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网友的性爱故事》

  时候刚刚买了手机,还很新鲜,开始的时候和网友聊电话,还只是简单的聊聊天。我见的第一个网友是江苏徐州人,在西安上学的。我和她在网上聊了一个月,通过电话也有一个月了。她81年的,比我老婆小一岁。第一次见面那天我还记得是一个冬天,我打车去她学校接她,然后就在麦当劳聊天。她个子不是很高,163左右,很瘦,说不上漂亮,但比较有诱惑力,这好像是骨子里的东西。不知道是否因为紧张,她似乎很健谈,还和我讲了和她前男友的事情。她和男朋友是在旅游途中认识的,因为在郊外旅游,比较放松,认识的第二天就和他做爱了。但那个男孩也是个学生,而且在外面玩得很疯,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让她很伤心,前不久分手了。
  后来我带她去看电影,那时候的电影院还是循环场,在里面坐多久都没人管的,看的是什么电影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在电影院里的过程就是接吻和爱抚她的胸部。一切好像都是很自然地进行的,具体的过程我就不描写了,免得被斑竹删掉,只说一句她的乳房非常大,和她那么受的身材相比真是突兀。
  和她后来又见了几次面,前几次都是看电影或者KTV之类的,亲密接触也都是在上半身。也许是我那时候还过于保守,胆子也太小,也许是还有对妻子的责任吧,也许是没有合适的地方又不敢去酒店。反正是接触了1、2个月也没敢真正的做爱。
  和她真正做爱已经是在3个月后了,她放寒假没有回家,我就去了她的宿舍。
  她也是好几个月没有性生活了,那一次比较疯狂,整个周六我们都在床上,大学宿舍那么简陋的床真是摇摇欲坠了。
  在这个假期我们总共做了4、5次,等她开学后就没有了机会,后来她好像又交了新的男朋友,慢慢的也就失去了联系。
  那时候一夜情这个词还不是很盛行,见网友也不是抱著那么明显的目的。在西安的时候见过10来个网友吧,但只和其中的3个人做过。除了上面说的还有一个宁夏人,大四的学生;另外还有一个幼儿园老师。这两个人实际上都只做过一次,一是她们并不漂亮我不是很有兴趣,和她们做也就是因为好奇而已,另外主要是实在没地方,很不方便。
  到了03年初,我有一次和朋友喝醉了,把身份证等很多证件和卡都丢了。
  因为我户口还在北京,只能赶回去北京补办。到了北京,和大学时候的同学、哥们见面后竟然发现自己和他们相比竟然如此落后如此闭塞,无论在信息的掌握以及见世面的程度我都感觉自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不过刚刚离开了不到3年的北京城竟然让我如此陌生。酒醉后难免诸多感慨,伤心事、开怀事,大哭大笑……好几个哥们都劝我回到北京,毕竟西安的经济发展程度还有些落后,而且这么多好哥们还在北京,大家彼此有个照应。
  看著北京城的灯红酒绿,不可否认,我心动了。西安家里面那毫无变化的生活我早已过腻了,而且我从来都是不肯认输的人,看著当年都不如我的同学一个个志得意满,我是想做出一些事情也给大家看看的。
  回到了西安,找了一个比较自然的机会我和老婆说了自己的想法,借口也就是说现在收入太低,想出去闯荡几年也让家里的生活富裕一些之类的。
  没想到老婆的反应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烈,她只是说她现在工作很稳定,不可能陪我一起去北京了,而且她父母身体也不是非常好,也需要她照顾,又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她知道我是个不肯忍受平凡生活的人等等。
  总之,2003年8月,在北京最炎热的季节,我终于回到了阔别3年的北京,和我离开时候一样,跟随我的仍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行囊,然而面容却比当年明显苍老了许多。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进入了一家财富500强的大型企业,担任一个小主管,虽然手下只有2个兵,但收入却高了许多。我和老婆在经济上以前也都比较独立。
