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飞凤舞(第一卷‧第1一2章)》

  (第一卷)
  第一章寻找父母这是一个龙飞凤舞的世界,滚滚河山,壮丽缥渺,这个故事是从一个寒冬的夜晚说起……
  夜幕低垂,星光绮丽,原来一片寂静的世界被婴儿的哭声打破,一户猎户人家打开大门,走出一位健壮的老猎户,见门前有一婴儿躺在竹篮中哭号。
  「嗳唷,谁家的孩子喔。」老猎户惊奇地问。
  老猎户将孩子抱起,转身回木屋中。年老得子,他欢喜非常,直把孩子当作孙儿看待。
  可惜孩子一直哭,老猎户猜一定是肚饿了,他孤身一人,没有奶水喂养孩子,该怎么办呢?
  突然想起隔壁家梁大妈刚刚生了个女娃儿,定必有奶水喂他,于是便抱著婴儿过隔壁家找梁大妈。
  寒冬之夜,梁大妈抱著老猎户拾来的婴儿,专心喂哺。刚从房间出来,立见老猎户紧张地迎了上来,问:「怎样?孩子吃饱了没?」
  梁大妈笑说:「吃饱了,现在睡了。」
  老猎户这才放心,起初他还以为梁大妈要喂两个孩子,怕奶水不够,现在可以放心了。
  梁大妈问:「老头子,你从那儿拾到一个男婴呢?」老猎户一听见是男婴,笑得合不拢嘴,回答道:「上天赐的,上天赐的,呵呵呵,我叶家有后了。」
  「看你高兴的样子。」
  「那不高兴?我年老发白,我的儿子又死了,没留下孙儿给我,现在老来得子,那会不高兴呢?」
  「这孩子来历不明,恐怕会惹麻烦啊。」梁大妈担心道。
  「妳只管帮我喂奶,保妳没事,钱我会算给妳。」
  「钱就不必了,我看孩子长大了,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会离你而去,到时你就得孤孤单单的终老了。」
  老猎户双目闪过泪光,坦然道:「他要走我不阻拦,只是希望他健健康康成长,我就老怀安慰了。」
  「但愿如此。」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老猎户为拾回来的男婴取了个名,名叫叶雪月,正因是下雪之月拾他回来。
  孩子一天一天长大,又健壮又俊美,常与老猎户进山打猎,练得一身敏捷的身手。
  叶雪月十五岁那年,老猎户七十五岁,身体开始出现毛病,常常病倒在床,靠著叶雪月照顾。
  这天,叶雪月又进山打猎,顺道采药给老猎户,忽然,天空传来一阵龙啸,树林中的鸟儿惊惶飞走,他从来不知道此山藏有一条龙,老猎户也没对他提起过龙的事,故此他不知道那巨响是龙的叫声,好奇之下,他循龙声去看个究竟。
  龙啸声愈来愈大,惊心动魄,让人心悸,可是好奇心大于一切,他冒险靠近龙的巢穴。
  最后,他在一个巨大的山洞前停下来,抬头望天,发现两条巨大的飞龙在打架,一赤一蓝,一个喷火,一个吐冰,顿时山崩地裂,冰火飞舞。
  进入龙洞之中,寒气迫人,叶雪月心想这一定是那头冰龙的巢穴,可是,为何洞中如此寒冷?
  现正炎暑,这山头的雪都融解了,但这儿却依旧寒冷,当中必定有蹊跷。
  再入洞三分,距离洞口约莫有百步之遥,这里异常寒冷,他看见一把绝美的蓝色冰剑插在地上,洞中的寒气便是由此剑发出。
  他不敢太接近,因为太过寒冷了,再接近些的话,一定会变成冰块。
  「这剑真美。」他看著此剑,心中想据为己有,可是剑寒刺人,只能望洋兴叹。
  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之时,忽闻一把动人的女子声音,道:「我等待万年,终于等到了你。」
  「谁?」叶雪月左右观看,看不见有其他人在,转身面对那柄剑,心感奇怪,道:「难道是妳?」
  突然,剑芒四射,寒气散发,他心感不妙,立即想逃,却慢了一步。
  他顿时变成冰雕,然后,那柄剑化为一位少女,姿色绰绝,蓝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散于身后,冰冷的眼眸深邃不可测,玉鼻高挺,嘴唇红润,她身穿蓝色长裙,饱满结实的巨乳快撑破衣服,衣领口上露出深深的乳沟,极为诱人。
  她走到叶雪月面前,轻轻抚摸著他的脸颊,冰冷的脸上浮现一种亲切的笑容,最后她凑近他的嘴,吻著他。
  叶雪月快要停止心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嘴中一阵甘甜,一股清纯的暖流进入他的身体内,瞬间融化掉他身上的寒气。
  再次活动的他,被少女吻得热血沸腾,他贪婪地吸吮她口中的甜涎,唇舌相缠。
