子的笔转的很快,吴淼淼的目光完全被吸引在上面,脸上的表情沈静如水,那一瞬间我想到一个词叫做催眠。
  胖子当然不可能真的会催眠,但在网络上涉猎过各种知识的我知道他这样用转笔来让吴淼淼集中注意力的做法确实有助于让女神的大脑去不设防地吸收他的各种歪理学说。
  『我不想唱歌,可是有很多喜欢看我出丑的人,他们总是想办法让我在公共场合上台表演。我推脱不掉他们假惺惺的热情,我已经是个胖子,如果再表现得不知好歹,那么就不会有朋友。所以我一次次地去丢脸,不是为了求关注,只是不想被孤立而已。』
  吴淼淼没有说话,但眼神专注得像是凋塑一样。
  『后来我发现,我努力地唱歌,换取的只有嘲笑和敷衍的掌声。但是我唱得越怪,他们就越是会发自内心地叫好,然后我就明白了,如果一个人是个胖子,那就只能当一个孤独的可怜虫或者一个搞笑的可怜虫。我害怕孤独,所以选择了搞笑。我觉得这不叫自卑,只是认清了自己的价值而已。因为我就是个胖子,即使自己再自信,也会被别人的目光打回原形的。这种感觉,就好像《喜剧之王》
  里周星驰被赶出剧组时候的心情一样,所以我说我们看的角度不同,因为大概你永远也没机会经历这样的事吧。』
  『嗯』吴淼淼紧咬著下唇,把垂在腮边的发丝拨到了耳后,『你有想过要试著减肥吗?』
  『减肥?嘿嘿』胖子好像听到很好笑的事,但神色愈发的黯然,『我才120斤,减什么肥?』
  『怎么会?』
  吴淼淼再次掩嘴惊呼。
  7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吴淼淼想问的问题一定是『你确定你说的是120斤而不是120公斤?』但她很照顾胖子情绪的没有问出来,这让我有点失落。因为我希望胖子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普通的死胖子,而不是一个可以勾起她同情心的人。
  『没错,我只有120斤。』胖子耸肩,『小时候得了场大病,吃了几年的激素类药物,虚胖,也许哪天能瘦回去吧,但短期内是做不到了。』
  胖子说得轻描澹写,要不是他几天前刚刚告诉我他的体重是197斤的话我也许就和吴淼淼一样信了。
  『是什么病啊?』
  『我可以不说吗?』
  『对不起』
  看著女神脸上发自内心的歉疚和同情,我不愿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三个人里那个一直被我当做傻逼的家伙原来才是唯一一个不是傻逼的人。
  胖子懂得见好就收,与女神言尽于此。早上的课堂中两人又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而胖子一直表现得有点娘炮,那样子恶心得我想插话进去都浑身起鸡皮疙瘩,于是不得已地放弃了。
  中午下课的时候吴淼淼的室友来喊她去吃饭,我在想这货怎么早上不知道坐在女神跟前,那样就不会让前面这头猪有机可趁了。不过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我又有点释然作为一个军训时候就歪瓜裂枣得很明显的女生,她能愿意跟吴淼淼一起去食堂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这次胖子没有死皮赖脸地跟他们一起去,只是用一个很搞怪的姿势和女神告了别,逗得两个女生一阵乱笑,这时候他才转身拍了拍毫无刷存在感机会的我,说要请我吃剁椒面。
  『怎么样,听了一早上,还觉得我是个异想天开的癞蛤蟆吗?』
  在校外的小餐馆一坐下,胖子就咧著嘴问我。
  『只能说天鹅的智商有点低,但癞蛤蟆还是癞蛤蟆。』
  我嘴硬的很没底气,但作为一个在网络上从不知认错的键盘侠,我宁愿去贬低女神,也不想承认我对他有所改观。
  『嘿嘿,天鹅嘛,那么小的脑袋,能有多高的智商?』
  胖子不介意我语气犯冲,嘻嘻笑著往碗里加醋。
  『你觉得这样就能追到吴淼淼?』
  虽然对他早上的手段有点佩服,但如果女神可以这样泡的话,我待会就去剃个光头说自己是白血病了。
  『追她?我干嘛要追她?』
  胖子疑惑地看著我。
  『你他妈』
  难道昨晚他是在跟我说梦话?我有点犯憷打呼还说梦话,指不定哪天就开始梦游了吧『嘿!我只是说我的目标是吴淼淼,但是我又没说我要追她。』
  『那你是』
  我有点搞不懂他的意思了。
  『嘿嘿。』胖子开始笑得不怀好意,脑袋向我凑了过来,小声地说道,『我要上了她!』
  (二)
  (1)
  在听到胖子那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他疯了。
  这世上虽然不乏眼瞎的女神,但瞎也该瞎得有个限度,就算你真的从小吃激素,120斤的体重长了200斤的身材,就算你能把周星驰的电影解读出一部《人间喜剧》上中下三联装来,我也丝毫找不到吴淼淼会在胖子和全班任何一个男生的二选一中选择胖子的理由。
  当然,我对胖子说的没那么复杂,只有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她就算愿意被我上,也不会愿意被你上!」
  「嘿!你说对了!就是要她被你上,你上完我再上!」胖子一句话把我的面从鼻孔里噎了出来,这货是真疯了……
  然而胖子并不承认他疯了,只是笑著问我愿不愿意配合他,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他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可以上到吴淼淼,甚至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来场3P。
  「就算进展顺利也才只有百分之十?」我本该把他的话当放屁,却不由自主地认真起来。
  好吧,我承认,就算所谓女神有再多的缺点,我也真的很想上一次那样的女人,以前我对她们的抨击其实都是吃不著葡萄说它酸的心理而已。毕竟对宅男来说,给日十分,不给日零分已经是深入骨髓的阿Q精神升级版了。
  「百分之十啊!老大,你看看我,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咱们这样的男生能有百分之十的机会上了吴淼淼,你不觉得已经是很没天理的事情了吗?」
  胖子夸张地一面敲碗,一面对我说著。其实我觉得我长得还可以,但是也承认如果我自己去追吴淼淼的话,也许真的成功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唔……那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呗!需要我做什么?」吴淼淼的肉体诱惑实在太大,我连在胖子面前要装逼都忘了,自然更没时间去考虑道德不道德的问题.
  「计划啊,就是……见招拆招啰!拜托,我又不是诸葛亮,可以提前写个锦囊给你的吗?」胖子的话让我想给他一记直拳。
  「喂喂喂,别这样嘛,人生本来就是变化快过计划啦,所以计划这种东西是没什么卵用的,最重要的是要有希望。所谓芥子的信念之力可以移山,只要我们强烈地渴望上了吴淼淼,那总是有可能成功的嘛,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3P哦!
  想想都很带感吧?「「那百分之一就……谢了!」我看著胖子猥琐的脸,不敢想像我和他一起把吴淼淼夹在中间的样子。
  kksebopos,如果你想观看隐藏内容请感谢这是给发文者的动力,随手感谢他,就是最大的鼓励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