  到了北京后,我每月按时给她汇2000元,再给父母汇1000元,剩下的钱除去我租房、吃饭等日常花销,还能有2、3千块吧。手头宽裕了,消遣也就多了一些。不过我还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不大喜欢去那些喧闹的场所。所以除了必须的应酬外,我更多的时间还是在家里上网。
  我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一居室,虽然环境不如家里好,但一些设施还是很齐全的,住的也还算方便。有了时间、有了自由、有了自己的空间、也有了自己能支配的金钱。
  一个过惯了家庭生活的男人一旦得到释放,那种激情和能量是别人难以想象的。而独居男人又是缺乏性的滋润的,于是,我开始了比较疯狂的见网友、一夜情的日子。
  03年的时候,聊天室里面还是比较单纯的,不像现在基本都是一些暗娼,其中不乏酒托、抢劫、绑架、杀人之类事情的出现。那时候的人们也都比较单纯,做小姐的都老老实实在夜总会里坐台,去聊天室的多数是为了肉体的快乐,没有人提钱,即使偶尔有收费的也是真正的兼职,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她们肯上门。
  每天下班后和周末,只要不加班,我多数时间都在网上挂著,在聊天室里起一个暗示性很强的名字,比如“孤单男人”、“老婆不在家”、“独居建国门”
  等等。而一旦有人和我打招呼,我们也不会聊色情的话题,都是简单的了解一些对方的情况,然后留一个电话,有时间的时候电话聊聊天,在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见见面。
  见面后一般都是吃饭、看电影、KTV、游园之类的活动,对于比较熟悉后,还会相约去郊外游玩。
  当时我28岁,应该是个很微妙的年龄,还年轻,但已经开始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我不是帅哥,但长得不讨人厌,气质也还不错,尤其穿著西装的时候,也还算有型。
  开始时见的网友大多数是学生,但多数是自考的大学生,这样的一批学生时间相对自由,即使住宿舍也不是管得很严,所以和外界接触的机会也会比较多。
  在刚回到北京的前一年里,我平均每个月会有1-2次一夜情。现在能记得的还有那么几个,简单的说一说吧。斑竹别瞪眼睛,我不描写细节的。
  黎萍。是北京人,当时在读自考,为了学习方便,在北方交大旁边的学生公寓里住。和她第一次聊天是在一次酒醉后,从半夜12点开始聊,一直聊到了凌晨6点,说老实话,那天喝得不少,都吐了,具体聊了什么根本没有印象,但似乎还是很愉快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她学校的校园里,她带了两个女同学一起来和我见面的让我颇为郁闷。不过她还算是个颇有些想法的女孩,就算做个普通朋友相处也是比较开心的。那天我们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聊了好久。
  她当时有男朋友,但好像闹得不是很开心。最开始和她接触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性方面的话题,聊工作聊生活聊感情,说起初恋时候生涩,初吻时候的悸动。
  那时候我上网少了一些,因为离她的学校不是很远,我晚上经常去和她一起上自习,然后休息的时候去校园里聊天,在我28周岁生日的那天,我还带她去和朋友们一起给我庆了生日。那天她穿了一件很可爱的旗袍装,结束后送她回宿舍的时候胸前的纽扣松了一个,为此开了一个小小的与性相关的玩笑。
  关系发生变化是在一个周末,我们一起去KTV唱歌,不记得她唱了一首什么歌,好像是情歌吧,突然,她扑倒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我是有点手足无措的,就上前去安慰她。慢慢的,我把她抱在怀里,她的哭泣渐停,我开始吻她的脸颊,场面有点热烈,后来我掀起了她的T恤,吻了她的乳房。
  那次的接触就到此为止了,没有什么继续,也是发生的比较突然,彼此有些不习惯,因为以前都是好朋友的。