  叶雪月的双手自然地在少女身上游移,当来到她的巨乳上时,才惊觉胸脯之大,足比一个大哈蜜瓜般,然而触感冰凉而且柔软,圆乎乎的,高高挺起,又在他手掌中变换形状,十分过瘾。
  吻久,少女自然地望著他,二人不知说甚么话,只是他的双手还是舍不得离开她的胸脯,让少女有点儿娇羞,后道:「还是……先离开这儿吧。」
  叶雪月惊觉自己有点儿急色,倒也知道现在不是调情的时候,洞外那两头巨龙打得正热,地动山摇,龙洞中很不安全。
  二人离开了龙洞,一直往山下跑,天空中那两条巨龙开始飞走,且战且退,声势吓人。
  叶雪月随便狩猎两头野兔,拿著草药下山。回到村中,村民看见叶雪月身边跟著位美丽的少女,心感诧异之余,又十分好奇。
  有些人不住上前问叶雪月:「啊月,这女的是谁?」
  「难道是山中的妖精?」
  「太美了,真像妖精。」
  叶雪月不以为然,也不理搭他们,回到家中就开始熬药,同时宰了两只野兔,煮个兔肉汤。
  老猎户病倒在床上,从刚才开始就听到屋外人声嘈杂,听见人们谈论甚么龙的事,他就非常担心叶雪月,现在他平安回来,他马上问:「刚才屋外的人说有龙甚么的,是真的吗?」
  叶雪月如实地告诉他,同时将少女介绍给老猎户认识。
  「呵呵,我家月儿长大了,也认识女孩了呢,好,不错,为我家继后香灯。」
  叶雪月一脸羞涩,甚么继后香灯,他才不想这么快做父亲呢。
  叶雪月到厨房拿出刚熬好的药汤,拿来给老猎户喝,喝完后,老猎户干咳几声,一脸欣慰地说:「嗄,我的病好不了的,现在看见你长大,又认识了女孩,我算是老怀安慰了。」
  叶雪月欢喜的说:「爷爷,将来我生儿育女,爷爷要帮我带孩儿唷。」
  「只怕爷爷看不见了。」
  「不会的,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老猎户叹了一口气,道:「在我还没死前,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是甚么事呢?」
  「就是你的身世,当我死去后,你便孤孤单单地活在世上,我不忍心见你如此,所以我坦白对你说,其实,你不是我的亲孙儿。」
  叶雪月愣了一愣,道:「爷爷,你说甚么?我不是你的亲孙儿?难道我父亲不是叶子元吗?他不是因当兵而死掉吗?」
  老猎户轻摇其头,道:「不是的,我的儿子的确叫叶子元,也是在战场牺牲的,可是他并没有遗下儿子给我。」
  叶雪月开始嘴唇发颤,他问:「那我的父亲是谁?」
  「我也不知道,十五年前的冬夜,你被抛弃在我家门前,我怜惜你才收养你,把你当作孙儿般看待,这就是我一直隐藏的真相,你不会怪我吧。」
  叶雪月感觉一阵眩晕,得知自己的身世,他有种悲愤的感觉,为何亲生父母要遗弃他,难道他们不想要他?
  那么为何要把他生下来呢?
  一切一切,都令他恨自己的亲生父母。
  「月儿……」老猎户看见叶雪月悲愤的表情,深感心酸,这些年来他一直守护著这个秘密,也累了,现在说出来,无论叶雪月能不能接受,他都没遗憾了。
  叶雪月精神恍惚了几天,心情极差,那少女看见他愁眉心琐,并没有烦扰他,任谁得知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也会这样吧。
  这个时候最好让他自己一个冷静一下,所以少女也没有多说话,每天陪伴著他,直到一个月后的晚上,老猎户身体情况坏极将死,这晚叶雪月没有离开老猎户的身边,一直陪伴他到最后。
  老猎户悲呜一声,归到他祖先那处去了。
  隔天,叶雪月才将老猎户埋葬,那是他家的坟地。
  此后,木屋内空空如也,除了一些旧的木造家具外,老猎户没有留下甚么值钱的东西,今后叶雪月得靠自己的努力过活。
  叶雪月想找寻亲生父母的下落,但苦无头绪,当年他被人丢弃在老猎户家门前,甚么信物也没有留下,这分明就是不想他寻找他们,做得这么绝,是否有些难言之隐呢?叶雪月不停为他们找理由,可是,有甚么理由能将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抛弃呢?
  他想不出来。
  一天,他对少女说:「我不想留在这儿,我想去寻找我的亲生父母。」
  少女说:「你去哪儿找?」
  「不知道。」
  少女思考一会,道:「或许你可以从圣阳一族这点下手。」
  「圣阳一族?」
  「对,我是圣阳一族打造出来的魂武,原来我应该是在圣阳一族手中,可是一万年前,我被一位圣阳一族的的族主封印起来,非本族的男人不能解封,我遇到你时,你体内的圣阳之血与我产生共鸣,我从而苏醒,封印才解开。」
  叶雪月神情激动,这是一条很大的线索,难道当年他的父母就料到他会得到她?