  又过了两周,我们相约去百花山旅游,那时候的百花山风景很美,满山的野花。晚上我们住在农家院,有了身体的接触,但因为卫生条件比较差,而且也没准备TT,那次没有插进去,只是在外面蹭了蹭。但这次以后彼此在这方面也就没了忌讳。
  回来后来到我的家里,真正的做了。可过了不久,她竟然和男友复合了。这也许在情理之中吧,第一次分手很难分得彻底的。那以后,我们又变成了好朋友,还一起出去玩,一起聊天,但却不再做爱了。
  王宁。河北人,在中国地质大学学习,也是自考的,年龄稍微大一些,好像当时25了,以前工作过的。和她接触我没有太多问她以前的故事,想来也都相差不多,不过是初恋遇人不淑,受骗失身后被抛弃,然后自怨自艾,也就不太在意自己了。这个女孩不是很漂亮,但臀形非常漂亮,我最喜欢打她的屁股了,呵呵。之所以记得她,是因为她是第一个给我口交的女孩,在西安那种地方好像女孩都不习惯口交。和她失去联系后一年多,在另一个女孩家门前我竟然遇到她了,当时只是说了句“这么巧?”就擦身而过了。
  朴贞花。这是一个朝鲜族女孩,无论是名字还是身材相貌都是很标准朝鲜族。
  我和她是在sohu聊天室认识的,聊了几句互相留了电话。她是个护士,当时26岁。她告诉我她是处女,可我和她做的时候她并没有出血,究竟是不是处女无从考证,但感觉没什么性经验,倒也无所谓了。通过几次电话后,我们约在北太平庄见了面,然后一起去了北海公园,趁著爬山的机会,我拉了她的手,然后就没有放开。晚上回到她住的附近,我们去了知春路的一家韩国KTV唱歌,然后就在周围的大学里散步。在一个社区公园里,我趁著她在运动器械上活动的时候站立不稳就抱住了她,趁机吻了她。
  后来又见了几次面,在第6次见面的时候,我把她带回家了。她帮我洗衣服,还做饭给我吃。之后我们做爱了。
  总结那个阶段见网友还是比较纯情的。基本上没有见面当天就做爱的情况,可以说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一夜情。这个和人们思想的开化程度和网络的普及程度应该是有关的。因此,那时的网络聊天还是比较有耐心,而且也比较单纯。同样的道理,女人们在网上的戒心也比较小,不像现在在网上刚一提要见面或者要电话,对方已经警觉的跳起来了。那时候,我周末如果在网上泡一个白天的话,基本上能够要到10个网友的电话,当然,大多数都是没打过的,但这个数字也基本能说明当时网络聊天的一种状态了。
  到了北京一年的时间,工作上也有了一些进展,至少被认可程度更加地提高了。工作上的顺利就可以让时间适当的宽裕一些。但随著上网的增多,以及上过的网友的增多,耐心反倒越来越少了。在那一年里,我大约和不到20个网友有过性关系。其中除了学生、护士,还有白领。到了04年,聊天室里的状况开始恶化,sohu聊天室基本就没人上了,sina聊天室盛行了一段时间后也被暗娼占据了。我将“主攻”方向基本全面转移到QQ上了。
  有一个阶段主要是在白天上班时间,大量的加好友。然后就是问好之后第二句话就是“一夜情,可以吗?”如果对方直接拒绝或者骂人的话我就直接删除,不再理了。但会有一小部分不是很反感,虽然没有马上同意但都会愿意聊聊天,这种情况下肯见面的人基本都有可能发生关系。很奇怪的是,以这种方式找到的人通常长得都还比较漂亮,也许是不自信的女人也不敢答应一夜情吧,估计是怕丢人,呵呵。
  那时候认识了一个在北京服装学院进修的温州一所高校的老师,教服装设计的。我问过她是否一夜情后她拒绝了,我也就随手把她删除了,但过了两天她又主动和我聊天,后来我说我们见见面吧,请她看电影。她同意见面了,但明确说不肯一夜情的。她说她想过要一夜情,也以此为目的见过一个人,但临阵退却了。
  这是一个比较成熟也见过世面的女人,比我还大一岁。在和她相处的时候感觉她是在照顾我的样子。开始的几天我们就是一起吃饭、聊天,她不拒绝我亲吻她,甚至在电影院我吻她的时候她还主动把内衣解开让我玩她的乳房,那时候我解内衣的水平还比较差,很笨拙,不像现在已经能很轻易的单手解内衣了。
  虽然她很坚持,但在一个周末我们一起玩了一天后因为很晚了她无法回宿舍就来我家了。也许她是可怜我忍得难熬吧,因为我小DD一直顶了她半宿,后半夜她让我做了,但不是很配合,只是在承受而已。那一夜后,她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她,因为她说过如果我们做了就不会再有联系,她做到了。这应该算是我记忆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一夜情了。
  倒是有一个很爽快的答应的,当时在燕莎附近上班,那个女孩也在那附近的一家外资医院做认识助理,好像是23、4岁的年纪吧。北京人。一天下班后我们在燕莎商城里见了面。这次的见面时让我很吃惊的。这个女孩在我见过的所有网友中不能说是最漂亮的,但也是排名靠前的了,而且她的皮肤很身材几近完美,相貌很像徐静蕾,肌肤白皙细腻,感觉像是透明的,长得极其干净。164左右的身高,也就90多斤的样子吧。当天吃过晚饭后我就带她回到了家里,因为她不能过夜,因此我们抓紧也就3、4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两次。
  不过和这个女孩也就约会了一次,后面发生的事情很让我郁闷。我在聊天室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和我聊,说想我和建立联系,以后交流一些性女的信息,我倒没期望用这种方式找女人,但觉得挺好玩的就加在QQ里了。后来无意中我和他讲起了这个女孩,他非要我介绍给她。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我把女孩的QQ告诉了他。没想到他们也很快见了面。结果第二天那个男孩就和我翻脸,说这个女孩的样子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的模样,一见面就爱上她了,说我上了他爱的女人,不够意思云云。靠,差点没把我肺气炸了。从此以后,我QQ再也不加男人,也绝对不会再和男人交流什么所谓的性信息了。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一个旅游公司的经理了,年纪也不大,26岁,长得小巧玲珑,但气质不错,比较有风情。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主要是因为她住在通州,离我很远,约会的时候送她回家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她的性经历应该比较多,所以我可以随便的大胆的用力玩了,不至于担心她承受不了。可有一次我好奇把手指头插到她的PP里,竟然很顺畅,吓了我一跳。连这里都这么开阔的女人我可担心会有什么病,所以赶快撤了。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照一夜情伙伴毕竟概率是很低的,因为女孩多数比较矜持,就算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希望男人说出来,免得被男人看不起,认为其下贱。
  到了04年、05年的时候,几乎城市中所有的人都会上网了,到北京后我基本不去网吧了,但偶尔过去的时候却能在经常看到一些四十多岁的男人女人们在看著屏幕傻傻的笑著。随著网络的普及,以及关于一夜情的报道在各类媒体上连篇累牍,在所有网友的观念里,网友见面几乎已经是一夜情的代名词了。这个时候如果你在和人家说一夜情是否可以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对你嗤之以鼻,回答的多是“都什么年代了?还玩一夜情?老土”。
  然而在这个奢华的都市里,尤其是一个移民城市里,寂寞的人可以说随处即是。对于有个有点耐心的男人来说,猎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你对一个人每天拿出两个小时的时间陪她聊天,相信不超过一个月,你听到的就将是她在你床上呻吟的声音了。
  很可惜的是,我从来不是一个很耐心的人,当然,我也不是个语言粗俗的人。
  随著年龄的增长,男人的心态愈加沉稳;随著对女人阅历的增加,在任何女人面前几乎都能从容不迫了。我想,在我经历的所有女人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觉得我粗俗。