  「妳是魂武?那你叫甚么名?」
  「我没有名字,魂武不需要名字。」
  「那我就替妳取一个吧。」叶雪月思考一会,然后兴致勃勃地说:「冬雪,妳以后就叫冬雪吧。」
  「冬雪……」冬雪呢喃著这名字,对此并无异样感情。
  「可以说多些关于圣阳一族的事给我听吗?」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是魂武,是圣阳一族的铸魂师制造出来的兵器,我是兵魂,我的记忆中,圣阳一族的男人的性力都很强大,只有他们才能满足我的心灵,不对,严格来说我不是人,不会有心灵,应该怎样说呢?」冬雪思忖著应该怎么说明。
  叶雪月很有耐心地听她说,正如她所言,她所知道的真的不多,全都是围绕魂武的事,一点儿关于他父母的事也没有。
  但目前这是最大的线索,只要他寻找到圣阳一族,就有机会寻找到他的父母!
  叶雪月首先在村中打听有没有关于圣阳一族的消息,但村中的人全都没听过这么一个种族。
  三天后,他决定离开这条自小长大的村落,临行前他到梁大妈的家道别,这是老猎户告诉他的,梁大妈就是喂哺他大的奶妈,所以他离开前先感谢她再走。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难怪你要离开。」
  「真的感谢妳,没有妳,我便不能成长。」
  「别客气,我把你当作亲儿看待的。」梁大妈感概的说。
  「那我走了,将来我有机会一定回来报答妳。」
  「报答我就娶我的女儿吧。」
  「梁大妈。」叶雪月差点儿笑了出来,她家的女儿虽然长得不丑,但也不算美,他压根儿把她当作亲妹妹一样,又怎会喜欢她呢?
  「唉,算了,你已经找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孩,我家玉儿你不会看上的了。」
  「玉妹妹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爱她,放心吧。」
  「但愿如此。」
  一番寒暄后,叶雪月正式离开村子,他带著仅有的钱,准备到附近的城中查探一下情报。
  值得他注意的是十五年前有没有发生甚么大事,如果有,和圣阳一族有没有关系,这是他推论出来的线索,他内心还是找借口解释父母抛弃他的事。
  十五年前一定发生了甚么事,让父母不得不把他遗弃在老猎户家门前,并且甚么东西都没有留下,不,应该说为何他们只留下冬雪给他。
  当中是否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来到白羊城,他到处询问人有关十五年前的事,只是一般的老百姓对于身边发生的大事都没有耳闻,他们不听新闻,只顾做自己的事,毫不关心国家大事,更何况与自己不同种族的事儿呢?
  半天问来问去,终究没找到有用的线索,他肚子也有点饿了,身上的钱不多,也不够他住旅馆,只够他买个面包来吃,省点用,应该能撑三天吧。
  他今晚恐怕要露宿街头。
  几天后,白羊城中的萧家家主收到一些消息,这几天白羊城来了一个少年,四处打听十五年前发生的事,这引起他的兴趣。
  书房内,萧飞易坐在椅子上,一边处理手头上的文件,一边细听下人汇报。
  「十五年前吗?」萧飞易停下手边的工作,沈思道。
  「主人,会不会是关于蓝燕国被鸿武帝国吞拼一事呢?」一位蛇头鼠眼的男人道。
  「难道是蓝燕国的遗民?」萧飞易作出臆测。
  「要不要叫他来问问?」
  「一个被灭国的遗民能折腾出多少浪花?不用理会他。」
  「是。」
  第二天,叶雪月已经花光了钱,他现在肚子很饿,幸好冬雪是魂武,不吃也无损。
  他坐在街角里,与一些乞丐为伍。
  忽然,走过的乞丐对坐在地上的乞丐说:「快,萧家小姐又派食物,迟了就没有了。」
  于是乞丐们蜂涌而出,叶雪月不认自己是乞丐,本不想到人家门前乞食,可是他敌不过肚子的叫唤,只好排在乞丐的最后,不情不愿地接受接济。
  「下一位!」一位面容饱满的少年说。
  叶雪月垂著头,逃避人家的视线,他伸出手来想接食物,可是人家却说:「你的钵呢?」
  「钵?甚么钵?没有。」叶雪月尴尬地道。
  「甚么?连一个钵子也没有?怎么做乞丐?」
  这位少年旁边的美丽少女和声道:「小福,不准骂人。」
  「是,小姐。」
  「去家中拿只碗出来。」
  小福领命回去家中拿碗,不一会,他照他家小姐吩咐将面糊倒满一碗再递给叶雪月。
  「慢慢吃,小心热。」少女看见叶雪月一拿到面糊就吃,提醒他道。
  萧家的小姐每隔几天就派一次面糊,有时会派面包,叶雪月每次都去拿,如此熬了一个月。