  那时候,除了在聊天室偶尔挂著之外,主要还是在QQ上约会女人。设计一个略有个性的个人说明,让女人对自己略有所了解,然后几句简单的问候之后,就问是否愿意见见面。如果对方坚决地说不,那就不妨就此打住,不再联系。而肯见面的人,可以说,90%以上是可以上床的。女人是一种喜欢被动的动物,当你对她爱理不理的时候,她对的兴趣反倒会大大增强。这是一著杀手锏。
  彭新雅。这又是一个对我说自己的处女的人。我不知道现在的女孩是不是都愿意冒充处女。但有4个和我说是处女的,可上过床后却一个见红的都没有。我是不在乎她们是否是处女了,但很纳闷这样的欺骗有什么意思呢?这是一个湖南女孩,当时是做化妆品的,学历不高,长得也中等吧,只是眼窝有点凹,感觉挺特别的,所以才有了一点兴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紫竹院公园,我去揉摩她的胸,她似乎很紧张,紧紧地夹住了胳膊不敢动,却也同时把我的手压在了她的胸前动弹不了,我也就乐得如此,一直放在上面了。后来和她约会的时候我逐渐有点用强了,比如在一个茶楼的包间里我把她推靠在墙上上下其手,在电影院里把她的乳罩脱下来不还给她。她也很奇怪,每次都反抗,但我下次约她的时候她还出来,让我也搞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了。
  经过一段时间,她让我吻她了,有了这一步上床就很快了。第一次做的时候她喊疼,可我没遇到什么阻碍,也就大刀阔斧的前进了。
  这是一个也说自己是处女的空姐。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过20岁生日呢,当时还是学空乘专业的一个学生,在大学城上学,可现在她在南方一家航空公司当空姐,飞国际航线,年薪20多万,比我收入都高了。我当时是在公司不很忙的时候加她的,感觉她的性格很好,所以虽然她没同意和我做爱我也继续和她聊了几次。
  大约2星期后吧,我约她来北京玩,在北京站见面后一起去北海公园玩。她的个子有170吧(据说还在长个),不胖不瘦,长相不错,看起来很舒服(其实空姐里真正的美女也不多,但都是看起来很舒服的),皮肤非常好,声音温温柔柔的,细细的。见面的时候我就牵了她的手,在公园的时候我吻了她,这个时候我表现的还是很温柔的。后来一起看了电影,在电影院我几乎把她的上衣都脱光了,放在座位上亲吻她的上身,她因为是假期还要赶回家的,到了傍晚我就送她上了火车。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04年情人节了,她来北京我们一起过节,到了我们家,在床上我半强迫的把她脱光了,还用浴袍的带子把她的手绑了起来。大家别误会,我可没有强奸的意思,我还不想坐牢。这个时候她哭了,我抱著她哄了她一会儿就把她解开了,可能正是这样她觉得我还不是坏人吧。其实我也是因为知道她是处女,强迫一个处女会给她的一生造成伤害的,大概我还是有一点点善良的吧。
  那一天我们也没有做,但她回去后我也不怎么理她了,有时候连她的短信我都不回了。我想她还是有些喜欢我的吧,还是一直主动和我联系。很快她的生日到了,我买好了给她的礼物,本来打算过完生日就不和她联系了。可她在说来北京和我一起过生日的时候,打电话告诉我她想好了,要在生日的时候把自己给我。
  这可是挺戏剧性的变化,我一点都没料到。那天的过程也没什么特殊的了。
  在我所有做爱的女人中,只是对她还是稍微有所愧疚,因为她对我实在太好,对我应该还是很有感情的。当她对我们的未来失望的时候,有一次她刚下飞机,穿著空姐的制服来到我家,我在她的身上肆意的发泄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同样的肆意流淌,每当想起,心里还是有点酸楚。也是出于不想继续伤害她,长痛不如短痛,我很快的和她分手,现在听说她找了新的男朋友,在这祝愿她幸福吧。
  这是一个艺术型的气质美女,身材比较健美,173的个子,110斤左右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比较小心,选在了她家楼下的水吧。那一天我主要是在听她讲她的故事。女人有倾诉的欲望,狠多时候是对陌生人,善于倾听往往能在女人心理为自己加分。那天我能感觉得到她对我的外形并不满意,因为我只有174,还很瘦。我想,他之所以能够在短期内接受我,更多是因为我那天的倾听和安慰。
  她是个对家这个词很敏感的人,她不肯来我家,宁可和我去酒店。我选了一个5星酒店,环境很舒适。那天我可以说竭尽全力地去爱护她,怕她脆弱敏感的心受到伤害。
  详细的过程在此不敢写了,免得被误会,但那天应该是个很刺激的过程,我表现得也接近完美。但我和她仍然是一夜而已,不知为何没了消息。
  好久没提我的老婆了。下面这件事情和我的老婆有关系。她有个废弃的163的邮箱,因为容量较大,就给我用了。可一年后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是重庆的一个女孩,是我老婆在八一厂当兵的时候认识的,两个人并没有见过面,只是这个女孩,叫她小娜吧,是八一厂一个老演员的崇拜者,经常打电话过去,正好我老婆转接电话比较多,慢慢就认识了。而两个人实际上并没有见过面,而且也失去联系2年了。
  这个女孩很奇怪,不仅说了自己最近两年的情况,而且还把照片和QQ号码都发了过来。于是我就加她,说我是我老婆以前在北京的男朋友,后来分手了,这个邮箱她不用了,早就给我了(这倒是实话)。我们聊了一段时间,后来她说我的文笔还可以,就让我去她当斑竹的一个文学网站帮助她,于是我也成了斑竹。
  这样接触就多了,相互也比较熟悉了。
  刚开始和她聊天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可没想到半年后她竟然来北京工作了。
  我看过她的照片,虽然说不上是美女,可清清秀秀的很可爱,小巧玲珑的那种。
  我喜欢小巧玲珑的,可以站著抱起来做爱,很有成就感。
  对我,她是很相信的,也没什么忌讳,什么都谈。当一个女人失去了防备心的时候她就有了危险了。一个小女孩孤身在外很容易伤心寂寞,一次她想家了,来找我聊天。说著说著她不觉哭了,我一边安慰她,慢慢的身体接触也就多了,我拥抱著她,轻吻她的耳垂,她的喘息明显加重(不好,又开始描写了,呵呵,停下来)。那天她虽然身体有了反应,但到后来我一直很坚持,我怀疑我有一点点地虐待倾向,这种半强暴的感觉让我很兴奋。她那么瘦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一个男人,而彼此那么熟悉了,她也不会去喊救命。那次做的时间不长,因为她并不配合,一直在哭,可以说是被我“强奸”了。之后,她不再理我,还悄悄去了上海。我不知道我找上她是否有报复我老婆不贞的因素在里面,谁让她是我老婆的朋友呢,即使没见过面的。
  北京这样的城市存在著各式的人群,我遇到了一个女同性恋者。其实她应该算是双性恋的,因为她虽然不是很喜欢男人,但并不排斥。据她所说,她也有过3、4个男人,还曾经被男人强奸过。那时候她也有同居的男朋友,还有可能结婚。但她上过床的女孩却不计其数,应该上百个。在我家的时候她上了一个女性419的聊天室,她说那里面的女孩多数都和她做过,以至于她每次进去都要改名字,不然和她打招呼的人太多。
  和她聊天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同性恋,否则我可能也不敢去见她。前一天晚上聊天的时候我问见不见面,她说可以,然后就说明天上午10点半在西单肯德基门前,还要了我的手机号。可她不肯告诉我她的手机号,说到时候会和我联系。
  通常这种情况下我是不会去的,免得被涮。可第二天是周末,我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如果她是涮我的话我就去图书大厦去转转,也没什么损失。
  没想到她准时到了,还是个挺漂亮的女孩,也是小巧玲珑的,但身上比较有肉,手感很好。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我家。她一直给我讲她和她同居男朋友的事情,包括她男朋友家里的矛盾。这次之所以来见我是因为她男朋友春节回家过年都一个多月了也不会来,有些生气,前一天晚上和男朋友吵得不开心后就想网上无论谁约都会去的,碰巧遇到我了。那一天她一直讲个不停,有一个多小时,还不让我碰,让我坐得远远的听她讲完。我想这哪是来找我一夜情,整个是把我当垃圾桶了。
  不过这个女孩还真是很爽快的,她倾诉完了之后我一拉她她就软了下来,还自己脱了衣服。女同性恋的床上功夫实在了得,那天的感觉不错。呵呵。
  关于每个人的情况也就不过多的说了,整个过程都大同小异,细节描写得过多的话又会被斑竹误解,有被删除的危险。经过了3、4年在网上猎艳的经历,人也变得越来越挑剔,越来越懒了。这一年来,基本上很少在QQ上加新的好友,随著年龄也超过了30岁,对女孩的吸引力也降低了很多。不过最近一年以来,由于工作岗位的变化,出差的机会比较多了。北京的网上的女孩见多识广,同时也比较现实了,即使是一夜情也会问你给多少钱,颇让人心情不爽。但外地其他城市的网络发展程度还是有一点点落后,人情也单纯了许多。所以这一年来我的性伙伴多数是在出差的时候在聊天室里找到的。实际上很简单,只要住的是当地知名的五星级酒店,而我的样貌又温和儒雅,那么就很容易吸引一些单纯却又虚荣的女孩,而且这样的女孩多数还比较漂亮。好多人都说网上都是恐龙,我却总没有这样的感觉。
  去过中国绝大多数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了,几乎每到一地都很容易当天就找到一两个一夜情伙伴,而对于一些经常去的地方,我有的时候会提前寻找,以便到时候选择的空间更大一些。在这些城市里,我比较喜欢南京和武汉,同时在这两个城市猎艳成功的概率最高、数量最大,同时美女质量也最好。过程也往往都很简单,在聊天室或者QQ上互相询问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就问时间是否方便,如果可以的话就约到我的酒店一起吃顿饭,如果不是吃饭的时间那就直接来到我的房间,很多的人都是在见面15-30分钟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脱她们的衣服了。如果感觉好之后在一起出去玩玩,如果感觉不好,她们也就穿衣服回家了,连过夜的很少。
  这个阶段,性显得很纯粹,不再像以前那样还要有一天半天的时间培养一下彼此的感觉和熟悉程度,甚至还有的经过几周、一两个月的时间才上床,彼此好像有感情的样子。而这时候,上床成了彼此唯一的目的,无论见面前还是见面后语言的交流都少得可怜。虽然这个阶段上的美女数量不少,质量也不差,但如果不做性爱细节的描写的话那就实在没有情节了,唯一可说的就是她们的身份和年龄了,在这2、3十人里面,最大的有43岁,最小的只有18、9岁,有大学生、小职员、空姐、银行员工、家庭主妇、公务员,还有自己开饭店之类的小老板娘,多数是单身女性,但也不乏别人的老婆、母亲。
  这个帖子是在线写成的,看的人不少但几乎没什么回帖的,看来大家不是特别喜欢,那样我也没有什么写下去的欲望了。写了这么久,突然想起我的老婆了,我现在3个月才回家一次,除了每月按时汇款、以及那一张结婚证书外,好像感觉和她也没什么其他的联系了。实际上她的年龄也不大,现在也就26岁而已,那边的工作也比较清闲,每天除了按时上下班,也就是开著我给她买的小车去做做美容、找朋友玩之类的。少妇的身材也日渐有魅力,可我对此熟视无睹,我们没有要小孩的计划,甚至有时候回家一两天我们都没有做爱的冲动,她现在和她父母住一起,有个照应。而我,甚至都没想过她一人在家是否寂寞,会不会出轨。
  现在不去想这些事情,不知道这段婚姻还能走多久。
  最后,想和那些经常上网的女孩说几句。你们和网友聊天的目的不外是打发寂寞、倾诉郁闷、寻觅伴侣或者是想获得一份虚拟的关怀,但无论你们出于任何目的,我想和你们说的是,网上的男人如果约会你,那么他的目的绝对只有一个:和你上床!不管你们是聊了10分钟还是10年后才见面,这个目的绝对是唯一的,差别就在于每个人的方式、手段、习惯和耐心程度略有不同而已。
  大家都说网友的“见光死”往往怪罪到对方的相貌或者思想、语言、行为不合自己的预期,但实际上这都是表面现象而已,根源在于彼此目的的不同。试想,如果双方仅仅是普通朋友,你会因为他(她)长相丑陋而讨厌他吗?谁敢保证你所有的朋友都是帅哥美女?可如果作为情人或者性伙伴就不同了。
  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